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点金 第十六章 天上掉下来的金山 作者 : 莳萝

紫璎珞站在一座外型十分典雅古朴,有着青瓦粉墙的庄子前面,抬头看着上头斑驳的牌匾——花溪院。

苏陌问:“怎么了?瞧着这牌匾直看。”

她笑道:“想不到花溪院是长公主的别院,你还记得吗?我们刚回京时有从这里经过,当时我就被这座别院还有附近秀丽的风景吸引,便想着日后也要在这附近盖一座别院。”

“盖别院没问题,可这附近的地可不成。”

“怎么说?”

“这附近的地都是皇家的,没有皇家许可,这里不许建造房舍。”他指着几座山头告知她,“尤其是这附近,全是长公主名下的产业,长公主可是先皇的大姊,当年太上皇还未仙逝前最疼的就这位公主了,因此先皇在她出嫁时给了不少好嫁妆,这附近的土地也是在她出嫁时全赐给了她。”

“原来如此啊,真是可惜。”她有些惋惜的说着。

“别泄气,你要是喜欢这里,为夫进宫请示皇上,征求他的同意,带你来附近另一处皇家别院小住两天。”

他牵着她的手进入花溪院。

两人跟着管事绕过弯弯曲曲的青石小径与小桥流水,穿过垂花门来到布置得简单雅致却透着一股沉着高贵气息的花厅。花溪院处处透着灵气与秀美,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长公主一看见他们两夫妻到来,即刻放下手中的茶盏,亲切的招呼道:“你们来了。”

苏陌领着紫璎珞向坐在高位上的长公主见礼,“末将(臣妇)见过长公主,长公主安好。”

“好,好,那日要不是大将军夫人对本宫施以援手,救了本宫一命,本宫现在可没办法坐在这边跟你们聊天,你们就别跟本宫客气了,那边坐。”她指了指一旁的位子。

两人一入座,训练有素的丫鬟便马上送上茶点,而后随同其它丫鬟离开,花厅里顿时只剩下他们三人。

“不知长公主今日邀我们夫妻前来,有何要事商讨?”苏陌早年虽然曾考上秀才,算是个文人,但从武多年,性子早已变得利落直爽,一张口便开门见山,不像那些文官拐弯抹角地打探。

长公主先是因他直接了当的态度愣怔了下,随即掩唇轻笑,“大将军,你可真是个直爽的汉子啊,本宫今日找你们夫妻来除了要聊表谢意外,确实还有一事想与你们商讨。”

“长公主请说。”

“大将军如此豪爽,本宫的驸马当年也像你这般,正因为这性子让本宫倾心呢,本宫也不跟你弯弯绕绕了,你应该知道本宫寡居多年。”她看了他一眼。

这话题涉及个人隐私,苏陌尴尬的点头。

“本宫这一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几乎没有什么事不圆满,这么多年来唯一遗憾的是本宫未替驸马生下一儿半女继承他的血脉,因此本宫今日找你们来,是想寻求你们的意见……”

“长公主请说,若需要用得到苏陌的地方,苏陌一定义不容辞。”

长公主定定地看向一直默不做声地喝着茶的紫璎珞,“大将军,本宫想收你的妻子为义女,你是否同意?”

紫璎珞嘴里那口茶还未吞下就听到这么个惊天消息,顿时令她呛咳不止。

她与苏陌满脸惊愕,互看一眼,异口同声的问道:“长公主,您说什么?”

“本宫想收你为义女,继承紫家香火,不知你意下如何?”长公主慈爱地看着紫璎珞。

紫璎珞佯装镇定地擦了擦嘴,看向苏陌征询他的意见。她可不想因为随便认亲而为他带来不可预知的危险或掉入他人的阴谋中。直见他微点着下颚表示赞同,她才赶紧跪到长公主跟前行一个大礼,“瑛珞见过义母!”

长公主满脸笑意,“呵呵呵,好好,好孩子,这是义母给你的见面礼,也是紫家的传家之宝‘玲珑紫玉髓’,你贴身带着,好好保管,可千万别掉了。”

紫璎珞惊骇地看着手中的玲珑紫玉髓,没想到父亲传给她的传家宝竟然也是长公主夫家的传家宝。

这一瞬间,她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玲珑紫玉髓的关系,她才会穿越到这古国,看来这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她慎重地回答,“是的,义母,瑛珞会小心地保护好义父的传家宝,让它世世代代的传承。”直到未来的她穿越……

长公主满意的点头,扶她起身同时告知她,“很好,过两天义母就亲自进宫向皇上禀告这事,不过这事还未获得皇上的首肯之前,你们不可先泄漏出去,否则要是被一些老不死的老臣们知道,本宫这里又不得安宁了。”

看长公主咳声叹气的模样,紫璎珞忍不住在心底偷笑了下,看来义母也是性情中人啊,日后他们应该会相处得很好。

紫璎珞与苏陌陪长公主小坐片刻,直到长公主喝了汤药需要休息,他们才牵着手去花溪院里散步,欣赏美景。

花溪院后面是座小山,长公主让人建花溪院时,也修了条小路直接通往后山,更在山顶盖了座八角凉亭让人可以在上头欣赏这附近优美的湖光山色。

紫璎珞拿高挂在胸前的玲珑紫玉髓,又看看自己掌心上的印记,到现在还是不太敢相信会有这么玄妙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

苏陌看着到现在还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紫璎珞,笑问道:“还没从震惊中回神?”

“是啊!”她用力点头,“我总觉得长公主不可能单单因为我顺手救她一命,就感动得收我为义女。”

他猿臂一伸,把她搂进自己怀中,看着前方的美景道:“长公主想收义子女为驸马家继承香火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已有好些年,这事京城里的权贵都知道。”

“好些年?”

“是啊,长公主会先让人把她中意对象的人品调查得一清二楚,只要有任何一项让她不喜,这人选便会被她淘汰,因此这么多年来她才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人选。”

她皱眉,“可这……这才几天的时间,长公主不太可能马上把我的人品调查清楚,她一定是随兴的。”

“不,我倒觉得她是深思熟虑后才下决定的,光从你救她一命却未留名这点来看,就跟那些急着巴结、奉承她的人不一样,再加上你捐献给前线弟兄那些购置冬衣、伙食银两一事宫中谁人不知,这就够让她动容了。

“长公主的驸马是位对她有情、对将士兄弟有义的大将军,因此长公主对于前方的将士们有一份无法割舍与磨灭的情感,你做的事正好很合她的意。”

她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个啊字未出口,她便瞬间愣住,惊得张嘴,瞪看着远方那片绵延不绝的丘陵。

他侧着头帮她把下巴推回去,疑惑的看着她,“瑛珞,你怎么了?”

她用力地眨着眼睛,一眨再眨,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一手颤抖地拉着苏陌的衣袖,一手指着远处那片绵延丘陵。

天啊,是她眼睛业障重吗,谁赶紧来告诉她,眼前那一大片快把她眼睛闪瞎了的金矿是假的!

可是不管她怎么眨眼,那片丘陵底下的矿石依旧黄澄澄、金灿灿的闪着,好像在对她微笑。她吃力的说:“相公……一座大金山砸在我们头上了……”

他瞥了远处一眼,“金山?”

“对!那座丘陵下有大量的金矿,你快去查查那片丘陵有没有主人,没有主人的话马上把它整片买下!”

老天爷啊,她的透灵眼怎么还会玩升级这种游戏啊,以前她只看得到前方约一公里地底下隐藏的东西,且太远的会很不明显,可现在竟然可以透视到数十公里!

心里正对透灵眼的能力提升感到疑惑,眼尾便瞄到了胸前挂的玲珑紫玉髓,顿时明白原来是因为玲珑紫玉髓的实体回到她身边,她的透灵眼才会升级。

苏陌点点头,“成,我这就让人去调查!”

午后和煦的阳光穿透树梢洒下一束束柔和的金光,徐徐微风吹得树梢上已经染黄的树叶发出簌簌声。

紫璎珞歪在树下的美人榻上看小书,可看着看着便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树上突然传来一阵高亢的鸟叫声将她吵醒。她伸了个懒腰,用力打个哈欠后,抬眼看着那只将她吵醒就打算飞离的大鸟儿,心里正猜想着那是什么鸟,就看见红袖匆匆进入院子朝她这里走来。

她弯身将掉在地上的小书捡起,问道:“红袖,你走这么急做什么?”

“夫人,您醒了,这是安国公夫人让管事亲自送来的帖子,请您参加三日后的赏菊宴。”红袖将手中烫金的请帖交给她。

“三日后就要举行赏菊宴,今日才送帖!”她冷嗤了声。

“安国公府的管事说是下人疏忽,不小心漏了,安国公夫人大怒,命他亲自过来赔罪。”

“嗤,鬼话连篇,我才不信!”她抽出帖子看了下。

“呵呵,夫人,这种场面话自然要说得尽善尽美啊。”红袖额边滴下一滴汗,心下暗忖,夫人可真是直白,虽然事实是如此,也不要说出来啊。

过了一会儿,见紫璎珞看帖子看了半天也不吭一声,红袖小声提醒她,“夫人,安国公府的管事还在前头的大厅等您的回复。”

紫璎珞将帖子抵在唇边考虑,“你说我要参加吗?”

“那些人对夫人都没安好心,要是站在夫人的立场,奴婢不想夫人去参加,可是站在大将军的立场……奴婢觉得夫人还是出席好些。”红袖为她倒了杯茶,放在一旁的矮几上。

“唉,是啊,大将军夫人的头衔在我头上,很多事情我都不能率性而为。”她叹了口气,呷了口茶后将请帖塞给红袖,“去跟安国公府的管事说我会准时赴宴。”

“好的……啊!”红袖收好请帖准备出去,却突然想起一事。

“怎么,有什么事情?”

“夫人,还有一事,您的父亲来访,在前面大厅。”

紫璎珞怔了下,“我跟他已没有任何关系,他来找我做什么?”

“宣管事问过他了,可他执意不肯说明来意,只说要见您,因为他是您的父亲,所以宣管事也不好轰他出去。”

她冷声道:“去跟宣管事说不见。”

“是的。”红袖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夫人、夫人,大消息,大八卦啊!”性子一向跳月兑的绿钮一进院子便朝紫璎珞大声喊着,这一喊让红袖也好奇的放慢脚步想听听到底是什么大消息。

“绿钮,不过是让你将账册拿去给九娘,还能听到什么大八卦?”紫璎珞好笑的看了一脸像是发现独家要闻的绿钮一眼,这丫头也会用八卦两字了啊。

“夫人,真的是大消息啊,发生命案了!”绿钮一边灌着茶水一边说着。

“命案?”

“是的,户部尚书的嫡长子王胤轩被杀死了,凶手是朱翡翠!”

“什么,不是吧,朱翡翠不是很爱王胤轩,爱到连手想害死我吗,怎么现在换成两人互害了?”他们竟然到了相爱相杀的地步,紫璎珞惊诧的看着还猛喘着大气的绿钮,“把你听到的消息都说来给我听听。”

“这事情已经在市集上传得沸沸扬扬了,他们嫁娶不成那事夫人您是知道的,两人各自被送回家养伤,朱翡翠跟她腹里的胎儿真是命大,伤成这样胎儿还保了下来,经过这几个月的休养,两人的伤势好了七七八八,她的肚子也愈来愈大,眼看再几个月就要生了,王胤轩却迟迟不肯娶她。

“日前朱翡翠找王胤轩出来,逼他赶紧将她娶回去,他不愿意,两人发生了争执不欢而散,过没几天,王胤轩以要向她道歉为由约她出来,在饭馆里,两人好像又起争执,王胤轩硬是给她灌下滑胎药。

“因为胎儿已经很大,这药一下去等于是引产,朱翡翠大量出血,差点没命,大夫好不容易将她从鬼门关救回,才告知她跟郭氏说她日后无法再生育,朱翡翠这一生也等于毁了。

“昨天她一大早躲在王家附近的巷子里,一看见王胤轩出门便冲上去一刀子往他肚子捅去,王胤轩当场肚破肠流,最惨的是那刀子上还抹了毒。”绿钮比手画脚地描述着,说得比说书人还精彩。

“死了?”

“是的,据说没一下子就死了。”绿钮用力地点头。

听完,紫璎珞心下暗忖,报应啊!

红袖马上自鼻腔里发出轻蔑的冷哼,“哼,这对奸夫婬妇活该有这种下场!”

绿钮用力点头认同红袖说的,“是啊,所以奴婢一听到这消息便马上跑回来跟您说。”

她又道:“听说朱翡翠当场就被押到牢里去了。”

紫璎珞柳眉轻挑,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是啊,听到这消息真是大快人心,爽!

红袖这时又想到了,“这么说,夫人,朱老爷急匆匆地来找您应该是为了这事情,或许是想请大将军出面关说呢。”

紫璎珞摇头,“这事应该只是其中之一,朱家现在许多产业经营不善,面临关门或转手的命运,前一阵子我在宫宴上声名大噪,他不可能不知道,最有可能的就是来找我帮他鉴定赌石。”

“要是真的如您所说,那朱老爷肯定会再上门来求见您的。”绿钮头疼的说着。

“算了,我就去见他一次,明明白白地当面拒绝他,省得他没完没了。”紫璎珞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裳,又说:“绿钮,你去找女乃娘,交代她别让辰玉到大厅,我不想让辰玉心灵再度受伤。”交代完毕,她领着红袖往前厅走去。

在大厅里等紫璎珞的朱显耀用力的放下手中的茶盏,一脸阴沉地盯着外头。

这茶都不知道喝几盏了,朱瑛珞那孽女还迟迟不肯出现!

他气得一口牙几乎要咬碎,若不是朱家现在必须她大力帮忙,翡翠那不省心的还等着他救,他早就甩袖走人。

在他又灌下一盏茶后,好不容易看到姗姗来迟的紫璎珞。他怒道:“朱瑛珞,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让老子在这边等你!”

紫璎珞还未走到前厅,朱显耀的咆哮声便传了过来,她眉毛轻挑。这老家伙可真是贵人多忘事,还以为她是他那懦弱的女儿朱瑛珞不成?

她丝毫不将他的怒火看在眼里,径自从他面前走过,坐在大厅的高位上,“不知道朱老爷今日光临我大将军府有何要事?”

“你这不孝女,竟敢跟自己老子这样说话!”她的态度让朱显耀更是怒不可遏。

紫璎珞眼眸微敛,接过红袖递上来的香茗,两指夹着杯盖不疾不徐地拨弄着茶汤,冷淡地提醒他,“朱老爷,你似乎忘了一事,你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请不要以老子自称。”

朱显耀被她这话给噎着,满腔怒火瞬间灭了一半。朱瑛珞这逆女不提,他还真的忘了他们已经断绝父女关系,他们姊弟已经被他逐出家门。

“就算我已经跟你们姊弟断绝父女关系,你们的老子还是我朱显耀!”他怒声威胁,“皇帝以孝治国,你现在已是大将军夫人,要是让皇帝或其它人知道你如此不孝,大将军府的名声岂会不受影响。”

“朱老爷,名声受不受影响与你无关,你从未对我们姊弟尽过一点做父亲的责任,不用在这边给我扣上一顶不孝的大帽子!”紫璎珞眼中满是讽刺之色。

“我是你老子!”朱显耀一张脸气得铁青,“你竟敢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如此忤逆长辈,就不怕你以后生的孩子没……”。

“朱老爷!”她怒声斥喝他,“我警告你,趁着我还有耐心,赶快说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否则别怪我轰你出去,到时就很难看了!”竟敢诅咒她未来的子嗣,她没当场让人将他丢出去已经非常忍耐了。

“你!”

“既然朱老爷不想说,那就请回吧,我很忙。”她作势起身。

“欸,等等,我说!”朱显耀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可现在有求于她,逼得他只得敛下所有怒火,假装和颜悦色地对她说:“你现在是大将军夫人,后面没有一个有力的娘家帮你撑腰不行,最近为父跟汉江王搭上线,准备开一个拍卖场,这汉江王在朝中很有势力,对你夫婿日后会很有帮助。

“既然我们要倚仗汉江王的势力,就要先有所表示,你这两天跟为父到九宝山挑些可以开出顶级玉石的毛料。”

紫璎珞好笑的看着他,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她缓缓地道:“说完了?”

“还有你大姊那事,她是在感情上受到欺骗才会犯下大错,你让女婿到京兆尹说一下,让他们把人放了,只要女婿出面,京兆尹不敢不买帐。”

听到这么夸张的言论,紫璎珞忍不住笑了几声,眼底满是嫌恶盯着他,“说完了?”

“眼下这两样最为重要!”朱显耀心中暗自发誓,等眼前的一切难关都解决了,他定要让朱瑛珞知道什么叫做不孝的代价!

她拍了两下手掌,对外头喊道:“来人,朱老爷受了刺激,得了失心疯,把他丢出去,以后不许再放他进来!”

闻言,一群家丁马上冲进大厅三两下将朱显耀架起,就要往大门的方向冲。

朱显耀措手不及,慌忙大叫,“朱瑛珞,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我劝你睡饱点才不会作白日梦,还有再跟你说一次,这也是最后一次,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提的事情我一件也不可能答应。”紫璎珞沉声命令,“管事,我不想再看到这人出现在大将军府。”

还真当她是以前那唯命是从的朱瑛珞,这一次把他轰出去,铁定能让他丢光所有的脸面,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进门!

家丁马上把朱显耀抬了出去,而后彻底执行紫璎珞的命令,用丢的把人丢出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贵女点金最新章节 | 贵女点金全文阅读 | 贵女点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