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恶棍总裁 > 第十四章

恶棍总裁 第十四章 作者 : 青微

    【第十章】

    唐苒躲在常秘书的辨公室里,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出去。

    旁边的常秘书和贺楚楚一起盯着她,都在帮她打气,“去吧,没事的,沈总裁这些天也一直郁郁寡欢。”

    “他本来就不笑。”

    “我是说沈总裁的心情很不好。吃不好、睡不香。不过是硬撑着罢了。”常秘书苦口婆心地说,身为沈翼的秘书,她是这场误会里最可怜的受害人,每天看着老板冰冷的脸,简直想跳楼,要想解脱,就是帮忙和好。

    贺楚楚也鼓励道:“我都陪你来这边了,你要是退缩能对得起我吗。”

    “可是……”

    “没有可是。”

    常秘书直接动手把唐苒推出门,然后砰的一声关上办公室的门,和贺楚楚四目相对,都有些激动和兴奋。

    比起她们的激动,唐苒更紧张,原本她一直很自信自己无论做了什么沈翼都会纵容她,可这一次连续被他冷淡好几天,多少自信也都被消耗完了,只剩下忐忑和犹豫,很想落荒而逃,可现在人已经站在门口,退后大概会被骂死。深吸几口气,她本想推开门,又赶紧收手,改成敲门。

    很快,沈翼的声音传出来,平静得过分,听不出什么异样,“进来。”

    唐苒再次深呼吸,推开门,走进去看到她日夜思念的男人,疼痛的心瞬间跳起来,贪婪地盯着,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呆站在那里。

    眼睛盯着资料,手里的钢笔龙飞凤舞,正在签字,沈翼以为进来的人是常秘书,压根看也没看,可一直没等到人开口,皱着眉抬头,看到唐苒的瞬间愣了。她好憔悴,眼睛虽然明亮如初,却藏着不安。

    沈翼手里的笔在资料上落下一个点,顺势就放下,看着她,“怎么突然来公司了?”

    唐苒看他的表情、听他的声音,还有这句冷淡的话,好不容易忍住的委屈瞬间冲上心头,眼泪差点落下来,咬着唇忍了好一会才没掉落,“你不是说要教我做事?”

    “哦。”

    站着不是,坐着也不是,他的声音里没有一点温度,唐苒几乎要夺门而出,可脚还没迈出去,眼圈都温热得不行,只能低头蹭掉。

    看她低着头,用手背蹭脸颊,沈翼握紧的手发白,叹了一口气,“你都没有好好吃饭吧,就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吗?”

    “我不饿。”

    “以后要学着照顾自己。”

    “你要离开我了?”唐苒惊惶不安地抬头,这句含糊不清的话让她的心像是被狠狠捶打一记,什么理智、委屈都没有,只剩下不可明说的慌乱。她不想让沈翼走,不想听到像告别一样的话,明明之前那样宠她,为什么突然全部收回?

    眼睛微垂,沈翼不忍看她的难过,“我总要有自己的生活。”

    “我错了、我错了。”眼泪滑落,唐苒抽噎着说出这话,“对不起,我不该因为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对你发脾气,我不该误会你,都是我的错,他们都不重要,我不在乎他们。”沈翼沉默地看着她。

    “我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不顾骄傲和面子,唐苒几乎要咬破唇,终于说出口,“我喜欢你,一直一直喜欢你,你回来我身边好不好?”

    凝视着她满是祈求的眼睛,明明心疼得要命,却还要伪装。沈翼握紧了手指,“找没处离开。”

    “对……”唐苒哽住,“你不离开?这是真的吗?你要发誓我才相信。”话一出口意识到自己好像又任性了,赶紧弥补,抹掉眼泪抬头看他,总算在他的脸上捕捉到一点复杂眸光,心里多了些期待,慢步走过去,犹豫着开口,“邹云帆拜托的事情忙完了吗?”

    “已经好了。”

    “那你晚上还要睡在公司吗?休息不好很容易感冒,你跟我回去好不好?”

    深深地看她,明明很委屈,却还要努力找话题。沈翼刚要起身,可还没来得及,门又被敲响了。

    “进来。”

    这一次的确是常秘书,她讪笑着,表情怪异,“沈总裁,有客人来了。”

    “是谁?请进来吧,苒苒先去休息室吧。”

    听他喊出自己的名字,唐苒的眼睛骤亮,“好。”

    “不、不合适吧。”常秘书看看明显哭过的唐苒,很是心虚,“是郑小姐。”

    唐苒倏然抬头,看向常秘书,看到对方为难的表情,心里一沉。

    沈翼的神情也有些复杂,“她有什么事?”

    郑眉来这里还能做什么,还不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常秘书有种把自己埋掉的冲动,幸好有人帮她解了围。

    郑眉的声音传来,“怎么,没大事就不能来看你吗,沈总裁。”她从门口走进来,笑盈盈地说:“前些天邀请你参加酒会,结果常秘书说你生病了,很虚弱没办法去,我一直担心着,今天正巧经过楼下,又没什么事情,就上来看看你,难道不欢迎吗?”

    她原是满脸笑意的,等看到房间里三人各自微妙的表情时,愣了一下,随即又恢复笑容,“怎么这么多人,你有紧急的事情要忙吗?”

    唐苒的脸色泛白,指尖在掌心握紧。沈翼却恢复了平时的冷静,微微一笑,“没有。”

    “那就好,我还怕打扰你。”郑眉的手里抟着一个精致的盒子,也没走到沙发那里,直接走到沈翼的办公桌前,“来,这是送你的小礼物。”

    “是什么?”

    “你猜。”郑眉眨眨眼,有些得意,看他但笑不语又贴心地解释,“放心吧,不是什么贵重礼物,是我爷爷的字,你上次赞美他写得好,老爷子美得不行,像小孩子一样高兴,一直惦记着写幅送你,你不会不要吧。”

    接过东西放在旁边,沈翼没有拒绝,“谢谢。”

    “这么客气做什么,我只是跑腿的,要真是想谢,就请我吃顿饭吧。”

    沈翼瞥了唐苒一眼,看她委屈得泛红的眼睛,顿时没了说笑的心思,露出公式化的笑容,“这是应该的。”

    “你就是太客气,我和你认识这么久,总算是关系不一般的熟人了吧。”

    微笑着看郑眉,沈翼没说什么。

    房间里陷入微妙的平静,常秘书想跑,又不敢,生怕这三个人闹出什么问题,只能硬着头皮站在唐苒的身边,悄悄勾了一下她的手指,让她别难过。

    郑眉觉得没意思,余光扫了唐苒一眼,“好啦,东西送到了我就回去了,有机会联系我,别忘了还欠我一顿饭。”

    “好。”

    “那我先走了。”

    沈翼站起身,“我送你。”

    唐苒猛地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沈翼,他却始终没看过来一眼,随在郑眉的身后走出去,两人并肩离开,从背影看着格外般配,走出去之后还能听到交谈声。

    两人走了,常秘书尴尬得要命,看着唐苒,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好,“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是生意上有往来,你别多想。”

    唐苒没什么表情,只剩下惊惶和不安,“我没事,你先出去吧,我自己待一会。”

    “好吧,别多想,真的没什么。对了,刚才贺小姐走了,说是等你的好消息。”

    “嗯。”

    “苒苒,你真的没事吧?”

    “没事。”

    艰难地露出笑容让常秘书放心地离开,直到房间里只剩下她自己,唐苒终于压抑不住情绪,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她现在终于体会到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了,是很痛很痛。明知道就算沈翼送郑眉出去可能只是基于礼貌,并不一定会发生什么,明知道他不会用这种办法故意让她难受,但心还是疼得厉害,像是被人揉成一团丢在地上。

    不只是如此,甚至沈翼看郑眉一眼,对郑眉微笑,这所有的举动都像是一根根针扎到唐苒的心里、眼里,让她难受得想哭。可她不确定现在低头能不能换来他的回头,不确定他还会不会一如以往地宠爱她,毕竟这个男人被她伤透了心。

    她终于知道,看到在乎的人被别人觊觎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难过。郑眉只不过是出现一次,她就已经心痛难抑,那沈翼呢?想到她每次恋爱都要告诉他,和别的男人说过的话都一字一句地转述,那时候的他是什么心情?

    唐苒努力回想,拼命想,却只记得沈翼模糊的微笑,他一言不发地看着她,而她在眉飞色舞地讲述。那时候的他是不是也像现在的她一样痛,像她一样难过?可他从没说过,一次都没有,如果不是这一次的误会,这种痛楚还要在他心里埋藏多久?就算她回到他的身边,偶尔想到曾经。还是会痛。

    此刻,唐苒甚至庆幸有机会发现了这一切,能够明白他的心痛,才不会总是无意识地伤害他,可想到他刚才陪着郑眉离开的背影,又忍不住哭得厉害。

    就算知道又能怎样呢,就算她低头祈求,也未必能换回沈翼的心,想到这,她恍惚地走了几步,几乎要摔倒,好不容易扶住桌子才站稳。

    唐苒看着属于他的办公室,有属于他的淡淡的味道,让她贪婪地不想放过一点一滴,却只能静静待着。除了等待,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一遍遍告诉自己,他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

    只可惜,这种希冀并没有实现。

    漫长的十几分钟,却像是已经过了十几年,唐苒的眼睛干涩得难受,沈翼却一直没回来。猛烈的绝望涌上心头,唐苒苦笑,也许他就是为了躲避她才不回来,继续等下去又有什么意义。他说过,这世界上有太多人即便相爱,也会擦肩而过,成为过客。这一次,即便她不逃,终究还是要错过了吗?

    唐苒哭累了,心也麻木了,终于鼓起勇气转身,只是走到门口,还是留恋地回头,这个办公室她也许再也没机会来,她想清楚地记住一切。可用一分钟铭记真的太难,她最后也只能强忍着悲伤微微一笑,拉开门。

    腿像是灌了铅一般,每一步都走得很困难,好不容易走出这间让她留恋的办公室,还想再看最后一眼,却在转身的时候看到靠在墙边的男人。

    沈翼与她四目相对,重重舒了一口气,“如果你还不出来,我恐怕就要忍不住冲进去了,你就这么笨吗,只知道掉眼泪,就不知道要出来……”

    话还没说话已经被迎面扑来的人紧紧抱住,唐苒冲进他的怀抱,抱住了失而复得的爱情,“沈翼……”

    沈翼的眼睛里透着从未有过的满足,声音却也疲惫,同样忍耐了十几分钟,“就知道躲在里面哭。”

    “沈翼,我爱你。”唐苒舍不得撒开手,只想紧紧拥着他,再也不顾什么害羞不害羞,干脆痛快地喊出来:“我喜欢你,我爱你。”

    把她从身上扒开,沈翼忍不住笑,手指在她哭得红肿的眼睛上摩挲。“我知道、我知道,你喊得这样大声,是要让公司所有人都听到吗?”

    他的打趣像是强心针,让唐苒沉寂的心评评跳起来,想到那漫长的十几分钟,又忍不住掉泪,忍不住哭诉道:“你为什么去这么久?为什么去送她?”

    “对不起,我不该让你难过。”沈翼叹息,他这一生都要被这个女人吃死了,即便在这几天里一次次骂这丫头没心没肺,竟然不知道主动过来找他一次,可看到她现在泪眼婆娑的样子,又觉得自己小心眼得很,怎么舍得丢下她这么久。

    “对不起、对不起。”

    沈翼听到她也道歉顿时哭笑不得,刚想说什么,突然听到身后有强忍的笑声,扭头看,除了憋笑憋得脸通红的常秘书还有谁。

    心情很好的他没有计较这些,只是抓住唐苒的手,“我们进去吧,不然真的要被币个公司的人围观了。”

    唐苒抹抹脸,也有些不好意思。

    看两人牵着手进了办公室,总算能笑出声的常秘书差点瘫倒,她赚到了、赚到了,就算明天被沈总裁夺命追杀都值了,这辈子能看到沈总裁这么犯蠢的一天,无论怎么倒霉都值得。

    办公室外,笑到虚脱的常秘书给贺楚楚发简讯,还不忘附上冒险偷拍的照片一张。

    办公室里,还在不断道歉的唐苒被沈翼压在门上,从失望到欣喜,他今天的心情复杂极了。短暂的喜悦后,男人的本性冒出来。

    好几天都没碰到心爱的女人,只能看照片。沈翼看着近在咫尺的娇嫩脸庞,怎么能忍得住不下手?他急切地吻住,只想用行动告诉她他多么喜欢她。

    唐苒被吻得呼吸急促,手臂却紧紧揽着沈翼,顾不得是在办公室里,只想不管不顾地抱着他永远不放开。

    可唐苒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在他解开她的衣服的时候,气喘吁吁地开口,“沈翼,郑小姐……”

    只想吻遍她全身上下,沈翼的动作有些粗鲁,他不想在这样美好的时刻提到煞风景的人,可看唐苒满是紧张的眼睛又心软,手指迅速地脱了她的内衣,还不忘解释,“我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会私下见面,等到明天就让常秘书帮着挑一份礼物送回去,她会明白我的意思。”

    “真的吗?”

    “你现在不该去想那些事情,只能看着我,就因为你的不信任让我忍耐了这么久,一定要负责。”

    她来不及辩解,唇瓣就被封住,这一吻更是勾动起两人心头的天雷地火,谁也顾不得再说什么,只沉浸在缠绵的情|欲中。

    ……

    这一次,爱的欲火燃烧得格外猛烈,办公室里到处都留下两人纠缠的痕迹。要了她许多次,沈翼才满足,如果不是怕她虚脱,还不肯停下来。

    累得连手指都抬不起来,瘫软在休息室床上的唐苒昏昏欲睡,感觉到沈翼又要吻她,嘤咛一声,“好累……”

    “你可以继续睡。”沈翼的吻铺天盖地而来。

    不得不睁开眼,唐苒一面想要他,一面又累得要命,就在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

    她的手掌撑着沈翼的胸膛,怯生生地开口,“那个……”

    “什么?”他不肯放开,还在索吻。

    咽了咽口水才开口,她一脸无辜,“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不可以生气哦。”

    “说吧。”

    “我不小心把手机丢到你的鱼缸里,好像把你的鱼吓病了,都不肯欢快地游泳了,躲在角落。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唐苒说着,露出一脸无辜,想让他少惩罚她一点。

    看她眨着眼装可怜的模样,沈翼突然笑不可抑,笑得令她紧张了,才开口,“那只好拿你自己赔偿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棍总裁最新章节 | 恶棍总裁全文阅读 | 恶棍总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