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懒姑娘富贵命 > 终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懒姑娘富贵命 终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作者 : 简薰

    顺哥儿长得很快,会翻身,会起来,会爬,会走,开始跑步。

    长牙了,学说话。

    会喊娘,喊祖母,也认得贺老太太,然后这小子很奸诈,知道自己笑,大人就没辙,每次问“我可不可以……”,“我想要……”后面就会歪头笑,大人就只能说好,徐静淞就觉得奇怪了,才一岁多的小孩就懂这个,到底像了谁。

    顺哥儿跟宣哥儿最好,因为两人一样小,被禁止的项目类似,玩的东西都差不多,吃饭的时候两个小扮儿走路跟天线宝宝似的,说不出可爱。

    希哥儿跟风哥儿开始启蒙,家里都是女人,也不好请夫子入住,只好把孩子送回杨氏娘家那边寄读。杨家太远,孩子半个月才回家一趟,大人虽然舍不得,但为了孩子好,也只能舍了。

    就这样一天一天,春去夏来,秋去冬至,四季轮回。

    转眼,齐哥儿跟云哥儿也送去杨家启蒙了,日子真是过得很快的。

    过年照样热热闹闹,初一到十五都吃不同的菜色,孩子们都从杨家回来,元宵后才开课,几个小爷在家里都玩疯了,外公家虽然对自己也好,但毕竟还是自家最舒服,只不过好

    日子总会到尽头,除夕到元宵也不过就是眨眼之间。

    四个小娃又被车子送到杨家去念书,家里又安静下来。

    一日,徐静淞跟贺老太太正在看帐本,窗户虽然关着,但还是有冷风渗进,带着淡淡梅花香,屋内烧着几盆炭,倒是不冷,写字翻书手都不会冻。

    经过学习,贺老太太现在已经能自己看帐了,从染色石到染色草,每个字都认得,不得不佩服老人的毅力,她说要学,就真的学起来了,为母则强,这贺老太太真的一心想替儿子孙子撑起这个家。

    贺家的生意还是维持着,但没什么起色,不赚钱也不赔钱,徐静淞想,能打平就好,把桑田,棉田,染布坊,布庄维持着,等男人们出来再重振旗鼓。

    “老太太,三奶奶!”冉嬷嬷急匆匆进来,完全没有昔日的体面,一脸紧张,“麦大人派人来了,说有好消息!”

    麦大人?那就是主审南善公主事件的大官。

    一下子,两人也不看帐了,贺老太太一马当先,冲得居然比徐静淞还快,两人这是拼了命的快走,这时真恨雪大,地上湿滑,要不然都想用跑的。

    到了大厅,因为雨恩院离大厅近,杨氏跟小杨氏已经到了,两人一般欣喜又着急。

    只见厅中一个穿着朝服的官爷,不就是那日的周主事?

    周主事自然记得贺家,除了贺家给的银子多之外,还有贺三奶奶撕碎休书那画面,还真让人记忆深刻。

    “老身见过周大人。”贺老太太一个行礼。

    徐静淞也跟着,“民妇见过周大人。”

    周主事笑意盈盈,“家里太太奶奶可都到了?”

    杨氏最是着急,“都到了。”

    “跟四位太太奶奶说个好消息,经过追查,那劣纱是七公主生母颜美人换过的,一方面是嫉妒何贤妃的公主受封,一方面也是因为娘家想要竞贡,得把贺家拉下才行,南善公主被染色,与贺家无关。”

    徐静淞一听,喜得笑了出来,突然感觉身边贺老太太有异,连忙伸手扶住,贺老太太却是不管自己,只问:“那请问大人,我儿我孙,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原本还要等印章盖齐,不过贵府有何贤妃打点,速度自然快上许多。麦大人已经通令,今天让各府处连夜开灯把各章盖好,好让几位爷可以拿着回家。”周主事十分客气,“恭喜老太太了。”

    厅上顿时喜气洋洋,太好了,原本以为要几年的,没想到才两年多,也亏得当日的何嫔,今日的何贤妃一直帮忙,不然哪有这么快。

    徐静淞喜得觉得自己整个背都在发热冒汗。太好了,贺彬蔚要回来了,顺哥儿出生到现在都没看过爹,他还小,很难解释,小娃以为自己没爹,每次想到这边,徐静淞都觉得要哭出来,有的,顺哥儿当然有爹,只不过在大牢里。

    杨氏当然哭得厉害,早年子丧,中年子囚,身为一个女人最难捱的,她都捱了,现在守得云开,明明高兴得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但却只能哭泣。

    徐静淞深呼吸了几下,然后回过神看到周主事只是笑,没新资讯但也不走,内心啊的一声,把手放到身后做了个银子的手势,又比了个三,意思是三百两,程嬷嬷看到,赶紧退下。

    老嬷嬷动作很快,就在贺老太太跟杨氏的询问中,程嬷嬷回来了,徐静淞又把手伸到后头,程嬷嬷递上,她便双手往前一伸,“一点茶资,请周大人喝点茶,解解渴。”

    周主事之所以这么急着跑来,自然是为了这个,于是也不客气收下,感觉得出厚厚一叠,笑容更是诚恳,“各位太太奶奶放心,我再回去催催,快的话今晚,慢的话明天,都会回来的。”

    徐静淞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度日如年。

    又喜悦,又难熬。

    魂不守舍回到房间,贺顺午睡刚好醒来,徐静淞解了貂裘,一把抱住儿子,“顺哥儿,爹要回来了。”

    眼见贺顺一脸懵,突然又觉得心痛,他出生时贺家就已经遭难,他不知道什么是爹,也没见过大伯跟祖父。

    抱着儿子,心想,没关系,来日方长。

    晚饭跟贺老太太一起吃,两人都是开心的。

    贺老太太说:“那父子三人,可千万别给我瘦着回来,最好每人都给我胖个几斤,要是瘦了,就算回来,我也是要打他们。”

    “肯定不会瘦的,公公,大伯子,三爷都这么孝顺,我们都费心打点了,肯定尽量吃的,哪有还痩的道理。”

    这话贺老太太爱听,脸上顿时有笑容,“吃完了,我就要去厅上等,希望老天保佑,今日就回来。”

    “孙媳妇也去。”

    结果很好笑的是,等徐静淞跟贺老太太吃完到大厅,杨氏跟小杨氏居然也在等了,四人一照面,都笑了出来。

    虽然周主事说了,也可能是明早,但这种时候,哪有办法不等。

    火盆跟柚子水自然是准备起来。

    贺老太太心情很好,说着贺有福小时候顽皮的事情,又讲起贺文江跟贺彬蔚兄弟,每个小时候都皮得不像话,几个小辈笑咪咪的听着,徐静瓶觉得好好笑,原来现在这么稳重的贺彬蔚,小时候曾经为了赖床说自己头痛,搞得贺家鸡飞狗跳了一上午,后来因为不想喝苦药这才说自己没头痛,装的,贺有福气得要打,杨氏却死拦着不让,然后贺文江哭嚎着去找贺老太太,说爹要把弟弟打死了。

    贺老太太一听还得了,连忙到雨恩院去救孙子,结果贺有福儿子没打到,还被娘亲骂了一顿。

    徐静淞听了真的觉得她公公好可怜,人老疼孙,对贺老太太来说,孙子顽皮没什么,儿子要打孙子?那可万万不行。

    就在闲聊中,远远传来守门婆子的大喊,“老爷,大爷,三爷回来啦!”

    几个女人纷纷站起,一股脑儿往门外冲去。

    已经用拐杖的贺老太太,此刻健步如飞。

    贺家的男人们跟女人们在前庭中间遇到,贺有福立刻带着两个儿子跪下,“儿子不孝,让母亲担心。”声音哽咽。

    贺老太太大喜,整个人发颤,“快点起来。”

    徐静淞眼睛直直的看着贺彬蔚,嗷,真是他!

    她梦过好多次这种场景了,无数次梦到他回来,现在他真的站在面前,却觉得有点不真实,想过去摸摸他的脸,用温度确认一下。

    突然间,贺彬蔚看了她一眼,两人四P相交,他的眼神满满感情,好像要满溢出来,徐

    静瓶只觉得内心评评跳。妖孽,都蹲大牢两年多了,眼睛还这么勾魂,然后又觉得自己没出息,不过被看了一眼而已,心跳就不受控制。

    贺老太太摸了摸儿子的头发,贺文江,贺彬蔚都一样,一个一个看过来,一个一个摸头发,摸脸,点头,“还算你们有点孝心。”

    徐静淞知道,贺老太太指的是三人都没痩。

    “好,好,好。”贺老太太很满意,“去跟你们媳妇说说话吧,然后洗洗柚子水,去去霉气,便开祠堂跟祖先报告一下。”

    贺文江跟贺彬蔚又跪下,跟杨氏磕头,“母亲,儿子回来了。”

    杨氏喜极而泣,一手拉一个儿子,“地上凉,快点起来,见你们都好好的,娘就放心了。”

    贺彬蔚笑说:“自然是好的,爹说了,饭菜没吃完,谁也不准放下筷子。”

    一家人笑了起来,一月的天气虽然寒冷,但都觉得暖呼呼的,太高兴了。对于母亲跟妻子来说,悬了两年多的心总算可以落下,对儿子跟丈夫来说,这是两年多的想念跟挂念,一行人傻站在寒风中叙话,直到冉嬷嬷提醒,众人这才发现自己在犯傻。

    贺老太太发话,“好了好了,都去洗柚子水,要说什么等拜完祖先再说。”

    一阵忙碌,等开完祠堂都快二更了,贺老太太虽然高兴,也有一肚子话,但年纪实在太大了,放心下来已经撑不去,便由杨氏下令,洗完柚子水就各自休息,明早能睡就睡,午饭再一起吃就好。

    徐静淞想,耶耶耶,婆婆睿智,终于轮到自己跟贺彬蔚说话了。

    徐静淞拉着贺彬蔚的手,到了儿子睡的耳房。

    揭开帐子,贺顺的小脸出现,锦被盖得严严实实,小家伙微有鼾声,小鼻子一动一动,说不出可爱。

    贺彬蔚只觉得激动万分,他自然知道徐静淞给他生了个儿子,且一出生就是七斤重,却连画像也没见过,在牢中无数次想象儿子的样子,却总也想不出来,现在真人就在眼前,一时之间觉得恍如梦中。

    想摸摸他的脸,又怕他醒了,只敢用眼睛看。

    鼻子是贺家的没错,他们五兄妹的鼻子都随他爹,眼睛闭着看不出来,但嘴巴跟下巴跟静淞一个模子。

    徐静淞知道他的心意,小声说:“眼睛跟你一样。”

    “眼睛的地方像我?”

    “嗯,一模一样呢。”

    贺彬蔚乐了,小家伙居然长得像他,真希望明天快点到,想看看儿子睁开眼睛的样子,也想听他说话的声音。

    徐静淞用肩膀挤挤他,“可爱吧。”

    “可爱。”男人反握住她的手,一脸真挚的说:“谢谢你,静淞。”

    徐静淞脸一红,“儿子的长相你也有份啊,又不是我”个人的功劳……虽然说,老太太跟婆婆都夸我会生。”

    “不只是这个,谢谢你留在贺家,我虽然当时写了休书,但老实说,你愿意留下,我很高兴。大牢日子难捱,也是靠着这些想念才能过得去。”

    他们那间牢房共十个人,最久的已经待了十几年,几乎人人都想透过那送饭婆子打听,没银子当然不行,但有银子也未必换到好消息,不少人才进来妻子就跑了,有些是爱惜青春,更多的是受够了邻人异样的眼光,男人虽然生气却也是无可奈何,要怪只能怪自己在这大牢,出去不得。

    当时贺彬蔚就想,出来时他一定要亲口跟徐静淞说,谢谢她留下来,也谢谢她请郭夫子进来给他讲课。

    牢里没日没夜的,有个企盼,日子好过多了。

    每次沮丧,只要见到郭夫子,想起贺家,就可以很快又振作起来。

    被丈夫这样一感谢,徐静淞露出一点害羞神色,“你我是夫妻,你愿意保我,难道我会不等你?还好你没瘦,不然才真的对不起我。”

    买通那煮饭婆子,一个月可要二十两,花这么多钱如果他们还不好好吃饭,那真要气死她了。

    “便是想着不能让你担心,每餐都吃满满一大碗才敢放筷子。”

    徐静淞笑了笑,看到他的眼神,突然又有点心疼,伸手摸摸他的头发,“我知道里面滋味不好受,不过幸好都过去了,你出来就好,过去的事情就别想了。”

    贺彬蔚点点头,“自然听你的。贺家已经证明了清白,我还是可以科考,刚好赶上春天这一批考进士,我一定考个好功名,给你挣诰命。”

    徐静淞笑咪咪的,虽然两年不见,甜言蜜语还是说得顺口啊。这话她爱听,行,本姑娘高兴,有赏。

    于是上前亲了他一下,“那就谢谢大人了。”

    贺彬蔚张开双手抱住她,这两年多,真太难熬,太难熬了,直到现在,在儿子床边,抱着妻子,他才有种真实感,那些终于过去。

    他就住在这个家,不用再透过谁知道家人的消息。

    郭夫子是进来传授他学问的,自然不能把他当传信使,那样太不尊重,消息都是那煮饭婆子传的。不过她只是一个粗婆子,能传的也只有:大房儿子上学了,第三个儿子也上学了,三房的儿子会走路了,这种很简单又笼统的消息。

    饶是如此,他们父子三人每次听到都会乐上一番。

    矢道希哥儿到杨家启蒙那天,大哥还哭了,就是内心难过,因为家里没男人不方便请西席,这才让儿子到外公家读书,外公肯定不会亏待外孙,可是哪有在家舒服,去读书又不是去玩,当然不可能带婆子丫头去,小孩子得重新适应,才几岁大,想想都很可怜。

    当然,贺彬蔚自己也哭过,知道徐静淞产子那次,无论如何忍不住,他也觉得大男人哭很没用,但眼泪就是自己一直流出来,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很想陪在她身边,很想看看儿子,但都没办法。

    牢里是很不好受的,昏暗,脏乱,恶臭难闻,刚开始也觉得很丧气,想到未来十几年都会在这里不见天日,再大的壮志都会消蚀。

    直到那煮饭婆子传了好消息,虽然颠颠倒倒,但也听出来了,宫里有个宠妃是朝然寺的乞儿出身。

    贺有福跟贺文江不懂,贺彬蔚却懂了,自己前几年的举手之劳得到了一个善缘,贺家有希望了。

    于是跟父亲还有哥哥细细解释,两人一听也都十分高兴,说天无绝人之路,贺家如果真的贡劣纱,那受此惩罚无话好说,但偏偏是被人陷害,实在不甘愿。

    一切终于过去了,他相信老天都在看,贺家既然还了清白,他就要让贺家更上一层楼,这两年多在牢中无事只能拼命读书,这回,他肯定可以考出个前程。

    贺有福跟贺文江花了几天看这两年半的帐,很快把桑田,棉田跟铺子的状况都掌握住了一贺文江要南下,贺有福则要开始拜访京中权贵跟商人,要告诉那些人,贺家没倒,就要重新振作起来。

    当然,贺老太太在第一时间就派车子去杨家接几个曾孙了,家里的男人回来,自然就方便请西席入住,孩子还是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放心。

    贺希跟贺风对爷爷,爹,三叔是有印象的,看到人就缠上去问,爷爷回来啦!爹回来啦!您去哪了?怎么去这么久哪?几句话说得大人眼眶红,抱起来亲了又亲,说出海去啦,这次回来就不走了。

    贺齐跟贺云完全就是不记得的状态,想亲近又有点害羞,三个小的都看着两个大哥哥怎么做,跟着喊爷爷跟爹。

    贺顺不懂自己怎么突然冒出一个爹,小脸上大大的懵,但也许父子天性,并没有排斥贺彬蔚抱他。

    徐静淞在旁边哄着,“喊爹。”

    “爹。”小孩子的声音很是清脆。

    贺彬蔚知道儿子完全不懂“爹”的意思,但还是听得十分高兴,“顺哥儿乖。”

    面对夸奖,贺顺坦然接受,“顺哥儿最乖了。”

    然后小子使出他的必杀技,歪头笑,就见贺彬蔚脸上笑开了花,连续在儿子脑门上亲了好几口,儿子真可爱。

    徐静淞笑说:“顺哥儿喜不喜欢娘?”

    小娃儿点头如捣蒜,“喜欢。”

    “以后要像喜欢娘这样喜欢爹,知道吗?”

    贺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爹。”

    贺彬蔚已经很满意了,以后他会好好跟儿子培养感情,给他喂饭,给他洗澡,哄他睡觉,当一个真正的爹。

    家里已经节约两年多了,一时之间就不急着改变,徐静淞跟着贺老太太住,贺彬蔚便也跟着住在祖母那里,小杨氏去跟婆婆杨氏住雨恩院,贺文江也直接就住雨恩院了,没人提要开朝云院或者朗霞院的锁,都想着,一家人最重要的是能在一起,吃几个菜,多大的院子好像都是其次了,院子再大再好,也没阖家团圆好。

    贺彬蔚自然开始埋头读书,郭夫子继续在贺家教他,现在离考试还有几个月,能读多少是多少。

    以前读书是为了争风光,这回心态已经改变,他认识到自己得强大起来才能保护家人,不然一旦有心人陷害就只能任人鱼肉,这种事情只能发生一次,可不能发生第二次。说来

    不孝,他们父子三人都没瘦,家里的女人却都瘦多了,他一定要能保护这个家,才不愧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

    时间过得很快,雪渐融,春渐至,桃花满开。

    被重重白雪覆盖的院子又恢复生机,枝头新绿,花间托紫嫣红,原本减少了一半的园丁,现在又重新聘了人,园子重新精致起来,几个小爷每天读完书便是满园子跑,奶娘在后头追,贺家生气盎然,彷佛过去两年多的颓丧不曾存在。

    进士考试日期越来越近,贺家人人紧张,贺老太太跟杨氏每天都要去佛堂念半个时辰经,徐静淞迷信的开始吃素,贺彬蔚却是气定神闲,该干么就干么,一定要亲自给儿子喂晚饭,一定要亲手替他洗澡,刚开始贺顺还别别扭扭,不到几天便亲热起来,不过那么点大的孩子,好像懂爹的意思了,就是一个对自己很好很好的人,会给自己洗香香,会给自己喂饭饭,晚上睡前还会亲亲。

    贺彬蔚每天睡三个时辰,读七个时辰书,剩下的都用在贺顺身上了。

    父子感情一日千里,徐静淞虽然跟他说多睡点,等考完试再跟儿子亲热不迟,贺彬蔚却是等不及,想了儿子两年多,现在怎么忍得住。

    春天再度入闱,这次他觉得发挥得很好,两道题目,一道出自《孝经》,一道出自《善经》,看似简单的题目,但就因为太简单了,背后的意义包山包海,并不好下笔,狱中一趟,让他对“孝”字有了更深的领悟,而与何贤妃的渊源,更是“善”字最好的解释。

    窗外树影摇曳,蝉声鸣叫。

    天气热,梅花窗都开着,格扇也没关,就为了让风透进来。

    不得不说,贺老太太的院子真的挺好的,参天大树十几棵,树荫遮阳,又有水池,真的没那么热。

    入夏后,贺家出了几件喜事,被耽搁的贺眉仙跟贺东雨都顺利订亲——贺眉仙给麦大人的嫡子当贵妾,贺东雨给周主事的庶子当平妻。

    两人都是知道贺家跟何贤妃有渊源的,又打听到贺彬蔚上次考进士只差了一点点,这贺家眼见就要旺起来,都想着,此时不结亲更待何时,只恨自己的儿子都已经成亲,所以无法给上太好的名分,但饶是贵妾平妻,对贺家来说仍然是大大高攀,贺老太太很高兴,当下就允了。

    贵妾平妻,礼仪没那样繁复,一顶轿子过门也就是了,倒是贺老太太想着终于有喜事,于是给这两孙女不少的体己银,贺眉仙貌美,应该容易得到丈夫宠爱,这不用担心。贺东雨长得就像第二个贺有福,但想着身分是平妻,应该也不会吃亏才是。

    初夏一个好日子,两顶轿子便一前一后出了门。

    京中商人的消息是很快的,知道贺家无罪的时候还在观望,但发现麦大人跟周主事主动

    结亲,那肯定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瞬间都跟贺有福热络起来,太太奶奶们赏茶宴,赏琴宴的帖子又开始送入贺家。

    杨氏很是欢喜,又做起了新衣服,买起了新头面,带着小杨氏跟庶女贺俪莹开始赴宴,大家就是说说闲话跟八卦,打发打发时间,至于不带徐静淞的原因也很简单,她又有了,天气热,孕妇出门太折腾便没带她。

    贺彬蔚对她有孩子这件事情很高兴,他一直愧疚怀贺顺时没能陪她,也遗憾没见过儿子小时候的样子,这次,他一定要从头参与。

    徐静淞算算,这胎应该在冬天生,很好,坐月子比较不会臭。

    程嬷嬷跟闵嬷嬷却很烦恼,冬天坐月子,产妇容易着凉,三奶奶闻到烧炭味就流鼻血,暖石又不经放,一两个时辰就要换,门开开关关的会透风,两个嬷嬷为了这件事情很是伤脑筋。

    徐静淞就幸福了,每天不是吃就是睡,惬意无比。

    困。

    这日半睡半醒的时候,突然听到脚步声,她慢慢睁开眼睛,见是贺彬蔚牵着儿子进来,看到儿子扑向自己的样子,忍不住微笑,“跟爹爹去哪玩啦?”

    “钓鱼。”

    “哟,连钓鱼都会说啦,顺哥儿棒棒,钓到人鱼了吗?”

    “嗯。”小家伙用力点头,“很大。”

    就见贺彬蔚两只手指比出一个距离,大概十五公分,其实不算大,但对小人儿来说已经够了。

    丫头端上干净的水跟布巾给两人洗了手脸,贺顺自己脱下鞋子钻上美人榻,靠在母亲的怀中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徐静淞一下一下拍着儿子,小娃很快发出鼾声。

    贺彬蔚坐在榻沿,小声说:“你也睡一下。”

    “刚才有睡一会,再睡晚上睡不着了。”

    徐静淞拉着他的手,“就是今天了,紧不紧张?”

    贺彬蔚笑着摇摇头,“我说了有把握。”

    “可我还是紧张。”

    今日就是进士发榜,合格的卷子都已经挑出,主审官会在这几天好好讨论,然后在今天定下名次,由大学士写红榜后,于申初时分贴墙告示。

    本来应该再早一两个月的,不过这次审卷子的大人不知道怎么着,接连风寒,一个染一个,导致阅卷人手大减,便只能把发榜一延再延,延到七月。

    “三爷。”徐静淞拉着他的袖子,“考上了,我们……还是捐官吧,反正那十万两还在,别去找何贤妃了。”

    贺彬蔚一笑,“为何?”

    “你能两年多就出得大牢,何贤妃已经还了恩情,总不能一直讨啊,人心会变,如果我们再去求,那就像要胁了。”

    贺彬蔚点点她的鼻子,“祖母当初上徐家说亲,便是听说有个金兔子命中七两帮夫运,我自然听你的。”

    爹娘都让他想办法再探探何贤妃那条路,如果能考上进士,何贤妃再给吏部发几句话,那不就前程似锦了吗?可是他却觉得不妥,宫中是最容易改变人的地方,能在短短时间从何嫔变成贤妃,那肯定不会只是单纯的皇上宠爱,她贵为四妃之一,未必希望有人再提起她的乞儿出身。

    他爹觉得可惜,他娘更是不解,但徐静淞懂,宫墙深,人心更深,跟宫中人打交道,适可而止是多重要。

    何贤妃已经还过一次人情了,再去索要,恐怕只会适得其反。

    见窗外树影婆娑,绿意深深,贺彬蔚想起一首夏诗,不知不觉吟了出来,“窗间梅熟蒂落,墙下笋出成林。”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知夏深。”徐静淞接口。

    两人相识一笑。

    徐静淞看着贺彬蔚笑起来的样子,内心想,真好看!就冲着你这么好看,我可以帮你再生一堆孩子。

    幸亏自己的丈夫是读书人,重内在而不好美色,不然自己这小家碧玉要怎么伺候这个无双美男。

    然后又感谢一下自己,幸好自己上辈子勤读书,这辈子也发愤,不然就不可能有今日的吟诗作对,琴瑟和鸣。

    门外突然骚动起来,徐静淞连忙捣儿子耳朵。

    贺彬蔚站起,“我去看看。”

    徐静淞内心评怦跳,老太太的院子,谁敢这样喧闹,肯定是跟红榜有关,下人才一时忍不住,反正,老太太也不会怪罪。

    敢吵,一定是好事吧?若是落榜,谁不装没事,哪还出声呢?天哪,好紧张,拜托,一定要考上啊!

    徐静淞在内心拼命祈祷,她是因为怀孕才又吃回肉,不然等她生完,继续吃素好了,老天爷,贺彬蔚真的很努力读书,给他一点回报啊……

    不一会,贺彬蔚回来,眉舒眼展,十分春风得意。

    徐静淞觉得手心都是汗,小声问:“中了?”

    “都说你有帮夫运了,第八名。”贺彬蔚难掩喜色的在她脑门上亲了一口,“报喜的人还在大厅,我要过去一趟。”

    “快去快去,等你回来,我再听你说。”

    贺彬蔚又亲了她一下,这才离开。

    徐静淞完全亢奋,整个人发热,她都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扑通,扑通,一声一声,清清楚楚。

    第八名加上十万两疏通,前程很容易的。

    低头看着儿子熟睡的脸,徐静淞心想,小家伙也是好命的,官家小爷跟商户小爷,那可是完全两个世界,以后贺文江从商,贺彬蔚当官,兄弟互相帮忙,其利断金,贺家真要旺起来了。

    摸着肚子,心想,这个希望是个小棉袄,一儿一女凑个好。

    徐静淞忍不住笑了出来——丈夫,孩子,前生渴望而求不得的,今生都有了,老天爷还是对她挺好的,以后就专心养儿育女,有闲钱就做几件漂亮衣服,等贺彬蔚沐休,一起乘马车出去玩,美好人生,正要开始,哈。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懒姑娘富贵命最新章节 | 懒姑娘富贵命全文阅读 | 懒姑娘富贵命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