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神一样的申管家 > 第五章

神一样的申管家 第五章 作者 : 吴夏娃

    “好了没有?”

    日头渐渐高升,巫泥妮头也不抬,双手捏捏弄弄,不放过每一个小细节。

    “还没有……妳别催我,我还没来得及学会我爷爷的『巫九淑神捏手』他老人家就去了极乐世界,但我到底是他的孙女,骨子里也有他的基因,妳相信我,我虽是慢工出细活的拥护者,可只要妳给我时间,我就能给妳一个天下无双的美男子,包管妳满意,再耐心等等。”

    白狐从头到尾就是在玩她,等着看她哭,等着她求饶,等着处置她,左等右等,却等来一个当自己出来玩的笨蛋,死到临头还乐呵着一张笑脸,捏面团捏到忘我不说,嘴里还哼起歌来,终于把白狐给惹毛了。

    “找死!”

    巫泥妮抬起头,眼见一头狐狸毛甩过来就要穿透她的身体,她急急忙忙把捏好的申九捏面人丢出去。

    “哇啊—— 好、好了啦!”

    咻—— 一个完美的拋物线,在阳光底下一闪,来不及降落,只听砰地一声,火光四射,照得整个后院光芒万丈,刺得巫泥妮睁不开眼。

    她就那么一眨眼,只听一个爆裂声响起,紧接着是白狐凄厉惨烈的惊叫声,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等她张开眼睛,眼前是秋风落叶,古井还是古井,四周还是那片大雨过后的狼藉,白狐的毛影不见了,而小院子多添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巫泥妮,妳在搞什么,连这种小妖都解决不了,还敢拿我来祭妖,妳胆子肥了?”

    这是申九,目测身高一百八十九公分,体重七十九公斤,深邃眼睛配上精致五官,全身上下只有一件黑色长裤,脖子以下是精壮的肌肉,一副“叔叔有练过”的好体格,从头到脚无一处不完美,简直就是会走路的雕像。

    巫泥妮眼睛一眨也不眨,把他从头看到脚,特别是那壮猛的六块肌,看得她口水差点滴下来。

    “我在跟妳说话,妳眼睛在看哪里?”申九瞪着她。

    “啊?你不觉得我很厉害吗?我居然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仿造真身捏出这么活灵活现的模样,呵呵呵,我就知道我有一双堪比神技的巧手,我只是大器晚成,这下爷爷的捏面馆有希望了。”巫泥妮忍不住摇头赞叹,努力佩服自己。

    申九瞇起眼睛,看她一边说,一边靠过来,两手摸上来就乱抓一通,嘴里还胡言乱语着——

    “哇……还热呼呼的,会跳动呢,我长这么大还没捏过猛男的腹肌呢,我本来没有把握,为了保住这条小命硬着头皮捏,结果你瞧瞧这胸肌、腹肌,这个腰身,还有这张脸,全身上下都是黄金比例,完美无瑕疵。

    “果然人在危难之时发挥出来的潜力无极限,事实证明我就是有这方面的天赋和才能,再这样下去,我早晚会把爷爷比下去,这可怎么办才好?你说我以后是不是干脆专攻猛男这一块,说不定就此成为全国第一个猛男神捏手……可要是吸引来太多小女生,把捏面馆挤得水泄不通,还得开分馆来应付,那不累死我自己?我也不过是想把爷爷的债还清而已……”

    八字都没一撇的事,她作一场白日梦都能空想到眉头纠结,自寻烦恼的地步,这个申九可以不理她,但是她两只手不停在他身上摸来摸去,还妄想要抱他……

    申九扣住她的手,顺势一推,她整个人就往后飞了。

    幸亏巫泥妮有准备,踉跄跌了几步,赶紧抱住老榕树才没被他给打飞。

    申九一个弹指,一件黑色衣服披上身,把自己裹得密实。

    “妳在谁面前装疯卖傻,可想清楚了?”连他的豆腐也敢吃,这个丫头当真吃了熊心豹子胆。

    “这叫公平正义,你叫我帮你打工,也没得到我的同意啊。”巫泥妮叹了一口气,“爷爷说,要训练一双神手,手感很重要,举凡遇到能把实体摸上一摸的机会,走过、路过都不要错过,我长这么大还没摸过猛男的肌肉,试一试总不会错。那你……你就当作付我打工费,算两清了。”

    巫泥妮承认自己有点小迷糊,但也没笨到连眼前这位是货真价实的冥司大人都认不出来的地步。

    就算认不出来,她左右看一看也看得出来。

    不然,凭她捏出来的申九能够一招就解决白狐吗?

    她若有这种通天本领,老早捏出十个八个申九候着了,还轮得到那一屋子妖魔鬼怪嚣张。

    “白狐呢?”

    “灭了。”

    “哇,你这么厉害就早点出来啊。”

    申九当作没听到她的抱怨,一眼瞪过去,恰好这个时候阳光照到她的脸,小太阳有如照妖镜,让他看得吃惊不已。

    “妳怎么这副鬼样子?”

    在申九的印象中,两个月前见过的巫泥妮只是瘦了一点,脸色略显苍白,不过眼神灵亮,模样还算可爱讨喜。

    但是眼前的丫头,憔悴成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鬼模样不说,头发干粗得像稻草,还隐隐飘出一股几天没洗的油馊味,彷佛成了枯萎的花朵,全然没了初见的神采。

    申九的惊骇全都写在脸上,且他那被吓到的表情实在……太老实了。

    这个申九是什么人?他是见惯了妖魔鬼怪的冥司大人啊。

    巫泥妮眼见连冥司府出来的申九都被她的模样吓着,小心灵彻底受伤,小脸垮下来,一口怨气全冒上来。

    “你你你……骗我说是小狼狗,跑出来却是一只大狼狗,那只大狼狗还怪我捏出来的骨头一点都不香,我连续丢了一百根啊……呜呜呜,捏到我手都快废了,你给我那什么凡人无法挡的神通,根本就是骗小孩子的玩意!凡人看不到,鬼怪也挡不了,一点都不管用……如果只有一只狗,我还不跟你计较,还有眼镜蛇、柳树精、花精,古代书生……

    “我这两个月来过的是什么鬼日子,把我折磨得不成人形,你还来伤害我脆弱的心灵!我是如花似玉的少女啊,你一个见过大风大浪的冥司大人,还用那种惊恐的表情盯着我看,我的人生还有希望吗……我不过是一个平凡人,你让我的彩色人生瞬间褪成黑白,你知道一个平凡人重建自信心要花多久的时间,你怎么可以这样……”

    申九也不过是脱口一句,这个丫头碎念了上百句还停不下来,他转头看着一个方向,指着那里问她——

    “那是什么地方?”

    “哪里?”巫泥妮转头一看,“哦……那是巫小屋,我家啊。”

    申九看着巫小屋的上空妖气冲天,阴气森重,低头瞪着她,结了一个手印,他打算施展移形换位过去一探究竟,顺势把一群妖孽一网打尽。

    巫泥妮看看他冷冰冰的脸,再看看他忽动忽停的手指,然后和他大眼瞪小眼,瞪了好一会儿。

    申九结了手印却没有半点反应,他顿了顿,想了一下,可能是他打破结界下来,又一口气灭掉那只千年狐狸精,真气损耗过度,导致法力暂时失灵。

    “你那个……是施什么法?”巫泥妮看他好像在玩翻花绳的游戏,等了老半天都没有动静,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便指着他的手势问。

    申九冷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淡定地放下手来,没有理会她,跨步往巫小屋走去。

    “等等,你那个法术莫非是传说中的腾云驾雾,一瞬间飞越千里,你想逃……哇—— 你好小人!”

    人家说“请神容易送神难”,巫泥妮刚好相反,她就怕这尊大神走得容易再来难。

    她踩着满地泥泞,一路小跑步追着申九从红瓦厝的小院子回到巫小屋。

    她跑得气喘吁吁,拐进庭院的当口,走路像风一样的申九也不说一声就突然停下来,她没能实时停住脚步,直接撞到他的后背,差点就把鼻子撞歪了。

    申九看着挂在窗口的风铃。

    叮当当当当—— 清脆悦耳的响声突然变成一阵刺耳的凌乱急催。

    原来是几只小妖感应到来自申九那股强大气势的威胁,吓得纷纷从门口、窗口飞出来,各自逃命去,一下子就溜得无影无踪。

    申九站在庭院,眼见妖气乱窜,从屋里奔逃而出,简直难以置信,回头瞪她,“妳可真出息,我叫妳抓妖,妳倒养了一屋子妖孽!”

    “那是我人缘好,在你眼里,我是一副鬼样子,但这副鬼样子兴许正对了他们的胃口,说不定在他们眼里,我看起来美若天仙呢。”巫泥妮摸着碰痛的鼻子,小鼻子小眼睛的算着刚才的帐。

    申九皱起眉头,抬手一掌朝她的额头拍下去,痛打她一下当作教训。

    “啊!冥司大人打人……”巫泥妮一下子摸鼻子一下子摸额头,心情更差了,自从遇见他就没好事。

    “别动。”受限于法力减退,申九只好用手掌贴着她的额心,触摸她的意识,看看她回来这两个月都做了些什么好事。

    巫泥妮看着他的手,感觉到来自掌心的热度,有如电流通过全身神经,暖暖的,通体舒畅。

    她仰头往上看,看到完美零死角的一张俊颜,这么近距离接触实在是会令人不由自主的脸红,少女心小鹿乱撞,忍不住就想到……刚才白狐有否看到这张脸?

    白狐一秒被打败,究竟是被冥司大人的实力打败,还是被这张媲美偶像的俊脸打败呢,她实在是很好奇……

    痛!

    “啊……你又打我!”巫泥妮正在走神,额心又吃了一记。

    申九瞪着她,既被她在这种时候还能胡思乱想打败,也被她养出一屋子妖孽的过程彻底打败。

    “都说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巫九淑把妳夸上天,原来夸的是自己的血脉,我看他一点都不了解自己的孙女是什么德行……给妳神通,妳乱搞一通,妳能这么废,也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呜,爷爷,想不到你上天下地的夸我,不过你要挑对象啊。”巫泥妮两手合掌,往天边拜了拜,跟爷爷碎念完,斜眼看向申九,“我老早就跟你说过,我不敢抓妖,可是你不听我说。我卖命为你打工,为了让他们不出去害人,连屋子都让出去了……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妳不敢灭妖,也不必去喂妖,嫌命太长?还敢讨功劳!”申九说着,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也扫了过来。

    “佛说不可杀生,我怎么能够造孽?我这叫以物克物,想办法共生共存—— 哇!冥司打……大人……”巫泥妮转着脑袋在鬼扯她的大道理,嘴皮子都还没磨完,看申九的拳头紧握得都能捏出汁来,还朝她挥过来,她差点冲口而出的“冥司打人”赶紧改口成“冥司大人”。

    “修法有正道,养妖成魔,将来会危害众生,妳是非不分,助纣为虐,才是真正造孽。”

    巫泥妮被他那“朽木不可雕也”的眼神瞪得低下头,“你还说……仅仅凭你给我的那一点神通,连路边的圆仔花都跑来嘲笑我,我这不是因为打不过,又不能放任……才退而求其次地选择协商吗?”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仅能给妳法力,不可能给妳卓越的天赋才能改变妳的资质,让妳一飞冲天,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巫馆长,巫九淑那么卖力夸妳,妳又扛着巫九叔捏面馆的招牌,顶着他的位置,妳却连他的衣角都摸不着,妳还振振有词,理直气壮,半瓶醋摇得比风铃还响亮,妳也真出息。”申九一根手指戳在巫泥妮的脑门上,若有所思的目光绕过她,从屋檐下那串风铃转向屋里头。

    巫泥妮本来想要继续搬出“术业有专攻,打怪就不是她的专业”这一套说法来,可听他这么说,意思是她打不过妖怪跟她的专业有关?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有爷爷的神快手,就能够把法力发挥到极致?”

    “巫九淑有『千手观音』的神技,还有灵活的脑袋,精准的判断能力,且他思路清晰、是非分明,光这两点就足够把妳甩到天边去了。”申九两手背在身后,扫她一眼。

    “我爷爷那是一般人吗?他是天纵奇才,百年才有一个。”巫泥妮想爷爷了,她叹了口气,“我就是凡人一个,比不上爷爷的一根手指头,那是理所当然的。”

    “好孩子,妳总算还有自知之明,不过妳胜在年纪轻,好好磨练,将来大有可为,也别太气馁。”申九摸摸她的头,看着日渐高升,嘴里念诀,结手印。

    巫泥妮一听到他的安慰就发现不对劲,果然马上就见他有动作。这回她眼睛特别尖,动作特别快,他才掐起手指,她就扑上来抓住了。

    “……做什么?”申九深邃的眼神迷蒙得有点无辜。

    “冥司大人,你想做什么?”巫泥妮咬着牙齿的声音阴森森的,看着他的眼睛瞪成斗鸡眼。

    申九微微一笑,表情特别真诚地说:“这里留有我的气息,暂时不会有妖魔接近,我有急事先走一步,妳不必送。”

    他把她的手指一根一根扳开,她又一根一根的抓上来,比八爪章鱼还缠人。

    “你你你……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巫泥妮一见他这个笑容就知道没好事,被她逮个正着,他居然还想一走了之!

    “只有这里不敢靠近有什么用?我又不能成天躲在屋里头,我那间蚊子馆怎么办啊?你既然来了,就赶紧把整个庄头小镇的妖魔鬼怪都扫光啊!”她急得跳脚。

    申九陷入沉默,沉吟了一会儿,手指向她的屋子。

    “妳瞧。”

    “……什么?”巫泥妮狐疑地看一眼他冷幽幽的眼睛,顺着他的手回过头去。

    “我还没进去,一群小妖只嗅到我的气息就溜了,这就跟妳要求警察把小偷抓光是一样的道理,妳说世上的小偷抓得完吗?”申九“开导”她的同时,趁机扫开她的手,顺利结手印。

    巫泥妮两只手中剩下空气,这才发现又一次被狡猾的冥司大人给耍了。

    “申九—— ”

    发觉上当,她急得哇哇叫。

    他这一走,她又得回到乌烟瘴气的生活,她不要啊!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神一样的申管家最新章节 | 神一样的申管家全文阅读 | 神一样的申管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