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药膳娇妻 > 第五章 初入皇宫展药膳

药膳娇妻 第五章 初入皇宫展药膳 作者 : 简璎

    翌日,封潜发现他弄不明白安承嫣。

    传闻,安尚书的嫡女安承嫣,髡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鹞兮若流风之回雪。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而此时,那游龙的绣花鞋便一脚踩在了他的黑靴子上。

    “对不住!”安承嫣慌张的涨红了脸,她自己也没料到只是要经过封潜上马车罢了,她竟然会踩到他。

    “王妃!快、快移开……”锦茵一颗心蹦到了胸口,差一点都要蹲下去帮主子移莲足了。

    要命……日晴扶额,在心中叫苦不迭,主子哪里不好踩,怎么就偏偏踩在了王爷的黑靴子上,还留下印子,待会儿可是要进宫啊!

    “哦!对!要移开……”安承嫣连忙移开脚,不敢再看封潜的反应一眼,提着裙角火速上了马车。

    宫里得知封潜回来了,一早便来公公传圣旨要尊亲王夫妇进宫请安,还要同太皇太后、太后、皇上、皇后一块儿用早膳。

    所以,今天是她第一回穿上诰命夫人的官服,一大早接到圣旨后,她还有些睡眼惺忪睁不开眼就让日晴挖起来了,又是沐浴梳头又是描眉点唇,忙了个仰倒,好不容易盛装打扮好了,却不小心踩了封潜的脚……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踩了上去,都怪身上笨重的宫装让她行动迟缓,她都不敢回想封潜被她踩到时的眼神……丢人啊!

    “我觉得王爷也不是那么可怕嘛,就是戴了半边面具比较奇怪而已。”锦茵兴奋的表达她头一回见到尊亲王本人的感觉。

    安承嫣心有同感的想点头,却听日晴严肃的说道——

    “这话你可不要在人前说,什么可怕不可怕的,皇上可是很忌讳这些流言,有人还因此让皇上贬官。”

    安承嫣原先因出糗而一直垂头丧气的,此时立即坐直了身子。“怎么说?”

    日晴见到主子突然这般精神也有些错愕,她顿了顿说道:“皇上重视王爷的程度非比寻常,可以说,若有人敢瞧不起王爷,皇上第一个不依。要皇上给王爷摘星星摘月亮,皇上都会去,所以了,说王爷容颜可怕这种事绝不能传出去,若让有心人听见了,可要藉此大作文章了。”

    安承嫣马上想歪了,少女时期她没朋友,最爱沉溺在言情小说里,包含唯美的男男恋……难道皇上和王爷名为叔侄,实则是养成的关系?

    一想到自己的夫君和皇上可能是那种关系,安承嫣神情蔫蔫的,她若有所思的靠着车壁,手无意识的掀开帘子往外看。

    “王妃……”日晴正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主子在马车里向来都是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怎么今儿个会掀开车帘呢?这太奇怪了。

    安承嫣掀开车帘就是觉得闷,想透透气,顺道想看看古代的街景,这是她穿来古代后第一次出府上街。

    不料,封潜的坐骑正在她的马车旁,她掀开车帘时正好对上了他的眼,她来不及看清楚他的眼色便火速将车帘放下,她都能听见自己的心怦怦跳动着。

    锦茵马上禀道:“王妃,奴婢瞧见了,刚刚王爷好像在瞪您!”

    安承嫣秀眉紧蹙。“是吧?”

    要命,才一会儿功夫,她便惹了他两次,他不知道会怎么想她?

    尊亲王府就坐落在皇城里,距离皇宫非常近,安承嫣心中的忐忑不安还没结束,皇宫便到了,安承嫣以为要换乘宫轿,但马车竟是通行无阻直接进了宫门,行驶了比适才从尊亲王府来皇宫还要久的时间,不知穿过了多少道宫门,经过了多少座金雕玉砌、富丽堂皇的宫殿这才停了下来,皇宫之大,令人咋舌。

    日晴、锦茵跳下马车将安承嫣搀扶下来,她一眼就看到朱红色琉璃瓦在晨阳下发出粼粼金光,正想再多看看这深宫是多么的金雕玉砌、金碧辉煌时,封潜没有温度的声音便传来了。

    “跟好我。”

    撇开他听说过的那个教养得宜的安承嫣,他自己认识的安承嫣是个不可靠的,不到半个时辰她已出了两次错,这才让他觉得有必要交代一声。

    失误踩了他的脚,他可以揭过,但是,她怎么能明明与车帘外的他对上眼了却火速将车帘放下?不,不是这个,而是堂堂亲王妃怎么可以掀开车帘朝外看,她究竟是在做什么?

    封潜回首那凌厉的一眼,叫安承嫣的心咚的一跳。

    要命!帅惨了、酷毙了,身穿麒麟服的他高大威猛,有种摄人心魄的魅力,让他看一眼,她浑身都发热。

    都说大龄剩女恐怖,而前世的她不过才二十七岁,还没到剩女之龄,不过是没碰过男人、没谈过恋爱罢了,怎么就饥渴成这样?难道,她这是晚来的思春吗?

    “王妃,快跟上去啊……”锦茵见主子没由来的愣住,可能是被王爷的眼神给吓到了,她连忙小声提醒,还不着痕迹的推了推主子的腰。

    安承嫣绝不承认她是看封潜看到失了神,她脸红心跳,连忙碎步跟上,而日晴、锦茵和封潜的小厮、护卫等人是不能进殿的,皆在外留守。

    安承嫣跟在封潜身后,与他保持半步的距离,这时候她已经无心看宫殿长什么样子了,她小心翼翼,谨慎的跟着封潜,就怕跟丢了,自己若在宫里迷路,到时就不是丢脸两字便可了事。

    安承嫣大气不敢喘的走过了长长的宫廊,远处有宫中的巡逻侍卫队在来回巡视,也有三五成群的宫女路过,约莫走了三分钟,终于等到封潜停了下来。

    她悄悄抬眸,看到正红朱漆宫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头端端正正的题着“长春宫”三个大字。

    在原主的记忆里,长春宫是太皇太后的居所,太皇太后是封潜的母后,也就是她的婆婆。

    “王爷……”眼见好不容易四下无人,她连忙叫住了封潜。

    封潜转过身来,眉头微蹙。“何事?”

    马上就要入殿了,她不应该在这时候叫住他的,可说也奇怪,他似乎有预感她就是会做这种事的人,适才还在心中想着,她不会开口叫他吧?结果她真的叫了,真真是叫他无言,难道她连这点礼数也不懂?

    “我第一次入宫,什么人也不认识,还请王爷多多关照。”安承嫣讨好地笑了笑,希望待了儿进去之后他能罩着她一点,以免她出错。

    封潜深沉的眸子看着她,她脸上的神情一览无遗,没有算计、没有心机,单纯的因为要见宫里的贵人而紧张不安。

    身为尚书府的大小姐,即便未曾参加过宫宴,但受邀出席的各种宴会想来不会少,她连着三年获得明安大长公主的茶诗会头彩,至少便进了三次公主府,此刻有必要如此紧张吗?究竟是哪里出了错,为何他总觉得她不是安承嫣?

    “少言多看。”丢下了这句话之后,封潜便迈开了步履。

    见状,安承嫣只得再跟上去。

    长春宫前,一个年事稍长、穿天青色宫装的宫人浅笑盈盈的迎了出来,侧身一福。“奴婢锦秋见过王爷、王妃。”

    看到安承嫣时,她的眼里明显闪过一丝惊艳,如此绝色,那惊心动魄的美,六宫粉黛都比不上啊!

    安承嫣也看到锦秋眼里的惊艳之色了,她到现在还是很不习惯自己变美这件事,常常忘记自己是个大美人儿,看到旁人惊黯的眼光,有时要好一会儿才能反应过来。

    “锦秋姑姑快别多礼。”封潜亲自将那宫人扶起。“我离开京城也近一年了,姑姑的腰疼可舒缓些?”

    安承嫣感到很是稀奇,因为封潜的语气明显柔软了许多,和与其他人说话冷冰冰的样子云泥之别,让她不禁好奇这位年长宫女有什么特别的吗?为何封潜待她硬是与众不同?

    既是他重视的人,就是她要讨好的人,她立即拉长了耳朵仔细听两人的对话。

    “老毛病,都习惯了,即便吃仙丹也没用,平时就服些太医院开的药方,还过得去。”锦秋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安承嫣不禁眨也不眨的看着锦秋。

    腰疼不是病,却极难根治,如果她能给锦秋把个脉,便能知道较为确切的病谤,也能开药膳方子了……

    “这怎么成?”封潜敛了面色,严肃地道:“难道太医院那么多太医,竟是治不好姑姑的腰疼吗?”

    锦秋一笑。“王爷不必挂心奴婢了,疼起来的时候,我便让那些小爆女给我大力槌槌、捏捏,便能好些。”

    安承嫣一听,医者本能地脱口道:“腰痛时切勿用力的槌打腰背,因为腰背部受槌打后,容易使骨盆腔进一步充血,且因血流加快,虽然会得到一时的舒解,但长期下来反而使腰背酸痛得更加厉害。”

    锦秋听得一愣一愣的。“呃,王、王妃所言甚是……”

    安承嫣热心地道:“我能为姑姑把个脉吗?”

    锦秋更加错愕了,她不由看向封潜,向封潜讨救兵,即便封潜是她奶大的,可怎么也没有堂堂亲王妃给一个宫人把脉的道理。

    封潜看着眼眸闪亮的安承嫣,眼里跃跃欲试的,之前的紧张和忐忑都不见了,分明打从听到锦秋说腰疼时便想给锦秋把脉了。

    他想到了她在府里为众丫鬟把脉的画面,对锦秋点了点头。

    锦秋得到封潜的首肯,这才道:“那……有劳王妃了。”

    “不客气!”安承嫣开心的拉过锦秋的手来,两指一搭。

    过了片刻,她缓缓说道:“姑姑的腰疾积习已久,腰痛属于『筋伤』、『痹证』的范围,与肾有密切关系,可从肾来论治,最好不要吃生冷食物,橘子、糯米类、酒、麻油、竹笋等,这些食物也容易使病况不易好转。”

    锦秋见她说得头头是道,不由的问:“那应该吃什么?”

    安承嫣道:“要多吃补血、补肾的温性食物,如海虾、淡菜、牛肉、羊肉、鳝鱼等,可辅助暖腰,降低身体疼痛感。”

    “牛肉、羊肉、鳝鱼……”锦秋默念着记下。

    安承嫣又补充道:“还有,腰疼之时,仰卧于床,用温水将布巾打湿,垫于腰间疼痛部位,上面再放一条更热的布巾,热敷约一刻,然后分别在腰两侧再热敷一会儿,也能热敷肚脐下三寸的关元穴,缓解疼痛感。”

    锦秋眼里冒着钦佩的光芒。“王妃懂得真多。”

    “重点来了。”安承嫣仔细说道:“姑姑可炖名为黑豆鸡腿汤的药膳来改善腰疼,做法很简单,黑豆、腰果泡水,入锅炖熟,加少许盐,这盅食疗的主要功用为补肾益阴、健脾利湿。”

    锦秋听得入神。“黑豆鸡腿汤啊……”

    安承嫣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还有,姑姑平素可以喝巴戟山药茶,将巴戟天四钱、杜仲三钱、枸杞三钱、淮山一两,加入一大碗水煎煮,水滚后转小火煮两刻钟,早、中、晚温服,每日一剂,七日为一个疗程,这款药膳茶具有补肾阳、强筋胃、袪风湿的功效。”

    安承嫣怕锦秋记不明白,又仔细说了次。

    一会之后,锦秋宽慰地看着两人笑道:“如今有王妃照顾王爷,奴婢真的可以安心了。”

    锦秋领路,两人进了长春宫名为“圆满殿”的偏殿,这里是太皇太后平时招待女眷的地方,很是宽敞明亮,摆设不那么讲究但极为典雅,左右两只人高的铜鹤缓缓吐着檀香。

    安承嫣这会儿又紧张了,要见太皇太后、太后、皇上、皇后……这些对她而言是戏剧里的人物,来自现代的她一点概念都没有。

    偏殿里很是热闹,香风阵阵,安承嫣微微抬眸就见居中的临窗大炕上,有名老妇闲适地靠在青玉抱香枕上,手里握着佛珠,满眼的慈祥。

    不用说,年纪最长,看起来最为富贵雍容,这位肯定就是太皇太后,她的婆婆了。

    偷偷地再看过去,右边首位有个穿明黄色龙袍的英挺男子,金线刺绣勾勒出腾龙,那腾龙顺着肩膀盘在胸前衣襟上,显得气势凌人,他的面容俊逸,俊俏非凡,此人一定是大武朝登基不过四年的皇帝封颐了。

    封颐的旁边坐的是容貌端丽、笑靥如花的女子,她俊眉凤目,身穿金银丝百鸟朝凤花纹的宫服,裙上绣着金织凤凰,头戴含珠金凤,手里随兴地摇着一柄宫扇,嘴边含着笑意,此人是皇后无误。

    皇后下首坐着一名绝色美女,眉若青黛、唇似涂丹,光彩照人,她身穿大红云绵宫装,乌发如云,梳了个垂云髻,斜插着丹凤挂珠钗,面孔精致,但面上淡淡的,眉眼之间掩饰不住的飞扬跋扈与高傲自负,在皇上、太皇太后、太后的面前还微微高扬着头,一副目无下尘的样子,看着就是个不好相与的主,安承嫣猜不出此人的身分,推测应是位分较高的宫妃之类的吧。

    左边,一位中年贵妇妆容素雅、仪态华贵,身穿绣着凤纹的鹅黄宫装,云鬓高高绾起,满头的珠翠环绕,神情威严尊贵,隐隐咬着牙带着一丝丝的压抑,看着她的面孔好像有阵冷风吹过,安承嫣判断此人为太后,因为先帝太短命而成了寡妇的女人,虽然是大武朝数一数二尊贵的女人,但显而易见的,她并不快乐。

    安承嫣的视线不着痕迹地由太后身上转到旁边,总算有张熟面孔了,是原主见过三次的明安大长公主。明安大长公主是先帝的胞妹,太皇太后嫡出的女儿,封潜的姊姊,她的大姑子。

    “皇叔,今日咱们便不行君臣之礼了,你快给皇祖母请安吧!”封颐笑嘻嘻的说道。

    封潜当众瞪了皇上一眼,袍角一撩,沉声拜了下去。“儿臣拜见母后。”

    安承嫣连忙行礼如仪的款款跟着拜下。“儿媳拜见母后。”

    之前在王府里有不少下人没事就对她跪拜,今天是她第一次拜别人,心情委实微妙。

    “快起来。”太皇太后脸上出现满意的神色,点了点头微笑说道:“果然生得好模样,叫做承嫣是吧?名字也极好,快过来让哀家好好看看。”

    安承嫣后知后觉的发现太皇太后这是在夸她,见封潜起身了,她也连忙起来,低眉顺目地依言走到太皇太后的跟前。

    太皇太后拉住了她的手,端详着她的容貌,然后笑着说道:“如此倾城之貌配得过潜儿,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皇上这回可是做了件大事。”

    太皇太后看着安承嫣那灵秀清透的眼眸,暗赞了一声好。

    面相里,眼神是重中之重,安承嫣的双眸坦然纯净,足见其心之正,因此阅人无数的她,见了便有五分喜欢。

    封颐立即乐开了花。“皇祖母也觉得朕做得好吧?”

    太皇太后笑道:“那是自然了,皇上万事都做得好,这呀,是遗传了你曾祖和父皇。”

    偏殿中的人都笑了起来,只有安承嫣没跟着凑趣笑,适才太皇太后握着她的手时,她也趁着反握之际稍稍给太皇太后把了脉,发现太皇太后竟是个高血压的患者。

    在古代,肯定是无人能诊出高血压来,而高血压的后果可大可小,一旦发病,严重的案例,中风或心肌保塞都是家常便饭,或者导致心脏病、肾脏病,不可轻忽。

    “怎么了,孩子,你的脸色有些不对,可是哪里不适吗?”太皇太后看着安承嫣,目露慈爱之色地询问。她虽然年事已长,但并非个老糊涂,她还很敏锐,察觉到安承嫣神色有异。

    安承嫣为难了,要她怎么说太皇太后有高血压?可放着不管又过意不去,太皇太后可是她的婆婆,还这般的和善……

    锦秋此时近身伺候着太皇太后,见状,福至心灵,笑道:“适才在外头,王妃听闻奴婢长年腰疾便给奴婢把了脉,开了药膳方子。此刻奴婢瞧着,王妃一片孝心,像是想为太皇太后把脉的样子。”

    太皇太后很是惊喜。“好孩子,原来你还懂得医术?”

    “皇婶懂得医术?”封颐奇也怪哉的说道:“朕从来没听说过这件事。”

    官家千金懂得医术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何况安尚书还是一品大员,娇养在深闺里的嫡女哪里会让她去学医术,这事挺蹊跷的,就不知他皇叔是否知晓自己娘子懂医术这回事。

    明安大长公主咳了声。“本宫识得尊亲王妃那么久了,都不知道尊亲王妃懂得医术,皇上自然也无从得知了。”

    太皇太后迫不及待地道:“既是如此,你就快给哀家把脉吧!这些年哀家的头疼一年比一年厉害,太医院开的方子也总不见效。”

    安承嫣心道,自然不见效了,没有对症下药怎么见效?太医们开的多半是治头疼的方子,治标不治本。

    “太皇太后身子矜贵,尊亲王妃当有把握才好把脉,否则胡乱开药膳方子弄巧成拙,可担待不起。”

    说话的是那唯一让安承嫣分辨不出身分的骄傲女子,她的口气极是藐视,根本不信安承嫣懂得医术。

    “皇上,臣的妻子难道还由得皇上的嫔妃评论?”封潜微冷的声音沉沉地响起,脸上叫人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绪。“照辈分,丽贵妃能如此无礼?”

    安承嫣这才知道,原来是贵妃娘娘啊!在皇帝的后宫,身分地位仅次于皇后,若是又有皇帝的宠爱,怪不得气焰这么嚣张了。

    不过,封潜这是站在她这一边帮她说话吗?她弯唇浅笑,心情甚好。

    “当然不能!”封颐几乎是用喊的喊出来,他没好气的瞪了丽贵妃一眼。“丽贵妃,注意你的用词,让皇叔不高兴,朕回头跟你算账!”

    安承嫣傻了,这皇帝是怎么回事?不是他的宠妃吗?他怎么可以在众人面前给人家难堪?

    可奇怪的是,被封颐当众训斥了,丽贵妃竟然也不恼,她淡淡地道:“臣妾说的话不中听,不说就是了。”

    这个安承嫣,就且让她得意一阵子,反正她终究会死,一个将死之人阻不了她的路,她得沉住气。

    不过,不是说封潜昨夜才悄悄回尊亲王府的吗?怎么他这会儿就帮安承嫣说话了?有什么是她的探子没打听到的吗?

    “哎呀!”皇后摇着宫扇笑了起来,露出浅浅梨窝。“丽妹妹有口无心,也是一心想着皇祖母的身子才这么说的,皇婶人美心美,肯定不会往心里去,就请皇婶快给皇祖母把脉吧!让我们开开眼界。”

    好几双眼睛看着她,虽然安承嫣适才已经悄悄为太皇太后把过脉,她还是煞有介事的又细细把了会脉。

    “母后这是高血疾。”

    “高血疾?”众人都没听说过这个病名,面面相觑。

    安承嫣无法用现代用语来解释高血压,她简单的说道:“高血疾的病症便是头痛、头昏、头眩、头疮,若是置之不理,严重的话会引发风疾。”

    众人一阵哗然,风疾他们便懂了,先帝便是死于风疾,当时还服用了金石之药也是徒劳无功。

    “那么该如何医治?”明安大长公主紧张地问。

    安承嫣浅浅一笑。“母后的身子,如今长期服药不妥,我有几个药膳方子,不需服用汤药便可达到改善的效果。”

    “是吗?”明安大长公主连忙吩咐宫女取笔墨纸砚过来。“写下来吧,周全些。”

    宫女摊平了宣纸,磨好了墨,安承嫣落坐,提起笔来,众人都巴不得围过去看,生生忍住,等她写完这才逐一传着看,传到封颐手里,他却是不放了,还大声念了出来。

    “马蹄海参烩,做法,将天麻两钱、钩藤三钱、枸杞三钱,用两杯水烧开,转小火熬至剩一杯,过滤取药汁备用。

    “乌参去内脏洗净,以葱、姜煮约半刻去其腥味,放入冷水中备用。黑木耳用水泡软,荸荠、黑木耳切碎,同绞肉加入酱油、盐、太白粉拌匀,分别塞入乌参内,以半杯水蒸熟,再热锅入油,葱、姜爆香后,放入药汁及酱油、乌醋、糖、米酒,再放入乌参后以小火焖煮约半刻钟,最后勾芡即可……哎呀,皇婶的字可真美,字如其人。”

    他念完了第一帖药膳方子不罢休,又津津有味的念了下去。

    “干贝萝卜清汤,做法,鸡胸骨洗净烫过和当归一钱、枸杞五钱、麦冬三钱、沙参三钱置锅内,加水五杯,烧开后改以小火熬约两刻钟后过滤取汤汁备用。

    “生干贝洗净,每个切成四小块,萝卜切块,胡萝卜切小块,一起放入小瓦锅内,倒入上述药汁加适量的水以腌食物,瓦锅加盖,以两杯水蒸熟加盐即可。”

    皇后笑道:“皇上不嘴酸吗?后头还有好几帖方子呢,要不要臣妾接着隐下去?”

    封颐微微挑眉。“依朕看,这些食材均不是什么名贵的药材,皇靖,这些当真对皇祖母的高血疾有疗效?”

    “只要按时食用五日,头疼便能有显着改善,请母后耐心等待。”安承嫣跟着又笑道:“且这些药膳都极好入口,没有胃口之时还能开胃,母后肯定会喜欢的。”

    皇后饶有兴致地笑道:“皇婶,改日也要请你到甘露宫坐坐,看看我哪里需要改善的,也开几味药膳给我养养身子。”

    安承嫣自然是点头应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药膳娇妻最新章节 | 药膳娇妻全文阅读 | 药膳娇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