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过 > 第十三章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过 第十三章 作者 : 夏晴风

    站在十一年未归的家门前,这一刻舒笑雨的心竟只感到害怕惶惑,而无丝毫欢乐张跃。她不知道这扇门之后,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或许当初她根本不应该听默特的建议,什么面对总比逃避好,这一刻她根本不确定她有足够勇气面对。

    站在她身旁的默特似乎感受到她的情绪,温暖的大掌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想藉此传递力量给她,她感激地转头望向他。

    默特开口道:“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吗?”

    “我想永远都做不好心理准备。”她故作洒脱耸耸肩,其实她根本无法洒脱。

    默特点点头,朝她笑了,紧接着伸手按门铃,熟悉的门铃音乐响了之后,默特对她说:“既然做不好准备,那就别准备了。你只要记着有我陪着你,你可以安心依靠我,让我当你的骑士,在你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带你跑。”

    舒笑雨感激地笑了笑,她想,若没先遇见汤书毅、没汤书毅这个命中注定,或许此时此刻她会对默特动心。

    怎么不会呢?他说话的语气,一副随时可为公主屠龙的骑士模样,他高大英挺的外貌,应该是所有怀着粉红少女心、期待爱情的女孩,一百分的梦中情人。

    可惜缘分一次又一次将汤书毅带到她面前,早在认识默特前,她已为汤书毅心动,要不这一刻,多像粉红偶像剧情节……

    没多久大门被打开,舒笑雨转而面对门里的人,开门的是林妈,苍老了许多。

    “林妈。”她喊。

    林妈望着两人,一开始表情有些困惑,听她喊了自己后,神情转为惊讶,不确定地问:“小姐?!”

    “十一年没见,林妈不认得我了吧?”她微笑,笑得让人看不出情绪。

    “是啊,小姐长大了!我认不出来了啊!先生下午还念着小姐,担心小姐今天不回来呢。等会儿先生看到小姐一定很高兴,这位是小姐的男朋友吧?”

    “你好,我是笑雨的男朋友。”

    “中文讲得真好呢!”林妈赞叹。

    舒笑雨因为那一句“我是笑雨的男朋友”皱起眉,望向默特,想出声抗议,却见他淘气朝她眨眼,抗议的话顿时堵在嘴边,出不了口。

    “我小时候在台湾住了十年,我母亲是台湾人,父亲是英国人。”默特是个天性热情的人,对谁都能自来熟,“我的中文名字随母姓方,单名默,沉默的默。”

    “方先生,你好,欢迎你来。小姐、方先生进来吧,少爷的生日派对在后花园,你们先去后花园吃些东西,我去告诉先生小姐回来了。”说完,林妈转身往主屋快步走。

    舒笑雨一踏进门,看见门里原来该有的花园消失了,她怔愣一瞬,关上身后的门,旋即朝那一池冰冷的水走去。

    她站在长型游泳池边,清澈的水波摇曳,她怔望着冰冷的池水发呆,然后蹲下。

    在她身旁的默特见她蹲下,也蹲了下来,好奇问:“小时候在这泳池里学游泳吗?”

    “我不会游泳,以前这里是一片花园,种了不同品种的茶花,还有茉莉。山茶花花期很长,花瓣可以泡茶,茉莉也是,茉莉花跟茶叶一起泡,香气浓郁,我妈妈最爱喝茉莉花茶。

    “以前这里一片生意盎然,茶花开得时候特别漂亮,粉的、红的……现在好看的花叶全没了,变成一池死水。”

    “找时间我带你去英国玩,去我家,我妈妈也喜欢山茶花,花园里种满了各式各样的山茶,像你说的花期一到,粉的、红的、白的,花盛开时特别漂亮,你一定会很喜欢我妈妈,喜欢我家的花园。”

    “真的吗?”她很惊讶默特的母亲也喜欢茶花,如果有机会,她很想再看看种满茶花的花园。

    半晌,舒笑雨站起来,深刻感觉,这里已经不是她的家。

    “走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她对默特说。

    默特朝她伸手,“那你拉我一把。”

    他有些赖皮的神情惹笑了她,她低头伸手拉他。这时有人从后花园绕过主屋走过来,舒笑雨转头看去,没想到,进这个家第二个看到的人,是她的继母。

    十一年没见,陈若琳保养得宜,不太看得出年纪。

    陈若琳笑得热络,迎过来,扬声说:“我刚听林妈在屋子里喊,说你回来了,这么多年没见,长大了,是个美人了。”

    她亲切地挽上舒笑雨手臂,舒笑雨不适应,想抽出手的那一刹那,过去的一幕影像突然出现——

    那是十几年前带走母亲的那场车祸,两辆车近距离碰撞之后,肇事车主被救护人员抬出,担架上的女人十分年轻,右耳垂中间有个明显的黑痣。

    那痣,竟与陈若琳耳垂的痣位置大小一模一样……

    舒笑雨完全僵住了,当年的肇事者与陈若琳除了眉眼有些相似,两张脸并不相像……

    “我听林妈说你带了男朋友回来。”陈若琳若无其事自顾自地说,她亲切的模样,不知情的旁人看到,肯定要误会她们感情多好。

    舒笑雨记得父亲在车祸后不久对她说过,害死母亲的人,被判刑坐牢了。

    陈若琳……怎么可能是当年的肇事者?

    况且她记得,父亲提过对方的名字叫黄香兰。

    她永远不会忘记黄香兰的名字,那个无照驾驶、害死母亲的年轻女子。

    可为什么她会看见这幕,陈若琳与黄香兰究竟有什么关系?

    她朝后退,拉出被陈若琳挽上的手,又一幕景象在她眼前闪过——陈若琳半夜在泳池游泳,因突发性的心肌保塞在泳池溺毙了。

    她脸色苍白地朝游泳池望去,她无法确切知道陈若琳的死亡时间,但她猜应该会是最近的事,尽避她不喜欢陈若琳,但预视到陈若琳死亡,舒笑雨忍不住想提醒她,虽然她也知道陈若琳大概不会理会她。

    “阿姨,最近最好别在深夜游泳,以免发生意外。”

    “泳池这么浅,最深也才一百四十公分,能发生什么意外?我知道你这么多年没回来,这里原是你母亲一手打造的花园,现在变成泳池,你一定舍不得,心里在埋怨我吧?你不要生阿姨的气。”陈若琳的语气充满了歉意,软着声音说。

    “我没有埋怨你,这里早就不是我的家,不是吗?”她实在不想再看陈若琳装模作样的嘴脸,拉了默特的手,说:“我饿了,我们先去吃东西吧。”

    舒笑雨没再理会陈若琳,迳自往后花园去,她看不到陈若琳充满怨毒又带着得意的表情,轻蔑低声说了句——

    “看你得意到什么时候,等一下有你哭的!”

    还不到后花园,多年未见的父亲就迎面走来,他老了很多,舒笑雨感伤的想。

    “爸爸。”她停下脚步,喊了一声。

    舒瀚峰点头,欲言又止,像是想喊她的名却喊不出口,接着他朝默特看一眼,目光又回到舒笑雨身上,问:“这是你男朋友?”

    舒笑雨突然也不想辩解了,点了点头,说:“这是默特?沃森,他母亲是台湾人,父亲是英国人,我们在波士顿认识。”

    “伯父,您好,我的中文名字是方默。”

    “我刚听林妈说了,你中文果然说得很好,欢迎你来玩。”

    “谢谢伯父。”

    “生日派对在后花园,那儿有吃的喝的,你们先去吃点东西,派对大概九点左右结束,派对结束后,你到餐厅来,我有事要宣布。”

    “有什么事不能现在说?我不一定会待到这么晚。”

    “什么叫你不一定会待到这么晚?你今天不住家里吗?”

    “我跟方默订好饭店了,我不住家里。”

    舒瀚峰想发作,但碍于默特在场,他压住怒气,沉默一会儿,才说:“律师九点才会过来,不管怎么样你都得待到这么晚。”

    舒笑雨听到父亲提及律师,眉头一紧,没再多说什么,“我跟方默先去吃东西。”

    后花园没太大改变,偌大的草地,有秋千、单杠、溜滑梯,像座小鲍园,小时候后花园是她的游乐场。十多个小孩在草皮上或玩耍、或吃东西、或喝饮料,三三两两的家长,分布在不同角落闲聊。

    此时一个穿格纹西装的小男生朝她跑过来,仰着头,声音稚嫩,说出的话却十分尖锐——

    “你是舒笑雨对不对?我姊姊?爸爸给我看过你的照片,妈妈说你今天会回来,还说你会来抢我的钱,你会吗?”

    舒笑雨一阵错愕,面对孩子直白又天真的探问,有几秒钟答不出话来。

    “你到底会不会抢我的钱?爸爸说以后舒家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才不要把我的钱分给你!”

    “如果那些话是爸爸说的,那么爸爸说什么就是什么。”

    小男孩听完满意点头,接着又趾高气昂说:“既然你不会抢我的钱,我准许你可以吃东西,今天外炝是请五星级饭店大蔚来家里做的,你可以尝尝看。”

    舒笑雨望着孩子高高在上的嘴脸,压下心底的厌恶,告诉自己,跟一个孩子没什么好计较。

    一旁的默特却蹲下来与孩子平视,耐着性子,说:“你好,我叫方默,你可以叫我方叔叔。你今年几岁?叫什么名字?”

    舒笑雨站着,低头对默特说:“他喊我姊姊,应该喊你哥哥才对。”

    默特仰头望向她,笑出来,“孩子喊我什么没关系,有关系的是他的礼貌需要纠正。”

    “有什么好纠正的呢?他被教成这样,长大后自然有人会给他苦头吃,你不要浪费时间,我们去吃东西吧。”

    “没关系,不差这一点时间。”接着他认真严肃地看着那个七岁的孩子说:“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舒冠中,冠军的冠,中间的中,我的礼貌不需要纠正。”

    “你不能对姊姊说我准许你吃东西,因为她是你姊姊,对姊姊用准许两个字是不礼貌的。”默特说。

    “可是妈妈说,家里所有东西都是我的。要我准许后,姊姊才可以拿可以用。而且爸爸也说,以后舒家的一切都是我的,既然是我的东西,本来就要经过我的准许才可以使用,不对吗?”

    “你爸爸妈妈都这样跟你说?”默特无法置信。

    “是啊。”舒冠中理直气壮的回答,“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姊姊没经过我的同意,什么都不准用。”

    默特皱紧眉头,已能想象舒笑雨在舒家一点地位也没有,他抬头看向舒笑雨,眼里流过同情。

    “你用不着同情我,反正我也没感觉了。”舒笑雨对默特笑道。

    “我的表情这么明显?”默特起身,决定不再与舒冠中多说什么。

    “简直明显到像写了『我很同情舒笑雨』几个大字在脸上。”

    “幸好我陪你回台湾,你先去吃东西,我打个电话。”

    舒笑雨没有多问,先去取餐区取食了,也不搭理跟着她的七岁男孩。

    “姊姊,爸爸说你喜欢吃狮子头,今天厨师煮的狮子头很好吃,还有很多,你可以多吃一点。”舒冠中跟着舒笑雨不停说着。

    “你不必跟着我,你放心,除了取餐区的食物,我不会多拿舒家什么东西,你去跟你的朋友玩吧。”

    “他们才不是我朋友,他们全都不喜欢跟我玩。”舒冠中说。

    “不喜欢跟你玩,为什么要参加你的生日派对?”

    “是妈妈要请他们来的,只要来参加派对,每个小朋友都可以得到五千块百货公司礼券。”

    舒笑雨与跟着她的舒冠中四目相交,突然有些同情这个才七岁大的孩子。

    “他们不喜欢跟你玩,难道你觉得我会喜欢跟你玩吗?”

    “可是你是我姊姊,他们又不是我的兄弟姊妹,我喜欢跟着你。”

    “你不是怕我抢你的钱?”舒笑雨没辙的问。

    “妈妈说没有我同意你也抢不到,我不怕你来抢,如果你跟我玩,我可以把我的钱分给你,全部给你也可以。”趾高气扬的小霸王用施舍的语气说。

    舒笑雨哭笑不得,她想,要是陈若琳知道她儿子异常大方,要把钱全部给她,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模样?“舒冠中,你听好!用钱买到的友谊或感情,都不是真的,当你把钱用完了,你花钱买来的人也不会对你好了,你懂不懂姊姊在说什么?”

    “所以我不能一次把全部的钱给你,是不是?”

    舒笑雨想翻白眼,这孩子长得不是普通歪,一时半刻不可能拉直。

    孩子天真的声音又传来,“姊姊你对我真好,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这些,那我一次分姊姊一点钱,妈妈说我的钱多到我好几辈子用不完,所以我一次分一点钱给姊姊,你就会一辈子对我好。”

    “舒冠中,姊姊对你好或坏,跟钱没有关系,你若给我很多钱,但你心里不尊重我,对我没有礼貌,给我再多钱,我也不会对你好.,但是你若真心尊重我,对我有礼貌,你不需要给姊姊钱,姊姊就会对你好,你听懂了吗?”

    舒冠中像是听懂了,用力点点头,又问:“姊姊现在会对我好?还是对我不好?”

    舒笑雨无奈叹气,对舒冠中说:“姊姊现在肚子饿了,想吃狮子头,你愿意帮我拿吗?”

    “好啊,姊姊等我。”舒冠中一蹦一跳的到取餐区取餐,因为今天派对的主要宾客是孩子,聚餐的桌子特别设置成孩子的身高能拿取的高度。

    舒冠中没多久就端来了一大盘食物——狮子头、花椰菜、马铃薯泥……全是舒笑雨爱吃的。她望着那一盘食物,半晌无语,就听舒冠中开口说——

    “爸爸说你喜欢吃花椰菜、马铃薯泥、还有蕃茄,我全帮你拿了一些,狮子头拿最多喔。”

    多年未见的父亲还记得她的喜好,却对同父异母的弟弟说家里的一切都是他的,此刻看见这盘食物,舒笑雨的心情复杂矛盾。

    见舒笑雨没有反应,舒冠中一张小脸皱起来,困惑问:“这些东西姊姊不喜欢吗?”

    “我喜欢,谢谢你。”

    这时默特打完电话走过来,笑看为舒笑雨端食物的孩子,说:“你现在对姊姊很有礼貌。”

    “姊姊刚才说,她会对我好,只要我尊重她、对她有礼貌,这个我可以做得到。”

    “好孩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过最新章节 |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过全文阅读 | 我的世界,你不能只路过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