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假期限定租赁男友 > 第十五章

假期限定租赁男友 第十五章 作者 : 安祖缇

    【第九章】

    吕荞是被尿意唤醒的。

    张开眼四周一片昏暗,睡得迷糊的她下床后下意识就往右前方走去——老家房间的厕所在那个方向。

    走着走着,突然撞到了东西,额心一片疼。

    “哎呀!”她手捂着额,整个人清醒了过来,但还是没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台北的居所了。“门呢?”

    小手胡乱寻找着“厕所”门,摸着摸着,连着外头小阳台的落地窗被推开了,冷风瞬间吹了进来,吹飞了桌上的纸条,飘进了床底下。

    “好冷!”

    吕荞抖着身子尖叫一声,迅速把门关上,抱着颤抖的身躯,也在这时想起她已经回台北了。

    她飞快地奔回床上,躲进温暖的被窝里。

    对了,薛安云呢?

    他们……他们不是回来后就……这个那个了吗?

    她迅速扭亮床头柜的台灯,观察四周,并无薛安云的身影。

    “薛安云?”她轻喊,“你在吗?”

    无人回应。

    床尾放置了几件衣服,是薛安云临走前帮她捡起来的,她拿起大衣套上,走到厕所,里头一片暗,当然也是无人的。

    她走进去坐在马桶上,不知不觉发起呆来。

    他回去了啊。

    随即忍不住掩嘴窃笑。

    她这样是有男朋友了吗?

    想不到她真的有男朋友了,还是跟心仪的他。

    柔荑撑住脸颊,不住的傻笑着。

    上完厕所,她拿了衣服洗澡,洗完澡后穿着睡衣坐在床上,不知为何了无睡意,便拿起手袋翻出里头的手机。

    手机显示时间是凌晨四点。

    此时他应该在家里睡觉了吧?

    他是什么时候回去的呢?

    怎么都没有告诉她?

    吕荞看着手机,进入LINE,倏忽想起她那天带着赌气意味的把他的联络信息给封锁删除了。

    她急忙找出封锁名单解除封锁状态。

    看着重新回复在好友拦位中的名字,还有他个人的大头贴照片,又忍不住傻笑起来。

    纤指在屏幕键盘输入:你睡了吗?

    输入完又马上删除。

    这个时候想也知道他一定睡了,她在问什么废话?

    而且如果他没有关手机或通知的习惯,吵到人家怎么办?

    说不定会觉得她很不识相,三更半夜发讯息扰人很白目。

    他睡醒时应该会联络她吧。

    还是等他睡醒再发讯息给他,不要吵人了。

    吕荞将手机放到边桌上,想想不稳妥,万一她没听到提示铃声,来不及回讯呢?

    于是改放到枕头边,这才安心的睡了去。

    没有讯息。

    吕荞看着一片空白的讯息页面。

    现在时间是下午三点,但是薛安云还是没有半点音讯。

    可能是因为在家这几天没睡好,所以吕荞一个不小心竟睡到中午才醒,清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手机,可除了家人跟于知璇有讯息外,薛安云的聊天页面一直是空白一片。

    他这个时间应该醒了吧?

    发讯息过去应该不会吵到人了吧?

    就算他还在睡,但这个时候是一般人的活动时间,就算吵到他也不会生气吧……

    吕荞瞪着手机实在无法下决定。

    “唉,到底该怎么办?”她趴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

    她第一次谈恋爱,完全不知道什么时间是可以联络男朋友的。

    好不容易得到的感情,她不希望因为自己太轻率而失去。

    问一下知璇吧……

    正如此想时,手机突然响了。

    是他吗?

    她开心的迅速起身拿起手机——

    是知璇……

    浓浓的失落感盘据心头。

    她倏忽想起承诺过今天要跟于知璇联系的,结果她竟然一心在等薛安云而忘了,真是糟糕。

    她忙滑开通话键。

    “喂?”

    “晚上一起吃饭。”于知璇说,“要不要吃永乐町拉面?”

    吕荞怕薛安云会找她吃晚饭,可是又找不到理由婉拒于知璇。

    她还没决定好要不要告诉于知璇这件事呢,毕竟于知璇好像不太喜欢薛安云。

    “好、好啊。”

    “那我们五点约在永乐町门口见,早点去以防要排队。”

    “好。”

    “那待会见啰。”

    “等等。”吕荞忙叫住准备挂电话的于知璇。

    “怎么了?”

    “那个……嗯……知璇,你……问你喔,像你平常如果有事找恒磊,都是什么时间打的电话?”

    “当然是有事的当下啊。”

    “不管什么时间吗?”

    “既然有事,谁还管他时间。”于知璇理所当然道。

    “那如果没事呢?就只是……只是纯粹想打个电话跟他聊天呢?”

    “就在想的当下就打啦。”

    “也不管时间吗?如果他在睡觉,不会生气吗?”吕荞担忧的问。

    “老娘打电话给他,他该深感荣幸,睡觉也得给我爬起来接。”

    欸,她竟然忘了于知璇跟赵恒磊之间就是女强男弱,无法做为参考的。

    “那我知道了。”

    “你问这个干嘛?”于知璇被她一连串的问题激起好奇心。

    吕荞平常不会问这种无聊问题的,一定有猫腻。

    “没有,我好奇问问而已。”

    “你想打电话给谁?”于知璇逼问,“是有喜欢的男人吗?谁?不要告诉我是薛安云喔丨?”

    于知璇如此断言,加上她语气又凶巴巴的,吕荞更不敢说实话了。

    “不是啦,我能打电话给谁?就刚好看到电视……电视剧在演女主角不敢打电话给男朋友,所以好奇问问啊。”

    “既然是情侣有什么好不敢的?”于知璇嗤之以鼻。

    “也是喔。”

    “如果一点小事就气噗噗的,表示那男的也不会珍惜,就马上分手吧。”

    于知璇断然道。

    “喔。”

    “真的没有男人吗?”

    “没有啦。”

    “有喜欢的男人一定要给我鉴定,知道吗?”于知璇语气严肃。

    “知道。”

    “吃饭时再问你过年时过得怎样,薛安云有没有好好扮演他的角色。”

    “他扮演得很称职,我爸妈很喜欢他。”吕荞连忙说他的好话。

    “那就好。”

    吕荞又瞪了手机两分钟,终于鼓起勇气传了张打招呼的贴图给薛安云。可是直到出门,甚至吃完晚饭逛了下街回家,都没收到他的讯息。

    该不会换她被封锁了吧?

    吕荞背脊一凉。

    要不然为什么没有已读,也没有回呢?

    是不是他回家之后,突然“清醒”了,发现对她根本没有什么好感……况且他只是说好感,好感又不代表已经到喜欢的程度了。

    吕荞用力抹掉不知何时滚落颊上的泪。

    也许他在上完床就清醒了,所以没有留下只字词组悄悄的走了。

    吕荞颓丧地把手机扔到边桌上,可没一会儿她又忍不住点开看讯息,瞪着没有读取的页面凌迟自己。

    她发狠关机,扔进抽屉里。

    她今天晚上不要再盯着手机了!

    绝对不要了!

    大年初三来看车的人特别多,薛安云从早忙到晚,好不容易能歇口气,已是接近下班时间。

    他为自己倒了杯水,往办公桌一坐,单手滑动手机。

    那女孩是怎回事,怎么都没有打电话给他?

    手机通话记录一条条翻过去,吕荞最后给他的电话时间仍是停在除夕的那一天。

    是没看到纸条吗?

    还是她突然又犯倔强了,不要他为了负责而交往?

    “我们先回去啰。”准备回家的员工在门口挥手道。

    “好。”薛安云点点头,拇指指尖在屏幕上滑动,来到LINE页面。

    发LINE给他的人也不少,他一条一条回着,来到不知第几条的时候,赫然看到“吕荞”两个字,讯息栏写着吕荞传送了贴图。

    他喉头一噎,差点呛气。

    迅速点开,原来她在下午三点多就传过讯息,只是他的讯息太多,只传一次的她,很快就被挤压到下方去了。

    他连忙回以贴图,并告知今天看车的人很多,所以没有看到她的讯息。等了好一会儿没看到回讯,他改打电话却被告知已关机。

    “是没电了吗?”他自言自语。

    再打了几次,确定真的无法联络上,他当机立断拿了车钥匙,开往吕荞的家。

    吕荞洗完澡出来,被突如其来的对讲机声吓了一跳。

    她连忙拿起话筒,“喂?”

    一道沉嗓传入耳里,“吕小姐,有位薛安云先生要找你。”

    “薛安云……”吕荞错愕,这才发现话筒里的是薛安云本人的声音。

    她住的地方又没有管理员,都是直接按大门口的智能型对讲机找人的。

    他来找她吗?

    错愕的手松离擦头发的毛巾。

    “是要让他上去,还是你要下来?”

    这个人在跟她演什么戏啊?

    为什么消失了一整天都没联络,现在却突然来找她?

    吕荞脑子里闪过各种可能性,但这些不确定的答案却只是更增加她心中的不安,最怕的就是他来跟她讲清楚,觉得两人不适合,不要来往了。

    她咬了咬唇,按下开门键。

    发了一会儿呆后倏忽想起自己刚洗完澡,头发还湿的,睡衣里头没有穿内衣呢。

    她得快点换衣服,还是要先吹头发?

    应该要先换衣服,可是头发乱七八糟会很丑……

    就在她犹豫不决时,电铃响起来了。

    手持着吹风机的她霍然转头。

    竟然这么快就到了。

    没时间换衣服跟吹头发了,只好随意拿了外套套上,再用毛巾包着头发,前去开门。

    “嗨。”薛安云泰然自若地与她打招呼。“刚洗完澡?”

    “嗯。”她僵硬的点了下头。“有什么事吗?”

    “在生气?”

    “没有啊。”

    “不然干嘛用这么客套的语气跟我说话?”薛安云踏进房间。

    “呃……你今天睡很晚吗?”吕荞轻轻关上门。

    “我一早就醒了,去车行上班。”

    “喔。”

    原来他很早就醒了,只是没联系她而已。

    “你有看到我的讯息吗?”

    “你为什么没有打电话给我?”

    这两句话是不约而同说出口的。

    “欸?”吕荞惊讶一愣,“打电话?”

    “我有留纸条,叫你起床时打给我。”

    “没有纸条啊。”她什么都没看到啊。

    “有啊,我留在桌上。”薛安云指着和式桌。

    “我真的没有看到。”所以他不是偷偷溜走的?

    薛安云微眯了下眼,“可能被风吹不见了,我找出来给你看。”

    薛安云翻着桌子找纸条。

    “不用找,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不,我一定要找出来,免得你心底会有疙瘩。”薛安云趴在地氆上,仔细地捜寻。

    “我没有什么疙瘩啊。”她心虚的否认。

    “不然你手机呢?”

    “手、手机?”

    “关机了对吧?”

    吕荞诧异地眨眼,“你怎么知道?”

    “以为我没有联络,索性关机来个眼不见为净,我没说错吧?”这种冷战的招式,他不是没遇过。

    吕荞紧据着唇,不知如何回应。

    他都说对了。

    薛安云翻找了一阵,总算在床底下找到那张纸条。

    “哪。”薛安云将纸条递给她,“我真的有留纸条喔,怕你把我电话删除,我还特地把号码写在纸条上。”

    吕荞接过纸条,尴尬极了。

    “我、我现在就去把手机开机。”

    薛安云将急于去拿手机的女孩拉回来。

    “我人都来了,有没有开机不重要了。”

    吕荞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伫立在原地,呐呐道歉,“对不起。”

    薛安云忽然抬手从她额心弹下去。

    “啊!”她痛喊一声。

    “晚上有没有吃?”

    “有跟知璇他们去吃拉面。”

    “真好,去吃拉面,我忙到现在,一整天只喝水跟吃一块面包。”他假装委屈抱怨,吕荞果然一脸担忧。

    “那你要吃什么,我陪你去。”

    “你家里有可以马上吃的东西吗?”薛安云张望四周。

    “只有泡面。”

    “那就吃泡面。”

    “你等等我煮水。”

    吕荞连忙在小厨房的快煮壶内放入热水。

    薛安云站在她身后,细闻发丝清香。“这水要煮多久?”

    “大概五分钟。”

    “那在煮好之前,我可以先吃点心吗?”

    “可是我家没点心……唔。”小嘴被热烫的唇给封住了。

    薛安云仔细地品尝粉唇每一寸细致,舔尽檀口中的香甜津液。

    唇很烫,但与他健壮胸口相贴的心更烫。

    她恍恍惚惚地想着—太好了,他不是故意不联络,他是有把她当回事的……

    想着想着,眼眶不由得湿濡了。

    贴合的口中流入了一丝咸味,薛安云有些讶异的放开她,拇指指腹揩掉清澈透明的泪水。

    “怎么哭了?”

    “是……开心。”她咬了咬唇,有点不好意思。

    ……

    吕荞的浴室没有浴白,只能淋浴,薛安云觉得不甚方便。

    “改天你来我家,”吃着泡面的他邀约道,“我家有按摩浴白,还有电视。”

    “还有电视?”

    “没电视泡澡多无聊,看书怕不小心把书弄湿了,滑手机又怕它掉进水里。”

    “你有经验吗?”

    “有,还因为泡沫太多摸了老半天,差点救不回来。”

    “哈哈……”

    “笑!”薛安云佯怒圈指弹额,“没良心。”

    吃完泡面,薛安云跟她要了一支新牙刷。

    吕荞进厕所时,看到那支牙刷跟她的一起放在漱口杯里,不知为何有一种好幸福甜蜜的感觉。

    她想明天去帮他买新的漱口杯,与她的并放在一块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假期限定租赁男友最新章节 | 假期限定租赁男友全文阅读 | 假期限定租赁男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