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别让夫人不开心 > 第十三章 重返江南小镇

别让夫人不开心 第十三章 重返江南小镇 作者 : 简薰

    姜苒先让车夫往城南找了一间客栈——虽然是人定时分,但京城热闹,不少吃饭的地方都还开着。

    小二见她一身华服,也没多看,京城贵人太多,真的不希罕。

    姜苒吁了一口气,她穿的是王妃宫服,幸好小二不认识。

    进了上房,点了蜡烛,喝了茶水后打开洪侧妃给的包袱,两套普通夏衣,一千两的银票以及一些碎银子,还有过城门用的令牌。姜苒仔细看,是国子博士府上发出,应该是洪侧妃闺阁时期使用,一直留到现在,出城门要有路引,没路引,有令牌也能通过。

    姜苒换过衣服倒在床上,想睡又睡不着,翻来覆去直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睡去,梦中都是齐鹿鸣跟齐呦呦,怎么可爱,怎么撒娇。

    早上在鸟叫声中醒来,只觉得怅然万分,梦中真好,什么都有——两娃娃一直是她这亲娘去喊睁眼的,一次喊一个,抱在怀中亲了又亲,逗了又逗,她的两个宝贝都是笑嘻嘻的慢慢清醒,去窦太嫔那边虽然安全无虞,但想也知道嬷嬷一定是直接喊人醒来,希望窦太嫔好心点,让外婆过去帮忙照顾。

    早上收拾过后,车夫已经在楼下等她,姜苒喝了粥便上路。

    有了令牌,很顺利通过南门,串火夫妻是很纯朴的人,不爱说话,却是做事稳妥,知道她怀有身孕,驾车一路慢,也会算准休息时间入客栈,从没一天在荒郊野外凑合的,出林州,常州,然后进入柳州,终于进入晋州。

    整整两个月,回到江南小镇已经是夏末。

    洪侧妃的车子是双头马车,进入村子太招摇,于是姜苒在村口下了车,要给赏钱,车夫夫妻都不收,说两人要在镇上找地方住着,王妃要是需要人手,夫妻就过来帮忙。

    姜苒拗不过,只能接受他们的好意。

    拿着包袱,眼前景色快五年不见了,还是一样,无比怀念。

    姜苒摸摸肚子——已经有点显怀了,这孩子真听话,一路都没让她不舒服,等生出来,要好好抱在怀中亲上一亲。

    “哎哟,这,这不是苒丫头吗?”十分欣喜的大嗓门。

    姜苒转过头,看到熟悉的脸,一笑,“赵大婶。”

    “怎么回来啦?你娘跟你弟弟妹妹呢?”

    “就我自己回来。”

    赵大婶看到她微凸的肚子,一惊,“苒丫头,你这……”

    姜苒心想,这是要怎么解释啊,想想只好说:“我在京城嫁人了,可是丈夫的小妾厉害,娘家又无法收容我,只能回到这里来。”

    赵大婶一脸心疼,她有两个女儿,大女儿赵春枝的丈夫会打人,因此赵大婶对这样的女子特别有同情心,“你那丈夫放纵小妾嚣张,赵大婶看也不是什么好人,不如回来住,我们街坊互相照顾一下,日子就好过了。”

    “我也是这样想。”

    “走走走,大婶刚刚卖完菜,跟你一起回去。”

    姜苒觉得一阵温暖,乡下就是好,于是问起,“春枝跟春桃可好?”

    赵大婶一叹,“春枝被休了,唉……不对,办事先生说那叫和离。”

    原来赵春枝流产后又生下一女,婆婆跟丈夫每日骂她,说她不争气,是病秧子,生女儿来倒霉他们牛家的,赵春枝受不了,抱着孩子逃回娘家,婆婆跟丈夫又上门骂,赵大婶忍不住拿起扫把赶人,那丈夫反而夺过扫把把赵大婶抽了一顿,没有女婿打岳母的,因为这样,赵春枝占了道理——所以是和离,表示女方没有不对的地方。

    “她爹原本想给她说门亲事,是给打铁的小钟当续弦,小钟已经有一个儿子,春枝倒是不用一定得生。他爹老钟以前怕老婆,想来也不会欺负媳妇,不过春枝怕了,说不想嫁,她哥也说好,真气死我了。”

    姜苒微笑,赵大婶说是这样说,脸上一脸气死的样子都没有,还是心疼女儿的,赵春中人也挺好,护着妹妹。

    京城多的是为了富贵荣华就乱嫁女儿的,她还听说校书郎为了讨好一个三品大员,把如花似玉的十四岁女儿嫁给三品大员当续弦。小泵娘身子骨都还没长全,一过门就是老太太的身分,连继孙都有,那校书郎也因为这样升为律学博士,听得姜苒一阵恶心,想想,还是村里人好,感情放前面。

    “那春桃呢?该订亲了吧?”

    “野丫头,没人要。”赵大婶很伤脑筋,“妞妞都说好亲事了,我也急,但这事情又急不来。”

    “春桃才十五岁,慢慢挑,总能挑到合适的。”

    赵大婶无奈,“春枝的对象是我千挑万选的,没想到挑了个狠心人家,这春桃我真不太敢说了,怕自己乌鸦嘴又害了女儿。”

    “赵大婶疼女儿,春枝跟春桃知道的。”

    两人说说笑笑,昔日姜家小屋就到了。

    赵大婶说:“你家还没办法开灶,中午过来我家吃吧。”

    “谢谢赵大婶,对了,春桃要是没事,让她上我这儿来帮忙打扫吧,我算工钱给她。”

    “好啊,不然那丫头都几岁了还整天野,我等下就让她过来。”

    没多久,赵春桃那小鞭炮就来了,一路扯着嗓子,“苒姊姊,你回来啦!京城好玩吗?兰姐儿有没有一起回来?我好想她!”

    姜苒忍俊不住,听到赵春桃的声音,真的马上回到四年多前。

    “苒姊姊,我来啦!”

    “呦。”姜苒很是意外,“长这么高了,现在不能叫你小妞,要喊大姑娘了。”

    “嘿嘿。”赵春桃不太好意思,“苒姊姊让我做什么?”

    “我这屋子多年没住了,都是灰尘,我又怀孕没办法自个儿来,你帮我把灰扫一扫,然后去镇上买干净的枕头跟秋被回来,柴米油盐也买上一些吧。”

    “好。”

    乡下孩子干活习惯了,做事情很利落,姜苒在外头盘算事情,屋里砰砰砰的,不过半个时辰赵春桃就出来说扫干净了,又跑往镇上的方向去。很快的,被铺店的牛车就出现在远远的地方,赵春桃也提着柴米油盐回来了。

    中午在赵大婶家吃,下午赵春桃又从自家菜园摘了几把菜放在厨房,这样一来就有了生气。

    乡下干活一天是三十文,姜苒给了六十文,赵春桃高高兴兴地收下了。

    晚上躺在崭新的被铺上,听着田埂远远传来的青蛙叫,姜苒心想,事情已经变成这样,多想无用,日子好好过下去才重要。

    又摸摸肚子,洪侧妃给她一千两,大概也是要她别省着用,心想,明天到镇上去配几副补药回来。

    想想人生也真神奇,齐万里当初收表妹为侧妃只是想回报姨母的恩情,一定没想到几年后,这个侧妃会救了他的妻子跟孩子。

    鹿鸣,呦呦,娘好想你们。

    有没有乖乖吃饭,有没有乖乖长大?

    那个想陷害她的人知道她逃了,一定很慌,不过窦太嫔能在后宫安然度过十几年,相信手段还在,一定能护得孙子平安。

    还有齐承欢这个小白眼狼,真的很可恶。

    过门那日见礼,宋姨娘就对她不太尊敬,但姜苒知道孩子是无辜的,那时齐承欢才不到三岁,生母的失仪总不能怪在他头上,所以当窦太嫔要她负起嫡母的责任,她也就好好的做了,每天让宋姨娘把孩子抱过来,由嬷嬷念书,她在一边督促,亲自给他启蒙,每天花一个时辰的时间,就为了让齐承欢聪明一点。

    后来真的要开始念书了,齐万里也不在,还是由她这个一品王妃亲自出马去请贺大儒,比刘备请孔明还艰辛,去了第五次贺大儒才点头说好。

    后来窦太嫔知道还夸奖了她好一顿,齐万里十几日后回来也很惊喜,贺大儒自视甚高,已经六七年没收学生了。

    她这王妃对庶子已经仁至义尽,可是看看小白眼狼是怎么对她的,居然跟窦太嫔说看到她抹东西在叉子上?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我看到母妃下毒”,啊,看到我下毒还吃,你脑子有问题吗?

    到底为什么啊——啊啊啊!

    姜苒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乡下地方消息传得很快,都知道姜苒京城的丈夫放任小妾欺负人,对她难免多三分同情——女人真艰难,以为找到个依靠,没想到也不是良人,家里有小妾的就更让人义愤填膺了,看看看,小妾这种东西,就是家庭混乱的根源啊!

    至于姜苒嘛,近来闲来无事,养起了几只小鸡。

    黄澄澄,毛茸茸的小东西真疗愈,每天吃剩的米洒一洒就好了,反正她只是养来作伴,倒不用费心去增加它们的重量。

    可还是闲,实在太闲了,姜苒索性到镇上买了一些绣线跟缎子打算做手帕。

    庄老板,也就是夏居的爹,生意人脑子清楚,还记得她,“哎喔,这不是姜家的大姑娘吗?怎么回来了?”左看右看,发现妻子在忙后,小声说:“我家招弟在京城还好吗?”

    姜苒知道前面都是客气话,最后一句才是真的,于是道:“招弟生了一个女儿,而且找了份不错的活计,婆家不敢对她怎么样。”

    庄老板皱眉,“怎么还要自己出去干活?那个孔松不是京城的官人吗?”

    “不是干活,只是陪陪贵人说话,月银五两呢。而且因为那贵人的身分,婆家还高看她一眼,连正房太太都让她三分。”

    庄老板道:“那就好……”

    姜苒心想,算你还像个爹,有点良心。

    就在这时候,庄太太过来了,庄老板马上拿出一迭花样,“新的都在这里了,姑娘仔细挑挑,一张只要五十文。”

    姜苒假装嫌了起来,“以前最贵的才四十文呢。”

    庄太太马上堆满笑,“哎喔,姑娘,这可是顶级的花样呢,只要颜色配得好,绣出来的帕子可以卖个三百文不成问题。”

    “这帕子真卖得好?”

    “好得很呢,姑娘您看这花样多好看。”

    姜苒假装挑挑拣拣,最后选了十张,连带绣线缎子等东西,总共快一两。

    然后又去市集买了一点肉跟新鲜蔬菜,这才慢慢走回家。

    老家真有股安定人心的神秘力量,她才住几天呢,烦恼就忘得差不多了,想着船到桥头自然直,也不会想太多,等冬天齐万里回了京城,自己再写信过去就好,眼前就好好过日子,好好养胎便行。

    却没想到小屋子前竟然有个女人在等,姜苒心想,谁啊?走近一看,居然是董美珠——

    当年离开这小镇之前,两人还打了一架。

    董美珠梳起了妇人发式,身子微胖姜苒没好气,“滚开。”

    董美珠扯扯嘴角,“你以为我爱来。”

    “那就走啊,我家不欢迎你。”

    “我有句话要问你,问完我就走——招弟入京,过得怎么样?”

    姜苒眯起眼,这董美珠肯定不是关心夏居,想必是觉得夏居不如自己都能嫁入京城官户,这么多年没消息,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最好是不好。

    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但姜苒想到一个例子,她前生有个女同事跟男同事谈起办公室恋爱,交往几年后分手,女方提的。

    妙的是刚好新进一个总机,那个男同事很快跟总机交往。

    女同事祝福吗?不,她不爽。

    在她的想法里,我可以跟你分手,你必须痛苦想念我才可以,你不准找到幸福。

    然后女同事很有病的会去探测总机,假装聊天的说“你男朋友都带你去哪”,总机回答“猫空,夜景很美,我很喜欢,还去天元宫看樱花,樱花真的很漂亮”,女同事就会说“他以前也带我去过猫空跟天元宫,可是我没很爱,这种不花钱的恋爱不是我想要的……唉,我也不是要说什么啦,我就觉得你们满合适的”。

    大家都很傻眼,怎么有人这样啊。

    董美珠就让她想到那个女同事——问起夏居也不是关心她,只是希望听到她不好的消息,这样自己就开心了。

    姜苒心生一计,“招弟过得可好了,原来孔松大哥是王府长吏,你知道王府长吏是什么官吗?是从四品上呢,从四品上有多大呢?我们的县令也才正六品上而已,要论起朝廷礼仪,县令大人还要跟孔松大哥行礼,整个亲王府几百人都归孔松大哥管。招弟是贵妾,不是一般妾室,我听人家说,从四品的官儿将来要给儿子张罗前程不是什么难事,最起码正九品的岳渎令、诸津令是没问题的,说不定还可以到八品的协律郎或者翊尉呢。”

    她没讲夏居生了儿子,但却说起捐官之事,董美珠果然误会夏居生有儿子,脸色很难看,“那小蹄子的命居然这么好……”

    “还有呢,敬王妃喜欢招弟,常常让她入王府去陪伴,招弟来来往往都是一些贵夫人,已经不是我们这些乡下丫头能比的呢。人啊,运气真的很难说,当初只是去窦家小院应聘识字丫头,怎么样也没想到就这样翻身,董美珠我跟你说,京城真的太繁华了,不进京,我这辈子都没想过有人的宅子那么大,街市这样热闹,那里的街市不是三天开一次,是天天开呢,有些开早上,有些开下午,热闹得很。”

    董美珠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突然哼的一声,“你还不是被赶回来了。”

    “可我无所谓啊。”姜苒嘻嘻一笑,“我虽然一个人住,但有银子,又没人给脸色,等生下孩子,日子就热闹了,一点也不怕。”

    “你就不担心这孩子没爹,以后让人笑话!”

    “除了你又不会有人笑我,可我不在乎你,所以没关系。”

    “你!”董美珠气结,这个姜苒一定是老天爷派来克她的,每次遇到她都吃亏。

    “你成亲了吧,好好管自己的丈夫,好好管自己的孩子,好好自己过日子,那样就好了,不用惦记别人,以上都是我凭着良心说的,你若还听不进去,我真救不了你。”

    董美珠默然,她嫁给一个衙役,生了一男一女,原本应该幸福美满,但丈夫却十分重男轻女,每天早上他跟儿子的饭要有猪油炒鸡蛋,她跟女儿只能吃白粥加咸菜。偶尔好日子官府赏肉,他也不准妻女吃,料理好后,他跟儿子宁愿两人吃到吐出来,也不肯分一些给她们母女。

    她想着赵春枝都和离了,自己也想和离,儿子就当自己白生给他的,人生还这么长,她不想给人洗衣煮饭一辈子,还被嫌弃没资格吃肉。

    听说姜苒被小妾欺负得回家,她隐隐有点高兴,想过来嘲笑姜苒,却发现小院子打扫得很干净,有花有草,还有几只鸡在走动。

    见到姜苒,脸色白润,神清气爽,手上提着肉提着菜,一副准备好好大吃一顿的样子,那三层肥肉看起来油滋滋的,一定很好吃,而她现在除了酒席,再也没机会吃肉了。

    想想,更加气愤,“你就在这里吃一辈子吧,反正也不会有人要你了。”

    “我有银子,天下能行。”姜苒故意气她。

    董美珠果然被噎到,呸一声,愤然走了。

    姜苒哈哈大笑,推开小篱笆门,鸡崽已经习惯她,也不会吃惊。到了厨房,打开灶门,中午做完饭后还留有一点火星子,再添一点柴,火就大了起来。

    猪肉切一切,油葱爆香,哗啦一声丢下锅,香气就飘散出来,用着余油再炒一个蔬菜,晚饭就大功告成。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立秋,白露,然后中秋吃月饼。

    姜苒当然不自己做,跟赵大婶买了两个。

    晚上煮了药膳茶,吃着咸甜两味的月饼,刚开始还觉得惬意,后来想起齐鹿鸣跟齐呦呦,眼眶就湿了。

    不知道两小家伙的中秋节怎么过,应该是跟着窦太嫔进皇宫参加皇后的赏月宴,都说小孩子记性不好,她离家三个月了,不知道孩子还记不记得她的长相,鹿鸣肯定记得,他从很小的时候,齐万里每半年回来一趟,他都能记得他是父王,马上讨摸,讨抱,亲热起来。呦呦就难说,目前为止,只要齐万里离家半年,回来呦呦一定不认识,齐万里要哄好久才能让呦呦再次接受他。

    现在算算,女儿应该也不认得她了。臭呦呦,母妃生你这么辛苦,到这里还天天挂记,一定要记得母妃啊。

    她终于懂了每逢佳节倍思亲,她好想安泰侯府的母亲,想念姜和,想念姜兰,还有姜杰,正是调皮的年纪。

    王府现在对外宣称,敬王妃身体不好,在静心养胎。古代人的“静心”就是连信都不写的意思,母亲一定很担心,可自己又不能写信回去,万一中途给人拦截了那多可怕,到时候京城都知道她这王妃毒害庶子,所有跟她有关的人都会被看不起。

    想想真是很可恶,齐承欢这小白眼狼,还有在背后支使齐承欢的人,让她揪出来,她一定要给他们好看,妈的。

    天气开始转冷,进入秋冬交界。

    姜苒的被子已经换成厚棉被,也让赵春桃她哥帮忙囤了一整个后院的柴,她今天才到镇上去打听,敬王还没回京,所以她还得继续待下去,为了避免天气突然变冷,木柴跟取暖的炭火还是早孕准备起来。

    姜苒的肚子已经挺大的了,现在七个月,但她还是自己煮饭——虽然肚子不小,她又不用下田,煮个饭而已,难不倒她,总不能去京城一趟,这就变娇贵了。

    姜苒拿着扇子往灶子一掮,火便大了起来。

    今日煮的是鲜鱼片丝粥,因为这样太少吃不饱,又加入二两牛肉丝,大量的葱花,眼见料都快比米还多,姜苒还不满意,又拌了一颗蛋下去。

    这时,外面散养的五六只鸡突然叫了起来。

    姜苒心想不会吧,她在里头煮鸡蛋,外面的鸡就叫,这算母子连心?

    不管它们,煮粥要专心,不然会糊。

    未料下一瞬灶子上突然出现另一人的影子,而且十分高大,姜苒差点尖叫起来。他们这乡下地方居然有贼!

    天,早知道养狗,养鸡干么!陌生人进来都不知道要去咬。

    姜苒拿起菜刀,一二三,转身!

    顿了一下,接着,眼泪哗啦啦流下来。

    来人是齐万里。

    姜苒扔下菜刀,齐万里大步流星过来,一把把她抱住。

    她不想矫情,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哭了,“你怎么来了?”把脸埋在他的胸前,眼泪一直掉,觉得又高兴又委屈,然后终于安心了。

    “我一路快马,累死我了。”

    姜苒看他眼中都是血丝,心里又安慰又心疼,“你去躺躺吧。”

    “让我先看看你。”齐万里捧起她的脸,眼神充满千言万语,“你受委屈了。”

    “你回家过了,鹿鸣跟呦呦可好?”

    “很乖,母妃跟他们说,安泰侯府的外婆生病,你回娘家去照顾外婆了。”

    姜苒松了一口气,这样很好,孩子才不会胡思乱想,又想到一件事情,“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表妹的陪嫁送你过来后,自然有把消息送回京,不然茫茫人海,我也没办法这么快就找到你。”

    “这次多亏洪侧妃了。”

    “我回去自然会谢她。”齐万里摸摸她的脸颊,“你倒好,还圆润了些,我这一路上可是食不下咽,一路快马到小村口,心里正高兴,没想到你院子里居然养鸡,你知道我是鼓足多大的勇气才能进来吗?”

    姜苒想笑,心里又酸酸的。

    当年他为了怕鸡逃上树,今天为了见她,鼓起勇气过鸡阵,虽然不过是散养的五六只,但对害怕的人来说,数量已经算庞大了。

    齐万里见她嘴角弯起一丝笑意,总算放了心,“我是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才出来的,所以你也不用担心,事情都解决了。”

    想起被诬蔑,姜苒还是不太愉快,“你是安抚住了太嫔不追究,还是真把凶手找出来?”

    “安抚不追究,我像那么昏庸的人吗?敢害我的王妃就得接受后果,我敬王府没有侥幸两字。”

    所以凶手找出来了!

    姜苒脑门一阵发热,“是谁要害我?”

    齐万里这便说了起来——下毒是宋姨娘的奶娘给她出的主意。

    宋姨娘刚开始心疼儿子,也不肯,是奶娘说,就是因为人命关天才够格搏,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王妃,只要王妃因为嫉妒加害人命,到时候会降为孺人甚至姨娘,那孩子成了庶子庶女,世子之位就很难说,齐承欢可以跟齐鹿鸣争上一争。

    成王的世子也不是嫡子,是最宠爱的燕孺人生下的四儿子。

    想到世子之位,宋姨娘就魔怔了。

    是啊,承欢是长子,贺大儒也说他十分聪慧,又无犯错,按照道理就该立承欢为世子,世子之母若是姨娘,地位太低,到时她就可以母凭子贵,最少抬为侧妃,甚至直接当上王妃也不是不可能。

    她这一生起起伏伏,明明长得很美,选秀却只拿到鲜花,被发配去服侍圣明皇太后,以为要在宫中待到二十四岁,没想到又被赐给敬王爷,她觉得老天爷终于睁眼了,要给她一条活路。

    生下承欢时她也很高兴,原以为名分会被往上提,没想到却没有。爹娘一直写信让她想办法跟王爷求,最好顺便帮帮宋家,宋家这么多年都是从八品下的大理评事,爹说,他真的很想升上去。

    她求了啊,也不用升到多高,升到从八品上就可以了,至少让她对爹娘能有交代,可是王爷不是很高兴,还跟她说妇人不得干政,她就不敢再求了。可是没求不代表她不想,尤其是知道成王世子也是庶子后——她不敢去害齐鹿鸣,但如果王妃被拉下来就好了。

    宋姨娘的奶娘一直劝说这是好主意,就算小少爷身子有损,但能换来世子大位,那可是划算得不行。

    宋姨娘犹豫,想要世子之位却又舍不得儿子受苦,还有,这事情得一次成功才行,万一其中有什么对不上的地方,为了保住承欢,陷害王妃恐怕得以死谢罪。

    就在这时候,一个想不到的人找上门了——夏居。

    夏居说,她可以帮忙。

    姜苒睁大眼睛,“夏居?”

    齐万里点头,没错,是她。

    姜苒脑子乱成一团,“她,不是啊,我……她,她害我做什么?我们以前……我还帮她打过董美珠呢……董美珠弄坏你的画想找她去当替死鬼……我也帮了她的……”

    齐万里见姜苒语无伦次,知道她打击过大,十分怜惜,“你们同样是当年窦家小院的丫头,她嫁给了王府长吏为妾,你却嫁给王爷为妻,她的婆婆对她百般挑剔,我的母亲却让你作主王府事物,她生了一个女儿后没能再生,你却是一次产龙凤胎,儿女双全。尤其是孔松又再纳了两门小妾,我却是有你就好,她受不了这样的差异。”

    姜苒还是不敢相信,“可是我对她……当时孔松不知道她爹娘想把她卖给白员外,还是我去跟孔松说了婚事要快……知道她在家中地位艰难,我才常常让她过来陪伴,这样孔老太太看在我的分上,总不会对她怎么样……”

    夏居跟宋姨娘合作,当然很完美。

    首先选定日期,由夏居上两个点心,一个姜苒爱吃的蜜腰果,一个姜苒不喜欢吃的八珍糕,姜苒不会去动那个八珍糕,结果就是只有齐承欢一人吃了。

    当然,还要说服齐承欢,王妃是坏人,王妃对他是假好心,姨娘才是爱他的,姨娘就要被王妃赶走了,只有先赶走王妃,姨娘才能留下来。

    孩子怕母亲被赶走便被说服了,只要自己把药粉吃下去,然后说看到母妃在叉子上抹东西,这样姨娘就可以一直留在自己身边了吧。

    姜苒背后一阵凉一阵热,这局不大,但是够狠,宋姨娘得狠得下心害儿子,夏居得狠得下心害她这个朋友。

    她真不懂了,宋姨娘做这事情还可以说有好处的,夏居到底为什么啊,单单只是因为她们命运不同就这样意难平吗?

    “母妃知道宋姨娘在搞鬼,把你关在柴M原本只是想等宋姨娘露出狐狸尾巴,再者柴房外有两人看着,你很安全,没想到表妹担心你有孕被害,把你送走了。”

    “太嫔知道?”

    齐万里点头,“母妃告诉我,宋姨娘一进房就喊『可是奴婢儿子就是在王妃房里中毒,就是吃了王妃的点心”,她不在当场,太医又还没来,她怎知道承欢是吃了点心,也许是喝了茶呢,也许是吃了菓子呢,所以母妃断定宋姨娘有鬼。不过说话不能算证据,只好陪她演戏,把鹿鸣跟呦呦带回自己的院子,也是怕孩子再遭毒手。”

    她误会太嫔了,还以为太嫔是个老糊涂,自己真傻,太嫔能在后宫生活了十几年,手脚无缺的出宫,哪会是简单后宅妇人。

    至于夏居……她打击还是太大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别让夫人不开心最新章节 | 别让夫人不开心全文阅读 | 别让夫人不开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