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品郡主 > 第十四章 失而复得诉衷情

医品郡主 第十四章 失而复得诉衷情 作者 : 莳萝

宋婧灵将船驶进一条两旁芦苇生长茂密的小支流,将小舟停靠在芦苇丛里,避免被那些杀手们发现他们的行踪。

三人心惊胆战的看着江面,那随着风势肆无忌惮张牙舞爪的火龙,就这么将在他们眼前的这艘大船烧毁,然后大船的残骸就开始往下沉。

这一刻宋婧灵真是无比庆幸大学时修过划船课,否则她就算有桨也只能原地打转吧,最后被卷入沉船的漩涡,不是被淹死就是烧死。

只是潜力爆发过后她现在双手无力抖个不停,根本就拿不起桨划船,只能看有没有大船经过向他们求救。

然而方才的火烧船跟杀手,让原本在附近的船只全部纷纷加速逃离,避免被波及,现在整个江面除了一艘距离他们有些远的大船外,是一艘船也没有看到。

“灵儿,看来那些杀手应该都被烧死了。”辰妃手抚着依旧剧烈心跳的心房,心有余悸的低喃。

“不知道,我比较担心陆大哥他们,希望他们没事……”

“陆宁宇是暗卫统领,武功自然不在话下,几个杀手对他还不会造成危险,你不用担心。”辰妃拍了拍她颤抖的小手。

“婶子……那些杀手我看少说也有三四十人……”不是只有几个。

“陆宁宇有手下,暗卫营的暗卫们都是以一挡百的,即使遇上高手也能以一挡十,更何况陆宁宇还是统领,你要对他有信心。”

“婶子你说的有理,现在情况还不是很明朗,我们先暂时在这边待着,等等看情况再做决定。”她点了点头,拉过阿离将他又背在背上,“我还是先将阿离背着,以防有突发状况。”

“辛苦你了,灵儿。”辰妃愧疚的看着宋婧灵。

“婶子别这么说,撇开你们的身分不说,我可是真心将阿离当弟弟疼的。”她折了根芦苇编了只小狗给阿离,安抚他紧张的情绪。

“灵儿,我永远都是你婶子,阿离也是你弟弟,知道吗!”辰妃的意思很清楚,不管往后身分变得如何尊贵,她跟阿离永远是她的亲人,之前灵儿的局促与疏离她不是没感觉,只是一直找不到时间跟她好好说,现在总算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由于宋婧灵在历部分还留了点芦苇花,真的就像是只小狗一样,让阿离喜欢极了,拿着小狗开心玩着,还不时自嘴里发出汪汪的声音。

他们又在芦苇丛里躲了约半个时辰,期间宋婧灵又拔了芦苇编织出三个草帽,待三个草帽做好后,那船也已经完全沉没到江底,陆陆续续也有船只开始往下游方向驶来。

宋婧灵看了下天色一下,“天色不早了,江上也没有其他动静,不如我们先出去顺着往下游而去,岸边都会有一些给渔船或是小舟停靠的小码头,有看到小码头就先靠岸,再做其他打算,你看如何?”

“就这么办。”辰妃看了下周遭,确实不方便在这芦苇丛中继续躲藏。

“婶子,你遮一下脸,别让人认出来。”她自己也将草帽戴上,不藤小草帽替阿离戴好,拿起船桨将小舟划出芦苇丛。

宋婧灵有些担心的看着江面,这段水流有些湍急,只能让小舟顺着往下漂,无法护带的方向。

如果再这样下去就不好了,要是快接近码头还是无法控制,就只能想办法求救了,希望不会引起太大的动静。

同时间,不远处的上游,一艘停靠在岸边许久的大船开始缓缓往下游移动。

陆宁宇站在船头甲板上,双臂抱胸,眼神晦暗不明,凝视着依旧漂在江上的大片残骸,船虽已沉入江底,但仍有许多残骸漂在江面上。

看着那片江浪散开在聚集的残骸,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深深无力感,与说不出的沉重郁闷及痛楚,纒绕他整个心头。

“统领,那两名杀手已经抢救回来,生命无虞,过两天便可以进行审讯。”重明前来禀告。

“所有弟兄身上的伤都包扎好了,已经可以启程。”

“下令马上启程,还有卸了那两名杀手的下巴跟手脚,将人给我看好,他们可是重要的证人。”陆宁宇命令完,睐了重明离去的背影一眼,视线再度落在粼粼江面之上。

蓦地,前方有一艘摇摇晃晃、漂漂荡荡,感觉快要被过于湍急的水流给掀翻的小舟,引起了他的注意。

划桨掌控小舟的是名戴着草帽的女子,身后还背着一个孩童,她的对面坐了一名妇人,三人都戴着草帽遮掩容貌……

三人!

他沉郁的眼神倏地一亮;积压在心头的郁闷也一扫而空,“来人,快下船救人!”不等手下反应过来,陆宁宇已经使着轻功飞越江面,朝小舟而去。

当一发现陆宁宇的身影时,他已经在江面上,又看见江面上那艘小舟里熟悉的身影,原本弥漫着低潮的氛围顿时炸开,所有暗卫惊喜的惊呼出声,不敢耽搁的马上放下一艘小舟前去救人。

水流太过凶猛,宋婧灵根本无法控制小舟,感觉小舟随时要翻覆,就在她心急如焚时,一抹飞跃江面的蓝色身影攫住她的视线。

她瞪大眼睛张大嘴,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飞身前来的人,惊呼了声,“陆大哥!”在她惊呼的同时,陆宁宇已经落在辰妃身后,辰妃跟阿离都被他的突然出现给吓了一大跳。

陆宁宇未理会他们的惊讶,立马抱拳领罪,“辰妃娘娘,下官失职,未能及时将娘娘跟小殿下救出火场,让娘娘跟小殿下受惊了。”

“陆统领,这不是你的错,无须自责,我知道你与手下皆尽力了。”皇后的阴狠与不惜一切代价的手段她是见识过的,这事怪不了陆宁宇与暗卫营。

陆宁宇接过桨,将小舟划向已经朝他们驶来的大船,这时随后搭着小舟赶来的手下也来到小舟边,很快将他们接回到大船上。

今天这云杀有惊无险的结束了,却也让人吓破胆,辰妃跟阿离一回到船上,原本紧绷的清绪一放松下来,整个人是力气尽失,简单梳洗并用过餐后便沉沉睡去。

宋婧灵先前为阿离跟辰妃诊脉后又替他们两人针灸,让他们饱受惊吓的心神平静下来,看他们两人沉睡后才悄悄退出船舱,此时已月悬高空了。

今天这番折腾宋婧灵也感到十分疲惫,想早些回自己的舱房休息,却看到陆宁宇斜靠在她的房门前。

“陆大哥,你在等我?”

陆宁宇神色晦暗不明的盯着她,沉默不语。

“陆大哥,你怎么了?”她这时才发现陆宁宇有些不对劲。

忽地,陆宁宇不由分说就将她拉进怀中,用尽全身气力圈抱住她,像是要将她揉进自己身体里与他融为一体似的。

毫无预警的被他抱住,整个身子紧贴在他刚强的体魄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如此近的距离,如此亲昵的动作,贴在他胸口上的粉颊霎时染出一片瑰丽红晕。

她舆他从未有过这样的亲昵接触,让她害羞的同时更有一点心悸跟窃喜,她虽然是思想比古代人开放的现代人,可是当自己有好感的男人突然抱住自己,也是会害羞的。

宋婧灵有些腼腆的呐呐问着,“陆大哥,你怎么了?”

将她圈抱得更紧,陆宁宇自责的在她耳边低喃,“抱歉……当下没能保护好你……”当他以为她葬身在大火中时,他的心就像死了一样的沉寂,熟悉的侧脸出现在他眼前时,他无法形容心中那份狂喜,那一瞬间他甚至想跪下感谢老天爷没将她带走。

这一刻他才惊觉,原来早在不知不觉中,灵儿这个活泼俏皮、满嘴歪理又医术精湛的姑娘,早已占据他整颗心,自己却浑然不知。

当他看到船舱窜起大火,自己却无法将她救出火场,自责让他心痛得无法呼吸,他甚至有一种想要与她同赴黄泉的念头。

还好,老天保佑,灵儿这个聪明的姑娘不仅懂得自救,甚至辰妃跟离皇子也因她再次逃过死劫。当他发现她平安无事,才猛然惊觉她对他的重要,他不想要再尝试一次失去她的椎心之痛了……

宋婧灵恍然明白他突如其来的失控何来,控制着自己紊乱的心绪,温柔的摸着他的后背,语气轻柔的安慰他。

“陆大哥,你不用跟我道歉,这不是你的错,对方存心让婶子跟阿离死在回京的路上,自然下重本派出大批杀手。当时要不是有你跟暗卫们力战那批杀手,为我们争取了逃脱的时间,说不定我们现在早就死在杀手刀下或是大火之中,所以你不要对我感到愧疚,更不许自责。”

“不管如何,是我无能……才会让你们遭遇到这事……”

“陆大哥,我不喜欢你说这种妄自菲薄的话,你在我心目中是最神勇的!”她双手捧着他俊悄的脸庞,用崇拜的眼神与充满愧疚的漆黑幽冷眼眸对视。

陆宁宇无奈的轻笑了声,“想不到我在你心中有这么高评价。”

“当然,你在我心中可是有勇有谋、所向无敌!”她语气肯定不容置喙。

因为她一句话,心头的阴霾瞬间化为流光消失无踪,他轻拧了下她的翘鼻,佩服的夸奖,“我自叹不如,你才是有勇有谋、令人敬佩的小姑娘。”

“别这么说我,我可承担不起,当时我只想活命,我没有你说得这么厉害。”其实她是因为有白儒这个作弊神器,现在被他这么一夸,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摇头。

闻言,他有些不安的在她耳边柔声问着,“灵儿,万一生命受到威胁,我却必须先救辰妃与小殿下……你会怪我吗?”

“当然不会这是你的职责所在不是吗?”她摇头。

“灵儿,谢谢你……”

说话间他烫热的唇若有似无地轻触她的耳畔,灼热的呼吸吹拂着她的脸,这种若有似无的挑逗令她脸红心跳到一个不行,耳朵与双颊更是羞红一片。

她轻点着他的肩膀,僵着嗓子,含羞带怯的提醒他,“陆大哥,这里是走道,人来人往的,要是被你的属下看到,对你的名声会有不好的影响……”

“你担心我的名声,怎么不担心自己的?”他低头轻吻了下她的红唇,又道:“被人撞见,我才开心。”

她猛烈倒吸口气,红着脸问道:“陆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突如其来的偷香,还有他说的话……该不会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

“灵儿,你认为当一个男人会吻一个女人,代表什么意思?!”

“陆大哥你突然吻我,又不给我明确的答案,我会想歪的。”她是很想朝心里期望的方向想去,可是她不敢啊,她怕失望,只能装傻。

“灵儿,你是怎么想的?”他略微松开她,抚摸着她羞红的脸颊。

“人是不能随便吻的,除了认定的人……”古代人可是很含蓄的,摸个手就要娶了,更别提亲亲抱抱。

“是的,我认定的人。”他捧着她的脸,炯亮的黑眸带着灼烫的情绪深深看进她眼底,铿锵有力的语气严肃而认真。“灵儿,我喜欢你,所以吻你,你是我认定的命定之人。”

她瞪大眼,微微张着嘴,傻傻地与他相望一他说他喜欢她!

前世她改行当法医,一些对她有意思的男人知道她的职业后,便纷纷打了退堂鼓,在车祸死亡前,她的感情一直都是交空白卷的,所以不管是哪一世,这都是她第一次被表白。

宋婧灵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小嘴张张闺阖了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她对他突如其来的表白感到十分惊喜,他说他喜欢她,她的内心有一股像是要冲出胸□般,激动又兴奋得抑止不住的狂喜让她想大声尖叫。

她捣着激烈起伏的胸口,压抑着所有喜悦,然而还是有着些许不安,她羞涩地咬咬下唇,迟疑开口,“……从什么时候?”

陆宁宇唇角微勾,低声向她倾诉自己的心意,“从什么时候我不清楚,但是灵儿,我可以确定,我在很早之前便喜欢你,甚至爱上了你……”

他再次覆上她的水润红唇,沙哑的嗓音带着性感,轻声问道:“你呢?愿意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吗……”

因为辰妃与离皇子所搭乘的船,已经在与秋风阁杀手厮杀中烧毁,因此他们那艘船的所有人,必须与押解回京的犯人搭乘同一艘船。

只是这艘船原本就是用来载那些犯人的,因此船舱较小且十分简陋,船上不只有犯人更有暗卫营的所有弟兄,还有辛慕雪带来的护卫,如今全挤在一艘船上,不仅是拥挤,更是龙蛇杂处。

况且卢皇后已经派出杀手,所有人全在一艘船上风险太大如若再来一次袭击,恐怕众人就得葬身在青江之中。

为了辰妃与离皇子还有宋婧灵的安全,陆宁宇决定在下一个港口下船,由临时调派来支持的官兵,与辛慕雪一起押解犯人回京。

而他们则再租一艘船,让假扮成辰妃跟离皇子的暗卫营手下搭乘,与辛慕雪他们分开走另一条路回京,分散杀手们的目标。

至于陆宁宇、宋婧灵跟真正的辰妃还有离皇子,则乔装成前往京城光明医馆治病的一家人,并且改走陆路。

为了掩人耳目,陆宁宇跟宋婧灵扮成一对小夫妻,阿离扮成女孩,辰妃则扮成生重病的嫂子,毕方跟重明汾成管家跟车夫。

一路上他们每到一个县城便更换交通工具,有时是马车有时是驴车,甚至还有牛车,路上若是感觉不对劲,他们甚至还会分开行动,前往下一个城镇。

骗过不少人不说,宋婧灵和陆宁宇两人随着相处时间愈长,感情是愈来愈好,彼此已经彻底认定了对方。

约莫一个月后,他们平安来到一个叫百花县的小县城,因为街道上人潮汹涌,他们的马车只能缓缓前进。

宋婧灵才掀开帘子一角打算欣赏沿途的街景,便有一阵浓郁的花香扑鼻而来。她有些诧异,探头出去想看看这花香从何而来,这才赫然发现整条街几乎成了花街,触目所及皆是色彩鲜艳缤纷、亮丽盛开的花朵。

“太不可思议了,这都已经是深秋时节了,这里竟然还可以看到这么多不同品种的花卉,有一些应该不是这个季节会有的花吧?”她有些惊讶的低呼。

“灵儿你有所不知,这里之所以叫百花县,是因为它是个花卉重镇,全国有一半以上的花卉是从这里出口的,皇宫里的花卉也有一大半是从这里采购的,整个县城有一半以上的百姓从事着与花卉有关的工作,像是花农、花商。

“每到深秋时节,他们就会在花房上拉上油布,烧上炭火防寒,所以你在这时候还看得到各种不同品种的鲜花很正常。”陆宁宇跟她解说道。

“原来是这样。”想来那花房大概就跟现代的温室差不多吧。

“陆大哥,你懂得真多,”阿离崇拜的说着。

“那是因为我去过不少地方,所以知道。”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外出见识到的知识会比书本上所读到的还多,阿离你也可以藉这机会多看看,把沿途所见所闻记下,以后对你会有帮助的。”辰妃摸了摸阿离已经养得白嫩宛如刚蒸熟包子一样的脸蛋,笑着告诉他。

宋靖灵又掀起车帘,疑惑的问着,“不过,现在应该已经过午了,怎么街上还这么多商贩在摆傩?还有这整条街两旁商家的门面,怎么全都妆点着鲜花,放眼望去全是花和逛街的人潮,是有什么节日吗?”

阿离一听,也赶紧挤过来跟宋婧灵一起看着外头的街道,他睁着大眼睛低呼,“好热闹啊,还有人在表演功夫!”

“这我就不清楚了,每个地方的民俗风情不一样,一会儿到了下榻的客栈再请教店小二便知道。”陆宁宇笑着答道。

说话间他们的马车已经稳稳地停在客栈门口,毕方才刚把踏脚登放到地上,客梭里的店小二便迎上前,扯着特大号的笑容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介绍。

“欢迎欢迎,几位贵客,不知道是用膳还是打尖呢?我们花间客栈里最有名的鲜花料理,绝对让几位贵客意犹未尽赞不绝口,几位贵客如若是要打尖,我们花间客栈也有单独院子,绝对可以容纳下几位贵客,保证干净舒适。”

重明接收到陆宁宇的眼神暗示,朝店小二丢了枚碎银,“打尖,最大的单独院子,把车上的行李卸了,还有把马喂了。”

店小二看着手中这枚有二两重的碎银,真的是贵客啊!笑得阖不拢嘴,连忙鞠躬哈腰的将他们一行人迎进客栈。

“几位贵客请,小的立刻就领几位贵客过去,几位的马车跟马还有行李不用担心,小的都会交代好,请跟小的来。”

他手脚利落拿过柜台上冒着白烟的铜壶和一串镜匙,领着他们一行人穿过大厅和造景优美的庭院,往后面的院子走去。

店小二一路上还亲切热络的询问,“几位贵客,你们是来参加明日的花好月圆节吗?”

“花好月圆节?中秋节不是过了吗?”花好月圆节,这是什么鬼?宋婧灵咕哝了一句。

“这位小娘子,花好月圆节是我们百花县特有的节日,每三年举行一次,其实说穿了就是一个相亲节。”店小二连忙为他们解惑,“只有这一天,已到婚嫁年龄却还未订亲的男女,可以在晚上上街,寻找自己的心仪对象,只要互有爱意便可交换彼此的信物,男方翌日就可到女方家提亲。”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街上这么热闹,看起来好像很好玩!”宋婧灵听店小二这么介绍,顿时引起了她的兴趣。

陆宁宇的眉头瞬间打结,脸色有些阴沉,这小女人是忘了他的存在吗?

“小娘子,你上街看是可以,但小心别被人误会,省得你家相公把人家给打的鼻青脸肿。”店小二打趣的说着,心里更是暗忖,这小娘子难道都没看到她夫君变脸了吗?

“我又还没……”嫁人。话到嘴边她马上闭嘴,差点忘了她跟陆宁宇现在可是假扮刚新婚的小夫妻,一路上她梳的可是妇人发髻。

她连忙干笑两声,生硬的改口,“呵呵,当然当然,我就是想上街去凑个热闹,看看那些未婚男女是如何看对眼的。”

“这很简单,上街相看的姑娘每一个都要准备……”

“小二哥,还没到吗?”陆宁宇打断了店小二的话,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发现宋婧灵对这什么花好月圆节很有兴趣,他愈听就愈觉得不舒服。

“到了到了,前面那个院子就是,这是我们花间客栈最大的院子。”店小二也顺势换个话题,免得不小心受到无妄之灾。

他领着他们绕过造景用的大石,很快就来到一座院子前,店小二将院门上的铜锁打开,做出请的手势后颌着他们前往大厅。

“几位贵客,里面请,这院子有五间房一间大厅,每个房间都有自己的净房,保证干净舒适,还带一个小灶房,你们看看是否满意,如若不满意,小的再为几位贵客换院子。”

一进到院子,毕方和重明马上四处查探起来,陆宁宇则站在庭院里,眼神扫视这院子的环境,直到收到他们两人的暗示确定没问题,这才回应还在一旁等着的店小二。

“就这院子了,小二哥,让人备一桌上等酒菜过来,还有准备个小泥炉跟药壶。”说完,他转向宋婧灵,“灵儿,嫂子身子不好,你先扶她到屋里休息,一会儿熬好药就给嫂子送进去。”

他指着大厅右边的厢房,转头对店小二交代的同时,递给他三两银子。“小二哥,我嫂子身体不好,需要先休养几日才能上路,如果没有必要就不要过来打扰。”

店小二看到手中那三两银子,眼睛都快岗瞎了,这位大爷实在太有钱了,前前后后他就得了五两银子,抵过他半年的工资了,这一定得侍候好,让这位大爷高兴了,后头肯定有更多的赏银。

“好的好的,大爷,您放心,小的这就下去交代您吩咐的事情,肯定不让闲杂人等到后头来惊扰你们,酒菜一会儿就送到,请几位先稍待片刻。”

这时他们的行李也被送了进来,店小二将手中铜壶放到桌上后,领着客栈的其他人放下行李,飞快的退下。

他们很快将房间分配好,为了安全起见,阿离晚上跟陆宁宇一起睡,而毕方跟重明分别睡在辰妃所住的厢房两边的房间,陆宁宇则睡在宋婧灵隔壁。

叫的那桌酒菜很快就送上来了,是方才那位店小二亲自领着人送来的。

就在酒菜全上桌而店小二准备退下时,陆宁宇却喊住他。

“大爷,请问您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小的去办吗?”

“我有点事情问你。”

“大爷,您尽管问,小的知无不言。”店小二频频搓着手掌躬身回应。

“你稍早说的花好月圆节……”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品郡主最新章节 | 医品郡主全文阅读 | 医品郡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