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点金 第四章 对她独有的柔情 作者 : 莳萝

黄昏时分,紫璎珞神态慵懒地坐在帐篷外欣赏着眼前这片绵延不绝的草原,犹如舒展的绿色地毯一直延伸到远方皑皑的冰雪高山下,景色辽阔秀美。

她拿起一旁的青草汁喝了一口,捶了捶发酸发胀的双腿,喘口大气,这才觉得人像是活过来一样。

今天光排队等着看病就等得她腿几乎要断掉,果然如苏陌所说,前来让草原铃医看病的病患好多,排队都排到市集外了。他们到达的时间虽然很早,但前头却已经排了三、四十人,比他们稍晚半刻钟到的人便几乎排到百人之后。

一直到接近中午还没轮到她,苏陌为他买来两、三块干粮当午膳,又替她请了一个临时护卫保护她到太阳下山,之后便跟乌甘匆匆忙忙地赶往吾尔达族营地交涉,到现在还没回来。

让铃医诊完脉,拿草药、付了银子后,她买了些现宰的羊,加入红白萝卜、葱、姜、蒜,熬煮一锅香味四溢的羊肉汤,又煮了一锅饭、烙了几块饼,只等苏陌回来就可以吃晚膳。

看着夕阳缓缓西沉,她用瓦罐装了些今晚煮的羊肉汤,又拿几块饼送给今天负责保护她的临时护卫,把尾款付清后,就一个人坐在帐篷前欣赏变化多端的绝美夕阳。

随着天色渐暗,人声鼎沸的市集逐渐停歇,每个帐篷纷纷点上灯火,空气中弥漫着各种吃食香气,闻得紫璎珞也有些饿了,可是苏陌还没回来,她不想自己先用膳,他们是一家人,无论多忙,晚膳都必须一起吃。

直到整个天际被一层黑布覆盖,在隐隐闪烁着灯火的黑暗中,她看到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朝她的方向而来,身上那件大氅随着走动在微风中猎猎飞扬。看到那身影,她的心也漫慢放下。

晕黄色的灯光照映在他几撮凌乱垂落的青丝上,英姿飒爽中带着一抹放荡不羁的神采,在她心底激起一阵阵涟漪。

这是她第一次仔细地打量他的容貌,忽然发现愈看愈觉得苏陌是个成熟内敛的俊男,岁月把他淬炼为成熟稳重的男人,英挺的眉宇间更透着一抹威慑之气,让她不自觉看得痴迷。

瞧她突然傻愣的呆样,苏陌嘴角微勾,屈指弹了下她的额头,唤醒失神的她,轻笑道:“看到为夫给你带回来的礼物,傻了?”

她倏地收回心神,用力眨了眨眼,暗忖着,礼物?目光一转,这才赫然发现他的身边跟着一匹通体雪白、体态优雅的漂亮小白马。

她定睛一看,眼睛瞬间大睁,一脸不敢置信。那是昨天跟她一起玩了大半天,她想买下,苏陌交涉半天未果的小白马!她兴奋的模着它的头,“相公,这……”

“喜欢吗?”日后有这匹小白马陪在她身边,她在草原上的生活应该不会太无聊。

“喜欢啊!不过这匹小马怎么会跟你一起回来?”她惊喜的同时又有些疑惑,“我记得他的主人说不卖的。”当时她好失望。

“今天比较晚回来就是因为我又去跟它的主人交涉,以后它就是你的了。”

那时她得知这匹小白马不管出多少价钱也不出售,失望了好久,今天他帮乌甘跟克里纳交涉完,准备离开营地时,又看见这匹小白马,这才知道马主也是吾尔达族的人。

看着小白马,他马上想起她失落的神情,于是用一片金叶子请克里纳帮忙前去跟小白马的主人交涉,果然很快就让马主点头。不过买下这匹小白马的价格可以买下两匹强壮成年的公马了,所以回程路上被乌甘嘲笑了好一阵子,说他花大笔钱买匹小马送女人,不值,但到底值不值只有他自己知道,只要她开心,就值了。

“什么,我的?”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没错,你的。”

“天啊!”她惊呼了声,“相公,谢谢你,这是我收过最好的礼物!”说完,她兴奋地用双臂圈住他的颈项,踮起脚尖用力啄了下他感性迷人的唇瓣,更在他脸颊两边各落下重重的一吻。

这突如其来的吻让苏陌惊愕不已,下意识的模了模唇以及一边湿润的脸庞,止不住的笑意自嘴角扬起。他从未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女人非礼,这女人是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

有妻子的感觉似乎也不错。

紫璎珞开心的圈着小白马的颈子,用力亲吻着它的额头,笑得嘴角都快裂到耳际去。

他垂眸看着她那明亮的眼睛和明艳的笑容,有那么一刹那,只觉得天地间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她迷人的笑容,再次觉得那笔买卖十分值得。

瞧她开心得眼睛都笑眯了,他揉了揉她的发顶,“今晚好好给它想个名字。”

“名字!”

“可千万别叫小白,满大街的小白,听了我都头痛。”

她用力的点着头,“好,我今晚给它取个好名字,绝对不叫小白!”

“等我们移居到马场后,我再教你骑马。”

她依旧是一个劲的猛点头,欢喜无比。

苏陌忍不住抚模着她在灯光下闪着光芒的脸颊,“对了,今天铃医诊脉后怎么说?”

她将小马牵到柱子边绑好,端来水让他净手,有些愧疚的说着,“铃医说我的身子大致上没什么问题,就是以前亏空得厉害,再加上落水,身子受寒,需要好好调养,一年半载内要……”

“要如何?”

她咬了咬下唇,红着脸羞涩的回答他,“尽量不要怀胎,身子未养好前生下的孩子不健康,很容易早夭,还给了我药……避孕……”

一听到避孕两字,苏陌的表情十分精彩。

紫璎珞看了,有些担忧地问:“相公,你不喜欢孩子吗?”

“不,不是……喜欢……”

“我也喜欢,有了孩子,我们这个家才算完整,你说是不是,相公?”

他点头,有些尴尬的回应她,“是的……”

“相公,等我身子好些,我们就生一窝小萝卜头好不好?”

“好。”家?孩子?他竟然有些期待。但在有孩子之前,是不是该先有个娘子?也许该找个借口先将他未来孩子的娘拐进喜堂拜堂才是。

紫璎珞坐在马车驾驶座旁边,眨眼看着前方那片宁静安逸的绿草地,还有坐落其间的那几间小木屋,美得就像是画家笔下的童话世界。她转身看着身旁的苏陌,指着前方那间完全按照她所想要的规格搭建的小木屋,惊喜地问着,“相公,那就是我们以后的新家,对吧?”

买地这事进行得非常顺利,乌甘看苏陌这么干脆,丝毫没有砍价,直接以五十万两买下他手中那片草原,还义气的替他前去跟克里纳交涉,替他以四十万两赎回独生子,感激之余,一同将旁边那两座没什么经济价值的小山丘也一并送给他们,办理好过户文书,苏陌便带着在市集上招募到的工人来到他们买下的草原,整修已经破败的屋子,重新搭建马厩。

他们的新家是原本看顾这片马场的长工们住的地方,但因为乌甘家族不再养马,便没有再派长工到这片草原看守,任由这些屋子荒废,不过屋子跟马厩虽然因岁月变得残破,但地基未被破坏,用木头重新整修搭建即可,因此招完工人、备齐材料后,小木屋很快便整建好。

屋子搭建好的两天后,苏陌便带着她还有一车的家当前往他们将来的新家。

当她说到家这个字的时候,他只感觉心底最冷硬的地方被狠狠撞得支离破碎,瞬间瓦解。他点头,“是的,我们的新家。”跟你的家。他稍挥动手中缰绳,驱使马匹向前,“走,我们到新家看看,你看还缺什么,在市集结束前再做最后一次采买。”

“相公,我们今天还要赶回营地吗?”

“不了,营地为夫已经退掉,今晚我们住这里,晚点为夫带你去泡温泉,那是为夫巡视这片土地时无意间发现的,相信你会喜欢。”

“天啊,温泉,我最喜欢泡温泉了!”

他将马车缓缓停在一间较大的主屋前面,“既然你那么喜欢,那我们先把东西放好,一会儿我便带你过去。”说完他扶着她下马车,从马车上取下一些较为轻便的日用品让她拿进去,自己则扛着较重的物品进屋。

紫璎珞一边将手中的调味料放到厨房架上,一边看着四周。她一进到厨房便随即发现苏陌果真如她所说的将灶跟隔壁间的土炕连在一起,如此一来,冬天时只要将中间的几块砖拿掉,一烧火这炕就能热起来,不必像一般土炕一样,在中间挖上个洞用来生火。

其实如果可以,她最想要的是地龙,冬天烧起地龙脚就暖和。如果不是这里的地基是现成的,他们又赶着入住,她就要让人挖地龙,现在只能便宜行事,先用这简便的土炕,以后要重建再挖地基做地龙。

她满意的巡视了下厨房,推开窗子看着窗外的景致和地理位置,发现屋后不远处有一座长了不少水生植物的小水塘。

她决定这两天要苏陌带她回关内一趟,买几只小鸭子跟小鸡仔,还有一些虾苗、鱼苗放到水塘里,如果可以,她还想买一些莲花跟菜苗回来种,菜苗她知道一定没问题,只是不知到买不买得到莲花,也不知莲花能不能种活。

不过最主要还是以鸡鸭为主,会想养鸡鸭,除了一来有蛋吃外,二来可以跟牛、羊换着吃,因为她发现草原上的百姓大部分都以牛、羊肉为主,很少吃鸡肉、鸭肉。

虽然苏陌说草原上也有很多飞禽走兽可以猎捕,不过那毕竟没有自己养的方便,还是养几只以备不时之需。

看着屋外如画的风景,她已经迫不及待规画起未来蓝图,幻想几个小萝卜头在这片草原上奔跑的画面……小萝卜头……

一想到小萝卜头,她的脑海突然闪过一个清秀小男孩的脸蛋。一想到他,她竟然会心疼,这小男孩是谁?

当她用力回想着这小男孩跟她的关系时,脑子猛地传来阵阵抽痛,疼得她忍不住捂着头,表情痛苦地蹲在地上,而后又有一个名字闪过脑海,感觉像有人在她耳边喊了一声,朱辰玉!

她才刚想起这个名字,马上又有很多画面一幕幕涌进她脑中,那全都是他们两人遭受到欺凌的画面。

她眼睛倏地一睁,朱辰玉是朱瑛珞一母同胞的弟弟!

此时,扛着一大包白米进入厨房的苏陌笑问:“瑛珞,你看到那炕了吗?是不是跟你说的砌法一样——”他转眼便见到她神情痛苦地蹲在地上,赶忙放下肩上的白米,将她抱回房间,让她平躺在刚铺好棉被的床榻上,拿过腰上挂的水袋喂她喝了口,紧张地问道:“瑛珞,你怎么了?”

她揉了揉发疼的额头,“相公……我好像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了……”

“以前!”他暗惊,“你想起什么了?”

她表情痛苦的回忆着,额头冒出冷汗,“想起……”

“不急,慢慢想。”

“我是京城首富朱显耀的嫡长女……有一个六、七岁大的弟弟叫辰玉,娘生下他就死了,从此之后……我跟弟弟两人过的生活比下人还要糟,一群年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人常常围着我们两姊弟叫骂,还有一些下人也常欺负我们姊弟……”

她慢慢回忆着脑海中的片段,突然抓住他的手腕,神情慌乱的看着他,眼里浮上一层水雾,“相公,我不在,辰玉一定会被他们欺负得更惨,吃不饱、穿不暖……”虽然她不是真正的朱瑛珞,但她既然接手了朱瑛珞的身体,就应该为朱瑛珞尽一份心力,若她是朱瑛珞,此时一定会很担心朱辰玉这个弟弟的安危,何况他还那么小。

听她说着这些片段记忆,苏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庆幸感,庆幸她并未想起他们之间并不是夫妻的事情。他将她抱进怀中,吮了下她额头,“你别急,等我们安顿好,为夫找熟识的人上京城将他接到西疆来,你说可好?”

“相公,你真的可以将弟弟接过来,真的可以?”

“当然,小舅子是你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弟弟,将他接过来住在一起,有何不可。”他点头,“这样你也能安心,不用再担心小舅子被人欺负不是吗。”他轻轻帮她按摩着脑袋,试图减缓她的痛楚。

“相公,谢谢你。”经他这么一按摩,她痛得快炸开的头竟然渐渐不那么痛了。

“你我之间还需要道谢?”他温柔的按摩着他的太阳穴,“还疼吗?”

“不疼了。”她满足的摇着头,眉开眼笑的为自己争取一点福利,“相公要是怕我之后还会头疼,那就常常帮我按摩呀,这样我会更喜欢相公你的!”

“你喜欢我?”

这话问得紫璎珞有些莫名其妙,轻笑道:“相公,你问这什么话,你是我相公,我不喜欢你,要喜欢谁啊?”

苏陌活了二十六个年头,第一次遇到女人这样大剌剌地当着他的面说喜欢自己,他的心颤抖了下,虽然他的心里也有她、也将她当成自己的妻子,可这冲击还是有些大。他不太敢相信她竟然喜欢他,犹豫地问着,“你真的喜欢我?”

她毫不迟疑地点头。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喜欢我?你知道我现在的条件,说真的,不是京城姑娘会喜欢的,何况我现在赚钱的能力远不及你!”

她先是一愣,而后哑然笑了声,缓缓开口,“相公,你很好笑耶,喜欢就喜欢,哪里还需要什么理由,感情是无法用财富衡量的,我喜欢的是你的人,而不是你身边其它附加的好处。”

苏陌万万没有想到他听到的会是这个答案。

“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喜欢你,包括你的一切不完美就好!”见他还一副愣怔的模样,她圏着他的颈子眯着眼警告,“我可是警告你唷,既然我已经向你告白,你可不许对我始乱终弃!”

是啊,发自内心真的喜欢一个人,只要一个眼神、一句话就够了,哪里还需要什么理由!

他满含深意地看着全心全意对他的紫璎珞,心头涌动着一阵异样的情愫,点点滴滴化为柔情,双眼弥漫着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情意。他嘴角微勾,拉过她的一只手贴在胸口,“为夫这里早已被你永远占据,任何人都移不开……”他缓缓低下头,吻住她调笑的唇,细细吸吮。

她随即被他阳刚的气息迷惑,迷茫地望着眼前这张俊朗的帅脸,他眼眸幽深,里头燃烧着熊熊烈火。

那吻像是在悉心呵护着珍宝一样轻柔,却又热情得如火焰,灼烫的热唇渐渐不再温柔,舌忝舐夹杂着如潮水般汹涌的激情与她嬉戏纠缠,点燃了她心中所有的柔情,毫无保留地响应着他……

紫璎珞睡了一个舒服的午觉,站在门口用力伸了伸懒腰,瞄了眼逐渐暗下来的天边。一年一度草原上的市集今天结束,一大清早天未亮,苏陌便前往市集将所购买的另一批良驹赶回马场,算算时间应该快回来了,这时间也该先准备晚膳了,这样苏陌回来才有热腾腾的饭菜可吃。

她走到临时炉灶边掀开锅盖,看着锅子里冒着滚滚白烟的牛肉,非常满意。这锅红烧牛肉在红泥小火炉上热气腾腾地翻滚着,经过一个时辰的炖煮,早已经十分软女敕,香味四溢,她一闻就觉得饥肠辘辘。

这牛肉是她稍早买下的,当时有一群从市集收摊的牧牛人经过他们马场,问她要不要买现宰牛肉,她看见那牛肉新鲜又充满弹性,就果断的点头,想着这些除了可以煮上一大锅红烧牛肉外,还能将剩余的牛肉制成牛肉干。

那牧牛人看她这么干脆,也很热心的帮她将牛肉切成她想要的大小,省去了她不少麻烦。

她先将牛腱、水、葱、姜、酒放到锅里煮上半个时辰,而后将牛腱切块备用,接着炒香蒜头、洋菌、酱油、辣椒等等调味料,加入红萝卜跟切好的牛肉,再开始小火炖煮。

看着她在屋外炖煮的这一锅飘香百里的牛肉,差不多可以自临时炉灶上移开,然后将米放上去蒸煮。

今天晚上除了准备这锅红烧牛肉,她还备了几样青菜,现在只要把米饭放到灶上蒸煮,等苏陌回来后再炒青菜即可。

只有一个炉灶实在不好大展身手,必须一样一样来,她本想到后面的厨房烹煮晚膳,但是想到前世因为她有心脏病的关系,让一向铁齿的父亲开始注重风水时辰,对于什么新屋入厝、新店开张的时辰还没那么重视,最重视的是炉灶开火的时辰,这关系到一家平安,尤其是女主人。

不管这风水学是不是迷信,她都还是要遵守,这一世她可不想再为疾病所苦了,因此当她知道今天那群牧牛人们其中有一名草原上的巫师,便赶紧包个红封请他替她看个炉灶开火的好日子、好时辰,在日子未到前,都打算在屋外烹煮。

如果苏陌知道她这样迷信不知道会说什么?

唉呀,她就求自己心安,不管他怎么想。

趁着夕阳还未完全落到地平线下,赶回马场的苏陌拉紧胯下坐骑,居高临下遥望着正噘着唇吹着袅袅白烟、模样可爱的紫璎珞。

金色夕阳照映着她明媚的脸庞,那双生动活泼的闪亮眸子正聚精会神的盯着锅子里的食物,看得他冷硬的心顿时一片柔软。

他不由得自嘲的勾了句嘴角,不知何时开始,他冰冷的心房完全被这个会甜甜的唤着他相公的女人给占据了,等到自己察觉时已经来不及,他完全被她的温柔体贴和热情给攻陷。

紫璎珞放下手中的锅盖,眼尾瞄到了一抹影子,抬头望去,她只看到不远处有一道修长的人影在一匹高大的黑色骏马上,目光瞬间被这英挺飒爽的身影给吸引住,眼睛顿时一亮,开心的对他用力挥着手,“相公、相公,你回来了!”

听到她的喊声,他归心似箭,那是等着他回家的妻子,他的女人。他利落的翻身下马,加快脚步来到她身边,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圈住她,吮吻着她的发间,“是的,我回来了。”今天一天在外只想早点赶回看到她,一看见她,盘据在心底的浮躁不安瞬间消失殆尽,化为乌有。

她也学他张开双臂圈抱住他挺拔的身躯,“相公,你今天不在,我一整天都好想你啊,你想不想我?”

他犹豫了片刻,有些僵硬的响应她的感情,“……想。”这小女人跟其它女人不一样,从不吝于表现自己的情感,就像现在这般,虽然不成体统,却给了他前所未有的温情感受,让他第一次深刻体会到“家”的感觉。

这里是他跟娘子的家。

“相公,你要先沐浴还是先用膳?我今天可是煮了你从未吃过的红烧牛肉,保证你吃一口就爱上它。”

他的视线落在桌上那一大锅随着阵阵白烟冒出诱人香气的食物,方才远远的便闻到一股从未闻过的食物香气,当下便心想该不会是这小女人又做了什么他从未尝过的食物,看来果真是如此。不过在品尝美食之前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松开她,“不急,等我们先将最后一批马赶进马厩。”

“我们?”紫璎珞直到这时才看清楚苏陌身后还有两个人跟着他一起回来,眨着眼眸好奇的看着那两人,“那好,我把青菜炒了……欸,这两位是?”

“这是夜霄跟夜鹰,我请他们一起管理马场,他们在养马这一方面很有研究。”他手指了指,简单地介绍着,身形壮硕、留着一把落腮胡的男子叫夜鹰,身形较高、偏痩的男子叫夜霄。

他们两人是他在军中的心腹,专门负责照顾战马,这次他瞒着所有人顺利来到西疆大草原养马,也只有他们知道。

当他顺利抵达边城时,便让人送信要他们两个一起过来,并告知两人他打算到市集买马,本以为他们会中秋后才到,没想到市集才刚结束,他们便赶到边城来找他。

她不像一般女子一样害羞地向他们屈膝问礼,反而是像前世一样朝他们挥了挥手,“夜鹰、夜霄,你们好。”

她怪异的问候方式让夜鹰与夜霄感到一头雾水,却不敢表示任何意见,赶忙抱拳见礼,“夜霄(夜鹰)见过夫人。”

她露出甜甜的笑,“夜鹰、夜霄,日后还要麻烦你们多多帮忙。”

“夫人,不敢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你们两人跟我来,先把马全部赶进马厩。”苏陌沉声命令他们,手指则是温柔的将她垂落额前的发丝撩到耳后,“瑛珞,今天忙了一天,我们食量会大些。”

“我知道,我会再多备些吃食,相公你放心,你们先把马赶到马厩里去吧。”

“麻烦你了。”苏陌领着两人出去赶马。

他们一离去,紫璎珞马上煮水,又舀了几碗面粉准备做面条,打算煮牛肉面给他们三个大男人吃。虽然她已经煮了锅白米饭,可是分量一定不够三个大男人吃,还好在市集时她买了很多食材,不必担心突然多出来的客人。

在紫璎珞下面时,苏陌三人已经将马匹赶进马厩。

夜霄实在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大将军,您何时娶妻?”他们这一群属下一直认为冰冷无情的大将军这一辈子根本不会娶妻,可怎么才几个月的时间,大将军竟然就无声无息地娶妻了?

“没有。”

“什么,没有?那……”夜鹰瞪大眼惊呼,手指指着马厩外头。

“中间出了点事情,没能来得及跟她拜堂,不过你们两人谨记一点,不管我有没有跟她拜堂,她都是你们的主母,谁敢不尊敬她,就等着军法处治。”

“只是……大将军,京城那一位……”夜霄脸色难看地提醒他,“没有拜堂,届时夫人很有可能沦为侍妾……”

“这点你们不用担心,先把马场弄起来,拜堂之事等过些时日瑛珞身子好些再说。”

夜鹰问道:“夫人身子有问题?”

“前往边城途中不慎落水,昏迷近半个月才清醒,醒来后记忆全丧失,也忘了自己是谁,最近才稍微想起一些事情。”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啊,大将军,是否要将唐林给叫来?以他的医术,应该可以医好夫人。”夜霄提议。

“我的行踪必须保密,暂时无此必要。”苏陌果断拒绝,“总而言之,我与夫人还未拜堂这事,你们两个谁都不许传出去!”

“遵命。”他们两人异口同声领命。

冷漠无情的大将军这二十六年来身边没一个女人,他们都要怀疑大将军有龙阳之癖了,如今大将军好不容易有一个中意的女人,就好比铁树终于开花,他们脑子坏了才会搞破坏。

不管有没有拜堂,只要大将军一句话,这夫人就是他们鞠躬尽瘁誓死保护的主母!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贵女点金最新章节 | 贵女点金全文阅读 | 贵女点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