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添财医妃 > 第四章 假扮夫妻查真相

添财医妃 第四章 假扮夫妻查真相 作者 : 唐筠

    天一亮,用过了明月准备的早膳之后,江婉霏就向明月道别上路了。

    她以为离开是非之地就没事了,但事情并未如她想的那般简单,她出万里县没多久,就在半路给两个蒙面客给拦住了。

    她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只是单纯的抢劫,她想到了昨日在明月小栈里行为举止鬼鬼祟祟的店小二,他似乎一直在窃听着,她当时单纯以为他只是爱听八卦,但现在想想,似乎不是那样。

    然后她又想到明月说过的话——那些想到外县去告官的人都有去无回,她就约莫能猜个大概了。

    那个店小二八成是某人的眼线,派来监视明月的吧,不巧她又说了有机会会帮忙传递消息,所以现在要被杀人灭口了。

    明知如此,她却装傻不问,只把对方当劫匪,她快速掏出荷包,说:“你们要银子都给你们,放我一马吧。”

    “你不该多事的。”

    “我只是个过客。”

    “那更不该多事。”

    “主子让我们处理就快处理,别跟他说那么多废话。”一个蒙面者较没耐性,直催另一个快点下手。

    “等等!”她大喊,想拖延点时间让自己有机会逃命。

    “废话少说,我会让你死得爽快点。”

    开玩笑,她正值花样年华,才不想这么早去见阎罗王。再说了,她还要找姊姊,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陌生的世界。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主谋者给你们多少好处,我加倍,不用杀人还能拿双倍的银子,这交易很划算吧?”她继续为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努力。

    但对方压根不想给她活命的机会,她的努力换来一记挥刀,还好她眼尖,在那刀挥过来前闪开了,但此举换来对方的凶狠,下一刀挥过来的速度远比她能反应的还要快。

    死了死了,这回她死定了!

    眼看着刀砍过来,她根本闪避不了,她只能本能地高举双手护住自己,认命地闭上双眼等待死亡降临。

    但并没有,没有丝毫痛感传来,她等了片刻,忍不住睁开眼,还来不及看清楚眼下的状况,就听到一道命令下达——

    “别让他跑了!”

    这声音有些耳熟,很像……她脑袋闪过一个脸孔,不禁脱口惊呼,“李新!”

    “的确是我。”

    方才李新看蒙面客向江婉霏挥刀时,他的胸口莫名揪紧。

    原本他今日打算和龙武装成商贾混进万里县,没料到半路会遇到这起凶杀案,他很庆幸可以及时救下江婉霏。

    江婉霏万万料想不到竟然会是李新救了她,不可否认,看见他的瞬间她大大松了口气,闪为她的命保住了。

    相反的,那两名蒙面客已经倒在地上,泥地上还染上了鲜红的血迹,“他死了吗?”

    “当众行凶,死有余辜。”

    果然是古代,杀人可以这样理所当然,换在现代,就算是警察执勤务打死人,恐怕还得背上过失杀人的罪名。

    初见李新时,她觉得他霸气却很机车,现在她却觉得他霸气得像个王者,是与生倶来的那种。

    为恶者就该受到惩罚,她倒也没为其感叹。

    “谢谢你救了我。”

    李新向她靠近一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似笑非笑的问着,“是不是突然发觉我挺有用处的?尤其是在这险恶的江湖行走时。”

    因为距离太近了,她几乎可以感觉到他说话时吹拂过来的热气,加上他笑得挺暧昧的,让她浑身不自在起来。

    她退了一步,拉远两人的距离,并且拍拍身上的尘埃,“说起来,我今日的遭遇,太子也难辞其咎。”

    “我难辞其咎?何以那般说法?”李新闻言相当错愕,他救了她,她却将罪名扣到他头上,这说得过去吗?

    “太子以为他们为何要杀我?”

    “抢夺,江湖偶有宵小。”

    “非也,是为非作歹之人怕我到其他县城报官,所以要蒙面客杀我灭口。”

    “你是说王强要杀你灭口?”李新拧起眉宇,表情十分严肃。

    他知道万里县有人为非作歹,但连个外来客都要灭口,这王强真的目无王法到这等地步,太可恶了!

    “你怎知是王强要杀我灭口?我以为你是来抓我的。”

    李新听了不禁苦笑,“我是要请你进城当贵客,并没有要抓你,不过这回我真不是来找你的,我是为了万里县的百姓来的。”

    “所以你知道万里县出了什么事?”

    “略知一二。”

    “知道还不把为非作歹者抓起来治罪?”

    “这事要从长计议,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李新带着江婉霏回到暂时落脚的茅草屋,江婉霏把自己从明月那里听来的消息全部告诉了他。

    “万里县居民真的每天活在地狱里,一颗包子要五十文,你觉得象话吗?摆路边摊还要缴交巨额租金,那个王强根本就是个土匪!”江婉霏越说越气愤。

    “你放心,为非作歹者我自会让他接受该有的惩罚,你消消气,别怒急攻心气坏了自己,喝口水顺顺气。”李新把水壶递给她。

    江婉霏一口气把水壶的水给喝光了,起身说:“我把消息传递给你,也算帮了万里县的居民。我要走了,那个王强就交给你处理了。”可还没举步,她就被李新揪住了。

    “去哪?”

    “去哪还用跟你交代吗?”江婉霏低头瞪着他的手,“放手。”

    “既然遇上了,怎有放你走的道理。”李新笑得很贼,手仍紧握着她的臂膀。

    “放手放手!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这是对待救命恩人该有的态度吗?抓着我做什么?我又不是通缉犯,快点放手!”她开始拍打他的手,但他似乎不痛不痒,一点放手的意思都没有。

    本来她逃了之后,李新是想随便她去的,但他说了,有缘自会再见。而再见时看她有难,当时他的心莫名揪紧,江湖险恶,他一点也不希望她独自在险恶的江湖走跳。

    他想过,只有放在眼皮底下他才能安心。

    “等万里县的事情处理好了之后,我便带你回京城,这江湖险恶得很,你不适合。”说着松开手。

    “太子爷,你不能强迫我。”

    李新知道硬要她留在他身边,她肯定会反弹,他想了一下,心生一计,“其实我是需要你的帮忙。”

    “帮什么忙?”

    “是这样的,我们打算混进万里县,可一行人如此进去太过招摇,所以决定假扮成省亲队伍,以此掩人耳目。”

    这的确是不错的法子,可以一行人同时进城又不被看出身分,但江婉霏很快就提出了问题,“省亲队伍无法停留过久,如此怕难以把事情调查得水落石出。”而省亲队伍若停留过久,又必然会引起怀疑。

    “聪明,那的确是个问题点,我再想想。”李新开始认真思考,很快就有了新的想法,“若有人问起,便说夫人因为路上颠簸导致身体不适,要在万里县休息几日,顺便四处游山玩水便可。”

    江婉霏扫了众人一眼,忍不住说了,“没有女人,哪来的身体不适之说?”

    李新的确带了一队人马,但这群人全数都是男子,而她目前也假扮男子,所以根本没有人能冒充夫人。

    可李新却不那样想,他从没把江婉霏当男子看待过,他深信自己受伤时看到的一切才是真的,他认定江婉霏就是个姑娘,“当然是你来冒充夫人。”

    “你开什么玩笑?”

    “我很认真。”

    “我是个男子。”她不得不再度强调。

    “但你貌如天仙下凡。”

    “这是天大的侮辱!”江婉霏激动地上前一步,因为没站稳,整个人不偏不倚跌入李新的怀里。

    这一搂,让两人都有触电的感觉。

    李新搂着她的腰,关注询问:“还好吗?”

    “不好……”江婉霏尴尬的推开他,快速跳开,表情严肃地说着,“我是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要我冒充女人,那真是个天大的侮辱!”

    “只是冒充,这里……你长得最好看,冒充女人绝对不会被怀疑。”

    江婉霏听了都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真感谢你的赞美,可我一点也不开心。”

    “整个万里县居民可能因为你的义举而获得救赎,不好吗?”见她态度坚决,李新只好动之以情。

    “我希望他们能获得救赎,可不代表我有那个能力去当救世主。”

    “就当我拜托你,请你救救可怜的百姓也不行吗?”

    行医济世就是要救人,所以她真的希望万里县的居民能获得拯救,但是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蹚这浑水比较好。

    “我已经将万里县的遭遇告知于你,接下来是你的责任,我深信以你的身分地位,可以轻易找到足以担负重任的夫人,我要离开这里。”

    她不想蹚浑水,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我替那些可怜的百姓请求你,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不能心软,不能心软!

    江婉霏不住地在心底高喊,但当她听到李新的请托,确实心软了。

    医者父母心,天底下哪个父母能见自己的孩子在水深火热里受苦受难?

    她假装冷漠想置身事外,可到了屋子门口,一直冷眼旁观的龙武说了,“你不怕路上又被追杀的话就走吧。”

    他看不下去太子爷对江婉霏那样低声下气,软的她不吃,那就来硬的!

    这下,江婉霏被戳中要害了,她确实不想死,也不能死。

    她停下步伐,恶狠狠瞪了龙武一眼,转头对李新说:“解决万里县的事情之后,你得让我离开,答应了,我就帮这个忙。”

    李新当然是满心不愿意,但事有轻重缓急,万里县的问题得先处理,他不得不应允江婉霏的交易条件。

    为了假扮成省亲队伍,李新扮成了商贾,江婉霏扮成了他的夫人,龙武成了总管,几个护卫扮成轿夫,但并未所有人都入队,李新让其他人分批进城以免引起注意,也能来个里应外合。

    一行人浩浩荡荡进了万里县,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李新为了让人认为他们真的是大商贾,买了最贵的四人大轿子,骑的是上等骏马,连穿着打扮都是最昂贵的丝绸绸缎,全身上下穿金戴银,十分招摇。

    队伍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一路往前,直到抵达王强大客栈前才停下来。

    龙武扮成了负责替李新处理杂务的总管,打扮得十分气派。

    进了客栈,他到柜台和掌柜的订房,“掌柜,我们要几间上等客房,烦请帮忙安排一下。”

    “先跟你们说说规矩,我们王强大客栈房大菜好,相对的价格也贵了一些,我瞧你们这一行少说也将近十来人,食宿花费可能会相当惊人,银子带得够多吗?”

    “我家少爷银子多的是,尽避安排吧。”

    “要入住咱们王强大客栈得先付订金,你们那么多人,少说也得付个五十两银子。”龙武表现得很淡定,听到五十两银子,眉头皱都没皱一下,可心里已经开始咒骂了。

    这根本就是黑店,比抢匪更狠!

    收费昂贵,态度又差,要不是要调查王强为非作歹的证据,他肯定不会住这种客栈。

    “五十两。”

    掌柜的打开钱袋,拿出银子送到嘴边咬了咬,随后才露出吝于展现的笑容,“小二,带客人上去。”

    一行人在店小二的带领下入住了楼上的客房。

    掌柜的也不是没有防备,李新和江婉霏的房间安排在楼上最左边,龙武则被安排到最右边,其他轿夫则被安排在楼下后面的客房。

    看得出来店家是故意那么安排,李新也不多问,淡定地接受了店家的安排。

    店小二一离开,李新便开始查探客栈的环境,他略推开窗子,假意欣赏外头的街景,往下探看,发现窗子外是后院,院里有几个私家护卫看守着,而前门是长廊,一踏出房门就被底下的掌柜看得一清二楚。

    “不好行动。”李新蹙眉低声说出困境。

    “我说过了,万里县的人说王强是个很会疑神疑鬼的人,他要所有人事物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所以住进他的客栈就像住进一个鸟笼里。”江婉霏也把音量压得极低,说出先前从明月那听来的事情。

    “的确,看得出来。”

    “那你打算从何处下手?”

    “我们既然是来游山玩水的,自然是到处游走,越轻松自在越好。”

    “王强可能会派人跟踪我们。”

    “我就是要让他们跟。”李新淡笑说道。

    “不能速战速决吗?我还有事……”她怕在这个世界待得越久就越难回去,她得快去找寻回去的法子,还得去找姊姊,说不定姊姊已经回家了,现在反而回过头在找她,她不能让姊姊担忧。

    “我可以让我手下的人帮你处理。”

    “你帮不了我的忙。”

    看她皱眉,李新有些心疼与不舍,忍不住伸手抚上她的眉宇,想抹去她的烦忧。

    此举让江婉霏有些受惊,她的心跳瞬间失速了,整个人下意识往后倒。

    李新听见后方突然传来推门声,他也下意识跟着趴向床榻,很小声的对江婉霏说有人,跟着就演起戏来了,“夫人身体可有好些?”

    店小二出奇不易的推开门,听到了李新的问话,才出声说:“客倌,帮您送茶水来了。”

    这是王强大客栈的作风,假装要送茶水换油灯,偷听查探客人的一举一动,看似服务周到,其实是进行监视。

    “搁着。”

    “好咧。”店小二应和。

    “可以出去了。”

    店小二脚步轻盈,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刚刚靠近时门外也没有太多声响,这王强大客栈太不一般。

    店小二关上了门,可他知道店小二还在外头,故意高声说:“小二哥,忘了跟你说,我娘子舟车劳顿,有些反胃,烦请帮她找些酸的果子过来。”

    他故意假装什么也没察觉到,目的就是要让店小二松懈。

    原本还打算在外偷听的店小二尴尬的应声,“好咧。”接着便下楼去张罗食物了。

    这王强肯定做了不少恶事,要不然这客栈里里外外不会这般古怪,真的得深入好好调查不可。

    “人走了,你可以离远点了。”他半支撑着身体趴在她旁边,这距离太近也太暧昧了,让人浑身不自在,江婉霏脸颊无端感到燥热,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起来。

    太不正常了!

    “该准备歇息了,你让我上哪去?”李新憋着笑问。

    “歇息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想上床睡吧?”江婉霏紧张的从床上弹起。

    “这里就只有这张床,我不上床睡,你让我睡哪?”

    “不行!”

    “为何不行?”

    “我不习惯与人同床共枕。”

    “你我都是男子,有什么关系,睡吧,天一亮还有很多事情得做。”李新继续逗她,合衣就要往床上躺下。

    “有关系,我说了不习惯与人同床共枕,你若执意睡床,那我……”她左看右看,最后只能把目标设定在窗旁的木椅,“我睡椅子。”说完她便要起身越过他。

    李新适时扯住她的臂膀,“得了,逗你玩的,你睡床吧,我睡椅子,顺便守夜。”

    “你这人……”

    “嘘……隔墙有耳。”李新笑着把手指压在江婉霏要抗议的嘴上,此举让江婉霏的心跳又莫名加速了。

    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她的心似乎正一点一点被他侵蚀,她得把持住,不能乱了方寸,等这件事解决之后,他们便会分道扬镳,再无交集。

    亿来赌坊里有个人赌博赌得频频挥汗,手上的筹码早就输得精光,店家却为其补上一回又一回,压根不怕他赖账。

    这赌局是专门替万里县县太爷何盛设下的,陪着何盛赌博的都是王强的人。

    何盛爱赌成性,输掉了不少,债台高筑,王强不讨债,而是和他搏交情,表面上两人像亲兄弟,实际上是王强借此控制了他。

    因为欠下巨额债款,何盛对王强的一切作为只能视而不见,甚至开始与他同流合污,而王强只要有获利,就会给何盛一点甜头。

    王强垄断了万里县的一切民生用品,哀声四起,何盛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到。

    连在赌博身边都还有美女伺候着,一会儿递水果,一会儿端茶水喂食。

    “走了走了,别在我身边触楣头。”何盛输了钱,觉得是女人带衰,开始赶人。

    王强从外头走进,来到何盛身旁,笑着说:“县太爷上火了,还不快点端降火茶水过来。”

    “邪门了,今儿个猛输钱!”

    “输有什么关系,您要多少筹码我都能奉上,您压根不需要担忧。”

    “王强,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何盛赌上瘾了,非得在赌桌上翻个本,却鬼迷心窍,完全没发现输掉的更多。

    等每次发现了,就当个眼盲者,任由王强鱼肉乡民。

    “县太爷说得没错,你我是好兄弟,我王强吃肉,也绝对不会少您一块的。”

    何盛听了十分开心,但还是忍不住提醒,“别做得太过火,乡民目前是忍着不敢张扬,万一有个不怕死的到别县去,事情闹大了对你我都不好。”

    “放心,城门有您的官兵守着,城里城外又有我的眼线盯梢,连只虫子都难逃我的罗网。”

    “还是不要弄到民怨沸腾比较好。”何盛挺怕丢了乌纱帽的,因为一旦乌纱帽丢了,那就玩完了。

    知道何盛胆小,王强勉强笑着应和,“放心,不会让您难为的,这筹码就当替您压压惊,您玩得开心些,我去忙了。”

    听底下的人说客栈里来了一个有钱商贾,出手十分阔绰,他得去探探对方的底细。若真是个凯子那最好,他能从对方身上捞些好处,若是麻烦,那就得花点脑筋把麻烦解决了。

    为了钓出王强,李新坐在客栈大堂里假装和龙武低声讨论着金山开采的事宜,音量恰恰可以让坐在他们桌子后方的人听到。

    后方的人进客栈时就一副贼头贼脑的样子,挑桌子又很刻意地扫视了整个客栈一圈,而后偏偏选了他的隔壁桌,还与他背对背而坐。

    放眼客栈,空桌超过一半以上,一般人挑桌子肯定会挑旁边没人坐的位置,由对方的举动来看,眼线的成分居多。

    王强此举倒好,他还在想着要用什么法子钓出王强来,借用王强的人传递讯息,他反而省事。

    “少爷,这回挖到金矿的量,应该会比以前挖到的还多。”

    “小点声。”

    “是。”

    让后方的人听到金矿两个字,两人才故意把音量放得更小,目的是想激起对方的好奇心,也是在试探对方。

    果然那些人耳朵竖得更高了,神情也更加专注。

    两人一结束对话,后方的人马上起身结账离开。他们相视一笑,跟着起身,返回楼上。进了下榻的房间,李新便开始交代接下来的计划。

    “等会儿龙武先离开,接着你要和我吵架,骂越大声越好。”

    “为何要吵架?”

    “那样我才有理由让人带我去找乐子。”

    龙武与李新本就有默契,所以李新想些什么,他多少能猜到一二。

    江婉霏虽然没和李新培养过默契,可是她一向机灵,知道这时候李新会那样说,肯定有他的计划。

    “我懂了。”

    “吵完之后我会离开房间,届时你也离开客栈,去对街,那里有个乞丐是我事先安排的人,他会先带你到安全的地方。”

    “好。”

    “龙武你先出去,我还有话要单独对江大夫说。”

    “是。”

    龙武退出寝房,就看见一个男子鬼鬼祟祟的站在隔壁寝房外,他不动声色地越过那名男子,自顾自地朝自己下榻的房间前进。

    方才他们在房内讲话极为小声,所以并不担心对话被人听见。

    龙武离开后,李新并未马上开口,而是从兜里拿出一把十分精致的匕首,“这匕首是外邦进贡给我父皇,我父皇送给我的,你带在身上防身。”

    “不用吧,我不会用刀,给我应该派不上用场……”

    “收着,有备无患。”

    也是,这万里县是个吃人的城镇,有点防备还是好的。

    她不再拒绝,乖乖收下了匕首,将它放进怀里,“你也多小心,看得出来王强是个挺狡诈的人,万里县到处都是他的眼线。”

    “放心,我已经安排我的人混到万里县的各处去,你只要照着我说的话做就好。”突然,李新伸手捧住了江婉霏的脸颊,非常认真地说着,“你一定要平安。”

    这人总会有突发之举,让人很难招架,等发现了,心就莫名被占据了一角。

    这样是不对的,她并不属于这里,迟早都要离开……但此时她也不便多说什么。

    她照着李新说的,开始生气的大吼大叫起来,两人的对话火药味十足,但其实房内是很平和的,他们的对话都是冲着外头喊的。

    喊完后,李新假装气呼呼的出房门,下楼要了一大壶酒,开始自顾自地喝起闷酒。

    这龅戏全落入了王强眼线的眼里,消息很快就传到王强耳中。

    一切都在李新的计划之中,他一个人喝闷酒时,王强出现了,还亲自端着好酒好菜上来和他打招呼。

    王强接收到的讯息是,李新是个大财主,拥有金山银矿,最近开的矿山是座产量颇丰的金矿。

    其实王强早就出现过了,他一直都在偷偷观察李新一行人,也见过江婉霏,第一眼他便对江婉霏产生了妄念。

    刚刚他的人来告诉他,李新和他的夫人吵架了,他自觉是个接近两人的好机会。

    他既想要李新的金山银矿,也想要将江婉霏占为己有。

    “李老板,在这吃的住的可还习惯吗?”

    “你是?”李新第一眼便猜定这人是王强。

    王强人高马大,长得横眉竖眼,穿着十分豪奢,玉冠束发,身后还站着两名保镳,一看就知道是大有来头的人物。

    而能在王强大客栈里头如此意气风发的,除了王强不作第二人想。

    “王强,是这客栈主事的。”

    李新坐在原位,笑笑的说:“原来是王老板,久仰大名。”

    “李老板客气了,我就一个小县城的客栈当家,能有什么名气,混口饭吃罢了。”王强堆着一脸假笑,客套的问着,“小店里的食住可还合您心意?”

    “还行,就是觉得这万里县闷了些。”

    “闷?”

    “本来敝人是想带着家眷四处游山玩水,再到处找些乐子,可成天游山玩水也挺累人的,再说还带着家眷,根本没什么乐子可言,怎会不闷。”

    “所以李老板是和夫人闹别扭了?”

    “王老板听到了?被您看见了家丑,真是羞愧啊。”

    “也没什么好觉得羞愧的,夫妻嘛!床头吵,床尾和,睡觉时多说点好话,很快就会气消的。”

    “我那口子就是小心眼,我多看了别的姑娘一眼,她便同我吵个没完,但男人嘛,哪个不爱美女?”

    “李老板消消气,女人嘛,其实是宠不得的,只要肯花银子,环肥燕痩任君挑选,何必独受一人气。如果李老板真觉得闷,我倒是可以帮您安排点乐子。”

    “真的有乐子吗?我看这万里县一处比一处穷,太阳一下山,整个街道就只剩小猫两三只,能有什么乐子?”李新故意使了点激将法。

    王强被激到了,他自诩是万里县的主子,李新看不起万里县就等于看不起他,他哪受得了被看扁。

    “乐子不少,就怕李老板舍不得花银子。”

    “舍不得花银子?”李新听了哈哈大笑。

    “李老板这笑是何意思?”

    “我笑王老板太不了解我这个人,我这人最舍得的就是花银子,但也得看值不值得我花。”

    “那好,我这就带李老板去找乐子。”

    “请带路。”

    于是王强领着李新去找乐子,龙武则奉李新之命,在李新离开客栈之后,调派一队人马将客栈围住,自己则带着另一队人马尾随李新与王强,等时机成熟来个里外夹攻。

    江婉霏听从了李新的交代,在他离开客栈之后也准备离去,但出了寝房便被两名女子给拦住了。

    “请让路。”

    “李夫人是吗?”女子笑嘻嘻地问。

    “你们是?”

    “我们夫君说李夫人心情不好,让我们来请你过府去坐坐。”

    “我与你们素昧平生,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

    但女子压根没打算让她离开,分别架住她的臂膀,强拉着她往另一个通道走去。

    “你们这是做什么?我说了我不认识你们……”

    “我夫君是这客栈的大老板。”

    竟然是王强!难道他打算抓她当人质?

    不,她得想法子脱困,绝对不能拖累李新。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添财医妃最新章节 | 添财医妃全文阅读 | 添财医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