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招人爱 第二十四章 作者 : 莫颜

【第十四章】

褚府因为贼人的潜入而惊动,护卫手持火把,如数条火龙般从四面八方涌入,明亮的火光将褚府照得亮如白昼,也照出两名贼人的身影。

其中一名贼人功夫了得,竟如鬼魅一般,赶在护卫包围前便已飞身掠去,没入黑暗中,似是早已安排好退路,让人阻拦不及,只余下隐身前的一抹掠影,令人空留遗恨。

另一名贼人就没那么幸运了,此人身手略逊,轻功普通,但是胜在动作灵活,反应灵敏,还有点狡猾,东躲西藏又绕圈的,让疲于奔命的护卫一时竟是无可奈何。

禇恒之闻讯赶来时,护卫首领李皓立即上前禀报。

“大公子,贼人有两名,一名已逃,另一名被咱们的人包围,暂时堵住了退路。”

褚恒之盯着那缠斗的贼人,冷冷命令,“断手断脚无所谓,留一口气在便行。”意思是要活捉逼供了。

李皓应声领命,转身上前几步,以丹田之声,对围剿的护卫们大声传令。

“大公子有令,活捉贼人,断手断脚无碍,能开口说话就行。”

这话说得嘹亮清晰,字字入耳,不仅所有护卫都听清了,连黑衣人也听得一清二楚,不禁身子一僵。

黑衣人回头看向禇恒之,那修长伟岸的身影在一群人中出类拔萃,让人一眼便能瞧见,而那因为火光照耀而明亮不一的英俊面孔,透着杀伐决断。

此时他身边出现一抹芳影,亦是明媚亮眼而出众,当那如花似玉的苏琉璃忧心地抓着他的手臂时,本是冷漠的俊容瞬间转为柔和,似在安抚美人受惊的心神,将她护卫在臂弯里。

关云希看得眼瞳一缩,心头刺痛,或许是这股不平之气在作祟,逼得她硬气不屈,宁可被四周不长眼的刀剑划破皮肤,也不肯露出真面目来示弱求救。

她拼着一股气势,硬是突围而出,抢了一匹马,眼看就要策马而去。

“拿箭来!”褚恒之喝令,立即有手下奉上长弓和羽箭。

他拉满弓,对准目标,嗖的一声,利箭射出,目标俯身闪过,竟是逃过这精准的一箭,策马的速度不减反增。

禇恒之再度举弓,这回是三箭连发,目标躲过第一箭,持刀打掉第二箭,但第三箭却是挟带着内力而来,射中了对方的肩膀。

箭矢入肉带来的剧疼,令关云希痛呼一声,从马背上趺落。

见蒙面人失足落马,众人拍手叫好,赶来的护卫将人团团围住,以刀剑为墙,将人困在其中,只要稍加抵抗,便会立刻被刀剑刺成窟窿。

禇恒之冷眼看着蒙面人被手下逼着起身,步伐一拐一拐地走回来,显然是失足时伤了脚踝。

蒙面人走得太慢,被身后的手下用力踢了一脚,跌倒在地,爬了半天始终支不起身,又被另一名手下狠狠拽起,推了一把,逼着往前走。

关云希狼狈地撑着身子,脚步蹒跚,低头不语,她每走一步,身上的血便滴了一路。

禇恒之冷肃着脸,目光冰寒,当对方越来越近,那蒙着黑布的半张脸在火光照耀下,也越来越清晰可见时,沉寂冰冷的眼神终于有了波动。

他眉头微皱,心生不祥,当触及那双熟悉的眼眸时,他眼瞳蓦地一缩,脸色倏变。

身后的护卫冷不防又踢了她一脚,在她往前倒地前,禇恒之已经火速接住她,杀人的目光狠狠瞪向那名护卫,惊得护卫身子一僵,一时间呆住了。

“叫大夫过来!”

褚恒之大吼一声,同时把人打横抱起,三步并成两步奔回屋子,这情况令众人呆愕,不明白大公子怎么突然如此关照贼人?

适才被狠瞪的护卫回神后一脸忐忑不安,不明白自己哪儿错了,他不过就是踢了那人一脚,大公子明明说了断手断脚也无所谓的呀……

在沉寂之后,终于有人问出大伙儿心中的疑惑。

“那人是谁?”

答案无人知晓,唯有褚善和褚然,能让大公子紧张到如此失态的人,不做第二人想。

禇恒之不必摘下蒙面人脸上的黑布,也能认出她的眼。

箭矢还插在她身上,那温热的血已流到他的手臂上,令他紧张得脸色铁青,又懊悔得想杀人。

他步伐疾行如风,抱着她穿廊过院,一进屋,便立即回头命令。

“褚然,你立即找人扮成黑衣人,佯装被捕诈死。褚善,别让任何人进屋,尤其是老爷和夫人,不管用什么理由,将他们调开。”

禇然和褚善立即肃然领命,尤其在瞧见大公子凌厉铁青的脸色时,便知情况紧急,不容许有闪失。

他们走时,还能隐隐听见屋内传来大公子压抑紧张的声音。

“别动,大夫等会儿就来了,乖一点……”

那蒙面人若不是关家姑娘,谁还能让大公子这样抱在怀里低声下气地哄着,却还舍不得放下?

这一夜,褚府并不平静,所幸褚恒之及时处理得当,把事情压了下来,不让任何人知晓蒙面人的真正身分,除了少数心腹之外。

其他人包括他爹娘在内,都以为蒙面人被击毙了,而他正领着手下,忙着调查此事,殊不知他一直在院内屋里,忙着照顾心上人。

关云希疼死了,两辈子没这么憋屈过,她气得不想理禇恒之,死抿着嘴不肯解释一句,可她苍白的脸色,以及伤口上的鲜血,都让禇恒之的脸黑得吓人。

这女人硬气得让他咬牙切齿,她明明可以求救却没有,宁可拿命开玩笑,倘若那箭矢再偏一点,射中的就不是她的肩,而是她的心脏了。

那大夫亦是他的人,在他的命令下,发誓守口如瓶。他让禇善拿了重金给大夫,要他开出最好的伤药,让人去秘密抓药回来。

送走大夫后,他回到卧房守着她,她不肯理他,他亦一夜无话。两人还在赌气,他气她不爱惜自己,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而她则是气他跟苏琉璃之间的事。

虽赌气,禇恒之却是守了她一夜,照顾她到天亮,紧箍她的腰,让她趴睡在自己怀里,免得翻身压到伤处。

关云希不肯说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褚府,而另一名黑衣人又是何人,反正她有伤在身,把双眼一闭,谅他也不敢拿她怎么办。

她不说,褚恒之却有的是办法查出来,不到一日,他就查出了一些事。

当他回到卧房时,那表情却是一脸奇怪,直把关云希盯得莫名其妙,终于忍不住瞪回去。

“你去调戏我表妹?”他问,有点不太相信自己查到的事。

她的反应是轻哼一声,不屑回答,转头不理。

“你昨夜是为了救她?”

从苏琉璃的叙述中得知,她为了救她,与另一名黑衣人打了起来,才因此惊动府中的护卫。

关云希给他的回答是把身子翻向另一侧,摆明了无视到底。

禇恒之见她不理不睬,也不气,反倒一改先前的态度,不逼她,也不再问她,平静得让人觉得诡异,瞧不出他意欲为何?

这时一名手下来报,褚恒之起身出去,关云希在内房里,能听到外厅传来的说话声。

“禀大公子,那银狐已经全招了,该如何处置?”

“全都招了?”

“是。”

“那便无用了,杀了。”

关云希惊得坐起身,气急败坏地喊:“褚恒之!”

不一会儿,褚恒之走进内房,面色依然平静,目光波澜不兴。

“何事?”

“别杀他。”她气愤道。

他挑了挑眉,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站在那儿,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关云希抿了抿唇,决定豁出去了。

“一人做事一人当,这都是我的主意,他只是听命行事,你冲着我来便是。”

褚恒之听得笑了,“冲着你来?”

“是。”

他收起笑容,目中一片冷意,出口的话亦是冰冷得让人心惊。

“关云希,你明知我舍不得伤你半分,即使我气得半死,在盛怒之下,我依然关心你的安危,而你,却把自己的小命置于危险之地,你心有疑惑来找我,也未曾问我半句,宁可听信他人的挑拨,我只问你一句,你心中可有我?”

关云希愣怔住,一时间哑口无言,呆呆地看着他。

“这一箭射在你身上,看着你疼,你又怎知我心里不疼?若是箭锋再偏一点,你命丧我手,你可想过,当我手上沾着你的血时,今后我将如何自处?背负着误杀未婚妻的罪名,成为负心人,夜里我如何成眠?”

一番话,竟说得关云希不知如何回答。明明这话说得冰冷,她却听出话里的悲伤,以及他眼底的失望。

她抿着唇,想告诉他,她不是这个意思,但话卡在喉间,却是不知从何说起,也吐不出半个字来,因为他说的这些事,她从来没想过,也未曾仔细深思,直到此刻,她才恍若被人点醒,也头一回真正看清他的心意。

禇恒之突然笑了,道:“你不想他死,我明白了,我成全你们。”那语气与神态竟像是诀别,让她心惊。

见他要走,关云希急忙喊住他。

“褚恒之,你别走——”

他脚步未停,竟是狠下心,不管不顾地抛下她走了。

她一时心急,顾不得肩伤,急忙下床要追回他,但才走到门口,她便软下身子,倒在地上。

药性让她四肢发软,提不起力气,眼看他的身影离去,从不轻易掉泪的她,竟心慌地眼睛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招人爱最新章节 | 娘子招人爱全文阅读 | 娘子招人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