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魔花的爱情 > 第四章

魔花的爱情 第四章 作者 : 姬吹雪

    【第三章】

    这是老天特地给他的惊喜包吗?

    一居然隔没几天,他又在首尔街上遇到那名让他情绪失控、砸坏饭店莲蓬头的元凶。

    李奇勋抽出一旁书柜上的杂志,拿在手上摊开,遮住自己的脸,低头喝咖啡装作没看见。

    “小姐,你到底要点什么?请快点餐好吗?”女服务生的口气相当不耐烦,她指着后面排队等待点餐的客人,“后面还有很多人要点餐,请你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好吗?”

    柜台前的骚动越来越大声,不满的声音引起餐厅内其它用餐客人的注意。李奇勋放下咬到一半的潜艇堡三明治,扬眸朝柜台的方向看去。

    瞧见那引起所有人不满的主角,就是那名女人,观察了一会儿,他挑起右眉。

    眼前的女人……真的是那晚闯入他房间的女人吗?

    她,看起来相当彷徨不安,像名误闯现实社会的青涩少女。

    少女?当他知道她的实际年龄后,称呼她少女,确实太抬举她了。

    但是,她此时此刻表现出来的神态与表情,真的与青春少女无异。

    “小姐,你要是还不知道要吃什么,请您拿着菜单,先到一旁点餐,让我服务下一位客人好吗?”

    她被态度不友善的女服务生吼得缩起两肩,颤巍巍地伸出食指指着菜单上的图案。

    “我……我要这个……”她随手点了个辣味鸡肉MVP吐司。

    受到众人注目的女主角说出一口流利的中文,女务服生眼神轻愣,内心受到震撼的李奇勋也呆住。

    女务服生收起不悦的表情,口气放缓,改用英文问道:“请问要饮料吗?”

    “饮料”的英文她听得懂,随手指了女务服生身后的饮料机,以为结束点餐步骤后,女务服生又说道:“辣味鸡肉MVP吐司和水梨汁总共收您四千两百……”

    看着收款机显示的金额,她很紧张的把口袋中的纸钞全数掏出来,放在收银台上。

    “小姐……”女务服生眼睛瞪大,深深觉得这位女客人是来挑战她的耐性。

    “我们店内不收美金,只收韩币。”

    李奇勋注视她愣住了,完全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刚才女务服生改用英文与她交谈,照理说,她应该听得懂英文,但是她的表情和眼神,完全表现出她听不懂英文。

    最后,他听见她努力用蹩脚的英文说:“Sorry,I can’t speak English……”

    她怎么可能不会说英语?她的英语溜得像土生土长的美国华侨。但听她的发音,完全判若两人,完全就是台式机械感发音。李奇勋越是仔细观察,内心的疑惑越滚越大。

    “小姐,请你不要胡闹了好吗?”

    “对啊。”

    “点个餐花了十来分钟,大家的时间都被你一个人拖累。”

    “请让开好吗?”

    指责她的声音不断朝她身上射来,再听不懂韩文,光是愤怒和不悦的语气,也足以让她听出那些话里的不友善。

    “我……我……真的肚子好饿啊……”说着说着,她像个孩子一样在大厅内掩面哭了起来,“我想吃东西……”

    “点餐费在这里。”李奇勋看不下去主动上去帮她解围,从皮夹内掏出五千韩币结帐。转身,他拉着她的手,用中文对她说:“跟我来。”

    在这陌生的国度,她万万没想到居然能遇到跟她说同一种语言的人,她一只手任由他牵着,另一手擦着眼泪,感激地对他说:“大叔,谢谢你。”

    这一声大叔,让他原本泰然自若的脚步不小心拐了一下,他回头瞪大眼睛看她,只见一张笑得大咧咧的笑容,毫不修饰地,连牙龈都露出来的那种笑脸。

    在他的记忆中,这女人不太可能会露出这种少根筋似的傻呆笑容,她的笑容是神秘魅惑,隔层薄纱,雾里看花的勾人浅笑。

    难不成真是他认错人了?其实只是和那女人长相相似的另一名女人?

    李奇勋领着她到他的位子坐下,她坐在他对面,看见桌上他吃了一半的美式早餐,盘子里还剩下几片培根和酥炸马铃薯块。她的眼睛睁大,吞着口水饥肠辘辘的模样……

    他开口:“你不介意上头有我的口水的话,可以拿去吃。”

    她立刻伸手将盘子端到自己面前,拿起搁在一旁的刀叉,迫不及待切了培根夹酥炸马铃薯块,大口吞下。她吃得非常急切,好像很久没吃了。

    “唔,超好吃的……呜,怎么这么好吃……”

    “你吃慢点……别噎到。”拿起一旁的杯子,他倒了一杯柠檬水,放到她面前。

    “谢谢……”她满嘴的食物,还真差点噎到。“咳、咳……水,我需要喝水。”接过他递来的柠檬水,她猛然灌下一大口,把卡在食道的食物吞下。

    “谢谢你,大叔。”她又咧嘴绽笑,门牙缝隙还卡着一小粒黑胡椒,模样滑稽。

    又是一句大叔,李奇勋的表情微妙,再见到她傻愣露笑的表情……

    “你不记得我是谁了吗?”他迟疑地问。

    服务生刚送上新的餐点,她将两片吐司捏紧放入嘴里,听见他的问话,她放下吐司,微微歪着头凝视他。

    “……大叔,你好像真的有点面熟耶。”

    她的中文有着熟悉的台湾口音,让他忍不住笑了,很有在异国遇见同乡的感触。看来,真的是他认错人了。

    她低头吃着手中的吐司,也许是有点饱足感了,她放慢速度吃着,边说:“真庆幸遇到大叔你,我不晓得自己怎么就在这地方了,实在好可怕。”

    嗯?李奇勋微微挑眉,喝着不怎么烫的咖啡思索她方才那句话,听起来怎么……很诡异?

    “我每天醒来都觉得好陌生,有时候在浴白里,有时候在大马路上,有时候在出租车里……”她突然提高音量,低头拿出外套口袋里的手机,像献宝一样地说:“现在的手机这么厉害,屏幕好大……体积好轻薄!”

    李奇勋越听越不对劲,他放下咖啡杯,黑眉微蹙,问:“你的讲法……好像这手机的主人不是你。”

    “不是啊。”

    她盯着他的脸,呆笑了好一会儿,忽然,她压低面庞,小心翼翼的说:“其实啊……大叔,你不要吓到喔,这身体也不是我的。”

    李奇勋心中一突,默不作声慢慢将上半身往后靠回椅背,面无表情。

    见他的反应,她心中也有底,以为把这个怪异的情形告诉这位对她很亲切的同乡大叔,或许能够得到他的认同。

    她皱着脸,苦情的说:“大叔,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

    他双手抱胸,沉吟道:“你很希望我相信?”

    “当然啊,难得遇到跟我一样会说中文的同乡人耶。”

    李奇勋忽然心中有个想法:他应该是遇到神经病了。

    她将外套里的东西都掏出来,一样一样放在桌子上,“手机的解锁密码是什么,我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个皮夹里的证件我一个也看不懂……哦哦,还有这个手枪造型的打火机——”

    当他看见她在众目睽睽下拿出新型掌心雷,吓得心脏一缩,迅速出手将掌心雷收到手中。

    她被他严厉的神情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忐忑的问:“该不会……那个是真的吧?”

    在她拿出掌心雷的瞬间,他就知道那是真枪,绝对不是她口中描述的打火机。他把掌心雷拿到桌下检视,并用外套遮住外人的视线。

    这把袖珍型手枪是德林杰手枪,非常有名,且是恶名昭彰的有名。因为这把袖珍型手枪就是当时近距离刺杀美国林肯总统的特务使用的德林杰手枪。

    体型小,相当适合女性使用。

    “你随身携带枪?”他的语气严厉。

    “不……不是我的呀,”她压低声音,比他还紧张。“是这个身体的……我真的不晓得那个是真的。”

    他没接话,神凝眉肃,拿起桌上的女用皮夹打开来看。这一看可不得了,这皮夹根本不是她本人的,而是偷来的。里面的证件是一名叫姜素焕的韩国女子,钱包夹层是空的,怪不得她会拿美金付帐。

    她突然发出怪叫:“等等……我在这件外套的领口发现一个东西。”

    她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来,两手在胸口部位的大翻领沿线摸了摸,抬眸凝视他,“大叔,有东西藏在这里,软软的。”

    “拿来我看看。”

    她把外套拿给他,看他从随身皮包里拿出万用型瑞士刀,利用小堡具,沿着大翻领的车缝线将衣服割开。

    当李奇勋看见衣领内的物件后,表情闪过一抹古怪。他看见的是……自己的照片,是一张经过“护贝”的两寸大头照。

    她怎么会有他的照片?李奇勋突然想起什么,拿出自己的皮夹,手指伸入护套夹层搜了搜,空的。

    之前申请新的护照,所以他把多的大头照塞进钱包护套夹层,但怎么会在她的外套里?还护贝过……像珍賨似的藏在衣领中。

    难道,真的是她吗?

    这几日接近过他的人,也就只有闯入饭店房间……那名身上散发危险气息的女人。

    “大叔?”见他神色有异,她怯怯地喊了声。

    李奇勋把那张护贝照片捏在手心,扬眸问她:“你的名字?”

    “大叔,你是问我?还是问这个身体的主人?”

    他的脸色已经阴沉到像吞了炸药一样。

    她正襟危坐,低眉无措道:“我……我不知道,”她偷偷看着他,“还有,我也不晓得自己是谁。”

    肌肤爬过一股颤栗的感觉,使她敏锐地睁开眼,翻身坐起,意外见到本以为此生不会再有机会相见的男人,她嘴唇微张,目光愕然,但脸庞散发出来的光彩是骗不了人的喜悦。

    李奇勋坐在另一侧的四脚椅里,手臂平行交迭,下巴靠在椅背上头,深邃眼眸凝神注视床上苏醒的女人。看得越是深切,眉宇间的折痕益发聚拢。

    眼神和气质竟然完全不同,简直判若两人。她的眼神宛如阳光拂面的秀妍花儿,灿亮灼灼,和四个小时前的“她”不一样。

    “你……”

    “嗯?”

    “你……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症?”他开口问。

    她的表情充满困惑,停顿了一会儿,才用英文回答他:“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李奇勋忍不住微微抬高脖子,下巴离开手臂。刚才他说的语言是中文,如果她真的是人格分裂症患者,有可能另一个出现的人格使用主人格完全不懂的语言吗?他对这方面并无研究,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你……真的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吗?”他第二次用中文试探她。

    她眉头微蹙,脸上表情明显传逹出疑问或不解他意图,得不到他的响应,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装扮,她抓起身上穿着的……睡衣?

    这是什么衣物?脸色狐疑,她怎么会穿着……这样的衣物?

    质料是珊瑚绒……她转过头,背后还有一顶兔子耳朵的毛帽……她掀开棉被,看着自己下半身穿着白色珊瑚绒的睡裤。

    这套像玩偶装睡衣的造型……她瞪大眼睛看着前方的男人。

    他读出她眼神中传达出来的震惊和厌恶感,抬手解释道:“别用那种我是性变态的眼神看我,那套熊大兔兔睡衣是你自己挑的。”这次他说的是英文。

    她的表情大概是看到猪在天上飞的荒谬震惊脸。

    “我……挑的?”她的语气就像在说:你别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会穿这种幼稚的儿童睡衣,而且还有兔耳造型的帽子,这辈子她怎么也不会穿上的。

    她翻身下床,低着头看见床底下还有一双毛茸茸的兔兔造型室内拖鞋,拖鞋上面当然有一对兔子耳朵。

    她倒抽一口气,在她还没扭头继续用变态的眼神注视他,李奇勋先发制人说:“那双兔兔拖鞋也是你自己挑的,而且……你很坚持要一整套熊大兔兔睡衣。”

    这次他用的语言她听得懂了,但她还是一张“你在开我玩笑”的愕然表情,她两脚伸入那双兔耳造型的绒毛室内拖鞋,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走到化妆镜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这是谁?

    哪来这么幼稚可笑装少女的……阿姨?

    虽然是两件式睡衣,但整套都是白毛,背后还有兔子耳朵造型的睡帽……她颤抖地拉起帽子戴上,在镜子里看见一名穿着玩偶兔子装……成熟大姊姊装年轻装可爱那般让她强烈反感。

    “噗……”

    她听见身后李奇勋看见她全套兔兔装发出的笑声,她气得转身,二话不说,穿着绒毛室内拖鞋,抬脚狠狠踢向他的脸。

    “喂!”面对恼羞成怒的她,他连忙将身体往后仰,闪过她的兔子脚。

    “又不是我让你穿的!”一身兔兔装的女人追着他打,他可真冤啊!

    她又朝他冲过去,凌厉的身手,丝毫不受兔兔睡衣的阻扰,他绕到她身后,故意伸手把她的兔兔帽又戴回头上,大掌戏弄似的揉着她的头。

    “害臊什么,其实这样很可爱。”

    她的动作瞬间僵住,见她不再出手攻击他,他挑着眉,弯下腰,伸长脖子,脸凑到她面前,看到她满面通红的模样。

    她快速瞥了他一眼,往旁跳开,拉开两人的距离。

    李奇勋的眼珠子动了动,觉得自己方才似乎误触心中某个开关,他……刚才居然有一瞬间觉得她……纯情又可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魔花的爱情最新章节 | 魔花的爱情全文阅读 | 魔花的爱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