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娘子好威 > 第六章 开始人生新里程

娘子好威 第六章 开始人生新里程 作者 : 简薰

    三月,天气转暖,出门再不用披风,园中春花各自盛开,一派热闹景象。

    邵怡然是从万大人家出嫁的。

    发嫁恩师唯一的孙女儿,万大人很高兴,还特意张罗了一番,自作主张把四人大轿换成八人的,说这样才气派。

    出嫁那日天气晴朗,一路吹吹打打,发送糖果,好多孩子都跑上来要,婆子乐得多给,讨个多子的好彩头。

    花轿绕了大半个富贵巷,热热闹闹进了黎家大门。

    黎家短短四个月就办了两桩婚事,亲戚们有点吃不消,但这黎子蔚是准官身,又想拉这关系,所以人还是来得很多,黎老爷子满面红光,高兴得不行,这要跟黎家熟络了,说不定有希望。

    吴氏照例带着潘氏跟黎翠依过来,黎翠依对邵怡然亲热许多,低声跟她道了谢,声音有点哽咽。

    邵怡然盖着红色盖头,看不清黎翠依的脸,只是握着她的手说:“姊姊不用道谢,说来那也是姊姊自己长得好,以后跟郝大爷好好过日子,早生贵子。”

    “应该是我跟妹妹说早生贵子呢。”翠依又低声说:“妹妹只是举手之劳,却改变我一辈子的命运,郝家远,以后相见不容易,但我一辈子记得妹妹恩情,祝福妹妹百年好合。”

    “那我就承你吉言啦。”

    百年好合得看缘分,早生贵子这个她需要。喔,小婴儿真的太可爱了,白嫩嫩的,而且小宝宝身上有种特殊香气,好闻得不行。

    众人说了一阵子,丫头便来喊开席了。

    房中一下安静下来。

    苏嬷嬷不知道从哪来弄来切成丁的鸡腿肉,从盖头下面偷偷喂她,眼中欣喜,姑娘终于要成家了。

    邵怡然吃了一只鸡腿,又喝了一杯茶,总算好受一点了,古代婚礼怕新娘跑厕所,直接不给吃喝,她在万家,一大早只给个干贝鸡丝粥,料是很好啦,但只有半碗,几口就没了,然后就一直饿到现在,害她差点饿死。

    苏嬷嬷欣慰说:“老爷子知道一定高兴的。”

    邵怡然微笑起来,是啊,祖父一定很开心。

    来到这世界,爹跑了,娘跑了,但是她有祖父,祖父就是她的大树,给她遮风挡雨,让她平安长大,黎子蔚人不差,相信她会过得很好的。

    远远传来喧闹声,苏嬷嬷笑说:“蔚爷来了。”

    她话刚落地,可突然间,外头的喧闹声都不见了,只听得远远传来一声——

    “黎子蔚,你关门算什么好汉!”

    邵怡然噗地笑了,他一定是突然发力冲入院子,随即就把大门关上,省得人家闹洞房,哈哈哈,黎子蔚,干得好,她最讨厌洞房了,麻烦得要死。

    外头传来丫头见礼的声音,接着塥扇开了,苏嬷嬷、木樨、鸢萝,以及几个喜娘都齐齐行礼。

    喜娘笑着说吉祥话,“恭喜新郎,恭喜新娘,三年抱两,好事成双。”

    三年抱两?这好,她喜欢。

    黎子蔚拿了喜秤挑起红帕子,不意外的,邵怡然看到他一脸被吓到后的镇定,她知道,自己的脸太白了,全福夫人给她上了好多层,鼻孔吸到一堆粉,连鼻孔里面都是白的。

    “来人,给你家小姐洗洗脸。”

    连换了三盆水,这才洗干净。

    红烛摇曳,窗子上一个个红色剪纸,衬托得房中喜气万分。

    两人喝了合卺酒,嬷嬷跟丫头们这便退下了。

    邵怡然笑咪咪的,她今天是危险期。

    黎子蔚提分房,是基于尊重,但既然一个漂亮的女子说愿意、没问题,那身为个有正常需求的男人来说,他会有什么问题?他没问题,一点问题也没有。

    邵怡然,我来了,白天是举子生,晚上可是健美先生,这是他展现雄风的时候了。

    隔天的重头大戏当然是奉茶。

    黎子蔚是亲戚,不会有大阵仗,两人去了松鹤堂给黎老爷子跟黎老太太磕头。

    黎老爷子很高兴,喜上眉梢,交代他要好好做事,以后在黎家,兄友弟恭。

    “这里,一辈子都是你的家。”黎老爷子豪气万千的说。

    “是啊。”黎老太太跟着表示,“以后跟你几个哥哥弟弟,可得好好的。”

    邵怡然暗笑,黎老太太是乡下女子,字都不认得,故愚蠢非常,一点远见都没有,总觉得黎子蔚是想瓜分黎家财产,即便他官衔已定,对他还是没有半分客气,因为在她的想法里,她邵怡然不过是一个孤女,哪有什么本事帮夫,一定是吹的,想骗她这老太婆点头给捐宜银,且认为自己精明得很,并不上当。

    可直到昨日婚宴,许多朝廷官员看在邵怡然祖父的分上来了,那一声又一声的“某大人到”,震慑了黎老太太,原来,邵怡然的祖父真是个人物,原来,蔚哥儿要当官是真的。

    晩上,黎老太太跟倪氏讲了好久,两人都觉得,该对黎子蔚跟邵怡然好一些,府中有个官老爷,对自家来说,方便可不是一点点,他们做生意的,朝中有人,万事大吉,朝中无人,小事也不顺。

    一旁的黎老爷子虽然奇怪妻子的态度怎么变了,但听着像句人话,便也接着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以后……会好起来的。”

    老爷子话没说得太清楚,但黎子蔚明白,等他中了进士,势必还需要笔银子安排更好的官位,就算有几位大人举荐,一万两也跑不掉,祖父不知道他有钱,这是在暗示他,好好考试,不用担心钱。

    邵怡然也明白,心想老爷子心思单纯,不知道孙子有私房,也不知道她身边有巨款,如思黎子蔚不够,她自然会出。

    说到银子,一般人只怕对方花自己,黎老爷子却是主动暗示“你们安心”,真可爱。

    黎老爷子给了他们一个信封,黎老太太给了一个匣子,黎老爷子知道他们还要去给黎三太太见礼,便让他们赶紧过去。

    出了松鹤堂,邵怡然感慨地说:“早知道大人来这么有用,我刚进京的那天,就写信请各家太太来看我,让老太太看看那排场,吓死她,省得她这些年一直跟我阴阳怪气。”

    黎子蔚温和地说:“现在也不迟,我们都还没二十岁呢。”

    邵怡然又高兴起来,“说得也是。”人生才开始呢,她成了亲,丈夫是七品官员,上头还有祖父的旧门生照拂,好日子才正要开始呢!

    “还有,以后得叫祖母,不是老太太。”黎子蔚提醒道,大宅子人多口杂,一个不小心都会被人拿去作文章。

    “哎。”邵怡然歪了歪头,“一时没注意,下回会改过来的。”

    “装可爱?没用。”

    “你看出来啦?”

    “你装得这么明显,我能不看出来吗?”

    两人说说笑笑,这便到了庄氏住的春暖阁。

    婆子看到,飞奔去禀告。

    两人并肩跨入院子,春暖阁不大,就两间大房,跟黎子蔚之前住的腾文院是一样的格局,但庄氏一个人住是够了。

    庄氏显然在等他们,两人才刚进入正厅,庄氏就从里面出来。

    卓嬷嬷放好垫子,两人跪给庄氏磕头。

    “儿子见过母亲。”

    “媳妇见过婆婆。”

    庄氏笑容满面,“好孩子,快点起来。”

    她早上就收到苏嬷嬷送来的元帕,心里很满意,这姑娘家最重要的就是贞洁,蔚哥儿娶个清白的好女子,她才能对祖先交代。

    蔚哥儿之前要读书,她不敢随便去打扰,后来因为订亲,开始跟官家有来往,卓嬷嬷说他很忙,自己就更不敢过去了,算一算,母子俩已经好几个月没能好好说上话了,现在看到儿子,仪表堂堂,媳妇秀美可人,刚刚又特意看了看,**又圆又翘,肯定好生养,内心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

    “子蔚,你什么时候要开始上朝堂?”

    “文书已经下来,谷雨后便开始去钦天监。”黎子蔚恭恭敬敬的说:“等儿子出仕,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母亲争诰命,母亲放心。”

    听见儿子孝顺,庄氏欣慰,“也不用什么诰命不诰命,你有出息,十个诰命也比不上。”

    “要的,以后母亲就是黎家唯一一个诰命老夫人,就连祖母都不能给您脸色看。”黎宗三是庶子,当年娶了庄氏后,因为在外面积欠上万两赌债,被逐出家门,庄氏连黎家都还没摸熟,就跟着被赶出去。

    后来黎宗三一心想回来,开始发愤做事,想改变自己给黎老爷子看,可惜他终究是是个懒散性格,几个月后没见到转机,便又故态复萌,跑去大赌特赌,这回欠了几千两,还不起,干脆跑了。

    庄氏当时已经生下了黎子蔚,两岁大的孩子正要花钱,但她身边又没银子,女子去做事也没人要聘,只好哭着回黎家求收留。

    黎老爷子见媳妇这样,心软,知道庶子纵然有千错万错,但这媳妇是没错的,何况还带着一个小的,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孙子,黎子蔚又长得跟黎宗三小时候一模一样,黎老爷子不忍心孩子流落街头,于是不管老妻反对,收了。

    这种状况下,庄氏的处境不会太好,黎老太太喜欢讽刺她,倪氏也没把她当妯娌,就连这春暖阁,都是三十几年没人住的地方,虽说黎子蔚有出息后,黎老太太跟倪氏在明面上收敛不少,但终究是不当自己人的。

    所以对庄氏来说,她人生唯一的慰藉就是儿子读书好子,过童试,考秀才,中举人,她懂得不多,但知道读书是有前途的。看,现在前途不就来了,要上朝当官了。

    儿子现在说要给她争诰命,心里大感安慰,但又不知道争那个什么诰命会不会很麻烦,于是道:“我啊,这么多年来都习惯了,什么也不求,只求你顺顺利利,然后媳妇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就好。”

    “儿子要娘过得体体面面,至于孩子,得看老天爷,儿子可做不得保证。”

    “媳妇啊。”庄氏转向邵怡然,“我对你也没什么规矩要说,只希望你好好侍奉蔚哥儿,然后赶紧生个孩子。”

    邵怡然一笑,“媳妇会尽力的。”

    这是当然的,宝宝这么可爱的小东西,怎么可以不生,那天只是看到潘氏的壮哥儿,她都觉得自己快融化了,自己生的一定更贴心。

    庄氏又说了一阵,都是怎么照顾身体,多吃什么,总之,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邵怡然也没不耐烦,一一倾听,看得庄氏连连点头,邵家姑娘这样善解人意,肯定是个好妻子,子蔚当官,事情会越来越多,有个这样的妻子替他打理,她也比较放心。

    絮絮交代完后,庄氏拿出两个匣子,一人给一个,她略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就随意收拾了两项,给子蔚的是一块随身玉佩,给媳妇的是一支珠钗。”

    黎子蔚正色道:“多谢母亲。”

    邵怡然打开盒子,拔下头上的凤凰展翅钗,换上了匣子中朴素的珠钗。

    黎子蔚见状,也打开匣子,把腰带上的玉佩换过。

    庄氏担忧了几日,见孩子不嫌弃她的见面礼,这才放下心来,“好了,成亲第一天还有很多事情,回去腾语院吧。”

    黎子蔚又带着邵怡然给母亲磕了一个头,这才离开。

    “你有银子,怎么不给母亲一些,你看她那样紧张我们不喜欢见面礼。”

    邵怡然虽然今生不穷,但前世很穷,她知道为银子窘迫是什么心情,她曾经穷到去超商刷电子支付时,很怕哔不过,而当时她买的只是一个饭团跟一盒豆浆,站在柜台前忐忑到觉得脖子后面发热。

    黎子蔚都有七千多两的私房了,也不给他娘一些,就算只给一百两,手头上也会宽裕许多,但看他也不是小气的人,所以觉得奇怪。

    “服侍母亲的两个大丫头,都是祖母陪嫁的家人,母亲若有多银子,瞒不过她们。”

    邵怡然听了有点傻眼,黎老太太也是有病,不喜欢这庶媳,却还要监视她的一举一劲。

    庄氏不可能随身携带银子,而银子放在房间哪里都可能会被“打扫”出来,一个寄居太太突然有几百两银子,那可是得追根究底的大事,为了保护庄氏,黎子蔚便不能给她大笔金银。

    邵怡然想了想,也是啦,他自己都过得很符合爷们的日子,黎家爷们每个月三两,这个年代,六口之家个月的生活费只要一两,所以三两就可以过得不错,但要买什么好东西,却是不可能的。

    这时,邵怡然突然想起一件事,“那你房中的桔梗跟紫荆……”

    “那是祖父给下来的人。”

    “是可以信任的?”

    “可以信任。”黎子蔚颔首道。

    那还好,她可受不了谍对谍的游戏,想想庄氏真可怜,身边一堆奸细,这日子真的很难过,难怪约法三章第一条,他就是要她好好孝顺母亲。

    庄氏怎么可能不知道身边的人是黎老太太的,不过是装作不知道而已,不忍,又能怎么办?

    看黎子蔚眉头有点紧,她想了想,安慰道:“没关系,等下个月你就可以大把银子塞入春暖阁,都说是俸禄,看谁敢说话。”

    “我也是这么想的。”

    “等我的诰命下来,我就大摇大摆的去松鹤堂跟老太太要珠老姨娘。”

    黎子蔚意外中又有点高兴,“你居然知道珠老姨娘。”

    珠老姨娘就是黎子蔚的亲祖母,黎宗三的亲娘。

    “开玩笑,我是什么人,我可是现代人。”

    黎宗三不是黎老太太亲生的,但也不是蹦出来的,自然有个亲娘,邵怡然让苏嬷嬷去打听打听,马上就打探出来了。

    珠老姨娘原本是个丫头,叫做海珠,后来被开脸成了通房,再后来一举得男,又成了姨娘,现在跟着住在松鹤堂,名称已经从珠姨娘变成珠老姨娘。

    庄氏心里苦,珠老姨娘恐怕更苦。

    儿子下落不明,孙子明明在府上,却又不能相见,姨娘就是下人,连求见的资格都没有,她只能在初一十五整个黎家一起吃饭时,远远看上一眼。

    邵怡然道:“到时候让珠老姨娘直接在腾语院待着,就算身分不会变,但我们自己怎么照顾她,别人可也管不着。”

    黎子蔚微笑,这丫头的心态可真好。

    两人说说笑笑地回到腾语院,各自见过下人。

    邵怡然这边简单,只有苏嬷嬷、木樨、鸢萝,跟着她从江南来,一起进入芳蔼阁,婚后当然得带过来,至于黎老太太当时给的粗使婆子就让管事的赵娘子安排。

    黎子这边也是简单,两个近身丫头桔梗跟紫荆,粗使婆子有四个,倒是不用见,另外有个管事娘子孙娘子。

    以腾语院的格局来说,下人算少,不过他们还没有孩子,等有孩子重添就好了。

    彼此认识后,两个主人家也给了红包,便命他们退下。

    邵怡然此时已经累瘫,倒回百子床上大叹,“还是被子好。”

    黎子蔚坐在床边,伸手摸摸她的头发,温言道:“辛苦你了。”

    邵怡然蓦地想起昨晚,脸上就是一红,然后忍不住骂自己三八,明明是自己说一开始就要同床的,可同了床,却又觉得不好意思。

    不过话说回来,这黎子蔚可以啊,扮猪吃老虎,说得那么正气凛然,结果昨天晚上花招百出,让她今天腰酸背痛不已。

    想到这,她伸手摸摸肚子,心想,危险期赞赞赞,小婴儿赶快来。

    “你累了,就睡一下吧。”

    邵怡然拉住他的袖子,“你要去哪?”

    “去书房读书。”

    这个准备拼进士的人是来真的,就算才刚刚新婚也不想浪费,身为一个优秀的穿越人,她点点头,“去吧。”

    读书要紧,她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说,陪陪人家嘛,反正她十分钟之内一定会睡着,没什么好陪,不如让他去多念几篇文章,运气好点说不定就考出来了。

    他们已经是人生的伙伴,要彼此携手向前,不可以彼此拖累。

    黎子蔚听了,拍拍她的头,走了。

    苏嬷嬷过来给邵怡然脱下鞋子,又把她头上的珠钗卸了下来。

    邵怡然拉住绣被转身,整个人卷成一团,心想,婚事总算完结,人生开始进入下一个阶段,人妻,然后是人母。

    真庆幸自己当初没有一时意气用事就住外面,不然就碰不到黎子蔚了。

    虽然黎家对他们始终不太亲切,但住这里挺安全的,而且方便,想来她心态这么好,还是因为有银子,有银子有后路,姑娘不爽了就搬,但她若是个穷家姑娘,又没后路,恐怕会住得战战兢兢,就像姜宁儿,都没笑过几次。

    春花凋谢,夏花盛开,院子中的植物一片蓬勃,朝气盎然。

    腾语院的大树下有几棵常夏石竹,刚开始只有绿叶,春末夏初时,开始结出粉红色花苞,然后有一天,第一朵花开了,粉粉嫩嫩,看了夏花,真觉得夏天要来了,风不再那样清冷,而是一种温暖的舒爽。

    邵怡然的日子过得很滋润,有大宅的保护,却不用尽大宅媳妇的义务。

    黎老太太每天早上都要立规短,家中女眷都要到,可她跟庄氏除外,因为她们是亲戚,哪有被立规矩的道理,哈哈,开心!

    他们夫妇每天早上起来用完早饭后,黎子蔚去上朝——没错,他开始上朝了。

    七品的官,不会太惹人注目,但没想到第一天就有个将军过来问他,后来夏官正才跟他说,夏官监侯之位已经空了四个多月,有几个官家都在替儿子抢这位置,可万监正谁都没点头,没想到是他雀屏中选。

    万监正亲自看上的人,又的的确确有举子身分,那还有什么好说,就算吵到皇上那,皇上也不会说什么的,因此那将军也只能过来看看,然后摸摸鼻子走了。

    而黎家最近也有大事发生,就是黎老太太把姜宁儿的嫡堂妹弄进黎家了,十五岁的姑娘,芳名叫做姜宁花,因为姜宁儿已经嫁给黎子衿,她住的月瑶阁空了出来,姜宁花便被安排去住那里。

    目的也很明显,黎家还有两个没成亲的爷呢。

    邵怡然跟姜宁花见过几次,是一个很难形容的少女,家境落败,却装岀一身傲气,但你真那么傲,不要来黎家啊,来黎家不就是奔着好生活来的吗,像姜宁儿那样就挺好,大家都知道她是想过好日子,可这姜宁花脸上就写着“我很有傲骨”。

    邵怡然每次看到她,都觉得她脑子不太好。

    有一次赏花宴,黎翠雨请了几个交好的小姐来家里看桃花,喝点果子酒,热闹一下,但她拗不过黎老太太,只好把姜宁花也带上。

    几个姑娘家说说戏曲,弹弹琴,倒也其乐融融。

    等到姜宁花弄清楚哪些是官家小姐,哪些是商户小姐,态度就差很多了,只跟官家小姐来往,不跟商户小姐说话。

    黎翠雨窘得要死,这表妹抱大腿的样子也太让人难堪了,偏偏还自以为有一身傲骨。

    她对黎老太太也颇有微词,“虽然说孙女不该说祖母不是,但祖母也太偏心娘家了,姜家落败,得姜家的男人振奋起来才有用,祖母却只想着娶黎家女儿、拿黎家嫁妆,然后再把姜家女儿嫁入黎家,拿黎家聘礼,我们是姜家的亲戚,不是姜家的爹,凭什么用我们几个兄弟姊妹的一生来养姜家一辈子?”

    邵怡然深以为然,不过黎子衿当初都不反对了,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也幸好黎翠雨自己反抗了,不然就要嫁给姜家大爷,号称读书人,结果连童生都没考上。

    古代真的很多大户家族的孩子自欺欺人说在读书,其实根本就是当靠爸一族。

    黎家家大,当然不会只有一件事情。

    在黎子衿那边,继佩兰怀孕后,紫苑也跟着怀上了。

    姜宁儿不敢去打扰快要成亲的黎翠雨,又太想找人哭诉,不料竟哭诉到腾语院来了,邵怡然便看着她哭了一整个下午。

    “紫苑居然有了,还三个多月,要不是我看她肚子凸起让大去来看,她不知道还要瞒我多久,我不想让表哥觉得我小气,所以没给通房用药,然后佩兰先有了,成了贵妾,没想到连紫苑也有了,表哥这次要给她当贵妾,还是姨娘?我才进门半年啊,名分就这么多了,那我的立场在哪里?”

    能怎么办,自己选择当大度主母,就得有承担后果的肩膀,不想庶生嫡前,该给的汤药就要给,而不是事情发生了才来哭诉,而且,为什么要跟我哭诉啊,我们真的不熟啦!

    但邵怡然看姜宁儿瘦了这么多,觉得她可怜,也不忍心赶她走了。

    姜宁儿在府中真没有说话的人了,她不能去跟黎老太太说你孙子对我不好,婆婆倪氏又不喜欢她,年纪大一点的小泵黎翠雨要结婚,无法去打扰,黎翠陶嘴巴大,她不敢去讲,想来想去,便到邵怡然这边来了。

    因为黎子蔚官街的关系,邵怡然是官家夫人,不好到处乱说。

    “表哥对佩兰好,只要我讲两句,他就不高兴,说我是主母,若不满意,就把佩兰送去乡下,可我怎么敢,才半年就两个丫头有孕了,表哥也不是不来我房中,偏就我没动静,我只想知道老天爷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只想要一个儿子好站定脚跟,都这么难吗?”

    邵怡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不只佩兰厉害,黎子玪也厉害,他越是那样说,姜宁儿越不可能把佩兰送走了。

    除了这些,还有妙事一件。

    春天宴会多,是未婚儿女们的相亲宴,黎翠依嫁入郝家那是热热闹闹,因为邵怡然不见池姨娘,所以黎翠陶自己来了。

    只是黎翠陶一来不是客气地向她道歉,说“堂嫂,以前处处针对你,是我不好,能不能替我打扮打扮”,而是说“我已经来了,你看着办吧”。

    黎翠陶算哪根葱,求人还那么高高在上,她邵怡然又不是犯贱,这三年来,黎翠陶处处针对她,她还要给黎翠陶打扮得漂漂亮亮好相亲,想得美。

    说穿了,大宅生活就是这样,没啥大事,但小事多如牛毛。

    不过接下来这件真的是大事,超大事,超超大事——

    她癸水没来,连续没来。

    大事吧?大事!

    大夫说是喜脉的时候,她都想跳起来欢呼了,推算回去,就是刚成亲那几天努力耕耘的结果,危险期果然很危险,连续运动就中了。

    但好笑的是,她这个准妈咪没事苏嬷嬷却激动过度,晕了,害得房中的人一片手忙脚乱。

    她立刻请人去告诉黎老爷子跟庄氏,庄氏接获消息,一下就跑来了,高兴得脸色发光,还一直问她是真的吗?真的吗?

    大夫还没走,正在开补药,大夫听了,笑说是真的,脉象很好,孩子十分健康,过年前后会出生。

    庄氏喜孜孜拿出个荷包给大夫。

    大夫也不客气的说了多谢,开好药方便走了。

    庄氏喜不自禁,竟突然哭了出来。

    邵怡然知道她是高兴,笑说:“婆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生个健康的孩子。”

    庄氏含着眼泪说:“是男是女我不在乎,只要孩子健壮,我就心满意足了。”说完又高兴起来,“等中午吃完饭,我就去布庄剪一些上好的棉纱,给我宝贝金孙穿的。”

    卓嬷嬷笑着打趣,“三太太这下有得忙了,小少爷过年出生,衣服鞋袜可是要好几层,被子枕头也得准备起来。”

    庄氏喜得不行,“对了,差点忘了还要做小被子跟小枕头。”

    她交代邵怡然要好好照顾自己,又跟她说了很多怀孕可能出现的情形,这才回去。

    不久,黎老爷子那边也派了熊嬷嬷亲自前来,说老爷子很高兴,让开库房拿了两根百年人参,交代邵怡然以后千万以孩子为重,要什么都可以派人来说。

    邵怡然心中一阵温暖,黎老爷子还是这么实际,他并不懂得怎么照顾孕妇,所以总是说“有需要跟我说”。

    邵怡然给苏嬷嬷一个眼神,便拿了荷包给熊嬷嬷,“还请老姊姊跟珠老姨娘透个风,说我家夫人身体很好。”

    熊嬷嬷收下,这容易,珠老姨娘是个有晚福的,亲孙出息,连带老爷子最近看珠老姨娘都亲切许多。

    邵怡然看着那百年人参,诧异,这、这是人参?这萝卜长丝吧。

    看着她诧异的眼神,苏嬷嬷笑得眯起了眼,“人参是长得不好看,却是个好东西,大夫开的药方中若是有人参,加这百年人参,那效果可是比一般人参好上许多。”

    下午黎子蔚回来,知道她怀孕了,短暂呆滞后露出一脸喜气,“我太棒了。”

    邵怡然噗哧一笑,“棒的人是我。”

    黎子蔚喜色难掩,摸着她平坦的小肮,“真有了?”

    “这种事情哪能开玩笑。”

    “我上辈子没当过爸爸……”

    闻言,邵怡然软语道:“那我们从现在开始慢慢学,我也没当过妈妈,我很期待。”

    黎子蔚伸手抱住她,邵怡然将脸枕在他肩膀,只觉得安心平静,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刻了,他们前世都是有遗憾的人,这辈子却在因缘际会下握住彼此,开始弥补遗憾,学习人生。

    初夏的微风轻拂,鸟叫虫鸣,邵怡然想到四个字,岁月静好,整个人彷佛漂浮在宇宙,全身暖烘烘的,可慢慢地,慢慢地,思绪慢慢地回到了现实。

    她怀孕了,为了孩子,晚上不能伺候黎子蔚,自然要给他安排通房。

    约法三章时她说得豪气万丈,还一副很明理的样子,说什么通房姨娘都可以,一切好商量,可她现在想了想,都不可以,没得讨论,她绝对不允许自己这么辛苦的时候,他还温香软玉抱满怀。

    没有这种事。

    “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

    “说。”

    “我……不想安排通房。”邵怡然抱紧他,“其实十个月是很快的,就算加上坐月子也挺快,真的忍不住,你还能依靠自己……相信我,你可以的。”

    听到最后一句,黎子蔚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在想些什么?”

    “我在提一个让我们都好过一点的建议……”

    “『我不会虐待你的,像桔梗、紫荆啦,将来要当姨娘通通可以的,只不过得让我知道』,这些话不知道是谁说的?”

    “……我。”

    “那你现在是?”

    “我反悔了,怀孕是一段神奇的历程,但也是受苦的旅程,来,我们一起体验,一起为这个孩子学习忍耐与付出……”

    黎子蔚听着又忍不住笑了出来,果然是个小赖皮,不过,他觉得很开心。

    毕竟他们这样天天亲热了两个月,自己对她也诸多体贴,若她还能平心静气地给他安排通房跟姨娘,这女人才真的没良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好威最新章节 | 娘子好威全文阅读 | 娘子好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