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神棍与小王子 > 第二十章

神棍与小王子 第二十章 作者 : 乔宁

“Kay,导演在催啰。”

屏幕那端的背景声传来,黎尚凯绷起俊颜,一副老大不高兴的表情。

“阿杰在催了,你快去吧。”杨佳静好声好气劝哄。

“我们才聊不到十分钟。”小王子傲娇耍脾气。

“等你晚上收工,我们还能聊嘛。”

“对了,我看你的笔记本、手机壳,还有买的那些贴图,全是一只大肥猫,你是路清老婆的粉丝吧?”

“没错呀!”杨佳静两眼瞬间放闪,亮晶晶的盯着屏幕。

黎尚凯酸溜溜地说:“看见我都没这么兴奋,没想到我这个万人迷偶像还比不上一只虚构的大肥猫。”

“你又没有LazyCat可爱,当然比不上。”杨佳静毫不给面子的吐槽。

黎尚凯慵懒地笑回:“这么不可爱的我,才想着帮你跟路清老婆要个签名,顺便拗个几样特别周边,不过看来应该没这个必要了。”

“啊!别这样——你人最好了!黎尚凯,你超可爱,无敌霹雳可爱!”

屏幕这端的杨佳静嘴角上翘,目光晶亮,语气柔软,像极了一只微笑讨摸的吉祥猫,只差没用额头蹭两下屏幕。

超无言。

黎尚凯嘴角抽动两下,“……为了一只大肥猫你可以再没尊严一点。”

“你会帮我要到签名跟特别周边对吧?”喵呜。

难得看见杨佳静卖萌耍可爱的模样,不过目的居然只是为了讨别人的签名,黎尚凯登时有些不是滋味。

“看心情。”他故意吊胃口的回道。

“喂!”小猫咪瞬间化身喷火龙。

黎尚凯哼笑:“我得走了,掰。”

“黎尚凯——”杨佳静抓狂地冲着屏幕鬼叫。

屏幕显示视讯通话已结束,她气炸的扔开手机,正欲从客房大床上起身时,冷不防地看见前方那道苍白人影。

施礼然的鬼魂不知几时伫立在房中一隅,神色忧怅的凝视着她。

杨佳静鼓噪的心瞬间平静下来。

“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你想跟我说些什么?”她直挺挺的面对那抹如影随形的鬼魂,期许能藉由沟通理解他的目的。

然而,一如先前每回所尝试的那般,施礼然的鬼魂充其量只是静静伫立,用着或悲伤,或缅怀,或愉悦的表情凝望着她。

“你知道你已经死了吗?”她不放弃,持续与之对话。

问她面对施礼然的鬼魂是否会感到害怕,答案是否定的。

倘若是其他鬼魂或曾经见过的夜叉,她还会心生恐惧,然而,此时面对的是她曾经的恋人,曾经那样熟悉,那样贴近彼此,却被死亡分开的那个人。

唯独面对施礼然的鬼魂,她不害怕。

那抹苍白影子依然不言语,只是静静微笑以对。

“是我没有修行成为灵媒,所以没办法跟你沟通吗?”

她多么渴望能与施礼然的鬼魂对话,弄明白他为何会一直跟着她与黎尚凯。

蓦地,苍白影子往后退了几步,融入漆白的墙壁。

“施礼然——”

“你不打坐是在鬼叫什么?”

当施礼然彻底融入墙面消失无踪时,姨婆正好推门而入,不悦的碎念着。

杨佳静当即省悟,原来施礼然是害怕姨婆的,因此才不敢在姨婆面前现身。

“姨婆,我要怎么做才能跟鬼魂沟通?”杨佳静转念询问。

“等你愿意来跟我学修行,你自然而然就能跟那些无形沟通,还有,别动不动就说那些无形的好兄弟是鬼,它们也是有尊严,需要被人尊重的。”

被姨婆白了一眼的杨佳静,只能尴尬直笑。

“倒是上回你看见的那个夜叉,没有再出现了吗?”姨婆好奇地问道。杨佳静困惑的摇了摇螓首。

“真奇怪,那应该就是要跟着你一块儿修行的阴差,怎么会不见了呢……”

“姨婆,我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打坐调气的日子?”

兀自碎念的姨婆白她一眼。“才来一个礼拜就嫌烦?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好好跟着我一阵子,否则等你回苏州后,包准你一定会再被那个地灵上身。”

闻言,杨佳静只得无奈的接受事实。

瞥见她一脸失望,姨婆又说:“你该不会是想赶着回去找Kay吧?才分开一个礼拜就受不了?”

杨佳静随即小脸涨红,“我哪有!姨婆别乱说。我是想快点回去工作,你忘了吗?我还要工作抵债耶!”

“你跟Kay已经是男女朋友,他会在乎那些债务吗?只要你好好撒个娇,拜托他把那笔帐一笔勾销不就得了!”

“一码归一码,他那人才不可能一笔勾销。”

杨佳静太了解小王子的性子,他这人也不是小器,就是无法忍受遭人背叛,更无法忍受他人未经他允许,任意取用属于他的财务。

姨婆瞅了瞅她,“你跟他撒过娇吗?”

从杨佳静那一脸语塞与脸红,便可轻易推知答案是否定的。

姨婆不以为然的又问:“你以前常跟施礼然撒娇,为什么你不跟Kay撒娇?”

“我——”杨佳静下意识想辩解,然而她惊觉自己竟然无可辩解。

她还当真不曾向黎尚西泽过娇。

从两人萌生情愫以来,都是小王子拐弯抹角,以各种傲娇方式向她撒娇,而她自然是冷脸回应,才不吃他那一套。

“看你那表情就知道,你没跟他撒过娇。”姨婆语气凉凉的给予提醒,“你呀,别傻傻的,人家Kay可是大明星,还小你五岁,年轻小鲜肉,女人自动会送上门,你不学会撒娇卖萌,牢牢抓住他,哪天就等着看他被嫩妹抢走。”

“抢走就抢走啊!我才不在乎呢!”杨佳静冷哼。

彻头至尾,都是他一头热的开启这段恋情,他主动是应该的好吗?

姨婆听罢,给了她一记不以为然的眼神,说:“现在说得干脆,要是真碰上了,看你还能不能说得这么爽快,哼。”

“放心吧,我一定还是这么爽快的回答你。”杨佳静胸有成竹的笑回。

“姨婆年轻时也谈过恋爱,以后你就会后悔没好好听姨婆的劝告……”

姨婆一边碎碎念一边退出客房,留下一脸莞尔的杨佳静。

她握着手机回到床上,滑开微信的聊天室,看着黎尚凯传来的各种傲娇讯息,不由自主地对着手机屏幕傻笑起来。

或许……姨婆说得对,有时她也该回应黎尚凯的傲娇示好,别让他一个人唱独角戏。

嗯,回苏州的时候,她会对他好一咪咪,就这么决定了。

苏州·十二月上旬

车窗外飞逝而过的是古朴景致,以及深秋时街道上盛放如金阳的银杏。

“一个月前经过这条路时,银杏都还没开呢……”

小脸紧贴着车窗往外看,杨佳静嘴角上扬,愉悦地喃喃自语。

说起来算是因祸得福,先前的她生活单纯,在一间小规模的传产公司当总务会计,除了帐务还要包办行政杂事,薪水不好不坏,刚好过得去。

如今误当小姑姑的保人,帮黎尚凯工作还债,不仅薪水多了两三倍,甚至还能公费出国,只要自行利用工作之余游玩,算是机票食宿都省了一笔。

除了必须应付小王子的各种无理要求,时刻看牢他不当回事的随身贵重财物,帮他刷卡付账,收妥每一张收据,替他缴交每月的各式账单……这些繁琐的事,严格说来,这份工作确实无可挑剔。

最可贵的是,小王子对待员工相当大方,出差时绝不会亏待员工的食宿,光是这一点就打趴了无数惯老板。

她好像成了小王子的专属账房,他名下的银行存簿与信用卡,乃至于散布世界各地的房产税务、管理税等等,统统由她全权代为管理。

“佳静,你现在的职位就是介于会计与老婆之间,Kay的所有家底都在你手上了。”珍曾经如是打趣说道。

杨佳静不敢想太多。

她与黎尚凯说到底是两个世界的人,韩剧偶像剧看得多了,她倒不会戏剧性的认为自己配不上他,只是偶尔会觉得,两人在价值观上的认知有些出入,年纪差距略大,心智成熟度不同步,其余的倒也还好。

“佳静,你今天回来对吧?在路上了吗?”

刚下出租车时,杨佳静接起了珍的来电。

杨佳静望着矗立于对街的酒店,笑回:“我刚下车呢。黎尚凯那家伙今天休假对吧?他一个多礼拜前就通知我,敲锣打鼓的说他难得休假,我再不回来,他就要杀回台湾。”

“Kay成天都在念说你怎么还不回来,大家都听到耳朵快长茧,谢天谢地,你总算回来了,我们可以脱离Kay的杨佳静咒语。”

珍在线路彼端咯咯直笑。

“还有,Kay已经吃腻了酒店的伙食,一早起来就要阿杰他们去张罗火锅,准备在酒店房间里开个火锅趴。”

“火锅趴?酒店经理不会抓狂吗?”杨佳静真的被小王子打败了,天底下有哪个大明星会想在酒店开火锅趴。

“酒店经理也不会想得罪Kay,再怎样不情愿都得同意呀。没骗你,阿杰他们弄了个卡式炉,还跟酒店借了个不锈钢汤锅,又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堆食材,真打算开火锅趴了。”

杨佳静抚额无言。

“我们都弄得差不多了,就差一盒鸡蛋,你回来的路上能不能绕去超市买一盒鸡蛋?”原来这才是珍来电的真正目的。

杨佳静顿时更无言了。

珍笑道:“大伙儿来这里也两个月了,没得回台湾,只能靠吃火锅慰藉一下,Kay八成也是看出大伙儿想家,才会借口开火锅趴犒赏大伙儿。”

听罢,杨佳静嘴角上扬。看来小王子也不是她所想的那样自我,他还是懂得体贴周遭的人。

“好,我这就去买鸡蛋,你们等等我。”

笑笑收了线,杨佳静先绕至附近的超市买了一盒鸡蛋,用着自备的LazyCat购物袋,拎着那盒鸡蛋慢悠悠地走回酒店。

来到酒店,搭上往顶楼的电梯,杨佳静没察觉她正好与隔壁电梯错身而过。

隔壁电梯里,公司团队的人都在。珍拿着手机拨出她的电话,汪玛莉一脸凝重,阿杰等人则是忧心忡忡。

由于错身而过,人在另一座电梯里的杨佳静没机会发现,更因讯号不良,没察觉手机响了又断讯。

当!电梯门开启,她扬着微笑,心情愉悦,脚步轻盈的拎着手里那盒鸡蛋,走向黎尚凯下榻的高级套房。

她按下门铃,等候片刻,却始终无人前来应门。

秀眉轻蹙,她咕哝:“奇怪,没听见门铃声吗?该不会全玩疯了?”

她小心翼翼地用拎着鸡蛋的那一手,翻找起侧背包里的房间磁卡。

“找到了!”她笑盈盈的用磁卡刷开门锁。

当她步入套房玄关,只觉得房里一片不寻常的安静。她纳闷地拎着鸡蛋一路从小客厅往里走,惊诧的发现房里居然空无一人。

“搞什么鬼……”

手机铃声悠悠响彻,杨佳静放慢往卧房的脚步,用另一手接起口袋里的手机。

“佳静,你人在哪儿?你别乱跑,我过去找你。”珍的语气相当焦灼。

“不必了,我已经在房间。大伙儿怎么都不见了?”

“佳静,你听我说,你先离开那里——”

彼端珍的吩咐未竟,这端的杨佳静已经推开卧房的门,而后,行进中的脚步瞬间静止。

下一瞬,手里一滑,那盒鸡蛋随同购物袋一同砸在地上。

蛋液徐缓染黄了米白购物袋。

房里,黎尚凯面门而立,一名披着长鬈发的女子,背门而立,她的双手此时正紧紧抱住了黎尚凯。

黎尚凯低掩美眸,面无表情,却也没有伸手推开怀中的女子。

不必天花乱坠的臆测,更不必亲眼目睹女子的面貌,直觉告诉杨佳静,眼前那紧紧抱着黎尚凯的女人,肯定就是吉儿。

杨佳静娇颜瞬间刷白,指尖微微颤抖。

特别是,当她看见黎尚凯抬起眼眸,看见了呆立在门口的她,却没有任何表示,更没有动手推开怀里的吉儿时,她悄然往后退了一步。

而后,她仓皇转开身,往前走的同时,亦撞散了一路跟随她的苍白人影。她穿过那道苍白人影,神色木然的快步离开套房。

当她站在电梯前时,她才抬起双手捣住口鼻,哽咽的哭了出来。

她眼前一阵晕眩,在原地蹲身下来,双手紧紧掩住了小脸,彻底溃堤。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神棍与小王子最新章节 | 神棍与小王子全文阅读 | 神棍与小王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