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一百零一夜 > 第十四章

一百零一夜 第十四章 作者 : 倪净

    【第十章】

    梦里的她因为天天想着沈约,所以天天都在哭,可是沈约不在了。

    然后,她又梦见沈约说他后悔离婚了,可是她却害怕再过以前那样的日子……

    睡梦中,白小梨眼眶含泪,豆大的泪珠滑落隐在发际。

    坐在病床边,沈约看白小梨脸颊滚落的泪水,柔柔的伸出手帮她拭去泪水,“小梨,醒了吗?”

    沈约低声唤着白小梨,脑子里浮现的是刚才来看白小梨的纪一笙,白小梨怀孕了,而且她也曾在其他医院做过产检,已经二个多月了。

    原来,她怀孕了,怀了一个属于他们俩的孩子。沈约的手轻轻放在她还是平坦的小肮,很难相信那里竟然已经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二个多月了,那就是他趁她酒醉时跟她上床的那一夜怀上的。

    她知道自己怀孕了吗?沈约不觉望着白小梨的脸,为了小孩,她死活都要离婚,还扬言要找别的男人生孩子,结果,老天爷似乎在跟她开玩笑,兜兜转转了一圈后,她是怀孕了,可孩子的爸是他。

    因为一直盯着白小梨,当第一时间发现她的睫毛扇动时,沈约已倾身向前,轻声唤她,“小梨。”

    白小梨以为自己在作梦,梦醒后,等待她的又是一个漫漫长夜,谁知,当她睁动眼皮睁开眼睛时,入目的是她曾经很想很想的男人,沈约。

    他怎么在这里?白小梨昏睡了好几个小时,此时已经天黑,入夜后,病房的窗外是一片漆黑,而为了让她安稳睡一觉,沈约只在病床角落亮了一盏灯。

    “醒了吗?”沈约握住她没吊点滴的小手,倾身与她对望,看着她眼里的恍惚,眼角柔和不少,连嘴角都不经意地勾起。

    听着沈约的声音,白小梨确定她不是在作梦,只是沈约为什么在这里?她又为什么在这里?她转头看了看四周,同时也瞄到了自己正打着点滴,“我怎么了?”她记得她是在秘书长室谈调职的事,怎么会一转眼人就躺在病床上了。

    “你昏倒了。”她昏过去那时,他正在公司开会,是秘书长派人通知他,在救护车赶到前,他已经丢下重大会议,脸色沉重当着所有人往外冲。

    还好,她没事,而他也没让她一个人在救护车上,而是能一路陪着她过来。

    听到自己昏倒,白小梨像是想到什么,惊慌地想挣开沈约的手掌,“我的肚子……”

    “没事,一笙帮你看过了,肚子里的宝宝没事。”沈约不让她挣开,带着霸气的语气告诉她。

    他知道了?白小梨的脸色一下子刷白,慌乱地将目光调向沈约,与他四目相对。

    “你是不是要我拿掉?我跟你说,这是我的孩子,我跟你已经离婚了,你不能动我肚子里的孩子。”白小梨记起,她还有过一次扬言,要想尽办法怀孕,那时沈约也动怒了,直接撂话,要是她敢不经他的同意意外怀孕,他就让她堕胎。

    见白小梨防他像在防贼,更拼命地挣着手,不让他握着。

    沈约却没顺她的意松开手,反而是将两人交握的手放在她平坦的肚子上,“谁跟你说我要你拿掉孩子了?”

    “你……你不会吗?”

    原来在白小梨眼中,他是个会逼她拿掉孩子的男人,沈约想到这里,不禁露出苦笑。

    “不会。”

    “真的?”

    “真的。”沈约又给了她一个保证。

    听到这话,白小梨全身放松,不再挣扎,反而是由着沈约继续握着,却没想到她脸上才露出一个放心的笑时,沈约的声音又响起了。

    “但我有个条件。”

    白小梨倏地马上露出警戒的表情,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沈约看,“什么条件?”

    “明天天一亮,户政的大门一开,你就跟我进去重新登记。”

    “登记什么?”白小梨一时没听明白。

    沈约见她这时的呆傻表情,忍不住露出宠溺的笑,倾身在她唇瓣上啄了一口,“登记成为沈太太,你不要忘了,你肚子里的宝宝,我也有份。”

    白小梨被这话给楞住了,一时没回嘴,待她回过神,想要说不时,沈约又一次啄了她的口,这次,他不再是浅尝即止,而是加深了这个吻,舌头探入她口中,勾住她的粉舌吸吮。

    因为太想念她的吻,沈约这个吻纠缠了好久,没握住她手的大掌,则是顺着肚子往上,一路来到她丰满的**,调情地揉捏几下,而此时的白小梨,身上除了病服跟小内裤外,内衣早在换病服时被沈约脱掉。

    沈约的手掌罩住她柔软的**,最后还不满足的从病服下摆探入揉捏,最后在他停下这个吻时,白小梨早就他吻得娇喘吁吁,眼带迷蒙,红肿的唇瓣看着很是诱人。

    因为是医院的顶级单人房,沈约不怕有人闯入,而白小梨的病床也不是那种简陋的单人床,而是大得可以容得下两人的双人床。

    沈约被勾得情动,见她傻气地盯着自己看,索性也跟着上了床,在白小梨惊觉时,沈约已经将小心地她翻身抱趴在自己身上,而宽松的病房也被他拉扯得扣子解开,露出雪白的身子,“不要,沈约,你不要这样……”

    白小梨被他突来的发情吓坏了,又见他拉扯她的病服,紧张地想要躲开。

    “别动,小心点滴,我只是想抱着你,不会做其他的。”沈约怕她挣扎扯掉了点滴,但他的手却一点都没停下。

    白小梨瞄了一眼点滴,深怕不小心就跑针,不敢再乱动,只能乖乖由着沈约摆布,他的大掌解开病服后,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游走,整个脸埋在她颈间,一下啃一下吻地,很快地就烙下朵朵的红印。

    沈约虽动情,但他知道场合不对,也想起纪一笙说的,白小梨身子有些虚弱,也有严重害喜情况,所以要更小心照顾,为此他虽渴望占有她,却还是停下所有的动作。

    只是一手抚在她身子,另一手撑着手肘,粗喘着气看着白小梨。

    因为沈约突来停下抚摸,白小梨本是半闭的眼睛睁开,就见沈约俊容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看,她羞得只想找洞钻,用她笨拙的手拉好病服,还不忘重重的槌着沈约的胸膛,没想到却惹来他得意的大笑。

    “剩下的,等我们回家再继续。”这话,是附在白小梨耳边说的,说完,他还不忘咬了一口她白嫩的耳珠子。

    这女人,终于又回到他怀里了。

    沈约的想法很直接,白小梨怀孕了,自然是要跟他再婚。

    可惜,白小梨这回有了肚子里的宝宝当兔死金牌,只要沈约稍微强硬一点,她马上就拿宝宝出来当挡剑牌。

    一会儿肚子疼,一会儿想吐,一会儿腰疼,一会儿脚酸,只要是能想到的毛病,白小梨马上就脱口而出。

    也因为白小梨是真的害喜严重,沈约天天亲眼看着,自然心疼得紧,哪里还会勉强她。

    再婚这件事,本来是怀孕后第一要紧的事,结果却成了最不重要的一件小事,而白小梨本来调职当总经理室的助理,工作是要协助新上任的江秘书。

    白小梨以为她以怀孕为借口,沈约就会妥协,没想到沈约这人,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妥协,就算她天天害喜,早上赖床,他都有办法把她抱进车里,一路由司机送着他们到公司。

    沈约不要脸,白小梨还要脸,为了怕沈约真抱她坐电梯,被公司同事发现,白小梨再怎么不情愿,只肯让沈约搂着自己,再多的亲密举动她打死都不肯。

    以前当助理,天天忙得连饭都没空吃,更别说坐在自己办公桌前了。这回,她再当沈约的助理,办公桌被搬进总经理室不说,她天天除了在座位上电影片,玩游戏,就是无聊地喝着牛奶,啃着零食。

    “白助理,沈总中午赶不回来公司,这是今天中午你的午餐。”说话的人是江秘书,不但腿长腰细,脸蛋美,还是个胸前很有料的美女,但这位江秘书却跟白小梨很合,相处得十分融洽。

    白小梨刚看完一部电影,此时靠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因为刚才跑去厕所呕吐,此时还有些反胃。

    见江秘书拿了午餐过来,闻着味道难过的她,再一次捂嘴反胃。

    “我吃不下。”

    “不行,沈总特别交代我,一定要看着你吃下午餐。”江秘书十分尽责,如果没有相处过,白小梨应该也相信这个江秘书是个有心机的女人,才会被沈约选中当秘书,而且还可能是爱慕沈约的女人,她很纠结要怎么跟这样的女人和平相处。

    可沈约却私下告诉她,这位新任的江秘书,其实早就名花有草,而且她的男朋友还是公司某位年轻主管,那位主管她知道,跟沈约交情不错,能力也强,是沈约十分看重的下属。

    因为误会解开,白小梨的人也不是那么爱计较,再说,江秘书对沈约确实很少多说一句,只是人长得媚又娇,声音又甜又嗲,怎么看都是个人间尤物,难怪会被大家误会她在勾引沈约。

    白小梨强不过江秘书,只得妥协,“不然你陪我吃?”多一个人吃饭,胃口也会好一点。

    江秘书也不矫情,将午餐放在茶几上打开后,三菜一汤,还有一道松板牛肉,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拿起碗筷就吃了起来。

    白小梨看着江秘书吃得津津有味,似乎也有了胃口,拿过碗筷,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就怕吃多了又要恶心反胃。

    “白助理,你要多吃一点,你太瘦了。”江秘书很好心的挟了一大块的松阪牛肉给白小梨。

    白小梨也马上咬了一口,“我怕吃多了会吐。”

    “那吐了再吃也可以。”

    白小梨很想反驳江秘书,但是又没觉得她说错,本来就是吐了再吃,不然她哪有营养给肚子里的宝宝。

    “今天沈总不在,刚才其他部门团购买了珍珠奶茶跟松饼,我也帮你买了一份,吃完了午餐,我们继续大吃大喝。”

    白小梨以前没相处过,不知道这位江秘书是个吃货,不管哪个部门有什么零食点心团购,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总是能加上一份,而自从白小梨来了之后,她也很阿沙力地连同她的份也一起买了。

    听到了自己的最爱,白小梨本是苦着的脸,顿时有了笑颜,“可是现在吃多了,我怕等一下吃不下。”

    “怎么会呢,吃了不是都会吐出来,等吐了再吃就好。”这位江秘书说话很直接,但这么直接让白小梨有时招架不了。

    “江秘书,你怎么对孕吐这么了解?你不是还没结婚?”

    江秘书本是吃得欢快,因为白小梨的一句话,筷子顿了一下,“老实说,如果可以,我可能不会生。”

    “为什么?”

    “我怕身材走样,到时自家男人出轨,那我不是天天抱着孩子哭。”

    “可是有了孩子,不是会更让两人更相爱,共同组织一个幸福的小家庭?”

    “这要看男人,有的男人下半身思考,只想看漂亮的女人,女人一旦结婚,就是昨日黄花,男人看久了也会腻,如果再生个孩子,连打扮都没时间,天天就是个黄脸婆,你觉得男人看着还有感觉吗?”江秘书像是过来人似的说着,而她边说,白小梨的脸色也随着往下沉,最后小脸再次成了苦瓜脸。

    “不一定所有男人都这样。”白小梨有点弱弱的反驳,她心中的沈约就不是。

    “除非那男人那里不行,白肋理,我老实跟你说,我从幼稚园一路当校花当到我大学毕业,在这快二十年的校花日子里,我碰过的男人,全都是有异性没人性,只会看美女,然后想着怎么拉美女上床,没有一个例外。”

    “可是……”

    “沈总看着虽然不是那么色,可是到底还是男人,一定也爱自己的女人漂亮身材好会打扮,你现在身材还没走样,等你肚子一点一点大起来,最后肿到像只恐龙时,到时他的眼睛看的肯定都是外头那些勾住他眼珠子的女人。”

    江秘书说得信誓旦旦,白小梨听得心肝直颤,本来还有些胃口,听完这些话,她筷子直接放下来,低头看着自己有些微凸的小胰。

    江秘书见白小梨被自己吓着了,连忙安慰,“白助理,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只要记住,自家男人一定要管好,不能让外面的女人有机可趁。”

    “可是我要怎么管?”她跟沈约到现在还是妾身不明,当初是她死活不肯去登记,现在只是同居人的身分,而且还是住在她那个小鲍寓里。

    江秘闻言,露出了一个狐媚的笑,“那当然是让他没心思,没体力,没精力在外面乱来了。”

    白小梨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江秘书话里的意思,小脸马上刷红,红得都快要能滴出血来了,

    “我……我……”她当然主动勾引过沈约,但勾引的结果都很惨重,她觉得自己总像是死了一回,现在肚子有宝宝,沈约就算真的要她,也是很小心,就怕伤了宝宝。

    江秘书似乎也看出白小梨的窘境,忍不住炳哈大笑,“是不是怕引火自焚?”白小梨轻点了头,

    “那也可以改用其他方式……”

    江秘书见白小梨眼睛瞪得老大,随即笑得暧昧,“男人都爱新花样,只要分寸拿捏好,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白小梨觉得自己被上了一课,亏她还当了好多年的人妻,“江秘书……”

    看着眼前吃饱正在收拾茶几的江秘书,白小梨弱弱的问了一句,“你也这样跟男朋友玩吗?”

    一句话,江秘书本是狐媚的小脸,顿时红得像熟透的蕃茄,手忙脚乱地差点没打翻午餐盒。

    “谁说的……我们才没有!”

    白小梨见江秘书逃命似的拿了午餐盒跑走,她拿过面纸擦嘴,疑惑的想,江秘书怎么比她想象的还害羞,不是自言豪放女,只想同居不想结婚吗?

    三个月后,白小梨的肚子像吹汽球一样鼓了起来,怀孕的事也不迳而走,不少同事见着她,都不再喊她白助理,而是直接喊她总经理夫人。

    白小梨每次都澄清,但她的话大家都左耳进右耳出,光看她天天跟沈总同进同出,沈总对她的宠爱,除了眼瞎,谁看不出沈总对她的爱意。

    而本来的害喜也在这个月后,慢慢减少到不再害喜,因为怀孕,白小梨跟当初怀孕的安娣一样,胃口变好后,自然是海喝海吃,什么都想装进肚子里,还总自我安慰,是肚子里的宝宝贪吃。

    沈约宠她,也由着她吃,看着她圆润的小脸,白净亮透的嫩肤,就算身材整个走样了,沈约却怎么看都看不腻,自然是上下其手,把白小梨啃得一干二净。

    因为昨晚被沈约半夜给吻醒,折腾到了大半夜,白小梨这一觉睡到自然醒,睁开眼时,竟然快中午了。

    转头看另一侧,发现沈约也还在睡,这才想起,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

    白小梨难得有机会看沈约的睡相,比起沈约要早起晚睡,她一直都是早睡晚起的爱好者,能赖床就非赖不可。

    她撑起手时,侧身看着沈约,而因为她的动作,本是盖在身上的被子滑落,被子下的她一丝不挂,沈约露出的宽厚胸膛,也有几处像是咬痕的红印。

    再次同居,他们都没再提起彼此的感情,也没再说过爱不爱,喜不喜欢的问题,可是白小梨心里很明白,她爱沈约,一直只爱这个男人。

    那他呢?在跟她分开的日子里,有没有曾经对哪个女人动心,或是有没有跟女人上过床?

    想到沈约曾经有过其他女人,白小梨醋意乱入,这是她的男人,别的女人不准碰。

    为此,她低头在沈约脸颊偷亲一口,见他没醒,她又伸手在他眉眼间轻抚。

    “沈约,我爱你。”白小梨见他熟睡,小声地在他耳边说爱意。

    下一秒,本是在熟睡的人,竟然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嘴角含笑地俯视她。

    “你不是在睡觉?”

    “是你把我吵醒的不是吗?”

    “我哪有?”白小梨辩解,“你不要压着我的肚子,宝宝会被你压坏了。”

    沈约哪里有压到她的肚子,他可是很小心地撑着身体,不让自己的重量加诸在她身上。

    “再说一次。”

    “说一次什么?”

    “你刚跟我说什么?”

    “我哪有说什么?”白小梨打死不认,小脸蛋却一点一点地臊红,赶紧把目光移开,不敢与沈约对看,若是知道他并没有睡,她哪敢说什么爱不爱的。

    ……

    许久之后,满足了的他,不敢压在白小梨身上,而是撑起身子,见她泪眼地望着自己,沈约心一软,哑着声告诉她,“我也爱你。”

    白小梨笑着拉过他的手吻了吻,两人又搂抱成一团,因为是周末,不用上班,不用早起,两个人任性地在床上滚了一次又一次的床单,幸福的滋味在床上蔓延开来。

    “白小梨,星期一不准赖床。”

    “为什么……”被折腾得睁不开眼的白小梨抗议。

    “星期一早上,户政一开门,我们就去登记。”上一回的登记没成功,这回,沈约没打算让她再有借口了。

    白小梨没有回应。

    “老婆?”

    “知道了啦。”白小梨被那一声老婆叫得脸红,脸上荡了甜甜的笑,反正星期一还没到,再说户政又不会跑掉,早上没去,下午也能去。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百零一夜最新章节 | 一百零一夜全文阅读 | 一百零一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