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神的祭品 第十三章 作者 : 风光

用不着一个月,才三天,第一个客户就找进门了,居然是这邻县的县令,而且被芳菲领来后,对苍灵还十分客气,令苍灵有些意外。

那县令指着雷公鸟,对着苍灵说道:“本官听闻您就是治好平城王的神医,

原本还不太相信,但芳菲姑娘带了神鸟来,那神鸟模仿起平城王说话,简直维妙维肖,不是与平城王有一段时间的接触,是模仿不出的,所以本官也冒昧前来求治,希望神医也能看看本官的虚弱之症。”

县令在说这话的同时,雷公鸟却是一脸悲愤。原来芳菲带着它出门就是要它耍猴戏给别人看,它甚至还要装死让芳菲用一颗所谓的“仙丹”复活,然后那些被魔气影响得判断力全失的官员居然就信了。

苍灵有些好笑地看了眼雷公鸟,便收回了眼神,一副凝重的模样说道:“其实你不用特地前来,本人也会去找你的。”

那县令连道不敢。

“神医,听说这医铺的号码牌已经发到五百多号了,本官排一百二十号,接到芳菲姑娘通知,本官就连忙赶来,否则等到神医有空,本官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呢。”

一百二十号?苍灵几不可见地挑了挑眉,这才是他看的第一个病人,就一百二十号了?该不会那丫头真的帮他弄来了五百多个病人吧?于是苍灵不再罗嗦,他装模作样地把了脉,让县令领了药包走,事实上那药包只是普通的补中益气之方,真正的治疗手法,却是苍灵在把脉时就顺便施法了,而且还下了个禁制,县令日后受魔气影响的情况,将会有所转变。

相信这一、两年内,阴姬的事情应可以解决,若是还解决不了,那就代表他被解决了,什么禁制不禁制的也就没有意义了。

县令前脚刚走,苍灵还来不及询问芳菲,居然又有第二个病人来,这次是礼部员外郎,从五品的官来到这不起眼的小铺子,居然也是相当客气。

“阁下便是治好了平城王与吴县令的神医吧?本官看到芳菲姑娘带着神鸟前来,本来还不太相信的,但神鸟一模仿起平城王与吴县令的神态时,维妙维肖,本官知道那不是一夕之间做得到的,所以选择相信了芳菲姑娘前来求医。本官是三百一十八号,居然能这么快就看到,足见神医着实医术不凡……”

苍灵听得有些哭笑不得,他有些明白芳菲的手法了,雷公鸟和他学了惊神咒,说的话这些凡人会不信才有鬼。

她先用平城王的案例去骗县令,再用平城王和县令的病例去骗员外郎,估计还会用平城王和县令和员外郎去骗下一个人,这样一个骗一个,大家就会以为他这神医专治大官,事实上这之前他也只见过平城王一个人,而且还不是他医治的。

此外,她的号码牌发放故意跳号,做出一个很多人前来求医的假象,这些病人自然会抱着一种侥幸的心态,认为自己能看到神医是一种好运,无论如何都要来一趟才行。

即使苍灵是神只,他也不得不佩服芳菲,这丫头简直是诈骗的人才,不去做骗子这一行简直浪费了!

他啼笑皆非地打发走了礼部员外郎后,目光深远地看了芳菲一眼,这丫头吐舌干笑了一番,马上又出去带了下一个客人进来了,她安排得滴水不露,客人们彼此都见不到彼此,更添加了神医的神秘感。

“本官是光禄寺少卿,你治好了平城王、吴县令及礼部员外郎等人?神医看起来丰神俊朗,仙气飘飘,果真不凡,那神鸟没有欺骗本官。本官是四百二十七号,前来求治虚弱之症……”

于是,在看到五百八十二号之后,医铺关门休息了,实际上也只看了四个病人,但已让苍灵对京官受到魔气影响的情况,多了几分了解。

情况比他想像中得严重多了。

正当苍灵陷入沉思时,一旁的芳菲早就数钱数到手抽筋,笑得整张脸都快歪掉。

“咱们今天赚了两百多两啊!我从来没有一次拿过这么多钱在手上……”她双手捧着银票,兴奋得直发抖。

“我的天啊!两百多两可以吃十几遍天香楼,可以住半个月富豪客栈,可以去五趟怡红院啊——”

雷公鸟不屑地看着这个俗气的家伙。

“你这女人为什么连怡红院的消费都知道?”

芳菲也不屑地看了回去,甚至用着带了点教训的语气说道:“你这头笨鸟!咱们神医要订出诊疗价码前,当然要知道这些有钱人平时的消费如何,然后订一个稍高的价码,他们才会觉得物超所值啊!”

雷公鸟不由听得目瞪口呆,心里佩服非常。

“你真的应该入朝为官的,朝廷才是适合你的地方,阁下根骨不凡果然是个当政治人物的好材料,只当棵树真是太可惜了……”

“咳!”瞧雷公鸟和她斗嘴已经快说出不该说的话,苍灵清咳一声打断它,没好气地道:“我们开设这个医铺的目的,并不是敛财,而是为了将来做准备。本君医治的人越多,未来的那场仗即使艰辛,也能减轻一点难度,所以芳菲你的方式既然有用,就尽量用吧!”

听到苍灵的夸赞,芳菲心花怒放,眼睛都亮了起来,她这么辛苦,为的不就是换他一句夸赞?

于是她随即不怀好意地望向雷公鸟。

“那就需要雷公鸟全力配合了!”雷公鸟只差没有全身羽毛都炸开。

“作梦!本鸟可不跟你演猴戏了!”

芳菲挑了挑眉,语气带着诱惑,“喂!雷公鸟,你也不想想,难道你不想去吃天香楼吗?那可是要排队三天才吃得到的美食,难道你不想去富豪客栈享受吗?里头还可以叫来专业师傅替你修剪你的鸟毛,难道你不想去……算了,怡红院你是没戏唱了……”

雷公鸟蓦地沉默了下来,像是内心挣扎了好久,好半晌才一副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模样,认真地重新开口问道:“下一个我们去找哪位官员?干脆吏户礼兵刑工部按顺序轮一遍好了……”

经由芳菲与雷公鸟的努力,这家小小的医铺竟在短短三个月内打出了名号,天天门庭若市,现在芳菲发号码牌,已经不需要一百二十八号之后直接跳到两百三十六号,因为就算一号一号乖乖轮着发,都已经排到三百多号去了。这种盛况,甚至快把凤翔道上的商机全抢到这条小巷子里来了,现在巷子里也的确开了不少小铺子,大多是茶坊面摊凉水铺等等,共同要点就是能让人坐在里头边吃喝边等待,而朝廷里有头有脸的官员不分大小,挤在同间店铺里喝茶吃点心等看病的盛况,也算蔚为奇观。

这么长的时间,被苍灵看过的官员也不少,因此渐渐影响到了大势,京城上的魔气渐渐稀薄起来,似乎连太阳都变得艳丽了一点,街上的暴力气息也不再那么浓了。

在皇宫深处的阴姬,自然也感受到自己对百官的控制力道似乎变弱了,幸好一切还在她掌控之内。她命人打探了一下,不一会儿便知道有位神医先治好了平城王,然后又救治了文武百官的事。

“原来是透过平城王吗?”阴姬冷笑起来。她原本就纳闷平城王如何从她魔气控制中恢复,想不到还没调查清楚,那个神医就浮出台面了。

她有办法控制平城王一次,就有办法控制他第二次,至于那个神医,能处理掉她的魔气,应该也有两把刷子,只是在她眼中仍是不够看。

她自然不可能纡尊降贵的亲自到市井之中去看神医,只好装病,召那凤翔道巷子里的神医进宫来看病。

想不到阴姬的命令才到,那神医铺居然关门了,任凭那前来传令的宦官连三天来敲门,都快把门敲破了,仍然没有人应门,估计是短期内不会回来了,他只能惶惶然地空手而回,不知道姬贵妃又要怎么处置他们了……

而那宦官不知道的是,关起门的医铺之内,芳菲与雷公鸟正在大快朵颐吃着天香楼的茶点,一人一鸟吃得眉开眼笑,至于苍灵,则只是浅浅地啜了口茶,一副安然闲适的模样。

待最后一声敲门声停,外头的人远去,芳菲咽下了嘴里的松子糕,那饼屑都还在嘴角来不及擦去,就忙不迭地问道:“苍灵,你说这是阴姬的人找上门来了,我们不理他没问题吗?她万一知道了你是春神,会不会来找你斗法?”

“你这丫头吃相也好看点,问个问题饼屑乱喷是怎么回事?”雷公鸟嫌弃地离了她远一点。

她哼了一声指着雷公鸟的盘子。

“像你这样啄得一个洞一个洞的,就吃相好看了?”

苍灵见这一人一鸟又斗起来,不由得摇摇头,“阴姬很快就会猜出神医就是我,而且我们已经在斗法了。”

“有吗?什么时候的事?”芳菲呆呆地问。

苍灵拿起一条布巾,替她擦去嘴边的饼屑,徐徐说道:“她只要察看过平城王,就能隐约猜出我的身分,我不需要和她面对面,因为当我们真正见面时,就是要分出胜负的时候。现在我们只能各自出招,分出高下,这不是斗法是什么?”

“原来如此。”芳菲见他体贴,呆了一下,连忙又拿了块糕点放进嘴里,故意将嘴边弄脏。

“所以接下来我们只怕会有一段艰辛的对抗,你能接受吗?”苍灵知道她的意思,又拿出另一条布巾,替她擦拭。

而那雷公鸟目不斜视地慢慢吃着,对于这两个人一天到晚在他面前耍恩爱,他已经练就不为所动、眼观鼻鼻观心的境界了。

“我才不怕呢!”芳菲仰起头,一方面是让苍灵好擦嘴,另一方面,她直视着他,代表她的决心。

“不怕就好。”苍灵慢条斯理地收回了手。

见他似乎不再擦了,芳菲又左手一块莲蓉糕,右手一块杏仁酥,囱圃地塞进了嘴里,整张小脸瞬间变得花不溜丢。

雷公鸟看不下去了,嗤笑道:“笨女人,你吃成那副德性,大人拿条棉被都来不及替你擦啊。”

想不到,苍灵朝着雷公鸟一笑,突然施了一个遮蔽咒,雷公鸟与他们两人之间就多出了一层白茫茫的雾,令雷公鸟一阵傻眼。

而那白雾之后,苍灵捧起了芳菲的小脸,然后俯下头,吻去她嘴边的饼屑。

“天香楼,味道不错。”他沉声道,看着她的目光,尽是火热。

芳菲即使脸皮再厚,也不由红了脸,但她可没错过这次机会,也主动捧着他的脸,吻了上去。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强吻他是本能,但本能过后,她的脑袋一片空白。而苍灵则是沉醉在这种感觉之中,对他而言这相当新鲜,相当刺激,直想让他再来一次。

良久,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而那遮蔽咒也适时散去。雷公鸟拍着翅膀不悦地嚷嚷着,“太过分了太过分了,你们两个排挤我?我不能说她吃相难看吗?明明就一脸……咦?你的脸干净了?”

雷公鸟看着芳菲被擦得干净的小脸,冷哼了一声,“还不是春神大人帮你擦的……咦?大人,怎么换你嘴边有饼屑了?”

它不说也就算了,这么一说,某种暧昧的事实不言可喻,整个室内陷入一片安静,气氛陡然古怪起来。

苍灵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对着雷公鸟一弹指。

“啊——我什么都没看到啊——你们排挤我没关系,也不需要排挤得那么远,本鸟被弹飞出窗外啦,啊啊啊啊——”

同一时间,在皇宫里的阴姬知道了神医消失的消息,便请来平城王,问个详细。

朱宇没有遗漏地将苍灵及芳菲的事说了一遍,他也不需隐瞒什么,这种事阴姬就算问别人,也能轻易问出来。

“苍灵?原来是他,而他身边那个女人,应该就是杨柳,居然让他先发现了……”阴姬冷冷地一笑。

“以为这样就能和我对抗了?未免太小看我了。”阴姬看着目光清明的朱宇,看到了他眼中微微的提防,她笑容中的冷意顿时化为了柔情。

而她的声音,也渐渐的低沉下去,有着说不出的吸引力——

“王爷,你听妾身一言,那个神医及那个女人,你千万不能相信他们!他们的身分很可能会动摇整个普天王朝……”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春神的祭品最新章节 | 春神的祭品全文阅读 | 春神的祭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