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招人爱 第七章 作者 : 莫颜

【第四章】

从地道过来查探的两人,瞧见关云希,立即拿着大刀指向她。

褚恒之躲在暗处紧盯着对方,暗中运力,只要他们一动手,他便立即出手。

本该是一场紧绷对峙的场面,也不知那女人跟那两人说了什么,就见那两人突然把指向她的刀收回,笑容满面地抱拳施礼,看得禇恒之一脸诧异。

关云希转过头来,突然朝他招招手,褚恒之只好走出去。

他来到众人面前时,对方也在打量他,不等他自己开口,关云希已经为两方引介。

“这两位是瘦猴和胖虎,他们两兄弟可厉害了,不管是上山下海或爬树跳河,速度之快,无人能及。在陆上,他们是飞毛腿,到了水里,便如水中蛟龙,称霸五湖四海。”

两兄弟被一位娇美的姑娘如此大赞,面上谦虚,心下却乐开花,连忙再度抱拳。

“哪里,过奖、过奖。”

关云希接着指向褚恒之。“这位呢!也在道上赫赫有名,五湖四海人人皆知的大侠,人称『铁扇公子』,你们肯定听过。”

两兄弟听了,立即一脸倾慕地拱手。

“铁扇公子,久仰、久仰。”

“……”禇恒之皮笑肉不笑地抱拳回礼,目光瞟向她,就见她含笑道:“别这么见外,就叫铁扇兄好了,亲切点。”

兄弟两人听了,立即改口。“铁扇兄。”

“……”他继续皮笑肉不笑地抱拳回礼。

瘦猴道:“事不宜迟,咱俩兄弟带路,飞鹰大姊、铁扇兄,这边请。”

“有劳两位。”关云希拱手道谢。

瘦猴和胖虎两兄弟转身领路,他们两人便跟在身后,待隔了些距离,禇恒之低下脸,气息来到她耳边。

“飞鹰大姊?”

关云希朝他挤挤眼,低声道:“就是我。”

“为何你是飞鹰,而我是铁扇?”

“我喜欢天上的鹰嘛,就叫飞鹰,而你极喜扇子,就帮你取个铁扇,高兴吧?”

他看起来像高兴的样子吗?还有,说得好似他对扇子有恋癖似的。

“说到扇子,我倒要问你,上回你抢走的那把扇子呢?”没见她带在身上。

“为了保管好,我派人去订做一个宝盒,收在里面呢!”她嘿嘿一笑,那把扇子是他的把柄,她才不还呢!

他瞄着她讨好的笑,丢了句。“给我保管好,不准丢了。”

“放心,我当平安符,宝贝着呢!”

见他没打算要回,她立即拍胸脯保证,殊不知她这没心没肺的笑靥,特别明媚动人,没有女儿家的矫揉造作,反倒多了让人不避忌的爽利,令人不禁莞尔。

有瘦猴和胖虎两兄弟带路,这一路上再无遇到任何陷阱。

“你到底要给我看什么?”褚恒之不禁狐疑。

“巫江寨。”

她说得轻松,他却听得惊讶。

巫江寨正是这次被官兵围剿的山匪,而巫江只不过是一个名称,实际上到现在官兵仍搜查不到山寨的地点,因此虽然剿匪打了胜仗,却并未完全剿灭。

褚恒之讶异地盯着她,他只知道她与巫江塞山匪有来往,却没想到她连山寨的地点都知道。

见他一脸惊讶,关云希笑得戏谑。

“怎么,不敢去?”

外传巫江寨山匪穷凶恶极,吃人骨血,扒人内腑,奸yin、烧杀、掳掠样样来,是一群没人性的魔鬼,活人进了巫江寨,尸骨无存出不来,所以在见到他的脸色时,她才会挑衅地问他这话。

“耳闻为虚,眼见为实。”他淡淡地说出这八个字。

她立即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刑部尚书府的大公子,知道世间传闻多有误,不会随人说风便是风、说雨便是雨,有智慧。”

褚恒之瞄了她一眼后,看向前面,面无表情

他们来到一座山谷,环绕山谷的石壁上长满了青苔,附近有瀑布流下,因此水气汇聚,看不出有任何可出入的山洞或是石门,直到瘦猴和胖虎吹了口哨后,原本瞧不出任何异样的石壁竟然动了。

就见石壁山坡长满的各种山草树木冒岀一个又一个头颅,他们各个手拿长矛与弓箭,涂着草绿色的脸上张着一双双目光如炬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们。

原来,他们早已进入山寨的地盘了。

褚恒之心中惊讶,原来所谓巫江寨并没有寨门,搜查的官兵自然找不到门。

瘦猴伸出双手朝上面的门卫汉子比手画脚一番,用的似乎是他们的暗号。

禇恒之低声问她。“他们比画什么?”

他本是试探性一问,料不到她还真能回答。

“等会儿接待咱们的那个人叫熊海。”

“他是谁?”

“当家们之下便是他了,什么都管。”她轻笑道。

没多久,便有一人攀藤而下,此人生得一脸大胡子,身材高壮,面相凶恶,十分慑人。他一落地,就不由分说地送瘦猴和胖虎各一脚。

“叫你们去看,居然随随便便就把外人带进来了,混账!”

瘦猴和胖虎两人被踢得哇哇叫,见到他就跟老鼠见到猫似地矮了半个头,挨打不敢还手。

大胡子男踹了两人后,猛然怒瞪过来,大声喝令。“来人,将他们抓起来!”

褚恒之沉下脸,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势。

“熊叔,你到现在还是这副熊脾气,一点都没变啊!”关云希笑得悠哉,丝毫不被他的气势所慑。

熊海愣住,瞪着眼前这个女人。

“别以为喊我一声熊叔,就能拉近关系,这两个小子被你几句甜言蜜语所骗,本爷可没那么幼稚,以为能叫得出咱们几个名字,就能混吃骗喝?”

关云希摇摇头。“熊叔,别发那么大牌气,小心旧疾又复发。文大夫说过,你忌吃辣、忌喝酒,还忌发脾气呢!”

熊海呆住,凶狠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重新打量眼前这个丫头。他往前走近,居高临下地瞪着她。

“你说你是大当家的结拜姊妹,有何证明?”

关云希双臂抱胸,直视他的迫人气势,笑道:“我能找到这里,能知你们的事,都是大当家告诉我的,这就是证明。”

熊海瞪着她,忽地阴沉沉地笑了。

“这些事,若是仔细打听并不难。臭丫头,你以为唬几句,就能骗得了我熊海?你今日要是拿不出证明,你们两人就别想活着出去。”

禇恒之皱眉,转头看向关云希,见她依然不慌不忙,反倒笑得更加明媚,语带顽皮。

“这可是你叫我证明的,我还知道,你每隔几日就会去后山那处湖水,表面上是去泡澡,其实是因为那湖水里有个小洞,你在那洞里藏了——”

“停!”熊海忽地大喝一声,他本就嗓门大,这一吼,震得四周人都吓一跳,唯独关云希老神在在地笑着,彷佛早料到他的反应。

这时候的熊海脸色早已大变,一脸紧张又见鬼地瞪着她,左右瞧瞧,四周上耳目太多,遂对她示意到一旁说话。

关云希跟着他到了一边,确定与其他人隔着距离后,熊海才低声咬牙问:“丫头,你是怎么知道的?”居然晓得他在后山湖里藏了酒,这件事除了大当家无人知晓。

“我还知道,若是让柳姨晓得你破了誓,背着她偷喝酒,她就带着孩子跟你和离。”

熊海见鬼地瞪她,这丫头竟然连这种事都知道?

见她此刻笑得一脸古灵精怪,那笑容还真像过世的大当家,莫名给人好感,这下子他不得不相信,这丫头或许真是大当家的结拜姊妹,否则如何能知道这件事?

熊海眼神复杂地看着她,再瞧瞧其他人,大伙儿正好奇地盯着他们,逼不得已,他只好咳了咳,厉声道:“明白了,既是大当家的结拜姊妹,便咱们山寨的贵客,随我来。”

熊海转身,领他们两人入寨,其他人见熊海允了,便也收回长矛,退到两边,放他们进寨,同时好奇地打量两人。

禇恒之与她并行,低声问:“他真的在后山湖里藏了酒?”

关云希心里翻了个白眼,武功高的人就是讨厌,耳力太好,八卦都给他听去了。她只好也压低声量道:“这事你可要保密,别说出去。”

“你拿什么收买我?”

他本是随意一说,没想到她看了前面的熊海一眼,回头认真地对他道:“只要你保证不说出去,我就请你喝湖中仙。”

“湖中仙?”

“就是他偷藏在湖里的酒。”

你偷山匪的酒来贿赂我?

见他沉默地盯着她,以为他不信,关云希再认真地补一句。“你放心,我知道他藏酒的准确位置。”

“你到底是来办正事,还是来打劫土匪的?”

“我这是行善,那只熊喝多了酒会伤身,多喝他一坛酒,他就多活几年,咱们不能见死不救。”

“……”他一阵无语。

褚恒之对于她能够深入巫江寨,已感到十分意外,见她一入山寨,不管遇到谁,都能当场化干戈为玉帛,更感到不可思议。

她会武功,性子爽利,还与巫江寨的大当家是结拜姊妹,她知道巫江寨很多人的底细,她还知道他要什么,而他,对她却是一无所知。

她身上,到底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

熊海领他们入寨后,将他们带到一处宅子里便走了。

四周有人守着,大约等了一刻钟的时间,一名手下过来,领他们去见山寨的二当家。

关云希如同回自己家一样,熟门熟路地走着,同时见到许多熟悉的人。她心中欢喜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但一双美眸却闪着灵动的光辉。

“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深入贼窟?”

她转头,对上某人犀利探究的目光。

她唇角一勾,美眸一眯,回眸一笑百媚生。

“有你在,我当然不怕了。”

故意送个秋波,害某人怔住后,她便不负责任地转头又去东张西望了。

某人面具后的俊容,不小心生出了不自在的红晕,并暗自庆幸自己戴着面具。

到了山寨大厅后,座上的两位当家已经等着他们。

三当家柴狼一瞧见她,立即站起身,大步朝她走来,将她上下打量,劈头便问:“昨晩是你?大当家的拜把姊妹?”

关云希也同样上下打量他,不答反问:“可把大当家安然带回寨中了?”

听见她的声音,柴狼立即确定是她。

“二哥,昨夜帮我的就是她没错。”

昨夜,二当家石陌尘和三当家柴狼两人去义庄偷回大当家的尸身,石陌尘负责阻拦追兵,柴狼则扛着大当家先走。事成后,石陌尘已从老三得知此女相助之事。

石陌尘打量这个女人,尽管他从未听过叶枫有结拜姊妹,亦对两人的身分高度怀疑,不过他一向不急于表态。

“幸会。”

不同于老三的粗勇急躁,他性格沉稳内敛,别人被这女人的话给说服,但他的目光却放在那位戴着面具、始终一语不发的男人身上。

“据说阁下是江湖闻名的铁扇公子?”

褚恒之与他对望,淡道:“不敢。”

石陌尘起身,缓缓走上前,绕着他细细打量。

“恕在下见识浅薄,并未听说江湖上有这号人物。”话落,出其不意地朝他脸上偷袭,欲摘下他的面具。

几乎是同时,褚恒之迅速闪避扫来的拳风,两人交手不超过十招,又再度分开。

“这就是二当家的待客之道?”褚恒之冷道。

石陌尘收起笑意,冷冷地盯着对方。

“若我记得没错,昨夜与我交手的人,是你。”他对手下大声喝令。“将他们拿下!”

二当家命令一出,众人纷纷拔刀,气氛一时紧张起来。

关云希想喝止,蓦地眼前一暗,高大的身影挡在她前面,她愣住,被禇恒之不由分说地护在身后,他一人挡在前面,浑身杀气凛凛。

她倒是没想到,当危险来时,他会率先挡在前面护着她,不过她只怔了一下,便立即回神。

此番前来,可不是来打架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招人爱最新章节 | 娘子招人爱全文阅读 | 娘子招人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