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海皇护月 > 第二章

海皇护月 第二章 作者 : 可乐

    【第二章】

    时光匆匆飞逝,冬去春来,久未露脸的暖阳大把洒落在将融未融的雪地上,折射出耀眼光芒。

    凛冷的空气因此添了几分暖意,可在屋中这一主一仆却没了往日笑闹的闲情逸致,各自沉默着,气氛一片凝滞。

    “月儿啊,叔父是疼惜妳才帮妳操办这件婚事,妳爹走得急,要是妳爹还在,肯定也会同意,卢县令能不嫌弃妳的出身,这是妳的大福气哪!”

    本朝的商贾地位虽不算低贱,但有官身的世家子弟也不可能娶一个商贾之女。

    两年多前,称霸整个泉州城港区十几载的白川义在出海时遭遇意外,落海身亡,连尸骸都没有找回,独留下庞大家业与最宝贝的女儿。

    在白川义骤逝后,白家大小事务全由二爷白庆良一手接掌,原已分家的妻小也堂而皇之的进占白家大宅。

    孤苦无依的白熙月丧亲之痛尚未平复,面对这状况却什么也反抗不了,白家雄厚家产理所当然被蚕食,独剩她与蓝儿这一主一仆,悲凉可欺。

    蓝儿跟在主子身边陪着她一起长大,见主子受了委屈,禁不住忿忿出声:“庆爷,这是什么福气?听说那卢县令好色,妻妾成群,您让小姐嫁过去根本是糟蹋──”

    白庆良怒声一喝,“闭嘴!平时让妳家小姐宠得不知分寸,主子说话,几时轮到妳出声了?”

    被他一喝,蓝儿委屈的红了眼睛。

    小姐嫁过去说好听点是贵妾,但谁不清楚,一入门便成了任人糟蹋的玩物,再说现在没了娘家撑腰当后盾,下场会如何凄惨,大伙儿心知肚明,还求什么依傍?

    一直冷凝着脸没说话的白熙月暗暗做了几个吐纳,才开口:“叔父,我还未脱孝,您在说什么呢?”

    白庆良一怔,片刻才道:“这……也不是要妳马上脱孝服嫁人,但妳的守孝期都快满了,这事迟早得谈的……”

    未等他将话说完,白熙月冷声截断他的话。“我爹爹绝不可能为我择这样的夫婿!”

    爹亲对她百般呵护,怎么可能让她嫁人为妾,这一切不过是叔父为了自己的利益,想拉拢卢县令,才会将她当礼物般送出去。

    白庆良看着眼前这自小看到大的水灵灵的可人儿,鹅蛋脸,柳叶眉,彷佛永远蒙着一层水雾的眸子,让她看起来总是那样怜人、娇柔。

    她也向来是如此的,是被爹亲呵宠得无须染上半点俗世尘埃的娇花。

    可让人犯闷的是,白川义一死,白熙月似乎没有他以为的那般好摆弄……一双水雾般的眸子水气尽褪地透出湛光,瞧来多了一股坚毅。

    细想,兄长毕竟在泉州称霸了十多年,没个谋略手段,如何能巩固自己的生意以及数千名手下?而他教养出的女儿,竟也在绝境中褪去不解世事的无忧娇弱,坚强了起来?

    思及自己的计划可能受影响,他的心无由来一慌,却很快的甩开,镇定了下来。

    他嘲讽地扯了扯唇,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白熙月的父母都不在了,他是她唯一的亲长,岂容她有任何反抗?

    白庆良略定了定心神,露出悲悯的表情,更加柔软的耐着性子说:“卢县令可是我和妳叔母替妳千挑万选的人中之龙!他的妻妾是多了些,却是值得托付终身──妳要想想,妳爹说走就走,留下这些庞大家产,叔父没有妳爹的才干,若是有官府照应着,才能守住妳爹打拚下来的家业呀!”

    两年多前她爹骤逝,她尚未及笄,父亲尸骨未寒,叔父就急不可待的以当家之姿接掌了整个白家船队,对外美其名是帮年幼的她代理家产,等她将来出嫁就会还给她,但白熙月心里很清楚,这一切不过是她叔父的狼子野心。

    未待白庆良把话说完,白熙月强忍内心的无助哀伤,淡淡地说:“月儿年纪是小,却也及笄了,从小爹亲对我的教养足以让我掌管我爹留下来的家业,请叔父将我爹亲名下的家产及库房钥匙移交归还。婚姻大事我还不急,请叔父顾念我的意愿,也请叔父、叔母无须为我费心。”

    “这……我毕竟是妳的亲叔父,妳唯一的亲长,怎么能任妳一个姑娘家自作主张?”

    白庆良的居心,傻子都瞧出来了,更何况是聪颖的白熙月。

    她不容置疑地再度打断白庆良的话。“叔父,我心意已决,您别再说了。”话落,她起身,让蓝儿扶着她离开。

    待那纤柔得彷佛风一吹便会散了架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白庆良寒着脸,忿忿地握拳击桌。

    他倒要看看,一个养在闺阁中的女子,如何能斗得过他!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海皇护月最新章节 | 海皇护月全文阅读 | 海皇护月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