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门小懒虫 > 第九章 被迫挑选好人家

医门小懒虫 第九章 被迫挑选好人家 作者 : 艾佟

    自从回到文成侯府,傅明烟就喜欢玩走走停停的游戏,走五步,停一步,再走十步,停一步,接着走三步,停一步……总之,没有规律的走走停停,搞得跟在后面的人都要抓狂了,而这就是她如此搞怪的原因。

    昭华长公主为了纠正她的规矩,派了一个老嬷嬷给她,老嬷嬷管这个管那个,连吃个饭都不得安宁,她可以拒绝管束吗?当然不行,人家还盼着她能登大雅之堂,嫁个好人家,她应该要努力学习迎头赶上,要不,永远只能是一个被放养的乡下野丫头。

    乡下野丫头也好,大家闺秀也罢,她不在意,可是她不受教,落人话柄的是师傅,她不能给师傅添麻烦,师傅养她真的不容易。

    总之,至少表面上她要当个受教的好学生,不过,她从来不是那种受了委屈还不吭声的主儿,所以,她就开始搞小动作——点心里下那种会令人精神萎靡的药,让贪嘴的老嬷嬷都没有精神给她上课;还有玩这种走走停停的游戏,老嬷嬷摔了几次**之后,变得神经兮兮,晚上还作噩梦,再也不敢在她面前嚣张了。

    虽然她轻易就摆平一个老嬷嬷,但出门这种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若非应邀参加茶会、赏花会之类的,文成侯府的姑娘不会随意出门,她当然不能例外,可想而知,不过短短几日,她觉得自个儿成了一朵不见天日的蔫花。

    这种时候她应该如何是好?当然是找师傅缠磨。

    “师傅,我不想待在这儿,快闷死人了。”

    “你姓傅,只要你在京城,就只能住在这儿。”蓝采华倒不觉得文成侯府有什么不好的,吃喝穿用比寻常人家高上好几个等级,因为她的身分,出门也没有人管她,想上哪儿就上哪儿,日子过得舒适又自在。

    “我还是喜欢云州。”

    “你回不去云州了。”蓝采华伸手往傅明烟额头一戳,她夸张的往后坐在地上。

    傅明烟不服气的撇嘴,“若是我嫁到云州呢?”

    “侯爷夫人对你有亏欠,不会将你远嫁。”

    傅明烟眨了眨眼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你出生不久就离开文成侯府,侯爷夫人不曾照顾、教导你一日,已经觉得对不起你了,若是将你远嫁,让你身边没有亲人相伴,她如何过意得去?”

    经过这几日有意无意的打探,傅明烟对文成侯府有了大概的认识,文成侯府的姑娘三岁之后就要送到侯爷夫人身边教养,至于几年这就不一定了,大概是要看孩子的表现,正因为如此,文成侯府姑娘的名声很好,过了及笄,上门说亲的很多。

    “师傅,我以后真的离不开这个充满算计的地方吗?”

    “虽然离不开这儿,但侯爷夫人会给你挑一户好人家。”

    “侯爷夫人的好人家可能不是我期待的好人家。”她不喜欢一大堆庶子庶女,那种地方通常水太深太浊了,她担心自个儿看不惯,忍不住动手过滤杂质……当然,这是好事,但毒物是害人的东西,师傅觉得她还是少碰为妙。

    “侯爷夫人都还没有看上眼的,你怎么知道不符合你的期待?”

    这时侯爷夫人院子的章嬷嬷前来相请,蓝采华只好结束师徒的闲聊,随章嬷嬷去了侯爷夫人的院子。

    “蓝大夫瞧瞧,这是有意与文成侯府结亲的三户人家,各个都很出色,尤其是武阳侯府的二公子,老身最为满意。”文成侯夫人请大丫鬟将三份资料呈给蓝采华。

    蓝采华仔细看了三份资料,不难看出侯爷夫人用了心思,不但家中成员、关系交代得一清二楚,也提及他们个人性子和喜恶。

    “长子责任重大,么儿过于宠溺,次子刚刚好,蓝大夫以为呢?”

    蓝采华同意的点点头,“比起长子和么儿,次子确实更适合烟儿,不过,还是要先看烟儿的意思,烟儿一向是个有主意的孩子。”

    “孩子有主意不是不好,但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能太由着她。”文成侯夫人想到最疼爱的老三,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可是正因如此,他们只能由着他执意娶体弱多病的严氏为妻,落得如今孤身一人。

    “成亲是结秦晋之好,不是结仇,若是看不上,还是早早打住。”

    侯爷夫人也明白这个道理,顿了一下,婉转的道:“老身看上的都是好的,相信四丫头总能瞧上一个。”

    蓝采华总不能说自个儿的徒儿眼光与众不同,只能笑着应了一声“但愿如此”。

    果然,当她将手上的数据放在傅明烟手上,见她随意的翻了几下,就知道没戏唱了,可是,这次可由不得她。

    “无论如何,你要挑出一个。”蓝采华态度强硬。

    傅明烟不以为然的撇嘴,“不是侯府就是伯府,我不喜欢。”

    “不要看家世,看人。”

    “可是,我先看到的就是家世啊。”

    蓝采华恼怒的瞪着她,半晌,举起手在她额头上用力一戳,她故作吃痛的双手抱着额头,“别再作怪了,好好评估,哪一个更合你的心意。”

    “师傅要我选一个合心意的,至少要先让我过眼,看顺眼了再说,可是,我连他们长得是圆是扁都不知道。”

    蓝采华摇了摇头,提出自己的想法,“若看相貌,你容易产生偏见,还不如先看身家背景、性情喜好,从中择一,再来相看。”

    理当如此,傅明烟很想点头同意了,可是,某人莫名的跳上心头,再想想戴在脖子上的信物,突然生出一股不安,若教他知道了,会如何反应?

    “侯爷夫人最满意武阳侯府的二公子,师傅也觉得可以瞧瞧。”

    傅明烟苦恼的咬着下唇,要不要说出她私定终身的事?可是,她连莫靖言的真面目都不知道,更不清楚他是何来历,如何说?

    见她迟迟没有回应,蓝采华索性替她做决定,“武阳侯府的二公子好了。”

    “师傅……”

    蓝采华又是伸手一戳,打断她,“侯爷夫人为了你的亲事煞费苦心,你若是没有一个满意,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半晌,傅明烟百般不愿的道:“我听师傅的。”

    虽然有一颗向往自由的灵魂,但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婚姻大事,祖母愿意尊重她,这已经不容易了,若她还挑三拣四,那就太不识相了。

    为了确保随时掌握昭华长公主府的消息,莫靖言要求属下至少五日一报,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等来的第一个消息竟然是——

    “长公主上武阳侯府说亲?”莫靖言的脸都绿了。

    昭华长公主上武阳侯府说亲,肯定不是为了庶子庶女,人家武阳侯府只有嫡子嫡女,说什么也不可能跟她结亲,可想而知,应该是为了那个丫头。

    分开未满一个月,临别之前他还再三提醒那个丫头,不可以忘了他们两个的婚约,结果,她准备跟别人说亲……这丫头以为他给的信物是假的吗?

    “这是正院传出来的消息,我们的人也亲眼见到昭华长公主去了武阳侯府。”

    “文成侯府可还有哪位姑娘要说亲?”虽!他不认为昭华长公主会多管闲事,插手文成侯府其他公子、姑娘的亲事,可是难保没有例外,毕竟武阳侯府是很多权贵都想结亲的人家。

    “除了傅四姑娘,傅家其他姑娘十二岁就定下亲事,倒是傅家的儿郎要等到十七才订亲,来年成亲,唯独傅将军例外。”一得知昭华长公主上武阳侯府说亲,凌子肃就立马打听文成侯府的事,还好这些事容易打听。

    “傅丫头的爹?”

    “是,文成侯夫人并不同意傅将军娶严氏为妻,傅将军的亲事就延至二十才定下来,来年成亲,四年后才得了傅四姑娘一个女儿。”

    “傅将军没再续弦?”

    凌子肃摇了摇头,“听说傅将军与夫人感情深厚,夫人过世之后,傅将军将早产的傅四姑娘交给蓝大夫照顾,便自动请缨去了西北,再也不曾踏入京城一步。”

    “文成侯夫人不管吗?”

    “文成侯夫人最疼爱傅将军,当初管不了他的亲事,如今又如何逼迫得了他?”

    “原来那丫头的倔脾气来自傅将军。”

    对此,凌子肃不敢发表任何意见,公子是个护短的,傅四姑娘在他口中可以眨至尘埃,可是其他人不行。

    “昭华长公主看上武阳府哪一位公子?”

    “二公子。”顿了一下,凌子肃小心翼翼的看着莫靖言阴晴不定的脸色,进一步道:

    “顾二公子因为容貌俊俏、温文尔雅,十六岁就中了秀才,在京中权贵之中颇有才名,是许多贵女心目中的佳婿。”

    莫靖言的脸色更难看了,冷冷挑起眉道:“你的意思是说,昭华长公主给傅丫头挑了一门好亲事,是吗?”

    一顿,凌子肃婉转的道:“任谁都会说这是一门好亲事。”

    莫靖言没好气的撇嘴,“没错,这确实是一门好亲事,可谁知道是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凌子肃不知道如何响应,公子会不会太酸了?

    “昭华长公主非良善之辈,凡事都有目的,顾二公子绝对不是个好东西。”莫靖言当然不承认自个儿是在吃醋,这是合理推断,昭华长公主那种满脑子算计的人绝不会考虑人品。

    关于昭华长公主,公子所言属实,但是顾二公子,凌子肃就不敢附和了,不过,这会儿他可不敢实话实说,公子如今醋劲大发,他说什么都不对,只能道:“属下还来不及查探武阳侯府的事,不清楚顾二公子的为人。”

    “尽快查清楚——他有何不良嗜好,房里有几个通房……总之,务必要他原形毕露。”莫靖言越说越气,不识相的家伙,竟敢妄想他的女人!

    凌子肃唇角一抽,公子会不会太武断了?“是,三日之内必定查清楚。”

    莫靖言也知道自个儿过于心浮气躁,缓了一口气,交代道:“还有,仔细调查武阳侯府跟昭华长公主的关系。”

    “就属下所知,武阳侯府向来对皇亲国戚敬而远之。”

    莫靖言冷哼一声,“若是对皇亲国戚敬而远之,昭华长公主会上门说亲?两边若不是早就对上眼,昭华长公主不会出面说亲,她这个人最在意自个儿尊贵的身分,万一武阳侯府拒亲落了她的颜面,她如何受得了?”

    凌子肃无话可说,昭华长公主最喜欢强调自个儿皇家女儿的身分,无论上哪儿都少不了公主仪仗。

    “好啦,盯紧这件事。”虽说当初傅丫头要他以身相许是为了逼退他,但是她敢交出信物,就表示她对自个儿的亲事还是能作主,她不可能在与他有口头婚约的时候应下武阳侯府的亲事,可昭华长公主若是怀了什么目的想促成这门亲事,难保不会在当中作妖。

    虽然不想一辈子待在京城,但是对这个繁华的都城傅明烟还是充满了兴趣,难得有机会走出文成侯府的大门,当然要仔细看看。

    “师傅,我们可以去茶馆听说书吗?”傅明烟忍不住掀开车帘,可是还没往外瞧一眼,她的手就被打掉了,车帘再次隔开外面的视野。

    “别忘了自个儿的身分,安分一点,还有,我们今日上街是为了买衣服首饰,不是上茶馆听说书。”蓝采华伸手将傅明烟拉回身边坐下。

    嘴一噘,傅明烟可怜兮兮的扯着蓝采华的衣袖,“师傅怎么可以对我如此残酷,好不容易可以放出来,却不准我去茶馆听说书,这不是等于给我一块糖但不准我吃吗?”

    蓝采华没好气的掰开她的手,“不必装可怜,没用,今日不能去茶馆。”

    傅明烟紧抿着嘴,抗议的瞅着师傅,无声的要求解释。

    “今日出门,侯爷夫人特地多派了两个嬷嬷和四个侍卫随行,你以为这是因为身分、面子问题吗?”蓝采华伸手戳她的额头,“他们是来监督你的一举一动。”

    “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你是文成侯府的姑娘,一举一动会左右人家对文成侯府的评价。”

    傅明烟忍不住翻白眼,“我不说,谁会知道我是文成侯府的姑娘?”

    “马车上有文成侯府的标记。”

    傅明烟顿时舌头打结了,好吧,她无意拿自个儿的身分作文章,可是人家也能从其他地方知道她的身分。

    接下来傅明烟乖乖坐好,任谁也挑不出一丁点错处。

    蓝采华见了很心疼,但也知道早早认清现实于她有利,这孩子聪明,有心,学什么都成,问题是,她就是一个懒得花心思的人,若她一直待在云州倒也无妨,偏偏她只能嫁进高门大户。

    马车不久就到了珍宝阁,傅明烟规规矩矩的由着丫鬟搀扶下了马车。

    走进珍宝阁之前,傅明烟忍不住停下脚步四下瞧个仔细,这条街真是热闹,不但有酒楼、茶馆、糕饼铺子、胭脂水粉铺子,还有路边摊式的各种吃食……各种香味飘荡在空气之中,不过最多的还是人,总之,京城的繁华在此尽现。

    “虽然不能去茶馆听说书,但是可以上酒楼用膳。”蓝采华看了实在不忍。

    傅明烟两眼一亮,“真的吗?”

    “真的,侯爷夫人不至于那么不讲理,肚子饿了难道还不能上酒楼吃顿饭吗?”蓝采华状似不经意的看了两个嬷嬷一眼。

    两个嬷嬷连忙讨好的一笑,侯爷夫人是让她们盯着四姑娘,但也不能得罪主子。

    这会儿傅明烟不再磨蹭了,赶紧走进去,准备挑个一两样首饰交差了事。

    今日侯爷夫人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突然让师傅带她上街买衣服首饰,可是她刚刚回府时,那些铺子的掌柜明明已经奉侯爷夫人之命亲自来了一趟,不但量身做了四季衣裳,还挑了一大匣子的首饰,总归一句话——如今那些东西八成以上还是新的,为何还要买新的?别怪她疑神疑鬼,她怎么看都觉得此事大有文章。

    若是有心,傅明烟有一流的效率,不到一盏茶就挑了一支发簪,然后准备走人。

    “丫头,用不着如此着急。”

    “我今日要狠狠吃一顿,师傅知道京城有哪些值得品尝的酒楼吗?”傅明烟又开始忙碌的四下张望。

    “仙馔楼、喜相逢、富香居……”

    “这不就是仙馔楼吗?”傅明烟突然发现珍宝阁的对面就是仙馔楼,双脚立马对准目标,可是脚步刚刚跨出去便有人朝她一撞,速度之快,寻常人根本反应不过来,不过她的反应偏偏不同于寻常人,瞬间就察觉发生何事,连忙大喊着追上去,“偷儿,给我站住,荷包还来……”

    没人想到会闹出这么一出,一时怔在原地不知如何反应。

    傅明烟身手灵巧,但终究比不上一个偷儿,人家转个弯进了巷子,而她好不容易追到巷口,已经不见对方的身影。

    若在樊阳,她会穷追不舍,狠狠的训对方一顿,因为走到哪儿都有相熟的人,可是京城对她来说太陌生了,她不敢乱来,下毒的本事再高还是寡不敌众啊。

    这会儿看不到人了,当然转身往回走,可是走了几步,一位身着月白衣袍的俊鲍子就押着刚刚的偷儿绕到她面前。

    “跪下。”俊鲍子往偷儿的肩膀一压,偷儿立马跪了下来。

    傅明烟眨了眨眼睛,先看这个,再看那个,明明是好心人帮她逮住偷儿,可是,为何她觉得眼前的情况很怪?

    “荷包拿出来,还给姑娘。”

    偷儿磨磨蹭蹭的拿出荷包,“姑娘,我不想偷你的荷包,可是,我上有六十岁老母,下有四岁幼儿……”

    傅明烟噗哧一声笑出来,“你今年几岁?”

    “……嗄?”

    “我看你应该不过十七八岁,上有六十岁老母,下有四岁幼儿,你认为合理吗?”

    怔了一下,偷儿嘿嘿嘿的傻笑。

    “我的荷包里面没有银子,只有备用的药丸。”傅明烟一把抢过荷包,看着偷儿摇头道:“我瞧你身手很好,不像没本事的人,沦为偷儿不觉得对不起自个儿吗?”

    “……”

    “今日算了,可是再有下次,落在我手上,我会连本带利讨回来。”傅明烟随即转身准备走人,不过下一刻她突然想到一件事,连忙回过头,对着静静站在一旁的俊鲍子行礼道:“谢谢公子出手相助。”

    “举手之劳,姑娘莫要放在心上。”

    傅明烟回以一笑便要告辞,可是脚步刚刚跨出去,她突然感觉到一道很强烈的气息射过来,然后偏过头往上一看,吓得她往后一跳,为何他会出现在此?

    大脑还没传达信息-傅明烟双脚已经自动自发的大步迈开,赶紧跑啊。

    俊鲍子严重受到打击,姑娘不但一眼不给,还见鬼似的拔腿就跑……仔细回想一下,刚刚她好像看了某个地方,可是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他什么也没看见。

    此时,莫靖言已经从窗边退回来,低声问身后的凌子肃,“那个人是谁?”

    “他就是武阳侯府二公子。”

    “果然是演戏。”早在第一眼他就觉得不太对劲,武阳侯府二公子的身手绝对比不上那偷儿,可却轻而易举逮住人,这只能证明——他们早就串通好了。

    “傅姑娘很聪明,应该可以察觉出来。”

    “这可难说,看见人家公子生得俊俏,很可能傻乎乎将人家当成好人。”哪个姑娘不喜欢美男子,除非有比较……他是不是应该让她见识真正的美男子?

    “要不,属下给傅姑娘提个醒?”

    “不必,我自个儿会告诉她。”这种事怎能交给别人!

    傅明烟想出门一趟并不容易,若想见她,他只能夜探文成侯府……他已经开始期待了,见到他,她有何反应?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门小懒虫最新章节 | 医门小懒虫全文阅读 | 医门小懒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