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一颗糖拐欧巴 > 第十六章

一颗糖拐欧巴 第十六章 作者 : 夏晴风

    餐桌早已布置妥当,六副碗筷,五菜一汤,全是些家常菜。

    食物的香气弥漫,五个大人一个孩子,都就定位了,却没有人动筷子。

    阎王晏望着丰富菜色,不知在想些什么,其他人沉默地看着他,好一会儿阎王晏才若有所思地开口。

    “行远被下了血咒,是一种必须用至亲或他自身的la,才能下的咒。所以下咒的人,不是用你的血,就是用你父母亲的血。”阎王晏直视高行远,神色严肃。

    “我母亲在我小时候发生意外过世了。”

    “那就只能取你的血,或你父亲的。”

    高行远点头,表示理解,目光扫到汤碗里的乌骨鸡汤正冒着烟,没人开动,他便不客气,不等主人招呼,直接替楚可人舀了一碗汤。

    气氛有些凝重,高行远却对楚可人露出轻松惬意的笑,很亲密地在她耳边低语,“先喝点汤吧,鸡汤补身。”

    孟辰阳神情虽凝重,也为邵一棻、孟净初各舀了一碗汤,替妻女盛好汤,他盛一碗给自己,第一个喝了口鸡汤。

    下咒这回事说起来很不科学,但对三个经历死而复生的人,不科学的事很真实,尤其是被驱魔能力超强的阎王晏说出口,三个人不约而同想,那咒恐怕是非常致命的,阎王晏绝对不会随意开这种玩笑。

    孟辰阳吃了几口菜,实在压不住好奇,问阎王晏,“你是个教会牧师耶,解咒这种事,你行吗?”

    楚可人、邵一棻不约而同停下了筷子,双双秀眉微蹙,面上染着几分忧虑,望着闇王晏。

    邵一棻迟疑半晌,说:“对啊,你是教会牧师,下咒不是属于道教和佛教的能力范围吗?”

    邵一棻心里紧张且忧虑,高行远可是她最喜欢的偶像明星啊!她真担心……阎王宴会不会解不了咒?

    “你们还记不记得刚认识我时,我给你们净水,说是加持过的。我问你们信什么教?你们一个不确定的说基督教,另一个不确定的说应该是道教。我那时开玩笑说,一瓶是圣经加持过的,一瓶是金刚经加持过的圣水,只要一滴就可以将死透的魔物残骸收拾得一干二净。

    “宗教是强固精神力量的一种方法,所有的驱魔能力都源自于精神力,相信才是最大的力量,信念可以将力量扩张到最极致,你越相信,你的精神力越强。所以不管是哪个宗教,只要相信,就有力量。”阎王晏说完一长串道理后,偌大餐厅顿时一片沉默。

    孟辰阳双臂抱在胸前交叉,几乎要半眯起眼,望着阎王晏沉默好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打破沉默。

    “你说得太深奥了,听不懂。能不能直接说,你对解咒这种事在不在行?有没有能力破解?”

    阎王晏笑了笑,语气笃定干净利落说:“能。”

    几个人松一口气之际,阎王晏又扬声道:“这世上没有不能破的咒,只有容不容易破解的咒罢了。先吃饭吧。”

    大家又继续吃饭,用餐完毕,几个大人一起收拾餐厅,很快恢复了明净。

    全部人又移到客厅,各自寻了位子坐下,每个人手里捧了一杯绵软温热的舒芙蕾,安静吃着。

    楚可人有些食不下咽,心里有说不出的忧虑。

    爱是这样,让人在乎又生出诸多忧愁。

    她将才吃了一半的舒芙蕾递给高行远,对他说:“刚吃得太饱,实在吃不下。”

    高行远望着那一半的舒芙蕾若有所思,却没多说什么,张口便解决了楚可人吃不完的那一半。

    同时吃完甜点的阎王晏笑着望高行远,问:“你想得出来谁有办法取你的血或你父亲的血吗?谁恨你恨到非得置你于死地?”

    高行远一派轻松,若无其事地回答,“大概知道,也知道对方取的应该是我父亲的血。”

    “血咒,应该是早已失传的古老咒语。”阎王晏眉头微微皱起,他实在想不出

    这应该早已佚失千百年的古老咒语,为何会再度出现?

    阎王晏不再继续想让他困惑的事,将话转回主题,“能破咒的只有下咒的人,或真心爱你的人。”阎王晏看了楚可人一眼,继续道:“破咒的方法其实不难,难的是找出阵眼。血咒是种复杂的咒,施咒者必须有能力摆出六芒星阵,上芒对被咒者的生门,下芒对死门,在阵心以被咒者的或其至亲的血,写下生辰八字,再施咒逆转生死门。

    “被咒者会在一年内遭受魔灵袭击身亡,血咒是很难下的咒,耗费时间心力,比其他恶咒都来得难。相对的,一旦施咒成功,咒的恶力非常强,若被咒者一年内没身亡,这咒的所有恶力就会反噬施咒者。”

    “所以只要他一年安然无事,那下咒者就会得到报应,是吗?”楚可人问,心想着半年前那场车祸她救了高行远,算时间若是从那时候开始高行远就被下咒,那他只需要再熬过这半年就好。

    “理论上本该是这样,但因为施咒者取的是他父亲的血,所以反噬的恶力,会先攻击行远父亲,换他父亲死于非命,若是再不成,最后恶力才会反噬施咒者。”楚可人愣了一下,低语道:“所以一定要解咒……”

    高行远说不出心里什么感受,下咒的人若如他所想是江恩琪,她心思也太阴洛了。

    他要没被害成,就是他父亲得赔上一条命,他父亲是陪了江恩琪几十年的枕边人,她却可以为了害他,不顾枕边人死活,就这么恨他?

    抑或是江恩琪从没真正爱过他父亲?爱的仅仅是庞大财富带来的富贵生活?

    高行远冷冷地想,真爱一个人哪舍得让对方涉险?哪怕一点点风险,都该舍不得才对。

    高行远看楚可人脸上忧虑笼罩,暗想,幸好他们认识的日子不算长,幸好可人是个冷静理性的女人,幸好可人应该还没有全心全意爱上他……

    刚才阎王晏说能解咒的,只有施咒者或真心爱他的人,他不希望楚可人为他冒险,解咒听起来就是很冒险的事。

    高行远情不自禁,伸手温柔顺着楚可人过肩的长发,暗暗地想,真是幸好……可人还没对他说过我爱你。

    “要怎么样才能解咒?”楚可人问。

    阎王晏对楚可人温柔浅笑,“我想,无论如何下咒者决不可能破这个咒,因为对方既然知道怎么下血咒,一定知道若由他自己来破咒,他必死无疑。所以只剩找到真正爱行远的人,用那人的血来破咒。

    “血咒之所以被称为血咒,就是必定要血债血还。破咒的方法只有一个,找出六芒星阵,由真正爱行远的人站在阵心,在额头划一刀取血。”阎王晏手指取血的位置,接着说:“在已经逆转的下芒生门第一滴血,上芒死门第二滴血,最后滴第三滴血在阵心,闭上眼,用念力反转被血咒逆转的生死门。”

    阎王晏望着楚可人,若有所思补了一句,“爱越纯正意念越强大,破咒的人若不是真正爱行远,不仅破不了咒,还会中咒。”

    “中咒?中什么咒?”邵一棻问。

    “血咒啊,同样会在一年内受恶力袭击暴亡。爱若是真的,爱行远的人只要三滴血就能破咒。”

    楚可人问:“没有其他的代价吗?只要三滴真爱的血?”像童话一样。

    “问得好啊。这么凶暴的咒,怎么可能只需要三滴血就能解,当然要其他代价了。”阎王晏停顿了一下,才说:“代价有二,一是下咒者会在逆转生死门那瞬间被恶力所伤,虽然破咒瞬间恶力锐减已不致命,但反噬的恶力会让下咒者余生只能痴傻度过。

    “二是破咒者逆转生死门,使用念力会因瞬间极度的念力消耗造成精神损伤,至于损伤轻重,就不一定了,重损可能意识丧失致死,轻损可能只是昏迷几日,部分记忆缺失,记不起来他曾经爱过的人。”

    阎王晏声音停歇,整个客厅陷入一片死寂。

    解咒果然是用膝盖想就知道是很冒险的事……高行远不知道第几次想,幸好楚可人还不爱他。

    阎王晏喊来孟净初,“净净过来帮你叔叔净化一下,净净一出生就有净化能力,你让她净化一下,至少十天半个月恶力无法找到你。”

    孟净初走过来牵起高行远的手,做了上次在甜点店的动作。

    楚可人望着高行远想,难怪这段期间没有意外……原来是这孩子真有特殊能力,上一次在甜点店,她只当净净是跟行远玩。

    等孟净初净化完毕,阎王晏说:“你刚才一进门,我就闻到恶气,现在没有了。”

    “你为什么会懂这些?”楚可人好奇问。

    阎王晏有些漫不经心地说:“我父亲是茅山第一百七十六代掌门,所有咒法我早就倒背如流。”

    邵一棻愕然,想起刚怀净净的时候,阎王晏说他爷爷是国宝级中医师,那时她还不知自己怀孕了,阎王晏把了脉,很肯定地告诉她,她有了孩子。

    现在,阎王晏说他父亲是茅山第一百七十六代掌门人……爷爷是国宝级中医师、爸爸是茅山掌门人,他自己是基督教会牧师,阎王晏还真是个奇人!

    “那你妈妈呢?”邵一棻被挑起了好奇心,脱口问。

    “我妈是基督教宣教士,这两年都在非洲宣教,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你妈妈是基督徒、你爸爸是茅山掌门人,他们合得来?”孟辰阳挑眉问,好奇满上来。

    “合得来呀,当然合得来。合得很,他们聚少离多,见面就爱得要死,爱都来不及了,哪有美国时间不合。在真爱面前,宗教根本没有立足之地。会吵的都是不够爱,真正爱的,根本不会吵,只会彼此包容与接纳。你们想太多了!”

    又是一室沉默。

    阎王晏不仅是奇人,还是个妙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颗糖拐欧巴最新章节 | 一颗糖拐欧巴全文阅读 | 一颗糖拐欧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