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腹黑擒妻计 > 第十八章

腹黑擒妻计 第十八章 作者 : 丹甯

    “不过年轻人,你怎么不怕我女儿继续对你不利呢?”

    韩骐一怔,突然觉得手被人用力掐紧,转头望向身旁的女友,发现她正一脸忧心自责的觑着他,然后,他终于明白这两天她为何避不见面,连手机也不接。

    “原来你知道了。”他用的是肯定句。

    “对不起,我真不知她居然这样……”她小小声的道。

    “我又没生你的气,所以你别再不声不响的消失了。”他淡声说着,彷佛她不接他电话比她母亲故意找麻烦还令他头痛。

    接着他转头对章信泰说:“外公,若说我完全没为此感到困扰是假的,但和我谈恋爱的人是梦岚,除非她开口说要和我分手,否则我不会因任何人的喜好或是威胁而放弃这段感情。”

    事实上,就算梦岚提分手,他也会用尽方法让她把那两个字吞回去,这就是他韩骐的行事作风,不过当着她外公的面,有些事不用说得太明。

    章信泰哈哈大笑,“没想到你们两人竟说了一模一样的话,梦岚,你的眼光确实很不错。”

    “外公,你还没说,为什么妈要反对我们呢。”她轻声提醒。

    章信泰叹了口气,“我想她也不是真的看不上你男友,她只是……一朝被蛇咬,因此对小骐有些戒备吧。”

    “什么意思?”余梦岚有些迷惑,当她看到男友脸上有几分了然的神情时,更觉得奇怪,“你也知道些什么?”

    韩骐蹙眉,斟酌了一下用词才道:“我先前是有听说过一些事,但不是很了解详情,这恐怕得请外公说明才比较清楚。”

    “岚岚,你对你父亲的事记得多少?”章信泰问。

    她摇摇头,“几乎没什么印象了。”

    “那你知道,他不是名门出身,只是我一个普通的部属吧?”

    “嗯。”这她倒是知道的。

    “其实明珠真的很爱你父亲,但他却是为了钱才接近她,后来甚至在外面还有养情妇。当年他之所以会出车祸,也是从情妇那里赶回家才出了意外。”

    “什么”余梦岚浑身一震,“竟有这种事?我怎么都不知道?”

    “因为你妈很爱他啊。”章信泰偏头苦笑,“她不希望你为此讨厌你父亲,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不过小骐,看样子你也晓得吧?”

    他微微点头,“有听说过,先前我发现梦岚的母亲不接受我后,便特地去查了过去的事。”

    “你对我外孙女可真有心,将她交给你,我就能放心了。”章信泰很感慨。

    是个这么好的孩子呢,可惜女儿就是死脑筋。

    “你查到了居然也不告诉我。”余梦岚不满的噘嘴。

    “这种事告诉你有什么好?我倒希望你永远不知道。”他柔声道。

    “小骐说的是,若非明珠坚决反对你们在一起,我本也不打算讲的。”章信泰接口,“因为你父亲的事,你妈很痛恨第三者的家庭,而且一心认定没什么家产的男人接近你就是为了章家的财产,才费尽心思想将你嫁给在她眼中门当户对的对象,至于其他反对的理由,说穿了不过是借口。”

    余梦岚愣了许久,才愤愤不平的道:“韩骐才不可能为了钱接近我呢,他若想要财富,去争夺袁家的经营权就好啦!那些本有机会属于他的,他连争都没试图争过,又怎么会来觊觎章家的?至于出身……那也不是他能决定的,凭什么把错怪到他身上?”

    韩骐无法否认,自己在听到她出言维护他时,心中感受到强烈的悸动。

    尽避他从不以自己是非婚生子为耻,但那不代表这世上的人也是如此看他,甚至就连他父母也总是对他耳提面命,说他们一家有多么对不起袁家,尤其是父亲的原配袁夫人,以及他的异母弟弟袁睿纯。

    他们是他的父母,他无法出言顶撞,然而他心底总不免想着,自己从未做错什么,为何让他们生下就得背负这原罪?难道就因为他投胎到母亲的肚子里就得承担害一个家庭破碎的罪孽?

    活了三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当着他的面,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身不是他的错。

    她说,身为他父亲与母亲的孩子,不是他的错啊……

    他很感动,甚至无法以言语形容内心澎湃激烈的情绪,只能紧紧握着与她相牵的手。

    回想最初,他不过是因她不爱八卦,两人又同一天生日,才心血来潮请她吃顿饭,后来则是觉得这女人很有趣,明明是个漂亮的千金小姐,却跑来医院劳心劳力,表面看来精明,私下却有稚气的一面,忍不住包加在意,然后慢慢喜欢上她。

    他在她身上用了不少心机和手段,只为让她离不开他,换作过去,他决计想不到自己会如此在乎一个女人。

    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能轻易牵动他的心,而如今她这番话,更令他觉得此生已圆满,再无所求。

    他甚至觉得,除了她之外,自己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都能放弃。

    “我想你母亲未必不晓得这道理,她只是很爱你,又一时想不通罢了。”他清了清喉咙,低声劝着。

    “想不通就能陷害你吗?那也太过分了。”她还是很生气,“不是以爱为名就可以做出伤害他人的事。”

    他笑了,“有你替我抱不平,我还有什么好不满的?”

    她脸一红,似乎也发现自己太激动了,嗔道:“我是就事论事,才不是特地为你抱不平!”

    “是、是、是,都是我自作多情。”话虽这么说,但他眉宇间净是暖暖的笑意,差点让余梦岚看傻了。

    真糟糕,她总觉得自两人交往后,韩医师的美色杀伤力越来越强,害她好难抗拒啊。

    章信泰微笑的看着两人拌嘴。

    唉,年轻真好。

    “你们也甭担心了,明珠那边我会去劝的,但你们可得争气些,别没多久就分手,让我这么大把年纪还得被女儿念。”

    “外公,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梦岚的。”韩骐很慎重地承诺。

    “嗯,你这年轻人不错,有才华却不骄纵,谈吐应对得宜,最重要的是对岚岚很好,将她交给你,我的确很放心。”章信泰显然对这未来外孙女婿挺满意的。

    “谢谢外公。”对于他,韩骐是很感激的。

    早年章信泰在商场上也是狠厉的角色,现在大概是上了年纪,处于半退休状态,再加上梦岚又是他宝贝外孙女,才会变成和蔼可亲的爷爷,对他和善。

    此时,服务生正巧送上了生鱼片。

    “谢什么?你以后好好疼岚岚就是了。”章信泰摆摆手,“来,吃东西吧。”

    韩骐自然地先替余梦岚弄好芥末酱油沾酱,又替她夹了片鲑鱼生鱼片,最后才弄自己的。

    章信泰看外孙女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显然他们平时就是这样相处,并没有刻意在他面前作秀,心中很是欣慰。

    关于韩骐的身分与经历,他在找岚岚前先让人查过了,那时他还担心这年轻人太优秀,人生过于顺遂,或许会有骄气,让岚岚受委屈,不过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

    他暗暗点头,也举筷准备夹生鱼片,然而胸口却突然传来一阵巨痛,让他无法拿稳筷子。

    最近他常感到胸闷、呼吸困难,偶尔还会有些微疼痛,但因为没太严重,因此一直没放在心上,未料却突然在这时发作。

    当他的筷子摔落在桌上,那刻顿时引起对面小俩口的注意。

    “外公,你怎么了”余梦岚见他以手捂着胸口,面露痛苦,不觉大惊,立刻冲到他身旁,想判断他是什么情况,然而关心则乱,她的脑袋一片空白,什么病名或各种症状都想不起来。

    韩骐见状不觉皱眉,快步走了过去,“你别这么紧张,让我瞧瞧。”

    知道他比自己专业,余梦岚立刻踉跄的退开,焦急的看着他替章信泰做简单的检查。

    见他脸色越来越凝重,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骐,外公他……”

    “可能是急性心肌保塞,不过还要进一步做更精确的检查。”他飞快的说道:“我没开车过来,病人也不能随便搬动,你直接打电话到医院叫救护车。”

    “好。”她慌慌张张拨了医院的电话。

    余梦岚从不知道,原来七、八分钟如此漫长,当见到救护车终于停在餐厅门口时,她都快哭出来了,在医院里见过那么多生老病死,可一旦发生在至亲身上时,她仍无法接受。

    韩骐在救护车上问了她一些关于章信泰的病史,知道事关重大,她强迫自己努力回想,才稍微镇定下来。

    章信泰很快被送进了和诚的急诊室,看心电图及心肌 检查,初步诊断确为急性心肌保塞。

    韩骐皱眉看着那些数据,又看了眼章信泰痛苦的神情,忽道:“让患者照一下超音波、电脑断层和核磁共振摄影检查。”

    理智已稍稍回复的余梦岚,在听到他的嘱咐后,脸色一变,“你这么吩咐……是怀疑这是主动脉剥离症”

    “嗯,我瞧外公疼痛的范围似乎不止胸口,有点担心其实是主动脉剥离症引起的心肌保塞。”他将她拉到一边,轻声解释,“必须先确认详细情况,如果能以内科方式处理最好,不行的话……就只能开刀了。”

    事实上他觉得他设想的可能性颇大。主动脉剥离症若未即时处理妥当,死亡率颇高,还有不少并发症。

    看章信泰的情形,恐怕不是吃吃药就能解决的。

    余梦岚闻言,不觉晃了晃身子,颤声道:“外公已经超过八十岁了,虽然平时身体看起来还不错,但动这种大手术对他来说是很大的负担……”

    “梦岚。”第一次,他在人后直接唤了她的名,伸手揽住她的腰,“别担心,有我在,我会尽全力救回外公的。别忘了,我还盼着他能说服你母亲让我们在一起呢。”

    她望向他,空茫的眼神总算慢慢聚了焦。

    这一刻,她真心的觉得什么财富权势都是假的,只有眼前的他才是真的,也到如今她方知,原来自己并不是习惯独立,而是过去从没有值得她依恋,甚至能够依赖的人出现。

    除了他,韩骐。

    在这世上只有他是她唯一想依赖的人,即使前方的路荆棘密布,她也愿和他相互扶持、携手走过。

    她静静的倚靠着他,又等了一段难熬的时间,检查结果才终于出来。

    “这看来是急性型主动脉剥离症。”急诊室的医生皱眉指着图和韩骐讨论,“而且剥离范围不小,超出了升主动脉,恐怕有点麻烦……”急性型主动脉剥离症本来就很棘手,加上范围大,会使手术变得复杂,致死率亦大大提高。

    “必须尽快开刀,避免动脉破裂或是引发其他并发症。”韩骐很快下了判断,他瞄了一下手表,七点初,还好这时间不少人仍留在医院没走。

    主动脉剥离症拖越久越危险,不能等到明天,只是这台手术开下去,可不是三五个小时能解决的……

    “麻烦你去请这几位来吧。”他招来护士,报了几个医生的名字,包括心脏外科以及麻醉科的。

    护士点点头,快步离开去找人了。

    “梦岚。”他回头望向女友,“我得去准备手术了。”

    见她还紧紧抓着他的手不放,他只得柔声劝哄。

    她迟疑了一下,颤声道:“虽然我很希望外公能康复,不过你尽力就好……”

    她知道这种手术有多辛苦,没有六七个小时是不会结束的,而倘若情况不好,甚至还可能到十小时,再者手术中意外太多,很多情况也不是主刀医师能够控制的。

    她不希望他抱着太大压力上手术台。

    “说什么傻话?我还想让外公看着你穿上婚纱呢!”韩骐缓缓一笑,不顾她震愕的表情,低头在她额间印下轻吻。

    “韩骐,你……”余梦岚完全傻了。

    “余医师。”他突然恢复以往唤她的方式,“等外公出院,你就嫁给我,好不好?”

    他向她求婚?这种时候?

    余梦岚愣愣望了他好一会,蓄积在眼眶中的泪水突然掉了下来,吓了韩骐一跳。

    “韩骐,你这是趁人之危!”她抽噎道。

    “唉,别哭啊……”他苦笑,手忙脚乱的从她包包里找出卫生纸,递给她,“我又没说你若不答应,就不帮你救外公。”

    他只是……乍见她这般旁徨无助的模样,突然很想把她娶回家好好呵护疼宠,就一时冲动说出口了,结果她居然这么解读,唉……

    “你这个笨蛋!”她胡乱擦着眼泪,骂完人后才又低声哽咽道:“就算不在这时候提,我也会答应啊……”

    “真的?”他眉一挑,脸上也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外公健健康康参加我们的婚礼。”

    她泪眼汪汪的瞅着他,心却奇异的平静下来。

    没有任何理由的,她全然地相信他的保证。

    “你去吧。”她缓缓放开他的手,“我等你们。”

    她会在外头等着,等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一起平安的自手术室中出来。

    她相信他。

    因为他是韩骐,她最最最爱的男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腹黑擒妻计最新章节 | 腹黑擒妻计全文阅读 | 腹黑擒妻计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