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品郡主 > 第七章 发现关键证据

医品郡主 第七章 发现关键证据 作者 : 莳萝

    村人们不管大人小孩,习惯用完午膳会稍微午睡一下,直到太阳没那么大才出来活动,他们回到村子的时间有些晚了,已经有人出门走动,不过人不多,两人也就不避讳,提着食材、拿着所需物品一同前往陈家。

    陆宁宇进到陈家,映入眼帘的是间黄土混合稻草、看起来年久失修而十分破烂的屋子。屋顶上的稻草不仅发黑还稀稀落落,要是遇上大雨,恐怕外头下大雨里头也会下小雨;窗子歪歪斜斜的挂在墙上,靠近灶房的土墙也崩落了,再不整修,不用多久整片墙便会坍塌,到时屋子就垮了。

    还有外头的围墙也缺了一角,丝毫没有防盗功能,难怪那天村人们跟江水木可以很轻易进入这里,这屋子只能算是有个栖身之所,没有防盗和遮风挡雨的功能。

    幸好村子的村民虽然排斥陈氏母子,心性还算老实,否则要是遇上心有邪念的人,陈氏母子恐怕在劫难逃。

    堆柴的地方也只有零星的几根柴火,应该是每一餐都得上山捡柴才能煮食,这陈氏要真的是辰妃……陆宁宇真不敢想象这些年她是怎么过的。

    所幸屋子后头还有一口井,不用到溪边提水,否则他真怀疑陈氏那纤弱的身子如何能提得了那么远一段距离。

    皇上要是知道他心爱的女人跟儿子,这些年过的是这种日子,恐怕会心疼死,恨不得将当年祸害辰妃母子的人碎尸万段。

    “陆大哥,你怎么了?”宋婧灵困惑的看着神情突然变得凝重的陆宁宇,关心问道。

    “没什么,看来这对母子的生活十分清贫艰苦。”他压抑下自己的震撼和莫名窜起的无名火。

    “是啊,他们唯一的收入就是靠婶子的刺绣手艺养家,无奈陈婶子身子不好,无法做出太多的绣品,阿离又三天两头生病需要看大夫……因此能温饱已经是最奢望的事情了。”她很心疼也很无奈的说着。

    在屋里照顾陈氏的阿离听到外头有声音,赶紧跑出来看,“灵儿姊姊,你来……”

    只是当他看到站在宋婧灵身边的陆宁宇时,猛然煞住脚步,原本充满光彩的小脸蛋瞬间变得畏缩自卑,不敢迎向陆宁宇注视他的阵光,低垂着头,像是怕人看到他脸上的胎记。

    宋婧灵走过去蹲在阿离前面,摸摸他的头又拍拍他的肩膀安抚他,“阿离,这位是陆宁宇陆大哥,陆大哥很厉害的,就是他救了姊姊的。

    “你今天早上吃的蛇肉汤里的蟒蛇就是他打死的,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今天姊姊到镇上去卖药材,出来后遇到恶霸抢劫,也是陆大哥救了姊姊,将坏人给打跑的。对了,那支画糖也是他买的,他说吃糖心情会好,你吃了后不是也变开心了吗?”

    阿离听到那大蟒蛇是陆宁宇打死的,就已经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看着他,后面又听到他打跑了恶霸救了宋婧灵,小嘴巴更是震惊得能塞颗鸭蛋,眼睛顿时闪耀着光芒。

    “真的吗?这位大—真的打死蟒蛇,又从恶霸手中救了姊姊?”他不太敢相信的问着,要再确定一次。

    “当然是真的,陆大哥可是连续救了姊姊两次。”她还比了个二。

    这下阿离的眼神由不敢相信变成了崇拜,激动兴奋的问道:“陆大哥的武功是不是很厉害,我可不可以请他教我功夫?”

    “阿离怎么想要学功夫?”她好奇问道。

    “因为我学了功夫就可以保护亲娘,村人就不敢再欺负娘了。”阿离紧握拳头,小脸蛋瞬间严肃无比。

    陆宁宇在一旁不作声,仔细的观察阿离,片刻后发现撇除胎记不说,他简直在看一个小一号的皇上。

    “这样啊,不如你自己问他,可不可以教你武功?”

    “行,没问题,我教你。”一旁的陆宁宇听着他们的对话,想都没想便直接答应。

    阿离眸光一亮,有一种幸福来得太快很不切实际的感觉,连忙问道:“真的?陆大哥你愿意教我武功?”

    “当然愿意,不过阿离,习武是一件很艰苦且漫长的事情,你有办法持续吗?”

    看着阿离纤细的骨架,陆宁宇不由得有议心他笼云艰辛且蠢的震过程。

    “大哥哥,我不旧吃苦,我要保护娘亲!”他紧握拳头,眼神坚毅的与陆宁宇对视。

    “很好,只要你通过我的考验,我便教你功夫。”阿离这华心性不错,小小年纪就懂得孝顺、懂得保护自己母亲。

    “谢谢师父。”阿离小大人般的抱拳作揖。

    “你还没通过我的考验,这师父叫得太早,等通过后再称我为师父,先跟灵儿姑娘一样称我为陆大哥吧。”他蹲下身来检视阿离的体格筋骨,眼神忽地一亮,随即又皱起眉头一脸惋惜。

    他这表情可没有逃过宋婧灵的眼睛,她打趣的问。“陆大哥,如何?可别跟我说阿离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习武天才。”

    “没错,确实如此,不过……”很可惜。

    “阿离,你先帮灵儿姊姊将这药壶里装满水,可以吗?”她将药壶交给阿离将他支开后,重新看着陆宁宇,追问:“可惜什么?”

    “阿离这孩子的骨骼十分适合练武,可惜先天不良体灵弱,这对他的身体来说负荷太大,对他来讲不是一件好事,不过倒是可以学一些强身健体的防身功夫。”他有些惋惜的说着,“可惜了这好苗子。”

    “阿离先天不良的原因是因为中毒,要是阿离身上的毒解了,再好好调养,能够习武吗?”既然他要教阿离功夫也算是他半个师父了,这事不好再瞒着他。

    “中毒?”他惊诧的瞪大眼睛。“他一个孩子怎么会中毒?”

    “你看到阿离脸上的胎记了吧,那并不是胎记,而是母馨出来的云,全部堆积在脸上,我正打算着手为他们母子解毒。”她表情凝重的告诉他。

    “你怎么知道他们母子中毒?还有阿离身上的毒是从母体带来的?”她小小年纪便有一手好医术,让陆宁宇感到十分震惊。

    “师太懂医术,是她说的,我自小在师太身边长大,也跟着师太学医,师太曾经教过我该怎么为他们解毒,当时师太没有办法帮他们母子解毒,就是因为缺少几味重要药材,现在药材齐全,就可以为他们解毒。”宋婧灵把她会医术的事全推到被大火烧死的师太身上。

    师太生前是懂医术,金灵儿又自小在师太身边长大,说她会医术自然不会有人怀疑,因此这种无法向人解释她为何突然会医术的事,全推到师太身上准没错。

    他眯起锐眸若有所思的看着不远处正小心翼翼将水倒进药壶里的阿离,“如若是这样,毒素清除后好好调养,可以看状况习武。”

    “我想阿离到时候应该会很开心的,这孩子太苦了。”她丢下这一句便转身进屋,替陈氏再次做检查。

    陆宁宇看眼墙角那几根柴火,走过去拿起放在边上的柴刀,朝想跟他亲近又有些胆怯的阿离招手,“阿离,跟我上山,我们去砍柴,一会你灵儿姊姊要煮好吃的给你吃,没有柴火不行。”

    “好。”阿离放下水瓢,一蹦一跳兴奋的跟着他上山。

    宋婧灵从屋子出来后便没有看到他们两人,想起方才好像有听到陆宁宇喊阿离像是要去砍柴似的,既然有陆宁宇在她也就不担心了,便开始动手熬药,同时把晚上的材料准备好到时只要下锅炒就可以。

    当她将所有食材准备好,倒了杯凉白开在门口喝着时,就看天边云彩已经染上一层薄薄的金光。时间过得真快,怎么她备个料出来就要傍晚了,看样子陆宁宇应该很快会带着阿离下山,砍柴是个力气活,他们回来肯定饿了,看了一眼仅存的柴火,想想应该还够煮一顿,她还是先把饭菜煮好吧。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宋婧灵已经捣鼓出一桌佳肴,三荤两素”汤,有卤肉、鱼羹、糖醋排骨、两样青菜、蛇羹汤,还有一大锅米饭,连陈氏的汤药都熬好,准备端进去让她趁热喝了。

    这时她看?陆宁宇和阿离从山上下来,陆宁宇身后背了”堆柴火,还有一大把茅草,几乎快要将他整个人盖住了,连阿离身后也背了一把茅草。

    “我看这里没有什么柴火,就上山去砍了些,正巧看到茅草就将它们割回来,趁着天气好,帮他们把烂掉的屋顶换了同时补强。”陆宁宇将背回来的柴火放到空荡荡的墙角。

    听他这么说,她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陆宁宇看到阿离家的情况,非但没有任何鄙视瞧不起,反而主动帮忙砍柴,更主动提出要帮阿离家换屋顶,看来他真是个不错的好男人!

    这顿饭吃得众人眉开眼笑,尤其阿离最为开心,不只因为他娘亲被宋婧灵针灸过跟喝完药后,身体明显轻松舒服了不少,让他一直悬着的小心脏可以放下了,娘亲还同意他跟陆大哥学强身健体的功夫,因此今天他多吃了一碗饭。

    其实还是因为他的灵儿姐姐煮的饭太好吃,不只让他吃到香喷喷没有加入任何杂粮的白米饭,更让他吃到肉,那肉真的太好吃了,尤其是糖醋排骨,酸酸甜甜的,好吃得让他连舌头都差点吞下去。

    以前灵儿姊姊偶尔会偷偷拿尼姑庵里的糕饼给他吃,当时她只能吃菜从没吃过肉,现在只剩下灵儿姐姐自己,就没有忌讳随时都可以吃肉,他也跟着受惠,他最近吃到的肉,可是比他这几年吃到肉的次数还要多。

    以前他从来没有明白过什么叫做吃饱,今天终于能够体会吃饱的感觉了。

    宋婧灵收拾好碗盘拿着莫不过来搽桌子时,看到阿离像只吃饱喝足的小馋猫一样躺在外头的长板凳上,摸着圆滚滚的小肚子,还不是发出满足的轻哼,那模样可爱的让她忍不住轻笑了声。

    “阿离,怎么了,不停的哼哼哼,是吃太饱肚子不舒服吗?”她走过去蹲在他身边点点他的小鼻子笑问。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吃太暴力不舒服,才想说下一次要让你少吃一碗饭呢。”

    “不要。”一听,阿离马上摇头,然后小声的在她耳边告知。“灵儿姊姊,我从来不知道吃饱是一件这么舒服的事情,感觉好幸福。”

    闻言,她好心疼阿离,坐到他身边将他抱到自己大腿上坐着。“阿离,只要有姊姊在的一天,就会让你吃饱,不过你也要答应我要好好吃饭,要把自己养壮一点。”

    “好,一定,我只要想到可以吃饱我就很开心,灵儿姊姊。”阿离又用力的点头。宋婧灵宠爱的捏捏他的小鼻子,看着他消瘦泛黄的小脸蛋,不由得担心起来。接下来她要帮阿离解毒,阿离的身体要是仍像现在这般虚弱,是撑不完整个疗程的,看来她得好好的替他进补一番才成,而且陈婶子需要休养,照顾他们母子舍她其谁?

    “对了,以后都由我来煮饭,不管煮什么你都要吃,可以吗?”

    “好好好,只要是灵儿姊姊煮的我都吃。”灵儿姊姊煮的饭菜那么好煮的饭菜,傻瓜才不同意她提出的要求。

    “那好,可要记住你说的话唷。”她伸出小拇指晃了晃。

    阿离也赶紧伸出自己的小拇指跟她勾手指打契约,大喊着,“拉勾。”

    “阿离答应姊姊的可不能食言而肥,知道吗?”

    “那我食言就可以变胖了。”

    “不行,应该说你会食言而瘦。”

    说着,两人忍不住笑成一团。

    而吃完晚震消失的陆宁宇,此时竟然又&了一堆芒草回来,这让震一团的两人顿时呆愣住。

    宋婧灵忍不住叨念,“陆大哥,才刚吃完饭你怎么又上山了?一会对胃不好。”

    “这是稍早割好丢在一旁的,我只是上山去把它背回来。”

    “噢,那就好。”

    “对了,你们两个方才怎么了,什么事情笑得这么开心?!”他一回来就见他腻歪在一起嘻笑的模样,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看到未来的师父阿离更是兴奋,跳下宋婧灵的大腿,跑向笼心地告知,“陆大哥,姊说以后云煮饭给我吃,她煮什么我吃什么,要我答应她要吃饱,还有不许挑食,要是挑食跟没有吃饱,我就会食言而痩。”

    “这么好的事清怎么没有我的份?”他将背下来的芒草放下打趣道。

    “陆大哥,我当然欢迎你跟我们一起吃饭,就怕你嫌我吃得太过清淡,而—看你也挺忙的。”宋婧灵赶忙解释,避免他误会他们不欢迎他,同时帮他倒来一碗凉白开。

    “你说的没错,我是挺忙的,上山后有时十天半个月也没能下山,不如这样吧,要是我要过来用膳,会在前一晚将野味挂在你家大门口,你看如何?”他接过她倒来的凉白开一口灌下。

    “这怎么好意思啊?”

    “没什么不好意思,就这样说定了,况且,阿离日后有可能是我徒弟,做师父的送肉给徒弟养身体,不为过。”他摸了摸阿离的头。

    “说的也是,那就这么说定了。”

    “好了,趁天色还不是太暗,我先将这些芒草铺好。阿离过来,我们一起弄,晒个三四天等茅草完全干燥,届时我再教你怎么换屋顶。”陆宁宇朝阿离招了招手,一起将茅草给铺好。

    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宋婧灵觉得也该是时候将严重性告知陈氏了,是否愿意让她帮阿离解毒,还要陈氏点头同意才行。

    她端着刚熬好的汤药进入屋内,撩开布帘,“婶子,这是另外一碗汤药,需要饭后服用,你先趁热喝了,这样效果才好。”

    陈氏自床上坐起身,看着手中端着的汤药,愧疚的看着她。“灵儿,我……真不知道咳怎么感谢你……”

    “那就什么都别说,婶子,赶紧先将汤药喝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与你商量。”

    陈氏也不再耽搁,飞快地将汤药喝下,拿过洗得发白的帕子擦了擦嘴角上的药渍,“灵儿,你有什么重要事情跟我说?”

    她接过喝空的药碗放到一旁的矮几上。“婶子,你应该很清楚你的身体状况吧,你不是身子不好,而是中毒,虽然已经解毒了,但还有残毒留在你身体里。”宋婧灵眸光幽冷的看着她。

    “替你解毒的人正是阿离,当年你中毒时应该已经怀上阿离了,所有的毒素顺着脐带传给了阿离,因此你才能保住一命,而他脸上那块胎记就是最好的证据,因为那不是胎记,而是胎毒。”

    她这话才刚说完,陈氏瞬间泪流满面,捣着唇低声哭泣,点头道:“你说的都没错这一切都怪我……”

    “婶子,现在不是怪谁不怪谁的时候。”她不疾不徐语气平淡的继续说:“有一件关于阿离的事,这很严重,我希望你能够立即做出决定。”

    “什么事情?”

    “就是阿离身上的毒再不解,他活不过半年。”宋婧灵觉得自己很残忍无情,可以面不改色的对一个疼爱孩子的母亲,当面宣判她孩子的死期。

    陈氏脸色大变,慌忙拽着她的衣袖,激动问道:“你说什么,阿离活不过半年?!”

    “是的,半年。”

    陈氏整个人元气尽失的软了身子,嘴里念念有词,“怎么会、怎么会……”

    “婶子,你先别慌,我今天敢跟你说这事,就是有把握可以医好阿离,因此才会跟你提,我想问婶子,是否愿意让我治疗阿离的身体?”

    “愿意愿意,我自然愿意,就算要我这条命才能救阿离,我也会毫不犹豫答应的!灵儿,阿离是我的命根子啊,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做,我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下他……”泪水不断在陈氏眼眶里打转。

    “婶子你放心,阿离跟我很有缘,就像我弟弟一样,我定会救他的。”她拍胸保证。

    “灵儿,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陈氏捣着唇低声啜泣。

    方才有一瞬间,她灵想就让带着阿离上京城找他父亲,只是怕就怕她疆到京城、还没见到阿离的父亲,恐怕就被那女人派出来的人要了他们母子的命。

    “婶子,谢我就不必了,谁让我特喜欢阿离呢,而且我跟师太学了一手好医术,一直没什么机会一展所长呢,你就当是让我练手,不用担心。”

    “练手……”陈氏凝满水气的眸子怔怔看着她,突然有一种很不可靠的感觉。

    “我开玩笑的,以为这样说婶子才不会感到太愧疚。”她咧着嘴笑道:“阿离的身体太过虚弱,这阵子必须好好调养,才有办法承受接下来的疗程,在这之前我会先帮婶子将体内的残毒解了,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无法看到阿离娶妻生子了。”

    “好,到时就麻烦你了。”陈氏听到要先帮她解毒,安心了不少。阿离身分高贵,禁不起任何闪失,有她先行试验,这样就能知道灵儿的医术好坏,到时替阿离解毒时她也才能够放心。

    屋外,陆宁宇领着阿离将所有茅草铺开,也许是今天有大半天的时间在树林里穿梭,身上沾到一些脏东西,铺完这些茅草后阿离感到全身发痒。

    陆宁宇便领着他到井边,替他打水让他将身体洗一洗。

    “阿离,把衣服脱了,趁现在还有点光线,到水里泡一泡,身体就不会痒了。”陆宁宇又自井底打了桶水上来,倒进一旁拿出来的浴桶里,现在天气还很热,洗冷水再正常不过。“好。”

    阿离脱下外衣,只穿着中衣跟小亵裤便跳进水里,因为他自小身子就不好,陈氏从不让他洗冷水澡,也不许他到河边玩,所以当他一跳进浴桶里,便开心的泼着水,嘴里不停地喊着:“好凉好凉,哈哈哈,好好玩”。

    虽然阿离叫着好凉,但井水其实被晒得微温,还算是适宜孩子洗澡的温度。

    “阿离,陆大哥帮你洗头如何?”他又倒进一桶井水,看到阿离头上沾了不少草木屑,便开口说道。

    “好啊好啊,谢谢陆大哥,娘身体不好,已经好几天没有帮我洗头了。”他一边玩水一边兴奋的点头。

    阿离自小没有父亲陪伴,特别渴望能有成年男子的疼爱,因此跟陆宁宇很快便亲近起来,一向害羞的他听到陆宁宇要帮他洗头便开心的接受。

    “那顺便也一起把澡洗了吧,你把衣裳脱掉,我去拿胰子帮你洗,对了,你换洗衣服放哪里?”

    “放在我的房间,在我娘房间对面。”阿离指着他房间的位置。“可是陆大哥,我家没有胰子,以前是用皂角,但是那天剩下的皂角都被村人打翻踩烂了,要等到十月才能再去采皂角。”

    “没事,我知道哪里有,你先玩水,我去拿换洗衣物。”今天灵儿姑娘可是买了好几块胰子,还放在竹蒌子里,相信她应该不会介意他先拿块来用。

    陆宁宇进到阿离的房间帮他拿换洗衣物,这才发现他的衣服少得可怜,只有两套替换,不仅过小还有不少补钉,看着这些衣物,不禁替他感到心疼。

    心下做出决定,不管阿离是不是皇子,待他身体复原后自己便收他为徒好好照顾他,相信陈氏应该不会反对才是。

    就在他要拿起那套换洗衣物时,阵光突然一厉,紧盯着被压在衣物下那条用金丝线绣得十分精致的辛夷花帕子,直觉那是宫中之物。

    他拿起帕子仔细端详,再次确定这帕子确实出自宫中,因为只有宫中的纹绣司才绣得出这种不外传的密绣法。

    他会知道,还是因为当年他差点打坏母亲一个十分珍贵的绣屏,从母亲口中得知那绣屏之所以珍贵,正是因为绣屏用的是密绣法,是只有宫中纹绣司的绣娘才绣得出。

    纹绣司的绣品除了皇上,还有宫里几位品级较高的娘娘有资格用以外,其余的王公贵族世家皆没有资格拥有,更别提百姓。他母亲会拥有一件纹啸司的绣屏,还是皇太后破列赏给她的。

    陈氏如果真是一个普通的乡野妇人,怎么可能拥有纹绣司的绣品?

    他更加仔细地查看这条绣帕上的每朵绣花,他记得母亲跟他证,纹绣司出品的东西都是有主的,绣娘们会将织物主人的名字隐藏在作品之中,如果陈氏是辰妃,那这帕子上头就该有辰妃的名字或是封号。

    果真如他所想,最下方的叶子用金线绣了一个辰字,如果不仔细看会以为是叶脉,看来陈氏跟阿离就是辰妃跟小皇子没错。

    他听到屋外传来宋婧灵跟阿离说话的声音,这才想到自己进入阿离房间的时间太久了,他火速将这条帕子藏进自己怀里,拿着阿离的衣物便要离开,转身之际却又看到一本字帖,这本字帖一看就知道不是外面买的,是自己制作的。

    这娟秀字迹不是阿离这个年仅五岁的孩子所能写出来的,写这字帖的人除了陈氏没有其他人选,陆宁宇连同这字帖一起藏进怀里,决定今晚将这些物品让人秘密送回京,交到皇上手中。

    “灵儿姑娘,我记得你买了胰子,可否先给我一块让我帮阿离洗头,明日我去镇上再买一块回来还你。”他若无其事走出屋外,看到宋婧灵陪着阿离在玩水,拿着衣物朝她走去。

    “陆大哥,你这样太见外了吧。”她甩了甩手上水渍,“我去拿,你不用买来还我。”

    “成。”他在阿离旁边蹲下身体,撩高衣袖,先帮阿离仔细冲过一次水后,又道:“阿离,我帮你洗头,你把中衣也脱掉吧!”

    “不要,会被灵儿姊姊看到。”他拼命摇头害羞的说着。

    “切,你这小豆丁还怕我看?好好,我不看,你赶紧让你陆大哥这个未来的师父帮你洗,记住要洗干净,我先回去我那里把今天买的大饼拿过来,明天早上当早膳吃。”拿着胰子又点了盏灯笼回来的宋婧灵忍不住揶揄他,将胰子跟灯笼交给陆宁宇后便转身走人。

    陆宁宇看着宋婧灵拿起放在转角那个有些破烂的竹篓子,提着另一盏灯笼出门后,看向阿离拧拧他的鼻子,催促道:“你灵儿姊姊走了,赶紧把衣服脱了,我在她回来之前帮你把头跟身体洗干净。”他将灯笼挂在井边。

    “嗯,好。”阿离也不耽搁,飞快解开中衣的带子将中衣脱下,却怎么也不肯将小亵裤脱去。

    陆宁宇也只好由着他,一边帮他洗头,一边像是在跟他聊天般的套话,“阿离,我看到你屋子里有字帖,你识字吗?”

    “识字啊,我还会背《三字经》、《千字文》、《幼学琼林》、《千家诗》。”

    “你这才几岁竟然会这么多,是谁教你的?我印象中我们村子没有学堂。”

    “我娘教的,我娘可厉害了!”他得意的说着。

    “听你这么说,你娘的确很厉害,不仅识字还懂这么多。”他小心的帮他搓着湿发。

    “我娘说等我再大一些要教我背四书五经和《论语》,以后要考状元。”阿离一脸认真的说道。

    “考状元?”陆宁宇看头洗得差不多了,便将湿发上的泡沫刮起甩到一旁地上。

    “是的,娘那天跟我说,只有考上状元,才能够见到我爹。”他本来兴奋的小脸蛋上瞬间滑过一丝落寞。

    “阿离没有见过你爹吗?”陆宁宇让他仰躺,拿过水瓢,舀着干净的水帮他将头上的泡沫冲洗干净。

    “没有,娘说,我想要见到爹就要考状元,只有这样才能见到爹。”阿离有些难过,哽咽的说着,“就是那天我才知道自己也有爹,不是野孩子,第二天我问娘我爹在哪里我们去找他,可是娘却跟我说要我日后好好读书,考到状元才能看到爹,才有机会回到爹身边。”

    “陆大哥,你说这是为什么?村里的大虎他们还有其他孩子,要看到他们的爹都很容易,为何我要见我爹就这么难?还要等到长大……要是我一辈子都考不上状元,是不是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见到我爹了……”阿离失落的说着。

    “不会的,只要你成了我的徒弟,就有机会见到你爹。”他拍拍阿离的小**示意他将小亵裤脱掉,要帮他洗身子。

    “真的?”阿离睁大眼睛,喜出望外的看着他。

    “不过这是我们的秘密,你不可以对任何人说,就是连你娘也不行,能答应我吗?”

    “能,陆大哥,我答应你,我一定不会说出去!”阿离一个劲的猛点头,听到只要当了陆大哥的徒弟就可以见到自己的亲爹,他就高兴得感觉自己要飞上天了。

    “好了,快点把裤子脱掉,我帮你抹胰子,动作再不快些,灵儿姑娘要回来了。”

    阿离这才不太情愿又羞温的将小亵裤脱下,只是当他脱下小亵裤后,陆宁宇的眼眸瞬间睁大,不太敢相信的看着阿离那枚紫红色的飞龙胎记。

    那枚只有皇族成员才会有的紫红色飞龙胎记,却不是每一位皇室成员都会有,一代只会出现一到两个。因为开国皇帝身上就有这紫红色胎记,继任的皇帝身上也有,因此只要身上有飞龙胎记的皇子,一出生便会被视为下一任国君细心培养。

    虽然他心里早已经有底,但是亲眼证实后还是感到震撼。

    “陆大哥,怎么了?你怎么突然发呆?快帮我洗吧,不然等会儿灵儿姊姊就回来了,被她看到很丢脸的!”

    陆宁宇回神,拿过胰子帮他洗澡,思索片刻后,不放心的一边帮他抹胰子一边交代阿离,“阿离,我现在要跟你说的事情很重要,你要仔细听并牢牢记住,在陆大哥还未带你见你父亲之前,你的胎记绝对不能让人看见,知道吗?”

    “这胎记很重要?”

    “是的,不可以再让陆大哥以外的人看到,记住,这一点非常重要。”他的现一副前所未有的严肃,再次交代阿离。

    “陆大哥,你放心,我不会让别人看到的。”阿离也板起脸语气严肃的承诺。

    当夜,陆宁宇放下手中狼毫,拿起刚写好的信,吹干上头的墨迹放进信封里,一同今天从阿鹫间里拿到的两样物品放进木匣,盖上木匣后用火漆封住扒上印,趁着夜色撃下暗卫带着木匣离开村子……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品郡主最新章节 | 医品郡主全文阅读 | 医品郡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