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夫也是有爪子 第二十四章 作者 : 风光

【第十章】

柳竹音入狱了,柳权却巧言狡辩,加上他事实上并没有真的杀害了谁,暂时让他逃过了一劫。

至于那些扮成宾客的匪徒,也一口咬定是宋青涛主使,于是一场婚宴惊魂记,就这么草草落幕了。

但事情会有这么简单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真正幕后主使者目前还逍遥法外。

而这一天,金斯敦的天牢里,突然来了一个人,欲探望柳竹音。

这人并不是莫宸,也不是莫老夫人,更不是现在行事极为小心的柳权,而是雀儿。

雀儿拎着一个食篮,衣着简仆的随着士兵们下到了天牢的最底层,当她看到眼前人时,先是一愣,又多看了几眼,才确定她就是柳竹音。

柳竹音平素喜穿颜色鲜艳的衣裳,头发梳的都是时下最流行的样式,而她只要出现在他人面前,必定会涂抹胭脂,朱红小嘴和花钿必不可少,可如今的她,穿着囚服,浑身脏兮兮,头发乱七八糟活像个鸟巢,脸上失去了五颜六色的妆点,憔悴的面容几乎看不出过往的美貌,只有眼里的一抹不驯,显示她维持着心中的一丝信念不崩溃。

雀儿吸了口气,推开牢门进入。

柳竹音幽幽地望着她,好半晌才道,“你来做什么?看我的笑话吗?”

“不,只是贺大人说,竹音小姐在陈述供词时并未吐实,这对你很不利,我只是想来劝劝竹音小姐……”

雀儿苦口婆心想劝,却被柳竹音冷笑着打断,“我要说的,在贺大人逼供时就全说了,我很快就会无罪获释,接下来就会离开这个鬼地方,你放心,我一点都不想再和你们莫家有什么牵扯,你不必担心你莫夫人的地位会被我抢走!”

瞧柳竹音仍是那般据傲,雀儿心软,忍不住吐实道:“竹音小姐,你真的认为你会无罪获释吗?其实、其实柳大人……把所有的罪都推到你身上了,你知道吗?”

“什么?不!我父亲不可能这样对我……”柳竹音无法接受地倒退了一步,原本明媚的大眼都瞪出了红丝,但难以置信之余,却又隐隐明白,她那薄情的父亲真有可能为了保住他自己,犠牲她这个女儿。

雀儿深深一叹,把自己所知道的事全说了出来,“柳大人说,宋青涛当初与胡城主被关押在金斯敦,便是你偷偷放走了他,因为你和宋青涛有私情,之后你私下与宋青涛联系,对莫家家产仍觊觎万分,故而策划了婚礼的那一场祸事,只要奶奶和夫君以及我都死了,莫家的一切就是属于你的了,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对莫宸及我下手。

“而这一切,柳大人自述都是他事后才推测出来的,还说他要是早知道你心怀不轨,一定会阻止你,如今一切都已太迟,所以柳大人承诺,无论贺大人要怎么处置你,他都不会有第二句话。”若不是从莫宸那里听到了这些内幕,雀儿也不会大发恻隐之心,特地给柳竹音送食物来,希望她一路好走。

“我父亲竟然这么说?”柳竹音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表情都有些疯狂了。

“我失败了,所以就成了他的弃子?我是他的女儿啊!他怎么能这么残忍……不!你在骗我,你骗我的,对不对!”

“我何须骗你?婚礼时你对夫君下毒手,不止一双眼睛看到,你认为你能逃过谋杀亲夫的罪名吗?宋青涛在死前也抖出当初对我夫君下药,让他成了傻子的,也是你。竹音小姐,柳大人就是知道要将你救出比登天还难,所以才舍弃了你啊!”

雀儿心疼的看着她,拿出食篮里的食物,递到她面前。“即使你不愿吐实,后果也是注定了的,我不愿……

不愿你孑然一身就这么去了,我知道这牢里的食物你定是吃不惯的,所以特地为你煮了一餐,至少在最后,你还能吃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柳竹音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食物,果然每一样都是她喜欢吃的,她也知道,依惯例,牢里的犯人要被处死前,都会让他们吃饱,所以意思是,她不久后就要被处死了?这是她的最后一餐?

而真正的主谋,却是毫不留恋两人之间亲情的羁绊,把她推出来当替死鬼,自己便可逍遥法外?

眼眶渐渐的红了,柳竹音低低笑了起来,笑得十分凄厉,在这晦暗潮湿的天牢里显得更加阴森,她突然觉得自己很不值,做了这么多不想做的事,多次违背自己的意愿,换来的只是成了颗弃子的结局?

她幽幽地看着雀儿,雀儿的善良她是知道的,到了人生的最后阶段,她突然觉得只有眼前的雀儿才是可信的,其余出现在她人生之中的人,不是对她有所图,就是在利用她。

难怪……难怪莫宸这么疼爱雀儿,即使她并没有真正爱上莫宸,都曾为了莫宸对雀儿太好而拈酸吃醋。

柳竹音心中顿时百感交集,就算自己真的要死了,她也不愿意成为别人的弃子,于是她把心一横,目光顿时变得锐利,语气也更冷硬了几分,“雀儿,你让贺大人和莫宸来吧,我有话要说。”

雀儿惊讶的睁大眼,她今日会特地前来,只是听到了贺远山宣布柳竹音不日便要斩首,她一时恻隐之心使然,想不到似乎阴错阳差的瓦解了柳竹音的防备之心。

于是她匆匆离去,很快的找来了贺远山及莫宸,连莫老夫人都来了,五人挤在狭小的牢房里,显得有些气闷,但柳竹音却是泰然处之,见人到齐了,她也不在乎自己蓬头垢面的模样被莫宸看到,淡淡地道:“其实从一开始父亲让我与莫宸订亲,就是个阴谋,一个谋夺莫家家产的阴谋……

“我父亲贪了官银数千万两,怕东窗事发,便把脑筋打到莫家身上,他知道我与莫宸小时候常玩在一起,有青梅竹马之谊,遂提出两家结亲的想法,他认为以他知府大人的地位,莫家不可能拒绝,果然,莫老夫人答应了。”

闻言,莫老夫人一阵赧然。

柳竹音嘲讽地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好似在说,要不是你这老太婆贪心,哪里会招致接下来莫家一连串的灾难?

接着,柳竹音续道:“在我成为莫宸的未婚妻之后,在锻造坊当账房的宋青涛突然开始接近我,用尽手段讨好我、追求我,我发现他也对莫家的家产有兴趣,便告诉了父亲,父亲要我接受他的好意,就让宋青涛去摆弄莫家,反正有这个现成的工具,我们还省点心力。”

说到宋青涛,莫宸及莫老夫人都一阵难受。前者曾经真的把宋青涛当成兄弟,后者则是对宋青涛深信不疑,祖孙俩都被耍得团团转。

柳竹音顿了一下,有些抱歉地望向莫衰,才又说下去,“果然,宋青涛利用我对莫宸下毒,让他变成了个傻子,又与胡振东勾结,最后险些成功夺下莫家。原本我父亲要出手拿回莫家家产了,没想到莫宸不知怎地逃过了胡城主的谋杀,傻病也跟着痊愈,之后更巧妙的成立了大牛刀剑铺,借用了贺大人的权力,逼得我父亲不得不替莫家作证,所以我父亲的计划失败了。”

在叙述这些回忆时,柳竹音表面冷静,但事实上心中已千疮百孔。因为如今回首望去,自己竟是被父亲利用得彻底,她的感情、她的意愿,在父亲的算计之下似乎全都不重要。她究竟什么时候曾真正依自己的想法,做过自己想做的事?

“之后我父亲认为,索性将我嫁入莫家,成了莫家女主人之后,再直接除去莫老夫人及莫宸,那么一切就尽入囊中了。想不到最后却被摆了一道……莫宸,我想问你,你是不是早就怀疑我了?”柳竹音一脸颓丧,显得有些失神,但即使如此,她仍然想知道自己究竟哪里被看穿了。

莫宸叹息道:“我怀疑的不是你,而是你父亲。一开始柳大人急欲与我莫家结亲,祖母更告诉我柳家曾表达在你过门后,就立刻让你接下当家主母的位置,这让我起了怀疑。其实我是故意让宋青涛勾结胡城主得逞,被赶出莫家,这样才能让祖母明白宋青涛真的有反叛之心。”

莫老夫人早知自己吃的那一段苦问题是出在自己身上,但被当众这么一说,仍是觉得羞愧。

不过莫宸并没有纠结在这个点上,接着又道:“之后大牛刀剑铺的出现,以及对宋青涛提出要接下朝廷的案子才愿意合作,其实是个试探,果然柳大人愿意替宋青涛牵线,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柳大人也觊觎莫家的家产,宋青涛只是适逢其会,同样被他利用了。”

这时候,莫宸也不怕道出自己的推算及应对,听得其余人等都忍不住佩服起他的隐忍与机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傻夫也是有爪子最新章节 | 傻夫也是有爪子全文阅读 | 傻夫也是有爪子TXT下载