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哄妻 第十四章 作者 : 倪净

第十章

陆定腾却恍若无闻,打开大门后,将她抱了进去。屋里一片漆黑,陆定腾用脚踢上大门后,连灯都没开,就抱着她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当两人进到房间,陆定腾没放下她,而是抱着她走进浴室。几秒钟后,浴室里传来女人的挣扎、反抗声,不久就听到女人凄烈的尖叫声。

舒琳不敢相信镜子里的人是她,本是梳得整齐的公主头,现在乱得跟稻草一样,而她细心画好的妆此时花得跟野猫似的,眼睛更像是被人揍了一拳,乌黑一片,说有多丑就有多丑。

陆定腾趁她被自己的花妆吓到恍神,迅速地将两人身上的衣物跟鞋子脱了,莲蓬头的水花洒下来,热水打在两人身上。

“你干嘛脱我衣服!”舒琳哽咽着,慢半拍地惊叫道,却少了刚才的撒泼,她还处于自己一脸花妆的震惊中。

“哭什么?”

“我的妆都花了,丑死了……”

“我不觉得丑就好了。”陆定腾只觉得她那小花脸配上她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还有点可爱。

……

欢爱过后,舒琳早累得不动,被陆定腾抱进怀里。她身子累,却没有一丝睡意。

“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在那家餐厅?我刚下飞机,你大哥打申话告诉我你又开始相亲了,而且打算帮肚子里的宝宝找现成的爹。”

舒琳身子一僵,什么都说不出口。

“我承认我是故意带儿子出国,故意让你见不着,就是想要让你着急,想逼你回家,没想到你却跑去相亲。”说到这里,陆定腾的大掌罩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我不想让小与见到你跟别的男人约会,所以让他去了萧家过夜。”

舒琳还是不语,眼泪却忍不住滑落。

“舒琳,我现在跟你说,你忘了我也好,忘了儿子也好,但你如果还想要见到儿子,从现在开始,就不准再离家出走,也不准再提离婚,要是你敢走,我马上把儿子送出国,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儿子一面。”

舒琳的眼泪落得更凶,浸湿了陆定腾的手臂,那湿?5的泪水教他心里百感交集,却不愿心软。

“肚子里的宝宝,不管是男是女,都是我们的孩子,你要是敢再去跟男人相亲还是约会,等宝宝生下来,我马上送走,你一辈子都别想见到一面。”说到这里,陆定腾的手臂收紧,那力道箝得她发疼,她却不叫一声。

“懂了吗?”陆定腾是闭眼说话。他不看她,是怕自己见到她委屈的眼泪,会一时心软,可他心软的下场是她不要他了,所以他狠下心,逼她回家。

“就算我不爱你……”

“就爱你不爱我。”陆定腾坚定地说。

自那天后,舒琳回到她跟陆定腾的家。见到妈咪回家,陆与舒比谁都开心。舒琳还是继续上班,但接送她上下班的人从自家大哥变成了陆定腾。

当初两人结婚,只有宴请一些亲朋好友,不算隆重,所以知道两人结婚的人并不多。但两人是夫妻的消息,随着舒琳的肚子一天一天大了,也跟着传开了。

舒琳回去陆定腾的身边,她大哥舒承是幕后推手,舒琳对他有些怨怼。

“还在生大哥的气?”这日,舒承找她外出用午餐,见她闷闷不乐地低头吃着食物,正眼都没瞧他一眼,舒承只得自嘲地问。

“没有。”

“那为什么不肯看大哥一眼?”舒承宠溺地看她。她回到陆定腾身边不但没消瘦、憔悴,反而还多了点女人味,看得出来陆定腾把她照顾得不错,他觉得自己的决定并没有错。

“因为大哥骗我。”舒琳这才抬头,那眼神有着哀怨,看得舒承忍不住拧了下她小巧的鼻子。

“大哥是为你好,比起其他男人,陆定腾更值得托付。你们结婚前,你是未婚怀孕,他二话不说就上门说要娶你回家,起码他是个有肩膀的男人。”

“一旦他心里有别的女人。”舒琳想到杨飘飘。

舒琳这些日子都不敢去问,也不敢去想,杨飘飘是不是也大着肚子了?陆定腾是不是也在陪杨飘飘?这些想法让她烦躁,不敢放开心去接受他对她的好,她怕有一天,当她真的陷入了,爱上了他,他却头也不回地走向杨飘飘,她怕自己会崩溃。这样的痛苦,她不想要,所以她不肯敞开心给陆定腾。

舒承不语,他不是陆定腾,无法给舒琳一个是或不是的答案,但陆定腾用了五年的时间等她回家,若是真有其他女人,陆定腾为什么要这么做?

舒承自己也是男人,他多少了解男人的心态,所以陆定腾心里是不是真有其他女人,这一点他抱着怀疑的态度,除非陆定腾想脚踏两条船。但舒承也是男人,他看得出来,陆定腾在意的人,一直都是舒琳,并没有其他女人,而那个舒琳在意的女人,可能曾经存在,但应该是过去了才是。

只是,舒承不是陆定腾,无法得知陆定腾的想法,若是陆定腾真有其他女人,舒琳想怎么做,他们都会支持她。

“大哥,没有爱的婚姻不会幸福。”舒琳眼神黯淡地说。

“他对你好不好?”舒承喉头一紧,换了一个话题。

“很好。”这段日子,除了家人外,不曾有人像陆定腾那样对她好。

有几次舒琳想告诉大哥,上次见面时,杨飘飘说她也怀孕了,但她又不敢说,怕大哥会生气。可她一直在这个点上纠结,整个人也闷闷的。

两兄妹的一顿饭,就在不算欢快的气氛下结束。

步出餐厅,舒琳坐在餐厅的等候区等大哥开车过来接她。因为身子纤细,明明都有五个多月的身孕了,穿了外套后,肚子只是微凸,看不出已经是怀孕的身子。

因为在商业大楼附近,又是中午时段,餐厅几乎是客满。就在舒琳从玻璃门见到大哥的车子朝这边开过来,她起身要往大门口走去时,身后有人喊她,舒琳缓缓回头。

“舒小姐,好久不见了。”站在舒琳身后的是杨飘飘,因为是冬天,衣服穿得厚,但还是难掩杨飘飘凸起的肚子,谁都看得出来,她怀孕了。

只这一眼,舒琳觉得晕眩,耳呜直响,她觉得脑袋又胀又麻,努力站在原地看杨飘飘。

杨飘飘嘲调地喵了一眼舒琳的肚子。她不但听到风声,也杗自跟陆定腾证实过了,他们两人前阵子复合,舒琳也回家住了。但不甘心在杨飘飘心里蔓延,她曾经有机会捉住陆定腾这男人,要不是舒琳回台湾,站在陆定腾身边的女人就会是她。

杨飘飘心里是妒嫉的,她一直都知道陆定腾对舒琳有多在乎,刚好老天爷又给了她这次的机会教她们两个女人撞见,所以她故意朝餐厅的一角比了比。

舒琳本不想看,但逞强的她,目光还是望了一眼过去,这一瞬间,她本是晕眩的身子晃了一下,她听到身边有人惊叫,她想回头看去,却见本是坐在那一角的人猛地起身,脸色先喜又惊,随后她见到高大又熟悉的身躯朝她奔了过来。

舒琳发现自己一直往下坠,一直坠,身子又沉又重,她还看到杨飘飘一脸得意的笑。她掀唇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眼前一黑,她没了意识。

舒琳再睁开眼时,眼前是一片白,另外还有刺鼻的药水味。她转头看了看,看到了点滴,心想自己应该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琳琳,你醒了?”首先发现她醒过来的人是陆定腾,他一脸担优地握着她的手,倾身看她。

舒琳看着眼前一脸憔悴,下巴满是胡渣的陆定腾。他身上的衣服都皱了,一向注重穿着的他,看着有些不修边幅,一点都不像他。

“我怎么了?”舒琳问。她的声音有些干硬,头还有些昏沉。

“你昨天昏倒了,睡了将近一天一夜。”陆定腾说到她昏倒时的情景还心有余悸,要不是他跑得快,接住了往后倒的她,他都不敢想象她倒下去时若是碰撞到,会变成什么样。更别说她现在还怀有身孕,一点都不能受到惊吓。

舒琳想起她看到杨飘飘,还有杨飘飘凸起的肚子,紧张地挣开陆定腾的手,伸到被单下抚了抚自己的肚子。

陆定腾看出她的紧张,轻声安慰她,“不用担心,宝宝没事,迂很平安、健康地在你的肚子里。”

听到陆定腾这么说,舒琳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却沉默下来,不再出声,也不看陆定腾。她没忘记为什么她会躺在病房里,这全是因为谁造成的。这让她对陆定腾有怨怼,甚至见他想握她的手时,她却把手缩进被单里。

这么明显的拒绝,陆定腾不傻,不会看不出来,但他没出声,只是模了她的脸,又顺了顺她披散的头发,之后安静地坐在床边看她。

“你不用上班吗?”

陆定腾摇头,“我在这里陪你。”

“我已经没事了,等一下点滴打完,我想出院。”舒琳不喜欢医院的药水味,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等一下我去问医生,医生同意,我们就回家。”

舒琳假装闭上眼休息,但她自己明白,她根本睡不着。她有很多话想间,却又不知从何间起,脑子里一团乱,她还没理出头绪。

不知过了多久,当病房再次被打开时,陆定腾还来不及往那方向看去,就听到陆与舒稚气的童音响起,“琳琳阿姨!”本是被护士带出去吃点心的陆与舒回来了。

听到陆与舒的声音,舒琳本是闭上的眼晴倏地睁开,看着朝她走过来的小男孩,她心里难受地红了眼眶。

“琳琳阿姨,你生病了吗?痛不痛?”陆与舒来到病床边,小心翼翼地问着,那圆圆的眼睛看着

舒琳伸出手,陆与舒胖胖的小手马上握住,小身子趴在床边看她,眼眶里红红的,好像哭过。

“小与怎么了?”

“痛不痛?”陆与舒指着她打点滴的手。小孩子都怕打针,陆与舒也不例外。

“有小与在就不痛了。”舒琳温柔地说,眼眶却忍不住泛红。

“琳琳阿姨不要哭。”陆与舒见她哭,体贴地帮她檫掉眼泪,小声地安慰她。

舒琳听着儿子喊她阿姨,一阵心酸,忍不住流下更多限泪。

“爸爸,阿姨一直哭。”陆与舒急着叫爸爸。

陆定腾见状,倾身靠了过来,“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你先不要哭,我去叫医生。”陆定腾模了模她的脸颊,心急地转身迈步要出去。

“定腾!”

舒琳这一喊,把陆定腾整个人给喊得僵在原地,他缓缓地转过身,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她,“你喊我什么?”陆定腾的眼眶也红了,干哑着声问他。舒琳以前就是这么喊他,那语气、那叫声,是以前舒琳一贯喊他的方式。有多久了?有多久不曾听到她这么喊他?他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听到了。

从陆定腾的眼神里,舒琳看出他的震惊。她本想不告诉他自己记起他了,但她舍不得见他焦急。她爱这个男人,爱得连自尊都可以舍去,就为了跟他一起。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半夜哄妻最新章节 | 半夜哄妻全文阅读 | 半夜哄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