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点金 第十章 除籍投靠将军去 作者 : 莳萝

朱宅里忙得热火朝天,而当中所发生的一切也一件不落的在大街小巷里传开,各大酒楼、茶肆的说书先生描述生动,就好像他们身历其境一样,不一会儿功夫,朱家在京城的名声可以说是完全臭了。

不过在市井流传的闲言碎语似乎漏了一个地方,郭氏所住的宝珠院一片狼藉,满地都是被摔烂的花瓶与摆设。

一身喜气的华服尚未来得及换下,满脸铁青的郭氏又摔了三个花瓶,怒火才稍稍平息,可胸中那口气还未完全发泄。就在她打算再拿个东西摔的时候,门边传来一记不耐的声音——

“娘,您这样发泄怒气有什么用,届时还要花大钱置办,岂不是更生气。”

郭氏横了眼门边那名穿着珊瑚色、模样甜美的二女儿朱珊瑚,“你说我能不气吗!”

“娘,您现在就算把这里烧了也无济于事。”

“现在不只嫁妆要全抬走,连我手上的这些产业也要一并拿走,你可知那些产业一年下来有多少收入,一下子全没了,我能不气恼吗!”郭氏气呼呼的说着。

“你气恼有什么用,怪只怪大姊跟那个王胤轩没用,手脚不利落,才会被朱瑛珞那贱人反扑,如今还扯上疾风大将军,真不知道她怎么有这般狗屎运!”朱珊瑚一脸鄙夷。

“最可恨的是,要不是那一大批马搅局,现在你姊姊已经进到王家,那些嫁妆也全抬进去,就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还传出那些不堪入耳的事。想到这些,我就恨不得一口咬掉朱瑛珞身上的肉。”若不是出身太卑微,她早就是朱显耀的正妻了,哪轮得到黄清歌出现!她当初就应该让朱瑛珞这贱蹄子给黄清歌那个短命鬼陪葬!

“娘,您现在必须想办法不让那些产业被朱瑛珞拿走啊!”

“珊瑚,你点子一向多,也是最让娘省心的,快给娘出个主意。”郭氏绞着手里的帕子愤恨地磨着牙。

朱珊瑚跟朱瑛珞同年出生,小朱瑛珞几个月,平日温柔娴静,也不抢风头,看起来平凡,但脑袋可比朱翡翠要强得多。

“娘,您是气晕了,您忘了您手上还有朱瑛珞的软肋?”朱珊瑚笑了笑,轻声提醒。

“软肋?”

“她不是有个女乃娘跟弟弟住在西边那个破院里嘛!”朱珊瑚食指往西边方向轻轻一指。

郭氏立马明白女儿所说,沉笑了两声,对着外头喊道:“汪嬷嬷,带几个家丁到后院把黄清歌生的那贱种跟他女乃娘给我抓起来锁到柴房,现在马上去,再让人把这里收拾干净!”

一想到只要利用那两人便可以反败为胜,朱瑛珞一毛钱也别想从她这里挖走,郭氏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这才又想到自己那身受重伤的女儿,换过衣服后便匆匆赶往玉翠斋。

郭氏到玉翠斋时,高大人也正领着官差在外头守着,只等人一清醒便要马上带走。

她看了心疼不已,马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道:“高大人,您是人民的父母官,您不可以这样不分青红皂白便要将我女儿押走,况且我女儿现在还生死未卜!”

“这位夫人是?”

“回高大人,这是草民的侍妾郭氏。”看高大人这不近人情的样子,知晓今天这事高大人是不可能徇私,朱显耀也不敢继续套交情,连忙介绍。

高大人冷哼了声,嘲讽道:“小小一个侍妾也敢如此质疑本官,干扰本官办案,市井里会有朱府虐待嫡子女、霸占嫁妆的流言也就不足为奇了。”

被府尹这样一嘲讽,朱显耀脸立刻红了起来,朝着郭氏怒喝,“还不滚下去!”

满脸委屈的郭氏还想说些什么为自己平反,汪嬷嬷便满脸惊慌的跑到她身边,在她耳边小声说话。

只见她脸色大变,扯了扯嘴角欠身,“那妾身告退。”话音刚落便扯着汪嬷嬷朝西边后院前去,边走边质问,“那个贱种不是一直都安分地待在那破院吗,为何现在人不见了?”

“夫人,老奴也不清楚,据下人说,一个时辰前还看到那个小贱种在种菜,可一个时辰后,那破院便人去楼空。”

郭氏推开破烂的门板,看到两碗吃了一半的稀粥,顿时感到不妙,“快派人去找,一定要把那贱种找到!”

“是,老奴这就去。”

黄健庭带来的人手跟杜俍、白康很快就将所有嫁妆清点完毕,正在大厅等着高大人跟朱显耀。

他们两人到来时,郭氏跟几名小妾、庶子、庶女也尾随来到,等着一会儿由高大人见证完,那几个朱家外人走后,便要联合起来痛揍朱瑛珞,并将所有嫁妆再次收进宝珠院的仓库。

其它姨娘跟庶子女们会同意出来帮郭氏讨伐朱瑛珞,是因为郭氏答应事后赏他们一人一箱嫁妆。

紫璎珞仔细的看着盘点过后的清单,而杜俍则在一旁禀告盘点结果——

“夫人,嫁妆一共少了三十六抬,至于商铺跟各庄子的收入,从老夫人过世算起,到现在应该为一百八十六万两,不过帐上一共短少了六十七万两银子,还有五处庄子、十六块良田被贱卖,售后所得五十八万两也没有进帐。”

一听到这么一大笔数字,在场的所有人全倒吸了口气,不敢相信黄清歌的嫁妆竟然这么多,不用说,这些钱都进了谁的口袋,大家心知肚明。

朱显耀更没有想到他将黄清歌的嫁妆交给郭氏打理,她竟然会从中昧下这么多银两。

紫璎珞目光灼灼的看着高大人,“大人,按大齐律法,您认为该如何处理?”

“按律法,所有有关之人必须进监牢候审,视情节轻重判刑,轻则赔偿全部损失,情结重的则关押数年。”

高大人神情严肃。

在场所有人一听,瞬间打了个寒颤,脚底发软,没人想承受牢狱之灾。

“那麻烦高大人一并处里吧。”

“来人啊,把上头这些经手的人全部押往监牢,本官要一个一个审。”高大人心下叹了口气,将这件事情揽到自己身上。

没办法,前来朱府之前,疾风大将军便交代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要等着升官还是发落边疆当个六品芝麻官,就看他自己的决定。在官场上混了几十年,他岂会听不懂大将军话中的含意呢。

“高大人,不说箱笼里那些金银首饰和古玩字画,光被贱卖的那些铺子,其中就有五间是在最繁华的地段,随便做点小生意都能赚大钱,我可不相信会生意不好,我想其间肯定有隐情。”紫璎珞提点着。

不用她再多说,高大人马上接话,“朱姑娘放心,这些事本官也会一并查清楚。”

“高大人是个好官,最能体民所苦,相信高大人一定会还我一个公道的。”跟聪明人来往就是轻松,不需要说太多废话。

“这是本官的职责所在。”

嫁妆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她交代夜鹰去办的事情应该也已经完成,既然如此,就没有必要再在这乌烟瘴气的朱府待下去。她看向黄健庭,“舅舅,既然娘亲的嫁妆处理好了,那就麻烦您的人将这些全部抬走。

“至于不够的嫁妆跟该还给我的银两,我想一时半刻之间他们也凑不齐,就打个欠条代替吧,高大人正好在这里,就请高大人做个见证,让朱府三天内将所有银子跟嫁妆补齐,否则朱宅跟朱家所有的商铺、房产就归我。”这些嫁妆、银两、田宅日后都是要给朱辰玉的,一分一毛她都要讨回来,这也算是报答朱瑛珞将这躯壳让给她的恩情。

“好,外甥女,三天后舅舅过来帮你把这些不要脸的人全丢出去。”黄健庭顺便再添把火。

“三天后就麻烦舅舅了,这门匾我打算换上黄府,舅舅认为如何?”

黄健庭朗笑一声,“这个好!”

这话一出,在场的朱家人全渗出一身冷汗,心乱如麻,惶恐不已,生怕三天后他们就无,家可归。

朱显耀见他们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气得大吼,“朱、瑛、珞,你这孽女,你敢!”

紫璎珞横了眼气得额爆青筋的他,“我有什么不敢?”

“你可别忘了你姓朱,你弟弟跟女乃娘还住在府里!”他恶狠狠地警告她。

“你以为我很喜欢姓朱啊?告诉你,我一点也不稀罕!”她好笑的看着他,“既然如此,高大人,我希望除籍,将我与我弟除出朱氏本家。”

这话一出,顿时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高大人,这一事就要再麻烦您了,请将我跟我弟朱辰玉一起除籍。”

“哈哈哈,好,瑛珞,你从朱家除籍,三天后要是这老匹夫筹得出银两还你,你无处落籍也无所谓,跟辰玉一起入我黄家跟你娘姓,与舅舅一起回康州。”

她满脸笑意,“舅舅,您的好意我知道,也很高兴有一个这么关心我们、真心对我们的舅舅,不过我打算带弟弟留在京城。”

高大人好心提醒她,“朱姑娘,除籍很简单,可要入户籍可就没那么容易,需要有同意书,且没有户籍是不能待在京城的,必须依亲才行,不如三天后看情况再决定是否除籍。”

朱显耀见到机会,顾不得旁人在场,直接威胁道:“孽女,听到没有,你想要留在京城就得有老子的同意书,识时务就当今天是一场闹剧,把这一群不相关的人全给我打发出去,今日之事我就不与你计较,否则你自己不除籍,老子先把你逐出朱家!”

她好笑的睐了他一眼,“当我很稀罕你这里的户籍跟你的同意书?”她视线一转,“高大人,请帮我跟弟弟除籍,麻烦您了。”

“好是好,不过你除籍后三天内必须离开京城,朱姑娘,本官劝你最好再考虑一下。”

高大人在心中叹口气,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可疾风大将军分明就是让他来断人家的家务事,唉,他这都摊上了什么事啊!

“不用考虑了,高大人,我虽然是京城第一首富的嫡女,却过着连下人都不如的日子,吃的东西连喂养猫狗的饭菜都不如,且府里的姊妹动不动就打骂我们姊弟,那些名为兄弟的也三不五时找机会推我落水、拿鞭子抽我,而那些姨娘不顺心了,也找借口将我们姊弟关进柴房三天三夜不给饭吃。

“有一次弟弟饿得厉害,捡了朱府四少爷掉在地上的饼干吃,被姊妹们又打又骂,还逼他吞下馊水,肚子疼了半夜,差点熬不过去,还是女乃娘哭着去求朱老爷请大夫救命,但您可知我这位父亲怎么说?‘死了就死了,最多浪费一张草席,我们家不差这么点钱’,请问高大人,这样的人有何资格说是我父亲?他配当别人的父亲吗?”

听完她所说的,朱显耀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其它人更是大气不敢吭一声,因为紫璎珞说的没有半点造假。

“你这混蛋,我妹妹死前把孩子托给你照顾,你就是这样照顾他们姊弟的!”黄健庭听完之后,气得一拳朝朱显耀的面门挥去,下脚更是不留情,朝朱显耀猛踹。他本就是军人退役,力气大得吓人,没两下朱显耀便鼻青脸肿地缩着身体哀嚎。

高大人这才了解个中原由。不管是哪一户人家,对子女或多或少会偏心,但偏心成这样的,他可从没见过。

朱家两姊弟遭遇到这种非人对待,难怪朱姑娘宁愿除籍也不肯与这些猪狗不如的人是一家人。他表明道:“朱姑娘,本官即刻为你们姊弟两人除籍,只是你的户籍……”

“户籍不用担心,帮我把我弟弟朱辰玉跟女乃娘张金花的户籍登入到东璃街的苏宅吧。”

她拿出一张苏陌写好的同意书。

“既然有人愿意让你依亲,这自然是好的,东璃街……东璃街苏宅……”高大人马上命人准备纸笔,替她将除籍跟入户的文书写好,只是他愈念愈感到奇怪,“这东璃街苏宅,不就是……疾风大将军的宅子吗?”

她点头,“是啊,是苏陌家,不过现在是我家,他把宅子给我了,现在苏宅由我做主。”她指着自己。

“敢问姑娘与苏大将军是……”

“他是我丈夫。”

此话有如横空劈出的一道天雷,瞬间轰死一群人,众人都呆若木鸡的看着她。

紫璎珞带着抬着大批嫁妆回府的下人们,交代他们将嫁妆小心排放进仓库后,便匆匆赶到竹心小院,这是她安排弟弟跟女乃娘暂住的院子。

她穿过一排紫金竹,来到竹心小院,便看见朱辰玉跟张嬷嬷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不敢进屋,石桌上的点心也一块都没动,那局促的表情就像是怕自己沾污了这块地方似的,让她看了十分不舍。她忙出声,“辰儿!女乃娘!j他们回过头看到那个应该不会再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人时,瞪大眼,满脸不敢置信。

紫璎珞蹲,不舍的看着朱辰玉。他穿着既单薄又满是补丁的布衣,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上一、两岁,眼眶盈满泪水,让她心下顿时一片酸楚。她轻轻地道:“辰儿,姊姊回来了,你不认得姊姊了?”伸手模了模朱辰玉的脸颊,“辰儿、女乃娘,你们忘记我了吗?”

他们两人惊愕的看着眼前的紫璎珞,发不出声。

“辰儿,女乃娘,我没有死,我回来了!”紫璎珞不自觉掉下眼泪。

“女乃娘,她真的是姊姊吗?”朱辰玉吃力的扯着一旁的张嬷嬷问着。

“辰儿,姊姊没死,姊姊回来了。”她将他的小手贴到自己的脸上,让他知道她真的存在。

“小少爷,是小姐,小姐没有死,她回来了!”

感受到她的体温,朱辰玉抱着她大哭,“姊姊,你去哪里了?”

“我被朱翡翠骗出去,差点被她淹死,虽然侥幸逃过一劫,却受了重伤,一直到现在才能回来……”

张嬷嬷跪在地上抱着她痛哭,“小姐、小姐,都是老奴不好,要是老奴不生病,您不会为了给老奴买药去求大小姐,也不会被大小姐骗出去,就此没了音讯……”

朱辰玉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紧抓着她不放,“姊姊,我到处都找不到你,他们都说你死了……你不要再离开我了……”

紫璎珞看着抱着她痛哭的张嬷嬷和朱辰玉,心里涌起一股浓浓的温情。这是穿越后除了苏陌外,唯一让她感受到亲情存在的人。她轻抚着张嬷嬷哭得激动抽搐的背,“女乃娘,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你别再为我伤心,以后你跟辰儿就跟着我一起过好日子,我不会再让你们吃苦了。”

张嬷嬷用缝着几个补丁的衣袖擦掉滂沱的眼泪,吸吸鼻子道:“对,跟小少爷一起过好日子。”

“姊姊,他们很坏,都说、都说你跟野男人跑了,后来又说你死了……”朱辰玉眼泪突然掉得更凶,害怕的问着,“姊姊,你会不会再离开我?”

“辰儿,他们胡说,姊姊没有死,你以后跟着姊姊过日子,姊姊不会再离开你了,你不要害怕。”

朱辰玉太害怕自家姊姊又会突然失踪,再问一次,“真的?”

“真的,姊姊以后会跟姊夫一起疼你。”

“姊夫?!”

“姑爷?!”

朱辰玉跟张嬷嬷不约而同的惊呼。

紫璎珞点头将事情的经过大略讲一下,“是的,当时我被朱翡翠跟王胤轩骗出去后,他们要偷偷将我嫁给一个老汉,我拒绝,他们就将我压入水底想淹死我……相公后来将我从水底救死,当时我昏迷了近半个月才清醒,却丧失了记忆,就跟着相公一起到塞外去了……”

“那天杀的朱翡翠跟王胤轩人模狗样,竟做出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就不怕大老天爷惩罚他们吗!”张嬷嬷气愤的咒骂着。

“他们已经被老天爷惩罚了,连带朱家也一并被老天爷的几道天雷给砸了。”

“怎么说?”

“红袖,女乃娘跟辰儿应该还没用膳,去准备些容易消化的米粥跟小点过来;绿钮,你带小菊去看看我稍早交代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没有。”紫璎珞用丝帕细心的将朱辰玉脸上的眼泪擦拭干净,抬头看着女乃娘,“女乃娘,黄昏了,院子蚊虫多,我们进去说吧。”

一听到要进屋,张嬷嬷跟朱辰玉两人惶恐的看着她。

紫璎珞牵起张嬷嬷的手,“辰儿、女乃娘,你们别担心,这里是我让人为你们准备的院子,以后你们就住这里。”

“住……住这里……”住这么好的院子,他们两人是想都不敢想。

“没事,以后辰儿便是这里的小主子,不用担心,进来吧。”她牵着朱辰玉的手进屋。

他们一进去,手脚利落的下人便马上将茶点送上来,有绿豆枣泥糕、江米藕、银耳莲子羹、黄金桂花糕、蜜汁排酥、金钱饼等等。

朱辰玉一看见满满一桌他连看都没看过又透着诱人气息的点心,眼睛顿时睁大,还猛吞口水。

“辰儿,来,想吃哪一样点心?这个绿豆枣泥糕好吗?还是先喝碗银耳莲子羹?女乃娘也先喝一碗吧,现在天气热,喝这个很不错,去热兼具养颜美容的功效。”

不管紫璎珞说什么,朱辰玉都点头说好,捧着汤碗大口大口的喝着,嘴里直说好吃。

“女乃娘,你也吃点,别光看,看不会饱。”

看朱辰玉吃得这般开心,张嬷嬷忍不住红了眼眶,点点头后捧着汤碗小口喝着,“对了,小姐,您说朱家被几道天雷给轰了,是怎么回事?”

紫璎珞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告诉张嬷嬷,“朱翡翠抢了那个与我自小指腹为婚的王胤轩就算了,他们两人狼狈为奸,算是天生的一对,可我那无良的父亲跟那恶心的侍妾郭氏千不该万不该打我娘嫁妆的主意,将我娘的嫁妆当做他们给朱翡翠的嫁妆,所以我就把嫁妆全拿了回来,还请府尹大人替我、弟弟还有你除籍。”

听完,张嬷嬷瞪大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听到她说除籍,满脸忧心,“小姐,您怎么这么冲动,除籍可是大事,老奴是没关系,但您跟着小少爷从朱家除籍,那以后可怎么办?没有京城户口是不能留在京城的啊!”

“女乃娘,我是这么冲动的人吗?户籍是最不用担心的一件事情,我们三人都已经在这里落户了。”她指着自己的脚下。

“这里?那就好,那就好,只要姑爷愿意就好。”张嬷嬷放心的抚着胸口,眼底满是安慰,最后那眼泪又像不要钱的一直掉,一边拭泪,一边啜泣道:“老天总算开眼了,一定是夫人在天之灵保佑小姐,小姐才能一路逢凶化吉,给朱家颜色瞧!”

“是啊,所以女乃娘以后就不用担心了,安心的在这里帮我照顾辰儿。”

“对了,姑爷呢?老奴要跟他磕三个响头感谢他。”张嬷嬷哭得泪涟涟,心酸的说着这两年来的遭遇,“去年冬天,小少爷生了重病,老奴跪在郭姨娘院门前三天,好不容易让她点头请了名大夫来看病,可大夫开出的药方全是极其昂贵的药材,郭姨娘一听就说不治了。

“老奴眼看小少爷就要没了,还好姑爷请一位公子带来了银两,又帮小少爷偷偷请了大夫,才救回小少爷的命,不然小姐您今年回来就看不到小少爷了。”

一听到郭氏这样对待朱辰玉,紫璎珞心头那把怒火熊熊燃烧。

郭氏,你很快就会尝到报应!

“小姐,姑爷是哪里人士?对小姐您可好?”张嬷嬷擦掉眼泪关心地问着。

“放心吧,女乃娘,他对我很好,一会儿从宫中回来,会过来见你的。”

“宫中?姑爷是官员?”

她点头,“算是吧,他是个军人。”

“军人?军人能进宫,身分应该不小,是参军、先锋……”她每提一个军阶,紫璎珞就摇头一次,到后来她只好放弃,“小姐,您就实话跟老奴说了吧,咱们姑爷当的是什么官?”

“大将军,疾风大将军苏陌就是你口中的姑爷。”

大、大将军!

消息一个比一个震撼,张嬷嬷一时间无法承受,直接两眼一黑,晕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贵女点金最新章节 | 贵女点金全文阅读 | 贵女点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