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农家糖姑娘 > 第十六章 一家有女百家求

农家糖姑娘 第十六章 一家有女百家求 作者 : 宁馨

随着生意不断做大,如今的高家三房已经算得上是七里八村有名的富户了。

在得知他们家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后,来提亲的人又比之前多了许多,而且不少都是附近的乡绅富豪,许下的聘礼也是一个比一个贵重,正是应了那句话,一家有女百家求。

高慧儿如今只要出门,就会被亲朋们打趣问询,惹得她羞恼。

艾成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在外面走镖,鲜少回来。不过即使不能经常回去,他也没忘了心爱的姑娘。只要他到一个地方,都会买些当地的小玩意让人送回去给高慧儿。有的时候也会写一两封信,信中的内容除了风土人情,还有少年掩藏不住的思念。

高慧儿也很想念艾成,看着他俊逸有力的字,她羞红着脸想象少年是如何在灯下提笔研墨。偶尔忍不住思念,她也给艾成回了一封信,除了要他好好照顾自己之外,还写了自己的烦恼,顺带提了下媒人几乎踏破家门。

艾成收到高慧儿的信时,正好刚刚回到县城。他从小厮手里抢过信封,脚步匆匆地回到房间,小心翼翼拆开信,取出了里面带着墨香的信笺。

原本他的嘴角欢喜得高高上扬着,只是越往下读眉头就皱得越紧,最后恼怒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李玉珍和艾雄正坐在大厅里说着这几趟镖的收获,突然看见儿子面色焦急的冲进来,俱是吓了一跳。

李玉珍放下茶杯,担忧看着儿子,“成子,你这是怎么了?”

艾成烦得厉害,努力平复了好半晌才道:“爹娘,你们听说了,最近有很多人去慧儿妹妹家提亲?”

李玉珍和艾雄都听得惊奇,他们最近也在忙,还一直没注意到这件事。

艾成见如此,就知道父母也疏忽了。

李玉珍见儿子脸色不好,赶紧劝他别着急,然后又派人去打听情况。

没多久消息就传了回来,同艾成说的一般,县里县外不少人家都相中了高慧儿,甚至有几户人家不比他们艾家家世差。

李玉珍和艾雄有些担心,高慧儿这姑娘多岀色没人比他们更了解,他们也早将高慧儿当成了未来儿媳妇,若是高家头脑一热把高慧儿嫁给别家,他们岂不是肠子都要悔青了?艾成更是着急,他根本就不敢想象高慧儿嫁了别人他该怎么办?

他急得满地乱转,“爹娘,不等了,我们什么时候去下聘?”

“稍安勿躁,这件事急不来,我和你爹会尽快安排。”

李玉珍虽然也担心,但知道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必须得做足礼数。

艾成见父母这么说,只能按捺住心中的急切,听从父母的安排。

李玉珍和艾雄商量过后,决定先和高文礼、赵小荷通个气,然后再让媒婆去提亲。

李玉珍喊了贴身伺候的婆子仔细吩咐了一番,婆子就去了高家。

赵小荷得了过两日艾家要来提亲的消息,心也定下来了,将其他提亲的人都拦了回去。

高慧儿还不知道艾成已经回来,此刻正坐在窗前,双手托腮,无聊地数着窗前的绿藤。

这一日,风和日丽,绿藤随风摇曳,分外欢快,院子里的树上不知从哪里来了两只喜鹊,叨叽喳喳吵着嘴。

高家院子外突然来了一个身穿鲜艳衣裙的婆子,她身后还跟了两个男子,扛了两个大箱子,还没进门,这婆子响亮又喜庆的声音便传了进来。

“喜鹊叫,喜来报,还真是上上的吉兆呢。”

高慧儿一听就知道又是哪家的媒婆上门了,她随手半关了窗子,无聊地打了个呵欠,继续看着窗外发呆,心里猜度着艾成什么时候回来,有没有收到她的信。

她这边还在发呆,那边高文礼和赵小荷已经迎到了大门口,接了媒婆,笑道:“不知嫂子是哪家的?”

媒婆喜笑颜开地拉了赵小荷,笑道:“恭喜夫人了,真是大喜啊,我是为武威镖局艾家的二少爷向您家的小姐提亲的。”

高文礼和赵小荷终于等来正主儿,脸色一喜,连忙将人迎了进来。

因为事先已经打过招呼,所以这次媒婆上门不需要费口舌,喜话儿说了一箩筐,高家就答应了。

媒婆见高家这么痛快,笑得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她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差事,两家都有意,她在中间牵个线就成,红包拿得容易又安心。

高慧儿闲着无事缝了半个荷包,发觉这次的媒婆似乎停留很久,心里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于是推开门想要去看看。

正好赵小荷送了媒婆岀来,迎面碰到,媒婆眼睛一亮,一迭声的夸赞着,“哎呀,这便是高姑娘吧?果真是美人啊,那句诗怎么说来着,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梁香,定然说的就是高姑娘这样的姑娘了。”

高慧儿忍下心中疑惑,笑着朝媒婆微微点头算是见了礼,转而望向娘亲。

赵小荷笑而不语,眼底满满都是喜意。

高慧儿心里咯噔一跳,娘亲不会已经把她的亲事定了吧,那艾成怎么办?

她一直忍着话,直到媒婆离开,立即抱了娘亲,问道:“娘,这是谁家遣来的?”

赵小荷眼见女儿焦急的样子,便知道她想岔了,越发笑着不说话。

高慧儿是真的急了,她抓着赵小荷的手,语气急切地嚷着,“阿娘,我不嫁。”

“为什么不想嫁?”

赵小荷忍不住想逗逗女儿,惹得高慧儿咬着嘴唇,很快便找了个理由,“我还小,还想多陪陪您和阿爹。”

赵小荷做了疑惑模样,问道:“怎么,连你的成子哥都不嫁?”

高慧儿刚要说话,突然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瞪着眼睛,惊喜问道:“阿娘,方才那个媒婆是艾家派来的?”

赵小荷笑着点头,“是啊。”

高慧儿只觉得自己的心情像是坐了一次云霄飞车,从地狱瞬间到了天堂。

赵小荷还在打趣,“艾家,你愿不愿嫁啊?”

高慧儿羞红脸,绞着手指头,倒也没躲回房间去,应道:“既是成子哥,我自是愿意的。”

赵小荷又是好笑又是不舍,搂了闺女叹气,女大不中留啊!

艾家接了媒人拿回来的庚帖,李玉珍脸上的笑意就一直没停过,当下就选好了日子去下聘。聘礼是早已准备好了的,整整十八抬,这么多的聘礼即使放在整个城里都是头一份。

艾成看着满满当当的聘礼却还嫌不够,又将之前得的一株东海珊瑚放了进去。

董翠兰这几日也跟在婆婆身后帮忙,眼见送去高家的聘礼如此丰厚,她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僵硬,手指甲抠红了手心儿。

眼见公婆又在商量粉刷新院子做艾成成亲的新房,她实在忍耐不住,咬了咬牙,一把将过来凑热闹的艾民拽到了屋里。

艾民突然被媳妇拉回来有些不高兴了,不过他也不敢表露在脸上,只能耐心问道董翠兰又怎么了。

董翠兰看着一脸疑惑的艾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揪住他的胳膊,使劲一拧。

董翠兰力气不小,拧得艾民痛叫出声。

“娘子,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惹你不高兴了?”艾民不知董翠兰为什么生气,但也不敢恼,忍着疼,讨好地给她倒了一杯茶,赔着笑,“娘子喝口水,消消火。”

董翠兰瞪了艾民一眼,端起茶喝了一口,恼道:“你刚看到了吗?”

艾民被问得一头雾水,不解地道:“看到什么了?”

董翠兰忍住心中的火气,低声道:“当然是你弟弟准备的聘礼。”

艾民赶紧点头,应道:“看到了,整整十八抬,好大的阵仗。还有好多好东西是成子从外边特意带回来的,我也是第一次见呢,这小子是真的出息了。”

董翠兰眼见艾民这般与有荣焉的模样,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气得眼睛都红了。

艾民还没见过董翠兰这个模样,顿时就慌了,他手忙脚乱地去擦董翠兰的眼沮,着急地问道:“娘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又惹你不高兴了。”

董翠兰心里委屈,说起话不免就带上了刺儿,“你说我怎么不高兴?当初你们艾家到我家下聘不过十二抬,如今给高家却是十八抬。这不是摆明了打我的脸吗?”

亏得当年董翠兰还觉得艾家给的聘礼十分丰厚,让她挣足了面子,如今想来,只觉得讽刺又好笑。

艾民没想到董翠兰会有这样的想法,一时也有些苦恼不已。

董翠兰没指望艾民这个窝囊废能说岀什么话,但她实在气不过,声音又抬高了几分。

“你本来就是个无能的,等高慧儿进门,我们怕都要被她踩到脚底下。”

艾民听得无奈,只觉得董翠兰说的有些言过其实,“娘子,你多虑了,娘说高慧儿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你是大嫂,她会敬着你的。再说这聘礼的事,咱家如今同高家有生意合作,自然不能怠慢了,何况那聘礼里还有许多都是成子添置的。”

董翠兰一听这话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尖声嚷着,“说到底,你们还不是看不起我们董家!我们董家虽然没有做生意,但也不是随便就能欺负的落拓户!”

艾民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那你要我怎么办,难道要我去跟爹娘说,让他们去掉几抬?”

艾民说是这么说,但他是绝对不会去的。

他知道,只要他敢开这个口,艾雄就敢拿皮鞭抽他一顿。

董翠兰也没话说了,她当然知道不可能,只不过她心里委屈嫉妒而已,觉得公婆过于偏心,没有一碗水端平。

此时跟董翠兰一样心思的还有一个人,那便是高慧儿的大嫂陈桂香。

因为罐头的方子是高慧儿拿岀来的,高家凭此开了作坊才有了如今的好日子,所以高家给高慧儿准备了丰厚的嫁妆。

光是做衣裙的绫罗绸缎就装了三四个大箱子,还有全套黄花梨木器,外加金银首饰头面四套、新被褥十六套,以及零零碎碎的小对象儿,简直看得陈桂香心里直冒酸气。

若只是这些倒也罢了,关键是高家还要给闺女带走作坊的分成。

如今作坊可以说日进斗金也不为过,高慧儿嫁人后每年还能得到三成的利润。

陈桂香抱着栓子坐在椅子上,看着长长的嫁妆清单,心里就像被挖掉了一块肉似的。

高盛看自己的媳妇脸色不好,就问道:“你怎么了?”

他的声音不大,却被正在数嫁妆的赵小荷听了个正着,她眼见陈桂香脸色发黑,只以为她这几天帮准备嫁妆累着了,于是也道:“你若是累了便去里屋歇着吧,这里有我们在就行。”

高盛也觉得有理,忙让陈桂香抱着栓子去里屋着。

陈桂香当然不肯走,她怕自己一走,公婆就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高慧儿了。

她扫了一眼占满整个屋子的嫁妆,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小姑这嫁妆怕是十里八乡的头一份儿吧?城里的太户小姐估计也就这样了。”

赵小荷听得得意,点头笑道:“我们高家只有慧儿一个闺女,当然要给她最好的。若不是艾家那边说了,我都想多加呢。”

陈桂香脸色立刻就更差了,胸口堵得厉害。这么多嫁妆还嫌不够,难道这高家闺女是金子打的不成?

她忍着心中的火气,又笑道:“是啊,慧儿是我们高家的千金,当然不能亏待。不过,娘,我觉得这么多嫁妆已经很丰厚了,作坊的分成就不用再给了吧?”

赵小荷闻言停下手里的事情,脸色也沉了下来,问道:“你这是什么话?”

陈桂香心里发虚,不敢跟婆婆硬顶,就含糊道:“娘,您别生气,我是想着啊,这艾家是大户人家,也不缺我们作坊的这点儿银子。慧儿又是个姑娘家,拿那么多银子也没什么用……”

陈桂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赵小荷打断了,一旁的高盛也变了脸色。

赵小荷盯着儿媳,目光锐利,好似要把她看透一般,冷声道:“你也知道艾家有钱有地位,慧儿嫁进去,若是没有丰厚的嫁妆傍身,怎么在艾家抬头做人。再说了,这罐头的方子本就是慧儿梦到的,也是她执意琢磨出来的,高家能有如今的日子都是托了慧儿的福。她出嫁带走三成作坊利润,怎么就不行了?”

陈桂香被婆婆骂得脸红,低着头一个字不敢说。不过经婆婆一提,她又想起事,这罐头方子一直是高慧儿掌握着,若是高慧儿嫁岀去后把方子告诉了艾家怎么办?

赵小荷最是不喜欢陈桂香眼皮子浅这一点,心里还是恼怒,就又呵斥了一句,“你是当嫂子的,不能没良心,以后不要再说这话了。”

陈桂香心里委屈,再也坐不住,红着眼跑进屋子,匆忙包了两件衣就要回娘家。

高盛起身要去追,却被赵小荷拦住了,“让她去,若是她想不清楚,也不用回来了。”

高盛看着已经跑远的媳妇,再看看恼怒的老娘,无奈地吸了口气。

陈桂香跑回娘家,将陈家老少都给惊住了,倒不是心疼闺女,而是担心闺女惹怒了高家。

高家发达以后,他们陈家也跟着沾了不少的光儿,所有人都觉得他们陈家有眼光,将女儿嫁给了那么好的一户人家。

陈家其实哪里是有眼光,当初将陈桂香嫁给高盛,也不过是因为陈家老俩口重男轻女。

那时陈家太穷,陈老大还打着光棍儿,陈家只能先把女嫁了收了聘礼银子,再置办聘礼给陈老大娶媳妇儿。

陈婶子这会儿眼见女儿眼眶红红的,只以为她是在高家受了气,便道:“这是怎么了,我从作坊回来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还有你这次回来怎么空着手?高家这几日没少买东西,都没分你一点儿?”

自从高家发达以后,陈桂香每次回娘家都是大包小包的,偶尔还给点银子,因此陈家的窘况也改善了不少。

原本对这个女儿,陈家众人是万般看不顺眼,如今倒是盼着她多回两趟。

陈桂香抹了抹眼泪,应道:“这次回来得匆忙,什么也没有带。”

陈婶子是个精明人,一看陈桂香就知道有事情,猜测是不是高家岀事了,就问道:“到底是什么事,你快说,哭哭啼啼的做什么,是你婆婆骂你了,还是和高盛拌嘴了?”

陈桂香本就想找人说说自己的委屈,见老娘这么问,便淌着眼泪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陈婶子听得嘴巴张得老大,好一会才回过神,嚷道:“我个乖乖,高家居然准备几大箱的绫罗绸缎,还有整套黄花梨的家俱,这高慧儿以后可是底气太厚了。平日看着你公婆一家宠爱她,没想到居然宠了个金元宝儿,你这小姑不得了啊。”

陈桂香气得咬牙,恼道:“这还不是要紧的,关键是她嫁人了,还能拿走作坊的三成利润。”

陈婶子一听,差点急得跳脚,如今谁人不知高家的作坊就是一个金库,而高家只有高盛一个儿子,应该说这金库就是高盛的。自家闺女嫁了高盛,这金库当然也是自家闺女的。如今高家要给嫁出去的女儿带三成,岂不是在她闺女口袋里抢银子?

“这怎么成,没有这个规矩啊!”

一旁剥瓜子喝茶的陈老大,原本并不在意她们的对话,如今听到高慧儿要拿走作坊的三成利润地坐不住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作坊的利润怎么能给她?”

陈桂香也觉得是这个理,可谁让她的婆婆不肯呢。

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点是罐头的方子在高慧儿手上,高慧儿若是把方子拿到艾家,就真是折本了。

陈桂香将自己的顾虑说出来,陈老大和陈婶子相互看了一眼,心中都有了计较。

这罐头方子可是好东西,若是他们陈家能拿到手,那还靠什么高家拉拔,自家就发达了。

陈老大想了想,就道:“高慧儿一个外嫁女凭什么拿走罐头方子,要是艾家靠着方子赚钱了,吃亏的不还是你。桂香,我觉得这方子还是你们自己拿着比较稳妥。”

陈婶子也附和道:“是啊,你大哥说的对。”

陈桂香心有犹豫,委屈道:“我也这么想,但我婆婆不会同意,而且这方子也是小姑的,我怎么拿得到?”

陈老大眼珠子一转,继续撺掇妹妹,“我这么说还不是为了你好,你想啊,若是艾家得了方子,高家的生意肯定被分去一半啊,到时候高家没了银钱,受苦的还不是栓子。”

陈婶子继续帮忙添油加醋,“若是你拿到方子就不一样了,到时候咱家帮你开一个作坊,就算高家作坊赚一半的银钱,不是还有咱家这里的作坊吗,到时候得了的银子肯定更多,也不用给你公婆。”

陈桂香脑子本来就不聪明,这么一听觉得有道理,于是心动了。

不过心动是心动,方子在高慧儿手中,她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讨要,实在没办法啊。

陈老大见妹妹这模样就猜到事情成了,于是悄悄在众人耳边说了一番话,听得陈桂香连连点头。

陈桂香定下心后,当天晚上便回了高家,家里刚好在吃晚饭。

赵小荷瞥了神色讪讪的儿媳,倒也没为难,淡淡吩咐道:“洗手,过来吃饭吧。”

陈桂香心虚地点头,洗好手,盛了碗饭走到桌子边,跟着众人一起吃饭。

饭吃到一半,她放下碗,小心翼翼说道:“爹、娘,我看作坊最近挺缺人的,我娘家哥哥在家闲着无事,能不不能把他叫来帮忙啊?”

赵小荷是知道陈桂香那个哥哥的,一向好吃懒做,天天无所事事,招猫逗狗,心里就有些不愿意。

“他愿意出力干活不容易,可咱们作坊没轻松的活计分给他。”

陈桂香赶紧道:“娘放心,我早就嘱咐好了,不用特意照顾,旁人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赵小荷皱眉,总觉得儿媳不对劲,但儿媳主动开口也不能折了她的脸面,于是就道:“既然他愿意来,便来吧。”

陈桂香没想到婆婆这么容易就同意,顿时换了笑脸,不停给栓子和高盛夹菜,倒是让饭桌上更热闹了三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农家糖姑娘最新章节 | 农家糖姑娘全文阅读 | 农家糖姑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