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药膳娇妻 > 第十八章 老虎头上扑苍蝇

药膳娇妻 第十八章 老虎头上扑苍蝇 作者 : 简璎

    安承嫣紧闭着眼眸,脑子里仍停留在赵幸珠掐住她颈子的时候,她说要告诉封潜前世的她有多丑,封潜知道之后,会有多嫌弃她……

    “如何?”封潜绷着脸。

    杜太医细细诊脉之后禀道:“王妃可能是一时情绪过度波动,稍微动了胎气,王爷稍安勿躁,下官开副安胎方子,喝三日汤药便无恙。”

    他们说话时,安承嫣悄然的拿出了一颗保胎丸含在嘴里,她自己的身子她最清楚,她不是动了点胎气而已,知道赵幸珠竟是赵心珠时,她震惊万分,整个人处于紧绷状态太久,又让赵幸珠给掐住颈子,母子连心,胎儿也受到了莫大惊吓,此时胎儿蜷曲了起来不肯伸展,保胎丸可令胎儿放松,约莫半个时辰便可见效。

    日晴送杜太医出去了,银杏忙去抓药煎药,寝房里十分安静,因为不知如何向封潜说明她和赵幸珠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她闭着眼假装睡着了。

    赵幸珠真是掐住她的死穴了,她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的便是失去封潜,她魂魄穿越这件事,她打定主意要隐瞒他一辈子,如果赵幸珠对封潜说前世的她有多丑,那么她是穿越人的身分也要揭开,被他知道她是穿越人,她还能挺住,但若被他知道前世的她是个丑八怪,她便再也坚持不了了,她无法想象他会用什么眼光来看她,会不会有被欺骗感情的感觉?对于和一个丑八怪谈恋爱,还碰了她,且她还怀孕了,要生他的孩子,他又做何感想?他肯定要恶心作呕了,如果这一世她是以前世的面貌与他相见,他也不会看她一眼吧?更别说对她心动以及爱上她了,人不都是以貌取人者居多吗?谁又能够例外?

    想到这里,她的心紧紧一揪。

    前世她听过一句话,爱人不是罪,但长得丑的人去爱人就是罪,那是她在实习的时候,对一个有酒窝的实习医师有好感,仅仅只是有好感而已,不知怎地就被对方看出来了,然后,有一天她在实习医师休息室外听到他对另一个实习医师这么说——“爱人不是罪,但长得丑的人去爱人就是罪”,当下她手心都出汗了,苍白着脸,将手握得死紧,从此不敢再看那人一眼,深怕被看出心意会被取笑、被唾弃、被嫌恶。

    如果封潜看到她前世的长相会有什么感觉?他会说什么呢?他会说,不要紧,我爱的是你的内在,爱你的内在美吗?

    这种话连她都不信,有哪个男人真会爱女人内在美的,她处处碰壁,受过太多伤害了,她很清楚封潜知道真相之后会有什么反应,而那是她不能承受之重,会让她的心破碎掉,让她粉身碎骨,再也无法愈合……

    “我知道你没睡。”封潜在床沿坐了下来,轻抚着她汗湿的额际,看她紧闭双眸拧着娥眉的模样便知道她不但没有睡,还非常清醒。

    他的触碰令安承嫣像被电到了似的,再也装不下去了,她慢慢睁开了眼眸,眼里写满了忧愁和不安,满脑子都是他知道她的“真面目”之后的反应,满心都是凄惶无助。

    “不必担心。”封潜绷着脸,面色还是极黑。“我明日便送走赵幸珠,都是我不好,我以为她只是失常,没想到她病得严重,我会将她送去庄子上养病,不再让她对你有所威胁。”

    安承嫣在被里的双手不自觉的收紧。

    原来,他主观认定了赵幸珠是精神失常才会对她行凶,还果断的要送走她……

    可送走赵幸珠绝不是好方法,若她被激怒了,来个玉石俱焚将两人穿越之事说出来,她也会失去现在拥有的幸福。

    “今日……是有些误会。”她润了润唇。“可能我的话不中听,勾起了赵姑娘不堪的回忆,她才发怒,不是有意对我无礼……”

    封潜定定看着她,剑眉微扬。“你这是在为她求情?”

    安承嫣怕他会看出什么,紧张的握紧双拳,解释道:“我也有不妥之处,不能全怪赵姑娘一人……先让她待着吧。我试试药膳能否改善她的病症,若因此将她送走,我担心她病情加重。”

    封潜的眼眸深若寒潭。“你是真心的?”

    安承嫣忙不迭地点头。“嗯,真心的。”

    她的心里滑过一阵愧意,他如此信任她,她却不能坦诚相对,不但不能坦诚相对,现在还要想方设法的隐瞒他,她心中实在不好受。

    说谎只有两种可能,想得到或害怕失去,她便是害怕失去。

    封潜眉头微敛,低声说道:“那么你答应我,不可再单独见赵幸珠。”

    安承嫣连忙应承,“我答应你。”

    事实上,这个承诺她做不到,她跟赵幸珠还有话要谈,而她们说的话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但眼前她也只能先答应封潜了,先将赵幸珠留下来,她才能解开赵幸珠的心结,让赵幸珠接受如今的事实。

    想到这个难题,她的心就直往下沉。看赵幸珠今日激动的样子,她能好好听她说吗?将心比心,她能接受自己从美女变丑女吗?她觉得丑陋的容貌对赵幸珠的打击似乎比穿越还大,而她也不是不能理解,任何人一直做为美女生活,如何接受突然成了丑女?

    若是她无法说服赵幸珠,那么该怎么办?她能开口对封潜说明一切?他会相信吗?若是赵幸珠抢先一步对他抖出一切,她又该如何?

    她猛地抓住了封潜的手,眼里有着哀切。“你能答应我,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都只相信我一个吗?”

    她突如其来的激动令封潜稍觉意外,但他不假思索的反握住她的手,坚定的看着她道:“我答应你,不管任何人说什么,我只相信你说的。”

    有了封潜的保证,她安心了,沉沉地入睡了,可梦里竟又梦到了飞机失事的那一刻,赵心珠突然转头,双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两眼赤红要置她于死地,口中狂喊着“不许你抢我位子!不许你抢我位子!”。

    安承嫣遽然睁眼,尖叫着从梦里醒来,冷汗涔涔,心跳快得像要跳出胸口。

    封潜把她扶起来,看着她眼底带着痛苦的神色,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蹙眉道:“究竟梦到什么了,让你吓成这样?孩子都要吓到了。”

    安承嫣如鲠在喉,听到自己紊乱的心跳,她低下头,良久,才咬着唇轻声说道:“我梦见……有鬼,有鬼在追我……”

    对她而言,这一世的赵幸珠就是鬼魅,专程来破坏她幸福的鬼魅。

    “你也信鬼吗?”封潜忽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将她拥入怀里。“有我在,任何鬼怪都近不了你的身。”

    翌日,封潜去上朝之后,安承嫣支开了日晴和银杏,自己到了翠安轩,绣梅见到她来很是意外,连忙奉茶。

    她听说昨日赵姑娘在王妃那里闹的那一出了,传闻王爷震怒之下要将赵姑娘送走,不知为何又没了下文。

    绣梅陪小心地问道:“王妃来此是?”

    安承嫣还没作声,赵幸珠便自己走了出来,她的脸色十分憔悴,看起来也没睡好,她对绣梅道:“我跟王妃要单独谈,你出去吧。”

    绣梅怕正主儿王妃在这里又发生什么事,不敢随意出去,她忐忑地看着安承嫣,见到安承嫣点了头,这才告退。

    “做主子的感觉是不是很好?看来你已经习惯做主子了。”赵幸珠将适才那一幕看在眼里,语气有些嘲讽,她耸了耸肩。“也是,以前你长得那么丑,现在却那么美,由丑变美,哪里有不习惯的道理,而我,由美变丑,看在你眼里很是幸灾乐祸吧?你们这种丑八怪对美女会有多敌视,我又不是不知道,见到我现在变丑了,你不知道有多开心,心里在唱歌吧?”

    赵幸珠畅所欲言的说完之后,立刻后悔了。

    该死!见了封潜的气势之后,昨夜她不是已经想通了吗?她都决定要对安承嫣低声下气了,怎么这会儿见到她又忍不住酸言酸语了起来,忍不住要刺她两句、讽刺她一番才甘心。

    她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只要见了安承嫣那张绝世面孔,她的胸口就涨满了不甘心和愤怒,原本在穿越之后还要继续美下去的是她,安承嫣现在的长相是她的,叫她如何能放下,能甘心?

    “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我想和你好好谈一谈。”面对嘲讽,安承嫣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的声音并不高,但很是坚定。

    赵幸珠深吸了一口气,调适好心情之后,她的眼神瞬间转为友善。“我明白,昨日是我太激动了,刚刚……我也是有口无心,我向你道歉,诚心诚意的道歉,谢谢你向王爷求情,我知道一定是你念在我们同样来自现代的分上帮我求情,我才没被送走,你的心意我心领了。”

    安承嫣很意外赵幸珠的转变这么大,不过好的转变是件好事,这代表她们能谈得下去,若是她还像昨天那么激烈,她们永远没办法谈出个结果来,她很紧张赵幸珠这颗不定时炸弹不知何时会引爆。

    “你能这样想,真的太好了。”她的欣喜写在脸上,她真诚的说道:“首先,我很遗憾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可这个时代也没有整容手术,若你能早点接受事实,才不会难受太久,也才能释怀,想想以后要怎么过。”

    赵幸珠在心中冷哼,这种安慰的话对她而言就是说风凉话,谁不知道要接受事实才能早点走出来,但又有谁接受得了?如此美丽的安承嫣站在她的面前可笑的开导,令她很想撕了她的嘴,让她不能再说话。

    “对了,我想问问你,你是如何用药膳治好了封潜的残容?我没想到你的药膳那么高明,我还以为是媒体夸大其词,想不到你真有本事。”

    看到安承嫣做人工呼吸,又得知她的名字之后,她分析安承嫣就是程嫣,因此针对安承嫣这个人她做了多方打听,其中最令她惊讶的就是安承嫣以药膳治好了封潜的残容,在她的认知里绝不可能有药膳能将残容修复,那根本天方夜谭,是魔法了。

    “过奖了。”安承嫣正色道:“不过,希望你谅解一点,药膳可以修补容颜,却无法改变容颜,所以我没办法帮你。”

    赵幸珠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我是医师,这点常识还是有的,不会误解你,你不必特意解释给我听,我只是好奇有什么药材能修补容貌,你能告诉我吗?”

    安承嫣面色严肃地说道:“你专研针炙,可能不太懂药膳,温补药膳确实具有修复功能,加上我来这里之后遇到了一位高人指点,至于详细的药方,你身为医师应该知道,每个医师都有些不传之秘,很抱歉,我答应了那位高人会保密,因此无法详细告诉你。”

    赵幸珠眼里精光一闪而过,那就是不告诉她喽?

    她才不信药膳可以修复残容,她都打听过了,封潜的脸烧伤得很严重,太医院的所有太医都治不好,偏偏安承嫣用药膳治好了,如今她又打死不说还扯出什么高人指点来搪塞,让她更加笃定其中一定有鬼,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她要挖出那个秘密来扳倒安承嫣!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好为难你。”她状似诚恳的看着安承嫣说道:“昨天是我太激动了,经过一夜我已经想清楚了,这一切不是你的错,是老天要给我历练,所以让我来到这里,我不会再去追究了。”

    她失去了美貌,但也不甘平凡过一生,她还有引以为傲的医术,且她学的正是中医,拿手的针炙可以在这里发扬光大,她要成为不可或缺的人物,她要在大武朝的医学上名留青史,她要把她失去的一切找回来,不计代价的找回来。

    “真的吗?你真的想开了吗?”安承嫣心上的那块大石终于落了地,她就怕赵幸珠一直钻牛角尖,越钻越无法自拔,做出令人遗憾的事。

    “已经发生的事,我都不想再想了,现在我只想把握当下,活在当下。”赵幸珠把场面话说完,她眨也不眨的看着安承嫣。“所以,我想开间医馆。”

    安承嫣有些意外。“开医馆?”

    赵幸珠积极道:“我打听过了,在这里开医馆坐堂并不需要什么执照,凭的都是真本事,我学的不正好是中医针炙吗?这里的针炙还不太发达,我正好可以发挥所长来救人,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寄人篱下,我想自食其力。等赚了钱,我想买宅子从这里搬出去,自由自在的过自己舒心的小日子。”

    她说得眼睛都亮了,安承嫣也为她的想法而高兴。“你要开医馆绝无问题,王爷名下有许多铺子,等我禀了王爷,明日便让大总管安排管事带你去看铺子,至于开业资金,我会全力支持。”

    赵幸珠很有分寸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白要你的银子,欠你的钱,等将来我稳定了会慢慢的还给你,加上利息还给你。”

    安承嫣浅浅一笑。“看你能振作起来,我已经很高兴了,银子的事不必放在心上,我来这里之后都成富婆了,嫁妆用不完,王爷还把名下铺子都交给我全权处理,每年光是租金收入就很可观,只要你需要,我都会全力支持你。”

    赵幸珠在心里恨得咬紧牙关,安承嫣大言不惭的说着银子多到用不完,对比她穿越醒来之时却是身无分文,没有家、没有亲人,衣衫褴褛像个乞丐似的,老天把她的福气都夺去给安承嫣了,但她不会向命运低头的,她一定会讨回来!

    经过刚刚一番谈话,现在她知道了,安承嫣心很软,可能是前世丑惯了,丑人多半没有脾气,她可以靠这一点来拿捏安承嫣。

    彻夜苦思、痛定思痛,她要成为比安承嫣更厉害的人,她要在京城站稳脚步,她要对达官贵人施惠,要达官贵人成为她的靠山,任何人都不能动她。

    安承嫣有种雨过天晴的舒畅感,她嫣然笑道:“说起来既然我们的误会都解开了,你以后也不是非要搬出去,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出去住,就在这里住下来吧。”

    赵幸珠勾起嘴角淡淡笑了下。“那么,说好了我们以后当好姊妹,毕竟在这里只有我们是『自己人』。”

    安承嫣点头。“一言为定。”

    外间,封潜剑眉蹙得死紧,脸色阴沉沉的,绣梅大气不敢喘一声的贴在墙上,直到封潜一个手势示意跟他走,绣梅这才连忙跟上。

    翠安轩的园子里,高大的封潜低头审视着打颤的绣梅,微微挑眉,问道:“适才本王跟你说什么?”

    绣梅惶恐地道:“今日王爷来过之事,只有王爷和奴婢知晓,若有第三人知道便是奴婢的死期。”

    封潜点了点头。“记性不错,说得一字不漏。”

    这肯定不是夸奖啊!绣梅惶惶不安地道:“奴婢……奴婢一定谨记在心。”

    封潜又往屋里看了一眼,这才离去。

    他的小妻子不管是什么来历,肯定都是涉世未深才会信了赵幸珠,而赵幸珠要在老虎头上扑苍蝇,自己找死,也怨不得他出狠手了。

    赵幸珠将医馆命名为“仁心堂”,她是唯一的坐堂大夫,馆里只有一个配药的药童,一切从简。

    她认为装潢门面不重要,口碑才是最重要的,她有信心她的医术高明,自然能口耳相传,病患会源源不绝的上门求诊,根本不必特地做宣传。为了要聚焦跟引起众人的注意,她又用了饥饿营销,一天只看二十个病人,若是第二十一个病人非要她看诊不可,要付双倍诊金,出诊则是三倍诊金,她这么做,是为了抬身价,本来就物以稀为贵,加上她认为人性本贱,越是限量便越是吃香。她已经振作起来了,她可是赵心珠,前世的她璀璨耀眼,她的穿越之旅也必须要活得比别人精采才行!

    至于她会医术一事,安承嫣是怎么跟封潜说的,又是怎么说服封潜帮她开医馆的,那些事她不管,这些都是安承嫣欠她的,她可以对安承嫣予取予求,因为安承嫣把她的好命运抢走了,安承嫣就必须为她铺路,只要她想要的,安承嫣都得乖乖送到她眼前来。况且她可是掐着安承嫣一个极大的弱点哩,安承嫣肯定是怕极了封潜知道她前世长得有多丑,只要有这个弱点在她手上,就不怕安承嫣不乖乖的满足她所有要求。

    安承嫣其实也没费多大唇舌跟封潜说明,只说赵幸珠恢复了记忆,原来她会医术,自小便在边关拜师学了大武朝还不发达的针炙之术,若让赵幸珠开间医馆,让她生活有个重心,比较不会胡思乱想,还能救人,一举三得,封潜二话不说便同意了,也没多问,让她颇为意外。

    她将赵幸珠开医馆一事交由大总管全权负责,大总管办事效率极高,没十天便把医馆开起来了,就开在医馆汇集的南临胡同里,还请了个伶俐的药童给赵幸珠使唤,又派了马车和车夫接送赵幸珠,赵幸珠便开始了每日去坐堂看诊,她去翠安轩探望了她几次,她都兴高采烈的,讲起病患来滔滔不绝。医馆的进帐不俗,她攒了不少银子,医馆又不要她付租金,赚的都是私房,荷包充盈后她看起来有底气多了,整个人容光焕发,也绝口不再提前世之事,每天都高高兴兴的出门去看诊。

    当然,赵幸珠还是在意容貌的,她坐堂都戴着面纱,出诊也戴着面纱,她知道要赵幸珠放下容貌这一点并不容易,但也只能等赵幸珠自己慢慢调适了。做为穿越同乡,能做的,她都为她做了,只盼赵幸珠能放宽心境,找到自己的定位,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在大武朝安生立命,不再有别的不好念头。

    如此,尘埃落定,她的心也定了,并且减少外出专心养胎,而同时间,传来了秦莺的好消息,秦莺也怀孕了,她特地带了日晴、银杏去洛阳侯府探望秦莺。

    侯爷夫人薛氏碍于安承嫣是尊亲王妃,亲自接待,但神情显得冷淡。

    稍晚,四个人在秦莺房里关起门来说话,叽叽喳喳的像亲姊妹一样。

    “我看薛夫人极是不喜你。”日晴蹙眉直白地道,秦莺是她的好姊妹,虽然如今贵为洛阳侯夫人,情谊同样不变。

    “我知道。”秦莺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夫人生育困难,如今我怀上了,夫人当然不是滋味,我能理解。”

    安承嫣藉由药灵袋看出秦莺怀的是男胎,她一边为秦莺把脉一边说道:“虽然有敞王做你靠山,相信薛夫人和其他妾室不敢乱来,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些保胎丸你放好,每日服一颗。”

    见银杏取出一罐保胎丸来交给秦莺,安承嫣又微笑道:“你这胎是哥儿,侯爷知道肯定要乐坏了,将你当宝呵护。”

    “真的?”秦莺抚着小肮,眼睛都亮了,后又羞答答的说道:“侯爷现在已经将我当宝了,自从我进门,他都不去别人房里了,我怀上之后,夜里他也没让别人伺候,对我一心一意的,没得挑了。”

    安承嫣也打从心里为秦莺高兴。“瞧你,说得真甜。”

    秦莺嚷道:“王爷也对王妃极好啊,颜侧妃、柳侧妃那两个坏女人都给赶走了,太后要塞美人也不要,对王妃也是一心一意。若是王妃这胎生个大胖儿子,王爷肯定要把您宠上天了。”

    说到这个,安承嫣便颇有微词了,药灵袋明明可以看出她怀的是男是女,却硬是半点口风都不漏,因此她也不知道自己会生儿子还是女儿。

    不过不管生儿子还是女儿,她肯定要生三个以上,封潜只有她一个女人,她要多多生育才不会让别人再有塞人给封潜的理由。

    再说了,她和封潜的基因这么强大,他们是俊男美女,生出来自然是小俊男、小美女,不多多益善怎么行?

    她轻抚显怀的肚子,已有些迫不及待想看孩子的相貌了。

    仁心堂在京城掀起了一股风潮,不但坐堂的是女大夫,且极为神秘,看诊总是戴着面纱让人难窥得其真容,不过那些都不打紧,只要医术高明就行了,她一手针炙可说是所向无敌,大小疑难杂症只要让她一针炙,多半都能得到舒缓,尤其她又擅长妇科,许多不好意思让男大夫看诊的姑娘、大婶都纷纷找上她看诊,更不乏请她出诊到府的高门太太千金。

    赵幸珠成了京城贵妇、小姐的新宠,她还是会在仁心堂坐堂,但已经以出诊为主,而且专门到高门大户里出诊,与贵妇太太建立了良好的交情,至于那些平头百姓或穷人家是请不动她的,上仁心堂的,若没有银子也会被赶出去,她的精力可不是要用在那些肮脏的穷人身上,她有限的精力自然要用在将来有利用价值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贵人身上。

    而这一日,上门了一位贵不可言的贵人,虽然对方没有表明身分,但通身的贵气不言而喻,摘下帷帽之后,那艳丽逼人的精致面孔更是叫她心里一跳。

    长得与她前世多么像啊!她前世便是有这样一副艳光四射的面孔,叫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甘心做她的工具人,她对他们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最后精心选中一个高富帅的富二代订婚,那个男人深爱着她,苦苦追求了她一年,还曾因为她不回讯息而割腕,充分表达了他对她的爱,以及没有她会死的执着。

    他们的订婚宴席开三百桌,花了三千万,给她做足了面子,送给她的求婚钻戒要价两千万,又特地带她飞去巴黎订做婚纱,在她空难前,他已包下了海岛,负责她亲友所有的机票食宿,要举行他们的世纪婚礼。

    只要她想要的,月亮、星星他都会摘给她,他曾说他出生是为了遇见她,能够让她点头答应嫁给他是他毕生最大的成就,即便有一日她有了残疾、不完美了,他也会爱她、护她、照顾她一生到老,对她不离不弃,因为唯有她在身边,他的心才会踏实,只要看见她,他就能忘却一切烦忧,她是上天送给他最美丽的礼物,也是他最大的宝蔵。

    她的准公婆也很满意白富美的她,待她像自己的女儿一般,她罹难之后,他们会有多悲痛,那个男人又会多么痛不欲生,他对她那么痴情,会不会傻得想不开随她殉情?

    想到前世的未婚夫,她的心紧紧一揪,面容黯然了几分。

    贵人在她对面优雅地坐了下来,身边的丫鬟出去守门了,诊间里只剩下她们两人。

    “赵姑娘是聪明人,本宫就开门见山地直说了。”战丽佟眨也不眨的看着赵幸珠。“本宫乃是丽贵妃,视安承嫣为眼中钉,若你能助本宫除掉安承嫣,本宫不但会奉上丰厚谢酬,还会答应你的所有要求。”

    赵幸珠的来历,她已打听得一清二楚。

    这人是封潜由边关带回来的,初时神志不清,曾在府里与安承嫣大闹一场惹怒了封潜,但不知为何不了了之,随即封潜便差大总管萧富升开了仁心堂给赵幸珠坐堂,而赵幸珠也展现了一手绝妙针炙之术,令人刮目相看。

    综观所有线索,赵幸珠极有可能便是玉人师太说的那个人,那个和安承嫣来自同一处,可以助她除掉安承嫣之人。

    “这是十万两银票,只要你肯透露安承嫣来自何处,这些便是你的了。”她很笃定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有在金钱面前不低头的人。

    赵幸珠心里一惊,她谨慎的问道:“贵妃娘娘何出此言?小女子不明白贵妃娘娘的意思。”

    战丽佟泰然道:“明人不说暗话,我透过一位高人知道了你和安承嫣都不是我大武朝之人,我的目标不是你,你大可以放心对我说。”

    “敢问贵妃娘娘,和尊亲王妃之间是何恩怨?”赵幸珠仍然小心,恩怨够大才能令她信服,不然她可不会轻易泄露来处自找死路。

    战丽佟目光悠长。“封潜是我的男人。”

    赵幸珠惊讶的瞪大了眼,这个女人在说什么?不是说是贵妃吗?贵妃还能有不是皇上的男人?好乱!

    战丽佟淡定道:“那是我入宫之前的事,虽然我已入宫为妃,可仍看不惯封潜身边有别的女人,我要安承嫣消失,要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消失。”

    前世交往过无数男人,谈过无数次恋爱的赵幸珠明白了,这位贵妃娘娘还爱着封潜,身在宫里,心在封潜身上。

    而她,不巧也看上了封潜。

    如今她已有了谋生能力,也有了钱银,现在她需要的是一个爱她的男人,那个男人必须要有权势、有地位、有身家,还要有俊美的相貌,她可看不上平凡的男人,所以看来看去封潜最符合她的标准。他是皇上的亲叔,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大武朝呼风唤雨,地位牢不可破,有这样的男人在身边,想必是极有安全感的。

    因此,封潜是她下个人生目标,而她原来就憎恨至极的安承嫣更加碍眼了,如今这位贵妃娘娘的提议,可以说是与她不谋而合。

    “贵妃娘娘应当知道,王妃身边戒备森严,要下手不是易事,再说,我来自一个文明世界,也不知如何让一个人消失。”她这也是间接承认了自己并非大武朝之人。

    战丽佟不疾不徐的说道:“方法本宫已经想好了,你只要执行便行了,即便不能一次除掉安承嫣,也要令她滑胎。”

    那个孩子不能出生,绝不能出生。

    “小女子明白了。”赵幸珠脸上带着一丝讨好的笑。“小女子一定尽心尽力办好贵妃娘娘所托之事。”

    借刀杀人,挺不错的,若事迹败露还能推到这女人身上。

    “很好。”战丽佟话锋一转,她深深的看着赵幸珠。“现在,咱们已是同条船上的人了,应该要彼此信任,坦诚相对,本宫想听你说说,你和安承嫣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药膳娇妻最新章节 | 药膳娇妻全文阅读 | 药膳娇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