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腹黑擒妻计 > 第十五章

腹黑擒妻计 第十五章 作者 : 丹甯

    【第八章】

    晚上八点,韩骐总算处理完公事准备下班。虽然今天不用开刀,但要忙的事依然很多,再加上主任和院长连番轰炸,不免感到有些疲惫。

    他知道女友晚上得值班,因此只发了简讯要她晚餐记得吃,接着便搭电梯往地下停车场去,准备回家,只是当他走到停车处时,却见一部宾士车直接横挡在自己的车子前方。

    那辆车子并未熄火,而且车上有人。

    他刚走近,那台车的后座便降下了车窗。

    韩骐脚步未停的走到那车窗旁,朝里头的人点点头,“余伯母,您好。”

    他的表情一点也不意外,彷佛早就料到她会来找自己。

    “你知道我会来找你?”见他一脸淡然,章明珠感到有些意外。

    “约略有想到。”他的话虽然说得含蓄,但脸上的表情是肯定的。

    当下章明珠便明白,这男人怕是比她原先预期的更精明……当然,也更难缠。

    不过她才不怕,她可是章明珠,而他,除却袁家的光环,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外科医生。

    她不信袁家会为他出头,特别是如今掌权的袁夫人恨他母子入骨,于是她倨傲的说道:“那么想必你也已猜到,今早嚷着要告你的人是怎么回事了吧?”

    果然,一如他所料,虽然这是他最不希望出现的情况。

    他在心中叹息,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淡淡开口,“那对夫妇明显受人指使,由于我平日甚少树敌,再加上这时间点……想来想去也只有您了。”

    其实他白天时就隐约猜到这一连串多半是章明珠使的手段,这些年来章明珠在商场上狠辣犹胜男人的作风,他早有耳闻,不过他的揣测未经证实,他并不想说出来让梦岚担心,即便现在确定了,他也没打算让她知道。

    他不希望让她为难,虽然他很确定她会站在自己这边。

    “韩医师如此聪明,一定也很清楚我这么做的原因。”章明珠轻抚着手腕上的玉镯,“我不管你们怎么想,但岚岚是我唯一的女儿,身为母亲,我有必要为她做出最好的选择,而身为私生子又不过是个医师的你,配不上她。”

    韩骐明白她的意思,章明珠表达得很清楚,她反对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的身分。

    但身分这种事,又岂是他能够决定的?

    “所以您宁可将梦岚嫁进有着尖酸刻薄婆婆的豪门,让她每日挨骂受气?”他勾唇反问。

    章明珠脸色一僵,“哼,上次是我看错人,没想到那徐太太如此傲慢,往后我不会再找那种的了。”

    “您既看错了那徐太太,又如何知道未错看我?”他淡声道:“余伯母,我想我和梦岚都已经把意思表达得很清楚了,我们不求赚到庞大的财富,只愿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当医生是梦岚的梦想,我或许没她那般的热情,但很乐意和她在同个地方工作。”

    他爱梦岚,爱那如同镜子般,能够照出他内心所有不为人知角落的女人。在人前,他们或许光鲜亮丽,然而在彼此面前,他们的真实自我皆无所遁形,没人试图遮掩,她是唯一能让他在相处时卸下面具的人,这点是连自认爱他的父母都做不到的,他相信自己此生不会再如同爱她般,再爱上另一个人。

    若他今天对章明珠承诺了什么,无异是侮辱了他们的感情。

    “说那么多,你仍是无法给她更好的生活。”章明珠冷哼。

    “余伯母,我想您恐怕不大了解我,今天若是梦岚嫌我赚得少,希望我回袁家继承家业,纵使不情愿,或许我最终仍会答应她。”他不疾不徐的道,“但现在情况显然并非如此,比起袁家下一代当家的身分,我想梦岚更喜欢身为医师的我,所以我不可能为了您的一句话,就丢弃她喜欢的那个我,回去袁家。”

    他的态度恭谨客气,又处处站在梦岚的立场设想,章明珠虽还想挑他毛病,一时间竟也挑不出,两人僵持了好半晌后她才道:“你就不怕我继续找你麻烦?你要知道,章家政商关系良好,和媒体也有些交情,要弄死个外科医师也不是那么难的事。”

    韩骐瞧了她好一会,视线最后停在她手腕上的玉镯,淡淡笑了,“余伯母,这玉镯是余伯父送您的吧?据我所知,当初余伯父亦非有钱人家的子弟,仅是章老爷子的部属,怎么您只许自己嫁给普通人,却非要把女儿嫁进豪门,甚至问都不问她的意愿?或许您认为自己是为梦岚着想,但您确定她这样就会幸福?”

    “你……”章明珠的脸色终于变了。

    她甚少和女儿提及丈夫的事,岚岚的父亲过世得早,而她对于自己那段仅维持短短六、七年的婚姻又低调,总是避免谈起,没想到眼前这男人竟会知道!

    “余伯母,您是梦岚的母亲,我当然希望能够得到您的祝福,但要携手走一辈子的人是我和梦岚,所以除非她开口要我改变,或是直言不要我了,否则您的反对对我来说固然很遗憾,但我仍会坚持下去,所以请恕我无法答应您任何要求。”韩骐很快下了结论,毕竟话不投机半句多,他原先就只打算说完该说的,她能不能接受,他也无权置喙。

    然后他又敲了敲前座的窗,对着司机道:“可否请你将车子往前开一些?我要出去,谢谢。”

    司机愣愣的照着他的话做了,完全忘记自己根本只应听令于自家老板。

    不过韩骐也没给他时间细想,他越过宾士车,直接走向自己的车子,开门入座,发动引擎。

    “晚安了,余伯母。”当他的车子驶过宾士车旁,他还有礼的降下车窗向她道别。

    章明珠只能瞪着他的车尾灯消失在出口方向,想着韩骐所说的话,无论是关于女儿还是丈夫的,都在她内心投下了强烈的震撼弹,久久无法平息。

    余梦岚在VIP病房外徘徊了好一会,有些犹豫不决。

    若换作以往,她绝对不会考虑靠关系跳槽这种事,但当她把韩骐放进自己的未来蓝图时,有些事就得好好再思量。

    凭他的能耐,要去哪间医院都不是难事,然而若在医院高层中没有相当的人脉背景,难保如今在和诚发生的事,不会在新医院重新上演,大概因为她是韩骐的女友,这几天有许多不知哪来关于他的小道消息不断传进她耳里,她觉得现在自己所知道的内情,说不定比当事人韩骐还多。

    几天下来,院方也明白事情多半瞒不住了,尽避他们仍希望事情能私了,却不再像先前那么积极游说,况且韩骐的态度很坚持,既然不是他的错,他便不可能向家属道歉,院方虽然不高兴,却也不想真得罪他。

    她几乎可以预期,韩骐这回必能顺利脱身,只是这种事有一就有二,他来和诚还不满半年就遇到了,她不敢想象以后还会发生多少次,她觉得有必要预留一下后路。

    打定主意后,她咬牙敲了敲病房门,然后推开。

    “咦?余丫头你怎么来啦?而且还没穿白袍,这算是以个人身分来探望我这老头子吗?”老将军见到她时心情显然不错,一脸笑咪咪的。

    “下班了,突然想到您再过两天就要出院,所以就过来看一下。”余梦岚笑道,心里却有几分歉意……自己明明想向他打探那外孙媳妇家的医院的,结果还说得这么好听。

    “你这丫头还真有心。”老将军显然被哄得挺开心,“唉,要是我那些不肖儿孙对我有你的半分耐心就好了。”

    “对了,我好像还不知道老将军的外孙在哪间医院呢。”她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喔,他在国信医院工作。”

    她瞪大了眼,那可是全台数一数二的大医院,没想到老将军的外孙那么厉害,居然能娶到国信医院院长的女儿。

    “怎样,丫头想跳槽了?”老将军兴致勃勃问道。

    她一怔,随即苦笑,“我资历太浅,若是小医院就罢了,这种大医院……就算有老将军您的背景,我过去也会让人说闲话的。”

    不过如果韩骐能去国信倒是不错,他绝对有那个资格和本事,再透过老将军的关系,必定能成事,只是希望别再有人随便陷害他。至于自己……她不敢妄想。

    但她该如何和韩骐提这件事,而老将军这边又该怎么开口?

    老将军正想再说什么,余梦岚口袋里的手机却震动起来。

    “不好意思。”她先向老将军点点致意后才接起电话,“喂?”

    “下班了吗?”

    她觉得电话那头的韩骐说话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疲惫,心中突然升起一丝疼痛不舍。

    “下班了。”她有些不舍问道:“你下午不是有刀,开完了?”

    “嗯。”他淡淡回应,“你在办公室?我过去找你。”

    “啊,我现在不在办公室……”她犹豫了一秒,才道:“我在内科的病房,你要不要直接过来找我?”

    她想让男友和老将军见上一面,至于之后要不要跳槽,那就另当别论,她相信老将军若见到韩骐,一定也会喜欢他。

    “下班了怎么还留在病房?”他随口道,似乎也没想要她回答,直接又问:“哪一间?我现在过去。”

    她告诉了他病房号码后,才结束通话。

    “男朋友?”老将军有趣的瞧着她。

    “是啊。”余梦岚笑了笑,“老将军要帮我监定一下吗?”

    她这么一说,老将军马上来了兴致。

    “这你就找对人啦,我生平见过不少好男儿,所以一个男人好不好,我看一眼便知。”老将军嘿嘿一笑,“不过我相信丫头的眼光肯定是不错的。”

    “老爷子夸我又夸我男友,会让我得意忘形的。”

    老将军闻言哈哈大笑,被她逗得心情很好。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声响。

    余梦岚连忙回头,还在想着他怎么来得这么快,病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在见到对方的那一瞬间,她的表情,从微诧转为震惊。

    那不是韩骐,却也是过去她曾经很熟悉的人。

    来人看到她时显然也愣住了,隔了几秒才出声,“……岚岚”

    “咦,你们认识?”这下换老将军意外了,“丫头,你认识我外孙怎么不早说?”

    余梦岚蹙起眉,是了。

    依悉想起,几年前秋素云曾告诉过她,杨为军进了国信,没想到世界这么小,杨为军居然是老将军的外孙……

    “他是我学长。”余梦岚抢在男人前头开了口,语气淡淡的,既没有与故人重逢的欣喜,也没有见到仇人的恼恨,“不是我故意不和您说,是我也不知道他是您的外孙。”

    若她知道这事,肯定一开始便和老将军保持距离,更别提想透过他的关系让韩骐进国信。

    “谢谢你,岚岚,这些日子我外公麻烦你照顾了。”

    “我只是尽本分罢了,倒是学长实在应该多来探望长辈才是。”

    “我这不就来了吗?”杨为军一笑,“也幸好我来了,才能见到你。”

    “既然你们认识,那就好办了。”老将军显然没发现他们之间气氛诡谲,还热切的道:“为军,你学妹挺不错的,有机会的话看能不能为她在国信安插个位置,我敢说她绝对比你们那大半的医生都好。”

    “我相信,她在学校时就非常优秀了。”他转头,别有深意的看着她,“岚岚,你也不用太见外,想来国信的话,和我说一声,我一定替你安排。”

    他那表情“真诚”,却令余梦岚感到非常不舒服。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暂时无异动打算。”看在老将军的分上,她才忍着没发作,但这病房她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于是转头对老将军道:“既然学长来陪您了,想必你们祖孙有许多话要说,我先走了。”

    “喂喂,丫头啊……”老将军还想喊住人,但余梦岚已快步开门走了出去。

    杨为军见她离开,匆匆对外公说了句“我去和她说几句话”,便追了上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腹黑擒妻计最新章节 | 腹黑擒妻计全文阅读 | 腹黑擒妻计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