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豆腐娘子 > 第十七章 全城搜捕

豆腐娘子 第十七章 全城搜捕 作者 : 元柔

    隔天,王绍去衙门当值的时候还是心有余悸,问了王坚确定大人孩子都没事后,擦擦冷汗,决定还是暂时不去招惹那几个了。

    将孙二跟忠子的画像发布出去,他也跟着忙他的公务。

    “头儿。”王坚站在门口对着里面喊一声。

    王绍低着头正批阅着他的公文,闻声头也不抬继续做他的事,“进来。”

    王坚转头对身后的人笑了笑,伸手指指里面,傅茜拿着食盒站在他后面,对他点个头,自己走进去了。

    王绍鼻间闻到了香气,肚子轻鸣了一声,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你这小子怎么突然那么贴心了?还帮我把饭菜端来。”话一落,抬眼就瞧见了笑盈盈地走到他面前的傅茜。

    “茜娘?你怎么来了?”王绍愣了下,起身迎了上去。

    傅茜抬起手中的食盒,“我听人说你受了惊吓,送点好吃的过来给你压压惊啊。”昨儿个傅芃回家时就跟她说了衙门有人产子的事,他还说绍子哥都被吓得腿软了,很多人都看见了。

    调皮的笑容让他见了也感到好笑,接过她手中的食盒放到一边桌上,拉着她一块坐下,“怎么?我软腿的风声这就传出去了?”

    衙里这群男人,说起别人的事也不输给那些村里的长舌妇。

    掩嘴偷笑,她眼睛亮晶晶的,“小芄回家跟我说的,就连爹也听说了,让我送碗安神汤给你呢。”掀开盖子,还真端了一碗用竹筒装着的安神汤给他。

    王绍看了那汤一眼,也不矫情,接过来两三口就喝到肚子里,“你别笑,我在战场上这么多年,除了刚去的时候,哪还软腿过。”苦笑了下,这下脸可丢大了,这人生人,还是会吓死人啊。

    “真怕啊?我以为人家说说而已。”她还以为只是人家揶揄绍子哥的。

    王绍挑起眉,突然抓住她的手放到自己胸口,“你摸摸,是不是心跳得很快,被吓到了?”嘴角噙着一抹坏笑,对着她眨眨眼。

    又使坏!暗茜娇娇地瞪他一眼,“你真是……”自从婚期确定后,他对她是越来越爱动手动脚了,半点都不客气。

    王绍哈哈一笑,胸膛不停震动,松开了手不再逗她,“你吃了吗?”打开的食盒里摆着三道菜,下面还有一屉馒头、白饭。

    “吃了,你快吃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把菜都端出来摆到桌上,傅茜递了两颗大白馒头给他。

    王绍把馒头掰了一半给她,“再陪我吃点,瞧你瘦成这样。”一道萝卜炖肉、一盘清炒小菜、一盘腊肉,分量都不少,够两人吃了。

    傅茜接过馒头小口地咬着,“绍子哥,衙里生子的是不是你说过的那个陈家姑娘?”昨儿个她一听就知道,先前曾听绍子哥提过一两句。

    “是啊,我可是真吓着了。”

    昨天看到后,他回家想了很久,以后还是不要让茜娘生孩子好了,跟他弟抱一个来养。转头跟他娘说了这事,却让他娘赏了好几下铁沙掌,到现在背部都还有些火辣辣的。

    王大娘气啊,被大儿子这不靠谱的想法气得七窍生烟,自个能生不生,怕媳妇生孩子有事就去抱弟弟的,敢情你弟媳妇不是人啊?

    “那现在谁帮她做月子?”

    “吴大娘,兄弟们都贴了些钱给她。”大家也不是什么坏人,都吓得人家提前产子了,当然还是会给她吃点好的补补。

    “嗯,对了,我做了两件秋衣给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来试试。”傅茜也没追问下去,反正这些案子的东西她也不懂,问了也没用。

    “不是让你休息,怎么又做衣服?”不赞成地看着她,就知道她闲不下来,又开始蠢蠢欲动想干活了。

    傅茜眨眨眼,对他一笑,“我没累着自己。”她的嫁衣也不用她自己缝制,都让绍子哥请了繍庄的绣娘去做了,最后她自己补上几针就好。没事做,她想着他身上似乎都穿着铺子里的成衣,一些地方总是不那么合身,之前就有这个念头,只是一直没动手,反正要帮爹跟小宂做秋衣,就顺道做了两件给他。

    “再说了,我就上午比较忙点,下午季夫人来之后我就闲了。”她现在把时间分配得很好,上午就是教孩子念书,下午回到家,帮秦嫂子带带孩子、做点家务,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开心。

    王绍想,以后还是生个孩子好了,要不她没事就想找事做,又累着了自己,有个孩子让她去忙会好些。

    脑海里已经开始浮现想象,一个像她的姑娘,小时候傅茜的模样他还记得一清二楚,甜甜的、软软的、糯糯的像糖似一样的小人儿。

    昨天被吓到导致的坏心情突然好了起来,看着坐在身边的她,因为自己的目光而露出纳闷地神情,他抬手摸摸她的脸,笑了。

    那样应该很不错吧,不论是像她的姑娘,还是一个像自己的倔强男孩都好。

    吃过了饭,傅茜将食盒给收拾好,“绍子哥,我先回去了,过两天来家里试试衣服,顺道吃个饭。”

    瞧桌子乱糟糟的,她顺手帮他收拾起来,眼角余光扫过放在他桌边的两张图画,不小心碰了一下,其中一张掉在地上,她弯下腰捡起来,顺便看了一下画上的人,然后又整理整齐放到桌上。

    “好,我送你回去。”王绍配上腰刀、帽子,取饼她手上的食盒说道。

    “不用了,又没多远。”傅茜摇摇头。

    王绍没让她拒绝,还是跟着她一块回去,顺道取饼一旁的薄披风让她穿上。

    “天气冷了,多加件披风,当心又病了。”顺口隐了一句。

    “知道啦。”拉紧身上带着他味道的披风,傅菌笑了笑。

    两个人一路有说有笑地走回傅家,路上经过几个熟识王绍的摊贩知道他们的身分,脸上也是挂着善意的笑。

    王绍突然转了个身,眯着眼打量着安静的大街,秋老虎肆虐,许多行人跟商家多半都是躲在屋子里纳凉,街上就那么两只小猫经过而已,可他就是觉得奇怪。

    “绍子哥?”傅茜疑惑地追着他的目光往后面看,没什么特别的啊。

    王绍将大街左右都扫过后,疑惑地皱了下眉,方才他似乎感觉到背后有股视线,是他想太多了?

    “没事,走吧。”王绍摇摇头,跟着傅茜继续往她家走去。

    怦怦乱跳的心差点从胸口冒出来,孙二背对着慢慢走远的两人,手里还挑着几颗桃子。

    “客人,你这果子要是今儿个吃就挑熟点,要放两天就挑青点。”卖桃子的大娘好心提醒他。瞧这小伙子挑个果子也这么为难,都选到满头大汗了。

    孙二一愣,抬起头对她僵硬一笑,“就这几颗吧。”随意地划拉一下,挑了七、八颗果子递上去。

    大娘拿了纸把果子包好递给他,“客人,这果子比较熟,不耐放,回家就得吃了,别放久啊。”

    “好,我知道了。”即便在脸上易了容,孙二还是被王绍突然回头给吓出一身汗,递上了钱,匆忙地取饼果子就走了。

    送傅茜回到家里之后,王绍顺道又巡视了几条街,回到衙门去后,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想事情。

    “李和。”

    李和坐在一边帮忙整理公文,听到王绍的声音转过头去,“头儿?”

    “你去招集人手。”轻笑一声,王绍缓慢地睁开眼,一抹精光闪过,嘴角微微扬起。

    “招集人手?又搜山吗?”李和不解,前两天才找过,不是什么都没找到?

    王绍慢慢地摇头,“不是搜山,李和,咱们可是被耍得团团转,灯下黑你可明白?”

    今天下午被人注视的感觉一直萦绕不去,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二次被人在背后凝视。

    王绍是从战场上活下来的,他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在战场上也靠着直觉救了自己很多次,今天下午被人窥视的感觉肯定没有错!

    方才他想了很久,城里虽然一直都有在盘查陌生人,但那也是海捕公文送来之后的事,孙二他们却是在海捕公文发送之前就开始逃亡,盘查也只是针对从城外进来的人,对城里的人盘查倒是没那么严格。

    他们会一直判断孙二他们藏在山中,也是因为两件命案弃尸的地点都是在郊区或山上,理所当然的想着他们往外逃了,一般来说,的确也是会往外逃才对,但万一孙二或那个叫忠子的其中一个反其道而行的话……

    灯下黑?李和愣了下,马上懂他的意思,“头儿,人该不会就躲在城里吧?”

    李和跟在李华身边有几年的时间了,办案从来只见犯人往外跑,从没想过还会直接躲在城里!

    城中是一个难躲藏的地方,因为每个邻里至少都有些眼熟,如果出现了陌生人非常好认出来。

    “是啊,我们可是让人玩弄在股掌中。”王绍眼一眯,孙二或忠子其中必定有一人擅谋,会有这份心思的人,一定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让衙役全部集合,我去向李大人拿手令,趁着还没日落,搜一搜城里。”王绍起身跟他交代后,转身就向书房去了。

    两人分头合作,王绍跟李华取手令时非常顺利,除了衙役之外还另外点了一百个士兵也跟着搜城。

    王绍看着聚集在衙门外的人手,向李和跟王坚看了一眼,两人同时对他颔首,目光飘向太阳的地方,距离日落的时间大约还有一个多时辰。

    “出发!”王绍低喝一声,训练有素的士兵跟衙役立时分成了十个小队,向着城里四面八方散开,他也亲自领了一队往城东而去。

    衙门的大动作街道上的人都看见了,消息传得飞快,没一会儿衙门在城里四周搜查犯人的消息就在城中蔓延开来。

    街上的行人看着一大群士兵跟衙役,全部自动自发的回去,店家也纷纷提前打烊。

    “阿田,今儿个店要休息了,你先回去吧。”跟衙门在同一条街上的茶楼掌柜见情况不对,赶紧打发店里的茶博士跟小二回去了,想到后院厨房还在忙的阿田,也赶紧过来跟他说一声。

    阿田正拿着斧头劈柴,闻言一脸纳闷,“掌柜的,今儿个天都还没黑呢?”细小的眼睛还瞄了一下挂在天上的太阳。

    茶楼掌柜摆摆手,“没事,城里出了事,你也早点回家歇息,你娘一个人在家不安全,快点回去陪她吧。”

    阿田听他这么一说,憨厚的脸上就急了,“掌柜的,到底怎么回事?我娘一个人在家有危险?您老给我说说啊。”

    茶楼掌柜看他一脸紧张害怕,赶忙安抚他,“没,衙役现下在城里搜查,说是要找什么之前的逃犯,让我们都别出门,东家说了,早点关店休息,别瞎咧咧的穷紧张。”

    阿田顿了下,“原来在搜查犯人,哎呀!那我娘一个人在家一定很害怕,掌柜的那我先走啦!”说着急急忙忙地抹掉一头的汗水,手忙脚乱地开始收拾满地的柴火。

    “哎哎哎,放着吧,明儿个再来收拾,你快回去,我去前头关店了。”茶楼掌柜好心地让他先走。

    阿田不好意思地把地上东西全往墙边一推,快速地收拾一下后人就往后门出去了。走到大街上,果然看到士兵跟衙役在四处捜查,下颚抽动了一下,低下头,一副胆小害怕的模样,快速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孙二怎么都没想到,他不过是出门去想办法而已,就惹来了全城警戒搜城。

    他就住在衙门后面的街道上,衙门这么大的动作他怎么可能没注意到,听着外面杂沓的脚步声,他的心也跟着抽紧。

    他现在只希望忠子快点回来,要不早晚还是会搜查到这间屋子的!

    在他胆战心惊的时候,门外却突然响起敲门声。

    “娘,我回来……”

    忠子的声音从门板外传来,孙二正提着心要上前准备开门,没想到后面又有声音接上。

    “干什么?干什么?别动!衙门办事!”粗声粗气的吼声接在忠子的暗语后面,孙二正要去开门的手倏地缩回来。

    “哎哎,我、我我回自个家,这家里就我一个病重的娘跟我二弟。”忠子的声音继续说着。

    门外,两个衙役领着两个士兵围住了忠子,其中一个衙役上下打量着他,“你谁?怎么不曾见过你?什么时候搬到这住的?”

    “我两个多月前来投奔亲戚的,这屋子本是我堂兄的,他跑生意去了,这屋子暂时借我们娘俩几个住着,给我娘治病呢。”忠子一脸慌乱地解释着。

    两个衙役对看一眼,“让你家人开门,我们进去看看。”

    忠子擦擦吓出来的汗珠,继续拍门,“二、二弟,我回来了,你快开门啊,衙门办事要进去瞧瞧,娘躺在床上不打紧的,别让她老人家出来吓到她了,二弟!”

    孙二本来听忠子继续拍门心就提起来了,后面听到忠子的话,脑子灵光一闪,先是快速地冲进去小厅里,解开了还被绑在角落的陈秋生,一把揪着他到后面的房里扔了上床,把他整个人都转向里面,被子一掀,将他盖得严实,就留下一颗头背对着门,又散下长发一遮,看起来就很像女人了,孙二眼珠转了转,又回到厅堂上把绳子什么的都给收拾了,才慢吞吞地踩着明显的脚步声来到门前。

    “二弟、二弟!”忠子还在拍门喊着。

    孙二咳了几声,使劲戳了自己几个穴道,让脸色苍白许多,“来了、来了,咳咳……”打开门,门外果然站着衙役跟士兵,全都虎视眈眈地看着他,心一紧,他装作一脸慌乱,“大、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化名阿田的忠子状似害怕地缩缩肩膀,“这些大人说要进去看看,二弟你快让开。”他扯着孙二让开大门的位置。

    孙二顺着他的动作也缩到一边,两个衙役走在前面,见两兄弟都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也没将他们放在心上,就是在厅堂四处看了看,完全没注意到后面孙二跟忠子交换的眼神。

    等这两个衙役来到陈秋生在的房间时,两人一前一后进去,前面那个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披头散发的,感觉有些不对劲,转头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眼睛却突然瞪大。

    “小心!”他大吼一声。

    还好平日王绍的训练很扎实,后面的那个一听到他喊,下意识弯腰往前扑,险险地避开后方劈过来的长刀。

    前面那个见同伴躲过了后,抽出腰间的刀也迎了上去,另一个衙役从地上爬起来后也拔出刀来,一时之间里面都是金属交击声。

    本来在外面等的两个士兵一听到刀剑相交声,马上也冲了进去。

    “大胆!”

    士兵手中的是长枪,比起长刀更有优势,孙二跟忠子一下就被压着打。

    孙二脸色扭曲,拼了命的也要将他们斩杀在这,忠子功夫更好,长刀一劈,硬生生将两个士兵给逼退,转身抓起床上生死不知的陈秋生,把刀架在他脖子上。

    “站在!再上前我就杀了他!”

    衙役见他有人质在手,顿了下,孙二一刀劈过去,把他们给逼退,忠子架着陈秋生跟屋子里的官兵对峙,一步一步地慢慢往门口的方向退。

    眼见就要退出门了,先一步的孙二脸上露出笑,下一秒,一个网子就从头上罩了下来!

    “拿下!”

    几把长枪同时从门两边剌出来,忠子顾不得手上的人质,本来还想用刀劈开网子,哪知这网子却割不断,就这么停顿的一瞬间,一把长枪从旁边剌出来直往他的肚子戳。

    将手上的陈秋生一把扔出去抵挡,长枪还是划破他的衣裳,在他肚皮上划了浅浅一道,另一边的孙二则完全动弹不得。

    眼见情况不妙,忠子踹开逼上来的衙役,转身往后门的方向窜逃。

    一群士兵紧追上去,忠子早安排好了逃亡的路线,一路上都是他布下的小机关,砍断绑在一旁的绳子,他拼命地往前冲,而绳子一断,两旁突然射出了不少箭矢,士兵们赶紧退开,拜机关所赐,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忠子从后门逃了,等他们追上去的时候,大街上已经看不到他的人影。

    接到消息赶过来的李和看着网子内的人跟另一个伤痕累累的家伙,猜测他应该是陈秋生,看了已经落下的太阳,也没办法再追查下去,咬咬牙道:“把他们都带回去!”

    “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豆腐娘子最新章节 | 豆腐娘子全文阅读 | 豆腐娘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