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相思帝王叹 > 第十二章

相思帝王叹 第十二章 作者 : 殷亚悦

    慕容天竞望着大殿上伫立的数名武官,或是低头,或是面面相觑,就是没人开口说句话。

    “诸位爱卿当中有许多人都曾是叱咤沙场的将士,可如今却无人主动迎战?”他眯起黑眸,语气透着不悦。

    一片静默过去,已是两鬓斑白的武官方道存站出来,苍老的嗓音透着一丝无奈的开口:“启禀皇上,当年臣等虽奉太上皇之命扫除叛党逆贼,勇猛程度不逊色如今的风将军、海将军,可那也已经是快要三十年前了!如今臣等不是年事已高,就是已届告老还乡之年,纵然有心也无能为力再为国家到战场上效劳。”

    慕容天竞浓眉拧起,指着武官们愠怒的说:“你们一个个都说自个儿无能为力,那好,你们现在就给朕推荐一名人选,朕就不信这泱泱大国难道连个带兵打仗的人才都没有!”

    “启禀皇上,老臣愿意举荐一人。”站在方道存后方的刘仕仁忽然开口说道。

    “刘仕仁你说!”慕容天竞坐回龙椅上,努力压抑着快要扬起的怒火。“前梁国武将凤袁禹。”

    撞入耳膜的名字,教才刚入座的慕容天竞霍然站起身,炯亮的黑眸满是怒意瞪着开口举荐的刘仕仁。

    “凤袁禹带兵打仗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老臣相信风将军最是知晓。”刘仕仁并没有发现皇帝的脸色在他开口说出凤袁禹三个字时,已变得铁青难看,继续说道:“老臣虽已多年不在战场上,但这几年凤袁禹为梁国立下的战功赫赫传遍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今正逢我国战事告急之际,老臣斗胆建议皇上启用凤袁禹以解燃眉之急。”

    风俊伟的嘴角抖了抖,无限同情的望着犹不知死活说得头头是道的刘仕仁。

    这刘仕仁想必是年纪大得老眼昏花了,竟然没瞧出来皇上一听到凤袁禹三个字就脸色骤变,气到站起来了。

    “启禀皇上,老臣认为刘大人所言甚是!当日的擂台比试,凤袁禹与风大将军交手数招,打得风大将军招架不住,其勇猛令人印象深刻。如今我朝面临阵前无将可用的窘境,凤袁禹确实是上上之选的好人才。因此,臣附议刘大人的提议!”在慕容天竞尚未做出回应时,某个同样不知死活的武官跟着大声附和。

    “臣也附议!”

    “臣等也附议!”

    顷刻间,朝堂上一群压根儿就不知道皇帝心底早已怒火翻腾的大臣,皆纷纷站出来举荐凤袁禹领兵援助南焰军平定巫族之乱。

    此起彼落的“附议”二字说完,群臣静待皇帝做决策,一片静默之中迟迟没有听到皇帝的声音,有些按捺不住的官员忍不住面面相觑。

    在众人几乎等到快要窒息之际,终于传来慕容天竞阴郁而僵硬的冷冽嗓音,对着一旁的侍卫说道:“邵子宇,即刻传凤袁禹上殿见朕!”

    那日在大殿上,穿着男装的凤袁禹穿过群臣来到皇帝面前,众目睽睽之下接受平定巫族之乱的旨意。

    陵南国的兵力在这数年里日渐强盛,不仅追上北云国,甚至已超越它,而慕容天竞的野心人人皆知,虽然不曾强取豪夺过,但他把握每一次的危机带来的转机,将数个小柄并吞纳入陵南国的版图,时至今日,已形成两国南北鼎立的局面。

    身为一名武将,知己知彼是必要的,过去两军对峙时,凤袁禹就已完整收集陵南国军力并加以分析,知道陵南国的武将正面临新旧汰换之际,年纪较长的武将越来越多,年轻一辈的武将能担当重任的却少之又少,没有几个能独挑大梁。

    她算准了陵南国势必会面临无将可用的窘境,才会在那日擂台赛刻意显露身手,就是要让陵南国的士兵们知道有她这号人物。

    唯有如此,她才有办法离开这男人的视线,成功脱困。

    这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中。

    她算计了这个男人的心,利用他对自己的一片情意,更利用他身为帝王的身不由己,藉由他的双手将自己送出这座牢笼。

    望着那块从他手中接过的虎符,她眸光复杂,想起他那双深邃的眼眸里,满满的自嘲和无可奈何,那一句轻得几乎听不见的“江山社稷到底才是最为重”说破了他曾以为的执念。

    她能感受到他夹杂在江山社稷与情爱之间的冲突、矛盾,而他曾说出口的喜爱、承诺、后位,在他做出决定的这一瞬间全成了幻影。

    她并非真的渴望能长伴帝王身侧,更不是贪恋那荣耀无上的后位,只是这一切明明都在她的算计之中,为何在时机到来的这一刻,却有一股无比惆怅的悲伤笼罩她?

    忆起这些日子来,他恣意的进入她的世界,掠夺她的身心,强势的给予她不曾有过的情爱,那一句真挚却又沉重无比的承诺,砸在她的心湖激起阵阵涟漪,更勾出她心底点点的期盼。

    原来,当那个男人捧着一颗真心来到她面前时,她竟然是喜悦的,而非不屑一顾。

    想起这些日子的风风雨雨,凤袁禹无声的低笑起来。

    昨晚他激烈的拥抱,此刻身体似乎还残留着他留下的温度。

    他若是知道这一切都是她的计谋,肯定会恨死她了吧?

    今日的别离,是她身为梁国子民唯一能做的事情,即使为他打下江山、助他一统中原会让自己背上不忠不义的骂名,她仍不会改变这个决定。

    唯有如此,她对这男人歉疚的心才能解脱。

    “禀元帅,都备妥了。”

    “很好,起程。”

    号角鸣起,旗帜飘扬,大军在嘹亮的号角声中迈开步伐,万匹战马亦齐步迈蹄前进,声威浩大的军队向北行去。

    在领军前往乌岳城前,凤袁禹曾向慕容天竞要求单独见关押在大牢里的梁国遗臣,没有人知道她跟那些人说了什么,但是在她离开后的第二天,传来梁国遗臣集体投降的消息,后来才从那些人口中知晓凤袁禹是去劝降。

    两个月后,传来乌岳城战乱被平定的捷报,却也同时带回凤袁禹不慎坠崖生死未卜的消息。

    当噩耗传回宫里,那个亲手送心爱女子去战场的皇帝,英挺的脸庞看不出任何情绪,却久久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慕容天竞咬紧牙根,刚毅的脸庞紧绷得可怕,用尽全身力量才压抑下浑身恐怖的颤栗。

    他终于开口,却是压抑到极致的声音,紧绷的、森冷的、悲痛的。“传朕旨意,要南宫淮恕务必把凤袁禹找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臣遵旨。”

    “诸位爱卿都退下吧。”

    遣退所有臣子,偌大的殿堂剩下慕容天竞与随身侍卫邵子宇。

    藏在袖袍内的大掌紧握成拳,他的骨节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浑身肌肉因为硬生生忍下肝肠寸断般的痛楚而紧绷得像石头一样僵硬,椎心刺骨的就像被野兽啃食着心,痛得他几乎无法呼吸。

    “皇上……”邵子宇望着他强忍悲痛的神情,忧心的轻唤了声。

    “你也退下吧。”疲惫的嗓音透着不愿被人发现的伤痛。

    邵子宇忧心的望着皇帝孤寂的背影,无奈的领命退下。

    从慕容天竞入宫以来,都由邵子宇服侍着,当年十岁的小男孩怯生生的模样仍旧令他印象深刻。这么多年来,他看着慕容天竞在这座宫殿孤身一人走过许多的荆棘路,承受风风雨雨才站上权力之巅,而这么一个深沉内敛的男人,不爱太上皇为他挑选的任何一名妃子,偏偏看上凤袁禹这名敌国女将。

    这段注定不会有完美结局的情爱纠葛,在凤袁禹坠崖的噩耗传回来后,终于击溃了慕容天竞,让他尝到为一名女子心碎悲痛的滋味。

    瞪着桌上一卷画轴,他颤抖着手拿起,拆开线绳,摊开卷轴,映入眼帘的是深深烙印在心田的女子,那是他亲手画下的凤袁禹画像。

    在第一次见到穿着女装的凤袁禹,那张被细心装扮过的容颜,瞬间就撞进他的心头,令他惊艳不已。

    于是,胸口那份蠢蠢欲动的**与执念,令他情不自禁的画下凤袁禹鲜少显露的柔美姿态。

    这么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是他慕容天竞此生唯一动心的人儿,可如今她却生死未卜。

    多年来的孤寂在遇见她之后,他以为终于寻到能与自己共享这天下的女人,即使她的身分敏感特殊,但他不在乎,只想让她知道他满腔的情爱都是因为她。

    她始终抗拒着他的情意,他其实都看在眼里,却一点也不让她有躲避的机会,他步步逼近,更做了放走凤子擎夫妇这个也许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只为了能换得她一丝接纳自己情意的可能。

    他多么渴望站在身边的女人就是她,然而身为帝王他别无选择,面对江山社稷遭受外敌侵犯、威胁,他只能采纳群臣的建议,亲手送她奔赴战场杀敌。

    是他亲手将心爱的女人推上战场,是他让她陷入生死未卜的险境——是他!都是他!

    无法抑制的自责和深深的懊悔缠绕着慕容天竞的心,画中那张柔美的容颜一再揪扯他的心,扎得他好痛。

    大手颤抖,彷佛再多看一眼都会亵渎了他心中的人儿似的,他迅速将画卷起,不敢再多看一眼,然而心口的痛却丝毫没有缓解,依旧痛得他难以承受。

    “禹儿……”沉痛的、悲伤的声音,伴随着一句饱含思念的低喃从他口中逸出,“你究竟在哪儿……”

    响应他的却是一室孤寂,以及再也无法压抑的悲伤低鸣。

    两个月后,曾经与陵南国并列鼎立于中原强国之一的北云国,在皇帝北堂擎登基后,由于其荒yin无道、残杀忠良等等的恶行,使北云国政权动荡不安,国势迅速衰败。而在巫族之乱被平定后,北云国失去盟军支援,被海天麒率所领的麒麟军给迅速平定。

    天璟十年,北云国终于因为北堂擎的腐败而灭国,慕容天竞完成一统中原的宏愿。

    然而令他心心念念的人儿,却始终遍寻不着。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思帝王叹最新章节 | 相思帝王叹全文阅读 | 相思帝王叹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