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百膳鲜妻 > 第九章 不带原主记忆的好处

百膳鲜妻 第九章 不带原主记忆的好处 作者 : 简璎

    两人信步走到小河边,距离茶栈有段距离,那里有几棵槐树,翠绿叶间垂着一串串雪白槐花,微风吹来,花瓣随风摇落,花香沁人心脾。

    李姮漱蓦然发现这种悠闲的心境她已经很久没有了,穿越来之后,忙着对付江琳玥的种种圈套,忙着扭转原主和娘亲、善彬悲惨的命运,一颗心不敢放松警戒,即便是在逛美食节时,她也因为要扭转顾敏敏对她的观感而紧绷着神经,而且那时她还没将顾紫佞当做可以全然信任的人。

    现在不同了,几次的劫难都安然度过,又有顾紫佞在身边,她觉得很踏实,不再是孤军奋战。

    “估计他们今晚还不会行动,还会特意营造悠闲平静的氛围,让所有人都不会想到会有事发生。”

    两人停在茂密的槐树下,看着飘落的槐花瓣顺着小河流而下,倒也是一幅风景。

    顾紫佞不知道前世看遍诸国亲丽景色的自己,会对这槐花小河产生了兴趣,这肯定是因为身边有佳人在的缘故。

    “你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李姮漱微微惊讶。

    顾紫佞嘴角勾起。“估计玥姨娘的脑子不怎么好,只能想出那种老掉牙的圈套。”

    听顾紫保这么说,李姮漱瞬间像吃了定心丸。

    看来他已经查清楚了,她就不必说出江琳玥盘算的肮脏勾当了,虽然她不知道江琳玥要做什么,但应该和前世寿宴当日发生的事差不多,要让她和顾东盛发生苟且之事,且要弄得人尽皆知,顾紫佞说的不错,凭江琳玥的脑子就只能想出这种圈套。

    “放心吧。”顾紫佞趁机握紧了她柔软的小手,朝她微微一笑。“有我在,任何人都害不了你。”

    李姮漱想到他和李佩儿前世是夫妻,忍不住问道:“佩儿对你有意,你知道还是不知道?”

    顾紫佞微勾起唇。“难道路边的阿猫阿狗、河溪里的小鱼小虾对我有意,我也必须要知道吗?”

    李姮漱噗哺一笑。“确实没必要知道。”

    “我不关心我没兴趣的姑娘,我只关心我有兴趣的姑娘,就是你。”顾紫佞解下腰间一只通透的玉佩,利落的系在她腰封上。“这叫定情之物,你可不要弄丢了。它就等于我,见它如见我,好好保护。”

    李姮漱如沐春风,她嘴角翘了翘,把玩了一会儿玉佩。“看起来挺值钱的。”

    “所以不能白给。”顾紫佞解下她腰间的香囊系在自己腰上,满眼的笑意。“这是你给我的定情物,你就是它,见它如见你。我会好好保护,寝时也不离身,定会将它放在床里陪我入睡。”说着,他大手特意轻轻摩挲着小巧的香囊,像在抚摸她似的。

    李姮漱脸红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嗔道:“你再胡说!”

    这个流氓。

    香囊等于她,香囊陪他睡,不就是说她陪他睡?

    四下无人,顾紫佞索性抱住了她,低首,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好,我不胡说了,那么换你说,你何时才能陪我睡?”

    李姮漱的脸倏地又更红了。“明知故问,当然是成亲那一天……”

    她可不信保守的古人还能有婚前性行为不成。

    顾紫佞把她搂在怀里,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那么,等我回去房城时,你可就要开始备嫁了,因为我会威胁媒人算出一个最快的好日子来将你娶过门。”

    李姮漱红着脸,不置可否的哼道:“你最好说话算话。”

    她也想到他身边,有安全感,心里踏实,而且待他们成亲的那一日,便代表着一切已尘埃落定,她不必再算计了,不必再担心江琳玥又有什么诡计冒出来。

    “冲着你这句话,我一定说话算话。”顾紫佞脸上浓浓的笑意浮上眉梢,他这未来的小妻子太可爱了,一点都不矫情。

    他低首堵住了她的唇,想到与她合房时会是怎样一番旖旎情景,他心都热了。

    他头一次对生意之外的事产生了浓厚兴趣,就是她,此时更加确定了他对她是不同于他对别人的。

    前世从未识得情字的他,不知道原来情之所钟如此动人,心中有个牵挂的人儿又是如此满足,若有人妄想动他的女人,那简直不可饶恕,他一定会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付出代价。

    “我快不能呼吸了……”李姮漱脸上霏霏生红,她软绵绵地在他怀里轻轻挣扎着,顾紫佞这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

    两人也不好离开太久,回到茶栈,就见半个食盒的爆桨包子都让顾敏敏给吃完了。

    李姮漱啼笑皆非的问道:“敏敏,你肚子不会不舒服吗?”

    要吃下那么多包子,肯定也喝了不少茶水,那会很撑。看那小肚皮涨得圆滚滚,哪有一点姑娘家的样子?

    “是有些积食。”顾敏敏看看自己的肚子,满不在乎的道:“不过不打紧,一会儿上了马车,我睡一觉就没事了。”

    李姮漱更是失笑。“积食应该去走走吧?怎么睡一觉会好?”

    顾敏敏整个人歪在春芽身上,懒洋洋的说道:“漱姊姊,你就别管我了,那是我独特的消食方法。以后有好吃的,你尽避再做给我吃便是,我通通吃得下,就算死,我也要撑死,那叫死得其所。”

    “满口歪理。”顾紫佞走过去,扣指重重弹了顾敏敏的额心一下。“有谁担心你吃不下吗?”

    “二哥!很痛耶!”顾敏敏蹙眉揉着额心抗议。

    顾紫佞挑眉。“不痛为何要打你?打你当然要痛。”

    顾紫佞不再理会顾敏敏,他和李姮漱两个人很自然的并肩坐了下来,就坐在顾敏敏的对面。喜秋连忙给两个主子斟茶,桌上还有几碟茶栈的点心,两个人坐在一起,郎才女貌,像一幅画。

    “颐州府的厨艺大赛,就定在明年开春之后。这回凌安郡王将会莅临会场,据说拔得头筹者,会得到御赐的大岳第一厨的封号,可能还有机会进宫里当御厨哩,想必到时会有番激烈的竞争。”

    “凌安郡王甚为懂吃,听说他三岁就会下厨,惊呆了所有人,一手绝妙厨艺连皇上也赞叹不已,年纪轻轻便承袭了郡王爵位,也不必像老郡王那般出兵打仗便能一辈子吃穿不愁,真是天生的好命。”

    隔壁桌的人在闲聊,李姮漱拿起一块藉粉桂花糕吃着,实际上是拉长了耳朵在听。

    她脑中的纪录片没有关于厨艺大赛的事,前世原主对厨艺一窍不通,虽然李、顾两家都是以酒楼饭馆起家的,但原主从未想过去了解厨艺的世界。

    “看你听得专注,怎么?想参加厨艺大赛吗?”顾紫佞闲谈道:“你知道顾家旗下有许多酒楼饭馆吧?每两年举办一次的颐州府厨艺大赛,各家酒楼饭馆的掌厨大厨都会参加,但顾家旗下的厨子没有一次进入前三名过。”

    这是他穿越来后才知道的事,知道之后深觉顾家太没用。既然以酒楼饭馆闻名,当然要有招牌厨子,区区一个厨艺大赛都搞不定,要如何生存?若照他的性格,不择手段也要让顾家派出去的厨子拿下一次头筹不可。

    李姮漱顿时对这个比赛肃然起敬。“原来是挺有难度的比赛啊。”

    “因为不限制大岳朝的子民参赛,邻国也能来参赛。”顾紫佞道:“各国的厨子高手如云,那些得到前三名的厨子,顾家旗下的酒楼饭馆想吸收他们也没有成功过,他们都拥有自己的饭馆,只要得到名次,回去便可客似云来,赚得盆满钵满,谁又愿意为他人作嫁?”

    李姮漱细细思考着自己参加厨艺大赛的可能性,而她会动此心思,自然也是因为顾紫佞适才说的那一番话,顾家的厨子没有拿过名次,她想为他而战。

    前世她没参加过厨艺比赛,但她对自己的厨艺有信心。只是像顾紫佞所言,各国高手都能来参赛,那么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是必然的,纵然她是由后世而来,知道的食谱更多,她也可能会在比赛中折损了自信心。

    她拿起杯盏慢慢抿了口茶,明年开春还很久,她还可以慢慢考虑,先把眼前的关卡过了再说……

    一辆秋香色锦帷的平顶马车停了下来,一个绿衣丫鬟先跳下来,随即扶了一位戴着帷帽的纤细姑娘出来,那姑娘的腰肢细得像一折就会断,不料一阵风来,帷帽落了地,一瞬间,茶栈都安静了,彷佛连风都静止了。

    姑娘生得美丽出众、凤眼俏鼻,肌肤莹澈,服饰雅致,走动时莲步生波,但黛眉微蹙,似有无限烦忧。

    江琳玥脸色一惊,但她定了定神之后,脸上随即浮现出看好戏的神情来。

    前世人人都道她的佩儿好命,嫁给了很会做生意的顾紫佞,坐上了顾家主母的位置,享尽了锦衣玉食。殊不知佩儿的苦,只有向她这个亲生娘亲说,顾紫佞之所以在成亲之前不近女色,身边也无小妾通房,乃是因为他心里已有了人,那个人便是锡城的青楼名花,连青岚。

    她的佩儿虽然稳坐主母和元配的位置,却从没得到顾紫佞的疼爱。在佩儿生下儿子,让顾家有后之后,顾紫佞便不再碰她了,每日早出晚归,心思都放在商行上,这让守活寡的佩儿苦不堪言。

    于是,她暗中调查,知道了连青岚这个女子的存在,以为抓到了顾紫佞的错处,可顾紫佞很自律,知道不能为,所以不为。成婚后他根本没再去找过连青岚,却一辈子把连青岚这贱蹄子放在心里,冷待佩儿,而连青岚也没有纠缠顾紫佞,后来郁郁寡欢,从心病变成真病了,红颜薄命,三十出头便病死了。

    所以,前世她并没有派人去对付连青岚,只是委屈她的佩儿了,一生没得到夫君的疼爱。

    现在,前世那个令佩儿痛苦的连青岚竟出现了,算算时间,这时候肯定还是顾紫佞和连青岚缠绵纠葛的时候,李姮漱那个死丫头肯定以为她抓住彼紫佞的心了,哈哈,这会儿顾紫佞心尖上的正主儿来了,李姮漱怕是要一边哭去了。

    “好美的姑娘啊……”茶栈里所有的男子都看直了眼,虽然李姮漱也是倾城之姿,但连青岚久居风尘,色冠群芳,自有一股娇态怜人、冶艳多情的风情,让男人不由得生怜,忘了呼吸。

    “小姐……”连青岚的丫鬟明珠紧张的拾起了帷帽想重新给戴上,但连青岚白着脸,摇了摇头。

    “不必戴了……”她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顾紫佞,胸口起伏不定。

    她卖艺不卖身,愿意将身子交给顾紫佞的那一日起,便已倾心于他。

    他走的前一日,提出随他回房城当他的外室,他会一辈子照顾她,让她衣食无忧,也会尽可能的陪她,让她不感到孤单。若他到邻国去做生意也一定会带着她,她生下的孩子会带入顾家扶养,让他爹娘承认,列入族谱之中,种种优渥条件只希望她能爱相随,不计名分的跟在他身边。

    她嘴硬不从,因为她不甘,她色艺双全,多少富家公子洒大把银两要将她占为己有,她都不肯,因为她一颗冷傲的心自恃甚高,她目下无尘其来有自,她是因为家道中落才流落风尘,她知道顾紫佞对她动了心,她也愿意与他厮守终身,可不是以外室的身分,而是要以正妻的身分。所以她拒绝了他的提议,她在欲擒故纵,她在赌,赌他会回头向她投降,赌他会因为无法割舍她而答应排除万难,迎她为正妻。

    她也知道这很难,他连姨娘的名分都不愿给她,只能将她作为外室,要他迎她为妻又谈何容易。何况他还有婚约在先,对方是锦州首富李家的嫡女,他会选择她吗?

    她告诉自己,他会。因为男人对自己的第一个女人都是无法忘怀的,她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他们之间的甜蜜、缠绵,那是外人不会知道的,他对她的怜爱,还有那饱含着喜悦的初夜都是无法取代的,她相信他绝对不会忘怀。

    然而,她在锡城等了又等,就是等不到他再度回来,打听之下才知他落马受了重伤,她急得不得了,可她又不能前去房城与他会面,真是急煞她也,一颗心焦急的日夜不能成眠。

    后来,她打听到他虽然伤重,但性命无虞,这才松了口气,却也开始了她漫长的等待,她所能做的便是等待他伤好,等他去锡城找她。

    而她此番不惜路途遥远前来丹霞山,欲意诚心礼佛也是为这了这件事,她听闻开云寺的佛组极其灵验,她要祈求佛祖让顾紫佞的伤快点好,求佛祖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让她能顺利嫁进顾家。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会在这里遇到,而且他好端端的,看起来不像有伤的样子。

    她以为他是重伤未愈才没有再去锡城找她,可看样子并不是那么回事。

    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没去锡城找她?为什么坐在这里,他和他身边的女子看起来好亲密,两人不时低首谈笑,他看着那女子的眼神满是宠溺,他们是什么关系?

    “爷啊……”青木觉得自己背上的寒毛都一根根的竖起来了,主子怎么还能那么若无其事的和李大姑娘说说笑笑?他没看到青岚姑娘摇摇欲坠,几乎快咬破了嘴唇吗?

    “你撞鬼了吗?”顾紫佞抬头。“声音怎么抖成这样?”

    青木不停的使眼色,压低声音道:“青、青岚姑娘啊……”

    顾紫佞这才发现眼前有个姑娘正直勾勾的看着他,还颤抖着身子像随时会昏过去似的。

    他穿越来后没有原主的记忆,知道的事都是后来慢慢打听的,根本不知眼前这一脸倔强高傲的姑娘是何人,不过看青木和那姑娘的样子,显然原主认得那姑娘。

    不过,那又如何?原主认识的人多了去,他可没必要一一重新认识,尤其是这种看起来有一肚子话要说的姑娘家,他更没兴趣去深入了解她和原主的渊源了。

    连青岚深吸了口气,朝顾紫佞走近了几步,她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声音压抑如冰,“二爷别来无恙……”

    她不敢相信,他这样与她面对面,眼眸里却彷佛没有情绪。他不想她吗?没有想她想到辗转难眠吗?就算是有外人在,所以装的也罢,他怎么能装得那么像,好像他们是陌生人?

    “你认识这姑娘?”李姮漱在桌底下踢了顾紫佞一脚,不悦的勾了勾嘴角。

    那姑娘紧捏着帕子的纤细骨节上还泛出了青白色,说明了她的情绪,她在忍。任谁来看都会认为这姑娘和他有关系。

    顾紫佞失笑。

    她竟然会踢他一脚?太可爱了,她这是在吃醋吗?

    他慢慢将手里的茶盏放下,漫不经心的说道:“抱歉,受了重伤,醒来之后顾某有些事记不清了,忘了姑娘是谁。”

    青木瞪大了眼。

    他以为主子是觉悟了,明白了青岚姑娘终究是不能与他相配之人,所以绝口不再提起,还将心思全部转到了李大姑娘的身上,万万没想到,主子竟然是忘了青岚姑娘?

    这、这、这太离谱了吧?连他都不能接受,青岚姑娘又怎能接受?主子虽然重伤之后是忘了很多事,但绝大部分经他讲述之后都能想起来,适才他都已经提醒主子那是青岚姑娘了,主子却是问也不问,难道是真的忘了个彻底?

    “忘了……忘了我?你说忘了我?”连青岚脸色惨白,纤细的身子摇摇欲坠,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青天霹雳。

    “小姐!”明珠连忙扶住主子。

    顾二爷怎么可以说他忘了主子?主子等他等得多苦啊……

    “有什么问题吗?”顾紫佞径自斟茶,低首喝了一口茶,神色平平地看着面色变幻不定的连青岚。“姑娘是什么忘不得的人吗?”

    看好戏的江琳玥嘴角一抽。

    该死!怎么会这样?顾紫佞忘了连青岚?忘了他前世最爱的女子?

    连青岚死死地绞着手里的丝帕,蓦地傲然一个抬眸,她水灵灵的眼瞪着顾紫佞,淡漠的说道:“既然二爷忘了青岚,那青岚也无话可说,明珠,咱们走。”

    顾紫佞连动一下的意思都没有,他的眼睛在连青岚的脸上扫过。“不送了,慢走。”

    不论这姑娘是原主的风流债还是那姑娘自己缠着原主的烂桃花,他都无意为原主善后,因为适才他的漱儿那一脚已让他肯定自己在她心中有了一定的分量,他可不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坏了得来不易的好事。

    “小姐!”明珠跟上去,主子这倔强的性格什么时候能改啊?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顾自尊,装高冷。“二爷都说是落马的后遗症,小姐就听听,不一定小姐多说说过去的事,二爷就想起小姐了……”

    “没什么好说的。”连青岚一脸寒霜。“他会后悔的!等他求我之时,我不会给他机会!”

    明珠更急了。“可是奴婢看二爷,看二爷似乎没有要求小姐的意思……”

    连青岚眼底浮现出一丝暗芒,她撇着唇道:“顾紫佞,我太了解他了,那是装的。在众人面前,他不得不端住他顾家二爷的脸面,不肯认我,但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们之间的一切又岂是他抹煞得掉的?岂是他单方面说忘就可以忘的?他对我的迷恋,三言两语哪说得清?等着瞧,他舍不下我的,他一定会自己来找我的!”

    主仆两人上了马车,连青岚掀起车帘的一角往外看,就见顾紫佞若无其事的与身边的姑娘谈笑。

    可恶!他还演得真像,连一眼都没有往她的马车看,不过她知道,他的心里肯定焦急极了,是碍于同行的那些人……那些人是他的家人吧?想来跟他无比亲近的那姑娘一定就是他的妹妹顾敏敏了,是因为他的家人在身边,他才不得不装做不认得她,一定是这样……

    “小姐,那咱们现在还要上开云寺吗?”明珠见主子不发一语,不知在想什么,她忧心忡忡地问。

    她真的想不明白,主子身分低微却硬要为难顾二爷,非做正室不可,强硬的态度将顾二爷逼走了,如今好不容易巧遇了却又嘴硬,再这样下去怕是连外室也做不成了。

    “要,当然要去。”连青岚咬着唇说道。

    她看顾紫佞与同行之人也是要上开云寺,她便要去他眼前晃,刺激他,让他看得到她的人,却捉摸不到她的心思,她要让他痛苦,要让他比她痛苦百倍、千倍!

    香车和美人走远了,看路径是往开云寺而去,茶栈恢复了正常,有几桌的男人还意犹未尽的在讨论连青岚的绝色容貌。

    李姮漱托着脑袋,秀眉轻蹙,这实在不科学啊!

    “你当真不认得那姑娘?”她上上下下扫视了身边的顾紫佞一遍。“我看她对你又爱又恨的,神情有些恐怖。”

    顾紫佞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表情佣懒闲散,无赖地说道:“可能我真的识得她吧,不过我现在就是想不起她,能怎么办呢?总不能硬让我将她想起来吧。”

    即便他想起了原主的记忆,那个姑娘对他也不会有任何意义。那种做派的姑娘,他前世在应酬的生意场合看多了,一眼看出是风尘里的姑娘,酒国名花、头牌花魁之类的。那种姑娘有个共通点,明明低贱却当自己是官家小姐,明明人尽可夫却爱装纤尘不染,想来是原主太单纯才会被那种货色勾引。这样的女子,嘴巴说爱,格外的爱扮演清高,通常强调卖艺不卖身,实则没有银子万万不能,只要男人落魄了便翻脸不认人,这也是他从未在青楼里晕船的原因。

    青木在后面蹙着眉,主子这说的是真的还是在李大姑娘面前来个打死不承认,他实在没底啊。

    他很明白主子对青岚姑娘有多一往情深,两个人花前月下、海誓山盟之时,主子还曾想过要带着青岚姑娘远走高飞,抛开世俗的一切,是青岚姑娘不愿意,青岚姑娘坚持她清清白白的,没有见不得人,她要堂堂正正的嫁进顾家……虽然,那不啻是痴人说梦。

    一个青楼女子妄想嫁进大户人家为正妻,那不是在作白日梦吗?只能说,被男人捧惯的青岚姑娘太不自量力了。

    “好吧,那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想起来。”李姮漱不置可否的说道。

    顾紫佞眼里似有繁星点点,他露出一记深深笑容。“听你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百膳鲜妻最新章节 | 百膳鲜妻全文阅读 | 百膳鲜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