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行天下 尾声 金蝉脱壳换新生 作者 : 浅草茉莉

寝殿里,莫亮珍整个人晕沉无力,挣扎也很没有力度,因为曾子昂为了确定刘琼身子里的灵魂是莫亮珍,反复要她,从她的呻吟声、动作以至于被**到极致时的表情中一一去确认,导致她都快被蹂躏得虚脱了。

“御医说……臣妾伤虽不重,但得多休养,不得劳累……”她无力的提醒他。

他吻着她,失而复得,令他仍处在极度的欣喜中,爱着她欲罢不能。他道:“御医也说,适度的运动有助于内伤复原。”这是不愿结束的意思。

她咬牙,“臣妾换了张脸孔,您不会不习惯吗?”

正如痴如醉吻着她的曾子昂挑眉抬头,“是有些不习惯。”

她酸气十足的说:“臣妾可瞧不出您哪里不习惯,这副刘琼的身子,您可是尝遍了,而您这卖力的样子,像是渴望刘琼很久了,想一次尝个够。”

“朕尝的哪里是刘琼,是你莫亮珍。”

“可您抱的并非臣妾的身子,是刘琼的!”

他蓦然笑开了,也终于松开她的身子,仰靠在榻上,眸光定定看着她,“老实说吧,朕很高兴你变成刘琼。”

这话她听了哪能高兴,小脸马上沉下来,“陛下早就嫌弃臣妾了,那当初又何必让刘琼离宫,在臣妾死后,更不该假惺惺说要杀刘琼为臣妾报仇!”

闻言,他笑得更加开怀,“你吃什么醋,朕喜爱的是你,不管你换的是谁的躯体,只要灵魂是你莫亮珍即可,只不过这人刚好是刘琼,老天这样安排,可说是天助咱俩也。”

“天助?什么天助?”她不解。

“日后你便明白了。”他卖个关子不愿多说。

她拧起了眉,相当不满,既然他放了她,她便赶紧下床去,免得又惨遭摧残。

一下床,莫亮珍这才发现寝殿内四处是镜子,陛下由皇陵将她带回后,即让御医替她瞧伤,听御医说只是皮肉伤,立刻安心的叫人替她沐浴更衣,接着就将她丢上这张寝床胡天胡地起来,她根本来不及多看四周,这会才看清殿内有什么。

她讶然问:“您什么时候这么自恋,在寝殿里摆上这么多的镜子?”

曾子昂取来龙袍将她的身子裹住,抱在怀里,“这阵子镜子是朕最好的朋友,因为朕哭的时候它从来不会笑。”

这话说得委实令她心酸,她将脸埋进他胸膛,“对不起,臣妾不知会发生这样的事,让您生离死别伤心了一回。”

他在她额上印上一吻,“朕失去过你一次,才知那滋味多么可怕,也才明白你在朕心中何等重要,简直是超乎想象,你一死,朕宛如活在地狱中,只想杀尽天下反你的人,心想着这些人都死了,你大概就能安心待在朕身边了。”

她泪如雨下,只觉得痛彻心扉,“臣妾也是在离开您以后心痛如绞,当下才体会什么是痛失、什么是今生无望,臣妾再也不要离开您了!”

“嗯,永远也别离开朕啊!”他猛然闭上双眼,尽情去感觉抱着她时那真实温热的体温,这不是一具尸体,这是活生生的人。

她伏在他怀里,释放多日来的煎熬,尽情地哭泣。

他抚着她颤动的肩,满怀不舍。

此时,外头传来王伟的声音——“陛下,国相到了。”

莫亮珍止住泪,十分惊讶,“臣妾正打算向您请求去看祖父的,可这会祖父重病,怎么可能进宫?”

他解释道:“他是你最亲近的人,朕怎么可能让他一病不起,自是让御医住进国相府,日夜照顾着,只是你现在的身分是刘琼,不好光明正大地去探望,朕本想明日私下带你回去,但为了让国相能提早得知你未死的消息,朕让闻鹤先过去说一下你的事,令他安心养病,可他知道你活着后高兴不已,非得马上入宫不可,此刻人已经来了。”

“祖父既然来了,那可不能让他等!”她立即急着要去见莫负远。

曾子昂将人拉住,笑问:“你衣服不穿了,就这样去见你祖父吗?”

她脸上瞬间热辣辣的,不觉地红到耳根,害羞地道:“绿儿呢?好久没见到她了,让她来帮臣妾更衣吧!”

莫亮珍死后虽被追封为皇后,但曾子昂的中宫依旧空悬,他终究顺应臣民的心意,解除对刘琼的通缉,并且将她接回宫。此时朝野再次敦请他立玉妃为皇后,他立刻顺从民心,让“刘琼”当了自己的皇后。

莫亮珍因身子换成刘琼的,身体健康,不再不孕,不久即怀有皇嗣。消息一出,举国欢腾,各地大肆庆贺,这欢声雷动得就连在宫中的曾子昂和莫亮珍都能感受到。

皇城上,莫亮珍瞧着民间炮竹连连,不禁感叹道:“臣妾已知道您为何希望臣妾是刘琼了。”

曾子昂搂着她,心满意足的轻笑,“有些人不需多做什么就能轻易得到认同,可有些人一旦名声受损,就难再补救,刘琼是你的对比,她的存在凸显你的叛逆,可也因为有她,你才能金蝉脱壳,重新活过,不再饱受骂名。”

她叹气,“唉,臣妾欠刘琼许多,若不是臣妾,她也许不会死。”

“你代替她活也是一样的,至少,朕晓得她是希望留在宫里的。”

她露出惊讶的表情,“您知道她的心意?”

“当然,一个女人看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眼神,朕又不傻,怎会不知,只是朕心里只有你,绝不想有人不断拿你二人比较,只好让她走,当时她若不走,朕便准备杀了她。”她一惊,“您真会杀刘琼?”

“若要你安心做朕的皇后,唯有扫除异已。刘琼虽无意与你争,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是她的命运。”

莫亮珍没想到他为了自己,会对刘琼痛下杀手,倘若那时莫芷萱没动手,自己硬留下刘琼,那刘琼也是死路一条,因为这男人根本不会放过刘琼。

曾子昂后怕的说:“那刘琼注定该死,不用朕动手她便让莫芷萱先杀了,之后朕不知你附身在她体内,仍想着杀她为你出气,所幸没成功,不然朕要悔不当初了。”

她深吸一口气,心情复杂至极,“其实……有一件事臣妾未曾告诉过您,在臣妾出事的当夜,遇见了一个人,这人告诉臣妾,臣妾有双命,前命潇洒,后命至贵,死而后活,先苦后甘。

“而今想想,完全应验,刘琼的存在像是为了让臣妾重生而生,就是臣妾肚里的孩子也是因为她才能拥有,这孩子是刘琼的,也是臣妾的,将来这孩子臣妾依然要取名有个琼字,既是纪念她,也是感谢她。”

他点头表示同意,“名字的事就依你了,对于刘琼,朕也是亏欠的,不过你遇见的是什么人?说的话竟然半点无差。你的前命是莫亮珍,后半生是刘琼,你做莫亮珍时,活得自我却声名狼藉,成为刘琼后,顺利成为朕的皇后,是大燕最至贵的女子,你前头活得苦涩,后头甘甜平顺。”

“这人……据她自己所说,她年纪有一百多岁了,是个眼睛看不见的女巫——”

“你们谈论的可是老太婆我?”皇城上赫然出现一名黑衣老妪。

“您来了?”莫亮珍惊喜。

曾子昂见到一人凭空出现,顿时诧异不已。

老妪微笑,开心的道:“我奉命让三对带天命的男女各有依归,前两对已圆满,如今你二人也顺利了,我任务算是完成了。”

曾子昂不解的问:“你是谁?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老妪心情很好,笑容越来越大,“我本是莫氏一族的族人,当年误入歧途爱上了一名男子,可这男子并不喜欢我,天神告诉我,若我做女巫,让三对带天命的男女完成累世的姻缘,那我的姻缘也能如愿达成。”说话间,她身上的黑衣突然化去。

莫亮珍与曾子昂惊讶地一再眨眼,老妪转身成了明媚的白裳少女。

“我也有自己的故事,换我去寻回自己的幸福了,祝你二人白头偕老!”老妪——不,少女幻化而去。

两人目瞪口呆,莫亮珍惊问:“这……她是人还是仙?”

他目色沉下,“不管是人是仙,应该是她帮了咱们,咱们才有今日的缘分。”

“所以说,无论如何,咱们都该谢谢她?”

他说:“嗯,谢谢也许她不稀罕,就祝她早日得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吧。”

她仰头望着他,黑得透亮的笑眼极为灿烂,“说的是,得到自己心爱的男人才能成为这世上最幸福之人,陛下,您定要爱臣妾长长久久啊!”

他俯下身来,轻轻含住了她的唇,“一定……”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媚行天下最新章节 | 媚行天下全文阅读 | 媚行天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