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太子,你穿帮了 > 第六章 除去疯病声势涨

太子,你穿帮了 第六章 除去疯病声势涨 作者 : 风光

    由皇室马车换成一般马车,众人也将身上的华服改成平民装束,一队人马往西南走了十日,进入了一座城镇。

    这座城镇名叫景含隘,望名生义,是位于一个狭窄的山谷中。这片山谷两头宽、中间窄,出了山谷就是一大片充满了瘴气的树林,白天进去是一片白茫茫,晚上更是阴森可怖,极易在里头迷路,所以当地人除了在树林的外围采些草药、猎补小动物之外,很少深入树林中。

    “为什么要特地在这个地方停留?”苏良不解地问道,就金鹰王国的版图来说,这里已经算是最鸟不生蛋之地了。

    “景含隘位于西南边境的棘州,再出去就是一片不着边际的林子,你不认为这样的地形很适合做坏事吗?”陆樽思考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地挠挠下巴。“最近棘州知府曾上奏,谓西南边境似乎因为瘴气导致百姓多有失魂症,可是只上奏过一次就再也没消息。

    “后来的奏折只有平南王歌诵他的南方治地国泰民安,你不觉得很有问题吗?老马啊老马,叫你平常要多读卷宗你不要,现在糗了吧。”也就是说,南方报喜不报忧,不好的消息都被刻意掩盖了。

    陆樽斜睨了苏良一眼,让后者忍不住想暴走。

    兰书寒虽被架空,却仍关心国事,因此他私下买通了御书房负责誊写奏章的大臣,让大臣将奏章摘要做成卷宗送到东宫。但自从太子换成陆樽假扮后,每回卷宗都是苏良在看,陆樽只是无聊的时候把它当成话本小说翻两下,顺便嘲笑一下官员无能。

    苏良不解,他怎么就记住了这么多事?

    小毛子在旁听得眼睛发亮,不由赞叹,“殿下果然机智过人,才华洋溢,深谋远虑,居然能由小窥大,洞烛机先,小毛子对殿下的景仰,有如……”

    “有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对吧?”陆樽有些哭笑不得,这小毛子真是抓到机会就拍马屁。“这台词旧了,改改吧。”

    “小毛子见殿下之尊,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啊!”小毛子一口气说完,让陆樽忍不住蹦掌起来。

    “背得好背得好,要不是本宫读过《论语》,还真要被你唬住了。”陆樽瞥了一眼苏良,“老马,多学着点,当首席幕僚不懂得巴结,迟早被人干掉。”

    “我需要向他学?哼!”苏良嗤之以鼻。

    “殿下,这不是想学就会的。”小毛子得意地抬头挺胸起来。“奴才虽然不像苏先生饱读诗书,但实际应用方面有自信比苏先生高明不知道多少倍,否则殿下可以问苏先生,他读了《论语》到现在,一生中总共享过几次?”

    苏良面色一僵,仔细一想,他虽读过《论语》,但用过的次数自己都想不起来,说不定还真的没用过。

    见自己居然在最擅长的地方输给一个太监,苏良觉得别扭极了,却又找不出任何话来反驳。

    小毛子不由偷笑,而陆樽显然也没有要替苏良解围的意思,一主一仆就这样用着调侃的目光上下打量苏良,气得苏良长脸都涨红了。

    瞧着苏良尴尬,谷凝香同情心又泛滥了,不由转移话题替他圆场,“殿下,咱们说说眼前的事吧。”她环视了周遭后说道:“以景含隘的地理环境来看,中有溪河流过,山谷沉积湿气,造成瘴气,其引起的病症多是中毒,症状犹如岭北伤寒,其状发寒热,休作有时,皆由山溪源瘴湿毒气而来,久治不愈可成黄疸,黄疸不治则成尸疸。”

    谷凝香向众人解释着,“瘴疠分成很多种,会造成精神错乱的大多是鬼瘴,但与景含隘的情况不太相符,所以棘州知府说的的确有问题,其所谓失魂症,应当与当地瘴疠没有关系。”

    即使对谷凝香与陆樽走得近颇有微词,但在医术上苏良对她仍是信服的,尤其她现在造了一个台阶给他,所以他就算再不喜欢她,也只能顺着台阶而下。“所以你们认为棘州知府的奏折没有了下文,是平南王在掩盖某些事?那我们就在这景含隘待一阵子,看看这里病人的情况再做定夺。”

    说完,苏良不敢再啰唆了,否则他不仅口才输给陆樽,甚至连小毛子都比不过。

    一群人徒步进了景含隘,侍卫们先去寻找落脚处,留三、四个人保护陆樽等四人。

    这里虽地处边疆,却不是真的有多破败落后,泥砖造的尖顶平房鳞次栉比,小商店林立,只不过与京城不同的是,街上很少人叫卖,路人也来往匆匆,甚少交谈,所以即使有人,还是安静得突兀。

    “这里的气氛很奇怪啊……”陆樽狐疑地看着清冷的大街。

    谷凝香却是美目一凝,语重心长地道:“看来这里许多人生了病是真的,我曾经到过感染瘟疫的地方,看起来就跟这里一样,人心惶惶,怕自己被病人传染,所以路上的人都对彼此敬而远之。就是不知道令他们害怕的病,究竟是不是如卷宗上所说的失魂症了。”

    众人之间的气氛越发凝滞,不管这里盛行的是什么病,如果真会传染,他们几个外来人肯定首当其冲。

    所以要离开?可是这景含隘看起来的确有古怪,说不定真是对付平南王的突破口,就这么离开如何甘心?

    还拿不出一个主意,突然从街尾冲过来一个人,边跑还边大吼大叫着。

    那人跑得近了,突然跌了一跤,接着就爬不起来,众人这才看清楚这是一个中年男子,全身伤痕累累,面目扭曲,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他口中毫无章法地喊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有鬼啊,有鬼啊!”

    谷凝香定定地看着那男子半晌,想走过去,手臂却被陆樽拉住。

    “你放心,他这种情况绝对不是什么会传染的重症。”谷凝香以为他担心,认真地解释。

    “我不是要阻止你,而是你不觉得,这种事应该由男人走在前面吗?你们女人跟在后面就好。”他勾起唇角不正经地笑了笑,径自朝那呈疯癫状的中年男子走过去。

    谷凝香看着他的背影,目光中兴起一股笑意。

    他……就连想保护她,都能把话说得那么混账吗?

    到了那男人身前,陆樽确信他没有余力攻击别人,才让谷凝香微微靠近,而以陆樽站的位置来看,若是那人暴起,倒是能够第一时间压制他。

    谷凝香对着那人看了半晌,也不嫌脏,伸手过去翻开了他的眼睑看了看,试着重按他几个穴道,接着试图和他说话。

    但此人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口中依旧喃喃自语着,“有鬼,有鬼啊……鬼要吃我了,鬼每天吃一点,每天吃一点,我迟早会被鬼吃光的……”

    她终于收回了手,拿出手巾擦拭,表情有些不自在地说道:“这不是失魂症,记得我上次说的奔豚症吗?他的情况与奔豚症相当类似。”

    “上回?你可是比他漂亮多了,何苦拿他来比……”陆樽不由嘀咕着,让谷凝香的俏脸都热了起来。

    她地白了他一眼后,才继续道:“奔豚症病者先觉腹部有剧痛,继而感到胃内有气体上冲,而痛处随之转移在喉部、胃部、或腹部。此症多是由于恐惧或惶恐不安造成,因为剧痛,病患易整天觉得自己快死去。

    “而此人更是极端,长期处于恐惧之中,肝气郁结,劳倦伤脾,化邪内扰,损及心神,则神失所主,神离其位,只要一点小剌激,他便容易陷入幻觉,成了情志所伤的癔症。这并不是什么会传染的病症,不用担心。”

    她的话才说完,这景含隘的百姓就像来反证她的话似的,一名大婶急匆匆地冲了过来,看到陆樽等人围着那中年男子,不由大叫着让他们退开。

    “走开!走开,别碰他,小心被传染了疯病!”大婶的话语虽是好意,但怎么听怎么不友善。

    谷凝香试着让她冷静,“这位大婶,这人不是疯了,而是癔症的一种,不会传染的。”

    “明明就会啊!”大婶紧张地看着那中年男子,想扶他起来却又不敢。“咱们景含隘光是今年就出了十几个得疯病的,如果不是传染,怎么大家都得一样的病?”

    大婶的话让谷凝香的脸色微微变了,看向众人的神情也变得十分凝重。

    “如果许多人都得了一样的癔症,只怕他们是全都遭遇了同样令他们极度恐惧的事情,每个人的忍受度不同,才会前后发病。若真如此,那事情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复杂了……”

    陆樽等人协助将那中年男子带回他家中,他们见义勇为,不怕被传染的义行,立刻被景含隘当地的乡官知道了。

    由于最近的外来人不多,他们一行人虽分头行事,但还是被猜出了是同一伙人,再加上还有一名显然医术精湛的大夫在场,所以乡官主动邀请他们至景含隘的会所中落脚,还特地宴请他们。

    在宴席中,陆樽及谷凝香特地打探了这里病人的情况,果然听到那乡官愁眉苦脸地说,情况发生了约有半年,前些月每几天都有一个人会疯掉,一直到他们上个月请来法师做法,情况才好一些,但是疯掉的人没法痊愈,所以人心惶惶的气氛一直持续到现在。

    他们还在乡官这里得到了一个关键的讯息,就是这些得了疯症者的症状,除了胡言乱语、神志不清、日渐消瘦之外,就是对外界强烈的畏惧,每个人都说撞鬼了,但没有人说得出鬼在哪里。

    最重要的是,他们有人半夜会梦游,跑出家门,接着人就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直到白天才会默默的自己回家。

    久而久之,家人们也不再找了,反正横竖会自己回来,反倒是让整个镇上的人晚上都不敢出门,万一出门撞见一个,自个也染上疯病,就得不偿失了。

    当然景含隘多少有些有识之士去推敲这整件事,怀疑景含隘外那阴气森森的瘴气树林里说不定有什么在作祟,不过没有人敢深入去查,毕竟这片树林无边无际,毒瘴弥漫,要查出一个可能是莫须有的存在,难度太高也不切实际。

    在乡官的安排下看过几名病人后,谷凝香肯定地下了结论,“景含隘的癔症是集体发作,且症状全都相同,代表他们全都有一样的遭遇,非常有可能是受到类似祝由术引导所致。”

    真的不是谷凝香要污名化巫医,而是医仙谷与巫医对抗多年,这种情况她见得多了。

    “而且这件事背后似乎藏着阴谋,才会让所有人都无法继续追查这件事。他们梦游时究竟去了什么地方,或许是我们出手调查最大的切入点。”

    众人觉得她言之有理,于是趁着夜黑风高时,他们偷偷地跟着其中一名梦游的人行动了。

    由于景含隘的人大多猜测这次疯症的起因与山谷外充满瘴气的浓密树林脱不了关系,却又解释不出为什么那些得了疯症的人没有中毒,为了预防万一,谷凝香准备了各式各样的解毒丹、清神药以备不时之需。

    那名有疯症的病人在大街上闲晃了约莫三刻钟,接着不自然地转身,居然真的朝景含隘外行去,身影渐渐没入了树林之中。

    “追上去。”陆樽毫不迟疑地吞下了一枚谷凝香给他的解毒丹,接着拉着她就要入树林,却被她狠狠拉住,一回头就看到她泫然欲泣的表情,迟疑地望着黑幽幽的树林。

    “等……等等等我一下子……我喘口气,不然心跳太快,走不动……”陆樽愣了一下,差点笑出来,“你害怕?”

    “我不、不是怕……”她吞了口口水,眼神却泄露了她的恐惧。“只是那树林黑漆漆的,你不觉得黑黑、黑黑的很有风险吗?我们要做好准备才行……”

    “黑黑黑黑的,我只觉得很有趣。”他突然恶趣味地在她耳边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性,就是那些有癔症的病人是真的撞鬼了?我们这一去,说不定能看到青面獠牙的饿鬼、脸色惨白的吊死鬼、浑身湿透的水鬼……”

    谷凝香倒抽了一口气,用力地搂住了他的手臂,双眼睁得大大地直盯着他。

    “姑娘,你这种胆色还想一个人云游天下?”他着实哭笑不得,一脸兴味地打趣她。

    “真再不追上去,就追不上那人啰……”

    谷凝香实在很想克服心里的害怕,但在这种黑漆漆的地方行走,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可是他说的有道理,她只好又连续吸好几口气,鼓足勇气,“我快好了,我快好了,再给我一下子……”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苏良突然低低地在她背后大叫了一声,“啊!”

    谷凝香吓了一大跳,揪着陆樽直往前冲,果然很快就进了树林。

    余下的小毛子等人不由用着诡异的目光打量苏良。

    “女人就是麻烦。”只见这马脸先生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装模作样地整了整衣裳,也快步了上去。

    众人终于进了树林,也算是没有功亏一篑,还隐约看得到那个病人的背影。

    跟了一小段路之后,他们发现那病人似乎有着明确目标,朝着一个方向失魂落魄而去,不管撞到树或是被草绊倒,站起来后都还能认清楚方向。

    “香妹妹,你看那树干,像不像一张脸啊?”陆樽突然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谷凝香吓得紧紧抱住他,看都不敢看向那个方向。

    陆樽无声地笑了起来,大大方方的享受美人入怀。

    他身边的苏良及侍卫们都忍不住傍了他一记不认同的眼神,就连小毛子都难得用着奇怪的眼神打量陆樽及谷凝香,说不出一句什么光风霁月、高风亮节的奉承话。

    又走了半个时辰,此时已经深入树林之中,瘴气也越来越浓,陆樽突然说道:“咦?这么多影子……”

    谷凝香这回整个人跳上他的身体,死死搂住他的脖子,脚也盘在他的大腿上,什么形象都顾不得了。若不是本能记得不能出太大声响,她一定会疯狂尖叫起来。

    于是苏良及侍卫们更是鄙视了,小毛子也整张脸都歪了。

    陆樽看在眼中,在心中大喊自己的无辜,居然没来由的被鄙视,只得无奈地说道:“我是说真的,你们往林子里仔细看,是不是不只一个身影在前面?”

    众人朝他说的地方看去,果然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些身影,而且可以确定那不是什么魑魅魍魉,而是活生生的人。

    “难道景含隘里有癔症的病人,全都聚集到这个地方来了?”苏良神情严肃地道。

    这是十分有可能的猜测,陆樽小心翼翼地放下了觉得自己被骗、一脸嗔意的谷凝香,一行人继续低调地跟踪着。

    终于,月光洒进了树林,他们似乎进入了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瘴气也淡去不少。这时候谷凝香突然吸了口气,猛然停步,用力地掐住了陆樽的手臂,让他差点痛叫起来。

    苏良终于受不了了,“殿下,此时情况特殊,请自重。”看这情况,那陆樽八成是偷袭了谷凝香的**,要不是有不知情的人在场,他简直都要骂出下流。

    连一直奉行马屁原则的小毛子都指桑骂槐地朝谷凝香说道:“谷太医,你是否又看到虫了?眼下四周阴森森的,不方便让你看到虫,等一下事情一了,奴才替你和殿下兜着,你再慢慢看如何?”

    上回与平南王医斗,众人乘马车去那简平的故乡时,谷凝香也尖叫了一声,事后她称自己看到了一只虫,她当时脸上的羞窘与陆樽带着邪气的笑容,小毛子见了一直纳闷不解,直到现在,小毛子才知道那虫是怎么一回事。

    但陆樽可无辜了,自己在他们眼中就是这么猥琐吗?他相当无奈,只能龇牙咧嘴地低声道:“本宫是很想再替香妹妹抓一次虫,但这回我真的没做什么呀!是她自己要掐着我,怎么没有人问问我痛不痛啊?”

    “谁说我看到虫。”谷凝香脸一热,白了他一眼,“我是要说,大伙儿快看那里。”

    朝着她指的方向,大伙儿将眼神转过去,赫然发现一群精神涣散、衣着又脏又破的人,还有几个是谷凝香看过的病人。

    那群人围着一个地方又叫又跳的,不晓得在做些什么。

    陆樽这才明白,自己算是被白掐了,还默默的受了众人的鄙夷,这女人再一次证实了她是阴人的天才,他却也只能摸摸鼻子吞了。

    为了看清楚,陆樽等人悄悄潜行,移动到另一个方向,果然看到病人们围着的是几名巫医。

    巫医们手中拿着骷髅做法,他们围着一个大巫,大巫嘴里念念有辞。

    那些病人疯狂地手舞足蹈一阵子后,居然乖乖地静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幕让每个人都张口结舌,久久说不出话来。

    但见病人们乖乖地一个一个上前,割开自己身上被衣服覆盖的某些部位,放了些血在巫医们的骷髅上。

    那巫医摸着他们的头,念了一串咒语后,病人们便摇摇晃晃地又转了出去,走出了树林,朝着景含隘的方向回去。

    “这是血祭,巫术里最阴险的血祭!要特定时日出生者的鲜血,每日供奉,直到那人死去。传闻这种血祭可以制成丹药或炼制某种东西,达到施术者的目的,只是我们医仙谷从来不相信这些残忍血腥的偏方,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谷凝香看着血祭的仪式,心头一寒。

    “你不怕了?”陆樽突然问道。

    “反正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谷凝香还真不怕,她只觉得气愤,一股怒气上涌。

    “活生生的人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你都不怕,却去怕那些看不到、就算真的有也摸不到你的鬼物?”陆樽好笑地望着她。

    “这……”谷凝香被他这么一说,也愣了一下。

    对啊,比起这残忍的巫医,她怕鬼干什么?

    “以后别再结巴了。”他揉了揉她的脑袋。

    陆樽不再说了,只是转头眯着眼看着血祭的一切,心中不知道在算计什么。

    谷凝香却是在沉默了半晌后,在这样诡谲的气氛里突然心头一松,几不可见地一笑。

    他可是在安慰她,顺便将她胆小的性子改正?谷凝香不得不说,他随口的两句话真的带给了她勇气,让她莫名其妙的不再害怕了。

    但这真的是因为她变得勇敢了?

    谷凝香想了想,最后给了自己否定的答案。

    她不怕,是因为她确定他会在身边。

    “癔病可以人为吗?”

    “自然是可以的,巫医的祝由术就是一种,能在精神上导引他人做出特定的事情。尤其是那群血祭的人,在彼此影响之下,对祝由术的内容会更加相信,他们的癔病包牢不可破,才会甘心献出自己的生命。”

    “那好,他们的巫医可以来这一套,难道我们就不行?”

    回到了景含隘,深夜看到的那幕活人血祭还怵目惊心的留在每个人的心中,然而陆樽心中早有对策,一向众人提出,每个人都认为这简直是绝妙的妙计,而且还符合医理,连谷凝香听了都认为相当可行。

    唯独苏良有些抑郁,他发现自从换了这个假太子陆樽后,他的专长就一直无用武之地,提出来的意见往往因为太过正经八百而被推翻,反而是陆樽的一些伎俩能达到奇效,这想令人不沮丧都不行。

    好好休息了一阵,等到白天,陆樽又找上乡官。这一次他换回了太子的袍服,谷凝香也披上了太医的标准棕色长袍,连那些侍卫都穿回了甲胄,很是威武。

    被这个阵仗吓得不轻的乡官马上听从陆樽的话,带他到城里正中央的广场上,并且以最快的速度,能召集来多少民众就召集多少。

    听闻太子驾临,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广场上已站满了人,有不少人还是携老带幼,大家都想来看看太子长什么模样。

    而更重要的是,乡官说太子这一回是要来解决困扰了景含隘大半年的疯症,还带来天下第一神医,也就是大名鼎鼎的谷太医。所以大伙儿都是抱着无穷希望前来,将广场挤得水泄不通,原本清冷寥落的景含隘顿时有了热闹的气象。

    “本宫在朝廷看到了棘州知府的奏折,谓西南边疆多有百姓染上失魂症,于是特地亲自前来察看,果然让本宫看到了蹊跷之处。”

    陆樽站出去对着百姓说话,那气度、那胆识还真的有东宫太子的霸气及领袖气质,看得谷凝香神往不已,小毛子也满心景仰。

    苏良则是摇了摇头,心忖这家伙明明可以装得这么像,平时为什么不用点心?

    虽只是一段客套话,却因为陆樽身分特殊,很快就引起了百姓的共鸣。众人鼓起掌来欢呼着,内心充满了希望,至少朝廷有照顾他们,他们不再是等死的一群了。

    “肃静。”陆樽淡淡地说了一句,明明声音不大,却清楚地传至每个人的耳中,让群众很快冷静下来。

    “那些你们所谓得疯症的病人,本宫请谷太医看过了,并不是没有复原的希望。”陆樽这番话让众人低声讨论起来,但他视而不见,继续说道:“可是这件事需要大家的配合,你们愿意帮忙吗?”

    “殿下,我们愿意!”

    “一定愿意的,上刀山下油锅都去啊!”

    大伙儿有了死里逃生的机会,哪里还会犹豫,你一言我一语地出来拍胸脯答应,一副不要命的样子。

    陆樽满意地抬了抬手,示意大家冷静,接着他若有似无地瞟了眼谷凝香,见后者微微点头,他转了回来,语气变得极具蛊惑力,开始施展了他陆大公子的祝由术了,“依据那些病人的情况,可以判断你们村子里这是闹了鬼,而我皇家最不缺的就是正气,所以本宫需要你们装扮成天兵天将,找一天跟着本宫入深林里打鬼。至于安全,你们放心,有本宫的皇家正气护持,更有皇室护卫在侧,鬼都不敢近你们的身……”

    三天后子时,这一日正是月圆之夜,树林里透着微弱的月光,可以看到一堆穿着奇装异服的群众怪模怪样地走在林子里,有的拿耙子装扮成天蓬元帅,有的拿枪扮成二郎神,有的持家中的拂尘扮成太上老君,甚至有的刀枪剑戟都拿全了,扮的却是千手观音。

    来的人每个都兴致勃勃,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感觉,敢情把这次打鬼当成换装大会,这也是陆樽别脚的祝由术奏效了。

    这些人并不是失了理智,而是当陆樽已取得众人信任,在群众的互相影响及互相导引下,大伙儿会做出一样的事情,而且随着参与的人越多,会越来越狂热。

    “苏先生,你扮的可是牛头马面里的马面将军?”小毛子一直观察着怪里怪气的苏良,终于忍不住问了。

    “哼!我扮的是范谢将军的谢将军,你这小太监瞎了眼吗?”

    说到这个苏良就来气,扮成天兵天将打鬼只是权宜之计,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也要跟着扮。不过陆樽一口咬定演戏要演全套,苏良即使再不愿,也只能从景含隘中提供的有限戏服里挑一件比较顺眼的。

    可是苏良的身材撑不起戏服,又长得一张马脸,所以扮的明明是谢将军,看起来却像牛头马面的马面,这种效果简直令他呕到天边。

    小毛子扮演的是金童,他的模样与年纪倒也符合,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苏良看到谷凝香就不服了,指着她说道:“她又为什么穿件男装就作数了?不是说要扮成天兵天将?好歹她也该变成嫦娥或何仙姑吧?”

    谷凝香无辜地解释,“要去打鬼,穿裙子多麻烦?所以我扮成花木兰了啊。”

    花木兰也行?这算哪门子天兵天将?苏良差点呛到,又指着陆樽说道:“那殿下呢?根本连装扮都没有。不是说戏要演全套?依殿下的地位,好歹也要变成玉皇大帝或佛祖什么的吧?”

    陆樽听到话锋被引到自己这里来了,朝着苏良笑嘻嘻地道:“我装扮了啊!我装扮成当今太子,那可是未来的天子,有什么不对嗯?”

    苏良险些一口血喷出来,这根本是实话中的实话,他完全无法辩驳。这几个人说什么一定要穿上戏服,现在看起来根本只是想整他,偏偏他还非得中计,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无视苏良怀着一肚子闷气,这群乌合之众组成的虾兵蟹将就这么出发了,陆樽要求他们尽量不要发出声音,免得打草惊蛇。而这回来的人多是年轻力壮的壮丁,在疯症的事情传出时,也时常在这深林外围打猎,所以要默默行进如同夜行军一般无声无息,对他们而言一点难度都没有。

    走了快一个时辰,他们又悄悄的来到了那群巫医行血祭的地方。

    百姓们一看到血祭的现场,全都看得目瞪口呆,接着当自己的亲人邻居——也就是那些犯了疯症的人上去献血的时候,所有人的内心都沸腾了,如果原本还有一丝丝的畏惧,现在就是热血上涌的愤怒。

    就在一朵乌云飘过,恰恰掩住月光时,也正是血祭到了最高潮的时候,陆樽猛地大喝一声,“众天兵天将,跟着本宫冲啊!打死这些恶鬼,救我们景含隘的百姓!”

    “救我们百姓!”众人也跟着大叫出声,接着拿耙拿枪的就往血祭的地方冲了过去。

    那些巫医们正专心一致的念着咒语,被突来的变故骤然打断,都不得不停下来,这下咒语反噬,还没被打就各自先喷了一口鲜血。

    站在中间的大巫反应极快,看到苗头不对,也顾不得打来的天兵天将是什么,急急喊着,“我们退!”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陆樽等人早就冲到巫医们面前,对着就是一阵痛打。

    巫医们也是练有功夫的,虽然一开始来不及招架,但久了也反应过来,开始反击。

    众人毫无章法的打成了一团,最后天蓬元帅拿着二郎神的枪,二郎神抓着太上老君的拂尘,千手观音更厉害了,抡着巫医们的骷髅,一阵大乱斗。

    陆樽不必亲自出手,只要站着看到哪里势弱就派人过去帮忙,何况他必须盯着那个大巫,不能让其逃走。

    看到这群天兵天将打得兴起,连苏良都忍不住在巫医倒地后抽空过去捅一刀,谷凝香也凑热闹去补了一腿,踢完就跑,倒让陆樽哈哈大笑。

    景含隘的天兵天将有人数上的优势,虽然各个鼻青脸肿、眼歪嘴斜,从神明被打成了恶鬼,但毕竟还是打倒了所有的巫医,将他们全部五花大绑,那个大巫更是被特别照顾,模样惨得连他娘恐怕都认不出来。

    “太子万岁!皇家正气万岁!”不知是哪个百姓突然发泄似的喊了出来。

    “太子万岁!皇家正气万岁!”

    众人跟着呐喊,那种热血澎湃的感觉充塞在每个人的心中,谷凝香也内心激越地望着陆樽,默默地与他牵起了手。

    苏良看到了这个画面,第一次没有出言阻止他们的亲密,因为这种众望所归的激动感觉,他也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陆樽享受着这种气氛,却没有被冲昏头,一向自认自私自利又下流的他,居然也难得的反思起来。

    他做了这个太子,就算是假的,是不是也多多少少能为这些纯朴可爱的百姓做一些事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太子,你穿帮了最新章节 | 太子,你穿帮了全文阅读 | 太子,你穿帮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