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点金 第十三章 赌石比赛怒打脸 作者 : 莳萝

因为紫璎珞跟小牧子在废料区开出顶级宝石,众人便一窝蜂的跑到废料区想碰碰运气,此时的毛料区就显得空旷很多。

方才那些宝石她大约卖了十万两,因此目前只能在十万两这区挑选毛料,可是她用透灵眼看了以后,发觉这里面的毛料开出来的宝石价值都不高,顶多小赚一点,如果是这样,她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在这挑选,还可能遭人眼红。

她看中的那一颗有着极为罕见的红焰玉石的毛料标价是二十万两,虽然自己再添个十万两凑齐金额买下不是不可,可她不想被人给惦记上。

红焰玉石市价很高,而且这么大一颗,大约可以卖一百五十万两,但要为了这一百五十万两把自己坑进去,着实划不来,最好能找个人出头,可放眼整个宴会,除了那几个跟她有过节的人之外,没一个她认识,唯一认识又没过节的大概只有皇后,那该找谁来当人头呢?

难不成真要找皇后合伙?

就在她审慎考虑时,她对面来了一名穿着水蓝色宫装,脸圆圆、眯眯眼的少女。那少女甜甜的对她笑了笑。

居然有人愿意跟她示好,她有些吃惊。看这位少女的打扮,她应该是贵族之女吧。

那少女见紫璎珞也对她微笑,便开心地朝她跑来,小声道:“你是疾风大将军的夫人吧,你好,我是阳玥,你好厉害,我好佩服你!”

紫璎珞眉头微蹙,满心疑惑,“我好厉害?”

“刚刚御花园的事我都看到了,我好佩服你不畏权势。”阳玥左右张望了下,捂着唇说着,“我看到云彤公主那脸黑得跟墨汁一样,心里就偷乐着。”

“你跟她有仇吗?”

阳玥顿了顿才道:“云彤公主是那一群贵女的领头羊,那些千金们以她马首是瞻,本来我也在那圈子,可是自从去年……”

她假装挑着玉石,神情有些落寞,“我姊姊阳舞在莲华会上以一舞赢了云彤公主,后来我姊姊在回家的路上遭劫,失踪了一天,被下人找到时已经身亡,且死前双腿被硬生生打断。我们一开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发现她的衣裙上有着用血写成的云彤两字……”

紫璎珞十分吃惊,“难道你们没有找皇上做主?”

“我爹只是品级不高不低的官员,而且只凭两个血字根本无法成为证据,我弟还小,为了家族,我爹只能忍气吞声。”说到这里,阳玥眼眶里已蒙上一层水雾,“所以今天看到她吃瘪,我特别开心。”

紫璎珞听完既气愤又无奈,安慰道:“别难过了,你姊姊一定已经投胎到好人家享福了。”她拍拍阳玥的肩,转移话题,免得阳玥继续伤心,“对了,你会来这边,也是来玩赌石的吗?”

阳玥有些尴尬的点点头,“我想学你挑废石,又怕给我爹带来麻烦,可是这里这些毛料我又贾不下手,万一开到一颗废石,那……”几万两的银子就打水漂了,岂不心疼死。

紫璎珞突然发现她好像找到战友了,“阳玥,你信我吗?”

阳玥困惑的看着她,“什么?”

“我们合作好吗?”

“合作?”

“对,我刚刚已开出不少宝石,现在不宜太过张扬,不如我们合伙用你的名义买下一颗赌石,等到开出宝石来,送上拍卖场扣掉需缴的税金后,我分你三成,如何?”她故意弯身仔细检查一颗像是她看中意的毛料。

“这……”

“放心,保证开的,你看我刚刚开出那么多宝石,就该知道我很有经验。”她侧过脸朝阳玥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

“可是我身上只有五万两银票……”这还是娘亲在她入宫前临时塞给她的私房钱。

“剩下的我出,如何?”她解释着,“阳玥,其实我会找你合伙,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我想给云彤公主一点教训,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丢人现眼。”御花园那仇她可没忘。

一听到这句,阳玥整个眼睛都亮了。

“方才有人跟我说云彤公主是有名的鉴定师,她鉴定过的毛料肯定会开出高价宝石,又要我跪着向云彤公主道歉,说云彤公主会大发慈悲为我选颗毛料。”紫璎珞冷嗤了声,“我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阳玥不再考虑,马上点头,“好,苏夫人,那你要我怎么做?”

紫璎珞放下手中的毛料,朝她使个眼色便往外面走去,假意要去解手。不一会儿,阳玥也悄悄跟上……

片刻后,紫璎珞回到现场,在毛料堆里慢慢看着,专注得好像她也是一名鉴定大师。

而位于不远处的云彤公主因为心中的那口怨气一直吞不下,一直注意着正低头挑选石头的紫璎珞,就看到跟皇帝谈完事情过来找紫璎珞的苏陌温柔的替紫璎珞拂去额前发丝,亲密跟紫璎珞说着耳语,两人的恩爱模样让她心底的妒火跟怒火如冲天烈焰般窜上,几乎快把她的理智烧毁。

一直紧跟在她身边的应声虫朱珊瑚凑到她身旁说:“公主,民女有个主意,今晚就可以让您出气。”

“什么主意,快说!”

“公主其实不用等到出宫再给她好看,眼下就有一个机会可以报污辱之仇,更可让大将军看清楚谁才是最适合他的人!”朱珊瑚捂着唇在她耳边小声说着,“只要这样……”

云彤公主眸底闪烁着凶光,勾起嘴角,“就这么做,哼,不过是在废料区开出几颗小宝石就得意,本公主要让她知道她不过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让她以后都没脸见到本公主!”

没一会儿后,会场里再度传出惊呼声音——

“开出了二级黑玉石,这块黑玉石少说也值二十万啊!”

“云彤公主真是厉害,真不愧是我国最有名望的鉴定大师,每开必中!”

“云彤公主出马自然是万无一失。”

谄媚的话还没停止,解石区里又有人激动地喊着,“云彤公主又开出三级冰心玉髓!”

“整个大齐没有人比云彤公主更强了。”

“谁娶云彤公主就等于娶了个财神爷啊,你们瞧,宝物都跟着她,谁都没她这运道!”

“云彤公主,您也帮我们看一看吧,开出宝石后,咱们与公主平分。”

激动的赞叹声响彻整个宴会现场,连皇帝跟皇后也惊叹不已。

完全没把这些声音听进去的紫璎珞拉着苏陌继续挑毛料,反正最顶级的红焰玉石已经到手,她转而装模作样地挑着毛料掩人耳目。

此起彼落的赞美让云彤公主重新找回优越感,骄傲地将脖子仰得跟只天鹅一样,得意地勾着嘴角,轻蔑的瞥了紫璎珞一眼。

不管是在拍卖场还是玉石行里,只有像她这种能真正鉴定出玉石所在的人才会得到众人的尊敬,像朱瑛珞这种靠一点小运气投机的人,只会成为众人嘲笑的对象。苏陌很快就会知道错过她,自己损失的是什么,今晚她一定要让苏陌懊悔自己有眼无珠!

她向前挡住紫璎珞的去路,“苏夫人,你还没挑到吗?需要我帮你挑一颗吗?本公主担心你方才得到的那笔小钱很快就会打水漂。”

“多谢公主关心,这点就不劳公主费心了。”

“苏夫人,本公主可是看你一点都不懂什么叫解石,只凭好运挑到几颗还算可以的宝石,这才好心想帮你挑,换作是别人,本公主可没这个闲功夫!”云彤公主高傲地哼着。

“云彤公主既然这么闲,那就去帮其它人挑毛料好了,臣妇的好运一向不错,想继续将今天最后一点好运给榨光。”紫璎珞不以为意。

在场的人听见紫璎珞再三拒绝云彤公主的好意,纷纷露出鄙夷的嘴脸,那表情就像是在说她不识好歹。

云彤公主瞬间博得了好名声,而紫璎珞则因为不识好歹,名声直接掉进谷底。

有人突然大笑,“哈哈哈,云彤妹妹,既然这位苏夫人不领情,你就别强人所难,不如你帮堂兄我挑几颗石头玩玩吧!”一名衣着华丽、头戴玉冠的贵公子穿越人群向她们走来。

“见过津律王爷。”众人纷纷向他恭敬见礼。

“都起来吧,今天大家都别拘礼。”

紫璎珞眯眸看着前面这个贵公子,扯了下苏陌的衣袖,问道:“津律王爷是谁?”

“津律王爷是皇上的堂兄,平日最爱玩赌石,拥有几家赌场,开各种赌盘。”

紫璎珞挑眉。唷,看来跟云彤公主一样,都对玉石小有见解。

“能帮堂兄挑颗毛料,自然是好的。”云彤公主睐了紫璎珞一眼。

“不如你们两个来场比赛吧,看是云彤你的眼光好,还是苏夫人的运气好,你们分别各挑出三颗石头,解石后扣掉成本,价值最高就算赢!”

“行啊。”云彤公主马上接受这提议。

“我拒绝。”紫璎珞在心底冷笑一声,她还在想要怎么激怒云彤公主,让云彤公主自己上门讨没脸,眼下这机会就送上门来了。

没想到她竟然敢拒绝王爷的提议,底下又是一片哗然。

津律王爷挑衅道:“苏夫人是不敢吗?”

“不是臣妇不敢,而是臣妇不打算浪费银两来买这些毛料,臣妇宁愿将这些银子用来买马扩充夫君的马场!”

“这样吧,苏大将军功在社稷,看在他的面子上,这三颗毛料的银两本王帮你出。”

“臣妇拒绝,我们大将军府虽然没有这么多现银,但也不需王爷把我们当乞丐施舍。”

“本王并没有污辱大将军的意思!”津律王爷嘴角抽搐,“你说,你要怎么样才肯答应比赛?”

“要我从嫁妆中拿出银两参与比赛也不是不可以,除非王爷答应臣妇两个条件。”

津律王爷点头道:“你说!”

“我花多少嫁妆买这些毛料,津律王爷就跟着出多少银两。现在已是初秋,转眼冬天也将到来,边疆将士们的冬衣还缺一大半,就用这笔银两用来制做冬衣,王爷认为如何?”

“成,还有呢?”

“臣妇开出来的宝石,拍卖后要拿回成本,其余银两才用来添购战士们的装备与粮草,所以王爷不能跟臣妇平分拍卖所得,也不能扣臣妇税金。”她不疾不徐的提出第二个条件。

“苏夫人如此为边疆将士们着想,本王深感佩服,你的要求本王同意了,至于税金这事,本王相信皇上也会同意的。”

“朕同意你不用缴税金。”皇上马上发话,“没想到你一个小妇人竟有如此的爱国情操,值得嘉许。”

“皇上,将士们吃饱穿暖了才有体力保家卫国,保护大齐的热闹繁华,如今诸位方能快乐的玩一把赌石,臣妇一个妇道人家只是尽一点微薄之力而已。”她见机酸了所有人一把。

一听到她这么说,现场所有人对她的坏印象即刻改观,纷纷开口称赞她。

大齐即将与北狄开战,正是急需用到银两之时,如此一来除了拍卖宝石的钱跟税金,还有津律这个全国最富有的王爷额外付出的银两,等同于国库会瞬间有几十万两白银直接进帐,根本无须动用到国库资金便可以解决军需,皇帝自然是举双手赞成。

这让皇帝顿时觉得自己当初没有逼苏陌娶云彤公主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很开心他自己选了一个有着大智慧的妻子。

皇帝笑着点头,“好,说的好,那就开始吧!”

一看见她们开始各自挑选着毛料,津律王爷马上不安分的借了皇帝的场子开起赌盘,赌云彤公主赢的一赔五倍,赌紫璎珞赢的一赔二十倍,要所有人赶紧下注。

他见下注的人踊跃,心虚瞄了眼高台上的皇帝,“皇上,不介意微臣为今天这宫宴多增加点娱乐效果吧?”

“自然不介意,记得缴税。”又可以为国库赚一笔,皇帝自然乐得答应。

“自然,自然!”

紫璎珞一听到有人开赌局,便不动声色的对阳玥招招手,而后放下毛料假装要去如厕,等阳玥也到了外头,两人便躲到假山旁。

紫璎珞一口气递给阳玥三十万两银票,“用你带来的那两个丫鬟的名子帮我下注,赌我赢,你自己也下一点。”

“可是我身上已经没有银两……”

“我只能借你三万两,剩余的我必须用来买一会儿看中的毛料,所以不能借你太多。”

她又掏出三张万两银票给阳玥,然后交代道:“你等会儿下注完,趁所有人目光全集中在盘口上时,赶紧让师傅将刚买下的那颗毛料开了,开出后,要师傅不要声张,悄悄找拍卖场的掌柜让他直接开价。

“要是开出一百五十万两,那就直接卖;要是低于一百五十万,就上拍卖场,价钱会更高。对了,别忘记偷塞二千两给解石师傅吃红。”

阳玥点头,“好,交给我,你放心,我一定会办妥,你只要专心对付云彤公主就好。”

“好,我们分开行动。”

说完这话,紫璎珞回到殿中,面无表情的再度将毛料看一遍。这些毛料稍早她已经全部看过,除了那颗红焰玉石外,价值都差不多,如果不找出第二块稀有宝石,很难赢得过云彤公主。

现在只剩下那一堆现在才搬进来,在行家眼中只能开出低等宝石的毛料。

她决定到那堆看看,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惊喜。

“相公,我们去那里看看。”她拉着苏陌往那堆太监们正在搬运的毛料堆走去。

“璎珞,这里没有吗?”他横了眼已经挑出第一颗毛料的云彤公主。

“那里的毛料开出来的宝石等级不相上下,只要有一名鉴定师稍微偏颇,就很容易输掉比赛。”她小声的告知他自己的顾虑,“因此我得找出等级更高的,才能保证一定赢。”

“娘子,你一向不喜欢出风头,也担心他人知道你拥有透灵眼,怎么这一次反而想要争夺第一?”

“我想了下,既然要打垮朱家,我就不能继续藏拙,要让所有人知道我朱瑛珞的能力,只有踩着云彤公主的头往上爬才能扬名天下,一举打垮朱家。”

“原来如此。”

“其实还有最重要的,那赌局我可是丢了三十万两银子压我自己赢,说什么也不能将胜利让给云彤公主,我非得让她输得连里衣都没有!”她握紧双拳激动地说着。

里衣?!

一听到这两个字,苏陌的眉剧烈的抖了两下,努力消化了下她的话,才道:“娘子,这是皇宫,你用词得修饰一下,让人听去了,只怕会在你背后做文章。”他这温柔可人的妻子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令他承受不住,常常语出惊人。

“还不是跟你在一起,我才会流露本性,别人在场的话,我一定会为你这大将军留面子的!”她调侃着,眼睛忽然瞪大,她方才好像看到一道强烈的黄色光芒闪过,连忙拉着他的手朝那堆还在搬运的毛料走去,“欸,我们快走,我觉得那边有我想要的宝物。”

两夫妻走过去蹲在那一堆都还未整理,看起来脏兮兮的低级毛料区挑石头。

场上众人看见他们过去,有些人嗤之以鼻,有些人则笑得前俯后仰。

“大将军夫人真的是连脸面都豁出去了,自己丢脸就算了,还拉着大将军一起。这疾风大将军也是意外地可笑,竟然完全听从妻子的话,她让他拿哪一颗石头,他就拿哪一颗,可见果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呀!”

“哈哈哈,那些废料要是能够开出彩头,我就把那一堆石头都吞了。”

“人上不上得了台面、寒不寒酸,看这里就知道,这苏夫人听说自小就没娘教养,还胡乱跟男人跑了,不知如今是用什么手段迷惑了大将军,大将军才会变成这般模样!”

“她要是那边能开出顶级宝石,那些毛料买多少钱,我就跟着出多少钱一起捐给前方将士购买冬衣。”

“哈哈哈,林老爷好大手笔呀,好啊,也算我一份,不过前提是她有开出顶级宝石,赢得过云彤公主。”

不少人也跟着开始起哄,表示只要她赢就捐军需。

津律王爷一听,马上问道:“此话当真?”

“王爷,此事当然当真,绝对做数!”几个带头起哄的宾客不约而同的点头,在他们的认知里,朱瑛珞是不可能赢过云彤公主的,所以这头点得特别大力。

津律王爷马上拿着本子将这些夸下海口的人一一记下,并要他们签名画押,到时要是朱瑛珞真的走狗屎运赢了,这些人一个都跑不掉,他绝对会带着本子上门要钱。

一群人在紫璎珞与苏陌背后揶揄着,她依旧是充耳不闻,用透灵眼仔细的观察每一颗毛料。她蹲在这边已看了不下四、五十颗毛料,运用透灵眼的灵力那么久,实在是累了,但她还得再撑一下,她已经挑到一颗顶级黄晶石跟一颗上品的羊脂白玉了,现在就差最后一颗上等毛料。

忽地,她在太监又推来的那一车毛料里看见了无比耀眼的红色光芒,她顿时瞠大双眼紧瞅着那颗发出红光的石头,那红鲜艳灿烂,她要是没有猜错,这颗应该是帝王级的血玉髓。

紫璎珞赶紧拉住苏陌,紧张地暗中指着那一颗被压在最面的一颗毛料,“相公,看到没有,压在最下面、上头沾着石灰的那一颗,帮我把那一颗拿来,千万别让人抢了。”

苏陌“嗯”了一声,向前假装挑了几颗毛料交给太监让他们搬过去让她挑选,自己则捧起那颗血玉髓往她身边走回。

“时间差不多了,苏夫人,云彤公主已经选好了,你选好了吗?”津律王爷走过来询问,看着紫璎珞还继续蹲在地上挑着毛料,还有她脚边挑出来的一堆毛料,眉尾不由得抽了抽,希望……他不会被坑才好。

“好了,我就随便挑个三颗好了。”紫璎珞左右张望了下,随手从那堆里面挑出三颗毛料,“就这三颗吧。”

好随便的态度,津律王爷嘴角抽得更是厉害,“你确定是这三颗?”

“这三颗我看得比较顺眼,就它们。”

顺眼?!津律王爷猛烈的抽口气,连高台上的皇帝跟皇后也差点被噎着,一旁宾客则是因她的态度而怔住,心里直嘀咕着——你的态度可不可以慎重些?只有一旁的苏陌在心底不停暗笑,憋得腹部有些抽筋。

好不容易有机会狠狠教训朱瑛珞,替自己在公主面前增加表现机会,朱珊瑚可不想因旁人的劝说让朱瑛珞反悔要换几颗价钱较高的毛料,赶紧抢白,“决定了可不许反悔!”

紫璎珞翻了个白眼,“谁要反悔了,我就要这三颗,赶紧把它们搬到解石区去,不要拦着我赢钱。”

津律王爷看她从头到尾态度随便,那脸跟被霜打的茄子一样,便生无可恋的摆了摆手,“好了,把这三颗石头抬到解石区,时间不早了,赶紧开始吧!”

在外人眼中,紫璎珞就是全凭运气随便挑了三块毛料,那随便的态度让不少人赶紧又跑到盘口加倍下注。

封盘口前,情势一面倒,几乎所有人都买云彤公主胜,紫璎珞这边的盘口只有阳玥的丫鬟跟零星几人下注而已,她赢了的话,这些人就大发了。不过最让她好奇的是,居然有三个人慧眼识英雄买她赢,还分别豪迈地下了五十万两、六十万两跟一百万两的赌注赌她赢。

紫璎珞上前交代三位解石师傅们几件应注意的事情,比手画脚了一番,才退出解石区。

解石师傅分别放下手边的工作,先为比赛中的两人解石。

解石机上的石头一点一点的被切开,变成了一块块的小石子,最先开出宝石的是云彤公主挑的毛料,解石师傅甲一看到里头的宝石便马上惊喜的大喊,“是颗介于上级与次级之间的冰种翡翠!”

一听到此言,围观的宾客纷纷惊呼,“真不愧是云彤公主啊,果然是行家,一出手就挑到冰种翡翠。”

云彤公主挑的毛料都十分硕大,因此在切开时,解石师傅甲便没有什么顾忌,大胆的一刀切下。

紫璎珞挑的毛料相对较小,只有一颗小玉西瓜般大,石面却十分坚硬,不能硬切,因此解石师傅乙跟丙在下刀时便十分缓慢小心,深怕过于心急会毁了解石刀片,又因为这些毛料体积较小,怕一刀下去把里头的宝石切坏了,所以紫璎珞所挑的毛料开得很慢。

解石师傅甲切出云彤公的主第二颗毛料,激动地高喊开出一颗水胆玛瑙时,底下又是一阵称赞。

可这时候,紫璎珞的毛料仍没有开出任何一颗,解石师傅乙跟丙依旧在跟毛料奋战。

一旁等不下去的宾客又开始嘲讽了,“依我看,根本就是挑到一颗废料,装腔作势的在那边挑半天的,还以为自己真有多厉害呢!”

“就是,还好我是买云彤公主赢。”一群认为自己胜券在握的宾客开始奚落。

云彤公主所挑选的第三颗毛料开出来,是块质地不错的墨玉,虽然不是顶级的,但还是可卖上一、两万两。

“不愧是云彤公主,真不愧是人称的鉴玉仙子啊……”

“太厉害了!”

整个宴会现场瞬间欢声雷动,毕竟鉴定师可不是每一次鉴定完都能开出玉石,十次能开出五、六次就已经是人人追捧、争相聘请的对象,更遑论云彤公主这一种每次都能够开出玉石的鉴定师了。

云彤公主连着开出三颗玉石,等级虽然不是上品,水平却也都在中上等级之上,这让高台上的皇帝、皇后跟津律王爷皆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这时有人想起紫璎珞所挑的毛料还没开出来,切开的都是一堆石屑,又有人开始酸言酸语,“废料就是废料,慢慢切只是浪费我们的时间!”

“根本是装腔作势,还是早些认输,回去——吧!”

突然间,解石师傅乙兴奋激动的大喊,“开出了,是顶级黄晶石,我这一辈子还没有开出这么纯粹的顶级黄——”解石师傅乙的话都还没说完,右手边的解石师傅丙也拿高手中开出的玉石,激动地大喊——

“开出了,这颗是羊脂白玉,是上品的羊脂白玉!”

紫璎珞连着开出一颗顶级跟一颗上品玉石,所有人都愣住了,而云彤公主脸上那维持不到一刻钟的得意表情瞬间则像是冰纹一样龟裂。

随便一颗上品玉石就能将云彤公主所开出的三颗次级宝石狠甩十二条街,可以说是当众啪啪啪狠甩云彤公主的脸,让她颜面无光。

本来一脸生无可恋的津律王爷听到开出顶级黄晶石还没回过神,一脸萎靡,但当他听到又开出上品的羊脂白玉时,顿时狂喜得大吼大叫,“开了、开了!”

一直未将众人的反应放进眼里,只是靠着苏陌闭目养神的紫璎珞忽然睁开眼睛,对津律王爷这反应感到困惑,扯了扯一直让她当枕头靠的苏陌,问道:“相公,为什么津律王爷方才还一副寡妇死了儿子的模样,现在却像是挖到宝一样兴奋?”

“他是。”

“嗄?”

“赌你赢的那三个陌生人,一个是我下注五十万两,一个是皇帝赌一百万两,而赌六十万两的就是津律王爷了。”

她满脸惊讶,“竟然是他们!可他们为何会对我这么有信心,像是笃定我会赢似的?”

“因为……为夫去找皇帝借银两下注,正巧津律王爷也听到了……”苏陌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尴尬地小声说着,“皇帝知道我的性子是绝不碰赌的,我会碰的话绝对是会赢的,皇上又看到小牧子变色有异,抓来一问,小牧子就把你玄化了,因此皇上跟津律王爷才会跟在后面下注。”

“原来是这样,只要他们认为我有鉴玉能力,而不是想到其它地方就好。”其实她最诧异的不是皇帝跟津律王爷押她赢,而是苏陌这家伙竟然会去找皇帝借银两赌博。

他笑道:“这点你放心,他们只觉得你鉴玉的能力非凡,没有其它想法。”

从头到尾一直很淡漠的紫璎珞,本显得疲惫的眼眸突然间绽放出凌厉的光芒,整个人透出强大而自信的气息。她猛地拉住苏陌的手臂,激动的低喊了声,“开了!”

所有人还因她这句话感到莫名其妙时,开完三颗毛料后,继续为紫璎珞解石的解石师傅甲激动得结巴喊着——

“血玉髓,是顶级……不、不,是帝王级的血玉髓!大消息,开出帝王级的血玉髓啦!”

与此同时,围在前方的人都看到了暗绿色的玉石上有一抹鲜艳的红色光芒,震撼了所有人,全场一阵欢声雷动。

紫璎珞得意地睐了苏陌一眼,“相公,我们等着数银子数到手抽筋吧!”

“数到手抽筋,你这聚宝盆还能缺银子吗!”苏陌好笑的弹了下她的俏鼻。

就在他们两人低头开心窃窃私语时,坐在高台上等候赌石开盘结果的皇帝跟皇后也不镇定了,连袂从高台下来,匆匆朝解石区走去。

皇上高声问着,“真的开出了帝王级的血玉髓?”

“回皇上,是真的,而且还是一整颗完好无缺的帝王级血玉髓,请皇上明鉴!”解石师傅甲赶紧将那颗血玉髓呈给皇帝。

皇帝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中这块帝王级血玉髓。

一旁的皇后也被它艳红的色泽吸引,惊艳得几乎说不出话,“这……这……”

这帝王级血玉髓就跟紫玉金带帝王石一样有价无市,皇帝很想马上把这颗血玉髓收入自己的库房,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实在做不出这么厚颜无耻、有失君王格调的事情来。

紫璎珞趁着众人都还在沉浸在震惊时,跟着苏陌一起穿越人群走到前面,冷声沉问着今晚的庄家,“津律王爷,今晚赌石的赢家是谁,可以宣布了吗?”

“自然,自然,今晚苏夫人开出的这三颗玉石,不用说,在场的各位一看就知道是谁赢了。本王爷在这里宣布,苏夫人为赢家!”津律王爷眉开眼笑的公布赌局的最后结果。

现场众人一片哀嚎,有的人甚至因这转折过大,当场晕厥,整个宴会乱成一团。

云彤公主从难以置信中回神,这朱瑛珞分明就是当着所有权贵的面狠打她的脸,赤果果的告诉众人自己就是好运,随便挑了三颗不起眼的石头都可以赢过她,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朱瑛珞最好是有这等好运,这分明是朱瑛珞的鉴定能力比她好,该死的朱珊瑚,竟然跟朱瑛珞串通来看她笑话!

云彤公主铁青着一张脸,怒瞪着已经察觉不对、双脚发软的朱珊瑚,满含愤怒的怒喝自牙缝中挤出,“朱珊瑚,你好样啊,竟敢联合朱瑛珞戏弄本公主,看本公主丢人!”

朱珊瑚焦急地上前解释,“公主,民女真的不知道她会那么好运,竟连着挑出三颗上品以上的玉石……”

云彤公主的理智几乎要被怒火焚烧殆尽,顾不得自己的名声,大庭广众之下狠甩朱珊瑚一巴掌,而后愤怒地甩袖离宫。

紫璎珞满意地看着这一切。在皇宫里开出三块上品以上的宝玉,想要全数带走实在太令人眼红,今天她想要一战扬名的效果已达到,有舍才有得,赌盘让她大赢一笔了,红焰玉石也高价卖出,况且他们回京时,她可是一路买石头买回京的,现在后院俨然是一个未开发的宝石区,什么好东西没有,连金刚钻都有呢,没必要舍不得这三颗玉石。

她跟苏陌两人捧着上头放着三颗玉石的托盘走到皇帝面前,由苏陌开口,“末将与内人将这三颗玉石献给皇上。”

“你们要献给朕?!”

“是的,这帝王级的血玉髓只有皇上才能拥有,末将没这资格。”苏陌说得极为谦卑诚恳。

皇帝明知道苏陌根本是来拍他马屁,不过不可否认,这马屁拍得他心花怒放。他装模作样一番,“这……朕怎么好夺人所爱……”

紫璎珞提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既然如此,皇上,不如……您以原价将这三颗玉石买回,就当是您聘请我们夫妻为您挑选赌石,那这三块赌石自然是您的。”

皇帝微怔,“这……”

苏陌劝道:“皇上,就这么办吧,至于买这三块毛料的银子,还请您代末将捐到军中,用来采买军需。”

“是的,皇上,相公是将军,自然最清楚边疆将士们的辛劳与所需,还请皇上成全相公爱护战友的这份心,让我们夫妻为大齐的将士略尽棉薄之力。”紫璎珞笑意吟吟。

这三块玉石放在他们手上就是烫手山芋,抛出去不仅能让皇帝龙心大悦,还能为自己甩掉麻烦,更能赢得好名声,何乐而不为。

真是个好办法,这苏陌真是娶了一个好妻子,里子面子都做给他,还为他博得好名声!

皇帝沉咳了声,装作一副勉强答应的样子,“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朕再不答应就有些不近人情,就如你们夫妻俩所愿吧!”言下之意就是,你们都看到了,不是我这皇帝夺人所爱,是他们夫妻坚持,我这皇帝是顺应民情,委屈呢。

底下的人脸全黑了。皇上,今晚最大的赢家莫过于赚得钵满盆满的您,您可以不用这么委屈,真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贵女点金最新章节 | 贵女点金全文阅读 | 贵女点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