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金砖农家女 > 第二十章 初见,琉璃城

金砖农家女 第二十章 初见,琉璃城 作者 : 简璎

    湛风办事效率极高,几乎是在丁沐儿答应传承烧瓷技术的第二日,已在萧英磊的封地——墨州,寻觅到盖窑厂的理想地点。

    萧英盛居中传递消息,“墨州都是效忠我二哥的人,你大可以放心,湛风找来的烧瓷人才肯定都是大萧顶尖的烧陶师傅,见到陶瓷成品后,他们的狂热可不亚于你,我倒是担心你过去传授技术会过度乐在其中,不想回来了。”

    丁沐儿展颜一笑,“墨州也不远,我不回来,你去看我就成了。”

    “还说?”萧英盛一把搂住她纤腰,俊美的面容贴近她,重重吮着她唇瓣。“你得快点有孕,才不会成天只想着到处跑。”

    她眼底在笑,“我要是成天只想粘着你,你才会叫苦不迭哩。”

    “那就试试。”萧英盛眯起了眼,嘴角微微往上挑。“你哪里都不要去,就粘着我,看我会不会叫苦不迭。”

    丁沐儿笑着推开他,“我可不想当跟屁虫。”

    “哪里去?”

    萧英盛又一把将她拉了回来,将她压制在床里,高大的身躯顺势滑入她两腿之间,同时拔下她发髻上的玉簪,瞬间一头青丝披散在枕上。

    丁沐儿在他眼里看到小小的火苗在蠢蠢欲动。

    她小日子刚过,他们也近七日未亲热了,面对欲念勃发的他,她的心跳加速,很是悸动,而他已伸出舌头潜进她唇齿里,卷着她的香舌疯狂吸吮。

    两个人都想念对方的身子,很快便颠倒缠绵,直至三更方休。

    事后,丁沐儿浑身酸软无力,累得眼皮子都不想睁开了,萧英盛就喜欢她这服软的模样,他温情脉脉地清理了两人的身子,拉过被子,与她肌肤相贴,交颈而眠。

    第二日,丁沐儿起床时,萧英盛已不在,纱帐被银钩挂了起来,橙香领着小丫鬟进来伺候她净面梳头。

    “王爷是何时走的?有何事吗?”她旁边的位置是凉的,可见他起身有一阵子了,这情形颇为罕见,一般他们都是一块儿起床,一块儿用过早膳,他才会去上朝。

    她也是进京后才知道,他领有将军官职,不是闲散王爷,只要人在京城,都必须跟其他文武百官一样上早朝。

    “奴婢也不清楚出了何事。”橙香回道:“天还未亮,仇统领便匆匆而来,他让奴婢唤醒王爷,两人密谈了一会儿,王爷天未亮便和仇统领一块出府去了。”

    打从那日被绑,丁沐儿护着她,橙香如今对这个主子可说是死心塌地。

    丁沐儿思索了一会儿,也想不出是什么事,只得暂时搁下忙自己的,一切静待萧英盛回府才能问个明白。

    她今日已与王缘约好,要送他一些高白泥让他试着炼泥,还要与他商议墨州窑厂的事。

    眼下小阳还小,她还要照料小阳,不能时时去墨州,更不可能像萧英盛说的那般乐不思蜀,且日后她一个人铁定忙不过来,而王缘又极想加入墨州窑厂学烧瓷,她觉得在这时代自己也不好出面教授烧瓷技巧,若是她教会了王缘,再由王缘去授课指导,肯定比她一个女人家出面叫人信服多了。

    她让橙香准备出门——现在她出门已是大阵仗,除了橙香和四名小丫鬟、两名车夫,还有二十个侍卫左右护送,坐的也是信王府的豪华大马车。

    如此招摇,是萧英盛的主张,他说招摇饼市,让人指点,备受瞩目,反而让想下手的人不敢轻易下手。

    她的马车照例在玲珑胡同口停下来,橙香先下车,再扶她下马车。

    王缘并不在喜缘居里,他由外头回来,正好看到丁沐儿下了信王府的马车,却没有露出惊诧的表情。

    两人一同进入喜缘居,橙香提着高白泥跟着。

    丁沐儿解了披风,也不拐弯抹角,直接笑问道:“先生是否早知道我是什么来历?”

    王缘忙胡乱摇手撇清道:“不关我的事,真不关我的事,是老萧去打听的,要怪就怪老萧。”

    丁沐儿一笑置之,“哪有什么怪不怪的,这样反而好,得知信王爷识得先生后,我正愁不知如何向先生说我是谁呢。”

    王缘蹙着眉看她,一脸的想不透,“不过我说丁娘子,你真的受得了信王的脾气吗?那小子硬起来的时候可比臭水沟里的石头还硬,狠起来也是极端狠厉,手段很不一般呐,跟他过世的娘亲半点都不像。”

    丁沐儿噗哧一笑,“我听说两位是忘年之交?”

    王缘挥袖“切”了一声。“什么忘年之交?那小子就是那么没礼貌,占我便宜,我是他娘亲的朋友,是他的长辈,怎么会越了辈分去,成了忘年之交?这么一来我跟他岂不是平辈了?”

    丁沐儿莞尔一笑。“看来两位的交情确实很好。”

    王缘不以为然的哼道:“要不是看在他娘亲的分上,像他这样冥顽不灵的小子,我才懒得搭理……不过话说回来,你今日怎么还是过来了?不随他去琉璃城吗?”

    丁沐儿愣住了,“琉璃城?他今日要去琉璃城吗?”

    王缘比她还要惊讶,“这都什么时辰了,你不知道琉璃城出事了?”

    丁沐儿一惊,“出了何事?”

    王缘蹙眉道:“机台全都故障了,没人知道该如何修,偏偏大辽这时候竟举兵来犯,要知道大萧人较文明,素来以和为贵,并不擅长打仗肉搏,若是没有了枪炮弹药,跟断粮也差不多,遇上凶猛的大辽军,咱们大萧的军队就死定了。”

    丁沐儿心里突突地跳,“原来是出了这样大的事……”糟了啊,李盟和晴娘此时在边关,李盟再怎么会练兵带兵,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兵练好……

    王缘叨念着,“我以为你肯定跟着信王去琉璃城,不会过来了,所以才出门,没想到你却来了。”

    丁沐儿心里七上八下的。“危急时刻,他肯定很忙,我跟去也是添乱罢了,不如在这里等他回来。”

    王缘却摇头晃脑地说道:“非也非也,那生产枪炮弹药的机台是青儿设计的,你跟青儿来自同一处,大家束手无策,可说不定你会有法子,此事重大,皇上已贴出皇榜,若有人能解决机台问题,任何要求都能答应。”

    丁沐儿十分讶异王缘的笃定,“我跟青儿来自同一处?先生如何能肯定?”

    等等,萧英盛说过王缘是他母妃的故人,难道,他和老萧口中的青儿就是……

    “还用问?”王缘撇了撇唇。“你们两人不是都知道支票吗?”

    丁沐儿心中微动,“先生是说……”

    王缘点头,“不错,当年跟我说陶瓷的青儿,那画册的主人陶越青,她就是青妃,信王的娘亲。”

    琉璃城建于萧英盛的封地翊州,当年建造琉璃城时,他尚未出生,将琉璃城所在的翊州给他做封地是青妃的遗愿,她临终前皇上答应了她,在她去世后也遵守了诺言。

    丁沐儿很快就追上萧英盛随他抵达翊州,他们一行人星夜兼程的赶路,原本十日的路程,只用了五日。

    “这件事肯定是成皇后的阴谋。”萧英盛在路上曾咬牙切齿并肯定的说道:“机台刚出了事,大辽就打过来了,当日我也是在与大辽的对阵中失踪,成皇后和大辽勾结是不争的事实。”

    丁沐儿认同的点头,没多久,她总算亲眼见到了闻名已久的琉璃城。

    这无疑是一座大型的兵工厂,建造之人相当的有经验,里里外外皆戒备森严,里头还有宿舍,但与工厂相距甚远,只要是厂里的工人,都能携家带眷过来宿舍免费居住,这也令丁沐儿十分敬佩青妃,虽然产量很重要,但她并没有罔顾人命,制造军火毕竟有风险,她将宿舍安排得极远,即便工厂出意外,也不会祸及宿舍,工人的工钱也是双倍,这么一来,工人的流动率就趋近于零了。

    除了宿舍,还有食堂、医馆,每人工作六日可休息两日,每日工时不得超过四个时辰,这不就差不多等同现代周休两日、尊重劳工的概念吗?

    琉璃城的总管事向飞龙来城门迎接,他不称萧英盛殿下或王爷,而是称萧英盛为少主。

    “觉得如何?”萧英盛亲自领着她参观兵工厂,由于机台全部故障了,因此兵工厂只能停工。

    逛了一圈,丁沐儿打从心里佩服。“青妃娘娘十分伟大,这是了不起的成就,如果她没死的话,如今的规模肯定更加令人叹为观止。”

    她想,就算穿越者有技术,但也未必有打造兵工厂的雄心壮志,何况青妃是女子,而兵工厂又是大萧朝所陌生的事物,她敢提出构想就够勇气可嘉的了。

    当然,同意她打造兵工厂且全力支持的当今圣上也很英明睿智,没有因为青妃是女子而瞧不起她,更没有否决她的提议,反而让她放手去做,这份胆识没有几个男子做得到。

    “在母妃之前,大萧只有青铜武器,铁制武器始终无法锻造成功,母妃不但为我大萧锻造出铁制武器,还造枪造炮,是我大萧第一奇女子。”萧英盛神情与有荣焉,语气里满是对他那未曾谋面的母妃的折服。

    丁沐儿望着那一片静止的机台,苦恼的问道:“王先生是说,皇上贴了皇榜,若有人有法子解决故障的机台,任何要求皇上都会答应?”

    她觉得王缘实在太高估她了,她是会烧瓷,可她不会打造武器炮弹啊,就算是在现代,制作武器炮弹也不是寻常人会碰触到的东西,王缘以为她与青妃都来自现代就会修理机台,实在大错特错。

    “是如此没错。”萧英盛点头道:“皇榜言明,天下若有能破解天书之人,便可提出一个要求,只要那要求不祸及大萧朝,不伤天害理,父皇定会为那人达成。”

    丁沐儿一愣,“什么天书?”她还以为王缘是要她来找寻修理机台的方法哩。

    萧英盛苦笑道:“母妃留下的天书,至今无人能看懂,里面极可能记载了修复机台的方法。”

    丁沐儿精神一振,“也就是说,青妃娘娘预知了机台早晚有一日会故障,留下了修复方法,只是那方法是用无人看得懂的文字记载的?”

    “嗯。”萧英盛神色凝重。“向管事说,皇榜一出,已有许多奇人异士来试过,开头每个都信心满满,然而至今无人能解,若是有人能解出来,即便要求一座城池,父皇也会应允。”

    丁沐儿脑中灵光一闪,她已知青妃是何人了,那么会不会是她想的那样?

    她忙问道:“我能看看吗?”

    之后,丁沐儿随萧英盛进入工厂二楼里边的一间房间里,就像现代的办公室,三面铁架放着满满资料和样品,有张大桌子,桌上也是满满的文件。

    她可以想象当年青妃是如何在这里没日没夜的工作,毕竟青妃原来就是个工作狂。

    “在这里。”萧英盛取出一本线装册子。“这里只是一部分。”

    丁沐儿看了看,眸中闪过一抹光亮,顿时觉得浑身轻松,露出喜悦的笑容来。

    果然与她想的一样,是英文手稿。

    幸而她前世是国立大学毕业的,也出国游学过,英文挺不错的,将这些文字翻译出来应是不难,只不过,要翻译这么厚厚一迭手稿,至少要三日三夜不眠不休,何况这还只是一部分,当中或许有许多专业名词,她也还要再思量思量。

    “怎么,难道你看得懂吗?”萧英盛见她专心的看了起来,很是讶异。

    “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吗?”丁沐儿微微一笑。“阿信,我与你母妃来自同一处,这些文字叫做英文,我能看得懂。”

    萧英盛眉尖跳动了一下,瞪视着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我还知道你母妃是什么人。”丁沐儿温言道:“她在我们那里是个很懂弹药武器的人,你说她来路不明,不像我似的有个身分,所以我想,她跟我不同,我是魂穿而来,借尸还魂,你母妃是整个人由我们那处掉到了这里,所以她无父无母,无人识得,只有一个名字。”

    美籍华裔天才少女陶越青失踪案曾经轰动国际,就读麻省理工学院的她,父母均是航天员,自小就流露出制造武器的天分,弹药枪炮都难不倒她,十二岁在自家后院架设一个小型核子反应炉,足够替附近住宅、工厂,甚至一整个太空基地提供所需电力,十三岁时在自家车库兴建核融合反应炉,因而声名大噪。

    她是在做火药实验时引起爆炸而失踪,那时她十六岁,多数人相信她已在爆炸中死亡,可因为找不到遗体,她的父母不放弃,认为她还没死,一直在寻找她。

    他们不知道,女儿在另一个时空活得好好的,不但遇到了懂她爱她的男人,还生下了孩子……

    丁沐儿振作了一下,整理好自己的思路。“关于你母妃在我们那里的丰功伟业,因为生活环境的不同,我没法一一向你说明,你只要知道,你母妃就如同她在这里的杰出表现一般,也是个不平凡的女子就行了。”

    萧英盛轻轻抬了抬眼,“我一直知道我母妃不平凡,没想到她却是如此的不平凡,竟是从他处穿越而来……”

    “万幸你母妃写的是英文啊,要是她是法籍、德籍,我可看不懂法文、德文……”丁沐儿喃喃自语着,“事不宜迟,我得赶紧将这些文字译出来好修复机台,千万不能断了前线的火药弹炮。”

    “我的沐儿果然是我的无价宝妻。”萧英盛笑着夸奖她。

    “别跟我灌迷汤了。”丁沐儿凝神想了想。“我需要一名资深的工厂师傅,最好是曾跟在青妃娘娘身边做事的兵工厂的第一代师傅。”

    “没问题。”萧英盛神采奕奕的笑着。

    萧英盛给她派了一个名叫周兴安的老师傅,已经五十多岁了,年轻时,他便是青妃身边的最佳帮手,对弹炮兵器的领悟力极高。

    接下来的日子,丁沐儿全心全意投入翻译的工作,那厚厚的资料不出所料,是维护整套机台的方法,她时不时就询问周师傅机台运作的情形,再看看青妃所写的手稿,两相对照,翻译出最适合的句子。

    想来青妃没料到自己会那么早死,她对中文不太熟悉,所以先用最熟悉的文字记录下来,她大概想着日后得闲再慢慢译出来,只不过还没来得及翻译就死了。

    除了修复机台的文件,她还留下许多武器的草图,看来青妃还有许多未完成的理想啊!

    当丁沐儿把那些草图的制作方法也翻译出来,口述给周师傅听时,周师傅听得两眼放光,异常激动,直说可行,认可她后,对她的称呼很自然而然的从丁娘子成了少夫人。

    她用了十天将资料全翻译好,接下来就没有她能效劳的地方了,于是她全权交给了周师傅去做。

    周师傅跟她朝夕相处了十日,每当她译完一页,他便潜心研读一页,有时还会拿着翻好的资料去机台旁,动一动机台,凝神思索,接到完整的修复资料后,他很快便上手了。

    三日后,丁沐儿正在别馆的寝房里歪着,橙香刚摆好了午膳,她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只觉得身子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这时,萧英盛回来了,他眉飞色舞的大步而来,身形高大伟岸,灿烂的笑容挂在俊美的唇边。

    “沐儿!好消息,机台当真恢复运作了!”

    他原是兴匆匆的,可突见丁沐儿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似乎眼皮子都不想动一下,他连忙大步过去在她身边坐下,轻轻将她颊边发丝勾往耳后,担心地垂眸,柔声问道:“怎么了?哪里不适吗?”

    丁沐儿莫名的想对他撒娇,双手环住他腰,脸往他怀里蹭。“没有,就是想躺一会儿。”

    “你累坏了。”他轻轻揉着她的颈。“再过三日,确定机台正常无误后,咱们就回京。”

    丁沐儿心里感到一阵温馨软甜,在他怀里点了点头,“我想小阳了……”

    “小阳肯定也想咱们了。”萧英盛将她揽进怀里,叹口气安慰她道:“你放心,元嬷嬷会好好照顾他,倒是你,这样恹恹的,该找个大夫来给你瞧瞧。”

    丁沐儿蹙眉,将头埋在他温暖的怀里。“不要,千万不要找大夫来。”

    她最怕扎针吃药了,记得初穿来时,便是听到晴娘说要给她扎针才勉强睁开眼睛的。

    “怎么跟个孩子一样?”萧英盛哂然一笑。“那么起来吧,我陪你用膳,橙香说你早膳也没吃,这样可不行。”

    吃饭跟吃药,丁沐儿又不傻,自然是选吃饭了,只是她这顿饭吃得没滋没味,一粒一粒的夹着饭粒,有吃跟没吃一样。

    萧英盛看着她吃饭,蹙起了眉峰。“这样不行,得找个大夫来看看,否则我不放心。”

    丁沐儿也觉得自己不过是吃几粒米饭就恶心反胃想吐未免太夸张了,再这样下去,三日后她可能没体力舟车劳顿的回京。

    搁下饭碗,她眼皮沉沉的又往床上歪。“好吧,就请大夫来看看吧!”

    兵工厂里原就有医馆,随时都有两名大夫坐镇,他们落脚的别馆也不远,大夫很快就来了。

    “少夫人近日可是感到嗜睡疲累?”

    见她点头,那大夫又仔仔细细的诊了许久,最后笑着拱手道:“恭喜少主,少夫人这是有喜了,已经两个月了。”

    丁沐儿愣怔的看着那大夫,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心怦怦乱跳。

    因为她译出了青妃留下的文字,现在整个琉璃城的人都称她为少夫人,仿佛在他们眼里,她就是信王妃。

    不,不对,现在那个不重要,她怀了孩子了吗?她要生孩子当娘了吗?

    “确定吗?”萧英盛喜出望外。

    大夫笑道:“回少主,十分确定。”

    直到萧英盛送走了大夫又踅回房里,脸上有着隐约的兴奋笑意,丁沐儿仍是如在梦中,整个人木木的,还没反应过来。

    “在想什么?”萧英盛在床上落坐,将她圈拥在怀中,天下算什么?有了她,他这不是也有了天下了吗?

    “在想……”丁沐儿嗓子发干地道:“咱们要当爹娘了,小阳要做兄长了。”

    萧英盛亲昵地靠在她脖子上蹭了蹭,紧紧拥着她道:“不用担心,小阳肯定会是个好哥哥。”

    丁沐儿咬着唇瓣,“不是……不是那个问题……”她自然知道小阳会是个好哥哥。

    “那还有什么问题?”他大手爱怜的抚着她的肩,低首吻她。

    见他一副天下无难事的语气,丁沐儿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还是不明白,或许该说他根本不在乎,但她知道问题可大了,眼下她还不是王妃,只是个小三啊,小三却怀了身孕,名义上还是王府的客人,这问题还不大吗?袁郁姗肯定会掐着这点找她麻烦,讥笑她一个没有丈夫的女人却大了肚子,要不就是大度的收了她当萧英盛的侍妾,然后再以正妻的身分狠狠的打压她。

    为母则强,一个念头冒了出来,或许,她可以这么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金砖农家女最新章节 | 金砖农家女全文阅读 | 金砖农家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