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出头天 第七章 进宫见婆母 作者 : 寄秋

唔!唔!这是什么?压得她不能动,好重……

不知名的重物横过她的腰腹,没法翻身的成清宁猫似的发出嘤咛声,轻推着腰上木桩般的东西。

推不动的她也不睁开眼,顺着往下模,可模着模着就觉得有些怪异,木头会这么光滑吗?这比较像……像什么呢?她想了一下,又往硬实的木桩上一掐。

咦!是人腿?

刚醒来的脑子还不是十分清明,一片迷迷糊糊,她还在努力让神智归位,头顶上方就传来一阵胸腔震动的笑声——

“还没喂饱你吗?小妖精。”

还没喂饱你、还没喂饱你、还没……“秦王?!”

哎呀!她的腰……又酸又痛,像被肢解过又重新缝合,每一寸肌肤、每一根骨头都不像是她的。

“想去哪里呀?秦王妃,你连自个儿的丈夫也不认得。”一夜夫妻百日恩,她倒是忘性大。皇甫桓一手拉住忽地蹦起的妻子,一手扶住她秾纤有致的小蛮腰,防止她蹦过头摔下床。

“可你……你怎么是秦王?那一年出征时你身边那人是谁?”她后知后觉的想起昨夜被她忽略的环节。

“那是九皇子。”她也真迟钝,人都被他吃干抹净了,她才为时已晚的发觉此王非彼王。

“所以你才是秦王?”她居然认错人!认错人也就算了,昨天见到他时只开心是遇到“熟人”,压根没想到这一茬来。

“很失望?”他挑眉,把妻子重新搂入怀中。

“很意外。”绝对是惊吓。

她怎么会犯这么大的错误呢?九皇子和他站在一起明显气势弱了些,也少了在战场上锻链出来的杀气和令人望而生怯的辗压式霸气,他就是一根带血的长枪,标立在腥风血雨中,悍然无畏。

“我不像秦王?”皇甫桓轻抚她柔顺乌丝,半张面具下的脸柔情似水。

“太年轻、太好看了,和我想象中不同,一度我还以为秦王有三、四十岁,是个‘老人家’。”当时一说出口,她被四妹妹鄙夷了,足足嘲笑了她半年之久,说她是井底之蛙。

“亏你出身宁平侯府,竟不知秦王是太后幼子,她四十岁那年才生下的老来子。”因为中年得子,所以把他当孙子养,有些过于溺爱,先帝才把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他。

她脸上一赧,“那时候我是庶女嘛!整天想着多识字、多赚点银子,秦王这人物离我太遥远了,没必要多做打听,反正有大姊姊珠玉在前,我这小虫子凑什么热闹,还不如专心在生财大计上,人有银子胆子就肥。”

“那你的胆气有多肥?”他笑拧她鼻头。

“有你这座大靠山在,要多肥有多肥,肥得都快走不动了。”秦王妃呢!嫡母见了她都得行礼。

“不是银子养肥你的胆?”他取笑。

成清宁羞赧地往他胸口一靠,“权势大过天嘛!银子都要靠边站,我很识时务的,有没有奖赏?”

“赏你大板伺候。”还敢讨赏,没分寸。

“这是罚。”她不满地发出抗议声。

“那就再服侍我一回,让我满意了……”他顺势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双手上下游移。成清宁玉颜大变,“不行啦!昨儿夜里都……好几回了,再来一次会死的,我吃不消……”

连着要了三次水,她都不敢看荷叶、荷心了,她们不经意瞟见她身上青紫瘀痕,眼中闪过惊惶神色,欲言又止的多瞄了几眼,想为她上药又开不了口,惶惶然地面有难色。

“夫君的话你敢不听?你就从了吧!”谁叫她太诱人了,浑身散发勾人的甜香,让他欲罢不能。

显得急切的皇甫桓长驱直入,一次又一次的大杀八方,大将军的威风战得小人儿娇喘吁吁、弃械丢甲的直讨饶。

也不知过了过久,云收雨歇。

被蹂躏得全身虚软,再也不想动的成清宁只剩下娇软的喘气声,她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兽性,瞧她这一副软泥样,就知道她被践踏得多么糟糕,全身上下无一处没被啃过。

“桓哥哥……你别再逼我了……再来一回我……我真死给你看……”她现在这情形虽未死但也差不多了,浑身没力气。

皇甫桓低笑,吩咐人备水。“不会了,再来一回会来不及进宫见太后,你这杯媳妇茶少不了。”

“啊!要见太后……噢!疼……”她又忘了不能用力坐起,此时的皮肉处于使用过度阶段。也许她该去练瑜伽。

“小心点,别老是莽莽撞撞的,你也别太紧张,新妇入门的头一天都要拜见公婆。”只是她的婆婆比一般人尊贵。

“可是那是太后……”感觉离她很远,戏文上才有的。

“我们的母后。”生他的亲娘。

“母后……”难以形容的感受,她一个小小的庶女居然成了太后的儿媳妇,当起了皇亲。

成清宁是被王爷夫婿抱着到浴间,她让人在黑檀浴桶滴入数滴舒缓身心的复方精油,以烫红皮肤的水温浸泡一刻钟,期间她还小睡了一下,打了个盹,起身后擦干身上的水珠再抹上一层淡淡的香膏。

做了一番调适后,她满血复活。

回到寝间,已梳洗好的皇甫桓穿着织绵绣云纹镶南珠常服,手拿一卷兵书坐在轮椅上,聚精会神的看着。看到他丝毫未伤的半张美颜,以及再也站不起来的双腿,成清宁的心里酸涩不已,原本一个叱咤沙场的好儿郎,意气风发的奋勇杀敌,如今只能困在方寸之地,有志不得伸。

“桓哥哥,要走了吗?”宫里的规矩她不懂,且看且学吧!反正能纠正她的人不多了。

“再等一会儿,我看完这一页。”不急于一时的皇甫桓一字一字细读,就见一只藕白小手往书上一放。

“再等天就要黑了,你能等,我不能等,要是去迟了,身为儿媳妇的我可是大大的不是。”婆媳是天生的敌人,很难兼容,婆婆可以打骂媳妇,媳妇却一句重话也说不得。

“放心,母后不会见怪于你。”她欣喜都来不及又怎会动怒,盼了多年终于盼到秦王府多了位女主人。成清宁一点也不相信他的说词,当儿子的是无法体会媳妇的心情。“我不是大姊姊,太后肯定会不快。”

“她是她,你是你,母后就算不悦也不会针对你,那不是你该担心的事。”坐立难安的应该是董氏母女。正如皇甫桓所预料,整夜未阖眼的董氏十分紧张的望着门外,提心吊胆的数着时辰,算计别人的人难免心虚,她惶恐难安的担忧下一刻秦王府的侍卫会踢破侯府大门,将入了门的新娘子原轿遣返,兵戎相向地索讨一个交代。

一直到日头渐渐升高,她吊着的心才慢慢平复,若无其事的处理家务,分配各处的差事,准备成清宁回门事宜。

倒是成清仪没事人似的照常作息,恍若此事和她无关一般,好吃好睡的早起梳妆,到母亲房里问安,练了一会儿琴,绣了两只蝴蝶,信步走到池边喂鱼,嘴角恰到好处的微笑。

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错,反而认为成全了三妹妹,要不是她舍弃了这桩婚事,凭着三妹妹庶出的出身哪攀得上滔天的富贵,三妹妹该感谢她给的机会,造就她成了秦王妃。

而她自己呢?她也不担心,认为自有她的良缘,等这件事过去了以后,她会开始议亲,从京城各家的公子中挑选她最中意的一个,到时再请太后赐婚,成全一对百年佳偶,岂不皆大欢喜?

只是她忘了自己已十七高龄,能挑的对象不多,而又和秦王定过亲,稍微有点地位、成就的勋贵、世家都不会挑她为宗妇,比起宁平侯府,大家更不愿得罪秦王府。

成清仪的下场可想而知,绝非此时作着春秋大梦的她可以预料,过了今日,她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你是月湖的媳妇?”是她眼睛花了吗?怎么感觉不太对劲,仪姐儿身量有这般高姚吗?胸前鼓鼓的。

“是的,太后,儿臣是秦王妃。”事到临头,成清宁还是有点紧张,声音有些绷紧。

“抬起头,让哀家瞧瞧。”她是上了年纪,但还不到老眼昏花的地步,会把人看错了。

“是。”芙蓉玉颜缓缓一抬,目光低垂。

太后一手捂着胸口,倒抽了口气,“你……你不是仪姐儿?”

“是的,太后,儿臣是妹妹,大姊姊身子骨弱,难为人妇,为了皇家子嗣着想,母亲只得委屈大姊姊,忍痛割爱。”她回答得可圈可点,全无不妥。

闻言,双目一眯的太后厉言一指,“哀家记得宁平侯府只有一个嫡女,你们竟敢以庶充嫡,坏我皇家体统。”

本就跪地的成清宁语气清亮的说着,“母亲已将儿臣寄在她名下,在族谱上已是嫡女,并无欺君之意。”

“好,好,好个蕙娘!枉费哀家疼了她几十年,在哀家的眼皮子底下也敢来这一招偷天换日,把哀家当成昏昧的老太婆耍得团团转,她真以为哀家会惦记着姊妹情而不怪罪于她吗?”果然恩宠太过会养大一个人的心,她错在低估了人心。

董蕙娘,好样的,今日敢打她的脸,日后她一定会送一份重重的礼回报于她,皇家威仪不是她招惹得起的。

“太后息怒,勿气坏了身子,母亲也是为了王爷着想,王爷都二十有三了,至今仍膝下犹虚,儿臣身子壮实,好生养……”成清宁越说脸越红,自个儿都觉得难为情。

她又不是生孩子的母猪,干么贬低自己,十五岁生子还是太小了,身子骨尚未发育好,容易难产,一尸两命。

可是这个节骨眼上什么也顾不得了,太后爱听什么就挑什么讲,先安抚住老人家再说,反正怀不上也不是她一个人的事,王爷的“残疾”才是最大关键,往他身上推准没错。

成清宁十分得意自己的急智,从古至今,凡是稍有年岁的长辈都有个共通的心愿,那就是早日抱孙,不管他已做了几回祖父、祖母,孙子是越多越好,百子千孙不嫌多。

果不其然,一说到子嗣问题,原本怒不可遏的太后稍降火气,清铄的双眼看向新任儿媳的肚皮,眼中出现丝丝期盼亮光,彷佛多看两眼,白胖孙儿就会蹦到她怀里似。

“得了、得了,起来吧!别把哀家的小孙子给跪没了,你是个好的,不像你大姊姊,真当哀家耳聋目瞎吗?要不是月湖出了事,她会舍得将秦王妃之位拱手让人?”还不是看他残了,脸也毁了,心生嫌弃。

“月湖?”成清宁一脸纳闷。

太后呵呵笑道,朝她一招手,“月湖是秦王的小名,当年先帝在湖中泛舟赏月,他一出生便取名月湖。”皇甫月湖……“好听呢!太后,就跟王爷的人一样,皎皎明月一般的人儿出自湖中仙泉,孕育天人似的如玉品性,凡人莫有此神采,唯有王爷才是人中豪杰。”

“你很喜欢月湖?”太后目光锐利的盯着她。

“王爷很好,他是儿臣见过最好看的人,儿臣喜欢他对儿臣好。”以男人而言,秦王真的很不错。

“他对你好你才喜欢,他若对你不好呢?”夫妻是一辈子的事,能和和美美是最好。

成清宁迟疑了一下,最后决定说实话,“喜欢是互相的,若是王爷对儿臣不满意,儿臣执意要讨王爷欢心反倒会令他不快,若是王爷无心,儿臣会做好秦王妃本分,绝口不提儿女情爱。”

“嗯,你是个拎得清的,没满口好听话来哄哀家开心,也许月湖娶了你反而是他的福气。”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太后这话说得儿臣心虚,其实儿臣才是沾到福分的人,王爷的好是说也说不完,捡到宝的儿臣是前世烧了高香,这才天赐良缘,喜结鸳盟,儿臣被王爷的好迷了心窍。”她努力地露出一副恋慕夫君的神态好取悦太后,没有一个母亲不愿别人大肆地赞扬自己的儿子,听得越多越开怀。

“你不介意他的脸?”模着良心自问,她至今还不敢直视儿子狰狞肉翻的左颊,被火箭烧过的脸上满是坑洞。

她摇头。“人太完美会遭天妒,王爷这样正好,他早些年南征北战太累了,为了朝廷,为了百姓,他连终身大事都耽搁了,老天爷终于看不下去,让他休养几年好养精蓄锐,再为国家社稷尽一份心力。”

“好,好,说得好!真是好孩子,难怪月湖会特意带你来拜见哀家,你的确够格当皇家儿媳。”这孩子比仪姐儿好,目光深远,言谈有物,落落大方又不失纯真。

“太后……”真不容易,过了第一关。

太后慈祥的拍拍她的手。“该改口喊哀家母后了。”

“是的,母后。”被认同了。成清宁在心里吁了口气。

“来,母后给你的见面礼。”太后从手腕上月兑下一只质地古朴的羊脂白玉手镯,玉镯上雕着龙凤呈祥细纹,看得出有些年头,价值连城。

“太……母后,这太贵重了,儿臣不能收。”这一看便知是太后的心爱之物,玉质通透,已养出灵性。

“收下,母后的好东西多的是,不给儿媳妇要给谁?”低沉的男音从殿外传入慈恩宫。

“王爷……”他来了。

“月湖。”这小子急什么,怕她老太婆吞了他媳妇儿吗?

一个黑壮的随从推着轮椅入内,轮椅上的皇甫桓依旧戴着那张触目惊心的鬼面面具,神情淡漠。

“母后,你没有为难我媳妇儿吧?她年纪小,胆子更小,你一瞪眼她就慌了,语无伦次的说起胡话。”皇甫桓一入殿先查看妻子的神色,见她面色红润、眼神清澈,这才安了心。

“呿!哀家才说几句就护上了,当初是谁死也不肯成亲,非要哀家逼你才肯点头,如今是晓得软玉温香的好了,才分开一会儿就耐不住,你皇兄没笑话你吗?”夫妻感情好是好事,不成怨偶,早生贵子。

一提到皇上,皇甫桓幽深的瞳眸闪过一抹暗光。“新婚燕尔,皇兄能体谅,儿臣终能体会母后的苦心。”

“好,你肯走出王府哀家就很欣慰了,打从你……唉!哀家就鲜少见到你,多次召见也不入宫,哀家心里念得慌,直想着哀家若阖上眼前不知能不能见到皇儿最后一面。”她活着的儿子就两个,不希望有谁过得不顺遂。

“母后,你是瑶池金母下凡来,会活到千岁千千岁,王爷有你护佑着自然也是千岁千千岁,你们是仙人一样的长寿翁,哪个敢收?”太后呀!你真的疼爱儿子吗?为什么一眼也不敢看向秦王,他都戴上了面具你还怕什么?

母不嫌儿丑,癞痢头的儿子是自个儿的好。

可是太后面上笑着,双眼却专注在女官送上来的香片上,她也不喝,就看着,好像茶汤里会开出一朵花似。很可笑,却也可悲,她怕儿子的丑脸,能不看就不看,她当然爱秦王这孩子,可说服不了自己不去害怕,这孩子让她想到先帝,当年先帝的死也有她一分“功劳”在,她要她的儿子当皇上。

天家没有骨肉情,只有利益和权力。

“瞅瞅,瞧这张小嘴多会说话,把哀家说成神仙了,哀家得赏,你说说看你要什么?”抬起眸来,她看向这巧笑倩兮的儿媳。

明白天上不会掉馅饼的成清宁轻摇螓首,“儿臣什么也不缺,想要什么王爷自会给儿臣。”

“嗯,是个心不贪的,不过哀家的话一出口断无收回之理,哀家再想想该赏你什么。”她还缺什么呢?

“那儿臣先谢谢母后的赏,母后的慈爱常在儿臣心间。”有好东西就收,她不会客气的。成清宁笑眯了眼。

“母后,你可别被她骗了,她是个财迷,小心她哄得你掏光大半辈子的家底。”面泛柔意的皇甫桓轻握妻子小手。

“真的吗?”还是个财迷?

成清宁娇嗔的横目看过去,“王爷,夫妻本一体,你干么掀妾身的底,大不了妾身将在母后这儿掏到的宝分你一些。”

“一些?”他不满的颦眉。

“就一些?王爷比妾身有钱,不能贪妾身的小私房。母后,你得帮儿臣顾着,别让王爷撬了墙角,他最看重边关的兄弟,一回头就把金银财宝全散了,给他们买冬衣、军备。”她是胡诌的,没想着秦王真的会拿自己的银两贴补军中战死将士的遗族。

“呵呵……哀家当回守财奴,替你守银子……”

用过午膳后,在太后的欢笑声中,秦王偕同秦王妃离开四方高墙的皇宫,秦王夫妇和乐融融的传言流出宫中。

很快地,京城人士都晓得宁平侯府的大小姐嫌弃秦王身残面毁,毁约背信以庶妹充嫡女替嫁,宁平侯府三小姐幸运受到王爷宠爱,一时佳话如潮,奠定她秦王妃美誉。

“没出息。”

“没出息就没出息,那可是太后耶!我没吓得双腿打颤已经是万幸。”她以为她撑不过太后那一关。皇甫桓没好气地拭去她手心的冷汗。“怎不见你怕我,满朝文武百官见了我都儿一颤。”

菊花……呃,不能脑补画面,太猥亵了。“我认识你时不知道你是王爷,等晓得你是王爷我已嫁给你,忘了怕。”

“哼!我看你是吃定我了。”狡猾成性的小狐狸。

在马车上,她轻偎在他怀里。“嫁汉嫁汉,吃饭穿衣,我不吃定你要吃谁家的饭?要是想吃别人家的,想必王爷你也不肯。”

“你这张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难怪母后被你哄得没停过笑。”连太后那么精明的人都陷入她一口蜜嘴,脸上微笑没消失过。

“不好吗?”她问。

“好。”太好了。

“太后很寂寞,她只希望有生之年儿孙多陪陪她。”最尊贵的女人也是最可怜的,从她踏进宫门后,只有死才能离开。

皇甫桓倏地收拢双臂,拥妻入怀。“不要变,宁儿。”

“只要你不变我就不变。”她将手心贴向他胸口,意思是将心比心,他若此心不变,她一生相随,至死不渝,君有二心,妾当与君绝,从此天涯两分离,不再倾心。

“十七皇叔,听说你被宁平侯府摆了一道,他们以庶充嫡地羞辱你,让你丢尽颜面,现在宗室们都在议论你……啊,你府里怎么有女人,你不是不行吗?怎么能金屋藏娇……”

冒冒失失的九皇子皇甫寻像横冲直撞的大蛮牛,看也不看情况的推开拦阻在外的两名侍卫,直接闯入他一向来去自如的书房。

他真的有点目盲了,没瞧见蹲在秦王面前,以香药乳膏为秦王推拿,按摩他有些萎缩的腿的华服女子,劈头就是一长串为秦王抱不平的话语,想帮人出头的连珠炮说不停,还不经意中泄露出秦王的“隐疾”。

突地有水泼在他鞋面上,他才警觉书房有人,还是容貌娇妍的小美人,他不禁言语轻佻了些。可人话太多会招来不幸,他有幸见识到了。

“我是秦王妃。”拭了拭手,拉下王爷夫婿的裤管,成清宁身段婀娜的起身。

“呃,你……你是秦王妃?!”皇甫寻一脸愕然的看看她,又转头看了脸色微沉的十七皇叔,心里喊了声:糟。

“我是秦王妃。”成清宁忽地笑了,满室如百花盛开,温暖而瑰丽,置身其中的人感觉心里的花也开了。

“十……十七皇婶,我是小九皇甫寻,我这人性子直,不太会说话,说错了话请你多见谅。”他面露懊恼地抓耳挠腮。

“没关系,人都有‘年幼无知’的时候,牙齿咬到舌头也是常有的事,你还小,多长几年就长见识了。”小辈们嘛!不能太苛责,有过便改,无过鞭策,放养的野马长得肥。

咦,他怎么有种被嘲弄的感觉,难道是他的错觉?“是,十七皇婶,小侄不会再莽莽撞撞了。”

“对了,你说你十七皇叔不行,他哪里不行?十七皇婶好找太医给他治治。”他怎么可能是那方面不行,连着两天折腾得她死去活来。成清宁水眸轻飘,睐向某位脸很黑的王爷……下半身。

“嗯——小九,你说十七皇叔行不行?”眼神很锐利的皇甫桓射出无数眼刀,刀刀令人心口发寒。

皇甫寻冷汗暴流。“行,十七皇叔怎么会不行,太行了,一夜御九女绰绰有余,连番上阵不知疲累,精壮如虎。”

“一夜御九女?”女声质疑。

得了姑意,失了嫂意,他又流汗了。“一遇到十七皇婶就收山了,虎归山林,情归一人。”

她略感满意的点头。“小九,你跟你十七皇叔好好聊聊,他那张脸十七皇婶想帮他治,让他别扭扭捏捏地像大姑娘上花轿,恨嫁得很又哭嫁,让送嫁的人很想把花轿砸了。”

没有轿子就不闹了。

“十七皇叔的脸能治?”皇甫寻讶然,眼神有异的看向两眼专注在王妃身上的秦王。她点头,“我有七成把握。”

身为芳疗师的成清宁曾治疗过一位火烧车的烧烫伤患者,皮肤烧得狰狞难看,她用了三年时间帮她按摩除疤,虽然还有点痕迹在,但只要妆稍微化浓一点就能掩盖所有瑕疵,像个正常人。

除掉老皮,自然长出新皮,一次一次的磨掉丑陋的表皮,久而久之新长的女敕肉便会取代旧疤,她再以推拿的手法将皮肉推回原位,自是恢复原状。

她还没见过王爷脸上的伤,因此不敢断定是否能完全祛疤,不过一、两年时间是跑不掉,淡化疤痕要长期作战。

“那治呀!还等什么?你瞧过十七皇叔从前的绝代风华吧!他的脸不能毁。”皇甫寻比伤者本人还激动的挥动拳头。

成清宁笑了笑,一福身道:“那就拜托小九了。”拜……拜托他,什么意思?

一头雾水的皇甫寻猜不透那道意味深长的笑是什么意思,他想破头也想不出所以然,人都走远了才回过神。

“十七皇叔,烦请解惑。”他虚心求教。

“蠢货。”没见过比他更蠢的蠹东西。

他一怔,面上发臊。“十七皇叔,你干么骂人?我就是不晓得才问你,十七皇婶的表情很诡异,我心里毛毛的。”

“诡异你的头,自个儿蠢还不晓得蠢在哪里,你到底能有多蠢?你十七皇婶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用意,那就是让我拿下面具。”她要他正大光明地做人,不再遮遮掩掩地躲在面具后头。

“啊!”原来如此。

“啊什么,你认为我这面具能拿下来吗?”他的脸毁了,多少人的心安了,他们并不乐见从前的战神再度复活。

“这……”他苦恼的干笑,眼中流露出一丝愧疚。功高盖主——就因为这四个字,秦王不得不残。

“我不在意再也不能领军出征,但是我不能接受在我为国杀敌之际,背后捅我一刀的是自己人。”

抚着伤腿的皇甫桓眼底有着难掩的伤痛,那支带毒的箭是从他正后方射来,换言之,是他自个儿阵营射出的箭,那是他带领了多年的兄弟,他们一起出生入死的浴血奋战,也曾夜奔百里追逐逃走的敌方残部,更喝过同坛子酒,大口吃肉,露宿大草原。

可是一个从三品的定远将军就把他收买了,为了封官荫子,那叛徒毫不犹豫的将箭矢射向他。

好在他当时听见身后有破风声传来,险险闪过,可即使避开会穿心而过的威胁,然而连发的三箭还是射中他的大腿。

他没杀了那叛徒,因为他知道想要他死的另有其人。

“十七皇叔……”皇甫寻话在口中化成无形的风,悄然而过,有些事你知、我知,不宜宣诸于口。

当年北上伐夷,他亦是先锋军之一,初生之犊不畏虎的他仗着十七皇叔的余威,连打了几场胜仗,立下汗马功劳,得意忘形的想趁胜追击,多攒些战功。

十七皇叔脸上的伤便是为救冒进的他所受,当时军医说还有救,只要连续敷药一个半月便能完好如初,在战场上,那不过是寻常小伤而已,比起断胳臂、少条腿、脑袋没了,简直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可十七皇叔选择不医治,任其恶化,以致到如今不可挽救的地步,皇甫寻始终不明了为什么十七皇叔不肯让军医诊治,直到那支暗箭射来,瞬间脑子一片空白的他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战功太甚会招来猜忌,一心为国为民也是错的,十七皇叔只是亲王,并非坐在皇位上的那一位,他做得太多了,多到君王无法忍受,没有一个上位者愿意臣子的声望高过他。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十七皇叔的无妄之灾令他心灰意冷,他交出兵权不再带兵,宁愿成个所谓的富贵闲人,在府邸中无所事事的当废人。

“你要帮你十七皇婶劝我吗?”他的脸……要恢复吗?恢复然后呢?

皇甫桓决定不去想以后,他只想把眼前过好,以前他只有一个人,怎样都无所谓,一日度过一日地数着春夏秋冬,可如今他多了一个人要保护,封闭已久的王府大门也该开启了。

先前,他以为娶的是自视端庄大度的成清仪,想都没想过要碰她,夫妻各过各的生活就好,互不干涉也不交流,他给她她要的尊荣,让她到死都保有秦王妃的封号。

他不能有后代,那会犯了帝王大忌,即使他已退出军中,但他带出来的将领只信服他一人,他若有子嗣,他们会继续追随下一代,而这正是皇上所不能容忍的,他怎能允许臣子的威望远在他之上呢?还手握兵权造成威胁。

可如今他的妻子是娇俏可人的成清宁——他心中那道抹灭不了的流光,为了她,他不得不多做设想。

跟了他,她委屈了,而他不愿她继续委屈,所以他允许她为他排毒治腿的要求,她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皇甫寻犹豫了一下,红着脸一咬牙道:“治吧!十七皇叔,这样我心里的内疚会轻一些,我总觉得是我害了你。”

他是皇子,父皇也疑他,面对那张只有一人能坐的龙椅,父皇连太子也生疑心,他不相信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人,和手握兵权的重臣走得太近的皇子,都会引发父皇的不安。

所以皇上提前发难了,他将一切可能性扼杀在萌芽期,谁敢心有不轨便杀谁。闻言,皇甫桓轻笑,“你真相信她能治好我的脸?”

太医都摇头了,说是耽搁太久,若是立即医治还有几分把握,可惜疤肉已长成,就算刮肉再生肌也无济于事。

“试试又何妨,总是一分希望。”就算不能好全,起码不吓哭孩子,能堂而皇之不靠面具遮掩地走在人前。

“试?”他自嘲,眼中透着一丝冷意。“那一位会同意吗?他巴不得我一辈子是见不得人的丑物。”

“十七皇叔,你别去管他的想法,尽管去医治就好,谁晓得能不能好,何况以后的事谁知道,你为何不赌一赌?”没人能万载千秋,父皇也有逐渐衰老的一天。

以后的事谁知道……皇甫桓忽地低低笑起来,黑眸幽亮如星辰。“小九,你想不想要那个位置?”

“那个位置……哪个位置……啊!十七皇叔你……”先是听不懂的皇甫寻有些困惑,继而反应过来,不禁大惊失色的白了脸。

“你这人蠢是蠢却有几分侠义之风,你当皇子太可惜了,该是仗剑而行的江湖侠客,不过既然生在帝王之家,你也有你该肩负起的责任。”人蠢有个好处,不会想太多。

皇甫寻干笑的往后退了一步。“十七皇叔,你不要对我寄予太多厚望,我生性莽撞,难扛大任。”皇位,他想都不敢想的事,那是太子该得的。

只是在看过十七皇叔的遭遇,他立下要辅佐太子的宏图大愿已经打消了,国家需要能人,而君王只要中庸之臣,锋芒毕露的能臣不会有好下场,功高震主会为自己招来不幸。

“景文帝还钟情于书画,你比他强多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景文帝乃大明朝的第五代君王,他当皇上二十年却没上过一次朝、处理过一件国事,整日沉迷在书画中,为妃子画美人图,喜与文人吟诗作对。

当时他有两名非常能干的左相右相为他解决万难,代为掌管朝中大小事,虽有瑕疵但忠于朝廷,史称“如玉双相”,誉其君子如玉,坦荡直率。

皇甫寻都快笑不出来了,苦着一张脸道:“十七皇叔,你别开我玩笑了,小九是懒散的人,坐不惯大椅子。”

“没什么习不习惯,坐久了就习惯了,我还要忙着陪你十七皇婶回门,你回去好好的想一想。”

“十七皇叔,你要赶我?”太不近人情,上门是客。

“不然咧,还留你用膳不成?我还不晓得我能夜御九女这般龙精虎猛。”他冷哼道。

“哈!这个……”他讪笑着尴尬不已,面皮薄得发臊。“对了,十七皇叔,十七皇婶看起来有几分面熟,她是不是那一日送大军出征时,说要给你簪花的小姑娘?”

“你认错了。”他否认得太快了。

见他面上有异,了然在心的皇甫寻一手勾搭在他肩上,揶揄道:“十七皇叔,十七皇婶为你簪花了没?”

“滚——”烦人。

“说嘛!说嘛!咱们叔侄没有外人,十七皇叔似乎很满意我们这位十七皇婶,簪朵花在头上也是情趣。”人比花娇……一想到十七皇叔头上多了朵珠花,皇甫寻一阵恶寒。

“皇甫小九,你以为我腿废了就踹不了你吗?我还能把你扔出去。”皇甫桓拎起他后领,臂力惊人的将他扔出书房——

一只四脚犬面露悲怆的趴在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庶女出头天最新章节 | 庶女出头天全文阅读 | 庶女出头天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