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乐善小财女 > 第七章 发现神女的秘密

乐善小财女 第七章 发现神女的秘密 作者 : 莳萝

    假借受伤之名住进玉府的轩辕璟泽,已经许久没有像这两天那么舒心,没有厌烦的人天天在面前闲晃,心情自然是好。

    宫锦容借口要照顾灏王,也一起住进来。

    “六爷,这是我跟我娘学的杏仁豆腐,你跟宫大哥尝尝看。”玉雪溪端了两碗刚做好的甜汤放到他们面前。

    “这杏仁豆腐白白嫩嫩的,看起来就好吃。”宫锦容两眼发亮,看着点缀着一颗枸杞,搭配桂花蜜的杏仁豆腐,还没尝就先夸奖。

    “这是我第一次做,你们吃完给点意见。”

    轩辕璟泽浅尝一口,“不错,杏仁豆腐洁白如奶,细腻如玉,口感滑嫩,香气浓郁扑鼻,十分清爽,好吃。”

    “真的?”

    “我不说假话。”

    “是真的,雪溪妹子,子勋他一向不爱吃甜点,能让他说好吃就真的是好吃。”宫锦容三两下便将一碗杏仁豆腐给吃完,重重的放下空碗,腆着脸问:“还有吗?”

    “当然还有。杏仁有生津止渴、润肺定喘的功效,对身体很好,所以我做了不少。”

    “那好,再给我来上一大碗。”

    “你是十二生肖的最后一只吗?你吃一大碗,其他人都不用吃了。”轩辕璟泽将空碗放到前头的案桌上,瞪了他一眼。

    “还有很多,不用担心。我也让人端去了八皇子那里,现在他已经可以坐起来半刻钟了,黥安叔说可以让他吃点其他食物,多吸收一点营养。”她朝一旁的英镑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再去为宫锦容盛一碗。

    听她这么说,轩辕璟泽放心多了,“宋大夫可有说璟云什么时候可以下床?”看到自己一手带大的弟弟必须跟他一样,只能躺在病床上无法行走,他就有说不出的心疼。

    幸好八皇弟身上的伤跟他不同,经过治疗可以复原,这也才令他稍微宽心。

    她摇头,“八皇子伤得挺重的,全身多处骨折,虽然正在好转,但若要整骨,必须等他的伤完全复原,因此还要一段时间。”

    “子勋,你别着急,璟云受的伤那么严重都能救活,你该相信宋大夫,几个月的时间都等了,不差这几天。”

    轩辕璟泽满是担忧的黑眸往轩辕璟云所住的小院望去,须臾道:“是我心急了。”

    这时一名小厮匆匆忙忙地跑进后院,朝玉雪溪跑来,“小姐,神女来访,想要见小姐。”

    “姬仙儿找我?”她诧异的拧起秀眉。

    “是的,管事让小的前来询问小姐见或是不见?”

    “她怎么会无缘无故跑来找我?好怪。”

    “肯定是追着子勋来的,不好明目张胆说要找子勋,所以说是找你。”宫锦容不以为意。

    “说的也是。”她看向轩辕璟泽,“六爷见吗?”

    “本王养伤中,大夫再三交代,谢绝访客。”轩辕璟泽往后面的椅背一靠,一副“我是重伤病患”的模样。

    “好吧,我去前头见见她。”玉雪溪嘴角暗抽了下,看着小厮,“你跟管事说我正在忙,忙完就过去。”

    “是的,小的这就过去。”小厮点点头便赶紧去传话。

    玉雪溪特地回房换了件衣裳才到大厅。

    不是她多么看重姬仙儿,而是姬仙儿在世外桃源时,每次总是以一副我很“仙”、不食人间烟火的做作模样出现在她面前,有意无意显摆着自己的财富。

    一个敛财的神棍有什么好显摆的,所以她故意回屋子换件仙气飘飘的衣裳,看能不能气气姬仙儿。

    敢买凶派人杀她,真当她是病猫,以为她不知道姬仙儿就是背后买主,现在是她还没有时间收拾姬仙儿,等她将手头上的事情都忙完了,就回头来收拾她。

    她换了一袭轻纱般的碧绿翠烟衫,配上玉色烟纱散花裙,发髻斜插两支碧玉簪子,一袭青衣迎风飘晃,恍若仙子下凡。

    姬仙儿慢条斯理的呷着碧螺春,藉此缓和心头的怒火。她已经喝了三盏茶,玉雪溪竟然迟迟未出现,眼里还有她这个客人的存在吗!

    她贵为神女,哪户人家不热情地以礼相待,从未遭遇过这种耻辱,竟然让她在这边枯等。

    就在她耐着性子将第三盏茶喝完时,玉雪溪缓缓到来。

    姬仙儿惊艳的看着撩开垂荡的珠帘走进大厅,犹如从烟雾中走出的女子,仙姿玉色,清雅脱俗,让她有一瞬间的恍神,认不出人来。

    “姬姑娘,听下人说你找我,不知有何贵事?”她说完走到姬仙儿对面坐下。

    “你是玉雪溪?”姬仙儿有些不确定的问着,面前这出尘的女子周身的贵气彷佛与生倶来,让她瞬间有一种被比下去的羞辱感。

    “小姐请喝茶。”美金将刚冲泡好的茶放到玉雪溪手边。

    玉雪溪接过美金递上来香茗,轻笑了声,“不过是有些日子没见,姬姑娘就将我忘了,真叫人伤心啊。”

    “你跟平日的打扮不太一样,所以我才不太确定。”

    姬仙儿看清楚了她身上的那套衣裳,赫然发现那是用出产量极少,就连皇宫一年也只得三匹的晶莹丝所织成的布制成的。

    只有晶莹丝制成的衣裳,才能穿出飘逸轻灵、超尘出俗的感觉,穿上那套衣裳,玉雪溪比她更像神女。

    当时她还为了条晶莹丝所做的帕子嘲讽玉雪溪这辈子都用不起,如今玉雪溪却用一整套晶莹丝所做的衣裳狠打她的脸。

    “不好意思,平日我会到柜上查帐,自然穿得较简单随意,否则不方便工作,这才是我平时在家或是出席宴会、茶会所穿的衣裳。姬姑娘见到我时,我大部分都在忙,难怪姬姑娘一时间认不出我来。”玉雪溪一边回应,一边慢条斯理地拉着水袖。

    这该死的女人是在跟她炫耀,若是自己想要,只要几句话就有一堆钱多人傻的呆子会双手把银子送上是吗!

    想到今日来找玉雪溪是有要事,姬仙儿只能暂且将愤怒压下。

    “不知姬姑娘今日前来有何要事?”

    “我是来探望灏王跟八皇子的,还请雪溪姑娘带路。”

    “见灏王跟八皇子?”

    “雪溪姑娘应该知道,我是奉皇命陪同王爷到芙蓉县的,负责保护他的安全。”姬仙儿搬出皇帝以势压人。

    “请问姬姑娘要如何保护他的安全?”

    “你应该知道我有预知能力,我在他身边可以预知他的未来,未雨绸缪,提前谋划。”

    “所以呢?几天前王爷会受伤的事你怎么没有感应到呢?那天早上你可是在他身边的。”她毫不客气地质问姬仙儿。

    “你在怀疑我的能力!”

    “不敢。”

    “我要见王爷,还请雪溪姑娘不要妨碍我执行皇令。”

    “我并没有阻止姬姑娘执行皇令,姬姑娘若是想要见王爷,请自己到他与八皇子一起休养的院子,我可以为你指路,但我不会领你过去。”玉雪溪撑着下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因为大夫发话了,若是再有人前去探视,打扰他的治疗,人他便不救了。八皇子昏迷了几个月,好不容易清醒,每天必须按照时辰治疗,若有一天耽搁,整个疗程便功亏一篑,八皇子必须永远当个活死人躺在床上,姬姑娘敢承担这个风险吗?”

    玉雪溪没料到自己也有满嘴胡说八道唬人的本事。

    “你别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话虽这么说,姬仙儿心下却有些担心,若是真如玉雪溪所说,因为她过去而出了什么闪失,皇帝绝对不会饶她。

    “爱信不信,我很忙,没时间在这边跟你瞎扯。”玉雪溪做出请的手势,“来人,看姬姑娘要去哪里,要离开就送客,若是要去探望王爷的伤势,就送她到八皇子那里,后果我们不负责。”

    该死的低贱女人,不过是个商人的女儿,竟敢对她如此不敬,是害怕自己的心思被她戳破吗!

    姬仙儿沉沉冷笑两声,“玉雪溪,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龌龊心思,你以为只要跟王爷朝夕相处就能够得到王爷的心,成为灏王妃,殊不知你简直是痴人说梦!你只不过是个低贱的商户女,连给王爷当妾都不够资格,我劝你最好赶紧收起痴心妄想。”

    “姬姑娘,人贵自知,不是你的就不要做非分之想。”玉雪溪勾了勾嘴角,轻蔑的扫她一眼,起身走人,“我很忙,还要到灾区施粥,就不陪姬姑娘了。”

    姬仙儿怒火中烧,瞪着她离去的背影。

    可恶,若不是王爷派了护卫暗中保护玉雪溪,她定要让这个贱女人死在灾区!

    不行,她得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还必须加快脚步尽早找到宋黥安,只有找到宋黥安,她才有机会掳获灏王的心,扳回一城。

    美金在拥挤的难民收容所里帮忙,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匆匆挤进医疗棚,连忙指着对方,“小姐,您看,那不是神女姬仙儿吗?她一向对灾区的难民嗤之以鼻,怎么会到最脏乱、最有可能感染疾病的医疗棚来?”

    玉雪溪愣住,停下发放馒头的动作看着那个一闪而逝的身影,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那张侧脸足以让她确定那人就是姬仙儿。

    “是啊,她到灾区来做什么?”

    “小姐,奴婢去打探。”美金放下手中舀粥的勺子,就要离开。

    “欸,你给我站住,她有这些因水患而饥饿的百姓重要吗?”玉雪溪严厉的看她一眼。

    美金连忙摇头,“当然没有灾民重要,不过,小姐,让奴婢找个人去打探吧,奴婢觉得她出现在这里不对劲。”

    说完她赶紧拉过一直待在粥桶旁边,希望能够多分到一些食物、一身补丁的小男孩,低声交代他几句。

    小男孩眼睛一亮,一溜烟的就跑的不见人影了。

    “你跟他说了什么?”玉雪溪询问着,不忘发给排队等着领食物的灾民们一人一颗馒头。

    美金舀粥的动作也没停,“我说给他两颗馒头,让他去帮我打听清楚,他一口就答应了。”

    “你倒是会利用。”

    “小姐,奴婢这叫各取所需,现在到处闹饥荒,那个小家伙为了两颗馒头,肯定会把事情给办好的。”美金很有自信的打包票。

    不一会儿,小男孩像泥鳅一样滑溜的又溜到粥桶旁,“姊姊,我打听到了。”

    “你说!”美金朝他招招手,示意他到她身边。

    小男孩随即在她耳边小声的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一字不漏地全部告知美金,然后接过美金用油纸包好的两颗馒头,一溜烟跑了,避免馒头被人给抢了。

    “小姐,小姐,已经查到了……”她捣着嘴在玉雪溪耳边小声说着。

    听完美金说的,玉雪溪有些诧异的挑起眉,“你说姬仙儿是去打听黥安叔的下落?”

    “是啊,奴婢也感到诧异,但是小男孩说姬仙儿已经问过好几个医疗棚了,她似乎很急着找神医。”美金一脸困惑的看着玉雪溪,“难道她有什么重病急需神医帮她医治?”

    “没有再打听到其他的?”

    “没有耶,不过……好像……好像是跟残疾有关,那小家伙打听到的就这样。”

    “残疾?”难道是跟六爷有关系?

    姬仙儿明知道轩辕璟泽对她没有任何一点情意,为何还会这么积极地替他寻找神医治疗残疾?

    以她对姬仙儿的了解,姬仙儿是无利不起早的,没有极大的利益绝不会做这些事,更别提前往脏乱的灾区,这点她怎么也想不通,看来得去找娘亲听听她的看法才是。

    与此同时,另一处医疗棚内。

    姬仙儿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里是最后一处,她找遍了芙蓉县的所有医疗棚,没有一个大夫叫做宋黥安的!

    那本外史里写着宋黥安来到芙蓉县,结识灏王,并为灏王医好残疾。既然书上这么写,不可能没有宋黥安的踪迹。

    “小姐,会不会是宋大夫还没有到来?”柳絮问着。

    “不可能,他应该到芙蓉县了,书上……”姬仙儿惊觉自己差点说溜嘴,连忙改口,“我感觉宋黥安已经到了。”

    书上?柳絮眼尾不着痕迹地微挑,什么书?小姐突然改口是要说什么?

    书?难道会是小姐常常翻阅,不准任何人碰,只有她知道藏在哪里的那本书?

    “那可能是先前还没有加入医治,小姐要不要从头询问一次?说不定宋大夫加入别的医疗棚了。”

    姬仙儿用力吸口气,“你说的没错,我们很有可能错过了,所以我才没找到。”

    “那小姐我们从头找吧。”柳絮扶起她。

    “这件事交给你,一有宋黥安的消息马上回来通知我。”

    连着几天出入灾区,深怕自己不小心染上疫病的姬仙儿对这里是厌恶痛恨,一想通立马要回到驿站好好地刷洗一番。

    “是的小姐。”

    玉雪溪愈想愈觉得姬仙儿的行为奇怪,回去后决定趁着娘亲有空的时候与她好好讨论一番。

    用过晚膳后,她便到玉涵成跟李韵所住的院子。

    “爹,娘,你们在用晚膳啊?”

    “溪儿,你用过了吗?跟爹娘一起用晚膳。”李韵交代一旁的丫鬟,“再备一副碗筷。”

    “不了,我用过晚膳才来的,爹娘赶紧先用膳吧。”玉雪溪走到桌边坐下,看了下桌上丰盛的晚膳。

    “溪儿来得正好,膳房做了水晶饺,有送到你那里吗?爹觉得新换的这个厨子小点做得很好吃。”玉涵成给妻子夹了颗水晶饺。

    她摇头,“不要,我不喜欢吃水晶有给我们那几位贵客送去吗?”

    “放心吧,少不了他们的。”玉涵成揉揉女儿的头说着。

    “给小姐泡盏玉井萱茶。”李韵道。

    “溪儿,这么晚还来找爹娘有事情吗?”

    “是啊,有一些事情要请教,我觉得娘应该可以给我答案。”玉雪溪接过丫鬟送上来的茶,用力地闻了下它的香气,“爹,您可真不简单,今年气候多变,玉井萱茶产量不过三斤,都送进宫去了,您竟然还弄得到。”

    “昨天到的,费了千辛万苦才弄到两斤,一会儿你拿一斤过去你那里。”玉涵成听女儿这么一提,马上贡献一半,谁让女儿是爹的小棉袄。

    “我就知道爹最疼我。”玉雪溪满意的点头,狗腿地说着。

    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冷哼,她赶紧歪靠在李韵的手臂上,“娘最爱我,我最爱你们两人。”

    李韵没好气的瞪了女儿一眼,轻轻拧了拧她的翘鼻,“你就出张嘴专哄我们两人。”

    “就是,都这么大了,早该嫁人了,还这么爱撒娇。”玉涵成认同的点着头。

    “哼,我才不要嫁人,娘不是说了,玉家女儿不愁嫁,不急!”

    “你不急,爹看灏王好像有点急。”玉涵成打趣。

    她囔道:“爹,您胡说些什么!女儿很清楚自己身分,不会做非分之想。”

    李韵听这话题好像要牵扯到皇家与女儿未来,摆手,“你们都出去吧。”

    屋内的丫鬟婆子立马鱼贯走出屋子并带上门,偌大的内厅瞬间剩下他们一家三口。

    “怎么,我家女儿哪一点配不上他?你不要妄自菲薄。”玉涵成不认同的眉头微蹙。

    “爹,我们家是商户。”

    玉涵成一顿,是啊,即使他富可敌国,最终还是个商人,士农工商,商为最末等,让人最看不起。

    一想到这里,他瞬间萎靡。

    “好了,爹,您别多想,我们做个安分守己的善良老百姓就好,我相信真命天子还在某个地方等我。”玉雪溪反过来安抚自己的爹。

    李韵认同的点了点头,冷静的说道:“溪儿,你能这样想最好。婚姻并不是简单的爱情结合这么简单,尤其是身分高的门户,婚姻往往是两个家族的利益勾结,没有自主的权力。我们家不缺银子,娘希望你因爱情而嫁人,但不希望你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而委屈了自己,灏王他注定不能成为你的唯一,他不适合你。”

    这一番冷静的说词让玉涵成很不能接受,“娘子,就算你分析的都没错,现实确实是如此,但是你这么跟女儿说,不会太狠心了点吗?”他心疼的看了女儿一眼。

    “爹,我的心又不是陶瓷做的,一摔就破,我很清楚自己的身分,所以不会去追求遥不可及的梦。”

    虽然她对轩辖璟泽的感觉很不同,跟他相处也很愉快,有时甚至会小小幻想自己与他的未来,但她知道身分上的差异,那是横亘在他们之间跨不过的藩篱。

    谁也无法改变彼此的身分,她有不能屈就的坚持,他们注定只能……无缘。

    因此她一直很小心的守护着自己的心,把轩辕璟泽当成朋友,谨慎的绝对不跨过朋友那条界线。

    “你能这样想最好,爹就担心你陷进去。嫁不出去也无所谓,我们慢慢挑,那个把你捧在掌心中的真命天子总会出现的。”玉涵成听女儿这么说也就放心了。

    “好了,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个话题。爹娘,你们放心,我不会做出让你们失望的事情。”

    “好好,我们来说说你的问题。”李韵火速结束话题。

    她不是看不出来女儿对灏王与他人态度不同,但她相信女儿是绝对不会委屈自己,让自己成为男人的侍妾,不管她对那男人感情有多深。

    “娘,我觉得姬仙儿很奇怪,感觉她不像传言中那么厉害,可以预知未来……”

    “娘对这个人并不了解,把你对她的看法与所知的一切全告诉娘。”李韵放下手中碗筷,拿过一旁的玉井萱茶呷了口。

    “是这样的,娘,据我所知,她预言过皇帝会遇刺,是王爷替皇帝挡了……庐山大佛坍塌、护国寺大火、横跨永川的永川大桥会断掉……然后还设计出临时的便桥,就是用一整排小舟横跨整个江面,上头铺着木板让人车通过。还有轮椅,王爷所坐的轮椅也是她设计的。

    “因为每一次预言都神准发生,加上又想出许多新奇又实用的东西,她的名声愈来愈响亮,开始有百姓称她为神女。只有这次水患的预言失准,负责前往的八皇子才会遇险……娘,您说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大家都称她为神女,皇帝又信任她,我也不好质疑,可是我总觉得奇怪……”

    玉雪溪将最近积压在心头的疑惑以及姬仙儿的所作所为,一股脑地告知母亲。

    李韵听完后眉头微拧,陷入冗长的沉思,眸光微冷,好半晌才缓缓开口,“溪儿,娘怀疑姬仙儿跟娘一样是穿越者,而不是真的有预知能力。”

    “跟娘一样是穿越来的!”她捣着嘴惊呼一声。

    李韵脸色凝重地点头,“是的,就是不知道她是附身的,还是直接穿越而来的。”

    “所以她跟娘是同一个世界、一个时空的人?”

    “是不是同一个时空娘不清楚,我们那个时空所读的历史里没有一个叫做凌云的国家,姬仙儿却知道凌云国所发生的历史事件。”李韵拿过一旁微凉的茶汤呷了口,看着茶盏里晃动的琥珀色茶汤,语气凝重地告知,“娘之所以会确定她也是穿越来的,是因为她请人为灏王做的轮椅是现代的款式,完全符合人体工学,所以娘亲才可以肯定她是穿越者,只是她为何会知道未来发生的事情?”

    “既然是这样……那姬仙儿会不会跟李玉儿一样是重生的?”

    娘亲附身的原主李玉儿很特别,她是个重生的人。

    李玉儿前世虽然活到七老八十,却是饿死的,死前许愿希望来世能够活在一个可以吃饱饭的年代。

    老天爷给了她重生的机会,让她回到七岁时。重生后她开始做起生意,用着前世的记忆卖起新吃食,同时努力学习认字,到了十五岁,她已经是个小有恒产的姑娘。

    然而也是那年,李玉儿不小心落水身亡,娘亲李韵这才穿越而来,继承了李玉儿两世的所有记忆,如此一来,娘亲等于拥有两个灵魂的记亿。

    李玉儿重生后,担心时间久了会忘记前世的一些事情,例如天灾人祸等等,于是在识字后将自己的前世记忆与经历写成一本册子,日后好提醒自己该如何避祸。

    娘亲继承了李玉儿所有记忆后,发现那本册子里遗漏了很多事情,于是将内容重新整理一遍,除了每一年所发生的重大事件外,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全部记录下来重新编写。

    而他们家正是靠这本记忆事件簿趋吉避凶,才能拥有今天这些财富。

    李韵沉吟片刻,“这确实可以解释她为何知道凌云国即将发生的事件……”

    可她马上否决,“不对,她不是重生的,因为姬仙儿所设计的出来物品不是古代会出现的,而是我曾经生活的那个空间设计出来的?”

    “既然她不是重生的,那……她是从哪里来的?”这下玉雪溪更是一头雾水。

    李韵翘起二郎腿,露出一只纤足有一下没一下的晃动着,回亿沉思,“溪儿,娘还未穿越前,电视剧、小说与电影都很流行穿越题材,例如电视穿、书穿、魂穿等等,还有各种法宝、金手指。

    “而像姬仙儿这一种既是穿越,又清楚了解凌云国未来的状况,娘怀疑她不是看了一本以凌云国为主题的小说,就是得到了一本有关凌云国历史的书,而那本书就是她穿越的媒介。”

    李韵眉头微拧,难以置信的看着娘亲。

    玉涵成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妻子。

    李韵看着父女俩,“我这么解释,你们懂吗?”

    玉涵成沉点下颚,“大概知道。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知道利用信仰操纵无知的百姓,娘子,这点她比你强。”

    “她那是缺德好咩,迟早有一天自食恶果。”李韵不屑的撇了撇嘴。

    玉雪溪将娘亲说的话理了一遍后,点了点头,“我大概了解娘的意思了,所以不管她是怎么穿越来到这,现在她跟我们家一样都知道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是的。”李韵喝了口茶,“溪儿,不管姬仙儿是不是真的有预知能力,娘要你尽量避着她,她的所作所为让娘感觉不是个善类,与这种女人保持距离才能以策安全,懂吗?”

    “我懂,我也不喜欢跟她打交道。”玉雪溪用力的点头,“对了,娘,姬仙儿最近透过不少关系在找黥安叔,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黥安?怎么,她有病?”玉涵成鄙夷地轻哼了声。

    玉雪溪摇头,“我觉得她不是有病,而是要找黥安叔帮人看病。”

    李韵开口,“先跟我说你对她找黥安的看法,我看你分析得对不对。”

    “我的看法啊……”玉雪溪纤手抚着一边脸颊,双眸看着上头的屋顶,“我的看法是……她明知王爷对她没有感觉,态度十分冷淡,却还是缠着他,对他更是掏心掏肺。而太子心悦于她,姬仙儿却对太子冷冷淡淡,同时又急着找黥安叔,我觉得这三者之间有很大的关连。

    “既然她知道未来的事态发展,那么必定是王爷的未来无可限量,她才会花心思在王爷身上。若是黥安叔医好了王爷,那王爷还不得更上层楼,最后甚至可能成为这国家的主宰者。所以姬仙儿积极寻找黥安叔,想让黥安叔医治王爷的残疾,并且铲除我这个障碍。”

    “你的分析很正确,是有这个可能,只是姬仙儿她是个有野心的女子,应该是不会浪费时间在一个无法达成她梦想的人身上,除非……”李韵眼睛倏地一亮,脑海闪过一个念头,“灏王有可能成为未来的皇帝……”

    “你们母女傻了,下一任皇帝并不是灏王,你们忘了吗?”玉涵成提醒两人。

    玉雪溪瞪大眼,她跟李韵想到了一处,“也许……姬仙儿所知道的未来,跟我们所知道的不全然一样,未来发生了变化!”

    李韵想到这里,神情突然变得很凝重,“溪儿,娘现在跟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很重要,虽然你一向是个挎得清的,但娘还是要再提醒一次,你要谨记在心。”

    “娘,您说,我记着。”

    “娘知道你跟王爷交情不错,但是娘希望你现在就开始与他保持距离。娘不希望你最后卷入皇家斗争,更不想你被人当成绊脚石欲除之而后快,最重要的一点,娘不愿你与众多女人一起分享一个男人。”

    现在就要划清关系?这一瞬间,玉雪溪感觉自己的心突然变得好沉重,可是看到娘亲跟爹那担忧的眼神,她还是点头,“爹,娘,我知道,我会开始跟王爷保持距离,不会让您跟爹担心。”

    李韵松了口气,“你能这么想,娘就放心了。”

    经过李韵的提醒,玉雪溪彻底反省了一番。

    娘亲说的有理,不管轩辕璟泽是一辈子都得坐在轮椅上,抑或是如他们所猜测那般,可能会成为皇帝,他的身分摆在那里,足以吸引不少女人前仆后继,而当中最为凶猛、对他最势在必得的人,当数姬仙儿。

    如果没有猜错,姬仙儿确实是穿越人士,那他们家要尽量避开,以免被姬仙儿猜出她家也有穿越人士,若是被她拿来大做文章,所带来的将会是灭顶之灾,所以他们必须避其锋芒,为了家人的安全,她不能冒险与姬仙儿对上。

    她只能尽量避着轩辕璟泽……只是……她不是只把他当成朋友而已吗,为什么几天没见到他,脑子里就会不时浮现出他的脸庞……甚至有点吃不下饭?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乐善小财女最新章节 | 乐善小财女全文阅读 | 乐善小财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