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郡主 第九章 好像被他吸引了 作者 : 莳萝

过了几天被人服侍的软烂生活后,宋婧灵终于可以下床,简直让她高兴坏了,她不过是亲戚访来癸水,又不是得了不治之症,陆大哥却把她当成残废一样在照顾。

她明里有那么矜贵啊,偏偏陆大哥像头蛮牛一样说不听,直到她板着脸跟他说她的癸水已经走了他才停止。

因一当癸水一走,她开心得几乎要高声欢呼,觉得身体没问题了,便背着竹篓子拿着柴刀往后山去。

入山时她随手捡了根手臂粗的木棍沿途敲打草丛,免得突然有蛇躐出来,上回被那条黄花大蟒蛇吓得不轻,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她一边打着草丛一边问白儒,“白儒,你说针对阿离身上胎毒的那几种草药在哪里啊?”

阿离身上的胎毒比陈婶子的情况要麻烦些,一些草药药铺没有卖,只能亲自上山寻找。

“继续走就是了,到了我会告诉你的。”

“还要继续往上?”她皱着眉抬头看前面,“再上去就要进入深山了,没有路了。”

“那东西长在白骨森林附近,白骨森林被毒气笼罩,旁边的植物都带着毒性,那里的草药才有办法根治阿离身上的胎毒。”白儒说道。

“带毒、毒气……我不会被毒死吧?!”她惊悚的朝白儒的方向看去。

“我让你制作那些药丸做什么,就是为了解毒用的。”白儒像是在看白痴一样睨着她。前些日子白儒让她拿了一堆之前采摘的草药做成药丸,她问他那些药丸有什么功效,他连甩都不甩她,今天总算知道了,原来是解毒丸啊!

“那药方你要牢牢记住,虽然无法解百毒却也能解上三十种以上的毒,还有那些药丸不是大白菜,不要随便给人,真的有需要的人才能给。”白儒对她耳提面命一番。

“成,我知道了,你说再来往哪里走?”她停下脚步左右张望。

“往右。”

宋婧灵又往上爬了约莫半个时辰,按着白儒的指示来到白骨森林附近找到需要的草药。这片带着毒气的森林十分诡异且阴森恐怖,她可不想再来一趟,因此决定一次把需要用到的草药全部带走。

就在她忙着挖草药时,在她身后的树上隐藏的几个黑衣人,忍不住皱眉看着丝毫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宋婧灵。

“毕方,这不是统领特别照顾的那位姑娘吗?”重明低声说着。

“她怎么也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毕方皱眉看着又将一株草药放进竹篓子里的宋婧灵。

“这里不是很安全,白骨森林里的毒气有时还是会飘散出来,你让人到远点的地方发信号,通知主子来一趟将她带走。”重明道。

毕方点了下头,随即吩咐他身旁的另一名暗卫,前去发信号并等待陆宁宇前来。

宋婧灵隐约间感觉到好像有人在看她,停下手中动作回过头望着四周,不放心的问:“白儒,你不觉得这林子有些奇怪?我怎么感觉有人在盯着我看。”

“林子里动物多,盯着你看也不奇怪,又不会伤害你,何况就算有人,那也是有特殊原因才在这,与你无关,你别多问。时间不早了,赶紧把草药挖了好下山。”白儒瞥了眼树上的那几名暗卫。

听白儒这么说她就放心了,加快手上的动作,不敢浪费时间在这深山多耽搁,更何况这是恶名昭彰又恐怖的白骨森林,虽然她吃了解毒丸也仍惶惶不安深怕被毒死。

费了好一番功夫,宋婧灵总算将附近所有需要的草药全部采光,甚至还进到白骨森林里头采药,她用手背抹去额头上的汗水,吁了口大气拿过水囊灌了口水,期间白儒已经催促了她好几次,因此解渴后她也不敢耽搁,大步流星的疾步离开白骨森林。

隐身在树上的毕方他们怕泄漏了行踪惊动到可能隐身在白骨森林里的人,不太敢随便行动,看到她终于离开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白骨森林附近没有野兽敢靠近,但只要一离开白骨森林的范围,就会有不少野兽出没。避过了被毒死的危机,却有可能遇上凶猛的野兽,虽然离开了白骨森林,宋婧灵仍一刻也不敢耽搁的加紧脚步往山下赶。

只是当她从一个山坳出来,迎面便撞上一头带着小野猪觅食、有着大獠牙的大野猪,看到前面那头少说也有两百公斤的大野猪,宋婧灵头皮发麻两腿打颤,惊恐得呆愣在原地。

耳边传来白儒的怒吼声——

“你傻了啊,发什么呆,还不赶紧往回跑!”

这一吼她猛然回神,掉头撒开脚步没命地往前冲,那头巨大壮硕的野猪却像是脚踩风火轮一样狂猛追来。

“妈啊!”她边跑边吼,“白儒,快救我啊!”

“上树上树,快上树!”白儒也在她耳边大吼。“右手边那棵树可以抵挡那头野猪的撞击,快!”

她看到白儒说的那棵大树,差一步就要碰到那棵大树时,蓦地脚下一拐,随着尖叫声她整个人跌趴在地,她根本来不及喊痛,大野猪已经冲过倒地的她,一个急转弯奔到她跟前。

眼看它的大獠牙就要刺进她的身子,她只能闭紧眼睛承受这凄惨的死法,当下只有一个想法一完了,难道她的穿越之旅就此玩完,没有命丧在蟒蛇口中,现在要命丧野猪獠牙之下……

隐约间听见“吃嗖嗖”的破空声,耳边随即传来野猪凄厉的惨叫,她来不及睁开眼睛,就被一个阴影笼罩,可想象中的疼痛跟死亡没有来临,反而感觉到沉甸甸的重物狠狠朝自己的方向倒下,带起强劲的风势。

而在重重的巨大撞击声传来的同时,她也被狠狠砸倒了,她五脏六腑差点给震碎,而压在她身上的重物令她喘不过气无法呼吸,甚至还有一股黏稠温热的液体自她头顶滴落,滑下她的脸颊。

宋婧灵抹去脸上的温热液体,睁开眼睛想看是什么东西砸得她不能动弹,侧过脸一看,一颗跟她只有两指距离、额头上插着一根羽箭的黑色猪头,正睁着死不瞑目的双眼与她四目相对,吓得她惊声尖叫,连栖息在树梢上的鸟儿们都被她给吓得振翅高飞,林子里一片骚动。

死不瞑目的野猪突然被抬了起来,头顶传来陆宁宇的声音——“灵儿,你没事吧?”

被大野猪这么一吓,宋婧灵的三魂七魄几乎全跑光,只能睁着无神呆傻的眼,看着因逆光看不清楚表情的陆宁宇。

这一刻,她只有一个想法——天使!每次她身陷险境,将她从危难中救出来的都是陆大哥,每一次都是他,他简直就是她的守护天使!

陆宁宇将死掉的野猪扔到一旁,扶起满脸猪血的宋婧灵,紧张担忧的问道?“灵儿,你要不要紧,有没有受伤?”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确定身上没有任何伤口,这才放心多了。

当他接到信号施展轻功前来,半途便看到她被野猪追着跑,正没命的狂奔,而在野猪獠牙只差一步就要刺中她时,他什么也顾不得,直接抽出羽箭拉弓往野猪身上射去,幸好一切都来得及。

宋婧灵呆愣愣的看着陆宁宇焦急的脸庞片刻,吓飞的心神才逐渐归位,揉着胸口心有余俘的回答他的问题,“被野猪来记泰山压顶,五脏六腑差点没震碎,我想没有外伤也有严重内伤……”

“内伤?!”他眉头紧皱担忧看着她。

“不用担心,我回去熬个药喝再扎两针。”

宋婧灵拿下已经被大野猪压扁的竹篓子,还好有这竹蒌子在中间起了缓冲的效果,否则被这头大野猪直接一记泰山压顶,她就真的不死也半残了。

只是她看到里头的草药时,一张小脸瞬间纠结,没命向前狂奔时草药掉了大半,猪头只剩下不到一半,哪里够替阿离解毒?不赶紧沿路捡回,要是被风吹走或是被林子里的那些动物吃掉,叫她再上哪里去找?

顾不得惊魂未定全身虚软,她赶紧起身准备回去捡草药。

“呜……好痛。”就在她要起身时,一阵剧烈的刺痛窜上脑门,疼得她整个人又跌坐在地抱着脚喊痛。

“我看看。”他拉高她的裤管一看,脚踩已经肿得像刚蒸好的馒头,“骨头有点错位了。”

“应该是刚刚跌倒时伤到的。”脚上的痛让她冷汗湾湾。

“放轻松,我帮你正骨,现在不赶紧处理,再晚一点就没办法走路了。”他迳自脱下她的鞋子,用厚实大掌握着她的脚踝。

她咬着下唇,“麻烦你了陆大哥,不过先让我有点心理准备。”前世她也有过类似的经验,在将骨头乔回来的刹那,简直就是要人命。

“一会儿你忍着点,会有点痛。”他安抚她的同时,暗劲一使,只听见“喀嚓”与“啊”的尖叫同时响起,将林子里的鸟儿再次吓得到处飞躐。

宋婧灵眼泪当场喷出,抱着脚喘大气,幽怨的瞪着陆宁宇,话都说不凊楚了,“陆大哥……你……都不通知的……”

“通知了会有防备,下意识使劲抵抗,这样反而乔不好甚至造成二次伤害,与其这样不如一次就弄到好。”他一脸理所当然地说着。“走两步看看。”

她又喘了几口大气,站起身试走了两步,“还有些痛,不过可以走路了。”

“筋也扭伤了,得休息几天让它复原。”

脚大概可以走后,宋婧灵便开始捡起散落一地的草药。

陆宁宇不认同的拧着眉头低斥,“你自己是大夫,应该很清楚脚受伤最好要静养,骨头才刚调整回原来位置,就开始不安分了!”

“不是我不安分,是这些草药对阿离很重要,刚刚被野猪追赶掉了一路,我必须要捡回来。”她,边捡拾着草药一边回答他的问题。

一提到阿离,陆宁宇一点也不敢马虎,“这是要为他解毒的草药?”

“是的,他的解药中有几味药必须用生长在白骨森林附近的草药,其他地方的不行,这白骨森林附近的草药都被我采光了,所以那些草药我一定要捡回来。”

她应该是打算以毒攻毒,才会特地到白骨森林附近采草药,陆宁宇扶着她到一坐好,递了条帕子跟水囊给她。

“把你脸上的猪血擦干净,我来捡,你先坐这边休息。”

“那麻烦你了。”她将帕子沾湿开始擦拭着脸上的猪血,看着被染红的帕子,宋婧灵忍不住在心里暗了声,这还真是一脸血啊!

这时她才看清楚那头大野猪的尸体,不只猪头上有支正中眉心的羽箭,脖子上更插着五支的羽箭。她瞪大眼惊呼,“哇,好厉害的箭术,这是五箭齐发吧!”她仔细的观察这五支羽箭的位置,不得不佩服陆宁宇高超的射箭技巧,千钧一发之际

如果不是五箭齐发射断血管,这头大野猪不可能瞬间倒地死亡,死的人可能就是她……

只是有这么高超射箭技术的陆大哥,他的真实身分究竟是什么?

“反正他绝对不是普通人,你管他的身分是什么,他不会害你就好!”白儒提醒她。宋婧灵想了下就豁然开朗,“也是,不管他是什么身分,都是我的朋友,这样就好。”不一会儿,陆宁宇将所有散落的草药全数捡回,放进那个已经被压得不能再扁、随时有崩坏可能性的竹篓子里。知道这些药材十分珍贵,为了安全起见,他又扯了一些芒草将竹篓子稍微固定,以免里头的草药掉出来。

“都捡回来了。”话落,他瞪大眼看着还是糊着一脸血,并没有将脸上猪血擦拭干净的宋婧灵,他拿过她手中的湿帕子,仔细为她擦拭干净。

“都是个大姑娘了,怎么脸还擦不干净?”他的口吻听起来像是调侃,但语气却多了一丝的宠溺。

感受到他轻柔细心为她擦掉脸上猪血的亲昵动作,还有他专注的眼神,第一次与他这么亲近,不知怎么的,宋婧灵圆润的耳珠子竟然不由自主浮上一抹宛如胭脂般的红润色泽。看着她像是突然傻掉的呆懵表情,陆宁宇微扯了下嘴角,屈指弹了下她的额头。

“回神了,看什么看到整个人都傻了?”

被他这么一问,她才发觉自己失礼了,在古代可没有人能接受一个女人盯着男人看的。“没什么,就是刚刚惊吓过度,现在有些恍神。”她连忙给自己找个借口,但没忍住的在心底暗咒一声——吼,自己是怎么了,竟然被他专注的神情迷住了,不过……他真的好迷人,尤其是那双黑夜般深邃的眼阵,让人不由自主就迷醉其中……

怎么办?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他吸引了!

陆宁宇仔细帮她将脸上的最后一点血渍擦拭干净,“好了,天色不早了,早些下山吧。”他将竹篓子交给她,“这由你背。”然后蹲在她的面前,“上来,我背你下山。”

“你要背我?”她惊呼出声,有些尴尬,“这不好吧?会影响你我的声誉……”

“现在这种情况是在意这种事的时候吗?”他反问,“你应该不是那种拘泥小节的姑娘吧?”

“当然不是。”看来她在他面前已经没有形象可言了,算了就这样吧!宋婧灵自暴自弃的趴到他背上,双臂勾着他的颈子,“那你可得背好,不要让我摔下来了。”

就在她的手臂圈上他颈项时,一抹少女特有的幽香扑上鼻间,让陆宁宇瞬间失神,被她这么一喊才猛然回神,暗忖,他方才是怎么了?竟然被她身上的香味给吸引!

他看着圈着他的雪白皓腕,深幽眸子闪了闪,收敛好心神,若无其事的背起她,“怎么可能?抓好,走了。”

经过半个月的疗程,陈氏身上残余的毒素已完全排除干净,宋婿灵将最后一根金针拔掉,端过一旁的汤药递给陈氏。“这是最后一碗汤药。”

“最后一碗!”陈氏惊喜的看着她。

“陈婶子,你身上的毒已经完全解了,接下来只要好好调养,不久你的身子便可以恢复以往的健康。”

得知自己身上的毒已经完全清除干净,陈氏看着手里这碗汤药,内心百感交集,还有更多的酸楚。

宋婧灵看她直盯着手中的汤药,却迟迟不肯喝下,忍不住好奇地问道:“怎么了婶子?这汤药已经有些凉了,赶紧喝了药效才能够发挥到最大功效,还是你怕苦?”

陈氏轻笑了声,“傻丫头,这汤药我都喝二三十帖,怎么还会怕苦呢?”

“那婶子是有什么心事,还是有什么困扰,让你直看着这汤药发呆……”

陈氏嘴角扯出一抹凄美又饱含各种深意的微笑,“灵儿,我不知该如何表达,只能对你用最简单的『谢谢』二字,如果没有你,我这破败的身子恐怕也撑不到今天,婶子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原来是这事啊,婶子,你想太多了,不用跟我道谢,不管是替你解毒或是帮其他人治病,我从来没有想要回报,你也不必将这事情放在心上,赶紧将汤药喝了吧。”

“说到汤药……灵儿你放心,婶子不会欠你医药费的,婶子身上的毒已经全解了,就有体力可以绣花,婶子会尽快将医药费还上的。”

虽然她已经许久没有吃喝过任何加入人参的食物飮品,但她喝的每碗药中都能喝得出人参的味道,且这么浓厚的味道,肯定年分不小,再来还要替阿离解毒,花费的药钱恐怕比自己更多,也不知道她这一辈子还不还得上?

“哈,婶子,原来你在担心这事啊,放心,你跟阿离的医药费不用还,就当作是我帮师太做功德。”宋婧灵弄清楚陈氏的烦恼后,摆了摆手笑道:“你要是还了,我还麻烦呢。”陈氏秀眉微蹙,歪着头不解的看着她。

“婶子这医药费你就别担心了,钱我多着呢,不怕花。”宋婧灵握着她的手将药碗抵在陈氏的唇边。“婶子,快喝吧。”

“灵儿,你不说清楚,婶子的心就忐忑不安啊。”

“好,婶子,你赶紧将汤药喝了,我一五一十跟你说,不过你得要帮我保密唷。”

陈氏点头,捧着汤碗慢慢将这疗程的最后一碗汤药喝下。

“婶子,其实你还有阿离的医药费都是师太出的,你知道我们村子虽然偏僻,但是尼姑庵的香火却十分鼎盛,加上师太的医术不错,不少人千里迢迢来让她看诊,你想这香油钱和私下给师太的红封会少吗?”

说着,宋婧灵拿出一包蜜饯,用竹签插了颗色泽红艳水亮、带着酸甜香气的蜜饯给陈氏,“这个很好吃,我特地买来让婶子配药的。”

陈氏接过蜜饯放进嘴里,“嗯,好吃。你说的不错,肯定不少。”

宋婧灵也吃了颗蜜饯,接着继续说:“这尼姑庵里的香油钱,除了部分用来维持尼姑庵里的运作,剩余的香油钱全部都由师太保管,师太却没有把那些钱拿来替菩萨塑金身、添供奉以及帮助人,反而把那些香油钱跟她所得的红封全装在一个铁箱子里私藏起来。

“其实火灾当下师太有机会可以逃命,最后却被烧得像木炭一样,甚至比其他被烧死的师姊们都惨,那是因为她要冲进火场将钱拿出来,是贪念断送了她的性命。

“我回到尼姑庵废墟祭拜师太师姊时意外发现了师太藏的银子,正好婶子跟阿离的病需要银子医治,我就把那些银子用在你们身上了。”

“灵儿,你把这些香油钱跟红封用在我跟阿离身上……这样好吗?”虽然灵儿说的有理,不过她怎么都觉得是歪理。

“怎么不好,我这是替她赎罪,谁叫她贪了信众供奉菩萨的香油钱,所以婶子你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不要感到愧疚,菩萨知道也不会怪我的。”她拍拍胸脯挂保证,“大不了,我找天去寺庙跟菩萨忏悔请祂原谅我,然后把剩余的香油钱捐了,这样婶子能放心了吧?”灵儿说的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陈氏放心了不少,点头,“对了,灵儿,你要到寺庙上香的话,婶子也跟你去。”

“好啊,没问题,我听说青堰城郊外的白马寺很灵验,到时我们租辆马车一起去。”

“好,就到白马寺,皇上当年也曾经到白马寺上香许愿,据说皇上的愿望实现了。”

“真的?也不知道皇上许了什么愿望?”

“皇上跟他的一名妃子感情很好,两人真心相爱,只是成亲多年,那名妃子一直未替皇上生下一儿半女,皇上途经白马寺时便下马许愿,请菩萨赐他与那名妃子一个孩子。约莫两年后这妃子就怀上了,因此皇上特地命人送匾额到白马寺。”

陈氏阵光温柔的回忆着过去,她当年隐姓埋名逃出宫,途经白马寺时也曾入寺许了两个愿望,一个愿望是平安生下阿离,这个愿望已经实现,另一个愿望至今未能实现,不过人生在世难免有遗憾,她不再奢望,现在只求阿离能平安长大,其他的一切她已经不敢想了。

“真的这么灵啊?等阿离身上的毒全解了,我们就去白马寺上香。”她想去祈求菩萨保佑她在另一个世界的父母平安喜乐。

“当年我怀着阿离时也曾去过白马寺,请菩萨保佑阿离能平安来到这世上,这么多年了却一直没有去还愿,也该去一趟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宋婧灵又丢了颗蜜饯到自己嘴里,“对了,婶子,有关阿离开始解毒后的一些状况,我必须提前跟你说一下,让你有心理准备。”

一提到阿离,陈氏一扫脸上和煦笑容,马上一脸严肃的看着宋婧灵,“灵儿,你说。”

“婶子,在治疗期间,阿离的身体会遭受到巨大的痛苦,也许会忍不住撞墙等等,什么情况必须视当时而定,这是解毒过程会发生的状况,只要熬过去,症状一次会比一次轻,我希望婶子到时候能够忍住心疼,不要中断他的治疗。”她表情严肃地告知。

有一些过度溺爱孩子的父母是无法承受遭受痛苦折磨的,及时对孩子是有效的疗法,仍因为拒绝再让孩子痛苦,而中断治疗,最后半途而废,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陈氏神情严厉_语气严肃的承若,“灵儿,你放心,届时—我一定不会心软,即使当下心痛到像是利刃直刺我心窝,我也会忍住这份痛处,我只要一个健康的儿子。”

“婶子,有你这一番话我就放心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品郡主最新章节 | 医品郡主全文阅读 | 医品郡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