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招人爱 第二章 作者 : 莫颜

褚恒之望着眼前这位关家嫡女、他名义上八字尚未有一撇的未婚妻,并没有多少感觉,只因自他及冠后,他便长年待在西北,与她并没有多少接触,唯一的一次见面,是在她十五岁及笄的那一年宴会,有过一面之缘罢了。

事隔两年,他只记得,她是个十分娇柔害羞的姑娘,没想到第二次见面,便是今日。

若非他今日行经,正巧遇到此事,恐怕她会丧身于此,又恐怕是她故意挑在他经过的路上,故意为之。

想到此,墨眸沉了下,隐藏不悦。

若她真是故意挑在他经过的时候投湖,逼他出手救她,弄得此事人尽皆知,可谓高招。

当初退婚是母亲有意为之,他并无任何异议。婚姻大事由父母决定,毕竟这婚事是十年前,爷爷和对方长辈所定下的口头约定,对他来说,不管娶或不娶、退不退婚,皆由父母做主便是。

如今,关家千金这一投湖,原本是没多少人知道的小事,现在恐怕酿成大事了。被退婚的女子投湖,于他褚家名声有碍,亦会让父亲在朝中受政敌攻讦,寸步难行。

想到此,褚恒之沉下脸。

虽然退婚一事是他们褚家不对在先,但毕竟两家未真正定下婚事,加上这么多年过去了,父母考虑到女方家的面子,本想低调处理,从未声张,只是派人私下告知一声,哪知道关家千金竟然投湖了。

这等于是逼褚家同意这门婚事,褚恒之就算本来对关云希无感,这会儿也生出厌恶之心。

见她缓缓睁开眼睛,逐渐清醒过来,他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醒了吗?”

见她突然睁大眼盯着他,他冷哼一声,沉声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砰”的一声,话未说完,冷不防一个拳头打来,攻他一个措手不及,任他就算有高强武功在身,也绝没想到一个刚从鬼门关救回来的弱女子,会突然朝他打出一拳,且这一拳的力道一点也不轻。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锦香更是整个人吓到不敢动,直直盯着那张清俊温润的面孔上,缓缓流下两条鼻血,而那向来温文尔雅的神情上,也逐渐铁青狰狞。

褚恒之万万没想到,他堂堂一介贵公子,竟然被一个女人打了,这岂只是大逆不道,根本是造反了。

“你打我?”

他的声音很轻,却充满了山雨欲来的危险,而那双墨眸里凝聚的风暴,宛如死神的凝视。

关云希火大地指着他。

“有种咱们光明正大单挑,别暗箭伤人!”臭官兵,别想趁她昏迷时杀她,想她死没那么容易!

褚恒之怔住,没来由地被她这股气势给震住。

“你说什么?”

单挑?暗箭伤人?她在说什么?

只是他还来不及问清楚,这女人便又两眼一翻,倒了下去。

关云希一倒下,原本惊呆的锦香又急哭了。

褚恒之脸色难看地盯着地上昏厥的女人。

适才他深切感觉到她的杀气,而她的控诉令他不禁怀疑,难道她投湖是被人陷害的?

不管如何,他必须弄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沉下脸,对身边的仆人命令。“将关姑娘抬上马车,送回关府。”

叶枫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借尸还魂了,借的还是一位娇滴滴的姑娘家,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走几步路还会喘的弱女子。

她本是朝廷通缉的山寨土匪,却重生在官家千金关云希的身上。

震惊之后,她很快就冷静下来。

她一向艺高人胆大,惊慌从不是她会有的反应,越是在危急中,她越是沉着冷静。

在惊愕过后,她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不管重生到谁身上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活过来了,而她,还有未完的大业要继续完成。

首先,便是弄清她的新身分。

关云希,芳龄十七,乃是常州刺史大人的大女儿,因为被禇尚书府退婚,一时想不开而投湖自尽。

“你说什么?”关云希惊讶。

锦香见小姐变了脸色,这才发现自己失言,慌忙跪下认错。

“是奴婢失言,奴婢不该再提起退婚一事,让小姐伤心,请小姐责罚。”锦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道。

关云希挥挥手。“不是这个,你说我退婚前的那一句,再重复一次。”

锦香怔住,想了想,呐呐道:“小姐的未婚夫褚公子……”

“再上一句。”

“嗯……尚书府?”

“没错,就是这一句,你是说,关……我是说我,我跟尚书府有婚约?”

“是……”

“刺史大人关邦是我爹?”

“是……”

关云希眨了眨眼,原来她还魂的这副身躯是关邦那老家伙的女儿?还与尚书府的公子订亲了?

好啊!真是老天有眼,竟然让她重生在关家,岂不是天助她也?有了这个新身分,她便能再执掌大业,真是太好了。

“不对,刺史只不过是个六品官,一个小官根本决定不了大事,充其量不过是别人的棋子,若是三品以上的大官就好了,不过没关系,尚书府是二品大官……等等——”她转头问向锦香。“你说我被退婚了,尚书府的人后悔了,不娶了?”

锦香欲哭无泪地赔罪。“是锦香失言……”

“别管失不失言,实话实说就行了。真被退婚了?”

锦香不敢隐瞒,把实情说了一遍,心想小姐果然打击太大,到现在还无法接受退婚事,这也难怪,小姐倾慕禇公子那么多年了……

听到退婚一事,关云希只觉得遗憾可惜。

“怎么就不让我重生到妃子身上呢?”

若是重生到皇帝身边,她就可以仗势欺人了……忽而,她察觉到一旁探究的目光,她回头对上锦香的打量。

“小姐,你不记得事了?”

关云希掩下眼中的狡黠,天真道:“没什么,我这一投湖,脑子到现在还迷糊着,很多事都忘了,关……我爹很伤心吧?”

奇怪了,女儿投湖,做娘的都来了,怎么没瞧见做爹的来关心?

“老爷去找褚公子了。”

“褚公子是谁?”

此话一出,见到锦香一脸瞠目结舌的样子,关云希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立即伸手把锦香的下巴合上。

“唉,你不知道,投湖会伤脑子的,你一一把事情跟我说了,说不定你家小姐就能恢复记忆,很快康复。”

幸亏这个锦香不够伶俐聪明,冲动的小姐身边的丫鬟又笨,难怪会投湖赔上小命。

在她的诱导下,锦香把关云希投湖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又把关家和褚家的牵扯从祖父那一代说到这一代,虽然并非巨细靡遗,但大致上重点都提到了。

重生后的叶枫,从此以后就是关云希了,她不在乎是否被退婚,也不在乎官家小姐的身分,更不在乎未婚夫爱谁、娶谁,她在乎的是这个身分能带给她的方便和有利条件。

从锦香的话中,她大致明白关云希就是个典型的闺中女子,情感丰富又易钻牛角尖,否则怎会因为一个男人的退婚就去投湖了。

天下之大,没了这颗桃子,就去摘另一颗柿子;没了这株牡丹,换朵兰花也行呀!当然,这只是山寨大当家的想法,她是永远不会明白内心敏感脆弱的闺阁千金,有多爱那一颗桃子,或是那一朵牡丹。

山寨大当家从不拘泥不重要的事,她只知道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关云希趁着这几日在屋中装病休憩,好好地了解一下这具身子的用处。

年龄小了三岁,身高矮了半个头,腰细了一寸,脚也小了半寸。

中气不足,丹田不深,力气不够,平日养在深闺没经过锻炼,行功运气比平日多费两刻钟,这些都不打紧,唯一要紧的是武功,说到这点她就很想骂人。

这副新身体漂亮有什么用?害她的武功只剩下七成。

七成啊!足足少了三成!三成是多少?它代表的是五年的功力。

原本运气可以摧毁两人合抱的大树,现在只能推毁普通的小树。

原本轻功能跳五尺高,现在只剩三尺半。

从前可以跳五丈远,现在只能跳三丈。

原本能抬起的大石,现在要小心会被大石压垮。

一个劲道打岀暗器,准头没错,但是距离不够,树上那颗果子还挂在那儿,倒是下面的蜂窝被打到让她闻蜂而逃。

关云希皱眉深思,她想通了,好吧!做人总是有得有失,官家千金的身分有利于她,代价就是这具身体太娇弱了。

往好处想,起码没缺鼻子、少眼睛的,武功再练就是了。

白天,她安静不说话,顶多就是抓着贴身丫鬟锦香打探事情,有人来就装虚弱休息,免得让人发现她的怪异之处。

到了晚上,她点了丫鬟的睡穴将人搬上床,放下床帐后她便偷偷溜出去,施展轻功跃上屋檐,少了几寸没构着边,像只猴儿挂在飞担上面晃了晃,接着两手一攀,还是能上去的。

出了关府的高墙,她一路隐藏行迹,避开巡夜的城守,潜入义庄。

义庄是专门放置尸体的地方,她打听过,她的旧身体就放在这里。

阴暗的屋里排着一具具的尸体,她悄悄摸进去,点燃火折子,到每一具尸体旁仔细打量。

当见到昔日的弟兄时,她眼中有着痛心。

地上躺着的是五十六名牺牲的山寨弟兄,全都是跟着她一起打拼的人,由于死时未超过三日,加上天寒,所以尸身还是新鲜的,完全没有尸臭。

关云希闭上眼,平静了心情后,再睁开时,眼中是一片清明和沉静。

她拉开草席,一个个看过,当终于找到自己时,她怔住了。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又有些悲伤。

她看着自己闭目安静地躺在那里,好似睡着了,前尘往事就像昨天一样,再醒来时,人事已非,她成了另一个人。

关云希沉默地看着自己冷冰地躺在那儿,沉寂一会儿后,她深吸一口气。

算了,不过是一具身体罢了,就当是换了一间屋子吧!办正事要紧。

她把草席整个掀开,再度一怔。

原本草席只有掀开一点,只能看到脸,没看见身体,现在才发现,她身上包裹着一件黑色披风。

这是一件男人的披风,披风领子处的一圈毛用的是上好的狼毛,布料也是上等的,而领口处的结上有纹路,是一朵兰。

怪了,是谁在她死后,将这么好的披风包裹在她身上?彷佛是在表达对死者的敬意和爱护。

她伸手细细地摸着衣料,质地上好,十分温暖,包覆在前世的身体上,却也暖了这一世的心。

她勾起唇瓣,心想难不成有人偷偷爱慕她?

她失笑摇头,不管如何,她谢谢那个人,让她死时仍保有尊严。

她在自己身上搜了下,不一会儿果然摸到了,她松了口气,幸好东西还在,今夜总算没白跑一趟。

她今夜来此,便是为了拿回这颗石印。

这颗石印是她专属的石刻印章,也是她的代表物,就缝在裤腰里,幸好没被人发现。有了这颗石印,她与前世的自己便有了连结,事情就好办了。

她将石印小心地包在布里,再装进一个盒子里,然后放进自己的腰袋里。

火光晃动了,似有风动,她心头蓦地一惊,猛然回头,赫见一具修长的身是站在门口,而一双精锐的目光正冷冷锁住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招人爱最新章节 | 娘子招人爱全文阅读 | 娘子招人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