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百膳鲜妻 > 第六章 西红柿酱

百膳鲜妻 第六章 西红柿酱 作者 : 简璎

    顾家兄妹在李家做客,夜宿在柳叶轩,李姮漱为兑现自己对顾敏敏的承诺,一回府便一头钻进大厨房里,久违的施展身手,风风火火地做了五道菜,那利落的身手和切菜的刀工看得大厨房里上上下下目瞪口呆。他们都不知道自家小姐竟有一手好厨艺,多年来藏得那么深,都以为她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晚上的家宴,因为有顾家兄妹,李云樵没敢再让江琳玥同桌,但她还是不请自来的到了宴厅,说是要伺候老夫人用膳,李云樵便也没说什么,随她了。

    这些年来他原就宠妾灭妻,若不是上回在寿宴上李姮漱当众对江琳玥同桌的正当性提出质疑,他原本也不当一回事,后来也不好再让江琳玥同桌用膳,避免话传出去遭人非议。

    事实上,这阵子江琳玥没少对他吹枕头风,诉说不能同桌用膳的委屈,但他依然不为所动。

    说也奇怪,他觉得漱丫头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虽然她没说什么,但看他的眼神,让他很是在意,使他下了狠心,决定杜绝江琳玥同桌用膳的歪风。

    “既然来了,就多住一阵子。锦州城里有很多值得一游的地方,比方大安寺、颐园、同乐坊,还有赛马……美食节的活动每天都不同,越后面的活动越是精采,游湖、放水灯,应有尽有,你们可要尽兴才回去。”李云樵扮演着大家长,和蔼可亲、热络、谈笑风生。

    他原以为只有顾敏敏这小泵娘一个人来玩,没想到顾紫佞也来了,他的态度就完全不同了。

    顾紫佞非但是他的准女婿,也是顾家呼声最高的继承人,他眼光精准,做生意有一套,连他兄长顾紫仁也望尘莫及,将来对李家的生意肯定有很大的帮助,提前拉拢肯定不会错。

    李老夫人也连忙帮腔道:“你们要是只待几天就回去,我这老太婆可是不依,一定要多住一阵子。”

    她老了,但不胡涂,看儿子的态度也知道顾紫佞是贵客,她自然要帮着拉拢留客。

    顾紫佞微微一笑。“两位长辈盛情难却,我们兄妹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李姮漱让人将她做的那五道菜刻意摆在顾敏敏面前,她微笑指着那五道菜说道:“敏敏,我答应要做好吃的给你,可没食言。”

    她自己将称呼改了,拉近距离,就见顾敏敏对她直呼她名字也没意见,只眼睛发光的盯着那五道菜,直吞口水,连呼吸都明显急促了。

    “漱姊姊,都是我没看过的菜,这是……”顾敏敏也不知不觉自动改了对李姮漱的称呼,只能说,美食很彻底的拉近了人们的距离。

    李姮漱浅浅一笑,一一介绍,“红烧大虾、炉焙鸡、蒸鲥鱼、蟹生、家常饺子。”今天在逛街时,她注意到顾敏敏特别喜爱海鲜,因此五道菜里有三道海鲜来投其所好。果然,顾敏敏那毫不掩饰吞口水的馋样,大伙都看在眼里。她忙不迭地夹了一只大虾,吃得吮指回味,看得李老夫人也不由自主的吞了下口水,可不好和客人抢食。

    转眼间,顾敏敏这小吃货将一盘十只大虾里的九只吃下肚,其中一只被眼捷手快的顾紫佞抢到了,进了他的五脏庙,其余四盘李姮漱做的菜也在众目睽睽下被顾家兄妹风卷残云般的抢食一空,顾敏敏吃得小肚子都鼓起来了,看得众人目瞪口呆。若不是顾紫佞人高手长,与自己妹子抢食又毫不手软,估计他也抢不到那么多,两人吃进肚的分量可以说是平分秋色。

    李云樵愣了一会儿,回神道:“呃——这里还有很多菜,世侄、世侄女,你们要不要尝尝其他的菜?”

    哪知道,顾敏敏只夹了一块卖相很不错的糖醋排骨,吃了一口便很不给面子的搁下筷子,懒洋洋地道:“这些怎么跟漱姊姊做的菜相比?太普通了。”

    李家是经营酒楼起家的,李云樵身为这一代的家主,对美食也下过一番工夫研究,尝过的美食不在话下,上回寿宴他分到一小块李姮漱做的寿桃,虽然也认同做得极好,但他以为只是碰巧罢了,也不相信李姮漱真有什么厨艺可言。可刚刚那五道菜让他十分诧异,如果求证后真的是女儿所做,那就疑点重重了,未曾学过厨艺,也未曾下过厨房的漱丫头是如何做得一手好菜?

    这疑问,不只李云樵有,李老夫人、江静芝、江琳玥、李佩儿也有。于是晚茶后李姮漱便被叫到了李老夫人的春安院,在场的还有李云樵、江琳玥、李佩儿。

    李姮漱心里有数,他们是要会审她,她老早想好一套说词,不怕他们审问。

    “你从实招来,你到底是如何会做菜的?”今日让李姮漱抢尽了风头,李佩儿堵在心口的一口气没地方发,一见到李姮漱慢条斯理的进来,劈头便问。

    江琳玥沉住气,仔细打量着李姮漱。

    佩儿一回来便把在大街上发生的事详细跟她说了,李姮漱靠“闻”便正确写出食材,获得了昂贵食材奖品,赢得满堂彩,也得到顾紫佞的赞赏和顾敏敏的崇拜。

    她老早就起疑心了,只不过在老夫人寿宴上做的寿桃,她当成瞎猫碰上死老鼠,认为李姮漱是误打误撞做出来的,而且寿桃并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东西,多看几次,偷偷练习一番应该是可以做出来的。

    可是今日李姮漱居然做出了五道工夫菜,她派心腹丫鬟锦绣去大厨房打听过了,那五道菜确实是李姮漱亲手做出来的,大厨房里的人顶多打打下手,帮着洗食材而已,每个人都看到了,做不了假。

    除了一手凭空而来的厨艺,还有李姮漱这阵子对她和佩儿的疏离,过去李姮漱最是黏着她和佩儿的,唯她们的命是从,现在不只疏远,甚至还似在提防她们,过去李姮漱厌烦江静芝,现在不仅常去江静芝那里过夜,还天天上李善彬的远观轩去督促他读书,甚至毫无缘由的发卖了前世她最信任的碧水,种种不同于以往的行为加起来,就成了个巨大的问号。

    李姮漱将江琳玥的打量看在眼里,她并不看她们那对心肠恶毒的母女档,澄澈的眼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李老夫人和李云樵,恭敬地问道:“敢问祖母、父亲,佩儿身为庶妹,对我如此询问的语气是否得当?”

    李老夫人和李云樵倶是一愣。

    佩丫头哪时候不是对漱丫头这样说话了,过去也没听她反弹过,怎么今日却对这个有意见了?

    不过,身为长辈,他们自然不能如此响应。李老夫人咳了一声,轻轻责备道:“长幼有序,佩丫头确实有错,还不快向你姊姊道歉。”

    李佩儿原是不从,看到江琳玥对她使的眼色,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对李姮漱起身一福道:“妹妹语气不当,还望姊姊见谅。”

    若不是眼下最重要的是弄清楚李姮漱的厨艺从何而来,她才不会这么容易妥协。

    “一个家不可失了伦理。”李姮漱下巴微抬,义正词严地说道:“这一次我就轻轻放过了,不过你要记住,若是日后再对我这个嫡长姊出言不逊,我可要请家法教训了。”

    家法?

    李老夫人、李云樵、江琳玥、李佩儿都瞠目结舌,李家的祠堂里确实有家法,但从未用过,也没人提过,如今从李姮漱口中听到这两个字,实在无比怪异啊!若说要用家法,过去任性骑纵、无法无天的李姮漱应当要第一个用才是。

    可是,四个人同时感觉到李姮漱的转变,这种“你才需要用家法教训”的话自然没有人说出口。挺直了小身板站在他们面前的李姮漱自有一股气势,那种不得随意侵犯她的气势谁都感受到了。

    李老夫人揉了揉太阳穴开口道:“漱丫头,虽然刚才佩丫头的语气是不对了一点,但她要问的,也是我和你爹要问的,你可得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们,不可有所隐瞒。”

    江琳玥几不可察的扬了扬嘴角,好戏来了,看这死丫头怎么自圆其说。

    李姮漱处之泰然地道:“孙女自当不敢对祖母、父亲有所隐瞒。”

    李云樵点了点头,接口道:“那么你就说吧,你是怎么学会厨艺的?跟何人所学?又是哪时候学会的?”

    李姮漱啜了口茶,淡定地道:“女儿是在梦里,与女儿的前世所学。”

    “前世?”所有人都为这意料之外的答案目瞪口呆。

    “是的,前世。”李姮漱搁下杯盏,看着一脸迷惑的李老夫人、李云樵、江琳玥、李佩儿,徐徐说道:“前阵子我染了风寒,命悬一线,在我觉得气若游丝,可能快要魂归离恨天之际,我的前世入梦来,她教了我厨艺,还教了我许多做人处世的道理。因是我的前世,她说的话才听得进,也才醒悟到过去是多么任性妄为,让祖母和父亲、母亲为我操碎了心,我痛定思痛,决心痛改前非……”

    不等李姮漱说完,李佩儿就忍无可忍的跳了起来。“这、这太离谱了!谤本满口胡说八道……”

    李姮漱沉着的看了一眼李佩儿,李佩儿抖了下,想到家法两字,她不甘愿的闭上了嘴巴。

    李姮漱沉静的脸庞流露出一抹坚定,她看着李老夫人、李云樵道:“漱儿所言,句句属实,在祖母和父亲面前,不敢有半句虚言。”

    李老夫人素来信神,对此说法虽然半信半疑,但并没有全盘否认,她看着李姮漱问道:

    “所以你做的寿桃、大锻、蟹生那些,都是跟你的前世所学?”

    李姮漱恭敬的道:“是的,祖母。”

    李老夫人咳了声,不经意的问道:“你还会做什么?比方现在适合吃的点心。”

    她呀,没吃到那五道菜可是遗憾得紧,心里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五道菜。

    李佩儿不可思议的看向李老夫人,难不成她祖母信了李姮漱,现在要叫李姮漱做点心给她吃吗?

    该死!懊死!懊死!这不是为老不尊,什么是为老不尊?

    “孙女会做一款红豆包子,虽然跟寿桃大同小异,可更加细致好吃。”李姮漱浅笑盈盈地道:“祖母若是想品尝看看,孙女立刻去做给您吃。”

    李老夫人顿时眉开眼笑。“哎哟,都这个时辰了,不会太麻烦你吗?”

    李姮漱笑容可掬。“说什么麻烦?祖母要吃的,孙女非但不觉得半点麻烦,心里还高兴得很,这证明祖母认同孙女的手艺。”

    李姮漱说话的语气很真诚,李老夫人瞧着她心里就高兴。“我自然是认同了,那你快去做吧。”

    李姮漱起身告退,不看气炸的江琳玥和李佩儿一眼,带着喜秋往大厨房去了。

    她一走,李佩儿便气冲冲的站起来大声质问:“祖母、父亲,难道你们相信她的鬼话?”

    李老夫人面孔一肃。“什么你啊你的,说话没规没矩,漱丫头是你嫡姊。还有啊,我说佩丫头,你以前都不会这样说话的,怎么今儿个说话却这么冲?你跟漱丫头不是很好吗?怎么,你们吵架啦?”

    江琳玥和李佩儿这才想到李佩儿平常在众人面前都是扮演温柔可人、知书达礼的二小姐角色,突显李姮漱的无理取闹和不可理喻,可今天她实在太气了,竟忘了在李老夫人和李云樵面前做戏,露出了本来性格。

    江琳玥在心里暗喊声糟,连忙对李佩儿使眼色,李佩儿这才按捺住气焰,委屈地柔声道:“佩儿没有和姊姊吵架,只是姊姊变得太多,一个不会厨艺的人忽然会下厨了,肯定是邪门的,佩儿担心姊姊冲煞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语气才急了些,祖母勿要见怪。”

    李老夫人这才缓了面色。“我就说嘛,佩丫头你最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了,怎么会口出恶言?原来是担心漱丫头啊!”

    江琳玥忙不迭地道:“老夫人、老爷,依我看,大姑娘确实有些邪门,要不要找个道士来清一清……”

    李老夫人眉角微皱,不快地道:“请什么道士?你聋啦?适才没听到漱丫头说是她前世前来梦中相会,既有这场好机缘,是天上给的福气,请道士做法成什么体统?存心将福分赶跑是不是?”

    江琳玥快气炸了,袖里的手紧紧攥着,快维持不住面上的表情了,这老太婆分明是贪吃,贪图李姮漱的手艺,扯什么福分!

    见李老夫人都说重话训斥江琳玥了,想跟着说什么的李佩儿也不敢开口了。

    李姮漱昨晚做红豆包子时,也给大厨房的人留了一笼,所以一早她踏进大厨房时,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地请教她红豆包子的做法,直赞叹她做的红豆包子是他们吃过最好吃的包子。

    “大姑娘要的一百颗西红柿和四十颗洋葱已经准备好了,洋葱照您吩咐,挑了大的,番前都洗干净了,您想沾着糖吃还是蜂蜜?奴才马上给您准备!”大厨房的管事婆子白大娘讨好地道。

    “都不是。”李姮漱浅浅笑道:“麻烦大娘派三个较清闲的丫头给我,我有活儿让她们做。”

    “是是,奴才这就指派人手给您。”白大娘忙不迭地应承,又立即拉开嗓门扬声道:“琴娘、月红、枣儿!你们三个快过来听大姑娘的指示干活儿。”

    李姮漱和三个帮手占据了大厨房的一角,她温和的吩咐道:“你们将西红柿正面用刀划十字,但不要划太深,划破表皮就可以了,再放入滚水中立即熄火,从一数到六十,数两次之后捞起,再将皮去掉切丁,并将二十颗洋葱切丁。”

    李姮漱在旁边看着她们做,直到西红柿和洋葱都成丁状之后,她才道:“把番前丁、洋葱丁一块儿用大火煮滚,加入油、蒜末、白糖、盐,煮滚之后再用小火煮上半个时辰,期间要经常搅拌,以免焦锅,搅拌得越糊越好,能多糊就多糊。”

    前世有果汁机、调理机,这里没有,只能靠人工搅拌了,幸好有三个人,她让她们三个轮着搅拌,也不至于太累。

    “大姑娘究竟要做什么啊?”大厨房里上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连大厨房的大厨何泰山都凑过去看,不过他自然是看不明白的,西红柿蛋花汤、西红柿煎蛋他都做过,但没将西红柿搞到这么糊过。

    最后的收尾是李姮漱亲自做的,她判断浓稠度差不多时,便让喜秋将备好的柠檬汁倒入,搅拌几下,大功告成。

    “这叫西红柿酱。”李姮漱知道众人都想知道她在做什么,便笑吟吟地说道。

    “西红柿酱?”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似懂非懂。“大姑娘,这要怎么吃?拿来喝吗?”

    李姮漱笑而不答。

    “琴娘,你削几个马铃薯,切成长条状,不要太细。”李姮漱一边指导琴娘切马铃薯,一边吩咐白大娘热油锅,将切好的马铃薯下锅,炸成金黄色后捞起。

    “大伙趁热沾着西红柿酱吃。”

    众人一吃,都惊为天人。最重要的是,李姮漱用的都不是什么名贵食材,西红柿、洋葱、马铃薯都是再寻常便宜不过的食材,却能创造出如此美味,太神奇了,且一般马铃薯都是用来炖菜或煮汤,大姑娘竟然想到拿来炸,这也是他们想都没想过的料理方法。

    “月红、枣儿,你们两个将剩下的二十个洋葱剥皮,其他人没事的话,再多削些马铃薯来炸薯条,给各院都送些过去品尝。”

    “是!”白大娘中气十足的答应,连忙吩咐其他人依样画葫芦去炸薯条。

    另一边,李姮漱亲自示范如何切洋葱花。炸洋葱花是美式餐厅常见的料理,这些古人自然不知道,见她将一颗洋葱切得宛如莲花似的,都啧啧称奇。

    李姮漱跟着亲自做面糊,把玉米粉、面粉、蒜末、辣椒末、盐、白胡椒粉放入盆中拌匀,然后倒入一点酒再把面糊拌匀,把洋葱放入面糊里均匀沾上面衣,入油锅炸成金黄色后起锅,叫众人沾着西红柿酱吃。

    事实上,炸洋葱花应该要沾塔塔酱比较搭,但要弄到美乃滋、酸奶油、香草粉末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她就不挑战做塔塔酱了。

    众人分食着洋葱花,又是惊为天人,剩下的洋葱也依照李姮漱的切法,切了油炸。

    李姮漱吩咐喜秋用食篮装了两份炸薯、两份洋葱花、两份西红柿酱。主仆两人往柳叶轩去,时辰正好介于早膳和午膳之间,可以作为点心。

    两人到了柳叶轩,看到李佩儿比她们早一步到了,桌上搁着城里赫赫有名的点心铺——食香铺子的各种点心,显然是她派人买来要讨好顾敏敏的。只不过,点心还剩了大半,顾敏敏并不捧场,而顾紫佞面前的碟子干干净净的,显然他连动都没有动。

    “姊姊怎么来了?”李佩儿见到她,笑得有点勉强。

    “你怎么来了,我就跟你一样。”李姮漱微微一笑,自行落坐。

    顾紫佞从李姮漱进来便看着她了,听到她的回答,他勾起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越是和李姮漱相处,越勾起对她的好奇心。两天下来,发现她和李佩儿并不像传说中那般要好,听说李佩儿对李姮漱百依百顺,而她则是只要李佩儿说的,都会去做,两个人像连体婴似的,同进同出。

    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是传闻有误,还是她们姊妹翻脸了?若是翻脸了,那很好,最好不要和好,他认为李佩儿是个表里不一的姑娘,她并没有把李姮漱当姊妹相待。

    只不过,好像不用他担心,因为在他看来,李姮漱同样没有将李佩儿当姊妹看待,呵呵,这样挺好的,证明他的漱儿很聪明,会看人。

    “姊姊说什么呢?”李佩儿强颜欢笑道:“我只不过来给二爷和敏敏送些点心……”

    “我也是。”李姮漱笑着打断李佩儿。“我也是来给二爷和敏敏送点心。”

    “点心!”顾敏敏一听便跳了起来。“那我现在闻到的香味是?”

    食香铺子的点心虽然精致,可跟房城最大点心铺子元味斋做出来的点心大同小异,她根本吃腻了,自然是尝了几口给李佩儿面子后就兴致缺缺,甚至怀疑两家大厨师出同门,不然怎么做出来的招牌点心都一样?

    “正是我们姑娘亲手做的点心,炸薯条和炸洋葱花。”喜秋笑吟吟从食篮里端出了三个碟子,介绍道:“薯条和洋葱花沾着西红柿酱吃就行了。”

    顾敏敏一看,眼睛都亮了起来,迫不及待用手抓了薯条就去沾西红柿酱,一口接着一口,左手右手都各抓了好几根薯条,简直不顾形象。

    李姮漱笑道:“敏敏怎么知道正确的吃法?这薯条原来就是要用手抓着更好吃。”

    顾紫佞认为自己也不能坐以待毙,他立即加入了抢薯条的行列,一边抢着洋葱花。这是李佩儿第二回看到顾紫佞与自己妹妹抢食,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眼睛。

    那个沉着内敛、喜怒不形于色的顾二爷去哪里了?怎么他会跟自己快、狠、准?

    顾紫佞前世原来就是个贪图口腹之欲的人,家财万贯的他,既无家人也无妻儿,他认为吃上一顿美味饭菜比什么都重要,遇上好吃的,绝不放过。

    所以了,他怎么可能礼让顾敏敏?对他而言,顾敏敏就是个任性烦人的小丫头,他一点都没有让她的想法。

    没一会儿,三个碟子已经空无一物,连西红柿酱都被沾得干干净净,炸物则是连点渣渣都不剩,顾敏敏心满意足的瘫在椅子上,顾紫佞则接过青木递上的帕子,优雅的拭了拭嘴角的油光,啜了口茶,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个用膳后优雅地擦拭嘴角的动作是他前世和一个洋人学的,他看了之后很喜欢,便学了起来,这一世也保留了这个习惯,李姮漱却是看得心里暗暗疑惑,难道顾紫佞也跟她一样有“身世之谜”,是穿越来的?

    “太好吃了……”顾敏敏意犹未尽的舔着唇。“漱姊姊,适才那三样东西还有吗?我还想吃,我肚子好饿。”

    她这话完全是不给李佩儿面子啊,李佩儿买来的高级点心几乎原封不动,她却对李姮漱讨食,还说肚子饿。

    李佩儿咬着牙,恨不得把李姮漱碎尸万段。什么前世入梦教厨艺,她才不信!她面前的一定不是李姮漱,她一定要揭穿李姮漱的真面目,她一定要!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百膳鲜妻最新章节 | 百膳鲜妻全文阅读 | 百膳鲜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