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豆腐娘子 > 第七章 因他而羞涩

豆腐娘子 第七章 因他而羞涩 作者 : 元柔

    人声喧闹,沸沸扬扬,天灵宫前那一条路上满是人潮,热热闹闹的庙会除了游人以外,道路的两旁也满是小贩,不少小贩、客商都为了这个赚钱的机会往这涌来。

    天灵宫在城南郊区附近,里头祭拜的王灵官又称为隆恩真君,所以天灵宫也被称为真君庙,天灵宫在扶安县已超过百年,从前朝末期就有这座宫庙,而四周围的土地都是属于天灵宫的,占地可说是十分广阔。

    天灵宫前的道路旁种满了桃花,慢慢地形成一片桃花林,一路直到城南门口附近,所以城南的路也被称为桃花路,时常有年轻的学子、娇滴滴的姑娘们到这里来游玩。

    桃花林里更有个小潭,被称为桃花潭,不少性子浪漫的姑娘家都会往潭中扔掷铜币许愿,弄得宫主得时常派人去清理潭水里的铜板,以免太多占了潭中鱼虾的空间。

    女为悦己者容,傅茜今天出门也是特意打扮过,平日有些寡淡的面容抹上了胭脂、口脂,穿着一套轻薄的渐层染色粉色襦衫,裙摆上绣满了一只只飞舞的彩蝶,黑黝黝的长发上簪了一根银色蝶恋花小簪,耳上也是一副蝴蝶耳坠,身姿婀娜,如同绽放的花朵般美丽动人。

    庙会上满是像她这样盛装打扮的少女,灵官大典除了庙会的热闹吸引人前来,也有许多少男、少女在今日结下缘分,更有不少已经定下盟约的未婚夫妻也会趁此机会出来见面。

    王绍排开了值班的时间,特意陪着傅茜来庙会走走,一方面是想让她散心,另一方面也是抱着可以跟她独处的心思,只是……

    目光落在紧跟在傅茜身边的傅芃,暗暗咬牙,这臭小子怎么也来了?

    傅芃跟在姊姊身边笑得可开心了,眼角余光瞧见王绍那僵硬的表情,心里暗自得意着——哼,谁让你那一天吓我,想跟姊姊单独相处?想得美!

    “绍子哥,我们先到庙里上香吗?”周围热闹的气氛让傅茜笑得开心,回过头问着身后的王绍。

    “嗯,先到宫里上香,待会儿再出来找个地方吃饭。”王绍说道。目光不自觉地扫过四周的环境,这条去天灵宫的路长约半里,路上除了巡视的两班衙役之外还有一些装扮成一般百姓的兵丁。

    “好,那我们走吧。”傅茜两手空空,上香的祭品都装在傅芃手上的篮子里。

    一行三人慢慢地在人流中往天灵宫的方向走去,王绍走在他们身后,时刻注意着两姊弟有没有被人给挤到。有些错身而过的男子,忍不住被傅茜娇美的脸庞给吸引得停下脚步,每当这时候,王绍就会不悦地走过去趁着错身时撞人一记。

    被撞疼的人回过神,一对上王绍警告的目光都是头皮发麻,收回了无礼的眼珠子,低着头灰溜溜地快速离开。

    快到庙里的时候,正巧碰上了傅芃在学里的同窗,几个学子热情地邀请傅芃跟他们一块到桃花林去游玩,傅芃有些心动,毕竟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少年,于是傅茜主动上前接过竹篮,笑咪咪的让他放心去玩,还不等傅芃想清楚,傅茜就随着王绍先一步进到天灵宫里去了。

    想着有王绍跟着,傅芃也不太担心,转身跟着同窗一起到桃花林去郊游踏青。

    没想到事情发展峰回路转,碍眼的家伙还是走了,王绍默默地站到傅茜身边的位置,嘴角勾起。

    上完了香,添好了香油钱后,两人才施施然地回到热闹的小路上。

    “绍子哥,你也很久没来庙会了吧?”随着人潮慢慢移动,傅茜偏头问着身边的王绍。

    “嗯,很多年了,这路也是越来越热闹了。”王绍不由得有些感触,“最后一次来时,我爹还在,我们一家子都来这里上香。”一眨眼,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都十年了。

    没想到又让他想到王大叔,傅茜愣了下,看他的表情很正常,“我们等会儿去哪吃饭?走了那么久,我都有些饿了呢。”她转开话题。

    “边走边看吧。”王绍护着她往前走,越靠近正午,人潮越来越多。

    两人走走停停,经过一处卖饰品的小摊位时,傅茜忍不住被吸引了目光,铺着青色小布的摊位上摆放了不少的东西,四周围了许多姑娘。

    “想看看?”王绍注意到她的视线问道。

    傅茜期期艾艾地点头,有些担心王绍会不会不喜欢她买东西,她还记得上一回陈嫂不过是买了一条头绳,就被陈嫂的丈夫念叨了好久,就连她婆婆都认为她乱花钱,惹得陈嫂很是伤心。

    王绍倒是没想这么多,看她点头,就带她走到摊子旁边,“你去挑挑有没有喜欢的,有喜欢的就拿。”

    他在军营里也听过不少战友说过,女人就是喜欢这些漂亮的小东西,实在浪费钱,反正他不差这点小钱,让她把摊子上的东西全买下也绰绰有余,于是他坐到一旁摆着茶水的摊子上去等。

    摊子的主人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妻,丈夫正忙着跟其他姑娘推荐簪花、发饰,那妻子正好看到他们走过来,漾着热情的笑意开口道:“小娘子真是好福气,这位爷懂得疼你。”她可没错过方才那位爷说的话呢。

    摊贩妻子热情地拿出好几款比较贵的簪花出来,看得傅茜眼睛都亮了起来,拿起两根银簪到眼前打量着,两根银簪似是一对的,簪尾上都是一簇茉莉花缀着几缕流苏,十分小巧可爱。

    傅茜仔细看过后,拿在手心,眼睛又在摊子上绕了一圈,发现居然有一个巴掌大的镜子,镜面不是传统的黄铜镜,是非常罕见的西洋镜,听说是欧罗巴人那里传来的,镜面非常清晰地照出她的面容,巴掌大的小镜下还有一个小小的把手,镜子四周雕饰着非常精致的花朵,十分漂亮。

    傅茜捧在手心里喜欢的不得了,她曾经见过一次这种镜子,是在东街|个南北杂货铺子里见到的,她手中这个小了很多,但也精致许多。

    “大娘,这镜子多少钱啊?”摸摸手掌心的镜子,傅茜出门前带了半两银子,身上还有阿爹塞的一两银子,不知道买不买得起?

    摊贩妻子盈盈一笑,“小娘子,我老实跟你说,我们是东街上那南北杂货铺子出来摆摊的,这西洋镜十分难得,小是小了些,但跟咱们这的镜子是不一样的,我给你个实诚价,十两银子就好。”瞧眼前这娇美姑娘穿着打扮都不差,十两银子对她来说应该不成问题,何况旁边不还有位大爷等着讨美人欢心吗?

    傅茜半点也不知道摊贩妻子心里的打算,光是听到十两银子就咋舌,捧着镜子的动作更加小心。

    这价格也太贵了……

    摸了又摸,虽然很喜欢,可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把镜子放回去,“这太贵了,我就买这两根簪子,这两根簪子多少钱啊?”十两银子都能买多少豆腐了,想是这么想,但手还是恋恋不舍地抚着镜子。

    摊贩妻子见她放下镜子小小失望了一下,不过这失望还未到心底,就看到一双黝黑的大掌把镜子抄了起来,嘴角的笑马上又勾得高高的。

    “我都要了,这两样也包起来吧。”

    王绍就坐在旁边的茶水摊上,早早就听到她跟摊贩妻子说的话,见傅茜把镜子放回去,起身走过来就把东西又拎回来,顺道把桌上另外两串带着琉璃的银手炼也拿起来。

    “绍子哥,这太贵了。”傅茜连忙阻止他,十两的镜子呢!

    “买给你就拿,这是买给我未来娘子的。”王绍手一转,把她伸过来的手抓到掌心里,笑笑地说。

    未来娘子这几个字一出,傅茜就害羞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手心一热,感受到他掌心会灼人般的温度,脚趾微缩,连耳朵都红起来了。

    “可是……”

    傅茜小小声地还想说什么,摊贩妻子手脚却很快,眨眼就把那几样东西都放到一个小木盒里装好,遇上了大客户,她也没小气,挑了个两掌大的木盒当赠品。

    王绍直接从怀里掏出一张面额二十两的银票递给她,这两根簪子加上那两条手串不过是二两银子,总共是十二两,摊贩妻子笑咪咪地找了八两碎银子给他。

    王绍接过碎银跟木盒,拉着傅茜到几步路外的凉粉摊上吃午食,方才他就注意到这凉粉摊,看上去挺好吃的,东西也干净。

    直到坐到位子上后,王绍才松开手,将木盒递给了傅茜。

    傅茜愣愣地接过手,低下头看着手里的木盒,缓慢打开后,她看上的那面镜子正躺在里面,两根茉莉银簪跟银手炼也是,她心里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有些酸甜又忍不住的想笑,缓慢地抬眸,正好跟王绍的目光撞上,不禁心一紧。

    她一直知道绍子哥其实长得很好看,不是阿爹的那种斯文俊秀,而是浓眉大眼、英气俊朗的面容。订亲之后,她的羞涩多半是因为提到了婚事,直到这一刻,她才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滋味——她的羞涩是为了眼前这个人,这用着温柔目光凝视着她的人。

    王绍将她的表情都收入眼底,慢慢地笑开来,眼前这丫头总算是开窍了。他跟傅茜不一样,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夫妻是什么?他在边关看了太多,有相敬如

    宾,也有相濡以沫,他想要的,是相濡以沫的妻子,只是之前这丫头就像没那根筋,没想到现在竟突然开窍。

    端着凉粉的小扮站在一边,看着眼前的情景,很认真地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把手里的凉粉给放到桌上,同时扯开喉咙大喊一声,“客倌上菜啦”

    这一声扯开了两人胶着的目光,而上菜的小扮喊了这一声后就走了,他可忙着赚钱,没空看人家在这含情脉脉的。

    气氛被破坏,王绍也没生气,从桌上的木筒抽出筷子递给傅茜,“快吃吧,等等我们到桃花潭走走。”

    傅茜这一次没再脸红了,反而连方才乱跳的心都慢慢地沉稳下来,漾着甜甜的笑,接过筷子吃饭。

    桃花林中游玩的人不少,不少人都是为了桃花潭而来。

    王绍目光灼灼地盯着桃花潭底,这桃花潭水质清澈,一眼就能看透,潭中还栽种了些许莲花,而看起来有些仙气缥缈的潭水,潭底已经堆了不少的铜板,甚至还有零星的碎银。

    桃花潭的右手边多了一个王绍记忆中没有的小竹屋,一个穿着灰色道袍的小道士正坐在椅子上盯着桃花潭这里看,而桃花潭四周也围了高到腰间的竹围篱。

    左边一群姑娘正抬手把铜板给扔进潭底,扔完后连忙闭上眼双手合十,一副很虔诚的模样。

    王绍顿了下,慢慢地靠到傅茜耳旁,小小声地问:“什么时候这潭拿来扔钱了?”他记得以前来的时候,可没这习惯。

    傅茜知道他话中的意思,偷笑了下,“不知道呢,好像几年前就开始了,他们都说往潭里扔个铜板后再向潭里的锦鲤许愿就可以成真,要不就是带来好运。”

    这习惯也是来得莫名其妙,天灵宫的宫主也被弄得很烦,可这潭里的钱不管不行,怕有人起了坏心偷走这些钱,可这些钱天灵宫拿了也烫手,宫主只好每过一段时间就把里头的钱给捞出来,买粮接济那些比较贫困的人家。

    “宫主头疼的很。”傅茜也说得很小声,旁边都是扔铜板的人,要让人听了去,还以为她找麻烦呢。

    王绍眉头拧了下又松开,“这桃花潭不就一些草鱼什么的,哪来的锦鲤?这鱼还能带来好运?”当他以前没来这抓过鱼吗?

    “好像是前些年有人来游玩买了锦鲤放生,宫主也不在意,没想到慢慢地桃花潭的锦鲤能许愿这事就传了出去。”说着,她也从怀里掏出一个铜板。

    “……你也要扔?”这些城里人花样真多。

    傅茜点点头,捏着铜板许了愿,然后抛出手里的铜板,一个漂亮的水花溅起,彷佛愿望就真的成真了一样,她笑得很开心。

    见她笑靥如花,心里一软,王绍也笑了笑。不过就一个铜板,拿银子给她扔都没问题。

    “我们到旁边走走吧。”桃花潭四周都是人,避开了拥挤的人潮,两人慢慢地往一旁小径走去。

    “那么开心,以后有机会,我多带你出来走走。”

    没关在城里,她脸上的表情也更鲜活了,不是说在城里的她不好,而是那豆腐店就像她的心结一样,在店里,她的表情总是淡淡的,而那张笑脸总让他想起一个人——已经过世的傅大婶。

    其实几天前,傅先生曾私底下到县衙找过他。

    以前傅家的人都没有发现到问题,是近几年傅先生才注意到,女儿似乎跟已逝的妻子越来越像,这种像不是容貌上的相似,而是气质、个性,整个人都在慢慢地转化成妻子的模样。

    他很担心,妻子临死前曾经交代过茜娘,要做到长姊如母,代替她好好地照顾他跟傅芃,茜娘也一直做得很好,虽然年纪小,却努力地撑起这个家,尤其是豆腐店,她一手做豆腐的技艺全是妻子教的,只是……茜娘做得太好了。

    他还记得,小时候的茜娘明明是很甜美、开朗、热情的孩子,可是她把她娘的话给放在心上后,慢慢地改变自己。但可能茜娘把她娘的话看得太重了,慢慢就没了自己的模样,只是一味地模仿记忆中的娘亲,这让傅学文十分忧心。

    正好先前茜娘病了,大夫又交代得好好休养一两年的时间,他就打算利用这机会把豆腐店给关了或租出去,他们家往后只从侧门进出就好,除了让茜娘休养之外,顺道松松她的心,别把自己给逼得那么紧。

    王绍听傅学文说完后,就知道茜娘这是得了一种心病,以前他在军营里见过不少,受了太大的剌激或悲伤,都有可能得到这种病,有的人病得轻,不影响生活,有的人病得重,慢慢就疯魔起来,甚至会伤害自己。

    在他看来,茜娘只是很轻微的那种,最重要的是放开心思,让她多休息、多散散心,慢慢地就会好转。

    他跟傅先生私底下商量过了,这豆腐店是绝不能再让茜娘开了,一是休养身体,二是茜娘开着店就会学着傅大婶,这对茜娘不是好事,不过这些事,不要让茜娘知道比较好。

    脑子里想着事,眼角扫到一颗小巧的桃子,他顺手摘了下来递给她,原以为会看到傅茜开心的脸庞,哪晓得她先是一惊,接过果子就快速地塞进袖口里,紧张的四处张望。

    “你别乱拔!有人看着的!”她压着嗓音说:“这桃子全是附近村子里的人帮忙种的,每一棵树都有主人,前几年来玩的人摘得凶,把村民给气坏了,现下只要到了结果的季节,就派人四处巡逻呢,被抓到可要罚钱的!”

    又是一个新规定。王绍用食指有些无奈地挠挠脸颊,“这我不知道,下次记得了。”真是的,下次得先问问到底还有什么新东西是他不知道的。

    难得见他窘迫的模样,傅茜掩嘴偷笑了下,“别被发现就好了。”只是一颗两颗,别被抓到就没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豆腐娘子最新章节 | 豆腐娘子全文阅读 | 豆腐娘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