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豆腐娘子 > 番外 过去与现在

豆腐娘子 番外 过去与现在 作者 : 元柔

    金黄色的稻穗随着热风舞动着,宽阔的田野间,满是代表着将要带来丰收的金色波浪,树下的老农们,每每看到这一幕,脸上都是满足的笑容。

    孩子们的笑声在村子里回响,就要到割稻的时候了,孩子们趁着农忙前都在外头玩耍。

    此时是万物茂密生长茁壮的时节,山林里的山珍也都处处可得,村子里的妇人时不时就上山捡些好吃的菌子和山蔬、野果。

    山林间,七、八个小少年,个个手上都拿着家伙,有的是小杯箭、有的是小弹弓,再不济的也拿了根棍子。

    “绍子,前面有野鸡啊!”躲在茂密的草丛里,几个男孩也不怕脏的趴在地上,每一双眼睛都虎视眈眈地看着不远处的几只野鸡。

    “小声点。”王绍缓慢起身,从背后的箭筒中掏出一支箭,屏气凝神,稚气的脸庞态度慎重,看清楚之后,持弓的手一放——

    飞箭直直地射入最大只的野鸡身上,野鸡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其他的野鸡一下子就蹿进草丛里不见了,几个小少年欢呼起来。

    “绍子,真有你的!好大只啊!”一直趴在王绍旁边的敦子冲上去把野鸡一把抓起来,兴奋地大叫。

    “哥,旁边还有野鸡蛋!”王绍的弟弟王纬发现草堆里的鸡窝,开心得一蹦一跳的。

    几个小少年又叫又跳的开心极了,毕竟抓到了一只野鸡,他们动作也很迅速,杀鸡拔毛,利落又快速,没一会儿就升起火了。

    十五岁的王绍脸上也满是自得,摸摸鼻子,“坚子,把网子给我,再捞点鱼才够吃啊!”他意气飞扬地说着。

    一旁跟着的王坚马上乐颠颠地把网子递过去。

    王绍拿起网子就往河边走去,天气热,河水清凉,不少人都聚集在这里。

    “咦,那不是茜娘吗?”王纬眼尖地发现村子里唯一一个举人的女儿也来了。

    小泵娘们三三两两地凑在一块聊天,傅茜的穿着打扮明显跟村子里的姑娘不同,她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短衫,下半身也是一件同色的长裤,双髻上还缠着锦带,小巧的耳上挂着小小的银坠子,不少村子里的小泵娘都羡慕地打量她。

    傅茜小时候也跟着父母亲住在村子里,直到去年才搬到城里,因为她娘在城里开了间豆腐店,来来去去的太耗时间,她爹心疼妻子,就一起搬到城里了,只是她爹在村子里还有开私塾,所以变成她爹在村子跟城里来回。

    傅茜手里的小篮子装了不少的新鲜菌子,她跟着堂妹傅莉一块到山上采菇,手上沾了不少泥正想到河边洗洗手,一抬头就瞧见了站在河中间的王绍。

    “绍子哥,你在做什么?”傅茜好奇地问他。

    王绍十岁起就去学堂读书了,也是瞧着傅茜从一个小豆丁变成现在的小泵娘。

    “抓鱼,你在这等着,哥抓鱼你吃。”王绍嘴里回着,眼睛直盯着河面。

    “好,谢谢绍子哥。”傅茜跟私塾里几个学生都熟悉,乖巧地坐在河边的大石上等他抓鱼给她吃。

    几个小泵娘也都在一旁凑热闹,等鸡都架到火上了,王绍却还在河里头站着。

    傅茜圆润的小脸疑惑地偏着头,“绍子哥,我的鱼呢?”

    小泵娘单纯得很,说等吃鱼就等吃鱼,一旁的傅莉早聪明地拿着干净的树叶包着菌子跟野菜丢到火堆旁边等着吃了。

    王绍看着河水的脸一红,“别、别吵!要抓到了!”他有些恼怒地凶了她一句,双手拿着鱼网,专心地盯着河水。

    傅茜被凶了一句也没什么感觉,就是傻乎乎地继续坐在大石头上面看他。

    好在王绍总算没丢脸,抓准了时机,快速往水里一捞——

    “啊!捞到鱼了,好大啊!”傅茜在石头上跳着,眼睛闪闪发亮!

    王绍拎着沉重的鱼网往河岸走去,昂首阔步,彷佛完成了什么重大的任务一样,他得意的把鱼网往她前面一摊,网子里有三条手臂长的鱼在里面翻腾着。

    “哥!你好厉害喔!有鱼啦!”王纬动作最快,冲上去拿着网子兴奋得大叫。

    “怎样?我厉害吧?!”王绍微微弯腰看着傅茜。

    傅茜一张脸因为兴奋也红通通地,眼睛里都是佩服,“绍子哥你真厉害!”

    小丫头毫不掩饰的夸赞让王绍难得脸红了一下,抓抓脸,有些害羞地转过头,“走,吃东西去!”

    一群半大小子加上几个小泵娘,一只山鸡根本就不够吃,还好还有小泵娘从山里挖的野菜跟果子,加上三条肥美的大鱼和野鸡蛋,凑一凑也能够混个肚子不饿了。

    一群人在河边吃吃喝喝的十分热闹,王绍私心地把鸡腿留给了傅茜,傅茜圆圆的脸庞、红红的双颊,怎么看怎么可爱,他没有妹妹,一直觉得如果有傅茜这样一个妹妹也不错,瞧傅茜吃得小嘴上都是油,笑咪咪地多开心。

    山风带来了凉意,让这微热的天气也舒爽了起来,河旁两边的树叶沙沙作响,配上孩子们愉快的笑声,是多美丽的一幅山间风情。

    偶尔经过的几个村子里的大人,看到他们凑在一块吃吃喝喝,也露出笑意,温柔地看着他们,然后放轻脚步离去,丰收的季节前夕,村子里的日子就是这么过去的。

    直到有一天——

    “呜呜呜……呜呜……”

    沉重而悲凄的哭泣声在村子里响起,在屋子里小睡的傅茜动了动身子,耳边似乎一直听到断断续续的哭泣声,睁开了眼睛,好奇地从床上爬起来到外面的大厅去。

    “到时候再麻烦你了。”村长脸色凝重地跟傅学文靠在一块说话。

    大厅上站了许多人,有几个妇人正在悲伤的哭泣,傅大婶正跟着傅奶奶一起安慰着那些村里的婶婶。

    “娘。”一下子看到这么多人聚在一块哭泣,傅茜有点害怕。

    傅大婶看到醒来的女儿,怕吓到了她,跟婆婆说了几句话之后,拉着傅茜就进屋子里去了。

    傅茜好奇地转头又看了一眼,懵懂的她,看不懂那些婶婶脸上的表情,只是直觉感到不舒服。

    傅大婶拉过她的小手,直接带着她到弟弟傅芃的房间里去,陪着两个孩子在屋子里说话玩耍,对外面的事只字不提。

    直到几天后,傅茜一早就被母亲换上了素色的衣衫,一家子连着傅奶奶都是一样的装扮,脸色还都很奇怪,傅茜心里惴惴不安,也不敢开口问。

    一家人出门后往村子口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还有许许多多都一样穿着素色衣服的村民。

    来到村子口的王家,她知道这是绍子哥他家,可是外面怎么都聚满了人,而且还有许许多多的白布跟麻布?

    她什么都不懂,就照着母亲的吩咐乖乖上香、跪拜,然后默默地缩回母亲身后,母亲也不停地拍抚她的后背。

    八岁的傅茜,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伤心欲绝跟死亡。

    一直都很和善漂亮的王大娘,一脸苍白麻木地跪坐在地上,王绍两兄弟也跪在一个木牌子前面红着眼不停地烧着纸钱,在村民上前祭拜的时候鞠躬回礼。

    一旁村民细碎的话语传进傅茜的耳里——

    “唉,没想到王铁年纪轻轻却碰上这种事,以后这孤儿寡母该怎么办啊……”村民中的几个大娘凑在一块说话,脸上也都是怜惜的神情。

    “没想到这么多年都没看过大虫了,哪知道大虫突然出现还咬伤了不少人,王忠被咬了一条手臂,王铁为了让秀花逃命,命都没了。”孙大娘叹口气,看了眼心如死灰的王大娘,忍不住擦擦眼角。

    “别说了、别说了。”其中一个大娘发现了傅茜的目光,赶紧挥挥手,不想让孩子听到这种事。

    傅茜愣愣地看着她们转身离开,目光移向王绍,几天没见而已,绍子哥却突然变痩了好多,脸上的神情好像很伤心,比她被娘打了以后还要伤心。

    最后,傅茜看到很多大叔扛起大厅里面一个黑黑的大木箱要出去,这时候一直瘫坐在地上的王大娘动了。

    “啊啊啊……当家的、当家的!不要、不要啊……”王大娘扑在棺材上痛哭失声,凄厉的哭声引得不少人也跟着哭了。

    “嫂子,别这样,你这样让阿铁怎么能安心走啊?”

    同样是王家本家的媳妇上去抱住王大娘哭着说,这场景令人鼻酸至极,最后王大娘是被两个妯娌给扶到旁边去。

    王绍捧着牌位,一旁的王纬举着招魂幡,在道士的指引之下行动。铃铛声不停地响着,最前面的村长向天洒了一把冥纸,在这肃穆的气氛之下,棺木缓慢地被抬向后山。

    傅茜跟着父母送行了一小段后,才转身回到自己家里。

    接下来一段时间,傅茜随着母亲回到城里住,等到私塾放假的时候,才跟着母亲一起回村子住。

    村子里还因为先前大虫下山的事情而气氛凝重,村长已经请附近的驻军到山上抓大虫,所以村子里的孩子都被拘在了家里。

    天气还热着,傅茜懒懒地坐在自己家门口,不能出去玩,她感到很无趣,突然她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绍子哥、绍子哥!”傅茜跑出去喊着。

    王绍背上背着一个小包袱,听到傅茜的声音转头,看到她微喘着气跑到他面前。

    “绍子哥,你要去哪里?”傅茜看着他背上的小包袱问道。

    王绍脸上飞扬的神采如今都沉静下来,眼神也是一片黑黝黝的,似看不见底的潭水,曾经的年少轻狂,都在父亲离世后消失了。

    “我……要离开了。”像是很久没说话一样,王绍声音干哑。

    “绍子哥,你要去哪里?”傅茜不懂地问他。

    看着她**难凵瘢跎苎凵褚话担成系谋砬橛行└丛樱置嗣耐罚翱旎厝グ桑乙吡恕!被奥洌砭屠肟恕

    不懂他脸上的复杂,但傅茜心底就是很舍不得,看着他的背影,一下子她回想到了去绍二哥家的事情,心里很难受,哭着追上去,总觉得绍子哥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绍子哥、绍子哥,你别走,你要去哪里?”

    王绍一直都没有回头,只是大步往前走去,眼眶也微微泛红。

    傅茜追了几步后摔倒在地上,“绍子哥!呜呜呜……”看着王绍越走越远的背影,她忍不住放声大哭。

    没想到他离开时居然还有个小丫头来送他,远远地,王绍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哭得伤心的傅茜,再看一眼这个他从小生长的村庄。

    若是他有幸活下来,他一定会再回到故乡!

    转过身,王绍背着行囊,跟着来打虎的军队一起离开了。

    缓缓睁开眼,从睡梦中醒来的王绍看到窗外的天色已微微发亮,低下头,傅茜熟睡的面容在他眼前。细细打量她的容貌,依稀还能看见小时候的影子,没想到他居然会梦到当初毅然决然挎着一个小包袱就跟着军队离开的往事。

    轻轻地在她颊畔吻了一下,小心翼翼地不吵醒她起身,将被子帮她拉好后,换上轻便的衣服,转身走了出去。

    走到一旁的西厢房外,透过窗户看着六岁的女儿跟四岁的儿子还在床上睡觉,两姊弟一人一张床,左边的姊姊睡觉规规矩矩的,右边的臭小子则是整个人都转了一圈,王

    绍笑了下,接着走到厨房去,厨娘许大娘已经烧好了热水。

    “大爷,今儿个怎么起得这么早?”许大娘正在准备早食,手里还握着把从后院拎回来的新鲜蔬菜。

    “嗯,我自个来,你忙吧。”王绍摆摆手让她不用上前伺候,自己取了热水,简单地洗漱后就到院子去打拳了。

    一套拳打下来以后,身上微微泛着汗珠子,看着已经完全亮白的天际,笑了笑。

    “今天怎么这么早起来?”已经梳洗完毕的傅茜从屋子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丈夫的笑容,“怎么笑得那么开心?作了什么好梦吗?”她随口打趣一句。

    王绍回头走向她,轻轻地揽住她的腰,“嗯,作了一个不错的梦吧。”虽然梦境有悲伤有痛苦,但还有年少时那份珍贵的回忆。

    傅茜只是随口一问,也没继续追问下去,跟着他的步伐一块走到孩子的房间门口,瞧了眼,姊姊已经起床在穿衣服了,四岁的小子却还在呼呼大睡。

    “娘、爹!”王玥听到父母的脚步声,一抬头,正好看见父母推门走进来。

    “起来了,娘帮你穿衣服。”小小的姑娘才六岁而已,个性就沉稳得很,也不知道像了谁,每次傅茜看着她小孩装大人的模样都忍不住想笑。

    王玥嘟嘟嘴,“我自己穿。”娘总是把她当孩子,可是她长大了!

    傅茜笑笑地坐在床边看她,“好,玥儿自己穿,娘在旁边瞧着就好。”孩子想自己动手,她自是不会阻止,眼角瞟向小儿子的方向。

    王绍看着睡得直打呼噜的儿子,忍不住捏住他的鼻子,一会儿之后,熟睡的小子动了动,张大嘴喘着气,王绍又坏心地堵住他的嘴,没两个呼吸的时间,这小子就醒了。

    王易本来睡得正熟,被弄醒了以后,看到他爹那张脸就在眼前,睡不饱有些小脾气的他,气呼呼地瞪着他爹,“爹!你坏!”

    小儿子睡得头发东翘西翘的,胖嘟嘟的小白脸鼓着,睡意还挂在脸上,看上去可爱极了。

    两个孩子都长得像傅茜,大女儿更是跟傅茜小时候一模一样,小儿子比较像胖点的傅芃,所以王绍对大女儿不禁疼入骨子里,对小儿子也不是不疼,但总是喜欢欺负他,看他气呼呼的模样就开心。

    瞧着丈夫又开始逗弄儿子了,傅茜起身,没好气地拍一下他的手,把小儿子给抱起来套上衣服。

    “让你别老是这样逗他,讲不听。”早上微凉,傅茜怕儿子染了风寒,赶紧把他塞到衣服里。

    “娘,爹又欺负我了。”四岁的王易也是机灵鬼一个,看有母亲撑腰,连忙赖在她身上撒娇。

    傅茜摸摸他的手心,确定还热着才抽出手拍拍儿子的后背,“爹在跟你玩,别生气了。”

    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就像冤家一样,每天一早不这样闹一下就不高兴。

    被妻子念了一句,王绍摸摸鼻子,走到已经自己穿好衣服的女儿身边,轻轻地摸摸她的头发,“走啰,爹带你去洗洗脸。”

    天气已经入秋了,确定女儿衣服穿好了以后,王绍一弯腰,抱着女儿就要出门。

    王易见了马上又开始大呼小叫,“我也要、我也要!你又不抱我了!爹!”

    王绍就等臭小子喊呢,转回头又用另一只手抱起小儿子,掂掂手上的重量,“走啰,洗洗吃饭了!”

    “哈哈哈!”

    王玥跟王易给他掂得直发笑,三人有说有笑地走出去。

    傅茜笑着摇头,起身把两张床的被子都给整理好了以后才往饭厅里去。

    桌子上,许大娘已经摆好了早食,热腾腾的包子跟热粥、小菜摆满了桌面。

    傅茜舀了三碗热粥放到一旁等凉,又用小碟子分好一个一个的包子,弄好了以后,三人也跟着进来了。

    王易开心地扑向母亲,傅茜用食指在他额上轻点一下,让他别调皮,所有人到齐后就开饭了。

    王绍喝着热粥,不只胃暖心底也暖,看着眼前的妻子、女儿、儿子,心底一阵柔软。

    “怎么了?”傅茜注意到他的目光。

    “没事,让小易自己吃吧,你也快吃,当心冷了吃下去胃疼。”王绍催促她。

    丈夫的关心让傅茜心里很受用,脸上挂着幸福的笑,也美滋滋地吃着早食。

    成亲多年,她就生下了一儿一女,丈夫对她始终体贴关心,虽然还是有些小缺点,但丈夫看她的眼神中那感情是一年比一年还要浓厚,这样的深情呵护,让她的日子过得非常舒心,城里不知道有多少人都羡慕她有一个好丈夫、一双乖巧的儿女,自己还是一个受人敬重的女先生。

    傅茜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她就希望日子这样平淡地过下去,跟绍子哥一起慢慢地变老,然后一起笑看儿女成家立业。

    用完早食以后,王绍就要到衙门去当值了,傅茜也换了一套衣裳,一家四口一起出门,王绍先送他们三个到学堂后才会去衙门。

    傅茜的学堂如今也扩大了,当初最开始教的那批孩子基础都打得不错,学堂的名声也慢慢地响亮起来,原本就很热心的训导夫人季夫人更是专心扑在学堂上,傅茜也不争,一样做一个普通的先生,就是负责教孩子们读书识字,剩下的就全由季夫人去处理。

    如今学堂也慢慢扩大成了有六位先生、五进大院,收的学生几乎都是农、工、商出身的孩子们,等到孩子们在学堂里打稳了根基,就依照他们自己的意愿推荐他们去往更高的书院或是回家就业。

    傅茜的儿女自然也是学堂里的小小学生,因为王玥的关系,还特意开了一个女子启蒙小班,原本以为来念的人不多,没想到有好些个商户都把女儿送到这来念书。

    “你快去吧,都到门口了。”傅茜让两个孩子先进去学堂,转身看着还杵在门口的王绍。

    盈盈的笑脸仍旧像当年一样,让他看了心底软绵,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梦境的影响,王绍上前一步将她给抱在怀里。

    傅茜吓了一跳,这光天化日之下,还在学堂门口呢!

    怕被瞧见,她连忙推推他,可是却推不动。

    “茜娘……”

    他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傅茜下意识抬头看他,看到他饱含着笑意的温柔眼神,推拒的动作一顿,确定四下无人后,也伸手抱住他的腰。

    “怎么了?你今天一早就怪怪的呢。”

    王绍抱着她低低笑了,没说什么,一会儿后就松开手,摸摸她的脸,“我要走了。”

    跟很多年前一样的一句话,而这次傅茜一笑,点个头,“好,晚上早点回家,我在家里等你。”

    满足地笑弯了眼,王绍在妻子的注视下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后又回头,看到她还在门口目送他,摆摆手。

    这次的转身离开不再有任何的苦涩,有的只是满心的温暖,还有期待归来的喜悦。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豆腐娘子最新章节 | 豆腐娘子全文阅读 | 豆腐娘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