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娘子好威 > 第四章 打得一手好算盘

娘子好威 第四章 打得一手好算盘 作者 : 简薰

    一个家要办起喜事,那时间就过得十分快了,黎老太太彷佛害怕黎老爷子改变心意似的,执意在年前就把姜宁儿娶过门,黎老爷子拗不过,只好不管了。

    三个多月的时间,整得黎家人仰马翻,黎子衿的峻雅院得重新修整,家具又得订做,姜老爷不管这女儿,于是连嫁妆都由黎老太太一手包了,妆台,新床,屏风,一个一个的订单送出去,又添了不少私房权充姜宁儿的嫁妆,每天都是各种吩咐,各种问话。

    忙,真忙,但钱多好办事,银子洒下去,倒也诸事齐全。

    婚礼前一天,姜宁儿这才回姜家,姜太太很安慰,丈夫虽然宠妾灭妻,让自己过得委屈,但至少女儿有桩不错的婚姻,于是殷殷交代女儿得孝顺公婆、孝顺老爷子跟老太太,敬爱丈夫,最重要的是快点生下嫡子,才能立稳脚跟。

    隔天早上吉时,黎家的迎亲队伍便来了姜家,但大雪连天,一路敲锣打鼓也没人出来看,迎亲队伍的众人都想着,那刚好,走快点,天气实在太冷了。

    四人的红色大轿,一路锣鼓喧天,在雪花纷飞中热热闹闹的进入富贵巷,黎家拆了门槛,开了大门,迎接新媳妇进门。

    邵怡然在黎翠雨的邀请下,也去了新房陪新娘,一屋子都是有往来的亲戚跟小姐,沈姑娘,伍姑娘,全姑娘都来了,姜家也有几个女儿过来。

    姜家败落,黎家却是大好,姜宁儿从此是黎家的嫡长孙媳,跟她打好关系,有好无坏,何况黎子轩跟黎子均还没订亲,说不定自己也有希望。

    黎子衿住的峻雅院是两进大院,一进五间房,前庭宽广,有树有塘,十分气派,新房也大,窗子上的红色剪纸十分喜庆,家具都是新的,雕刻繁复,一看就价值不斐,姜家几个姑娘眼睛都看直了。

    邵怡然再次觉得黎老爷子真是睿智,富养孙子,贵养孙女,看,姜家姑娘没见过好东西,乍然看到东西就在外人面前失了态,黎家就算是庶孙,庶孙女,用的也都是好东西,在外头自然不容易丢脸。

    “恭喜大堂姊。”姜二娘讨好地说:“这阵子祖父祖母都在说这桩亲事,他们很满意。”

    姜宁儿微微一笑,她在黎家居住多年,吃饭一直是四荤四素,昨天回到家里,这才知道,家里也是四荤四素,但不再分开吃饭,而是姑娘家一起吃,爷们起吃,大人一起吃,长辈一起吃,好节省开销,下人也散去了不少,嫡出姑娘只剩一个大丫头跟两个粗使婆子服侍。

    母亲说,幸好她这时候嫁了,因为姜家撑不久了,再过不久可能要换上小一点的宅子,从小宅子出门,面子上总过不去。

    十五岁的黎翠陶也笑说:“恭喜大嫂。”

    姜宁儿不想理二堂妹的话,却不能不理未来的小泵子,笑嗔一句,“翠陶别打趣我。”

    内心却是觉得“大嫂”这两个字听起来十分顺耳,也不枉自己对大表哥一往情深。

    “大嫂怎么这样说,我可是真心的,大嫂娘家跟我们有亲戚关系,姜家门户又大,这样才配当大哥的妻子,不像有的人,家里没人,嫁妆也拿不出来,却还妄想嫁入高门,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重。”

    听到这话,房中几个姑娘都知道黎翠陶说的是邵怡然。

    邵怡然人如其名,还是一派怡然,微微笑着。

    狗咬我,可是我不会因为这样去咬狗的,我就静静地看着你。

    果然,黎翠陶被她看得受不了,那种怜悯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她应该要难堪,应该要哭泣地跑出去才对,怎么还可以挺起胸膛的微笑?

    沈姑娘噗哧一笑,伸手挽着邵怡然的手臂,“人也是有分别的,有的人眼中有书,有的人眼中只有钱,高下立判。”

    沈姑娘是官家姑娘,她说的话自然有指标性,于是面对黎翠陶的不礼貌发言,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她,眼中都露出一抹嘲笑。

    黎子蔚是举人,邵怡然是邵大儒唯一的孙女儿,朝廷上的门生谁不想照顾昔日恩师的孙女,娶了邵怡然,想当官?有官,想做生意?有路,有人照拂,什么都方便,只有这种没见识的才会用嫁妆看人。

    黎翠陶一下眼眶红了,拉住黎翠雨的手,“大姊姊也不帮我。”

    黎翠雨无奈,其实她也不太想让自己的朋友来,但祖母一直跟她说,表姊没几个朋友,让她把自己朋友带来,不然新房的姑娘们太少,新娘尴尬,新郎面子上也不好看,她是为了大哥脸上好看,这才请自己的朋友。

    不过黎翠雨也真是不懂,翠陶挑衅怡然也不是一两次了,但从来没有成功过,奇怪的是,翠陶从不放弃,每次都把自己搞得下不来台,才要她出面挽救。

    抱怨归抱怨,黎翠雨还是笑着缓颊,“妹妹不懂事,还请大家见谅。”

    “不会啊,我看陶表姊说得挺好的。”姜四娘见黎家光一个院子就这么气派,又听说跟她同龄的黎子均还没订亲,心思就活终起来,“大表哥这等人品,本来就要大堂姊才能配得上,门当户对,才能百年好合,黎家跟姜家,真再合适不过了。”

    黎翠雨心想,什么当户对,当黎家人傻子?这是祖父念旧、祖母偏心的后果而已,姜家都几年没做新衣服了,姊妹们的衣服,都是大的给小的,小的再给更小的,还门当户对。

    这时候倪氏走进来,满脸红光,是,她是对姜宁儿不太满意,但奶娘劝她,“大少爷满意就成,大少爷满意,孩子便来得快,表小姐**又大,肯定好生养,小姐就等着三年抱俩吧!”

    被自己的奶娘这样劝,倪氏也觉得有道理,能生孩子的就是好媳妇,于是从兴致缺缺变得积极起来。

    倪氏带了四盘一口大的点心,梅花饼,核仁糕,桂花卷,莲子糖,每个都特意做小,让姑娘们可以一口吃下去,不会坏了妆容。

    “晚宴还要一会,都吃点垫垫肚子,佩兰,也喂你家小姐吃些。”

    几个小姐纷纷谢过,这时候肚子的确有点饿了。

    邵怡然就见佩兰拿了几个,从盖头下面小心翼翼地喂给姜宁儿,突然有点同情起姜宁儿,姜宁儿不漂亮,没才学,恐怕也不知道黎子衿为什么同意娶自己,这佩兰手段这样厉害,将来有得姜宁儿受的。

    黎翠陶被黎翠雨一瞪后闭上了嘴巴,房中又恢复热闹,就是几个黎翠雨的朋友说自己的,然后姜家姑娘拼命巴结姜宁儿。

    倪氏也看出房中气氛微妙,但她想,算了,有人热闹一下就好,这新房啊,最重要的是活人生气,把气氛热闹起来,孩子肯定来得快。

    想到孙子,倪氏脸上就又露出笑容,却没想到鲁嬷嬷匆匆过来,在她耳边小声说话,倪氏一听,脸色就变了。

    邵怡然才想着发生什么事情呢,很快的答案就揭晓了。

    黎宗二的妻子吴氏带着媳妇潘氏,女儿黎翠依上门,声音远远传来,“大嫂,恭喜你啊。”

    黎老太太生了黎宗壹跟黎宗二两兄弟,后来兄弟不和,黎宗二自请分家,当时还闹了一阵子,让倪氏来说,自请分家,有本事就滚啊,还在那边吵着要分多少家产,笑话,从来只有儿子欠爹娘,没有爹娘欠儿子的。

    黎宗二当时还要求要拿三分之一,气得黎老爷子直接用茶杯丢他,倪氏都还历历在目,闹到后来,老爷子给了一万两,将二房打发了。

    一万两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好好过日子,三代不用愁,偏偏黎宗二是个不切实际的,只想着要发大财,要给父兄好看,结果做药材生意,买到假人参;做瓷器生意,又遇沉船;然后想做染布,买了桑田棉田,遇到虫害。

    简单来说,黎完二就是不做任何研究,连那块山头两年前就有虫害都不知道,又买下来种棉花,能不长虫吗?

    朋友提议,就投钱下去,一万两银子短短几年就所剩无几,一家人越搬越远,宅子越换越小。

    这两年,黎宗二的妻子吴氏就开始腼着脸频频回本家,用“夫君也想承欢膝下”、“松哥儿说想祖父母了”等理由,出招频频。

    说白了,二房就是想回本家生活,但幸好公公英明,一律不准,当初有本事自请分家,那就当亲戚,别把钱花完了又想回来当儿子。

    黎老太太是想黎宗二一家回来的,可是一般事情她敢跟丈夫争执,真正的大事,却是不敢,只能在吴氏来的时候,塞些私房让她带回去。

    吴氏带着媳妇潘氏、女儿黎翠依进来,满脸讨好地道,“我这俗人什么也不懂,就祝大嫂早日抱男孙。”

    倪氏皮笑肉不笑地道,“那就承你吉言了。”

    吴氏连忙催促,“叫人啊。”

    潘氏跟黎翠依赶紧道:“见过大伯娘。”

    丫头伺候潘氏脱了披风,倪氏有点意外,“侄媳妇肚子都这么大了还出来啊?”重点是,她记得潘氏成亲也没多久,怎么这样快就有了。

    潘氏笑说:“大伯娶媳妇,我怎能不来。”

    看到大肚子,倪氏仇恨也忘了,轻轻拉着潘氏到床边,“宁儿,这是你二房的弟妹,现在有孕,你摸摸,沾沾喜气。”

    姜宁儿顺从地放下苹果,伸手摸起潘氏的大肚子。

    吴氏笑咪咪,“这就是了,自己人,亲热一点,我这媳妇啊,过门两个月就怀上,孕中好吃好睡,大夫每次诊脉,都说孩子健壮,侄媳妇沾了喜气,也很快就会有的。”

    这话谁不爱听,倪氏顿时笑说:“子衿媳妇要是半年内能有,我就谢天谢地了。”

    倪氏跟吴氏又说了一阵,便带潘氏夫给黎老爷子跟黎老太太磕头,黎翠依便留在房中。

    房中姑娘个个都穿新衣,布料上乘,款式新颖,头面更是相互争艳,黎翠依的衣服却有点显旧,尽避布料不错,款式却不新,不知道是吴氏以前的,还是潘氏的。

    首饰可以让工匠重新融过再造,衣服却不行,总之能看出黎宗二那边真的不行了,连个嫡出小姐都没有新衣服,在这华贵的房中,能看出她真的很局促不安。

    黎翠陶一脸不屑,黎翠雨怕她又出言讽刺,连忙瞪了她,黎翠陶这才消停。

    邵怡然心生怜悯,在最爱漂亮的年纪,却无法打扮得好看,明明是嫡长女,却没被养好,行事过于小心翼翼,恐怕吴氏满心都想着要怎么回家,这才没力气好好教养女儿。

    众人说笑声中,黎翠依显得格格不入,紧张不已,邵怡然便过去跟她说了几句话,问她平常喜欢吃什么,刺绣可拿手。

    黎翠依有点紧张,但还是一一回答。

    邵怡然笑着,这时手忽然一松,茶盏滑落,溅得黎翠依裙脚沾上茶渍。

    见状,黎翠依面露着急,她是有多带衣服,但那套……更丑。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邵怡然道:“让丫头回去拿太麻烦了,上我那里换吧。”

    见黎翠依犹犹豫豫的,邵怡然一把拉起她就往外走。

    外面正下着雪,木樨跟鸢萝细心给两人打伞,走到了芳蔼阁,苏嬷嬷正奇怪怎么带了个姑娘回来,邵怡然便笑说——

    “我弄脏了姊姊的裙子,嬷嬷去找套没穿过的衣服出来,我好赔给姊姊。”说罢,邵怡然简单介绍了黎翠依给苏嬷嬷。

    苏嬷嬷可是人精,一看黎翠依的打扮,再听自家姑娘那奇怪的借口,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赶紧配了一套衣服,槿纹衣,喜雀桃花袄子,翠烟碧玉裙,又看黎翠依头发跟妆容都粗疏,心想这二房真的不行了,小姐身边连个像样的嬷嬷都没有,干脆从头帮她弄过。

    这一来一往,待黎翠依回到了新房,居然只有黎翠雨一眼看出来是谁。

    十岁的黎翠娟没有心机,笑咪咪地说:“堂姊这样真好看。”

    黎翠依有些害羞,但又有点高兴,这几年家里不行,她穿的都是母亲的旧衣服改的,她知道自己不该任性,可是一次也好,她真的很想穿穿新衣服,想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刚刚,她在邵怡然那边照过镜子,她从来没看过自己这样,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这时倪氏也带着吴氏、潘氏回来,突然看到黎翠依像换了个人,都觉得奇怪,但也不能直接问,只能假装没发现,“好了,喜宴准备要开了,貂裘穿上都到前头去吧。”

    邵怡然握住黎翠依的手,“姊姊跟我们一桌吧。”

    黎翠依感激一笑,“嗯。”

    宴席很热闹,足足上了二十四道菜,闹新房不是姑娘家的事情,亲热的告别后,又相约春天宴会见,邵怡然这才往自己的芳蔼阁中走,却没想到在垂花门前看到黎子蔚。

    他穿着大氅,撑着伞,在月色下显得身长玉立。

    邵怡然不禁感到奇怪,是自己喝了酒,所以觉得他变得好看了,还是知道两人的命运即将系在一起,对他感到亲切,所以觉得好看了?

    她没有细思,只走过去,笑问:“等多久了?”

    “才一会。”

    “你不去闹洞房?”

    黎子蔚一脸嫌弃,“我不喜欢那种恶俗的活动。”

    邵怡然顿时想,同温层的人就是好,她也超讨厌婚闹的,她前世时还曾想过,万一有那么一天,她一定要在新房放支棒球棍,谁敢闹

    ,自己就打得他满头包。

    黎子蔚问:“冷不冷?”

    “刚刚喝了点酒,还热着呢。”

    “那好,我们走走。”

    邵怡然知道黎子蔚一定是有话跟她说,心想,他们也快成亲了,除了约法三章,的确有些事情该说清楚一点,总不能洞房花烛夜再来谈吧,那多奇怪。

    但她也不能请他进芳蔼阁,男女有别啊男女有别,即便他们三月就要成亲,也不能这么做,不然黎家跟邵家都会蒙羞。

    未婚夫妻房中独处?不行。

    未婚夫妻园中散步?可以。

    邵怡然挥挥手,让木樨跟鸢萝跟远点。

    “去假山那边吧。”黎子蔚提议。

    假山?她现在看到假山就会想到黎子衿跟佩兰,还有那句“让我看看你**有多白”,简直阴影。

    “还是水榭好了。”邵怡然说。

    黎子蔚欣然同意,“也行。”

    路上堆了厚雪,池塘也结了一层薄冰,天边的月亮又大又圆,掩映在乌云间。

    邵怡然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今天是满月,雪中观月原来是这等情怀,这时候要是能吟上一首李白,肯定有趣,可惜她酒喝多,脑子有点浑。

    “你那日提的约法三章,我都没意见,但我这边想补充一些。”

    他们是合作关系,甲乙双方都是平等的,她能提,他当然可以补充,邵怡然点点头,洗耳恭听。

    “我的父亲不负责任,母亲扶养我甚是辛苦,祖父虽然对我爱护有加,但毕竟是庶子嫡孙,祖母会有刁难的时候,我母亲嘴上不说,

    但我知道受了很多委屈,我时间有限,你一定要替我照顾她,她不是会刁难媳妇的人,这点你可以放心。”

    “没问题,你母亲爱我一尺,我就爱她一丈,要是老太太或者大太太给她难堪,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我会把她当成自己的母亲,敬她爱她。”

    结婚就是找对方优点,看,他没先提姨娘,先提母亲,多孝顺的好孩子啊。

    可以,子蔚,加十分。

    “我这阵子也在思考,要继续考进土,还是直接举子出仕,我们的喜帖发出后,有几个大人都主动跟我联络,说若想出仕,可以替我写信,我跟夫子商量后,决定出仕,然后边准备考进士,先生这阵子替我奔走,沈大人,唐大人,万大人,联名替我推荐,若无意外,明年春天就能进入钦天监,担任夏官正的监侯,七品。”

    邵怡然知道,钦天监就是古代天文单位,掌管历法,帮皇室算日子,祈福等等,底下又分成春夏秋冬中,五个官正,每个官正底下有两个监侯,黎子蔚担任的就是夏官正的监侯之一,只是这里监侯的品级跟她前世了解到的不同就是了。

    这个职务,不到权力中心,也比较清闲,但妙的是里面的人个个学问高,如果黎子蔚还想拼进士,那的确是个好去处。

    七品不错,到时候他身上有官阶,人家不敢来惹他,但他又不用陷于权力漩涡之中,这种事情等以后考上进士,阶级比较大再来就好,小辟儿禁不起斗。

    等成亲后,她就可以放心趴趴走了,这两年邵家亲戚从没放弃过要她回江南,第一年找不到她,后来知道她入住黎家,不敢惹政商关系都良好的黎家,就频频写信,一下说堂祖伯父想她啦,一下又是族兄要娶妻,让她回家乡喝喜酒等等。

    她又不是傻子,孤身回江南,不就是让宗亲替她这孤女“保管”身上庞大的家产吗?钱太多她宁愿洒路上,也绝不给那些贪婪的亲戚。

    其实她记得祖父身子后来不太好时,有一个一表三千里的亲戚带着曾孙前来,说要把曾孙过继给祖父,嘴上还说:“这样怡然就有哥哥了,以后也不用怕人欺负了。”

    超不要脸,摆明了就是要邵家的钱。

    她有把握,那群奇葩亲戚一定还会继续出招,不过等有了丈夫,她什么都不用怕,七品虽然没多高,但对乡下人来说,已经足够威吓了。

    黎子蔚继续说:“然后就是最后一点,我们不是真正的这里人,没有感情基础就要成亲圆房实在是太难了,如果成亲后要分房睡,我是可以接受的。”

    邵怡然听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分房?”

    “因为……你不会觉得……”

    “不会,”邵怡然斩钉截铁,“我要孩子。”

    培养感情还不知道要培养到牛年马月,她前世有个青梅竹马,认识十几年,就是不来电,万一她跟黎子蔚也是这样,还想等有感情再上床,那不是不用生了。

    不用延后,不用等,她可以,不过看在他有绅士风度分上,嗯,加个五分好了。

    “慢着。”邵怡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生?想替她守身如玉?”

    是紫荆,还是桔梗?

    “没有,你想到哪里去了。”十六岁的举子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这身体聪明,他也得狠下功夫,舍弃很多东西才有办法有目前的成就。

    邵怡然奇了,居然有男人不好色?自己可是长得艳若桃李啊,这都能拒绝?

    想着想着,她心里浮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你喜欢男人?”

    这更糟,如果他喜欢的是桔梗或紫荆,她还能打着正妻大旗,想办法先怀孕,万一他喜欢男的,就算她是正妻,她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当然不是。”黎子蔚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了,“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是觉得……我长得这么美,你不喜欢我,没有道理……”

    黎子蔚突然有点头痛,邵怡然怎么会是这种个性?他只是站在她的立场想了一下洞房花烛夜,没想到意外勾出她自恋的一面。

    “你怎么了?”

    “没事,你觉得不用分房,那就不用。”

    邵怡然笑说:“我知道你是好意,我心领了。对了,银子的事情,需不需要我帮忙,需要的话,不用客气的。”

    虽然是有几个大人要联名举荐黎子蔚,但也是需要一些银子打通关系,这些不能省,当然是要黎子蔚自己出。

    “不用,这个我能处理。”

    邵怡然心想,哎哟,虽然是现代人,但没想到是个大男人,不拿女人钱的那种。

    黎老爷子原本要花十万两给他捐官,只是黎老爷子的私房肯定没这么多,因为要动用到公中,所以黎老太太才会知道,从而大闹,但现在有几个大人联名推荐,大概只要五千两就能解决,五千两对黎老爷子来说肯定不算大数目。

    堂堂一个大男人,可以接受爷爷的照顾,却不能接受女人的照顾……算了,只要结果是好的,那就好了。

    邵怡然有点酒意,仗着酒意侧过身问他,“老实说,你对这婚事有没有一丁点儿的期待?”

    黎子蔚见她双眼亮晶晶,脸颊红扑扑的,神情可爱得不行,不知道怎的,就点头了。

    邵怡然大喜,“真好,我也有期待,我们一定合得来。”

    听到这话,黎子蔚在心里想,他们都在这时代生活了十几年,也改变了很多,还能合得来吗?可是看她那样信心满满,不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有些同意。

    “你喜欢什么动物?”这时,邵怡然忽然问道。

    黎子就心想这什么怪问题?但还是回答,“狗吧。”

    “那我绣个狗荷包给你。”

    “老鹰比较好。”堂堂大男人却拿一个狗荷包,不像话。

    “老鹰也行,那你等着。”邵怡然笑咪咪的,“我会绣一只遨翔天际的大老鹰……哈啾。”

    黎子蔚连忙脱下大氅给她裹上,“我们回去吧。”

    邵怡然心想,体贴,这个好,加十分。

    黎家有钱,过年自然十分热闹,各种礼物一车一车送出去,然后朋友的礼物又一车一车拉到黎家,忙进忙出十几天,每回过年,邵怡然就会再次见识到,京城跟乡下的有钱人到底差多少。

    乡下也有富豪,但他们不会这样花钱,而京城的人,面子第一,比排场,比夸张,你送我一尺高的玉瓶,我就送你金子做的全套饮茶壶,这些收到的礼物就会变成仓库里的一个编号,因为不能拿岀去卖,不能转送,只能放着长灰尘,也不知道到底能干么。

    大概就是午夜饭时,黎老太太跟倪氏会说起哪些礼物比较少见,就像今年,因为黎子蔚即将出仕,万大人、沈大人、唐大人都送了礼物过来,不过礼物是直接给黎家的大家长,黎老爷子的。

    邵怡然觉得很好笑的是,他们三人送的分别是,鸟鸣矾一方,前朝文人张善之画轴一卷,绝版的大善古经一本。

    珍贵是很珍贵没错,但黎家其他人根本用不到,所以虽然说是送黎家,不过黎老爷子马上决定全部转给黎子蔚这个孙子,也没人提出异议。

    也因为如此,邵怡然听到的时侯,笑到肚子痛,然后又同情了黎老爷子一把,人家一定知道黎家老太太不讲理,所以才拐这么一个弯。

    扣除这些小状况,过年还是令人开心的。

    邵怡然喜欢闻冷空气中的烟花味道,喜欢那种过年就要长大一岁的感觉。

    以前她很不安,因为长大就得成亲,因为当时她不知道自己要嫁给黎子衿好,还是黎子轩好,但现在她的婚事已定,心情自然轻松无比。

    商家没太大规矩,吃饭时可以讲话,众人闲话家常中,黎老太太突然道:“宁儿,老太婆知道你才刚成亲,但还是得交代你,快点生孩子,女人啊,什么都是假的,孩子才是真的,有了儿子,日子才会好起来。”

    黎宗二的大媳妇潘氏前几天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据说七斤重,吴氏很快就派人来报喜。黎老太太十分高兴,收拾了一些东西送过去,想去看曾孙,但又不敢,只能在年夜饭上提醒宁儿,肚子要争气点。

    邵怡然听了,只觉得古代女人真可怜,妻子不孕,有时候是男人的问题,偏偏古代就一口咬定是女人的肚子不争气。

    姜宁儿是新媳妇,自然只能虚心称是,“孙媳妇受教了。”

    “还有,翠雨,过了年你就十六,婚事不准再拖。”黎老太太继续发威。

    倪氏陪笑,“老太太,媳妇不一直在挑吗?”

    “我看其哥儿就挺好。”

    邵怡然听了顿时傻眼,其哥儿就是姜宁儿的堂哥,黎老太太这是想用黎翠雨的嫁妆去救只剩空壳的娘家吗?

    黎家的女孩子嫁妆至少五千两,对于衰败的姜家来说,这笔钱可以让姜家缓上几年,但黎翠雨的幸福呢?

    邵怡然知道黎翠雨不想嫁入姜家,也是,谁想嫁给吸血鬼婆家,一过去就要奉献所有嫁妆,一点保障也没有。

    她伸手捏捏黎翠雨,对她点点头,加油啊,你不开口没人能帮你的。

    接收到邵怡然的目光,黎翠雨深吸一气,“祖母,我、我不想嫁给表哥。”

    黎老太太登时懵了,“其哥儿有什么不好?”

    黎翠雨抬起头,“孙女儿爱钱,舍不得嫁妆。”

    邵怡然在心中欢呼起来,翠雨,干得好!

    闻言,黎老太太不由得提高了声音,“你这是什么话,你是我孙女,难道我会害了你吗?其哥儿是读书人,风度翩翩,又一表人才,跟我们黎家门当户对,你嫁过去,夫妻俩绝对可以和和美美。”

    邵怡然听了,悄悄在内心腹诽,那哪是什么读书人,明明是游手好闲,跟读书沾不上边的一个人,整天作梦娶黎家表妹好带进大笔嫁妆给他花的一个奇葩。

    黎翠雨一急,眼眶就红了,坚定地道:“总之孙女不嫁姜家。”

    倪氏也劝,“老太太,子衿的婚事已经依照您的意思了,翠雨的婚事,就给媳妇作主吧。”

    “我自己的孙女,我无法作她婚事的主?”

    黎翠雨见祖母生气,觉得害怕,内心又急,眼泪不禁扑簌蔌地掉下来。

    邵怡然正想帮她说些什么,没想到黎子蔚先开口了——

    “祖母怎么不考虑李四爷呢?”

    黎老太太正在气头上,且黎子蔚是庶子的儿子,跟她没关系,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我好好的嫡出孙女做啥去嫁庶出的儿子?”

    黎子蔚一脸理所当然,“凭的是,李四爷跟翠雨彼此有好感,凭的是,李家的庶子骋礼是一万两,翠雨过门,至少不会被贪嫁妆。”

    黎翠雨抬起头,泪眼朦胧,三房的堂哥总是在读书,吃饭时话也不多,他们其实没有很亲近,但她没想到,在这种时候是他替自己说话。

    这时,一旁的黎子衿也皱眉开口,“祖母,我已经依照您的意思娶表妹了,大妹妹的婚事,还请祖母放手让母亲打理。”

    黎子衿,你总算想起自己是哥哥了,亲妹妹都快被卖了,居然还龟缩着等别人先开口。腹诽完,邵怡然这才接着说:“姜家大爷要的只是翠雨的嫁妆,等嫁妆用完了,哪还会对翠雨好。”

    见小辈一个一个反驳自己,黎老太太生气地道:“我们黎家的婚事,轮不到你来管。”这话一出,一直没说话的黎老爷子重重放下茶盏,“你越说越不像话了,当年若没有邵兄出手帮忙,就没有我们黎家今天的盛况,我早说过,怡然是自己人,不是外人,你要作主?好,我也要作主,我问你,这个家是你大还是我大?”

    黎老太太气势一下弱了,“自然是老爷子大。”

    “好,我大,那我现在宣布,这婚事,交给大媳妇自己作主,翠雨,你有什么想法就跟你娘说,大媳妇,你就负责给翠雨找个好夫家,子蔚说的那个李家就挺好,陈家、文家也都不错,看翠雨自已意思吧。至于姜家绝对不成,娶穷媳妇进门,最多就是没什么嫁妆,要是嫁个穷女婿,那翠雨可是要吃苦的,你舍得,我可舍不得。”

    黎老太太跟姜宁儿被说得一脸难堪。

    其实这是她们昨天商量好的,把黎翠雨嫁给姜大爷,黎翠陶嫁给姜二爷,黎翠双嫁给姜四爷,这样姜家就有一万五千两的嫁妆,想来有二十年是用不愁的,姜家肯定可以恢复以前的好日子,没想到今日被黎老爷子这样打脸。

    倪氏听了喜玫孜的,“谢老爷子,傻丫头,快点谢谢祖父啊。”

    黎翠雨吸着鼻子,“孙女儿谢谢祖父厚爱。”

    吃完一顿不是很愉快的年夜饭,大家各回各屋,因为已经订婚,黎子蔚就送邵怡然回芳蔼阁。

    邵怡然一路哼着周杰伦的歌。

    黎子蔚笑说:“你今日又没喝酒,怎么心情还这样好?”

    “我开心啊。”

    黎子蔚,挺好的啊,翠雨那么艰难的时候,第一个跳出来发声,明明在黎家身分也很尴尬,明知道黎老太太不喜欢他,但他还是干了。

    有肩膀者,应若是。

    邵怡然这时候的感觉就好像自己买了一个保温壶,本以为可以保温六小时,没想到可保一整夜的热度!

    她原本只想嫁个还过得去的,没想到那个人这么有良心跟勇气,她赚到了。

    到了芳蔼阁垂花门前,邵怡然让他等等,说着自己走进屋,不一会,她又从屋子走出来,但出来时她手上多了个荷包,蓝色缎面,上头绣着一只遨翔天际的老鹰。

    “喏,收着。”

    黎子蔚借着手上的灯看,图案很生动,看得出来是下了功夫的,“你居然学了刺绣?”

    “那当然,我可是很努力融入生活的。”

    “我会好好珍惜的。”黎子蔚郑重地说。

    看到他正色,她实然有点不好意思,想了想,只吐出两个字,“晚安。”

    他浅浅一笑,“晚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好威最新章节 | 娘子好威全文阅读 | 娘子好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