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妻如命 第二十七章 作者 : 阳光晴子

接下来两日,秦子宸到练兵所都是早出晚归,她知道他要准备随之而来的五日山间雪地行军比较忙,她在管理府中家务之余,在秦子宸的赞同下,天天都回娘家蹭饭。

但秦子宸带她回娘家是一回事,她自己接连几天都回来吃饭,就有些说不过去,詹氏就开口了。“嫁了人,哪有想回娘家就回娘家的?”

“这是将军安排的,他说爹娘只有我这独生女儿,那里冷清,他白日不在家,我回家也有人陪,他很放心。”

“这孩子真有心。”

“他还说,我是娘家父母养大的,就算嫁人了,也不该忘却父母恩,要不时的回来嘘寒问暖,这是为未来的儿女做身教呢。”

阮家夫妻听女儿这么说,也只能住由她去,庆幸威宁侯府那里没有什么批评传出来,倒是听到秦子贤生了病,冯蓉这京城第一夫人几乎是不出户,尽心照顾儿子的事,自然要关切一问。

“我问过母亲了,她说子贤哥哥没事,但她也不要我去探视,子贤哥哥有心病,母亲是这么说的。”阮昭芸不想让家人担心。

事实上,秦子贤的院子总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阴森感,冯蓉看着她的眼神与过去一样温柔,但莫名的就是让她觉得毛毛的好在秦子宸几天前离开时有告诉她,他有派人守着院子,要她安心。

阮京亚夫妇听了也安心多了,秦子贤对女儿的心思,一直都是他们担心的事。

这一晚,他们像过去一样,要留女儿在家吃晚餐,但阮昭芸却说了,秦子宸今晚就会回家,她想回家等他。

“不是明天才是第五天?”詹氏困惑她娇羞一笑,“是啊,子宸派人送消息给我,说他想我了,要先回来,,但这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不然,他这大将军太恋妻会被笑的。”

闻言,众人忍不住笑了,是这个理。

如此,家人也不好再留,派了轿子送她回威宁侯府。

天色渐暗,阮昭芸、夏竹、荷涓主仆三人才走进院子,就觉得怪怪的,好像特别的安静?竟连灯火都没有?

夏竹跟荷涓先进去点灯,但阮昭芸立即听到两人的惊叫声,接着,是两个重物的倒地声。

“夏竹?荷涓?”她急急走进去,一个人影突然从一旁窜出来,把一块有着气味的布蒙住她的口鼻,但下一秒,她身后发出一个闷哼声。她感觉到那块紧贴着她的布落了地,她想出口喊人,但身形一软,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酒!酒啊!”

烛火摇晃,秦子贤用力的拍打桌面,再醉眼朦胧的看着自己所在的位置,他笑了一声,这是他的书房,母亲答应他,会帮他弄来他最想要的女人,只要他好好的留在这里读书,考个功名。

他一开始是愿意的,但等了一天又一天,他什么也没等到,他知道母亲是在骗他,他火了,天天在这里喝酒。

“酒,酒啊!”他火冒三丈的又吼。

门“砰”地一声,突然打开,两名奴才快步进来,在他耳畔说了些话,他眨了眨眼,急急的起身,但左摇右晃的,两个奴才连忙上前扶持,但他大力一挥,跌跌撞撞在灯火通明的回廊上快步往房间跑去,奴才们不放心的紧跟在后。

终于,他来到房间门口,同样也有两名奴仆守着,他急问:“送来了吗?”

“已经在爷的床上。”两名奴仆恭敬低头道。

秦子贤眼睛一亮,飞快的推门入内,没想到里面还有两个丫鬟。

“滚滚滚!”他大吼一声,守着床铺的丫鬟急急行礼走出去,房门随即关上了。

桌上的烛火忽明忽暗,秦子贤觉得口干舌燥,拿起桌上的茶倒上一杯,仰头喝下,快步走到床前,面带微笑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美人。

……

然而,这熟悉的一幕却让杜嬷嬷莫名的不安,那一次原本要陷害秦子宸,而这一次受害者将是阮昭芸,可她为什么会这么提心吊胆?是因为秦子宸提早一天回来吗?

冯蓉忍着心中的喜悦,装出一脸凝重的样子看着两名奴才,“你们确定在里面的是大少夫人?”

两人急急点头,却不敢说话。

该死!秦子宸怒不可遏,一脚就住房门踹去,同时,冯蓉的双眸闪过一道阴狠笑意。

“滚出去!谁准你们进来的,我还要跟我的芸儿在一起!”秦子贤听到门被踹开,他也听到不少骚动的脚步声,但他没回头,只是怒吼——

“子贤,你到底——不是跟芸儿吧!”秦哲鸿沉痛的朝他吼了出来,他是知道一些事的,但真的发生了他仍不敢确定。

秦子贤乍听到父亲的声音,动作一停,接着他的手臂陡地一紧,一回头就看到秦子宸粗暴的将他扯离床上,再猛地给他一拳!

吐出的血落在地上一团衣物,那正是阮昭芸的衣物,包括白色中衣及粉色肚兜,他想伸手去抓,但秦子宸粗爆的抓起他,又对他的脸狠狠给了一击,他被打得偏过头去,秦子宸再打一晕,他眼前昏黑,吐出了一口又一口的鲜血。

“别打、别打了——”他痛得发出求饶声,低着头呻吟,凌乱的黑发几乎遮住他的脸。

秦子宸双眸赤红,恶狠狠的扣住秦子贤的下颚,将他往上一抬,露出那张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脸,全身上下散发着可怖的气息。

“放开他,你会杀死他的!”冯蓉慌了,尤其见到秦子宸的手在下移到儿子的脖颈,她急着推推看呆的秦哲鸿,“你还不快喊人?你的儿子要被秦子宸杀了呀!”

秦哲鸿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如果床上真的是芸儿,子宸杀了子贤也是应该的。”“你!”冯蓉气得转身大喊。“快来人拉开将军啊!”

秦子宸狠狠的扣住秦子贤的脖颈,用力之大,几乎要捏断他的喉骨。“你该死的碰了谁?”

秦子贤脸上有青有紫有红,好不狼狈,但他竟浄狩一笑,喘息着说:“是芸儿啊……你去看看,她属于我了……我知道你肯定会嫌她脏,但我不会,我爱她……哥,你把她让给我好不好?”

秦子宸咬着牙,手愈收愈紧,让秦子贤几乎是以气音断断续续的说完话。

“子贤,芸儿是你大嫂啊,你怎么可以这么糊涂!”秦哲鸿大受打击,他沉痛的眼眶都泛红了。

“秦子贤,你去死!”秦子宸啦哮着,黑眸带着杀气,正要收紧手时,床上的纱帐突然动了一下,女子的身影坐起来。

秦子宸倏地松手,狠狠的将秦子贤击飞出去,再一步一步的在床边走去。

冯蓉连忙跑过去扶起受伤的儿子,心疼的说:“是芸儿勾引你的吧,不然你怎么会这么糊涂?!”她愈说愈激动,“一女不事二夫啊,但她竟然跟自己的小叔做苟且之事,这么大的丑闻一旦传出去,她就算死了却不足惜——”

“不可以!母亲,她是我的!”秦子贤脸色一变,急急的一把扣住母亲的手,“你分明不是这么说的。”

“你在胡说什么?娘知道你最近病得严重,但没想到你都这样了,她还来惹你。子贤,芸儿只能死,不然等事情传出去,她一样没脸活的。”

“你就是要她死吧,你竟然恶毒到这种地步,不惜连自己的亲生儿子却算计,你还是个母亲吗?”秦子宸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冷,不复先前的激动。

冯蓉一愣,“你、你在胡说什么?”

这时,一抹月白色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

阮昭芸柳眉一拧,她觉得很不舒服,可是,她也知道自己得站出来,把某人所导的这出戏演完,不然,在后的日子可能会更艰难,更让人害怕。

原本还一脸邪笑的秦子贤,一看到阮昭芸在两个贴身丫鬟的陪伴下走进来,他顿时呆了。

甭说是他,连冯蓉跟杜嬷嬷也是目瞪口呆,“怎么会?不可能的”两人喃喃自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视妻如命最新章节 | 视妻如命全文阅读 | 视妻如命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