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别让夫人不开心 > 第十一章 小宝贝龙凤胎

别让夫人不开心 第十一章 小宝贝龙凤胎 作者 : 简薰

    成亲隔天的重头戏,就是给窦太嫔敬茶。

    姜苒已经是一品王妃,穿的是皇宫尚衣局出来的宫服,非常繁重,但那些都是皇家面子,一层都不能少。

    窦太嫔对儿子二十岁才娶的王妃抱持着很大的善意,规矩那些都免了,她在后宫待了十几年,老太后不好伺候,皇后也不好伺候,她不想拿那一套来对付媳妇,她的要求很简单快点生孩子。

    堂堂一个亲王,都这年纪了还没嫡子,老人家很介意这事。

    姜苒也想尽速有娃娃,但无法打包票,只好含蓄说自己会努力。

    然后是齐万里的亲妹妹,映元长公主齐封媛。

    窦太嫔很美,齐万里长得就像她,相对的齐封媛却没一点像母亲,姜苒想,这个公主应该长得像先皇。

    不只长相严肃,个性也比较一板一眼,映元长公主对她这嫂子的不满藏不住,脸上就写着“凭你也配”。

    姜苒心想,我就是配啊。

    齐万里说我配,我就配。

    她很安慰的是当映元长公主流露出不友善时,她的丈夫齐万里会用眼神警告妹妹别乱来,这样就对了,不要说“那是我妹妹,你让让她”,如果是吃的,用的,她一定让,但自己不能让她嫌还一句不吭啊。

    回到齐万里的院子后,以洪侧妃为头,带着包姨娘跟宋姨娘,还有才两岁多的齐承欢见她。

    齐万里给的聘礼很丰厚,姜家原封不动送回,等于姜苒的嫁妆很扎实,因为自己是有八十万两嫁妆的好野人,所以她给几人的红包都很大方。

    洪侧妃长得十分好看,一双凤眼很勾魂,薄薄的嘴唇又显得妩媚万分,气场大,一看就是世家女儿。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洪侧妃一心埋在篆香研究,无心儿女私情,她觉得洪侧妃很顺眼,而且真不是她臭美,她能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善意。

    “王妃若是无事,可以到妹妹那里一起玩篆香,篆香很有趣的,说不定姊姊能添个嗜好呢。”

    看,洪侧妃那么喜欢篆香的人约她一起呢,人真好。姜苒想,洪侧妃一定会成为她的王府小伙伴。

    然后是包姨娘,这是窦太嫔赐下的,是个秀才之女,跟在齐万里身边也六年了却没身孕,感觉以后机率也不大,而且不会是男方的关系,毕竟他都有一个庶子了,可见身体棒棒没问题。

    因为无子,包姨娘脸上就是忧心忡忡,毕竟姨娘的工作就是开枝散叶,她生不出孩子又没娘家可以依靠,说不定哪天王爷就让她走了。

    最后就是宋姨娘了,大理评事的女儿,当初是选秀入宫,皇上没看上眼,拿到的是鲜花,鲜花就是服侍高等宫妃的宫女,她从宋五小姐变成圣明皇太后身边的宫女彩蝶,后来运气好,圣明皇太后把她送给齐万里。这是圣明皇太后赐下的,齐万里当然是提拔成姨娘,彩蝶成了宋姨娘,而且幸运的半年后就怀上,一举得男。

    窦太嫔对这个孙子很喜欢,常常让宋姨娘抱去看。

    女人有了儿子,真的底气十足,宋姨娘对姜苒并不恭敬,“这是我给敬王生的儿子,承欢,快来见过王妃。”

    姜苒皱起眉,一个姨娘也在王妃面前称“我”,她如果装作没听见,恐怕以后宋姨娘对她更不尊敬了,是啊,不过是个突然冒出来的,在半年前京城根本没这号人物,恐怕规矩也学得不齐。

    她真的是很不喜欢这样,大家互相嘛,面子上过得去就好,她这王妃也不会去摆架子的,可现在她才入门,人家就称“我”耶。

    于是皱起眉,“你一个小小姨娘,也敢在本王妃面前自称『我』。”

    宋姨娘一凛,原本想说这小巧心机王妃不会知道,自己占占口头便宜也高兴,却没想到被识破,强做镇定,“是奴婢一时没注意,王妃大人大量,一定不会跟奴婢计较的哦。”

    姜苒内心一阵骂,宋姨娘一计不成,又想用话堵她,这句话的意思是,不饶我就是你小气,没资格当王妃。

    于是她沉下脸,“宋姨娘,这话我只说一次,你再对我不敬,你就别自己养儿子了,敬王的长子由我亲自来教。”

    吓吓她,她就不信这个大招放出来,宋姨娘还在那边装。

    宋姨娘果然大惊,她之所以能自己养儿子,是因为太嫔爱静,府中又无正妃,但现在有了,要不要接过去养,不过是王妃一句话。

    她马上跪下,“是奴婢失言,情愿领罚,还请王妃让奴婢自己养儿子。”

    “我不管你爹是谁,你膝下有谁,你现在要知道一件事情,本王妃来了,我,是你的主母,是你要听我的,不是我要听你的,即使你比我长几岁也别想压着我,懂了?”

    宋姨娘磕头,“奴婢知道。”

    姜苒内心啧了一声,像洪侧妃或者包姨娘那样多好,大家当邻居,而不是像宋姨娘,有个儿子自认底气万分就想骑上王妃的头。

    然后是下人认人。

    齐万里的院子共有二十人,都来一一磕头,姜家这边罗嬷嬷一家子,羊嬷嬷也要跟敬王府的人互相认识。

    光是这样,就耗了快半个时辰。

    回到大厅,齐万里见她一脸蔫,“这样就累了?”

    “幸好宋姨娘是圣明皇太后赐的,如果是你自己挑的,还这品味,我真接受不了。”

    齐万里也很尴尬,府里人多,事情自然也传回他耳里了。宋姨娘那样是因为他平常没在管,大户人家姨娘敢跟主母自称“我”,至少会被打上几个耳光,姜苒只是口头警告算是很好了,承欢虽然小,他也不想儿子看到亲姨娘被打。

    姜苒钓退让当然不是因为宋姨娘,而是因为他。

    想到这里,齐万里站了起来,牵起她的手,“走,我们去赏红梅。”

    姜苒当然很识趣,不会绕着让人不愉快的话题,夫君在讨好她呢,身为有脑子的现代人,当然要顺坡下,“现在有?”

    “府上有几株老梅树,前几日已经开了。”

    红梅稀少,姜苒想着见一见也不错。

    齐万里平日习武强身,不需披大氅,姜苒不爱运动,罗嬷嬷见她刚刚进屋又要出去,连忙拿出喜相逢兔毛披风,齐万里伸手接过,亲自给她系上。

    两人手牵手,这便出了门。

    还没下雪,但天气已经很冷,花园中应该是百木尽枯,可是王府毕竟是王府,刚刚出门就看到大丛大丛的深粉红色长寿花,十分讨喜。

    出了前庭,垂花门,石子道路两边摆着一盆又一盆的金盏花跟山茶花,凉亭上垂着铁线莲,如果不是因为太冷,这花圜跟春夏一样啊,花团锦簇,托紫千红。

    冷,不过两人手牵着手,又觉得暖。

    姜苒心想,敬王府,以后小女子就要在这边过一辈子,多多指教啦。

    “在想什么,笑得那么高兴?”

    “觉得小孩子真可爱。”虽然宋姨娘很麻烦,但齐承欢还是可爱的。

    当然,内心还是有点怪怪的,可是没办法啊,古代就这样,男人可以有很多老婆,然后这些老婆还得感情好,当姊妹……呕,做不到。

    当邻居就好了。

    “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你……别跟洪侧妃走得太近。”

    什么?“府中我最喜欢的就是洪侧妃了。”

    齐万里却是不管,“你若无事,可以让夏居来陪陪你,回侯府探视岳母也行,我母亲规矩不严,不会管束这么多。”

    到底为什么不能接近洪侧妃,齐万里却是不愿意再说了。

    姜苒无计可施,只能算了。

    红梅是挺美的,但自己内心藏着问号,于是看红梅都像在看问号。

    不过想想齐万里对她好,自己就听他一次,反正他们是夫妻,他怎么可能会害她,于是乖顺点头,“知道了。”

    “看你这么乖,那我提前跟你说个好消息吧。”

    “我最爱听好消息了,快点说。”

    齐万里看着她,笑意盎然,“按照我东瑞国制,一品王妃的母亲可以申为郡君,我已经替你的母亲羊氏请了,礼部的人这几天就会去侯府宣告。”

    姜苒一呆,母亲要成为郡君了?

    他是王爷,每天这么多事情,还记得要给她母亲请封?

    嫁入王府,她最不放心的就是母亲会被欺负,一旦母亲成了四品郡君,就连姜老太太都要跟她行礼,姜老太太虽然也是郡君,不过是五品。

    他是真的很替她想吧……

    姜苒揉了揉眼睛,有点哽咽,“谢谢你。”

    齐万里一把搂住她在怀中,笑了起来。

    日子就这样过去。

    三天后回门,侯府自然上上下下都在。

    姜老太太不管三七二十一又把姜苒拉进自己房间,说的还是让她快点生儿子,还要让小王爷娶姜婉甜,小郡主嫁给姜新康等等。

    姜苒全部都说,我尽量,我尽量。

    才怪,她一个字都不会提。

    到了喜传院见了母亲羊氏,母女相见自然有一番欣喜,姜苒说了齐万里让她离洪侧妃远一点,羊氏只是说,听丈夫的,不会错。

    午饭男女分席,就在开席前礼部的人来了,带着旨意,念的是官样文章,人人都听到重点,平夫人以后就是四品郡君了,邸报下午会送出去,到时候京城官户人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

    “在想什么,笑得那么高兴?”

    “觉得小孩子真可爱。”虽然宋姨娘很麻烦,但齐承欢还是可爱的。

    当然,内心还是有点怪怪的,可是没办法啊,古代就这样,男人可以有很多老婆,然后这些老婆还得感情好,当姊妹……呕,做不到。

    当邻居就好了。

    “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你……别跟洪侧妃走得太近。”

    什么?“府中我最喜欢的就是洪侧妃了。”

    齐万里却是不管,“你若无事,可以让夏居来陪陪你,回侯府探视岳母也行,我母亲规矩不严,不会管束这么多。”

    到底为什么不能接近洪侧妃,齐万里却是不愿意再说了。

    姜苒无计可施,只能算了。

    红梅是挺美的,但自己内心藏着问号,于是看红梅都像在看问号。

    不过想想齐万里对她好,自己就听他一次,反正他们是夫妻,他怎么可能会害她,于是乖顺点头,“知道了。”

    “看你这么乖,那我提前跟你说个好消息吧。”

    “我最爱听好消息了,快点说。”

    齐万里看着她,笑意盎然,“按照我东瑞国制,一品王妃的母亲可以申为郡君,我已经替你的母亲羊氏请了,礼部的人这几天就会去侯府宣告。”

    姜苒一呆,母亲要成为郡君了?

    他是王爷,每天这么多事情,还记得要给她母亲请封?

    嫁入王府,她最不放心的就是母亲会被欺负,一旦母亲成了四品郡君,就连姜老太太都要跟她行礼,姜老太太虽然也是郡君,不过是五品。

    他是真的很替她想吧……

    姜苒揉了揉眼睛,有点哽咽,“谢谢你。”

    齐万里一把搂住她在怀中,笑了起来。

    日子就这样过去。

    三天后回门,侯府自然上上下下都在。

    姜老太太不管三七二十一又把姜苒拉进自己房间,说的还是让她快点生儿子,还要让小王爷娶姜婉甜,小郡主嫁给姜新康等等。

    姜苒全部都说,我尽量,我尽量。

    才怪,她一个字都不会提。

    到了喜传院见了母亲羊氏,母女相见自然有一番欣喜,姜苒说了齐万里让她离洪侧妃远一点,羊氏只是说,听丈夫的,不会错。

    午饭男女分席,就在开席前礼部的人来了,带着旨意,念的是官样文章,人人都听到重点,平夫人以后就是四品郡君了,邸报下午会送出去,到时候京城官户人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

    当然,郡君只是虚衔,没有实质好处,不过交际应酬的时候很好用,而且这还代表一件事情,敬王也看重侯府。

    家里又多了一个郡君,喜气洋洋中,啪的一声,蔡氏折断了筷子。

    这情况下,大家当然当做没看到,喻姨娘也很伶俐,马上给蔡氏换了一双,然后全都当没事,吃菜,喝酒,聊天气。

    姜聪文酒喝高了,还说“苒儿,我的乖女儿,有出息”,姜苒超傻眼,这又是哪招?不要喝这么多啊,喂!

    日子过得很快,姜苒迎来入京后的第一个过年,九位王爷都要入宫跟皇上吃年夜饭,姜苒当然跟齐万里早在王府吃了一顿,不然皇宫那个上菜速度,真要饿死。

    几个王妃虽然觉得她的出身很谜,毕竟在订亲之前京城可没这号人物,可也知道敬王光是下聘就花了八十万两,自然人人羡慕,出身算什么,银子才是真的。

    京城的冬天比南方冷多了,姜苒被冷得足不出户——她也下令了,她不立规矩,侧妃姨娘都自己生活就好。

    但妙的是,洪侧妃三番两次来看她,带的都是自己做的篆香。

    姜苒宫斗剧看多了,幻想里面会不会有红花,麝香之类,活血化瘀,闻了不容易怀孕的东西,洪侧妃想害自己?

    齐万里听了大笑,说不会不会,他这表妹真的无心争宠,害人这种事情是不会做的,但如果她不放心,就不要用。

    姜苒就奇了,他对洪侧妃的人品有信心,却又让她不要接近,什么道理?

    再问下去,他却不肯说了。

    但姜苒也不生气,其实齐万里对她很好了,年夜饭那日,她看到皇后如何小心翼翼的看皇上脸色,几个王妃又是如何降低身分刻意讨好自家王爷,比起来,自己能跟他平起平坐已经太幸福。

    王府的日子很惬意,每天看看书,学学画,夏居也常常来,虽然她再三表明称呼“你”“我”就好,夏居却是不肯,还是自称奴婢,姜苒没办法,只能随便她,但扣除这个,两人还是来往得很开心,有人作伴,日子也轻松点。

    然后就是窦太嫔,窦太嫔跟她说齐承欢让宋姨娘养虽然可以,但她这嫡母不能不熟悉,姜苒知道窦太嫔的意思,于是开始命宋姨娘每天把齐承欢抱来院子,小孩子刚刚开始怕生,不过多见几次也就玩得挺好的。姜苒是现代人,随便说个童话故事都能哄住齐承欢,齐承欢开始把“嫡母”这个名词联想成“好听的故事”,每次来都高高兴兴,还会点故事听,“嫡母,承欢想听小王子”,“嫡母,承欢想听美人鱼”。

    齐承欢最爱的就是哆啦A梦,听了几次都不厌倦。

    宋姨娘虽然笑得别扭,但也不能说什么——趁着元宵前她回了宋家一趟,母亲要她好好侍奉王妃,别的不说,以后承欢的婚事还要王妃打点呢,如果不趁现在建立感情,以后王妃怎么会上心。

    宋姨娘是既不甘心上头多了一个王妃,但也知道事实无法改变,看到齐承欢亲近王妃,内心又不舒服,又安心,只觉得矛盾不已。

    当然,这些心里活动姜苒都不会知道,在她的想法中,讲真心太勉强了,大家面子上过得去就好。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雪融了,梅花凋落。

    一日,姜苒发现园子中的桃花含苞,粉红花苞透出一点点新芽,一小撮,十分可爱。

    冰冻起来的池塘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化了冰,可以直接看见鲤鱼在游泳,洒一把饲料,鲤鱼争相跳起来。姜苒奇怪,这些鲤鱼冬天吃什么?可现在看来也没比较瘦,她却是不知道王府有专人在冰上凿小洞喂食,不然养在池塘的鲤鱼可无法过冬。

    百物复苏好像只在几日之间,桃花,梨花,纷纷有绿芽探头,王府的大树叶也从深冬的枯绿转为青翠,风吹,树摇,黄莺在枝头唱着歌,春天的声音。

    三月真的很舒服,风中都带着花香草香。

    谷雨过,立夏到。

    终于在入门五个月后,姜苒怀孕了,太医说是双生子。

    齐万里很高兴,敬王府上下都多拿一个月月银,窦太嫔则是在第一个好日子就上朝然寺去念佛祈福。

    好消息当然马上送到安泰侯府,才一天时间,姜老太太的信来了,侯爷姜正文的信来了,侯爷夫人杜氏的信来了,二嫂丁氏的信也来了,当然,姜苒最看重的就是母亲羊氏,姜兰,姜和的信。

    羊氏已经大腹便便,知道女儿生产时应该无法帮忙,于是千叮万嘱连写了好几张纸。

    姜苒个信,外婆羊嬷嬷,罗嬷嬷在,让母亲不用担心。

    齐万里最有趣了,孩子都还没生,他已经在取名字。

    姜苒大笑,“男孩女孩都不知道呢。”

    “我两种都取,总会用得上。”

    “万一太嫔想自己取呢,你难道跟太嫔抢?”

    “不会,承欢的名字也是我取的。”

    姜苒又觉得自己成了柠檬精,酸得冒泡。

    是啊,自己是第一次当娘,他却不是第一次当爹,啊啊啊,这不能怪他,可是啊啊啊,好想尖叫。

    可是宋姨娘是圣明皇太后所赐,又不能不收,总不可能为了一个姨娘名分就打圣明皇太后的脸。

    哎喔,好矛盾,知道是一回事,感情是另一回事。

    不过让姜苒觉得稍微安慰的是,自己入门后,就算小日子来了,齐万里也还在她旁边,怀了孕,他也说自己不会去找别人,姜苒担心窦太嫔会有芥蒂,毕竟齐万里可是王爷,让个王爷守身如玉,那是没道理的。

    齐万里笑说:“我母亲送了包姨娘给我,包姨娘却无孕,从此母亲再也不管我的房中事物了,你大可放心。”

    哇,这窦太嫔心真的很宽,赞赞赞。

    姜苒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

    她非常幸运,除了肚子变大,不太好弯腰穿鞋之外,其他都没不舒服,照吃,照睡,脚也不会肿。

    新做的夏服都不能穿了,虽然有点可惜,但放着等过两年再穿也一样。

    盛夏的时候,侯府的好消息传来,羊氏生了一个儿子,姜老太太取名姜杰,七斤四,是个胖小子,据说羊氏生得很辛苦,所幸有惊无险。

    姜苒摸摸自己的肚子,有点惊。

    就算是医学发达的现代,女人生产都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危险事,何况古代,力竭而死的产妇比比皆是。

    而且她也会想,万一自己生了个女儿怎么办?

    夏居前几个月生了个女儿,孔松是满高兴当爹的,但是婆婆却不太高兴,觉得她肚皮不争气,不管她休息够了没,只催促快点怀孕。

    身体还没恢复,根本不适合再生孩子。

    夏居快点怀孕的结果就是,怀了四个月就流产了,而且是个成形的男胎,婆婆那个心痛啊,又把夏居骂了一顿。

    以前夏居到她院子是工作,账房有给月银的,现在夏居过来是逃避,婆婆紧迫盯人,她需要个地方喘息。

    姜苒实在太不安了,一日晚上睡不着,于是把齐万里摇醒,“你说,万一两个都是女儿怎么办?”

    齐万里知道孕妇多不安,于是好言安慰,“女儿也挺好,家里还没小郡主呢,两个女娃长一样,多可爱。”

    “可是太嫔想要嫡孙。”姜苒说出心里担忧,“你知道女人生完孩子后,至少要休息一年才适合再怀孕吗?”

    “我又不急。”

    “万一……太嫔急呢?”

    齐万里哄着,“我母亲自己受够了苦,不会这样对媳妇的。你放心,包姨娘这么多年无孕,我母亲一句重话也没说过,你就算是生两个小郡主,对于人丁单薄的敬王府来说都是大大的功劳。”

    姜苒想想,稍微安心,女儿还是比无孕好啊。

    齐万里翻了身,从她身后搂住,亲了亲她的耳朵,“放心吧,本王的孩子就算是女儿,那也是荣华富贵,苒儿不用担心。”

    “我担心女婿万一对女儿不好……”不能怪她,身为一个娘真的会想很多。

    “有本王在,女婿敢对女儿不好,我打断他的腿。皇上的侄女,本王的女儿,怎能任人欺负。”

    姜苒略微安心,是了,有个皇帝伯父,亲王爹,就算嫁在外面也不用发愁。

    齐万里又安慰许久,说要是女婿对女儿不好就打断腿,和离让女儿另外嫁人,前女婿等腿好了,送到山上去吃素,姜苒知道他在胡说八道,但还是觉得好笑,许是倦了,终于慢慢睡去。

    老太医还是每十天来诊一次脉,真不愧是双胞胎,肚子超大,姜苒不管走到哪,下人都小心翼翼,就连才三岁的齐承欢都知道嫡母快给他生弟弟妹妹了,小孩子童言无忌说想要弟弟可以一起玩骑马打仗,宋姨娘当时一脸不高兴。

    姜苒觉得宋姨娘真是太好过了,才会整天钻研这钻研那,好好养儿子不是挺好的嘛,她姜苒就算这回生下两个女儿,但她可以再生啊。

    寒露到了。

    立冬到了。

    京城又下起漫天大雪,一夜醒来,院子成了一片银白色,只剩下枝头点点红梅,迎着寒风淀放。

    天气很冷,但风中有寒梅暗香。

    过年还是要到宫中去,就算肚子大到看不到脚,礼仪也不可废。

    因为肚子太大,敬王府今年的过年到元宵宴客就交给洪侧妃操持。

    洪侧妃不愧是大户人家之女,井井有条,上门的客人都知道正妃快临盆,所以才由侧妃出来接待,因此也不会觉得失礼。

    姜苒觉得自己的孩子真是好孩子,因为直到整个过年完毕,肚子这才开始阵痛。

    疼。

    真的疼。

    撕心裂肺,但除了哀嚎也不能做什么,唯一安慰的是,齐万里在侧厅等着,每次有人端冷掉的水出去,他都会问“王妃怎么样”,每次有人拿什么进来,他又会交代“好好照顾王妃”。

    肚子疼痛一波波。

    姜苒心想,小朋友,快点出来啊,娘的肚子痛得很,再不出来我要打你们小屁|股啦。产婆满头大汗的喊,“王妃,用力。”

    姜苒用力,喝——

    “王妃,听奴婢喊一二三,三的时候使力,一,二,三。”

    再用力,喝啊——

    真的好痛,难怪人家说疼痛十级中,生孩子是最痛的,经历过这一波,她觉得以后什么都不怕了,生孩子都能熬过来,还有什么熬不过来?嘶啊……吼吼吼。

    忽然,只觉得下身一阵温热,耳边便听得孩子嘹亮啼哭,哇!

    姜苒想看孩子,肚子却还在抽。

    产婆还是很紧张,“来人,参片,参片。”

    黄嬷嬷在她嘴巴中放入一片参,压在舌底,甘苦未散开,姜苒觉得神智清楚了点,挣扎问:“孩子健康吗?”

    性别什么都不重要,健康就好,像个普通人,普通长大,过普通生活,对一个母亲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幸运。

    “小郡主很健康,王妃请安心。”

    姜苒还没松一口气,觉得肚子又一紧,忍不住呻吟出来……肚子里还有一个,可她已经没力了。

    羊嬷嬷见孙女生孩子痛成这样,心里像有人拧着,过去给她擦擦汗,哄着,“王妃再用点力,很快就好了。”

    “外婆……我疼……”

    羊嬷嬷眼眶一红,“别怕,外婆陪着,苒儿,乖啊。”

    羊嬷嬷给她揉揉太阳穴,醒醒精神。

    姜苒抽痛一波波。

    产婆道:“王妃要是缓过来了,就听奴婢的,来,一,二,三!”

    喝啊——姜苒使尽所有力气,觉得自己快灵魂出窍时,终于又听见娃娃哭声。

    产婆欣喜至极,“恭喜王妃!是小王爷呢,很健康。”

    姜苒想看,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孩子给抱去洗澡了。

    婆子迅速收拾起房间,带血的盆子通通拿出去,给姜苒换上干净的衣服,干燥的床单,重新熏过香,中和掉血腥味。

    羊嬷嬷小心翼翼的给她喂了人参鸡汤,姜苒第一次觉得人参真是好东西,明明痛得魂魄飞移,现在又觉得元神归位了。

    眼见齐万里进来,羊嬷嬷识趣的退下。

    姜苒看着帐顶,直到齐万里出声,这才知道他来了。

    “苒儿,辛苦了。”

    姜苒转过头,虚弱一笑,“我是不是好棒棒?”

    齐万里见她还有心思开玩笑,轻轻抚上她的头发,“是,得了一对好,母亲很高兴,已经派人去宫中回报了。”

    “你取那么多名字,这下男孩女孩的都可以派上用场了。”足足取了六个月,几百个名字,不要说儿女,用到曾孙都用不完。

    齐万里颔首微笑,“男孩叫做鹿鸣,女孩叫呦呦。”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挺好的,希望这两孩子就跟诗中贵族一样,一生悠闲富贵。

    两人说了一会话,窦太嫔这才进来,脸上笑逐颜开,“媳妇,两个娃都很好,你真乖。”

    “是托了王府的福气。”

    这话窦太嫔爱听,于是笑得更高兴,“孩子双生,倒是不太大,不过本宫刚刚去看过了,喝奶倒是很快,这样挺好的,喝多才容易长大。”

    姜苒装乖,“太嫔说的是。”

    其实她是想自己喂奶的,不过古代的规矩是请奶娘,自己喂那是一般门户才这么做,所以她只能顺从了。

    窦太嫔又夸奖了她一阵,这才离开。

    这时齐鹿鸣跟齐呦呦已经吃完奶,奶娘抱了孩子进来,姜苒才第一次看到自己辛苦生出来的小家伙。

    因为是双胞胎,所以小了点,不过能够健康已经很幸福了,毕竟是没产检的年代,她每天都在担心孩子的健康问题,现在见两人喝完奶又瞬间熟睡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嚎了起来,美宝宝,香宝宝,世界第一可爱的宝宝。

    嗷嗷嗷,她真会生,小鼻子挺挺的,小嘴巴形状也漂亮,天气冷,小孩子裹成一个球,她好想看看孩子的小爪子啊,小拳头一定超萌。

    姜苒心里一阵融化,“小东西现在就这么迷人,将来还不知道会长得多好看,到时候京城的少爷都来追求我们呦呦,姑娘家都喜欢我们鹿鸣,信件一封一封往家里送,这样我们要怎么挑媳妇跟女婿呢。”

    齐万里觉得很好笑,忍不住提醒,“他们才出生一个时辰。”

    “时间过得很快啦。”姜苒对抱着呦呦的奶娘伸出手,“我抱抱。”

    喔,她的呦呦好香,小娃娃的奶香味真的怎么闻都闻不够,眉毛有点淡,不过没关系,用眉粉补一补就好,鼻子像他,嘴巴倒是像自己。

    然后把呦呦给了齐万里,又抱过鹿鸣,哇,一样香。

    鹿鸣时脸……真太神奇了,明明是刚刚生出来的婴儿,但已经看得出长得像齐万里,基因这东西真骗不了人。

    齐万里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笑道:“母亲跟黄嬷嬷也说跟我出生时一样,就是小了点而已。”

    姜苒忍不住抱起儿子,脸颊碰脸颊,她真会生。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别让夫人不开心最新章节 | 别让夫人不开心全文阅读 | 别让夫人不开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