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良膳小娘子 > 第十一章 大年夜挥鞭制裁

良膳小娘子 第十一章 大年夜挥鞭制裁 作者 : 子纹

    大年三十,在兴善寺带发修行的周堂尧一早便已返家。

    老夫人以年纪大,不爱荤腥为由,围炉吃团圆饭时也跟着周堂尧茹素。

    其他人见了,自然也说为了给老夫人和侯爷积福,要跟着茹素,最后演变成十六道大菜,八素、八荤,荤菜硬是没人敢动。

    一场团圆饭吃得面上其乐融融,家宴过后,奴才上来收拾,撤了圆桌,各主子坐在厅堂中,面前都放上茶。

    老夫人喝了口茶,露出慈爱的笑,对周堂尧说:“这可是伯延特地寻来的毛尖,味道极好,就等着你今日回来给你尝尝。”

    周堂尧闻言喝了一口,点了点头。

    他并非老夫人所出,老夫人是继妻,虽顶了个正妻之位,但毕竟只是续弦,两人之间的关系淡淡。

    这些年周堂尧造桥铺路、施衣济寒,最后犹觉不足,竟动了变卖数代累积的家产良田、铺子的念头,这些年陆续卖出,只为兴建寺庙。

    老夫人想要阻止,偏偏一道圣旨至昆阳侯府,圣上大赞侯爷心善,御赐积善余庆的匾额,如今高挂堂上,与先皇御赐侯府先祖的忠勇节义匾额互相辉映。

    圣上赞许,老夫人再不满也只能吞下去,甚至还得咬着牙支持。

    想到那花出去的白花花的银两,她的心就一抽一抽的疼。

    穿着一身素白的周屹天在众人惊讶的目光底下姗姗来迟。

    老夫人眉头轻皱了下,她年纪大了,忌惮的事越多,平时就不喜看着晚辈一身素净,像家中有白事一般,更别提如今还是过年过节。

    周屹天的目光淡淡扫过,最终站到了二房叔父面前。

    周军向的身子微僵了下,而后好脾气的笑笑,让出了位子。

    周屹天不客气的在最靠近首位之处坐了下来。

    老夫人抿了下唇,看着众人因他到来,全换了位子,原还想端着样子问是否用了膳,话却硬生生的卡在嘴里,这个孽障就是惹人嫌的主。

    “怎么来得如此迟?”老夫人心中不快,口气也不善了起来。

    在侯府,周屹天向来是个外人,幼学之年在国子监动手打了当时还是太子的当今圣上和恭亲王世子,可谓一战成名。

    虽事后皇室以孩子打闹为由不予追究,但老夫人气急,拿了家法伺候,却没碰到周屹天一根寒毛,反而被他给一脚踢倒在地。

    周堂尧立刻被从寺庙请回府,以一句闭门思过将人送到了城外的庄子——这一送,周屹天形同被逐出侯府。

    众人皆知那庄子是周屹天的短命娘留下的嫁妆,至此之后,周堂尧醉心佛法,以寺为一家,唯一骨血又不在,没了“外人”,老夫人与二房自然过得舒心,只是没料到鲜少踏足侯府的周屹天竟然会在大年夜再入侯府大门,偏偏碍于他是侯爷嫡子,众人还是得要敬着。

    周屹天看着下人上茶,神情淡淡,彷佛没听到老夫人的问话。

    老夫人眉头一皱,看向坐在一旁的周堂尧,就见他彷佛瞎了眼似的,依然微眯着眼,转着佛珠,不发一言。

    老夫人心中暗骂,在她眼中看来,这对父子毫无能耐,偏偏还厚着脸皮占着侯府主人的位置。

    “老二媳妇。”老夫人生硬的问道:“你是怎么当家的?怎么让大爷在过年过节穿得一身素雅?”

    听到老夫人的问话,侯府二房媳妇柳氏知道老夫人想要藉机发作,连忙起身回道:“虽说府里的银钱吃紧……”她暗暗的看了周堂尧一眼,谁知人家老僧入定,连个眼神都没给,她心中暗咒,想要周堂尧良心发现,兴许得等天下红雨才成。

    “但媳妇早早便请绣娘做了几套新衣,媳妇也不知大爷为何今日……”话声隐去,倒带了丝委屈和无奈。

    柳氏手握昆阳侯府中馈,府里内外近两百张嘴的嚼用都得经过她的手,虽说她打心里看不上周屹天这个娘亲早亡,有爹等于没爹的小子,但耐不住人家虽不是世子,却还是顶着侯爷摘子的名头,为了二房的好名声,她可不会蠢到在明面上短缺他什么。

    老夫人闻言果断的沉下了脸,“怎么?屹天是瞧不上你婶母给你备的新衣不成?”

    周屹天这才正眼看老夫人,冷淡回道:“确实瞧不上。婶母有那份心思每季多做几件衣裳,倒不如省下来给侯爷做善事,毕竟圣上节俭治国,纵是喜庆大节也不喜张扬,二房还是多做点善事,给自个儿积点阴德。”

    柳氏身子微僵,心中暗骂,这个孽障!也不想想侯府上下要不是有她打点,如今可不知要败破成什么模样,竟然还拿当今圣上来压她,让她二房积阴德……真是欺人太甚!

    她险些发作,但她最看重的长子先一步开口,“大哥说得在理,娘亲以后留心便是。”

    柳氏闻言立刻挤出一点笑,对周屹天说道:“婶母以后会留意。”

    周屹天的反应只是轻哼了声。

    柳氏再难挂上笑容,抿起唇,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眉头一皱,原想寻个由头将周屹天训斥一顿,却没想到反被周屹天给堵住了嘴,提到当今圣上……她挥了挥手,“算了,老二媳妇,坐下吧。”

    柳氏称是坐下。

    “大哥,难得见你回府,可用膳了?我让下人传膳。”周伯延面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侯府二房长子周伯延,能文能武,广结京城才俊,进退有度,订亲礼部尚书嫡长女。

    这门亲事二房确实高攀,但众人皆知,事情未必如此。

    昆阳侯府世子之位空悬多年,明明周屹天才是周堂尧的嫡子,但周堂尧却迟迟未请旨。

    京城隐隐有传闻,周堂尧担忧周屹天行事冲动狂妄,败坏侯府名声,想传贤不传子。

    这些年见周伯延与周堂尧亲近,在众人心中俨然已是将来的昆阳侯,未来的昆阳侯与尚书嫡女自然是天作之合。

    这门亲事早早定下,来年秋天便会成亲,众人是存心也是故意,无视与周伯延同年的周屹天其实还未有婚配一事。

    “免了!”周屹天解开身上的白狐裘,手臂轻松一转,原本缠在手臂上的九节鞭稳稳握在掌中。

    这条九节鞭重达十二斤,但在周屹天手中却轻如薄纸。

    看到灯光下散发着冷光的九节鞭,众人神情倶变,就连周堂尧转动佛珠的手都顿住。

    “大胆!”先回过神来的老夫人斥道。

    这条九节鞭是当年侯府祖上开国有功,先皇御赐,平时挂于侯府祠堂上,上次动用还是周屹天十岁那年与皇子打群架,可是最终也没有动到周屹天分毫。

    “确实大胆。”周屹天冷冷的勾了下唇角,眼底闪过寒光,“昆阳侯府三爷出入赌坊,闲言闲语早在京城流传,侯府颜面荡然无存。”

    赌坊?老夫人虽深居内宅,但也不是双耳不闻窗外事,她自然知道二房次子周仲酝流连赌坊,她问过几次,都被柳氏以小孩子玩乐为由打发,如今周屹天咬出此事,可见事实并非如柳氏所言简单。

    她眸光锐利的扫向柳氏和明显带着心虚的周仲酝。

    柳氏心中隐隐不安,畏惧的看着周屹天手中的九节鞭,“瞧大爷说的,不过是小孩子家家爱玩罢了。”

    论起看重,柳氏心中最在意的自然是长子周伯延,自小懂事聪慧,样样不需操心,而么儿却是个不省心的主。

    “好个年纪尚幼,想当初老夫人请出九节鞭,我也不过十岁,那时我倒是够年长了。”

    一句话令众人神情皆变,老夫人这下再不知道周屹天回府是要来生事就白活了,“过年过节的,你是想要寻谁不痛快?”

    周屹天猛然站起身,手一甩,鞭子直落在周伯延与周仲酝中间的桌子上,案桌应声而断,纵使周伯延极力克制,却也被骇得起身退了几步。

    周仲酝则是吓得嚎叫一声,跑到了柳氏身后。

    “孽障!”老夫人怒得站起身,“侯爷,你也该开口说句话。”

    被点了名的周堂尧目光落在儿子身上。

    周屹天冷漠的回视,他们父子之间有血缘牵绊,但实际相处比陌生人好不了多少。

    这冰冷的目光令周堂尧的心微微抽痛,周屹天相貌极好,幼时更像他死去的夫人几分,每每相见总令他心中难受,最终他才选择避而不见。

    由始至终他都是个懦夫,但不代表能任由人左右。

    “你意欲为何?”周堂尧问道。

    “忠孝节义。”周屹天嘲弄的看着他们头顶上的几个大字,“败坏侯府名声,当罚则罚。”

    “二房的事何时轮到你插手?”柳氏护子,忍不住脱口而出。

    周屹天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周堂尧。当年他犯事,可等同被逐出了侯府。

    “三弟确实有错。”周伯延很快的恢复平静,对自己的手足斥道:“还不过来请罪。”

    周仲酝自小便认为侯府属于二房,不论是久久才回府的周堂尧或是鲜少出面的周屹天,他都没放在眼里。

    这几年他被宠得骄纵,要他低头,还是向他视为寄人篱下,仰赖二房过活的两人请罪,他心中冒出不甘,扯着柳氏的衣角要她开口。

    “周仲酝。”周伯延恨铁不成钢的斥了一声,“像个爷们,敢做敢当。”

    柳氏为难的将周仲酝推了出去。

    周仲酝不情愿的上前,因惧怕九节鞭,离周屹天远远的,对周堂尧一个拱手,“伯父,侄儿错了。”

    周堂尧没有答腔,目光始终落在周屹天的身上。

    周伯延注意到周堂尧的眼神,几不可察的皱了下眉,“还有大哥。”

    周仲酝飞快的看了周伯延一眼,他为何要跟周屹天请罪?

    周伯延横了他一眼,用眼神逼迫。

    周仲酝别扭的看向周屹天,“对不起,大哥。”

    “败坏侯府名声,你对不起的是周家的列祖列宗。”

    周屹天的话声一落,室内一静。

    “周仲酝至祠堂闭门思过。”最终是周堂尧打破了沉默,“不到正月十五不得出。”

    “大过年,冰天雪地,侯爷竟让酝儿跪祠堂?”老夫人第一个出声,“这事我不许。”

    “是啊!这年节时分,事情若传出去,侯爷置二房的名声于何地?”柳氏也急着开口。

    “大哥,这小子不懂事。”周军向心中虽气小儿子不争气,却不认为周棠尧该插手二房的家事,“晚点儿回去我自会好生教导,不劳大哥费心。”

    他们一人一句,倒是周伯延未吭一声,目光落在周屹天的身上,心中隐隐不安。

    “今日真是大开眼界。”周屹天冷哼,“原来昆阳侯府的主子真的不是周堂尧。”

    他直呼周堂尧的名是大逆不道,但是二房此时却无心于此,他们当家作主多年,虽没忘了周堂尧才是真正的主子,但也没将温和的他当成一回事,若拿到明面上来说,这种心态却是比周屹天直呼周堂尧的姓名更大逆不道。

    “大哥误会。”周伯延上前,“祖父与爹娘是护弟心切才失了分寸,并无不敬侯爷之意。”

    “是吗?”周屹天的眼直视周伯延,“那你该怎么做?”

    周伯延的嘴一抿,立刻叫来家丁将周仲酝压进祠堂。

    看他当机立断,周屹天挑了下眉,“果然是个人物,难怪我爹疼你。”

    周伯延神情微动,却不发一言。

    周仲酝看着上来的家丁,气得拳打脚踢,“混帐东西,不许碰我!你们凭什么罚我?你们才是外人,这是我家,不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

    周伯延一怒,交代家丁,“快把人压下去,堵住他的嘴。”

    周屹天嘲弄的看着几个家丁,连个人都抓不住,这是在演戏给谁看呢?他手一动,九节鞭就挥了出去。

    厅里响起了一阵惊叫,其中以周仲酝最为凄厉。

    鞭子直接划破周仲酝的衣袍,他的后背皮开肉绽,整个人被打倒在地,痛苦哀号。

    老夫人吓得脸色惨白,“孽障、孽障!”

    周屹天彷佛未闻,手腕一动,借力使力将鞭子缠绕在自己臂上,“顾良,把人压下去,好好派人盯着,不到十五,谁也不许出入。”

    门外的顾良几个大步上前,像拎小鸡似的一把捉起了趴在地上的周仲酝。

    周仲酝痛得已没有力气挣扎。

    柳氏不舍,就要上前阻止。

    周屹天冷冷开口,“侯爷开了口,怎么?连你也想抗命不成?”

    柳氏闻言身子一僵。

    周屹天拿着看死人的冷漠眼神扫了众人一圈,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周堂尧的目光追随着他高大的身影,彷佛未闻耳边传来老夫人与二房的斥责与怨恨,手中重新转动着佛珠。

    门外大雪纷飞,夜已深,这个年过了,侯府也要变天了。

    赵小丫看出因为顾乔成的死,庄子里的奴仆心情低落,因此在周屹天回侯府时,她不顾下人惶恐,亲自下厨煮了一大桌好菜,让众人聚在不大的厅堂里热闹的吃顿饭。

    屋内足足坐了三大桌的人,终于有了点过年的感觉。

    门房陈大叔吃得满嘴油光,忍不住赞叹,“这些酒菜真香,姑娘的手艺真好。”

    赵小丫眼里充满笑意,“喜欢就多吃点。”

    “他肚子都吃撑了,再吃多,只怕就破了。”在一旁的陈大婶指了指自己夫君的肚子,惹来一阵笑声。

    赵小丫脸上带笑,看着众人一片喜气,这样的安乐是她两辈子想都不敢想的。

    在赵家,她平时连饭桌都上不去,上辈子离开赵家到了京城,在酒楼干活,收留她的寡妇厨娘心好,但是酒楼老板为人苛薄,能吃饱饭便已不错,别提有好酒好菜。

    看着围在身旁的众人不过与她相处几日,却真心将她视为自己人,她心中感激。

    夜已深,隐约能听到京城里放烟火的声音,厅里的众人吃饱喝足,正小声的交谈着,按着习俗守岁。

    赵小丫披着披风不畏寒冷的站在院中,目光落在京城的方向,心想周屹天此刻也该在昆阳侯府里守岁才是。

    “姑娘,天冷。”夏嬷嬷上前,“进屋去吧。”

    赵小丫转身对她一笑,正要说话,却隐约听到门外由远而近的马蹄声。

    她原以为是错觉,直到马蹄声停在门前,她的双眼一亮,赶在陈大叔跑过来开门前来到门口,拉开木栓。

    周屹天带着周岳翻身下马,看着出现在门后的娇小身影,挑了下眉。“你回来了。”

    赵小丫一股脑的跑到他跟前。

    周屹天轻应了一声,目光落到她的身后。

    原本还在厅里的奴才听到动静,现在全都跑了出来,恭敬的站在一旁。

    他伸出手摸了下她的手,触感冰凉令他的眉头一皱。

    赵小丫看他神情一变就立刻说道:“方才在外头站了会儿,摸着凉,其实不冷,我穿得很厚实。”

    周屹天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觉得她的身子骨还是太过单薄。

    赵小丫的手轻轻覆上他的手臂,对底下的坚硬感到不解。

    周屹天一撩袖子,将缠在手臂上的九节鞭解下,交到她手里,入手的重量令赵小丫的眼不由得睁大了些。

    “喜欢吗?”

    赵小丫点头,试图甩动,但无果。

    周屹天眼底带笑,接过柄子往旁边一甩,小院里的石桌应声而裂。

    夏嬷嬷看了心疼了一下,好好的东西是招谁惹谁了?

    赵小丫微张着嘴,看看石桌又看看鞭子,最后崇拜的看着周屹天,“哥哥好厉害。”

    “自然。”赵小丫的话向来很能逗乐周屹天,方才在昆阳侯府那点不快散去,“拿去,给你玩。”

    一旁的周岳听了微惊,先不论这是侯府家法,单就是御赐之物,这么随便给出去……

    不过看主子开心,他也不好多言。

    夏嬷嬷轻叹了口气,上前说道:“爷,天凉,进屋去吧。”

    周屹天拉着赵小丫的手直接进了屋。

    几个奴才好眼色,转眼就将厅内收拾好,送上热水、茶具。

    “你一回来他们就拘束了。”赵小丫笑道:“方才我们还在厅里吃锅,和乐融融。”

    周屹天早已习惯众人恭敬的模样,主仆有别,在他面前该立的规矩还是得立。

    至于赵小丫,他深知她的性子,只要这些奴才安分,不对她有一丝不敬,他便选择睁只眼闭只眼,由着她闹腾。

    “意思是我不该回来?”

    周屹天严肃时看来吓人,赵小丫要不是深知他的性子,只怕会跟其他人一样。

    她摇摇头,注意到他眼下的青紫,心一软,“该来,今年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一个年,我想你陪着我。”

    她的坦率令他嘴角微扬嘴角,他抬手让人全都退下去。

    赵小丫将九节鞭放到了一旁。

    周屹天看着坐在面前的赵小丫行云流水的泡上一壶茶,这丫头学东西挺快的,这才多久的功夫,泡茶就已经有模有样。

    夏嬷嬷立刻让其他人退下,自己也朝门口退了几步,但突然想起什么,停下脚步,硬着头皮开口,“老奴斗胆,有一事禀报。”

    周屹天收回放在赵小丫身上的视线,看向夏嬷嬷。

    “昨日请大夫诊脉,姑娘身子已好。”

    周屹天轻应了一声,他已知道这事儿。

    夏嬷嬷思索了下,她特地盯了爷的房里好几日,看得出两人虽同床共枕,却也只是共榻而眠,并未做出什么出格之事,但还没成亲,对个姑娘家的名声总是不好。

    “爷以为姑娘可要挪住处?”

    周屹天挑了下眉,神情微冷。

    夏嬷嬷的心一惊,正要说话,赵小丫却开了口,“嬷嬷,前几日我病着,也想要挪住处,就怕过了病气给哥哥,但哥哥没同意,现在我好了,自然也没必要挪了。”

    看着赵小丫一脸的笑,夏嬷嬷心中一叹,“姑娘,这规矩——”

    “我说了算。”直接打断了夏嬷嬷的话。

    夏嬷嬷立刻一静,庄子的主子是周屹天,确实是他说了算,她蓦然觉得自己的担忧可

    笑,“老奴明白,只是爷……姑娘年纪还小。”

    周屹天听出了夏嬷嬷未出口的言下之意,看着她的眼神微暖了些,跟姥爷护着小丫的心何其相似,纵使出征漠北,有夏嬷嬷在,他该是能放心了。

    “我知道,我会等成亲。”

    夏嬷嬷心一安,退了出去。

    赵小丫再笨也听得出夏嬷嬷话中的意思,她有些不自在,遇上周屹天,她太习惯顺着他的心思,只要他开口,她总是乖乖听着,未曾想过旁人的眼光。

    周屹天捏了下她的鼻子,“别胡思乱想。等年节过去,我要进京城护卫营,回来的日子不多,到时我将周岳留下,你有事儿就让周岳带话。”

    果然他一说,赵小丫就没再去纠结夏嬷嬷的话,“庄子里的奴才够了,周岳跟着你,我才能放心。”

    上辈子纵使远走漠北,周岳也始终随侍在周屹天身边,她可不想他把人留下,让事情有一丝可能的变化。

    周屹天不想她担忧,也就没有坚持。

    上辈子赵小丫对周屹天的事特别上心,知道他从军初时会在护卫营待上大半年,明年这个时候已随魏将军驻守漠北,两年后一战成名,五年后凯旋而归,七年后领兵随当今圣上御驾亲征,九年后破格为大将军,入阁登坛,紫绶金章。

    他不再是个平凡男子,而是一步步成为杀伐果敢的大将军。

    她笑看着他专注的眼,对于将来的分离,她不是无所感,只是不愿成为拖住他的累赘。

    “尝尝。”她将茶放到了他的面前,晶亮的眸子看着他。

    他喝了一口,“极好。”

    她一笑,“只怕不好,哥哥也会说好。”

    周屹天没否认这点,将她抱到大腿上,与她共享一个杯。

    外头大雪纷飞,屋内岁月静好。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良膳小娘子最新章节 | 良膳小娘子全文阅读 | 良膳小娘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