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 第十七章 作者 : 安祖缇

一个月后,家里陆陆续续送进来一些新家具,而让人错愕的是,上头竟然均贴有双喜字。

如意看着这些家具,担心的问着齐若安,“这些不都是新房要用的家具吗?难不成少爷要娶亲了?”

齐若安看着上头的红色囍字,其惊愕之情不亚于如意。

而送家具过来的工人,还问着齐若安,“请问要送到哪去?”

“这……送到房间吧。”

这送来的有一张红木月洞式架子床、红木灯架、红木凤纹衣架、红木屏风式镜架、红木雕花大角柜……样样雍容华贵、雅致精细,全都是寝房家具。

于是工人将旧的家具运走了,屋内满是飘散着清新的醇厚绵柔木头香,齐若安打开窗户,让过于浓郁的新家具气味散发出去。

而还在焦虑的如意叫住拿了刚浆烫好的衣服进来的荣儿,问道,“你有听说过少爷要娶亲吗?”

“少爷?娶亲?”荣儿一脸诧异,“没听说过啊。”

“没要娶亲的话,为啥会进了这些贴了囍字的家具?”

荣儿端详了家具好一会儿,脑中灵光一闪,胸无城府的说:“这应该是当初为了跟秋岚小姐成亲所购置的家具吧。”

“为了跟秋岚小姐成亲所购置的家具?”如意呐呐重复。

“是啊。”荣儿点头道,“当初一决定下婚期,夫人为了装饰新房可费了好一番功夫,将寝房的家具全换了。”

“原来是这样子。”如意看向齐若安,“那就不用担心了。”

齐若安笑笑,没说什么。

她坐进新置的玫瑰椅,轻抚扶手上的细致纹路,不免有些感叹。

原来这些都是为了秋岚置办的啊。

木头一看就知是高档货,雕工又精细,可见当初为了秋岚花了多少心思。

秋岚如果知道韩沐秦为她着想许多,不晓得会不会后悔当初不该由她来替嫁?

但若非如此,她现在也不可能坐在这张椅子上,当韩家少夫人了。

她回首仰望窗外的天空,进入秋季的天气已经开始变凉,大开的窗户,风儿不断地吹入,她竟觉得有些冷而抱住双臂。

不管是因何原因嫁入韩家,她都心存感激能有这机会陪在韩沐秦身边,可为何心上还是有个地方是空落落的呢?

她想,她真是贪婪啊。

才被承认了少夫人的位置,现在又忍不住冀望着他能够喜欢她,就算只有一点点。

她闭上眼睛。

一滴清泪落了下来。

傍晚,韩沐秦归家时,齐若安告知他新家具送来一事。

“喔?”韩沐秦淡应一声,“喜欢吗?”

怎会问她喜不喜欢呢?

“非常漂亮。”她柔柔笑道,为他脱下了薄袄。

她的笑未进眼里,韩沐秦抬起圆润的下颔,盯上她的双眸。

“你似乎不太喜欢。”

“当然喜欢。”她轻点了下头,笑靥依然温柔。

韩沐秦已经懂得她说话的方式,为了和谐不说出真心话,而是四两拨千斤,别以为他听不出来。

韩沐秦倏地反手将人拉进了房间。

“哪几样是你不喜欢的,告诉我,我扔了。”

齐若安闻言大吃一惊,“都喜欢的!”

这么贵重的红木家具怎么可以扔了呢!

价值不菲的啊!

“我瞧你眼睛就不是这么说。”

韩沐秦微眯的双眸,眼神有些犀利,齐若安顿时有种心中真正想法无所遁形的狼狈感。

他都已经承诺未来不会再有秋岚的影子,她却为了这早早就订的家具而感到心底不舒服,心胸实在太过狭隘了。

“不,我是真的喜欢。”齐若安转身轻抚着椅背上的花纹,“这君子兰,我喜欢。”

她很庆幸上头的雕花刚巧是她喜爱的花种,这多少可以冲淡原本的主人不是她的哀伤。

“我就是知道你喜欢君子兰,才叫师傅雕的。”

“咦?”齐若安讶愣回首,“这不是为了秋岚订制的……吗?”

“秋岚?”怎么这女人又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了?

齐秋岚的名声已经被韩夫人毁了,在城里找不着适合的婚配,齐老爷只得把人送到舅家去,那是离此约莫百里的城镇,无人知晓齐秋岚曾经干了什么好事。

至于齐老爷那,韩沐秦原本打算抽走部分合作,齐老爷大概是听到风声,跑来求情,韩老爷看在若安的份上,劝了韩沐秦一把。

他知道儿子恩怨分明的脾性,齐秋岚根本没生病一事,韩老爷知情之后同样气愤,早就收了部分订单,儿子若再抽走合作,齐家肯定要面临周转不灵的困境。

总是若安的娘家,不好做得太绝。

韩沐秦心底可不这么想,毕竟齐家对若安并不好,不过再想想,依若安的个性,若齐老爷过来求情,她不可能置之不理,为了不给她造成麻烦,暂且答应齐老爷的要求。

来日方长,有的是方法整治齐家,就不急于一时了。

“我听说这些都是当初为了与秋岚成亲所订制的新家具。”难道荣儿误会了吗?

韩沐秦忍俊不住笑出声来,“我晓得你刚才不高兴什么了,你以为这些家具都是为了秋岚选的?”

齐若安低下头去,讪讪红了脸。

为什么丈夫总是这么轻易的就能把她看穿呢?

“我没有不高兴……”

“还说呢!”韩沐秦双手捧起红透热烫的小脸,“我问你是否喜欢还敷衍我,故意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对不起。”

“干啥抱歉?”

“我……误会了……”就是因为没有安全感,才会胡思乱想。

“那你现在再告诉我一次,喜欢吗?”

“喜欢。”她用力点头,“非常喜欢。”

“傻瓜!”韩沐秦用力捏了下可爱的鼻头,“我是这么不长眼的人吗?当初一晓得秋岚的心思,我就吩咐木工师傅,把那些家具都丢了,重新制作。这君子兰,是之前你放在我书房里的花,我当时还想,你放了我最喜欢的君子兰,是巧合还是打听过我的喜好?”

“是巧合……我……我放的是我喜欢的花,而且君子兰的寓意有君子谦谦、温和有礼之意,搭配挺拔的树枝,认为适合放在书房,所以才摆了那么一盆。”她并未偷偷打听过他的喜好。

“你可知道,就是那盆花,让我开始注意你了?”

“当真?”

也就是说,他早就注意起她了,他们之间……并不是只有她单方面的恋慕吗?

她开心得竟手足无措了。

“我十分意外,竟有人与我的喜好不谋而合,尤其你陆陆续续在屋内插设的瓶花,甚合我的偏好,我想,你肯定能懂我的,谁知,”他叹了口气,“是我想多了。”

听到他失望的语气,齐若安顿时惊慌了起来,“我……是我不好,我心胸狭小,我不该胡思乱想的……”

“无妨,”他轻轻一笑,“这不正是因为娘子太喜欢相公的关系?”

齐若安闻言,娇颜红艳更深。

“瞧娘子害羞模样如此迷人,让为夫忍不住……”他低声在她耳畔轻喃,“想合欢了。”

齐若安羞得头垂得更低。

“可待会就要用晚膳了。”她提醒。

“那就在用膳之前先来一次?”韩沐秦说着。

然而,春意才刚横生,如意就不识趣的进来了。

“少爷、少夫人,该用晚膳了。”

韩沐秦坚实的肩膀顿时垮了。

想趁着晚膳前的空档,温存一番,这下看来是不可能了。

“娘子,那就用完膳再来吧。”

等待的果实会是甜美的。

“嗯……”齐若安娇羞的点头。

一旁的如意则是瞪着一双大眼,好奇这两人对话中的玄机。

齐若安先替韩沐秦更衣后,才一块儿去了前方的主屋饭厅用餐。

行走时,如意偷偷问了齐若安,“你跟少爷用完膳之后要干啥?”

“别问。”齐若安不好意思的顾盼了一下四周,怕被人听去,看穿了小夫妻的亲密约定。

“又叫我别问。”如意噘起了嘴。

然而这“秘密”,稍晚,如意就晓得了。

住在后方的贴身丫鬟们皆听得一清二楚,脸红心跳,难以成寐。“唉。”如意揉着心口,觉得那儿跳得太过急促了。

她也想嫁人了。

想嫁给一个能疼她、爱她的男人,晚上就像少爷这般热情……

唔……

她重咬下唇。

实在太难熬了,这夜。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替嫁最新章节 | 替嫁全文阅读 | 替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