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品郡主 > 第十一章 出主意防治疫病

医品郡主 第十一章 出主意防治疫病 作者 : 莳萝

    另一隅的深山里,陆宁宇发出信号召集所有暗卫,约莫半个时辰后所有分散在琅琊山上调查假币铸造厂所在处的暗卫,皆使着轻功朝他奔来。

    “见过统领。”一声声的招呼此起彼落。

    陆宁宇扫了眼或停在树梢上或在地面上的暗卫,“所有人都到齐了吗?报数!”

    报数声音一声声接连响起,不一会儿报数完毕,陆宁宇确定所有人都到齐了,下令道:“再过两天也许会有暴雨来袭,为了所有人的安全,全数退到镇上,待暴雨过#再进山?查。”如果琅琊山还保持原貌的话。

    这话陆宁宇放在心里并未说出口,事实上虽有嘉南边关的事当佐证,但他仍不敢确认三天后是否真的会有大暴雨,不过不知怎么的他就是相信灵儿所说,她总是给他一种神秘又让人信服的感觉,因此他相信她。

    “是。”暗卫们异口同声回道。

    这时突然有名叫孔径的暗卫站出来,抱拳禀道:“统领,属下有事禀告!”

    “说。”

    “统领,属下负责的区域是白骨森林,昨天监视时意外发现一事,这白骨森林并不是每天都弥漫着毒气,在正午时分毒气会散掉约莫半个时辰。今天正午属下进了白骨森林,在悬崖边听见了说话跟敲打的声音,接着在崖边发现几条绳索,顺着其中一条下去卜发现崖壁上有一个山洞,声音是从里头传出来的,外头也放了不少的铁篮子,可能是以吊挂的方式将假币送上山。

    “属下担心被人发现,加上半个时辰也快到了,便没有进入山洞查探,如果属下猜的没有错,那里可能是假币铸造厂!”

    陆宁宇喜出望外,“原来一直遍寻不着的假币铸造厂是建在白骨森林的崖壁山洞里,太好了,孔径你这是立了大功。”

    “不,统领,这功劳是大伙的,不是属下一个人的,如若不是您让属下们紧盯着白骨森林,注意森林里的状况跟变化,属下也不会有所发现。”孔径铿锵有力的说道。

    “不错,这是大伙的功劳。”陆宁宇认同的点点下颚。

    “只是统领,如今暴雨将至,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进行?”毕方问道。

    “是否要等大雨过后再进行抓捕?”其他的暗卫也问道。

    “不,既然已经发现假币铸造厂的位置,必须在大雨来临前将这群人一网打尽!”他一口否决,若是待暴雨过后再逮捕他们,恐怕抓不到所有的罪犯,证物也可能被冲毁,那他与手下们这几个月的辛劳就化为乌有。

    会如此明目张胆大规模铸造假币,朝中定有高官大臣与这些人暗中勾结,如若真如灵儿所说,即将到来的这场暴雨可能会造成土石流摧毁山上的一切,那些假币及人犯恐怕会全数被淹没在这场洪灾中,所有的线索全断就别想找出幕后主使者。

    届时即使皇上那里有办法交代,也会打击到暗卫营所有弟兄们的士气,他不能让这事发生。

    “统领,每天只有半个时辰可以进入白骨森林,这时间十分紧迫,且又在山崖上,必须吊挂下去,又不能打草惊蛇,执行上有些艰难。”重明眉头微拧的道。

    陆宁宇神情严肃的沉思片刻,下达命令,“时间紧迫,毕方、蓝和,你们两人马上下山召集所有人马,带上绳索、铁链、车辆等所需物品,明天正午一到便进入白骨森林,下崖将那群铸造假币,扰乱财政民生的罪犯一网打尽。”

    “是,属下这就下山召集所有人手。”毕方跟另一名暗卫蓝和领命而去。

    “孔径,你带一小队人马,守在白骨森林外等我回来。”

    “统领,您是否另有计划?”重明敏感的问道。

    “明日行动势必无法在半个时辰内结束,我去请人制作解毒丹,重明你跟我来,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这会儿他突然想起灵儿在白骨森林附近采草药的事,再想起灵儿高超的医术,他觉得灵儿手中定有对付这毒气的方子。“先这样,分批行动。”

    他话落同时,所有暗卫已各自散开,执行自己的任务。

    宋婧灵替阿离针灸完,发现陆宁宇人依然未到,从窗外望向尚未打开的大门,心下不由得有些担心,这都过了一个半时辰了,怎么陆宁宇还没过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灵儿,陆公子肯定有事耽搁了,说不定还没找着他那些上山狩猎的朋友,你不要担心,若是他今天没有来,我们明天再下山也是一样的,不急,还有一天的时间,不是吗?”陈氏提着一篮刚刚烙好的饼进屋,看到她的神情有些焦急不安,便安抚道。

    “说的也是,琅琊山这么大要找一个人也不容易,好几个更不用说了。”想到这里她就沉稳多了。

    因为有可能要先到青堰城避难,不能带上太多物品,灶房里还剩一些面粉,就这么丢着让陈氏很心疼,于是趁着陆宁宇还没来,赶紧将所有面粉和水揉成面团做成烙饼。

    陈氏拿过刚做好的烙饼,给阿离跟宋婧灵各递了块,“灵儿,先吃个烙饼吧,你也忙活了半天,应该饿了。”

    阿离咬了一口还有些烫手的恪饼,笑咪咪的说?“灵儿姊姊,你赶紧趁热吃了,我娘做的烙饼最好吃了。”

    “好。”她也咬了口烙饼,这才发现自己饿了。

    等宋婧灵手上那块烙饼快吃完时,外头就传来一阵敲门声,紧接着陆宁宇低沉浑厚的嗓音跟着传来——

    “陈婶子、灵儿,你们在吗?”

    “是陆大哥来了。”阿离兴奋的指着窗外,“婶子,我去开门就好,我脚程快。”她将最后一口烙饼塞进嘴里,这话才说完她已经跑到门边。

    她拍了拍胸口将嘴里的饼咽下,才替陆宁宇拉开门,“陆大……”她诧异的看着陆宁宇身后那名神情淡漠、气质感觉有些凛冽的男子。

    “灵儿,抱歉我来迟了,跟你介绍下,这位是我朋友,重明。”

    “金姑娘你好。”

    “你好。”想来陆宁宇已经向他朋友介绍过她,她朝重明点头示意,并不像古人一样欠身。

    “重明,我有要事跟金姑娘说,你先在这边等我。”陆宁宇面色冷峻的指着角落,“灵儿,我们到那里谈。”

    宋婧灵看着他,认识陆宁宇的这段时间,从没看过他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她也不多问,直接跟着他到角落去。

    陆宁宇也不拖泥带水,开门见山直接问道:“灵儿,我想问你一事,你会制作解毒丸吗?”

    “解毒丸?”她怔愣了下,“要看是哪一种毒。”

    “白骨森林里的毒气。”记得有跟他说过,灵儿在那里采药时有好几次还进到森林里头,她敢如此大胆进入白骨森林又能平安离开,应该有解毒丸才是。

    “莫不是你要进入白骨森林?”白骨森林的毒气从哪里来的她不清楚,不过白儒曾跟她提过,白骨森林里的毒气不同于一般的沼气,它的成分复杂,还可能引发幻觉,感觉像是神经毒素之类的东西。

    跟着白儒学习医术后,常常要上山采药,白儒最先教她的就是制作解毒丸,毕竟山上毒蛇毒虫不少,预防万一有备无患。而白骨森林的毒气十分特别,因此要到白骨森林附近采药前,白儒便又教她制作出针对白骨森林毒气的解毒丸,这才让她进山。

    “你会吗?灵儿。”陆宁宇见她迟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又问了一次。

    “你需要多少?不过,我那解毒丸的功效只有一个半时辰。”她扳着手指算着,“我大概只有五六十颗的量。”她当时也不清楚为何白儒一口气让她制作这么多解毒丸,又不是要卖,看来是为现在做准备的,这老鬼真的不会未卜先知吗?

    “都给我,成吗?”他暗怔了下,没想到灵儿不仅会解毒,身上还有这么多的解毒丸。

    “当然可以,你等我一下。”她走进屋子翻了翻她的竹篓子,拿出雨管竹筒。“这个就是,一次一颗,不过一天只能吃一颗,所以陆大哥,不管你要进白骨森林做什么,记住,一个半时辰内必须出来。”

    “我知道,谢谢你,灵儿,日后我定会答谢你。”

    “谢我就不用了,陆大哥我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好保住这条小命,你要是忙,我可以自己驾车前往镇上,不过我可能要跟你借车才成。”

    “灵儿,我在青堰城有座小宅子,你们可以先暂住在那里,不过现在过去太晚了,我先送你们到镇上的客栈投宿,明日一早再让重明载你跟陈婶子和阿离到青堰城。”陆宁宇将两管竹筒收进自己怀里,愧疚的看着她,“灵儿,抱歉,我临时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在明晚之前处理好。”

    “陆大哥,你不用送我们到镇上,我们自己去就可以,明天早上再租车前往青堰城,而且……我想我们还是不要住你那里吧。”

    “不住我那里,为何?”

    “我们住你家会造成你家人的不方便与困扰的。”

    “我家人不住那里,那宅子只有看守打扫的下人,不会造成困扰。”

    “可是,我觉得还是不太好……我们先找间客栈住一两天,然后再租个小宅子暂住就可以。”

    果然陆大哥的身分很不一般,他说的小宅子肯定不小,他们三个乡村出来的,住进去多少会遭下人议论,认为他们来攀龙附凤。她自己还好,但阿离脸上的胎记还未完全除掉,要是他受到什么委屈,情绪波动过大,非常不利于第三阶段的疗程,她只能拒绝。

    “没什么不好的,这事就这么定了,你跟婶子还有阿离就住在那里!”陆宁宇霸道的替她做决定,姑且不说他必须随时掌握辰妃跟阿离母子的行踪与安全,就是只有灵儿一个人,他也不放心她一个姑娘家自己在青堰城找地方住。

    他突如其来的严厉语气,让宋婧灵睁大眼,有些愣住的噤声看着他。

    陆宁宇发现自己可能吓到她了,连忙抑下胸口突然窜上的激动心绪,软下态度道歉,“抱歉吓到你了,是我太焦急,你可能不知道,青堰城是璃靖国第一大江青江流经的第一个县城,南来北往的船只都在这里会合,因此出入分子十分复杂,商贾云集、三教九流都有,还有很多专挑外乡人下手的骗子扒手,更有不少黑心客栈与人口贩子暗中勾结,半夜将客人迷晕直接走水路贩卖到一些肮脏地方。

    “你跟婶子还有阿离从未去过青堰城,又没有男人在一旁保护,很容易成为他们眼中的肥羊,你们独自上青堰城我不放心,偏偏我临时有要事,这才请重明过来帮忙,更别说让你门自己找地方住了。”

    原来青堰城这么复杂,是她想得浅了,与阿离的心情比起来,安危自然更为重要,她开始犹豫是不是要答应他的提议。

    “灵儿,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陆大哥,我也不瞒你,虽然你不说,但是我想你的身分一定不简单,府里应该也有不少下人,你突然带我们过去,虽然不该先入为主,但是难保他们不会说闲话。阿离因为脸上的胎记较为敏感自卑,虽然这一阵子已经改善不少,不过还是会畏惧他人的眼光。

    “加上他现在要进入最关键的第三阶段疗程,我不希望他的心情受影响,所以我才说要租一处小宅子就我们三人居住。”她也不满他,直接了当说出自己的顾虑。

    听她这么说他就放心了,“原来是这样,那宅子只有堃伯一个老人家,跟两个聋哑粗使下人,平日做好洒扫工作后他们便在自己的住处待着,不会在院子里闲晃,可以说是空宅,不会有你担心的事情发生。”

    “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你了,陆大哥。”她不再犹豫,马上答应。

    一确定假币铸造地点,又从宋婧灵手中取得解毒丸后,正午一到,陆宁宇即刻命令所有暗卫进入白骨森林,以最快速度来到山崖边,吊挂下去,势必在暴雨来袭之前,将这群人一网打尽,连同证物一同带回。

    当陆宁宇与他的手下们出现在山洞时,里头的守卫根本反应不及,一阵激烈厮杀后,除了当场丧命、跳崖逃生的人,剩余那些铸造假币的工人还有守卫,跟正准备刎颈自杀的头头,全部被暗卫逮捕。

    在第一滴雨降下的同时,最后一批犯人还有所有的假币跟证据,已全数从崖壁吊挂上来,陆宁宇带着手下的暗卫们押着罪犯跟证物离开白骨森林。

    破获假币铸造厂,又找到了失踪的辰妃跟小皇子,陆宁宇决定待阿离的第三阶段疗程结束,即刻带着他们三人回京。

    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从他与暗卫们一举破获假币铸造厂的那一晚开始,便接连下了十天的大暴雨,各处纷纷传出灾情,不少地势较低的乡镇已经闹起了水灾。

    琅琊山更有不少重大灾情发生,山下好几个村庄全被夹带着水和泥沙、石头,大树,宛如万马奔腾的滚滚泥石流淹没,而宋婧灵所居住的山西村,也在这次洪灾中几乎被灭村,只有少数的村民将宋婧灵的话听进耳里,在雨开始下之后,觉得不太对劲先行撤离,这才逃过一劫。

    各处均传来灾情,许多道路中断,泥流乱窜,官府想派兵去抢救那些被土石淹没的村庄也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又一个村庄乡镇淹没在洪水之中。

    接连的大雨也让青江水位暴涨,多处河堤溃堤,大水淹进了青堰城,即使各家大门前都堆满了沙包,也很难阻止水流,城里的百姓们人人自危,

    即使青堰城已经开始淹水,但还是有不少灾民前往青堰城寻求庇护,整个青堰城的街道及两旁屋檐下或是破庙里,只要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全挤满了灾民。

    宋婧灵他们三人在陆宁宇的安排下,住进他在青堰城的宅子,这宅子因为地势较高,加上排水系统做得很好,因此并没有淹水,顶多就是院子里多了好几处的水洼。

    宋婧灵此时正坐在窗边仔细阅读手中这本记录有关于璃靖国历史风土民情的《璃靖风情录》。

    这本《璃靖风情录》是看守这宅子的堃伯替她找来的,上头还有附一张简易的地舆图,大略翻过后宋婧灵总算对璃靖国的历史、地理与风俗有稍微的了解。

    她仔细将这本书的内容与地舆图的位置对照一番,陆大哥说的没错,这青江是璃靖国最大的一条江,流经十个州,中途与墨江交会,最后流入南海。沿着墨江往上走会在富余县与大通运河交会,从大通运河一路往北走便可到达京城。

    “你不看医书研究什么地舆图,怎么,你不打算再回山西村了?”耳边传来白儒的声音。

    她摸了下额头的疤痕,“还回得去吗?你没听到早上堃伯说的,琅琊山下不少村庄都惨遭泥石流灭顶,山西村也是其中一个村庄。”

    “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等暴雨过后,可能到处看看吧,实际了解一下这个国家。”

    “不回去也好,这样你可以一边行医累积经验,有打算先到哪里?”白儒指着地舆图问道:“不过我想你应该会带上陈氏母子。”

    “我想先搭船四处看看,并未确定要在哪里停留,不过婶子跟阿离也不知道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如果他们要跟我一起走,那到时再来考虑先在哪里落脚。”她擦着”边粉聴,烦躁的看着窗外担心的说:“而且也不知道这场暴雨要下多久?”

    “少说也要再半个月吧。”

    她眼角用力一抽,表情有些难看,“不是吧?再半个月,那得死多少人啊!”

    “大雨后容易爆发疫病,更别说现在已有不少人死去,尸体也是造成疫病的一个因素。”白儒一本正经的说道。

    宋婧灵对白儒云淡风轻的态度很不满,怒瞪着他,忿忿质问,“你还是医者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淡定?好像与你无关一样!”

    “我已经死了,只是个鬼魂,我再怎么担心即将引爆的疫病,我也什么都不能做!”白儒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我不行,但你可以。”

    “我?”宋婧灵指着自己。

    白儒点头,斜睨着她没好气的问:“你该不会把我交代你一到青堰城便收购某几味药材的事情给忘了吧?”

    他这么一提醒,宋婧灵才猛然想起这事,用力拍了下额头,“对吼,我怎么把那些药材给忘了,肯定是我帮阿璃进行第三阶段的疗程耗费太多精神,这才忘了这事。”

    他们一到青坛城,白儒便要她四处收购某几味药材,愈多愈好,最好把所有药铺库存的量全部收购过来。

    宋婧灵初到青堰城人生地不熟的,这事还是堃伯跟重明帮忙的,这会儿所有的药材全堆在仓库里呢。

    当时她忙着准备替阿离进行第三阶段的疗程,当那些药材收购回来、堃伯跟她说时,她只是应付的回了句“好”,然后就将这事抛诸脑后,印象中堃伯好像说那些药材堆了满满三个仓库。

    “现在记起来了,那有想法准备怎么做了吗?”

    “人家是设粥棚救灾,那我们就搭医棚施药救人,架起几座大棚,支起几个大锅,煮预防疫病的汤药,给灾民和来往的路人们喝上一碗,并且将药方贴在各个重要路口,让百姓也可以自行抓药预防疫病,你看如何?”

    “不错,很好的点子。”

    “那好,我这就去请堃伯帮忙,让他找地方给我们设医棚。”她放下手中的书,理了理身上的衣裳便冒雨出门。

    宋婧灵才穿过回廊,便看到堃伯眉开眼笑的迎着三名穿着蓑衣的男子进门,虽然穿着厚重蓑衣,但其中一名男子的身形有些熟悉,她慢慢走向前,想要看得更清楚些。

    当那名男子拿下头上的斗笠时,宋婧灵惊呼出声,“陆大哥!”咧开特大号笑容迈开脚步朝他奔去。

    “灵儿。”陆宁宇将脱下的蓑衣交给堃伯。

    “陆大哥,你的事情忙完了?”她喜出望外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这里的陆宁宇。

    “是的,灵儿,你跟婶子还有阿离在这里还住得习惯吧?”他关心问道。

    她用力点头,“习惯,多亏有了陆大哥你,不然我跟婶子还有阿离,这会儿恐怕得露宿街头,谢谢你,陆大哥。”

    她听堃伯说,青堰城的所有客栈是一房难求,有的人出了十倍的价钱还要不到一间房。虽然也有不少早一步入住客栈的,但只要是没有势力的客人,纷纷被人请出客栈,将房间让给有势力背景的人。

    识相的就摸一摸鼻子拿着赔偿金离去,如若不识相不肯答应,便会被暴力丢出客栈流落街头,跟着灾民们一起在回廊下或是破庙躲雨。

    当时她要是坚持带着婶子跟阿离自己来青堰城,这时恐怕得带着他们两人流落街头了。

    “别这么说,婶子跟阿离都还好吗?”他指着大厅方向,示意她一同前往。“我听重明说你已经替阿离进行过第三阶段的疗程。”

    第三阶段的疗程比第二阶段凶险,当重明告知他阿离在治疗中途失去了呼吸跟心跳,他差点沁出一身冷汗,还好灵儿医术高超又急救得宜,这才将阿离自鬼门关给救回。

    这时堃伯端着刚泡好的茶进入大厅,重明得到陆宁宇到来的消息,也赶到大厅。

    “是的,阿离只要再好好调养一个月便能够下床,外出走走也不成问题。”阿离第三阶段的疗程真的惊险,还好有白儒在,否则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向陈婶子交代。

    陆宁宇接过堃伯为他泡的茶,同时对着宋靖灵说道:“多亏有你在,方能化险为夷。”听到她这么说,他就放心多了,他已接到飞鸽传书,皇上迎接辰妃与小皇子的圣旨已经在路上,只是因大暴雨的关系而延误。

    如若圣旨来了阿离却已离开人世,这就麻烦了,他不担心自己会被皇上治罪,而是担心灵儿会因此获罪,届时即使自己拿着这次破获假币厂的功劳替她求情,恐怕也无法让皇上网开一面。

    “不,应该说是阿离福大命大。”她接过堃伯端给她的茶盏,一边说。

    “你陪我去看阿离吧,婶子在,我不方便进去。”

    “可以啊,不过先等我一下下可以吗?我有事情想麻烦堃伯。”

    堃伯放下手中的托盘,有些诧异的看着宋靖灵。这个医术高超的小泵娘住在这里的这些日子,可是把他当成长辈一样尊重,很少有事情会来麻烦他。

    “灵儿姑娘有事需要老奴去做,尽避说便是,千万别说什么麻烦。”堃伯和蔼的笑道。

    “是这样的,堃伯,我有一帖药方对于预防疫病很有效果,我想在城里设一个医棚,发送预防疫病的汤药给城里的百姓跟灾民们喝,同时想要印制药方贴在各个路口,让来往的人看见,也让没有办法喝到汤药的灾民或百姓可以自己按着方子抓药预防疫病。”

    她这么一说,屋内所有人连同跟着陆宁宇一同前来的那两人,都睁大眼惊喜的看着她。

    宋婧灵有些纳闷的看着他们,“为什么你们要这样看我?”

    “灵儿,其他灾区开始传出疫情,如若不在疫情扩散之前有效控制,这次洪灾过后恐怕会有不少人染病而死。”陆宁宇稍微将城外的情况告知她,“正因如此,我们才会冒雨赶来,打算一会儿便前往县衙找县令,由他征招大夫协助防治疫情。”

    成功替辰妃跟小皇子解毒,还制了能入白骨森林的解毒丸,让陆宁宇非常相信灵儿的医术。

    “原来是这样,你们放心,这帖药方非常有效,不只可以预防疫病,染上疫病的人只要多喝几帖也能治愈,官府征招的大夫还未出发医治病患之前,你们可以先将这药方散播出去,让灾民们先行服用,相信可以减少死亡,不过……”

    “有什么难处吗?”陆宁宇呷了口热茶问道。

    “洪灾爆发,药材方面恐怕不好取得,我虽然已经请堃伯跟重明囤积了三个仓库的药材,但这些并不够青堰城的百姓跟灾民服用,其他乡镇村庄恐怕……”她担忧的停下话语。

    “药材方面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只需要将药方写出来即可。”

    听陆宁宇这么说她就放心多了,而堃伯听到陆宁宇的话,立马端来文房四宝。

    宋婧灵落笔行云流水,不一会儿便将药方写出,递给陆宁宇,“不用一帖一帖熬制,直接按比例用大锅去煮,每个人喝上一碗。”

    “还有一定要告知所有的人不能喝生水,洪灾过后的水不干净,许多人会染上疫病就是因为喝生水所导致,所以即使再渴,也一定要将水煮开才能喝,还有必须要注意环境清洁,随时用烈酒或沸水消毒。

    “对了,最重要的一点,如若有人不幸病逝,尸体一定要火化且焚烧干净,绝对不可以埋进土里,这样才可以防止疫情扩散,很多疫病的传播都是由土葬的尸体引起的,污染土地、水源或粮食。”

    “毕方你马上去处理药材只是,蓝和你马上找人抄写药方,还有将所有注意事项告知各处地方官员,要他们严格执行火葬。”陆宁宇看了下药方,便交给坐在下首的毕方,要他确认药材后将药方交给蓝和,然后继续安排。“重明你马上领人在县衙片那块空地打医棚汤药,同事派人在大街小巷敲锣通知,让所有人到空地领汤药,这事务必要快,决不能让疫情在青堰城爆发。”

    “是。”他们三人领命后即刻离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品郡主最新章节 | 医品郡主全文阅读 | 医品郡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