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掌勺皇后 > 第十章

掌勺皇后 第十章 作者 : 艾思

    易银芽再醒来的时候,营账外面的天空已经亮了大半。

    她趴在尉迟浚的胸膛,还有点困,但是一睁开眼就对上那张俊伟的男人脸孔。

    他睡得很熟,难得的熟,呼吸也很规律,双手圈放在她的后腰。

    由于长年征战在外,他已经养成了浅眠的习惯,只要一有声响就会立刻清醒,自制力相当惊人。

    当然,他的体力也是。

    就算在前线奋勇杀敌一整天,回到营账,他照样有办法跟她厮磨一整夜。

    思及此,易银芽嗤嗤傻笑,面颊红如辣椒。

    葱白的手指,缓缓滑过尉迟浚睡容,好美,好俊,她的浚哥哥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子,永远也看不腻。

    尉迟浚睁开灰褐色的眼眸,眼中有明显的笑意,双手也跟着圈紧她腰身。

    “讨厌,浚哥哥怎么可以装睡骗人!”

    “你不睡,我怎么舍得睡。”他点点她鼻尖。

    她脸儿通红,推拒着。“不行,已经快天亮了,你会累倒的。”

    “别担心,我只是想抱抱你。”他取笑她的多心,她娇羞的别开脸儿,使不上力的瘫在他怀里。

    隔壁的营账陆续传出谈话声音,这批训练有素的佣兵很自律,天一亮就会起来练拳,相当遵守尉迟浚订定的军纪。

    “浚哥哥,我们也该起来了,我还得帮忙沈大哥煮早膳,不能饿坏大家。”

    “沈青一个人忙习惯了,不必你帮忙,你昨晚睡得少,好好休息。”

    “这怎么行,浚哥哥今天还要领军到前线,我要亲自送行。”

    尉迟浚抚过她娇羞的面颊,一手轻放在她白净的肚皮上。

    想到不久的将来,她将会为他生育儿女,他心头就震荡不已。

    易银芽自然也晓得他的心思,小手跟着压在男人手背上,好生害羞的道:“浚哥哥别急,现在还不是时候呢。”

    “我的好姑娘,你也知道我在急什么?”尉迟浚的掌心在她小肮上画圆,摩擦出一股热意,彷佛里头正孕育着他们的骨血。“我盼着你替我生下白胖的娃儿,替未来玄雀国的皇室生下继承大统的太子。”

    一听,易银芽傻了,热泪也跟着盈眶。

    浚哥哥的意思是……一旦成功复国,便会让她当上头戴凤冠母仪天下的一国之后!

    “浚哥哥,像我这样出身贫寒的女子,何德何能为玄雀国生下继承大统的太子。”她鼻尖涌上酸意,自形惭秽地低下头。

    下一刻,圆润的小脸被尉迟浚一指勾起,又麻又烫的吻落下,燠热了她的唇。

    “我不许你这样轻贱自己,以后要是再让我听到你说眨低自己的话,我可是会重重的罚你。”

    尉迟浚口中的处罚自然不是真正的罚,而是又凶又狠的亲她,吻她,让她半句话都说不得,只能羞笑接受这甜蜜的惩罚。

    “银芽,我的好银芽,如果我登基为皇,你必定是长伴君王左右的皇后。”

    “浚哥哥……”

    她眉睫含着感动的泪珠,殷勤地迎合他。

    天方肚白,营账里缱绻情深,想必再过不久,玄雀国的皇室香火就要开枝散叶……

    等待无疑是世上最残酷的一件事,让人心如刀割,寝食难安。

    守在后备军营里的易银芽一颗心纠结了好几天,终于等到前线传来捷报。

    尉迟浚带领的佣兵队英勇过人,很快的就为月阴国攻下一座城池。

    况且,这次的打仗非同小可,尉迟浚已经和月阴国的皇帝做好交换条件,等攻下这座城池就会提供军饷和调派兵力,协助尉迟浚夺回昔日玄雀国的领地。

    是以,当战情告捷的消息传回后备军营,众人无不欢声雷动。

    易银芽难掩激动的落下热泪,更不顾沈青反对,在简陋棚子搭就的露天厨房大显身手。

    等到尉迟浚带领弟兄返回军营,饭菜已经飘香十里,累极的佣兵们一下马就奔向首领夫人,个个眼露馋意。

    霍予申啧了一声。“冲这么快,简直就跟饿死鬼没两样。”

    “怎么,你刚才不也喊着想快点回军营吃首领夫人烧的菜?”匡智深嘲笑的问道,奚落意味相当浓重。

    霍予申麦色的肌肤暗红,一记眼刃狠狠刨过去,匡智深不以为意,哈哈大笑。

    其实,随着易银芽无怨无悔的跟着他们跋山涉水,一路上吃苦连连,当初轻鄙瞧不起她是厨娘出身的人都纷纷改观,对她另眼相待。

    且不说别的,光是一个女人愿意这样没名没分的跟着男人,就已是难得,再加上她主动跟着佣兵队出征,还时常帮着军厨准备膳食,这份用心实属可贵。

    乱世中,有巾帼不让须眉的骁勇女子,也有像她这般不畏艰苦默默守护的坚毅女子,实在教人动容。

    由于尉迟浚在众人面前也不避讳,总是表露出疼爱易银芽的态度,冲着这一点,大家自然对易银芽多了几分敬意。

    “尉迟大哥。”

    易银芽喜笑颜开的跑过来。有外人在场,她还是跟从前一样喊他尉迟大哥,两人独处的时候才会换上亲昵的浚哥哥。

    尉迟浚翻身下马,身手矫健了得,大踏步迎上替自己接风洗尘的易银芽。

    “先喝杯菊花茶润润喉。”

    易银芽贴心递过用削半的竹节做成的茶杯,杯中装着香气浓郁的菊花热茶。

    出门在外有诸多不便,锅碗瓢盆这些厨具自然也不能强求太多,只求方便就好,至于干净与否也就不讲究了。

    “霍大哥,匡大哥,请喝菊花茶。”

    易银芽不单单准备了尉迟浚的份,赶紧又匆匆捧来两个竹杯,同样装着香气四溢的菊花茶。

    霍予申闷不吭声的接过,匡智深点头道谢,两人对待易银芽的态度也已经软化,不再像之前在燕国那样强力反对。

    易银芽很努力的讨好他们两人,或许不能说是讨好,应该是殷勤地想拉拢关系,希望自己可以跟浚哥哥身边的人靠得近一点,毕竟这两个人算是浚哥哥的心腹,她也希望有一日能得到他们的认同。

    “有劳嫂子了。”匡智深边喝边笑笑的说。

    嫂子?听见那句尊敬的称谓,易银芽像尝了辣椒似的,整张脸皮呛得又红又烫。她没有听错吧?

    倒是霍予申没多大反应,一口喝干竹杯中的热茶,就将竹杯还给她,连句道谢也没说。

    易银芽也不气馁,只是笑笑接过竹杯,回到尉迟浚身边伺候他脱下头盔与战甲。

    无妨,反正来日方长,她会继续再接再厉,努力扭转霍予申对她的观感,成为一个大家眼中与浚哥哥般配的女人。

    不管眼前有天大的困难,只要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浚哥哥身边,刀山油锅她都愿意走上一遭,没有什么可以难倒她。

    用过丰盛的庆功宴,大家围坐在营火旁边喝酒高歌,高亢的军歌在荒山野岭中回荡,不免显得几分沧桑。

    尉迟浚和霍、匡两人则是在商议军情的大营账内,讨论接下来的攻城计画。

    易银芽也没闲下,陆续又准备了几道简单的下酒菜,供他们边谈边用。

    依照约定,月阴国的皇帝湛遥飞已经派人送来一块铁铸兵符,以供尉迟浚任意的调用兵马,还在信中言明,已经备好百石军饷,就等他一句话,随时可派兵运出。

    没错,复国的时机终于成熟。

    为了这一天,他们佣兵队多年来不顾尊严,曾经为了无数国家洒血卖命,也跟无数皇帝交易周旋,就是等不到有人愿意出兵援助。

    想不到如今月阴国的皇帝竟然一言九鼎,实现了当初与尉迟浚交换的条件。

    “燕帝这个老狐狸,怕是已经暗中跟邹国、邺国通风报信,要他们提防我们。”霍予申恨恨的说道。

    邹国与邺国便是当初合谋灭掉玄雀国的两个国家,身为玄雀国的忠臣,霍予申恨不得杀光敌人复仇。

    “探子也回报,两国最近动作频繁,各自加派不少人马守城。”匡智深为此忧心忡忡。

    尉迟浚看着摊放在长案上的地形图,霸气的一双浓眉皱着,良久不曾开口,显然情势相当棘手。

    “头儿,咱们是不是该另外再派个探子去探查?”

    匡智深也赞同霍予申的提议。

    “早先派去的探子身居要职,只要稍有动作就会惹来杀身之祸,不宜随时向我们回报,所以势必要再派一个探子潜入才行。”

    霍予申又道:“这探子还得是我们信得过的人。”

    两人齐同看着尉迟浚,静等他做出定夺。

    尉迟浚眸光深远,道:“我也正有此意,只怕邹国与邺国早已知道我们将有所动作,会暗中提防。”

    “必定要有两全其美的方法方能进行,否则只是徒增伤兵。”霍予申谨慎道。

    “首领,就由我亲自去勘察敌情吧,这样一来也不怕有人泄密。”匡智深大胆向尉迟浚请缨。

    尉迟浚皱起两道好看的眉,道:“怕是邹国与邺国早已经查清楚我们几个人的底细,你这一去,反而成为明显的目标。”

    尉迟浚深谋远虑,早已经沙盘推演过一番,虽然有意派遣心腹深入敌营,却又放心不下心腹的安危,霍、匡两人毕竟跟随他身边多年,是他名副其实的左右手,断一不可。“这……”

    匡智深和霍予申面色凝重,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对策。

    易银芽端着酒菜进入营账,自然也将三人凝重的神色看入眼底,一颗心跟着惴惴难安。

    跟了尉迟浚一年余,天天看着他带领弟兄出生入死,图的不是求一顿温饱,也不是什么荣华富贵,而是想复立故国的雄心壮志。

    肩负着复国的重责大任,尉迟浚的苦处她比谁都清楚,也更为心疼,只想有朝一日可以为他分忧解劳,就像霍、匡两人一样,成为他不可或缺的左右手。

    是以,当易银芽看见三人坐困愁城的沉重神情,不由得鼓起勇气,大胆的提出她的见解。

    “请让我去吧。”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掌勺皇后最新章节 | 掌勺皇后全文阅读 | 掌勺皇后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